hotel california

hotel california

hotel california是老鷹樂隊在最佳狀態,最佳組合之下完成的一首曠世之作。這首歌曲旋律優美動人,被世人廣為傳唱。單看歌詞,隻見寥寥數筆,便幾乎把美國上世紀70年代所有的憂傷與迷惘卷攜殆盡。這首 《加州旅館》在1977年5月登上冠軍位置,歌曲特殊之處在于Don Felder與Joe Walsh彈奏的雙吉他效果。在《滾石》評出的最偉大的100首英文歌曲中名列第十一。

  • 中文名稱
    加州旅館
  • 外文名稱
    Hotel California
  • 專輯語言
    英語
  • 專輯歌手
    Eagles
  • 專輯時長
    43:28
  • 曲目數量
    9首
  • 發行時間
    1976年12月8日
  • 音樂風格
    鄉村搖滾
  • 唱片公司
    Asylum Records
  • 製作人
    Bill Szymczyk
  • 唱片銷量
    1600萬張(僅美國)
  • 發行地區
    北美,歐洲
  • 獲得獎項
    1978年格萊美年度製作獎
  • Billboard
    專輯榜八周冠軍

簡介

這首歌可以說是老鷹樂隊在最佳狀態,最佳組合之下完成的一首曠世之作。這首歌曲旋律優美動人,被世人廣為傳唱。單看歌詞,隻見寥寥數筆,便幾乎把美國上世紀70年代所有的憂傷與迷惘卷攜殆盡。這首 《加州旅館》在1977年5月登上冠軍位置,歌曲特殊之處在于Don Felder與Joe Walsh彈奏的雙吉他效果。在《滾石》評出的最偉大的100首英文歌曲中名列第十一。

hotel california

歌詞譯文

(部分意譯)

在漆黑荒涼的公路上,

涼風吹散了我的頭發

科裏塔斯溫熱的氣息在空中裊裊上升

(科裏塔斯為毒品)

抬頭極目遠方,

微微燈光閃爍

我的頭腦變得沉重,

我的視線越發模糊。

必須停下來了,尋找過夜的地方

而她就站在門廊邊。

我聽見鍾聲在我耳邊回響

我心中暗念,“地獄與天堂隻一念之差”

她燃起蠟燭,在我前方引路

("lit up a candle"是吸毒的常用語)

走廊深處一陣陣歌聲回蕩

(吸毒後失控發作的一個現象)

我隱約聽見他們在唱……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多麽可愛的地方,如此美麗的臉龐。”

加州旅館有足夠多的房間,

一年四季無論何時何候,

你都可以住在這裏。

她的心為珠寶所扭曲

她開著賓士呼嘯而來

帥氣男子伴隨左右

她稱他們為朋友

在庭院裏他們縱情歡舞,揮灑汗水

有人翩翩為回憶,有人翩翩求忘卻

于是我喚來領班,“請給我來點酒。”

而他說,自從一九六九我們再無供應

遙遠處依然傳來那些聲響

在深夜使你驚醒

隻聽見他們在訴說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多麽可愛的地方

如此美麗的容顏

他們在加州旅館縱情狂歡,汗水淋漓

這無比美妙的驚奇

給了你墮落的緣由

鏡子嵌在天花板上

粉紅香檳浸在冰塊之中

她卻說,“這裏的我們都是囚犯

為自己欲望負債。”

在主廳大房間內

人們舉起狂歡之火

他們用鋼刀揮刺著

卻殺不死心中惡魔

我最後所唯一記得的是

我拼命奔向大門口

我必須找到來時路

回到我原來的地方

然而看門人說,放松點吧,

我們天生受誘惑(我們隻是照常接待)

你可以隨時結束

卻永遠無法擺脫

歌詞內幕揭秘

我把加州旅館的歌詞翻出來後,發覺盡管這首歌曾經聽了無數遍,它的歌詞並不是那麽好理解的,加州旅館到底指的是什麽,是實物還是象征?這個問題在老鷹迷中也還是沒有定論的。

