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l Donitz

Karl Donitz

Karl Donitz(卡爾·鄧尼茨,1891年9月16日-1980年10月24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的著名軍事將領。曾任潛艇部隊司令、海軍總司令、第三帝國國家元首、武裝部隊統帥,德國海軍元帥,是德意志民族國家社會黨黨員,希特勒死後接任德國國家元首,是二戰結束後受審的主要納粹戰犯之一。

  • 中文名稱
    卡爾·鄧尼茨
  • 外文名稱
    Karl Doenitz
  • 出生地
    格林瑙
  • 畢業院校
    魏瑪高中
  • 國籍
    德國
  • 軍銜
    海軍元帥
  • 逝世日期
    1980年12月24日
  • 信仰
    納粹主義
  • 獲獎
    橡葉騎士鐵十字勛章
  • 主要成就
    創立"狼群戰術"曾任海軍總司令、總統兼武裝部隊最高統帥
  • 代表作品
    《10年和20天》《我風雲變幻的一生》
  • 出生日期
    1891年9月16日
  • 職業
    軍事家,納粹潛艇部隊司令官
  • 民族
    日耳曼

生平

1891年9月16日:生于柏林近郊小鎮格林瑙,幼年喪母;

1910年:加入德國海軍,任帝國艦隊"漢莎"號巡洋艦見習水手;

1912年秋季:任"布雷斯勞"巡洋艦海軍候補軍官;

1916年10月:以少尉軍銜服役于德國海軍U-39號潛艇;

1917年2月:以U-68號潛艇艇長身份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8年10月:于海戰中被英國軍隊俘虜,監禁于約克夏戰俘集中營;

1919年7月:返回德國,再度加入海軍;

1935年:任納粹德國潛艇第一區艦隊司令;

1936年:任海軍潛艇部隊總司令;

1943年1月:任海軍總司令,同年被授予海軍元帥軍銜;

1945年5月1日:接任納粹德國國家元首和最高司令;

1945年5月2日:在米爾維克-弗倫斯堡組成新政府;

1945年5月8日:代表納粹德國簽署無條件投降書;

1945年5月23日:被英國當局逮捕;

1946年10月: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被判有期徒刑10年;

1956年:刑滿獲釋,繼續在西德境內進行親法西斯和復仇主義宣傳;

1980年10月24日:病逝。

詳文

鄧尼茨1891年9月16日出生于柏林近郊的小鎮格林瑙。他的祖宗幾百年來一直是薩勒河口地區易北河旁古老的日耳曼新村的世襲庄園主和村長。他4歲時母親去世。父親對他非常嚴厲。他在學校學習很用功,喜歡讀各類的書籍,對普魯士的歷史,尤其是對"老弗裏茨"和自由戰爭的情況有不少了解。使他最感興趣的是在夏季跟隨父親到海邊度假。浩瀚無邊的大海吸引著年少的鄧尼茨。他望著白帆點點的海面,產生過許多揚帆出征、漂洋過海的美妙幻想。1910年,18歲的鄧尼茨高中畢業,加入了德國海軍。1910年4月1日,鄧尼茨作為見習水手到"赫爾塔"號巡洋艦服役。按德國海軍當時的規定,所有見習水手在訓練期間都必須到艦上燒三個星期的鍋爐,以鍛煉體力和耐力。悶熱的鍋爐房、繁重的體力勞動,使鄧尼茨經受了第一次考驗,特別是他的毅力。1912年秋天,鄧尼茨被提升為海軍後補軍官,在"布雷斯勞"號巡洋艦服役。有一天,德皇威廉二世乘坐"戈埃賓"號戰列艦觀看軍事演習。"布雷斯勞"號拖著靶船在前面行駛,鄧尼茨則受命帶一條小船尾隨靶船報靶。突然,一條纜繩纏住了小船的螺旋槳,發動機停止了運轉。德皇的"戈埃賓"號越來越近,情況緊急,鄧尼茨不顧一切地迅速脫去外衣,口銜水手刀跳入海中,割斷了纜繩。使演習得以順利進行,鄧尼茨受到了嘉獎。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鄧尼茨隨艦參加一些規模不等的海戰。海戰中,他以靈活運用戰術、處置情況果斷,表現出了一定的軍事天才。有一次,"布雷斯勞"號與"戈本"號戰艦在地中海陷入英國海軍艦隊的包圍之中,但它們憑巧妙的戰術,終于突出了重圍,擺脫了英國人的追擊,最後達到了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為了不使這兩條軍艦落入英國人之手,德國政府在名義上將它們賣給了土耳其。這樣。鄧尼茨便隨艦為土耳其政府服務了兩年,直到1916年才返回德國。從土耳其回國後不久,鄧尼茨便奉命被調入潛艇部隊。

1916年10月,鄧尼茨升為少尉,奉命到U-39號潛艇上服役。從那時起,他就與潛艇結下了不解之緣。1918年2月,鄧尼茨調往U-68號潛艇任艇長。當時,德國的潛艇攻擊戰術一般是利用白晝實施攻擊,然而在英國人採取取航措施以後,這一戰術馬上就遇上了剋星,就很難再發揮作用了。為了摸索出適合于新情況的新戰術,鄧尼茨與當時在德國最有聲望的潛艇指揮官斯坦包爾約定,利用夜色掩護,穿過敵方驅逐艦的警戒線,然後對敵商隊實施夜間水面攻擊。

1918年10月3日晚,鄧尼茨如約到達西西裏島東南的會合點,在那裏等待斯坦包爾的潛艇。但他卻杳無音信。後來才知道,由于修艇,他延後了啓航時間。

深夜一點左右,鄧尼茨艇的值更官在指揮台上發現東南方向漆黑的天空中有一個黑色的香腸似的龐然大物在蠕動。原來它是一個拴在一艘驅逐艦尾的系留氣球。這艘驅逐艦就是所謂的"清道夫",即做護航運輸隊護航兵力的"開路先鋒"。不久,便發現這種蠕動物在黑暗中越來越多,最後艦隊的龐大的側影終于暴露出來了:這是一支滿載貨物的護航運輸隊,從東亞的印度和中國來到馬爾他海域並向西航行。鄧尼茨決定不再等待斯坦包爾,先行對敵發起攻擊。潛艇悄悄穿過了敵驅逐艦護航兵力,準備對外側的那列商船隊的第一艘商船發起攻擊。突然整個船隊轉向,朝鄧尼茨艇駛來。這種突然改變航向的做法可能就是按預定方案沿"之"字形航線航行的一種方式。整個護航運輸隊這樣按"之"字形機動航行,目的在于增加潛艇實施攻擊的難度。于是,鄧尼茨急忙下令轉向,緊跟在剛才想攻擊的那艘商船的後面,但這時鄧尼茨又發現自己正處在敵第一列和第二列商船縱隊之間。于是鄧尼茨又果斷下令對第二列縱隊中的一艘大型商船進行攻擊,商船擊沉了。可是,英國護航驅逐艦隨即趕到,鄧尼茨急忙發出警報,緊急下潛,等待著深水炸彈的攻擊。但是毫無動靜,也許是驅逐艦艦長怕誤傷己方的船隻,而未敢投放深水炸彈。

