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S病毒

MERS病毒

MERS(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病毒是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這種病毒已經被命名為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大多數MERS病毒感染病例發生在沙特。

MERS-CoV最早於2012年9月在沙特被發現,早期因與SARS臨床症狀相似得名"類SARS病毒",也成為第6種已知的人類冠狀病毒,也是過去10年內被分離出來的第3種。人體內的冠狀病毒最早於1960年代在英國被分離出來,病毒因其表面皇冠狀的突起物而得名。它可能與人、豬、貓、狗、鼠和雞的呼吸系統感染相關。

出於通俗易懂的考慮,媒體經常把MERS稱為新SARS,但事實上,雖然這兩種病毒同屬於冠狀病毒,但它們在基因上具有明確的差異,而且感染人體時使用不同的受體。

  • 中文名稱
    MERS病毒,醚蠕絲
  • 外文名稱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 類型
    新型的冠狀病毒
  • 發生地
    沙特

​產生背景

人體內的冠狀病毒最早于1960年代在英國被分離出來,病毒因其表面皇冠狀的突起物而得名。它可能與人、豬、貓、狗、鼠和雞的呼吸系統感染相關。2003年中國出現的SARS病毒就屬于冠狀病毒。MERS由此成為第六種已知的人類冠狀病毒,也是過去10年裏被分離出來的第三種。

從2012年9月開始,一種與SARS類似的新型冠狀病毒開始在沙烏地阿拉伯奪命,進而擴散到其他國家。2013年5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確認的患者有38例。

2012年9月被確認起,截至2014年4月15日已致死92人。

SARS病毒曾經感染八千多人,死亡率為11%。而截至5月14日,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患者中有53%已經死亡。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被研究人員稱為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症狀病毒)。

“我們不知道是否存在較大數量的無臨床症狀或症狀溫和的MERS病例。但是僅僅從粗略的死亡率來看,MERS要(比SARS)更致命。”中國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系主任袁國勇表示,“需要開展更多的研究來理解當前的情勢。”

袁國勇表示,仍在研究發病機理,以及可能的抗病毒的治療方法。在2013年3月發表的一篇論文中,袁國勇的研究組發現,SARS康復者血液中的抗體對MERS病毒也會產生強烈反應,這說明兩者是相近的病原體。

“有一種可能的情況,是檢測曾得過SARS的中國人血液中的抗體時,會做出錯誤的診斷。”袁國勇表示,“此外,由于康復了的SARS患者體記憶體在低水準的抗體,這讓他們在感染MERS之後可能會出現更嚴重的病症。這叫做抗體介導的免疫增強。”

袁國勇認為科學界急需弄清楚的問題包括,這種病毒是否可以人傳人,預防和治療感染的最佳方法是什麽,以及病毒的來源究竟是什麽——是蝙蝠,還是其他動物。

病毒來源

沙烏地阿拉伯西南部的一個廢棄村庄,大批科學家在此設定陷阱抓蝙蝠研究新型MERS病毒,意圖找出MERS病毒在環境中的傳染源。

MERS病毒MERS病毒

2012年10月,一組來自沙特衛生部、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和生態健康聯盟的科學家,開始在報告出現MERS病例的沙特城鎮附近進行搜尋,在西南部一座據說有數百年歷史的被遺棄村庄,科學家發現了要找的東西。一間棲息著大約500隻蝙蝠的小屋。

科學家們在夜裏檢查蝙蝠是否攜帶MERS病毒。蝙蝠在經過檢測後會被放走。

檢查一隻蝙蝠大約需要15分鍾,對其稱重並測量,擦下一些唾液和糞便樣本,再收集一些血液和翅膀上的一小塊皮膚,從而進行DNA檢測來確定其物種。這些標本被冷凍起來,並送到W·伊恩·利普金博士(W. Ian Lipkin)的實驗室。

MERS病毒MERS病毒

該小組還檢測了駱駝、山羊、綿羊和貓,這些動物可能作為中間宿主,從蝙蝠身上感染病毒後傳染給人。懷疑駱駝的一個原因是,一名來自阿聯酋的MERS患者,在患病前曾在一頭患病的駱駝身邊待過。但那頭駱駝並未接受檢測。

已經有數百隻蝙蝠經過了檢測,但結果還未公布。

傳播途徑

人傳人

2014年5月19日,美國疾病防治中心公布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的首例本土個案,這名患者是在衛生人員追蹤首例境外移入個案時調查相關接觸者過程中發現,這也是美國本土首起人傳人事件。

感染者曾近距離接觸首例境外移入病例,且無出國旅遊,當地衛生單位將繼續追蹤與該名本土個案約60接觸者的健康狀況。所幸,感染者僅出現輕微類流感症狀,居家隔離中,身體狀況良好。由于這起事件仍是有限的人傳人,美國還不打算改變對MERS的防治措施。