一、英文原歌詞及網路常見翻譯

Hotel California (The Eagles)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cool wind in my hair

Warm smell of colitas,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So many rooms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Benz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And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nine'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Just to hear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They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Relax,' said the night man,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二、謬誤之我見

你或許已經發現了,有些中文的譯文並不準確,我將譯文列在這裏,正是想講講其中一些失誤的地方,有的是明顯的理解錯誤,而有的地方則確實是原文太晦澀了。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cool wind in my hair

〉在黑暗荒涼的高速公路上 冷風吹著我的頭發

desert:同時有荒涼無人地和沙漠的兩個意思,在這裏應該直接譯成沙漠更恰當。這首歌講的是發生在南加州的故事,沙漠是南加州的風景特點之一。

黑夜沙漠的公路上  涼風掠入我的頭發

〉Warm smell of colitas,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濃烈的烤煙味道 散發在空氣中

colitas:被譯為烤煙,我不知道譯者從哪裏得到這個解釋的,卻可算是錯錯著了。這個詞在英文字典中沒有解釋,因為這不是一個英文詞。這是一個西班牙語,南加州與墨西哥近鄰,所以西班牙語常混雜在口語中。cola在西班牙語中指尾巴(tail),colitas是復數名詞,意思是小尾巴們(little tails)。

在七十年代,大麻的苞蕾被戲稱為小尾巴,所以在這裏colitas應該是隱指大麻的。大麻稱作烤煙也可算是一個戲稱。

烤煙的溫暖氣息, 在空氣中散發。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抬頭向遠處眺望 我看到一點微弱的燈火

〉我的頭越來越沉重,視線慢慢變的模糊

〉我必須停下來過夜了

head grew heavy 是疲累的狀態,同時也是吸食大麻會出現的一個現象。

在前面的遠處 我見到一絲燈光

我的頭變的昏沉而且視線變得迷糊

我不得不在這過夜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她站在門口那裏

〉我聽到了教堂的鍾聲

〉我告訴自己

〉這裏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獄

〉然後她點燃蠟燭給我帶路

〉走廊深處傳來說話聲

〉我好像聽到他們說……

正是她站在門旁

遠處教堂的鍾響

我心下告訴自己

這會是地獄或者天堂

然後她點燃蠟燭,引著我前行

走廊深處傳來聲響

我好象聽到他們在講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歡迎來加州旅館

〉多麽可愛的地方

〉多麽可愛的面容

〉這裏有許多的房間

〉任何時候

〉你都能找到它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一個可愛的地點

一張美麗的容顏

永遠迎客的加州旅館

一年中的每一天

隨時都有空房間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她的心像打結的紗

〉她擁有梅賽德斯賓士車

〉她擁有很多漂亮的男孩

〉她說是她的朋友們

〉他們在院子裏跳舞

〉夏日大汗淋漓

〉有些讓人回憶,有些已經忘記

薄涼紗雖然是tiffany的字典翻譯,其實在這裏並不應該這樣翻譯。Tiffany用作大寫,是做專用名詞用,這是很出名的法國藝術品。它有兩種含義,一是Tiffany珠寶,香港翻譯成蒂凡尼,其在全球都是收集的熱品;另一種含義是Tiffany的玻璃藝術品,這已經發展成為玻璃品的一種流派。這個詞兩個意思的來源是兩個名為Tiffany的法國人。在這裏,Tiffany應該是取玻璃製品的意思。

通過烈火熔化後的玻璃邊吹邊轉動,冷卻後自然留下的旋轉的痕跡。作詞者明顯在這一句進行wordplay(玩弄字詞),因為下面的梅賽德斯賓士,並不是用原來的商標MercedesBenz,將Benz 改成bends,正是為了twist 和bend 都有彎曲之意,這很類似中文中對仗互偶的文字遊戲。

Some dance to remember,這裏也譯錯了。some在這裏不是作為限定詞來修飾dance。dance在這裏是動詞,而some是代詞,作主語。所以這句應該是“有些人跳舞是為了去記住。”

她心如玻璃絲扭曲,她有梅賽德斯賓士

她有許多朋友,都是漂漂亮亮男孩子

他們在後院起舞,甜蜜夏日的汗珠

有人偏偏求忘記,有人偏偏求記住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

en sixty nine'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Just to hear them say...