鄧尼茨指揮的U-68艦艇從水下擺脫了敵護航運輸隊後,便小心翼翼地上浮,鄧尼茨親自扒在剛露出水面的指揮台上向外瞭望,發現護航運輸隊在繼續西行。鄧尼茨下令把水櫃全部排空,讓潛艇完全露出水面,跟隨在那支西行的護航運輸隊的後面,他打算利用黑夜對敵再次實施攻擊,但為時已晚,當他的潛艇追上護航運輸隊時,天已大亮了。鄧尼茨隻能再次計潛艇下潛,並打算在潛望鏡的深度對敵實施水下攻擊,但事與願違。U-68潛艇突然失去了平衡,燈火熄滅,潛艇迅速下沉,當艇下潛到60-70米深度時,鄧尼茨再也不敢讓潛艇下沉了。因為,艇殼所能承受的壓力已經到了極限。于是,他下令排空所有壓載水櫃,停車,然後倒車並急轉舵,盡力製止潛艇下沉。終于奇跡出現了,排空了水的艇體輕盈地上升,就像一根壓入水中的木棍在解除壓力後迅速上浮到水面一樣。鄧尼茨開啟指揮台的艙口蓋環顧四周,外面已經大亮了。U-68艇正好位于護航運輸隊中間,驅逐艦和商船都掛上了信號旗,汽笛聲此起彼伏,商船已轉向,並用艦尾炮向U-68艇射擊;驅逐艦也向U一68艇駛來,並開了火。情況非常危急,鄧尼茨本想盡快地再次緊急下潛,但已辦不到了,因為壓縮空氣已經耗盡,潛艇已中彈並開始進水了。于是鄧尼茨下令:"全體人員離艇。"

潛艇沉沒了,敵人的護航運輸隊繼續西行,U-68艇的人員飄浮在海面上,敵人的一艘護航驅逐艦把他們從水中撈了上來。就這樣,鄧尼茨結束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潛艇航行活動。但最後一夜的戰鬥使鄧尼茨懂得了這樣一個原則:潛艇在夜暗的掩護下從水面對護航運輸隊實施攻擊是大有成功希望的。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前幾年德國潛艇戰曾取得了巨大的戰果,但自從1917年英國採用護航運輸隊的編隊方法之後,潛艇戰便失去了其決定性的作用。德國潛艇單艘地在海上遊弋,長期一無所獲。大批的運輸商船隊,在各種強有力的軍艦的護航下,悠然而過,潛艇對此無可奈何。

就這樣,鄧尼茨帶著這種思索被押進了英國的戰俘營。在戰俘營中,鄧尼茨苦苦思索報仇雪恨的方案。他想到潛艇戰要取勝,關鍵在于必須集中多條潛艇協同作戰。這也就是鄧尼茨以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給盟軍造成很大麻煩的,"狼群戰術"的基礎。

1919年7月,鄧尼茨重返家園。當時,在新的帝國海軍的基爾海軍基地司令部裏,有人問鄧尼茨是否想洗手不幹了。他反駁說:"我們不久就會有潛艇,您信不信?"

戰俘生活結束後,鄧尼茨再度到海軍服役。但是根據凡爾賽和約有關條款的規定,德國不得擁有潛艇部隊,因此,鄧尼茨隻得屈身于小小的魚雷艇,當了幾年不起眼的小軍官,但他工作非常認真負責。後來,他受到上級的青睞,被調到海軍指揮機關做了高級參謀。直到1934年9月,他調離大機關,被派到了"埃姆登"號巡洋艦,接任艦長職務,這時的他心裏感到一絲的安慰。

這時,希特勒已經上台。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使鄧尼茨如醉如痴。成了納粹主義的忠實信徒。希特勒上台後,一面瘋狂鎮壓進步黨派,一面又擴軍備戰,加緊戰爭步伐。納粹宣傳也開始充斥大街小巷。但當時鄧尼茨並未公開加入納粹黨,因為當時的海軍總司令雷德爾嚴禁一切海軍人員參加政治活動,直到1943年元月,鄧尼茨接替雷德爾出任海軍總司令後,他才解除了雷德爾的這一禁令,成了一個極端的民族主義者,這與他個人成長過程不無關系,鄧尼茨曾這樣回憶過自己的成長過程:童年時代我就知道,我的父親。正如他自己所說的,為了"威廉老國王"(威廉一世皇帝)寧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在我的家庭裏個人主義佔不了上風,而是普魯士的團隊精神佔統治地位。我當了兵成為軍官後,不言而喻受到了這種精神的熏陶和感染。這樣,在我離家時我就樹立了這樣的信念,履行我的職責是頭等大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鄧尼茨從1912年開始乘坐"布雷斯勞"號巡洋艦在國外航行。這段時間對他的影響特別大。它激發了鄧尼茨的愛國熱情和民族意識。他看到了德國美好的前景。

當然,和每一個熱愛祖國的德國人一樣,1918年的失敗給了鄧尼茨一次沉重的打擊。

從1930年到1934年鄧尼茨在北海海軍基地任首席海軍總參勤務軍官。這幾年是中立黨派很不景氣的年代。在1930年9月14日的國會選舉中,民族社會主義工人黨成為第二大黨。共產黨為第三大黨。在1932年7月和11月的選舉中,民族社會主義工人黨的選票名列前茅,成為第一大黨。共產黨仍居第三位,但得到了國會的支持。

