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 Francisco

San Francisco

舊金山(ㄐㄧㄡˋㄐㄧㄣˉㄕㄢˉ),又稱“聖弗朗西斯科”、“三藩市”。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太平洋岸海港、工商業大城市。位于太平洋與聖弗朗西斯科灣之間的半島北端,經緯度:37°48’0”N,122°25’0”W ;時區:GMT-8。市區面積116平方公裏。人口71.3萬(1984),大市區(包括奧克蘭、伯克利等)325.3萬(1980)。西班牙人建于1776年,1821年歸墨西哥,1848年屬美國。十九世紀中葉在採金熱中迅速發展,華僑稱為“金山”,後為區別于澳大利亞的墨爾本,改稱“舊金山”。

百科名片

舊金山(ㄐㄧㄡˋㄐㄧㄣˉㄕㄢˉ),又稱“聖弗朗西斯科”、“三藩市”。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太平洋岸海港、工商業大城市。位于太平洋與聖弗朗西斯科灣之間的半島北端,經緯度:37°48’0”N,122°25’0”W ;時區:GMT-8。市區面積116平方公裏。人口71.3萬(1984),大市區(包括奧克蘭、伯克利等)325.3萬(1980)。西班牙人建于1776年,1821年歸墨西哥,1848年屬美國。十九世紀中葉在採金熱中迅速發展,華僑稱為“金山”,後為區別于澳大利亞的墨爾本,改稱“舊金山”。

城市概括

舊金山1906年遭大地震,因此引起大火,所以城市嚴重被毀,後重建。港灣面積1,126平方公裏,經寬僅1,200米的金門海峽通太平洋,為重要海軍基地和著名貿易港。是通往太平洋區域和遠東的門戶。美國西部最大的金融中心​。工業發達,主要有飛機、火箭部件、金屬加工、造船、儀表、電子設備、食品、石油加工、化學、印刷等部門。華人和華僑較多,市區東北角的“中國城”為美國華人最大集中地。氣候溫和,景色優美,是著名的旅遊城市。有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海灣橋(Bay Bridge)等宏偉建築和聖弗朗西斯科大學(1855年建,US NEWS 最新排名第106位)[1]等高等學校、科研機構多所。舊金山(San Francisco),被華人稱為三藩市。亦有別名“金門城市”、“灣邊之城”、“霧城”),是加州唯一縣市合一的行政區。

地理位置

位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西海岸聖弗朗西斯科半島(37°48’0”N,122°25’0”W),面積47平方英裏,三面環水,環境優美,是一座山 舊金山位置及周邊城市城。屬于亞熱帶地中海氣候,氣候冬暖夏涼,陽光充足,被譽為“最受美國人歡迎的城市”。1769年西班牙人發現此地,1848年加入美聯邦。全市人口約805,873人(截止到2011年6月),其中華人25萬。舊金山住有很多藝術家,作家和演員,在20世紀及21世紀初一直是美國嘻皮文化和近代自由主義、進步主義的中心之一。

名稱解釋別名由來

舊金山(10張)聖弗朗西斯科(San Francisco)是曾被西班牙統治的地區的常見地名,得名自方濟會創始人聖弗朗西斯(義大利文“San Francesco di Assisi”,英文“Saint Francis of Assisi”)。

聖弗朗西斯科是美國太平洋沿岸僅次于洛杉磯的第二大港市。華人稱之為舊金山。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北部,市區面積119平方千米,包括大市區面積7 475平方千米,市區人口 74萬,包括大市區人口 470萬。城市坐落在介于太平洋與

聖費朗西斯科灣之間的一個半島上,北臨金門海峽。漢譯名稱

19世紀這裏是美國淘金熱的中心地區,早期華人勞工移居美國後多居住于此,稱之為“金山”,但直到在澳大利亞的墨爾本發現金礦後,為了與被稱作“新金山”的墨爾本做出區別,而改稱聖弗朗西斯科為“舊金山”。