〉我打給總台

〉請給我一些酒

〉他卻說 我們從1969年以後就沒有烈酒了

〉那些說話聲仍然從遠處傳來

〉在深夜把你吵醒

〉模糊地聽到他們說……

spirit,是指高酒精度的烈酒。

我打給總台:

“給我來點好酒。”

他說,我們自從一九六九就再無供應。

遙遠處依然傳來那些聲響

在深夜將你喚醒

我聽見他們在講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They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歡迎來加州旅館

〉多麽可愛的地方

〉多麽可愛的面容

〉他們在這裏享受人生

〉讓人多麽驚奇

〉帶給你的墮落的托辭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一個可愛的地點

一張漂亮的容顏

人人快樂在加州旅館

這樣美麗的驚喜

正是墮落的托辭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天花板上鑲嵌著鏡子

〉香檳酒在冰中

〉她說 我們隻不過是把自己囚禁在這裏

〉與世隔絕

〉在主人的臥室

〉他們正在聚餐

〉他們用鋼刀切著

〉但他們卻殺不掉野獸

“鏡子在天花頂,粉紅香檳浸在冰塊上,”這是好萊塢中糜爛與色情的代表鏡頭。of one's own device: of one's own wish(某人自己的願望的意思。) 後面幾句則是好萊塢的恐怖片卡到陰教的常見場面:在一個大的房間裏面,人們在舉行狂歡的儀式,許多人都用刀來刺殺代表惡魔的野獸。

鏡子嵌在天花板上,

粉紅香檳浸在冰塊,

她卻說,我們在這裏都是囚犯,

為自己欲望負債。

在主廳大房間內

人們舉起狂歡之火

他們用鋼刀揮刺著

卻殺不死心中惡魔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Relax,' said the night man,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我記得最後

〉我向門口跑去

〉但是我必須

〉找到我來時的路

〉別緊張,守夜的人說

〉我們隻是按照程式接待

〉你任何時候都可以結帳

〉但你永遠也無法離開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應該是指我們天生容易屈服于(欲望)之意。

我最後隻記得,我在

拼命奔向大門口

我必須找到通道來回到過去

放松點吧,看門人說。

我們天生受誘惑

你可以隨時結束

卻永遠無法擺脫

、加州旅館到底是指什麽?它又在哪裏?

有的人認為歌曲中的加州旅館是確實存在的,而這之中還有旅館、戒毒所、精神病院三種說法。

認為確實存在這個旅館的人,在南加州的托多斯桑托斯(Todos Santos )這個小鎮算是找到他們需要的一切。小鎮在南加州高速公路的沙漠旁邊,在小鎮內有一座類似唱片封面的旅館,在旅館的不遠處是會半夜傳來鍾聲的教堂,而這旅館在以前正是有暗地的色情交易。

旅館的主人號稱這正是歌曲中的“加州旅館”,不過小鎮歷史上,旅館的改名是在歌曲已經流行後的八十年代才發生的。在九十年代後期,數篇報章開始登載這個正宗“加州旅館”的故事,最後終于引來了歌曲創作者Don Henley在二OOO年的正式否認:老鷹樂隊的成員從未到過此地。