在民族社會主義德意志工人黨的集會上,希特勒要求結束階級鬥爭,建立一個新的社會主義製度,在政治上擺脫對外國的依賴,聯合一切力量以消滅失業,建立一個秩序井然的國家。生活在外交政策上毫無自由、經濟蕭條、內政分裂的德國的每一個愛國公民都會擁護這些要求的。希特勒提出的這些目標與軍人的本質以及平時在履行這些方面的職責和義務方面對軍人所進行的教育是一致的,因此,在鄧尼茨看來,希特勒的道路無疑是非常正確的道路。這樣,鄧尼茨由極端民族主義者,進一步發展成為希特勒的忠實信徒。難怪雷德爾輕蔑地稱他為"希特勒的青年團員"。

1935年7月,鄧尼茨率領"埃姆登"號巡洋艦從海外歸來。他剛剛停靠在威廉港的碼頭上,海軍總司令雷德爾就來到了他的艦上,向他宣布了一項命令,免去了他的艦長的職務,並重新委他以重任,那就是重建德國潛艇部隊。聽到這一訊息,鄧尼茨一點也不感到高興。相反,他甚至認為,他已被貶降到一個更為次要的崗位上去了。但是他最終還是接受了這樣一個任命。並認真考慮如何在新崗位上幹一番大事業。決定一個國家海軍建造什麽樣的艦艇,從原則上講無疑是海軍最高領導的事情。隻有負實際責任的最高司令才能與國家領導保持聯系,在海軍中隻有他一個人能從國家領導那裏了解政治情勢,因此隻有他才知道海軍將面臨什麽樣的敵人,隻有他才能據此提出相應的戰略構想。經過認真研究,他認力對于德國海軍來說,潛艇在未來戰爭中的作用實際上遠遠超過其他艦種。而德國的敵人英國又是一個島國,許多重要的工業原料和戰爭物資都必須通過大西洋舫道輸入國內,一旦這些海上航道被切斷,英國就將失去繼續作戰的能力和進行戰爭的基礎,所以能否切斷英國的海上交通線就成為了能否在對英戰爭中取得勝利的重要因素之一。

根據上述認識,鄧尼茨提出了德國海軍的戰略任務就是對英國商船進行襲擊戰和噸位戰。他認為,隻要能大量地、持續地擊毀英國的商船就能最後迫使英國屈服,而完成這一項任務的最重要的作戰武器就是潛艇。德國海軍從北海出來的唯一途徑是日德蘭群島與挪威之間的狹窄海道,而英國正好位于這條海道的出口。

德國水面艦艇從這裏駛向大西洋很容易被發現,並遭到襲擊。如果這些艦艇在作戰中受傷,不但不能及時得到修理,而且還必須再次通過那段危險的航道才能返回基地。可是潛艇卻能潛航往返于這條航道,有著明顯的優越性,在作戰能力上,潛艇的作戰半徑比較大,續航能力強,因此,潛艇作為實現德國海軍戰略的最有效的作戰武器是不容置疑的。

1936年,鄧尼茨對潛艇的建造問題提出了構想,不再建造"韋迪根"潛艇部隊所裝備的Ⅱ型(250噸)潛艇,因為其戰鬥力、活動半徑和水面航速均太小;Ⅰ型潛艇由于下潛技術難以掌握,也不適宜再造;Ⅶ型潛艇是可以保留的,這種艇各方面性能都是比較優越的,在鄧尼茨看來還是比較理想的。隻是需要加大該艇的儲油量。

在1936-1937年這段時間,新的集群戰術(也稱狼群戰術)已經逐步形成。靈活而快速的U型潛艇對這種戰術協同具有特別強的適應性。因此,鄧尼茨在1937年春向海軍總司令部提出了下列建議:根據特德森關于增加儲油量和適當加大艇體的建議,集中力量建造Ⅶ型潛艇,把德英海軍協定所規定的潛艇噸位的四分之三用于建造該型潛艇。另外,鄧尼茨還向總司令部建議,將其餘四分之一的噸位用于建造740噸的Ⅸ型潛艇,使其活動半徑提高到12000-13000海裏,以便能在遠洋單獨行動。但海軍司令部的人對此卻另有看法。在1937年底、1938年和1939年,海軍總司令部和潛艇部隊司令部之間在潛艇建造問題上的分歧日益尖銳。鄧尼茨越來越感覺到,雖然簽訂了海軍協定,但希特勒的政策以及不斷成長的德國軍事實力必然會引起英國的敵對情緒。他認為,不久將可能同英國發生戰爭。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再三向上級請求加速潛艇部隊的建設。並著手對潛艇支隊進行訓練,按鄧尼茨的主張,訓練盡可能開公海上進行。1937年底,鄧尼茨向上級提出訓練建議,為了實現鄧尼茨的訓練構想,他認為最好把"薩爾"號潛艇供應艦,若幹艘500噸級的潛艇以及U-25和U-26兩艘Ⅰ型大型潛艇調到大西洋使用,但這項建議遭到了拒絕,因為德國的政治領導不願意在西班牙戰爭期間"由于潛艇在大西洋的神秘活動"而節外生枝加剛政治局勢。

鄧尼茨當時作為一名下級前線指揮官直到1939年夏才知道海軍總司令部當時已製定出了與他意見不一致的計畫,也就是那個所謂的"Z"計畫。"Z"計畫的重點是建立一支水面艦艇部隊。1939年1月,希特勒批準了"Z"計畫,並要求在6年內完成。

1939年6月,鄧尼茨向海軍司令匯報說,他和他的軍官們擔心不久可能會同英國發生戰爭。盡管他當時隻不過是一名海軍上校和處于下級地位的前線指揮官,但他請求把他們的意見轉告給希特勒。他說,在即將到來的一場對英戰爭中,潛艇部隊將擔負海戰的任務,而目前的潛艇數量還太少,遠不能勝任將來的作戰任務。于是,鄧尼茨在1939年8月28日向海軍總司令和艦隊司令遞交了一份題為"關于建設潛艇部隊的構想"的備忘錄,並在"備忘錄"中說明了所需要的潛艇數量和型號。艦隊司令伯姆海軍上將完全支持鄧尼茨的意見。1939年9月3日--英國對德國宣戰的那天他寫給海軍司令的報告的最後一段活這樣寫到:"必須立即把一切力量高度集中起來,用以解決這個唯一的關鍵問題,一切無助于實現上述目標的其他建造計畫應堅決往後推。"但是為時已晚,就在9月3日,英、法宣布對德宣戰時,德國海軍就像一個殘缺不全的軀體。潛艇部隊中作好戰鬥準備的潛艇總共隻有46艘。但這46艘潛艇中隻有22艘能到大西洋作戰。其餘的是250噸的小型潛艇,因活動半徑有限,隻能在北海海域作戰。

