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IP

TTIP

2013年6月,美歐正式宣布啟動"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簡稱TTIP)的談判。

  • 中文名稱
    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
  • 外文名稱
    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 簡稱
    TTIP
  • 啟動時間
    2013年6月
  • 參與國
    美歐日等
  • 內容
    美歐關稅降至零等

簡介

TTIP即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

TTIPTTIP

提出

美國總統歐巴馬3月1日向美國國會提交了2013年貿易政策議程報告。這份報告的核心內容是美國要繼續採取大膽有效貿易措施,以促進經濟成長並增加就業。這一目標,與歐巴馬在國情咨文中曾提出的要建立具有全球競爭力並惠及幾代美國中產階級經濟目標的驅動力,以及在第一任期內提出的"5年出口翻番計畫"基調相吻合。

利用八國集團(G8)峰會的機會,歐盟領導人和美國總統歐巴馬計畫啓動"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TTIP)談判。雙方談判代表打算在明年底前完成談判。3月12日,歐盟委員會宣布,正式授權展開"歐盟--美國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的談判。歐美約佔世界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世界貿易額的1/3,平均每天貿易額達27億美元,相互投資達3.7萬億美元。這個協定如果達成,將成為史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美歐關稅降至零、覆蓋世界貿易量的1/3、全球GDP的1/2。很大程度上,TTIP將改變世界貿易規則、產業行業標準,挑戰新興國家,尤其是金磚國家間的準貿易聯盟。

美歐對TTIP有巨大的需求,雖然跨大西洋關稅平均水準隻有3%-5%,但取消關稅作用仍然巨大,不僅簡化通關程式,而且可以開放公共採購市場,刺激經濟,從而使深陷經濟衰退、復甦乏力的美歐從中獲益。據歐盟獨立研究報告,TTIP生效後,歐盟對美國出口整體上將成長28%,歐盟每年將從中受益1190億歐元,按平均計算歐盟每個四口之家每年將增加545歐元的可支配收入,同時也將為世界帶來1000億GDP成長。而這些收益大部分是建立在TTIP所帶來的監管負擔的下降、手續的簡化、服務貿易和公共採購的自由化基礎上的。

TTIP前景不容小視,談判進程中的難度可想而知。目前來看,雙方至少要在以下方面達成一致:首先是立即或在一定時期內,將產品關稅從目前的平均3%-5%降至零;第二是在服務和採購上擴大市場準入;第三是處理雙方市場內部的監管和國內標準;第四是將食品安全、轉基因生物、音像製品等行業問題上觀念的差別消弭或達成一致。

雖然困難重重,但美國貌似在自由貿易協定上下足了功夫,繼TPP之後又推動TTIP,美國帶動歐、日正透過跨國地域經貿整合,重新掌握全球地緣政治優勢。過去10多年,中國對外貿易額佔到全球1/10,未來20年中國市場潛力巨大,但是通過TPP、TTIP,美國正在拉攏歐、日另起爐灶,建立起超越WTO規範的全面性經貿自由化網路,這些網路一旦建成,將抵消中國的硬實力發展成果。

美歐日等國以市場自由化為名,推動雙向互惠的高規格經營投資保障條件,更以決定技術標準、醫葯、醫療服務以及電子產品規格、環保指標的方式,組建有利于美歐等自由經濟體的全球貿易規則。TPP和TTIP將打造一個以高度自由化為堡壘的市場準入屏障,使中國等相對滯後國家因無法高尺度互惠開放本國市場而無法加入,在新規則的製定中無發言權,從而阻隔中國經濟影響力在全球的擴展。TPP和TTIP談判幾乎把我國最主要的貿易伙伴"一網打盡"。在TTIP裏邊的美歐是我國最大的兩個出口市場。TPP現已有12個成員國,已把東盟、日本與美國連在一起,我國排名前10位的貿易伙伴基本上都被拉進去了。如果TPP和TTIP最終達成協定,那麽除中國和金磚國家之外的主要經濟體都進入到這兩大貿易區之內,中國屆時處境將十分被動。

TTIP談判的開啓是歐美倡導全球政治經濟環境全面巨變的號角,我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及最大的開發中國家,要實現新的成長預期,須以更大的勇氣迎接國際貿易自由化的挑戰,加快改革開放的進程,更主動積極地參與製定新一輪國際經濟特別是貿易投資規則,從雙邊、多邊兩個方面加快構建中國版本的自貿區網路,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佔據更主動的位置。

無論歐美的目的是什麽,對中國而言,這都不算是什麽好訊息:在構想提出20年後,美國和歐盟終于回到談判桌前,共議如何建立TTIP。談判一旦成功,全球貿易將出現全新格局,對歐美的好處難以歷數,而中國因此受到的孤立和壓製,則不可小覷。