歌曲本身的數次對毒品的暗示,是加州旅館原是戒毒所說法的來源。按此說法:加州旅館是在南加州公路旁的一個自願戒毒院,老鷹隊員曾經吸毒與入院的經歷是歌詞的創作來源。

歌詞在一開始colitas的暗示,頭感到發重是吸大麻煙的特征。“lit up a candle”是一個吸毒的常用語,在後院跳舞更是吸毒後失控發作的一個現象。

這種自願戒毒院是主要為中產階層開的,介于療養院與戒毒所之間,而淫亂現象更是七十年代中產階層放蕩後的一種常態。毒品的癮性使得你可以在某段時間痊愈而離開戒毒院,不過卻永遠無法擺脫那重蹈舊軌的陰影,這正是“你可以一時結賬,卻永遠無法離開”的寫照。

歌詞的詭異可能是精神病院說法的來源。歌詞中與之相關聯的暗示有:不斷有遠處聲音的幻聽想象;天堂和地獄指精神病人中某些如惡魔的邪惡人性和如天使純潔無知覺;在後院裏病人如著魔般的跳舞;頭腦思想扭曲正是精神病的直語;自己思想的囚犯也是暗語;想殺死惡魔卻總殺不死的精神病幻覺。當然精神病也和毒品一樣,你可以覺得你暫時是正常了,卻無法保證將來是正常的,永遠無法離開那陰影。

七十年代曾經是電影界恐怖片流行的時候,而這歌詞正勾出這樣的故事架構。邊遠沙漠大路上的孤獨一人,大門前掌燭的麗人,酒吧的神秘領班,後院的召魔舞蹈,意圖殺死卻總殺不死的惡魔,即使結束卻總有人來在背後提醒還有續集的結尾。這些種種,使得歌詞有一種鬼影森森的感覺,而在恐怖片中,精神病院更常是主要的背景場所了。

四、其他

相對于實地去尋找,加州旅館是虛指的象征顯然更加有說服力。但是這象征是何所指呢?這也至少有音樂界、洛杉磯生活、美國社會三種說法。

六十年代是美國音樂界的自由創作時期,搖滾樂的流行成為六十年代自由與反叛思想的象征,然而其盛況也帶來了商人無限貪婪的眼光。吸毒和淫亂幾乎成了每個搖滾手在七十年代走的同一條墮落之路,金錢與享樂成為了搖滾音樂在七十年代的新形像。

同為音樂人的老鷹樂團看到這樣的事實,卻無能為力。樂手們已經將這種沉迷的生活看成了是音樂界的常態,搖滾樂手們身邊總充滿了漂亮的面孔與漂亮的地點。對于外界的質疑,他們總是自我原諒:放輕松點吧,我們是天生易于被誘惑。音樂界已經無法殺死金錢的這個心魔,即使某些個人可以暫時結束,卻永遠無法擺脫。

一九六九年的伍德斯多克(woodstock),被視為搖滾的顛峰聚會。spirit同時有精神之意,歌詞暗示在伍德斯多克之後,無論看起來多美麗,搖滾的精神已經不再存在了。

認為這首歌象征美國社會的人則這樣來理解一九六九:一九六九是六十年代最後一年,說自一九六九就再沒有那樣的精神了,是指美國六十年代的自由、和平、平等的精神。

美國一進入七十年代,就遭遇到了中東石油危機、越戰的戰敗、尼克松的水門事件等。就在一夜間,美國的精神面貌就從奮鬥的青年們變成了庸俗與頹廢的中年了。

在兩三年前有一部斯坦利·庫別克(Stanley Kubrick)拍攝的電影“大開眼界”(Eye wide open),看過這部電影的觀眾就可以在這部電影內容中發現與這首歌詞許多神似的情節內容。也是同樣的吸毒墮落,也是同樣的荒淫性亂,也是同樣的拜魔情結,也有同樣的無法擺脫的陰影。這部電影就如同是這首歌的一個解說,講述那種已經不堪的美國社會狀態。