海軍總司令曾提請國家領導註意上述情況。但是總司令還得按國家領導的指令行事。于是在德國海軍史上一個最悲慘的局面便產生了。戰爭爆發後,海軍總司令立即下令停止所有(包括未下水的)大型軍艦的建造,並復原了"Z"計畫中的潛艇建造方案,開始按照鄧尼茨在1938-1939年軍事演習和1939年8月28日備忘錄中所要求的型號和數量加速建造潛艇。

1939年9月1日,希特勒突然進攻波蘭。9月3日,英國對德國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了。此時鄧尼茨手中僅有46艘潛艇可供調遣,而其中又隻有22艘適于在大西洋作戰。依照慣例,在一線作戰的潛艇隻能是總數的三分之一。這就是說,鄧尼茨實際上隻能用7艘潛艇去與英國人作戰。盡管如此,鄧尼茨的"狼"還是發揮了驚人的作用。

戰爭開始以來,鄧尼茨就一直想派遣潛艇襲擊斯卡帕灣。但他一想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馮·享尼希海軍上尉和埃姆斯曼海軍中尉組織的兩次行動遭到的巨大失敗,他就心有餘悸,這樣的突襲行動可算是所有冒險行動中最擔風險的了。但是鄧尼茨最終還是下了決心,決定進行一次嘗試。于是他挑選了U-47號潛艇艇長普裏恩海軍上尉來執行這一任務。他認為他具有完成這一任務的軍人貭素和航海能力。鄧尼茨將所有有關的資料都交給了普裏恩上尉。並指著海圖對普裏恩說:"這是英國艦隊的重要泊地,通往這裏的所有入口都被嚴密封鎖,隻有東部入口是個空隙。但水下有若幹沉船,而且潮流很大。盡管如此,我認為一個本領高強的艇長是可以勝任這一任務的。"10月8日普裏恩從基爾起航。這次U-47潛艇裝備的是G-7e型魚雷,而不是水雷。10月14日夜,普裏恩率領U-47號潛艇,神不知鬼不覺地駛向斯卡帕灣。他利用夜色作掩護,小心翼翼地在廢船林立的航道中摸索著前進,終于進入了內航道。普裏恩當看到巨大的英國戰列艦"皇家橡樹"號就矗立在自己的眼前時,真是喜出望外。他立即下達了實施魚雷攻擊的命令。首次攻擊,由于瞄準欠佳,隻有一枚魚雷命中,且未擊中要害。英國深信該港防御嚴密,因而在U-47號發動第一次攻擊後,仍未採取任何搜尋措施,使普裏恩得以從容地再次裝好魚雷,潛入該艦附近,實施第二次攻擊。這次共有3枚以上的魚雷在該艦內部爆炸,水下部分破裂多處,十幾分鍾後該艦即沉人海底。英軍的拋錨地亂作一團。普裏恩則乘機溜出了基地。當池潛回到公海以後,英國人還不明白究竟是怎麽回事。"皇家橡樹"號被擊沉後,英國第一海務大臣在10月18日的內閣會議上宣布,目前斯卡帕灣完全不適合作艦隊基地用。鄧尼茨也因此贏得了少將軍銜。

斯卡帕海軍基地戰鬥行動標志著伺敵水面軍艦的鬥爭的開始。這時的鄧尼茨又在考慮這樣一個問題:即在英國人失去斯卡帕海軍基地後,其艦隊最有可能在哪個海區落腳?經認真分析,他在1939年10月18日的戰爭日志上寫道:"在U-47號潛艇襲擊斯卡帕灣之後,我認為在奧克尼群島以西遇到英國艦隊的可能性最大。"因此,鄧尼茨決定把U-56號和U-59號潛艇派往那裏。1939年10月30日,鄧尼茨收到了U-56號潛艇(艇長察恩)從該海區發來的電報說:"10點'羅德尼'號戰列艦、'納爾遜'號戰列艦、'胡德'號巡洋艦和10艘驅逐艦位于240度,3492的方格內。發射魚雷3枚,失靈未炸。"

U-56號潛艇的艇員在水下聽到3枚龜雷擊中"納爾遜"號的3次聲響,但魚雷沒有引爆。這次攻擊是潛艇突入敵方由12艘驅逐艦組成的警戒兵力中間實施的。當攻擊失敗後,鄧尼茨決定暫時免去艇長的職務。當鄧尼茨後來得知,當時丘吉爾正在"納爾遜"號艦上時,他感嘆到,U一56號潛艇這次行動的失敗是軍事上的一個重大失誤。

從軍事活動看,到1940年3月1日止,可算作戰爭的第一個階段,德國在這一階段損失了14艘潛艇,約計9500噸位,付出了約400名潛艇官兵的代價。而在同一時期,潛艇擊沉敵人艦船199艘,總噸位達701785噸。潛艇通過布雷炸沉敵艦船115艘,總噸位達394533噸。此外,潛艇還擊沉了"皇家橡樹"號戰列艦(29150噸)和。勇敢"號航空母艦(22450噸),擊傷了"納爾遜"號、"巴勒姆"號戰列艦和"貝爾法斯特"號巡洋艦。