至于三藩市之名,則是取自該市英文名稱的頭兩個音節“San Fran”之諧音直譯,是居住于此地為數不少的粵語族群較常用之譯名,例如出身廣東的中國國父孫中山在著作與書信中提及該市。

日語則多以片假名註音,但亦可寫為漢字“桑港”。

譯名爭議

舊金山唐人街的典型建築[2]長期以來關于聖弗朗西斯科這城市的中文譯名,在沒有明確的官方政策下,用法稍嫌紛亂。

美國之音和美國國務院都使用“舊金山”。目前,大部分駐于該市、擁有華文正式稱呼的外事單位,都是使用“舊金山”之稱呼,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文獻及地圖中,則多稱其為“聖弗朗西斯科”,但舊金山市政府(SFGov)及下屬各級市政單位的官方網站中文版上,卻是分別使用了“舊金山”與“三藩市”這兩種不同的譯名,沒有一致的標準,而這現象也普遍反應在居住于該市的華人社群之使用習慣上。

旅遊中心

舊金山是加州的重要港口城市,住著來自各個國家的人民,各種文化在這個都市匯流著。華人在舊金山市的總人口中佔有百分之十二,黑人也佔有同樣的比例,另外有少數的菲律賓人、日本人、尼加拉瓜人、西班牙人、義大利人、越南人和薩摩亞人。

西班牙的傳教士最初把葡萄帶到了加州,使葡萄酒製造業在淘金時代就已建立起來,並在20世紀70年代取得了成功。目前,全美國90%的葡萄酒產自這裏,舊金山品質最好的集中在納帕谷和索諾瑪谷的270餘家釀酒廠中。加利福尼亞的葡萄栽培史是一部歐洲各國的葡萄栽培藝術在新大陸融合發展的歷史,納帕谷和索諾瑪谷的絕大數地區都種植夏敦埃白葡萄和卡百內紅葡萄。世界知名的馬姆、費雷謝尼等葡萄酒廠在這裏進行生產。在納帕谷29號公路的兩邊布滿了旗艦似的酒廠,它們建築華美,從豪華的古堡式建築到後現代主義的油箱建築,無所不有。山谷左邊的伯林格爾葡萄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76年;斯特林葡萄園內有一座仿希臘的神廟,其建築表現了新一代酒商暴發戶的幽默;皮蓋斯酒廠更是一座藝術殿堂式的酒廠,內部竟然有一座劇院,草坪上點綴著各種雕塑,其中的酒神雕塑——“由酒神全權負責”特別引人註目。

舊金山看上去像是歐洲的翻版,因為這裏有太多的咖啡屋。舊金山人對咖啡的鍾愛近乎于瘋狂,他們傾向于用咖啡匙來度量生活。這裏至少有40種製作咖啡的方法,大約有250餘種咖啡的配方值得嘗試。舊金山人習慣于把咖啡屋當作社區的中心,在那裏交朋友、聽詩歌、閱讀另類刊物。詩朗育和讀報是咖啡文化的基本組成部分,特色咖啡是咖啡文化的精髓。另外,檸檬汁、香草等也很愛舊金山人的喜愛,它們是喝咖啡時不錯的調料。

舊金山市區與周圍城鎮均以橋梁相連,色彩繽紛的低層小樓盤山而建,市內有大小崗巒42座,不少街道相當陡斜。最具特色的景點是“九道灣”彎道最陡處達20-45度,汽車開足馬力也不一定能爬得上坡去。這些地段的公共汽車隻能使一種特製的電纜車。在這裏開車還真需要一定的駕駛技術。

聞名天下的舊金山有軌纜車系統是由蘇格蘭工程師于1873年設計的。纜車搭在持續前移的鋼纜上,鋼纜被放置在大街的中心線上,整個線路為環形,其動力由梅森大街上的有軌車為提供。司機通過一根鉗形杠桿來控製車的移動,平均運行速度為每小時30公裏-40公裏。現在,舊金山的有軌纜車仍然有三條線在運營。最受歡迎的是鮑威爾)——梅森線和鮑威爾——海德線,它們均使用單向行駛的車輛。雖然舊金山的有軌纜車有時會擁擠不堪,但人們仍然習慣于搭乘。有軌纜車提供了一種無法抗拒的魅力。日落時分,躍上一輛老字號的木製纜車,就像來到了一張造訪100年前舊金山城市生活的車票。