對此,專家提醒到中東旅遊時,應註意個人衛生及呼吸道防護措施,也要勤洗手,並避免接觸駱駝或食用駱駝肉、生飲駱駝奶或其他動物奶水,以降低感染風險。

社區傳播

綜合起來,該病毒已經在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希臘、突尼西亞及菲律賓等地發現。世界衛生組織報告,自2012年首次發現以來,已發現總共496例確認感染病毒患者,已導致沙烏地阿拉伯至少126人死亡。所有病例均與阿拉伯半島的七個國家相關聯。這種病毒已經通過照料及共居等近距離接觸傳染給健康人群。然而,還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會在社區持續傳播。

主要案例

2012年6月13日,沙烏地阿拉伯吉達的一名60歲男子因為發燒、咳嗽和氣短入院。入院時他已經發燒7天。11天之後,他因為進展性呼吸和腎衰竭而死亡。

MERS病毒MERS病毒

患者所在索裏曼·法基博士醫院(Dr.Soliman Fakeeh Hospital)病毒學實驗室的阿裏·扎基(Ali M.Zaki)博士開始尋找這名男子呼吸疾病的原因。他先後檢測了甲型流感、乙型流感、副流感病毒、腸道病毒和腺病毒,均呈陰性。

最終,扎基發現它可能是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他把病毒樣本送到了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學醫學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的榮·費奇(Ron Fouchier)那裏,費奇對這種病毒的RNA的檢測,證實了它確實是一種以前沒有見過的冠狀病毒。

第二例感染者是一名49歲的卡達人,他于2012年7、8月間到沙烏地阿拉伯旅行,但並沒有證據顯示他與第一名患者有過接觸。他在9月初開始出現呼吸疾病,發展成肺炎,然後在多哈入院治療。後來他的病情進一步惡化,轉至英國治療。醫生們始終無法確定他究竟因何發病,直到他們看到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的報告,對患者做了檢測,才確認他也感染了這種病毒。

10月份沒有出現新增病例,但從11月份起,沙特衛生部開始頻繁報告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病例。到了11月底已經有了九例,其中有兩名患者可以追溯到2012年4月,當時他們因不明原因肺炎死亡。

2013年2月份,英國確認了首例MERS患者。這是一名60歲的男子,他在兩個月前曾到巴基斯坦和沙特旅遊。在沙特期間開始發病。醫生發現,他同時還感染了2009年的H1N1流感。他的病情實在是太嚴重,以至于醫生不得不使用體外迴圈的方法為其供氧。

幾天之後,英國健康保護局就再次報告了兩名新增病例,這兩人都是60歲男子的親屬,並且都沒有到中東去旅遊。MERS的發病開始出現家族聚集性。

沙特的一名患者也出現了將病毒傳給家庭成員的情況。在沙特東北部城市達蘭,一名70歲老人感染了MERS,他的兒子在其彌留之際守護在床邊。結果老人去世後的第三天,這個兒子開始發燒。接著是他的哥哥和妹妹也開始發病,然後入院治療。“我差點死掉。”最早發病的兒子對媒體說。

5月10日,法國衛生部宣布三例疑似病例。這三人包括一名醫生、一名護士和一名病人。一名從迪拜回到法國的人感染了MERS,三人中的醫生和護士曾經參與救治,而那名病人的病床與此人相鄰。不過兩天之後,法國衛生部排除了醫生和護士,確認那名病人感染了MERS。

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5月12日表示,這些情況說明MERS已經可以人傳人,不過隻是在長時間接觸的情況下才會發生。“最令人關心的是,在不同國家出現的聚集性正在增加一種假說的可能性,即在親密接觸的情況下,新型冠狀病毒可以由人傳給人。”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總幹事福田敬二在沙特說。但他同時也強調,暫時沒有證據表明MERS可以在一般人群中傳播。

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被命名為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

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2015年5月29日通報,廣東省惠州市出現首例輸入性中東呼吸綜合征確診病例。

患者,韓國人,男性,1971年出生,系韓國MERS病例的密切接觸者。5月21日在韓國境內出現不適,26日乘坐OZ723航班于12:50抵達香港,經深圳沙頭角口岸入境抵達惠州。廣東省衛生計生委根據世衛組織的通報信息和國家衛生計生委指示,要求惠州市立即核查,並派出專家組趕到惠州現場,連夜開展流行病學調查、採樣等相關工作。惠州市衛生計生部門于28日凌晨2時將該名韓國男子轉送至定點醫院進行隔離治療,並對其密切接觸者就地隔離觀察,檢測樣本于28日上午在廣東省疾控中心檢測後送中國疾控中心復核。患者仍有發熱症狀,最高體溫為39.5攝氏度,胸片顯示:雙下肺病變,考慮感染性肺炎。