通過上述對比可以看出潛艇戰帶來的顯著戰果,不言自明,而受到的損失沒有越過己方的承受能力。

1940年6月,法國淪陷以後,法國西海岸和比斯開灣各港口落入納粹之手。鄧尼茨立即把布勒斯特、洛裏昂、聖納澤爾、拉帕利斯港改造成潛艇基地,加上新奪取的挪威沿岸海港,鄧尼茨如虎添翼,再也不用顧忌那個狹窄的出口了。他的潛艇越來越凶猛的攻擊,終于使英國人感到惶惶不可終日。特別是鄧尼茨採取的"狼群戰術"更完全出乎英國人的意料之外。其實,"狼群戰術"早在1935年底就產生了,後來又逐步地加以完善的。起初,這種戰術是以配置偵察或巡邏幕開始的,最先發現敵艦的潛艇在通報敵情之後立即發動攻擊,其餘各艇再集中圍攻。事實證明,這種方法隻能對付速度較低的敵艦船。因此後來又在偵察和巡邏幕後面再配置一個或數個潛艇群來對付所發現的敵艦船,這又使這一戰術更為完善,在後來的演習中又發現了更為理想的戰術隊形,即環形配置方式,敵艦一旦進入這個環形配置海區,第一艘發現敵艦的潛艇就與其保持接觸,位于環形海區弧線上的其他潛艇則作為支援群投入戰鬥。這樣一個完整的潛艇戰術原則就被提了出來,並寫進了條令。但到戰時它才終于編入《潛艇艇長手冊》。令人非常驚訝的是,英國人由于過分相信自己的聲納探測器。根本沒有做好應付德國潛艇"狼群戰術"的準備。他們所依仗的聲納探測器,並不能發覺在護航艦隊附近像魚雷那樣緊貼著海面活動的潛艇。當鄧尼茨的潛艇發動夜襲時,英國的護航艦實際上就像瞎子一樣,受他們保護的商船隻好大倒其酶。

1954年英國的羅斯基爾海軍上校在其著作中寫道:"上面已經談到,在1940年6月到10月這幾個月裏德國各潛艇艇長是怎樣取得巨大戰果的。當敵人的潛艇數量不足時,鄧尼茨除了讓各艘潛艇獨立行動、發揮各艇長的能力外,別無他法。但是,當鄧尼茨海軍上將擁有較多數量的潛艇時,他就能指揮多艘潛艇實施協同攻擊。他早就希望改變戰術,于是在1940年10月-1941年3月逐步推行了'狼群戰術'。這種戰術的改變出人意料,使我們猝不及防。""英國人認為,敵潛艇戰術的發展給我們帶來了嚴重的問題,因為敵人採取了我們從未見過的攻擊樣式,我們無論在戰術上還是在技術上都沒有準備好對付措施。"

盡管在實施"狼群戰術"時的組織指揮相當復雜,但由于鄧尼茨在戰前已經做了大量的準備和演習,因此總能得心應手地運用這種戰術,把英國船隊打得人仰馬翻。幾乎每一次戰鬥,鄧尼茨都要從岸上的司令部實施嚴密的控製和指揮。他總是首先根據情報判斷出敵方的可能航線,然後,在預定的截擊點上布置好"狼群"。"狼群"的伏擊線通常是與敵方航線成直角,並根據能見度的差異使每隻"狼"都有20-30海裏的距離,隻要敵人的艦隊通過,總會有一隻"狼"先行發現,這隻"狼"便立即向鄧尼茨報告,並報告與之有關的所有情況。鄧尼茨根據發現敵蹤的報告用高頻率無線電通知"狼群"中的其他潛艇,迅速向第一隻"狼"靠攏,隻有等所有的"狼"都到達指定位置後才開始組織攻擊。"狼群"將首先駛往敵方艦隊入夜後可能達到的位置上,然後,在那裏等待天黑,再利用夜幕不易暴露的便利,穿透敵護航艦的屏障,對敵商船實施攻擊。

就這樣,鄧尼茨在1929年共擊沉英國各種船隻(主要是商船)140艘,總噸位為42萬噸;1940年上升到471艘,總噸位達218萬噸,給英國帶來極為嚴重的損失。

1940年5月15日,U-37號潛艇作為第一潛艇駛向大西洋。6月9日,U-37號潛艇從大西洋返回威廉港。它在海上26天共擊沉敵艦船43000噸位。自6月大西洋新的戰鬥階段開始以來,鄧尼茨希望盡快地與護航運輸隊交戰,使用多艘潛艇以集群戰術或狼群戰術來打擊一支護航運輸隊,並希望能獲得卓著的戰果。一直到9月份潛艇才發現船隊。9月10日這一天雖然天公不作美,但潛艇在8級風浪的情況下仍擊沉了5艘商船。10月18日敵人的護航運輸隊又進入了德國潛艇的巡邏幕。當天夜裏潛艇對護航運輸隊發起了攻擊。在水面經過反復較量後,潛艇共擊沉艦船17艘。該護航運輸隊的代號為"SC7",它滿載著物資從加拿大的新斯科舍半島的錫德尼港出發駛往英國。10月19日,U-47號潛艇在駛往羅卡爾淺灘以西作戰區途中又發現一支駛往英國的護航運輸隊,各潛艇迅速靠攏于當日夜向這支護航運輸隊發起了攻擊,共擊沉艦船14艘。當天夜晚,這些潛艇又與來自英國的代號為HX79A的護航運輸隊遭遇,共擊沉了7艘艦船。這樣,8艘潛艇在3天的夜間攻擊中共擊沉3支護航隊中的艦船達38艘。在這些戰鬥中德國潛艇竟無一損失。

從1940年5月到10月,德國潛艇共擊沉287艘艦船,計1450878總噸位。僅10月份就擊沉63艘艦船,計352407總噸位,這個月是取得戰果最大的一個月。其原因是在這個月協同打擊護航運輸隊的作戰中採用了集群戰術或狼群戰術。在這幾個月中潛艇除擊沉商船外,還擊沉了"安達尼亞"號、"卡林西亞"號、"鄧維根·卡斯特勒"號、"斯科特斯湯"號和"特蘭西瓦尼瓦"號6艘輔助巡洋艦,計49234總噸位。另外還擊沉1艘"旋風"號驅逐艦。在這幾個月中德國海軍潛艇每艘的戰鬥效能都很高。6月份每艘潛艇平均每個艦日擊沉艦船514總噸位,7月份平均每個艦日擊沉艦船593總噸位,8月份平均每個艦日擊沉艦船664總噸位,9月份平均每個艦日擊沉艦船758總噸位,10月份平均每個艦日擊沉艦船920總噸位。

進入1940年11、12月份,德國海軍潛艇的戰績就不那麽令人鼓舞了,但仍處于高峰狀態,但與前幾個月比卻有所下降。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天公不作美。那一年強勁而持久的暴風席卷著整個大西洋,視界受到很大的限製;二是英國對"西部航道"的警戒有所加強。由于這一海區對潛艇進行機動作戰相當重要,所以英國還派遣飛機對這一海區實施警戒。丘吉爾決定。優先滿足海軍部關于空軍派飛機參加大西洋反潛戰的要求。