洛杉磯之說是老鷹樂隊自己在人們無數次追問後的一個回答,雖然說歌曲就如同小說一樣,離開了作者後要由聽者來解釋,堂·亨萊(Don Henley)是這樣解說的:“我們是一群來自中西部州中產階層背景的年輕人,加州旅館是我們對洛杉磯的上流社會的理解。它可看做是對總是追求奢淫生活的美國的一個象征,而不僅僅是關于加州和畢利華山區。”(畢利華山區是洛杉磯的一個最富人區,好萊塢的影星歌星的居處)

(“We were all middle-class kids from the Midwest,” Henley said of the Eagles. “'Hotel California' was our interpretation of the high life in Los Angeles. It was meant to be a metaphor for the United States, for the excesses this country has always been known for. It wasn't meant to be just about California or Beverly Hills.”)

《加州旅館》自面世開始,立即就引來很多的質疑與批評。盡管誰也不敢誇口說自己的理解是正解版本,但歌詞中明顯的吸毒、性亂、邪教等暗示還是引起道德衛士的不滿,並且在美國數州受到宗教團體的杯葛。不過,《加州旅館》歌曲中那成經典的吉他旋律、詭異莫名的歌詞內容、感人心弦的悲世情懷,使得這首《加州旅館》神秘永遠,成為最愛。

引自:山東旅遊職業學院網站 著作權所有:醉裏挑燈看鍵(含略刪改)

賞析

老鷹樂隊是美國乃至美國文化波及到世界最為雅俗共賞的樂隊,有人說他們是搖滾樂隊,也有人說他們是合唱組,反正他們最拿手的,便是鄉村搖滾的五重奏加上五重唱,鄉村的傳統情懷、搖滾的適當的動感、一層層吉它鋪墊出的細致空間、一重重人聲疊加的豐富和聲,便是他們左右逢源的秘密。作為加州搖滾主流化之後的最成功例子,老鷹自1971年組建到1982年解散,後于1994年重組,發行了Hell Freezes Over,並開始在各地進行巡回演唱,依然獲得了大量樂迷的支持。2012年出了新專集新專輯《Long Road Out Of Eden》。老鷹樂隊伴隨美國人度過了整個七十年代,他們不僅是格萊美大獎的常客,也是每張唱片都是金唱片的驕子,後來,更是“搖滾名人祠”和“硬石餐廳”(Hard Rock Cafe)追星式的收藏對象。就在樂隊解散之後,也有 Glenn Frey(格倫·弗瑞)、Joe Walsh(喬·沃爾什)、Don Henley”《純真的結局》尤其深符美國人回歸道德的心態:“我要記住它,親愛的,在告別之前再給我一個吻,再讓我長久地看你最後一眼。你可以把頭枕在地上,讓你的頭發鋪散在我的旁邊,獻出你最珍貴的防線,可這也是結局,這已是純真的結局。”

正如《純真的結局》一樣,當年的《加州旅館》也是這樣在舊式生活的場景中盤算著道德與美的雙重意義。《加州旅館》更像一個寓言、一次神秘的夢遊,在黑暗的沙漠高速公路旁,加州旅館賓至如歸、應有盡有,燈紅酒綠、美女如雲,可是當“我”想要離開的時候卻被告知:“你可以隨時買單,但永不能離去。”歌中還有人說:“我們都是自製的牢籠中的囚徒”,這聽起來頗有警世恆言的味道。然而音樂一旦響起,歌喉綻開之際,說教不見了,悲涼出現了,冷眼看世界的人滿心疼痛,像是無力回天的唐僧在向神靈傾訴人間的不義與美好的不幸,而層層疊疊的錚然吉它和溫厚的人聲又創造了形式上的美----那網一樣的聽覺麻醉。在老鷹復出後的那個版本中,更有加倍的成熟男人的魅力,那談不上滄桑,但也絕不是沖動,結果這首歌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它本身更加平淡從容,而聽者卻有更大的熱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