最有野心的貿易舉動

最近,歐美對于TTIP談判的熱情正逐漸升溫,歐盟委員會3月12日宣布,日前已經通過了TTIP談判授權草案,該草案將被送往歐盟各成員國審議。"我希望他們很快會批準開始談判,最好在今年暑假之前。"歐盟貿易委員德古赫特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這樣表示。

這與美歐2月13日發表啓動TTIP談判的共同聲明相隔僅一個月。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13年的國情咨文中這樣提到:"今晚,我要宣布,我們將與歐盟開展全面的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會談,因為公平自由的跨大西洋貿易將利于增加美國數百萬個優質就業崗位。"

實際上,美歐跨洋擁抱的想法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已有之,但因分歧嚴重以及雙方對世貿組織的高度關註而被擱置。如今,無論歷經金融危機傾軋的美國,還是被債務危機折磨的歐盟,能夠起作用的"子彈",諸如貨幣政策、財政政策都已經用光,TTIP終于被提上日程。

自WTO成立以來,TTIP可謂最有野心的貿易舉動。與以往取消關稅的自貿協定談判不同,美歐雙方如今最為渴望的是削弱最厚實的非關稅壁壘,統一監管標準。

"統一雙方的食品安全標準、葯品監管識別、專利申請與識別、法規和識別等,可以讓歐美市場更好地融為一體。"歐洲智庫歐洲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弗雷德裏克·埃裏克松說。

美國與歐盟經濟總量佔全球的45%,貿易額佔全球的40%。如果美歐達成全面的自貿協定,將誕生世界最大的自貿區。

"一旦TTIP全面實施,歐盟國家一個四人家庭每年可增加可支配收入545歐元(1歐元約合8.00元人民幣),美國家庭每年增收854美元(1美元約合6.22元人民幣)。"德古赫特在TTIP談判授權草案通過當天非常高興地表達了自己的心情。

美國的"一體兩翼"計畫

實際上,美國高調推進TTIP,並非僅僅因為經濟因素。

美國著名政治哲學家威廉·蓋爾斯敦為代表的觀點認為,近年來,貿易談判要麽太大而不能成功,要麽太小而不受重視。WTO多哈進程的淤滯表明,戰後全球貿易協定的老舊模式幾乎崩潰。

而國家信息中心預測部世界經濟研究室副主任張茉楠認為,這隻是表面原因,更深層次的原因是美國欲推動經濟轉型,並重奪國際貿易規則製定的主導權。即美國分別通過控製美洲大陸兩側的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製海權,進而主導歐亞大陸的政治、經濟秩序,最終實現稱霸全球的戰略目標。

在此背景下,美國已經于2009年11月年正式啓動了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並計畫于今年年內完成談判。大多數自貿區協定主要限于降低商品關稅,促進服務貿易,很少涉及勞工和環境保護。而美國主導的TPP不僅將規定取消或降低商品的關稅,還將涵蓋安全標準、技術貿易壁壘、動植物衛生檢疫、競爭政策、智慧產權、政府採購、爭端解決,以及有關勞工和環境保護的規定,標準之高和覆蓋領域之廣遠超一般自貿區協定,稱之為"立足于下一代"的貿易新體製。

美國主導下一代貿易規則製定的意味十分明顯。

在不少專家看來,如果TTIP建成,以北美自由貿易區為軀幹,外加TPP和TTIP的兩側聯動,"一體兩翼"的兩洋戰略將強力驅動美國全球政治布局。

中國"被孤立"

值得關註的是,無論是TPP,還是TTIP,中國都被孤立在外。

德意志銀行近日發布研究報告稱,歐巴馬宣布將與歐盟啓動貿易協定談判,與美方希望與亞太地區(不包括中國)達成的TPP類似,是應對中國實力提升而採取的防御性策略。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副會長李永則認為,TTIP高調啓動也可看作是在向中國發出信號:美國要繞開中國,不僅跨越太平洋,還要跨越大西洋,建起技術標準和監管規範,更有效地遏製中國的迅速崛起。

張茉楠指出,同TPP一樣,TTIP的談判規格也非常高,一旦談判達成,美歐將在智慧產權、勞工標準等方面製定新的規則,這對想進入美歐市場的企業來說無疑提高了"門檻";另一方面,由于自貿區具有對內開放、對外限製的特征,因此,在美歐之間貿易壁壘降低的同時,對區外經濟體則構成更高的壁壘,會產生貿易轉移的效果,而這也意味著中國對美出口將面臨歐盟的競爭壓力,對歐盟出口將面臨來自美國的競爭壓力。

更重要的是,中國也許重新成為規則的被動接受者,因為任何由美歐採納的技術和法規標準都將可能成為未來雙邊、多邊和地區間貿易談判的參考標準,進一步鞏固在全球貿易規則製定方面的壟斷地位和話語權。"許多國家一旦無法面對美歐建立的全球監管以及產品標準的壓力,就會成為歐美規則的跟隨者。"埃裏克松堅信。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