1941年9月17日希特勒在與鄧尼茨他們談話時,他再三囑咐避免與美國發生任何意外事件。但是情況發生了變化。由于日本在1941年12月7日襲擊了珍珠港(參見珍珠港戰役),這使德國感到非常突然。當時在美國海域裏連1艘德國潛艇也沒有。12月9日。潛艇部隊指揮機關才接到海戰指揮部的通知,希特勒取消了所有限製潛艇打擊美國和泛美安全區內艦船的決定。同一天,鄧尼茨向海戰指揮部提出了抽調12艘潛艇到美國沿岸海域作戰的要求。但被拒絕了。直到12月底,首批5艘潛艇按指示向美國東岸航行。1942年)月9日,潛艇部隊指揮機關估計,第一批5艘潛艇將于1月13日到達美國東部沿海,因此。實施突然襲擊的時間就規定在這一天。這次襲擊德國海軍潛艇取得了輝煌戰果。潛艇在美國東部沿海看到的幾乎是一片和平景象。沿岸燈火通明,城鎮裏閃爍著耀眼的燈光。商船在往常的航道上亮燈航行。美國宣戰雖有5個星期之久,但看來很少採用反潛措施。而且商船船隊使用無線電報毫無限製。他們經常自報船位,使潛艇得到了整個航運的重要線索。黃昏時潛艇潛航接近海岸,乘黑夜上浮到水面,在川流不息的商船之間從水面進行襲擊。5艘潛艇在首次"擊鼓"戰中取得的戰果是相當可觀的。U-123號潛艇報告共擊沉8艘商船,總噸位達53360噸。U-66號潛艇報告擊沉5艘商船,總噸位達50000噸。U-130號潛艇報告擊沉3艘滿載的油船和1艘貨船,總噸位達30748噸。其餘2艘潛艇的戰果同樣卓著。據英國統計,1942年1月在美國海域被潛艇擊沉的商船共有62艘,達327375總噸位,這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數位。5月到6月又在加勒比海擊沉了148艘商船,總計752009總噸位。總之,在1942年前6個月中,軸心國潛艇共擊沉585艘商船,總計3080934總噸位,其中絕大部分是被德國潛艇在美國海區擊沉的。德國僅以損失21艘潛艇的代價換取了上述戰果。而7-9月間,敵對國家被軸心國潛艇擊沉的商船共有302艘,總計1505888總噸位。其中1298000總噸位是被德國潛艇擊沉的。德國損失潛艇32艘。從1942年10月起。德國海軍在北大西洋經常保持著兩個潛艇群與護航運輸隊作戰。這兩個潛艇群在大西洋的東部和西部各組成一道巡邏幕,在護航運輸隊的"出發線"上打擊護航運輸隊。而這一段時間潛艇戰的戰果較以前大為下降,主要是敵人反潛能力的提高,使"狼群戰術"遇到了新困難。但這期間也有令人鼓舞的戰績,那就是11月4日夜間,U-155號潛艇進行遠距離射擊而擊沉了"復仇者"號護航航空母艦和11272噸位的"埃特裏克"號運輸船。另外是U-413號潛艇在駛向直布羅陀海峽的預定陣位中擊沉了敵運輸隊中的"沃裏克城堡"號運輸船。這是一艘價值昂貴的20107噸位的運輸船。

從1941年起,英國海軍終于從最初的驚慌失措.中恢復了過來。英國海軍在對鄧尼茨的"狼群戰術"進行了認真的分析和研究,並逐漸找出了這一戰術的一些弱點。首先,德國海軍潛艇必須在浩瀚的海洋上搜尋一支支護航隊,這無異于大海撈針,在情報手段不很發達的情況下或者稍有不及時或不準確就很難達到預期目的。據此,英國成立了潛跟蹤室,大致掌握了德國海軍潛艇的動向,這樣可以根據跟蹤室所提供的材料,護航運輸隊就可以謹慎地選擇航路或者不斷地變換航路,這樣就可以避免或減少被德國潛艇發現的機會。其次,德國海軍潛艇僅在極少情況下有不間斷的空中偵察,目標的發現和搜尋主要依靠跟蹤潛艇。這樣,如果能將跟蹤潛艇擊沉,或迫使它長時間中止跟蹤,護航運輸隊就可能避免遭受攻擊。再次,跟蹤潛艇幾乎不停地發出信號,這實際上也是向護航運輸隊提供危險迫近的警號。隻要英國無線電偵聽員高度警惕,盡管不能破譯其密碼,但根據這些信號的類型和發報地點,就很容易判斷可能發生的情況。這樣就可以在潛艇開始攻擊之前,就可以採取一些必要的防範措施,甚至還可以用飛機加強對護航運輸隊的保護。

在英國護航運輸隊連續遭到潛艇攻擊之後,英國準確地找到了反措施。他們根據德國潛艇在集結階段必須依賴無線電信號這一弱點,組織了專家研製了一種小型高頻定向探測儀,這種探測儀裝備到艦艇上,這樣護航艇船就可以利用這一儀器準確地測出兩個或數個方位,並由此可以準確地推算出跟蹤潛艇的位置。如果說英國軍艦探測儀的安裝,可以使英國護航艦隊有了個護身符的話,那麽,精密雷達的安裝和使用,則是給德國"狼群"找到了剋星。遭到重大失敗之後,英國一直致力于反潛戰術和技術研究。雷達的使用,使鄧尼茨的"狼群"再也不能利用黑夜的掩護在海上肆意橫行了。這樣"狼群戰術"就失去了它根本賴以存在的天候條件。到1942年,英國所有護航艦和航空兵都已裝備上了雷達,經過兩年多的海上戰鬥,英國又逐漸摸索出一套海空協同反潛護航的新戰術,這使鄧尼茨的"狼群"越來越多地遭到挫折和失敗。

在德國潛艇遭受重大損失的最初日子裏,鄧尼茨感到困惑不解,面對來自各方的潛艇損失報告,鄧尼茨苦思冥想,他不得不絞盡腦汁琢磨對策。他讓專家們為潛艇研製了一種雷達波接受器,使潛艇在被雷達跟蹤後能迅速潛入水中逃走。但由于英國海軍大量反潛措施的運用,鄧尼茨的海上主動權已大大削弱。更糟的是英軍已經破譯德軍的"思尼格碼"密碼,因而英國海軍既能及時讀到鄧尼茨發給海上潛艇的指示,又能夠憑借各潛艇發回司令部的報告正確地了解它們的位置。不幸的是鄧尼茨竟對此一無所知。他在查找潛艇受損失原因時,他把全部註意力都集中在了武器裝備的性能和質量上了,自己密碼失密的可能根本沒往腦子裏去。使自己吃了大虧。