舊金山在本世紀裏已經成為無可比擬的“電影明星”,有城市外景的片子總是選擇舊金山作為外景地。它激發了眾多導演的靈感,無論是名導巨片,還是商業肥皂劇,都少不了它綽約的風姿。今天,舊金山被稱為“北好萊塢”一方面是每個月城裏都有不少的攝製組;另一方面,舊金山本身也成為了電影工業的中心。顯然,舊金山是一位永遠不會退休的“電影明星”。

舊金山的經濟以服務業為主,金融業和國際貿易也很發達,約佔市區就業人口的一半以上,工業僅佔15%。城市的批發、零售商有26,000多家。舊金山為美國西部的金融中心,有40家銀行及其147家分行。它還是太平洋岸證券交易所和美國最大的銀行之一美洲銀行的總部所在地。舊金山的工業以傳統的服裝、食品、印刷為主。新興的宇航、汽車裝配、電子、煉油等工業部門近年也有了較大的發展。此外,舊金山的城郊農業也十分發達,盛產蔬菜和亞熱帶水果,還是重要的花卉產區。

同時,舊金山也是一座文化都市,共有18所高等院校。如1855年創立的舊金山大學以及1899年建立的舊金山州立大學都是歷史悠久的高等學府。市內還有世界聞名的柯倫劇院(Curran Theater)和金門劇院(Golden Gate Theater)。北海灣有一條長約9公裏的海灘,是全美國藝術家的活動中心。

舊金山全年都適合旅遊。冬季一般比較潮濕,夏季多霧並且一天中可能出現多次天氣變化,市區比加利福尼亞的其他地區要涼快得多。

有一項調查顯示,大多數當地居民都對自己居住在舊金山“感到非常滿意”,其中包括了87%的同性戀者、81%的異性戀者、77%的亞裔、77%的非裔和西裔,以及81%的白人。

這揭示了一個事實,舊金山是一個道地崇尚“多元化”的城市。在這裏,同性戀者泰然自若地在屋頂插上彩虹旗,與異性戀者比鄰而居;在這裏,白人、黑人、黃種人和諧共處,唐人街連著北灘的拉丁區,日本城直通聯合廣場;在這裏,你可以看到專以造型取勝的街頭藝人,有的把全身漆成五彩斑斕,有的扮成巫婆、小醜甚至黑色幽靈;在這裏,你可以看到頭頂紅綠頭發的年輕人招搖過市,公然在街頭擁吻的同性戀情侶。在這片土地上,任何的標新立異都不會招來旁人的側目,每個人都是特立獨行的楷模。

舊金山的寬宏大度是一種渾然天成的氣質,是在飲食、建築、音樂等所有城市生活層面上不經意的自然流露。在這裏,除了美味新鮮富于創意的加州菜之外,你也可以吃到全美最棒的法國大餐、義大利菜、日本料理和中國美食;在這裏,遍布全市的維多利亞式房屋固然賞心悅目,希臘羅馬式的“藝術宮”、雕龍鏤鳳的唐人街城門、地道東洋味的日本城五重塔、北灘上漆著義大利彩畫的餐館一樣讓你目不暇接;在這裏,各種你所期望的大城市中的藝術表演應有盡有,世界級的芭蕾舞、高雅的古典音樂、百老匯的音樂劇、纏綿悱惻的爵士樂,無分高下,共同渾然溶入舊金山的城市節拍之中。這一切都應驗了美國作家威廉·薩洛揚所說的,“如果你還活著,舊金山不會使你厭倦;如果你已經死了,舊金山會讓你起死回生。”

正是這種兼容並包的城市精神,孕育了33位諾貝爾獎得主,創造了矽谷千千萬萬奇跡般的成功故事;也是這座城市,給了我們“垮掉的一代”、“嬉皮士”革命、同性戀的的示威,還有雅皮士。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