5月29日,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組織專家,根據病例的臨床表現、實驗室檢測和流行病學調查結果,按照《中東呼吸綜合征診療方案(2014年版)》,診斷患者為中東呼吸綜合征確診病例。

病原分析

據沙特達蘭那名“差點死掉”的男子的描述,他的父親生前病情非常凶猛。在醫院裏,醫生們搞不清楚到底是哪裏不對。進入重症監護室後的頭兩天,他的父親還能夠說話和自主進食,而隨後病情迅速惡化,醫生不得不給他用最高濃度的氧和大量葯物,但他仍然是沒有機會說一句再見就去世了。

世界衛生組織在一份聲明中說,未知的問題還太多,比如暫時發病大多數是年長者,這是為什麽以及這種情況是否會出現變化。此外也不清楚患者是如何感染的,病毒是否來自動物,以及病毒傳播範圍到底有多廣。

最新的研究顯示,被MERS感染的人中至少有兩人在發病前去過農場,可能與動物有過接觸,而這種病毒與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最為接近。研究人員已經發現迦納和歐洲某些地區的一些蝙蝠所攜帶的冠狀病毒與MERS非常接近,某些情況下基因差異不超過2%。

SARS病毒最有可能的來源是蝙蝠,也支持了新型冠狀病毒來自蝙蝠的可能性。但是這一結論仍有待確認,科學家也並不清楚病毒是直接由蝙蝠傳給人,還是通過了中間宿主。在SARS疫情中,最有可能的中間宿主是果子狸。

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勞倫斯·喬西特(Laurence Josset)及同事研究了人體免疫系統對MERS病毒和SARS病毒回響上的不同之處。他們指出,盡管兩種病毒同屬于冠狀病毒,但它們在基因上具有明確的差異,而且使用不同的受體。不過,新型病毒十分嚴重地破壞患者的免疫系統,其程度超過SARS病毒,這可能解釋了為何新型病毒具有如此高的致命性。

有專家猜測,此次MERS的爆發可能也像SARS那樣存在一些“超級傳播者”,這部分人更容易把病毒傳給他人。傳染往往發生在醫院當中。

美國匹茲堡大學的衛生安全專家埃裏克·托納(Eric Toner)就指出,當年SARS之所以在醫院中非常容易傳播,是因為許多入院的病人都正處于最容易受到感染的狀態。與此相似,現在世界上任何一家醫院都有可能發現一名受到MERS感染的患者,就像法國的那家醫院。但好的一方面是,隻要醫院在處理原因不明的呼吸疾病患者時,採取嚴格的感染預防與觀察措施,病毒的傳播就能夠被遏製住。

許多專家都認為10年前應對SARS的經驗對于控製MERS具有借鏡意義。世界衛生組織呼吁各國衛生機構加強對MERS的知曉程度,發現病例及時報告,但他們尚未建議限製出行。美國疾病預防與控製中心(CDC)已經發出健康提醒,建議在阿拉伯半島旅行的人註意個人衛生,避免與患呼吸疾病的人接觸。

在上個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性疾病研究所(NIAID)主任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指出,在實驗室中,已經發現了兩種常用的抗病毒葯物共同作用可以對MERS起作用。

醫學界的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在MERS被廣泛知曉後發表了一篇社論,回顧了人類過去四次應對疫情的經驗——1998年的尼帕病毒、1999年的西尼羅病毒、2003年的SARS疫情以及2009年的H1N1疫情。

1999年在馬來西亞爆發的尼帕疫情,顯示了病毒傳播過程中中間宿主的重要性。在那次疫情中,中間宿主是豬。1999年,具有警覺性的醫生在西尼羅病毒剛剛進入美國時就發現了它。2003年的SARS和2009年的H1N1疫情則顯示出來自動物的病毒一旦變成可以人傳人,其全球傳播的效力會有多強。

“可能的情況是,來自動物的、能造成嚴重疾病的病毒會越來越多地考驗我們恰當應對的能力。”文章寫道。這些回顧也同時顯示,從發現到分析,再到公共衛生回響,人類社會對新病毒的回響周期正在縮短。

發展趨勢

2014年4月13日沙烏地阿拉伯確認,一種致命病毒感染病例在過去兩周內激增。這種病毒名為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MERS病毒),2012年9月被確認,迄今已致死92人。此前,一個國際醫生團隊在對MERS病毒進行研究後發布報告稱,這種病毒比SARS更易致死。

首例MERS病毒感染病例2012年9月在實驗室獲得確認。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自那時起,全世界已有228例。大多數MERS病毒感染病例發生在沙特。不過,歐洲也已確認MERS病毒感染病例,但全部病例據信與中東有關系。

2015年5月27日晚10時世界衛生組織通報:韓國一例確診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病例的密切接觸者經香港入境廣東省惠州市,已出現發熱症狀。廣東惠州MERS疑似病例韓國親屬2人已確診。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