面對自己潛艇遇到了種種困難,鄧尼茨不得不擠出點新的招勢來,但他最終也沒能把潛艇戰術從越來越被動的戰局中挽救回來。特別是到了1943年中,盟軍開始使用新式雷達和繼續加強海空軍協同反潛的行動,德國"狼群"更是大難臨頭了。因為改進後的雷達更為先進,德軍潛艇的雷達接收器根本收不到這種雷達的信號,使鄧尼茨的雷達損失更為嚴重。除了客觀上的種種不利外,鄧尼茨主觀上也犯了個更大錯誤,那就是戰術上的錯誤,他竟命令所有的潛艇在駛過比斯開灣時一律浮出水面用潛艇本身配備的高射炮去與英國人的反潛飛機去戰鬥,其主動性和戰果可想而知,這個愚蠢的命令使德國潛艇受害不淺,據統計僅僅4個月的時間裏就有數十艘潛艇被擊沉,其中大部分是被飛機擊沉的。到了5月末,德國潛艇就隻能窮于應付,根本再無戰鬥能力,不難看出大西洋上的戰鬥再也繼續不下去了。

自1936年鄧尼茨擔任了德國海軍潛艇司令後,他就有機會接觸納粹德國的首腦人物了,特別是擊沉"皇家橡樹"號戰列艦後使他的名聲大震,連傲慢的希特勒也開始較為認真地聽取他的報告了。隨著他的地位和名聲的日益顯赫,他開始有意識地努力培養和改善與首腦人物的關系,甚至對反海軍情緒最強烈的戈林也不惜曲意迎逢。1943年1月,鄧尼茨的好運又來了。1943年1月中旬,海軍元帥雷德爾給鄧尼茨在巴黎的指揮所打來電話,告訴他說他要辭職,並有意想讓鄧尼茨和卡爾斯將軍其中的一位繼任。鄧尼茨感到非常意外和驚喜。原來雷德爾與希特勒就使用大型戰艦打擊從挪威北部海區駛往俄國的護航運輸隊的問題而在1942年12月底而產生了嚴重分歧。當時的大型艦隻沒有取得希特勒所預期的那種戰果,因此,他命令大型艦隻退役,認為這些艦隻已失去軍事價值。雷德爾元帥對這項命令持反對態度,當希特勒堅持這項命令時,他提出了辭職。希特勒對此感到意外,並好言相勸,但無濟于事,隻好同意其辭職。希特勒最後決定由鄧尼茨出任海軍司令,這大概是因為他認為。作為潛艇部隊司令的鄧尼茨會在大型艦隻退役問題上與他有共同的看法。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鄧尼茨是當時德國海軍將領中人所共知的頑固的納粹分子。就這樣,鄧尼茨多年的努力總算有了收獲,他越過了許多比他資深的將領而爬上了海軍總司令的寶座。

但他在接任德國海軍總司令幾個月後,大西洋之戰就不得不收場了。他的潛艇再也不能以較小的代價換取較大的戰果了。到這時,鄧尼茨的潛艇每一次出擊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例如,在1943年9月和10月,鄧尼茨僅僅擊沉了盟軍在大西洋上航行的2400多艘商船中的9艘,而自己的潛艇卻被盟國護航艦隊擊沉325艘。這使鄧尼茨不得不放棄了大群機動潛艇的作戰方式,放棄了"狼群戰術",而改為以單艇遊獵為主的戰法。但這也沒有改變德國海軍的命運。在1944年的頭三個月中,盟國橫渡北大西洋的3360艘商船中隻有3艘被擊沉,而鄧尼茨卻損失了36艘潛艇。鑒于這種情況,鄧尼茨隻好幹脆下令取消了對盟國護航船隊的襲擊。

隨著軍事情勢的較大變化,政治情勢也發生了重大變化。羅斯福和丘吉爾在1943年的卡薩布蘭卡會議上已作出了決定,要不顧一切地繼續將戰爭打下去,直至德國和日本"無條件投降"。而且美國政府和英國的戰時內閣也已經批準了這一決定。這就意味著,如果德國戰敗,隻有聽憑戰勝國的任意擺布。對此,鄧尼茨心裏非常清楚。他早在1943年或1944年就深深感到德國在這場戰中軍事上已無法打贏了。還有一些高級將領,如隆美爾,曾積極建議德國應與西方締結和約。但是要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去提醒希特勒必須結束戰爭締結和約是不存在任何可能的。因為除了在1943年和1944年人們提出的未被採納的無條件投降的辦法外,他本人也沒有其他辦法,也許他的唯一辦法就是死拚到底。也正因為如此,出現了一股反希特勒的嚴重情緒,從而最終導致了7月20日事件。

1944年7月20日中午。鄧尼茨正在柏林以北的蘭克指揮所,突然他接到了福斯海軍中將從東普魯士希特勒的大本營打來的電話。福斯中將說,讓鄧尼茨火速趕到大本營去。當時福斯中將隻對鄧尼茨說情況緊急,沒說是什麽事情。當日傍晚,鄧尼茨趕到了大本營,福斯和希特勒的海軍副官馮·普特卡默爾海軍少將告訴他說,後備陸軍的幾個總參勤務官行刺希特勒。鄧尼茨對這次事情一無所知,因此,感到特別的驚訝和不理解,他不理解為什麽在戰爭期間軍官們會竟然出現這種事。

當時的德國處境就像個被圍困的要塞,急需付出巨大代價去抵御外來之敵,而要塞內部的鬥爭無論如何總會幹擾和削弱對外作戰,甚至可能導致前線的完全崩潰並隨之導致失敗。作為一名軍隊高級指揮官,鄧尼茨談了討這次事件的認識並公開表示反對此件事。他說,他是無論如何不會容忍,而會反對這些犯罪的。但是,用什麽方式去反對,鄧尼茨本人也說不清楚,僅有一點他是非常清楚的,就是他是一位擔任要職的軍人,他的責任重大,特別是戰爭時期,而德國卻又正處在這樣極為不利的戰爭階段。

在7月20日事件發生後,作為一個軍種總司令的鄧尼茨對自己的軍種內部採取了行動,以表現他對這次事件的明確態度。就在7月20日當晚他就採取了相應的行動,20日晚他對海軍發表了廣播講話,在講話中明確表示反對這次謀刺行動,他認為德甲軍人目前的最迫切的任務是抵御外來之敵。為了使海軍保持有對付外來之敵的戰鬥力,他果斷下令逮捕海軍中的每一個動搖者。他認為,為進行這場戰爭而維持他們的團結和戰鬥力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

鄧尼茨在德國海軍中做的種種努力究竟能對挽回德國的局面能起多大作用,這是不好考證的,但他還是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1945年1月,德國政府搞到了英國代號為"日食"的作戰命令。該命令的內容包括關于在德國無條件投降後"佔領德國的計畫和各項準備措施"。

隨著俄國人對德國的大舉進攻,德國的敗局已定。于是希特勒在1945年3月19日下達了眾所周知的代號為"焦土"的破壞命令。鄧尼茨採取了一些措施力使海軍免遭這次災難。但是,他還是在3月23日得到了希特勒的一項命令,內容是破壞各海港這個命令需要鄧尼茨的批準。在1945年3月25日國防軍統帥部就破壞海港的實施細則作了明確規定。4月份德國的政治氣氛令人壓抑得很。4月23日鄧尼茨從柏林的帝國總理府那裏得到訊息,說戈林準備發動一次政變,希特勒決定解除他的一切職務。後來發現,對戈林可能發生政變的估計是錯誤的。但這一情況集中反映了德國當時政治氣氛的緊張程度。也反映了置身于與外界隔絕的地下室裏的希特勒是多麽容易作出錯誤的決定。但是4月23日解除戈林職務的訊息,已使鄧尼茨確信,戈林已不再可能成為希特勒的傳人了。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鄧尼茨再也不相信還有可能形成一個統一的領導,但是他還打算在最後的時刻使用海軍去執行拯救來自東部的人民這一政治意義重大的軍事任務,如果海軍的努力也無濟于事的時候,鄧尼茨也做了和海軍一起投降的準備。1945年4月30日,鄧尼茨收到了從帝國總理府用海軍絕密電碼拍來的一份電報:"新的背叛活動正在進行,根據敵台廣播,帝國領導人(希姆萊)已通過瑞典向盟國提出投降。領袖指望著您飛快而果斷地處理所有叛逆者。博爾曼。"同日晚,鄧尼茨重新回到普倫,他的副官呂德一諾伊拉特海軍少校把一份從柏林的領袖地下室用海軍絕密電碼拍給他的電報拿給他看。電報內容如下:FRR鄧尼茨海軍元帥:領袖任命您,海軍元帥先生,為他的繼承人,以代替前帝國元帥戈林。書面的委任狀現在途中。您必須立即採取適應當前情勢需要的一切措施。博爾曼。

這個任命鄧尼茨感到十分意外。因為從1944年7月20日以來鄧尼茨僅在公眾場合與希特勒談過話。他從來也沒得到希特勒考慮把他當作繼承人的任何暗示。戈林被解除職務後,希姆萊則四處活動,異常活躍,表現出了取代戈林的強烈企圖。當然,鄧尼茨讀完電報後,就非常愉快地接受了這個任務,盡管當時的他對治理整個國家還是個空白。

5月1日早晨,鄧尼茨收到柏林的帝國總理府在7時40分發來的第二封電報。電文如下:

FRR海軍元帥鄧尼茨(密件):

遺囑已經生效。我將盡快到您那裏來。在我到來之前建議您不要公布這一訊息。博爾曼。

但是鄧尼茨並沒有完全按博爾曼的第二封電報去做,也就是"暫時不要急于公布上述訊息",于是他便于1945年5月1日通過北德意志廣播電台向德國人民公布了上述訊息。在廣播中鄧尼茨說:

"領袖指定我為他的繼承人。在這命運攸關的時刻我接受了這一領導德國人民的重任,我意識到我責任的重大。我的首要任務是拯救德國人民,使其免遭挺進中的布爾什維克敵人的殲滅。僅僅為了這個目的,戰鬥還要繼續進行。隻要英國人和美國人阻止我們實現這個目標,我們也將繼續對他們進行抵抗並同他們繼續作戰。英美人繼續作戰已不再是為了他們本國人民的利益,而僅僅是為了在歐洲擴散布爾什維主義。"

除了發表講話之外,鄧尼茨還在5月1日對德國國防軍發布了以下命令:

"領袖指定我為他的繼承人充當國家元首和國防軍最高司令。我接受德國國防軍務軍種的最高指揮權,決心把反對布爾什維克的戰爭繼續下去,直至英勇奮戰的部隊及德國東部地區的數十萬家庭擺脫奴役或毀滅。隻要英美人阻止我進行反布爾什維克的鬥爭,我就要把戰鬥一直進行下去。"

但是,戰場上的情況是不允許鄧尼茨對前景有任何可以奢望的東西了。

戰場情勢的發展使得鄧尼茨不得不在5月4日上午授權弗裏德堡接受蒙哥馬利的要求。弗裏德堡飛往英國司令部,並奉命在與蒙哥馬利達成局部投降的談判後繼續飛往蘭斯去見艾森豪威爾將軍,以用同樣的理由和同樣的方式向美國部隊實行局部投降。5月4日夜弗裏德堡的活動就有了結果,他從蒙哥馬利司令部給鄧尼茨打了份電報,說他已簽署了局部投降書並準備再飛到艾森豪威爾那裏去。投降書從5月5日8時生效。5月6日早晨,金策爾將軍又奉弗裏德堡之命匆匆從蘭斯趕到米爾維克來見鄧尼茨,他向鄧尼茨匯報了與艾森豪威爾的談判情況。這裏的情況就不像在英國人談的那麽順利了。艾森豪威爾的態度與蒙哥馬利相反,他一口拒絕了德國人的要求,他決不同意局部投降。他讓德國人必須立即宣布包括俄國戰線在內的全線無條件投降。德國軍隊必須就地原封不動地放下武器,就地束手就擒當俘虜。德國國防統帥部的責任就是使這種無條件的投降行動順利進行。

鄧尼茨為了能向美國人進行局部投降再次做出了努力,但最終沒能成功。

1945年5月7日夜1點鍾,鄧尼茨打電報給蘭斯的弗裏德堡表示同意宣布全面投降。于是在5月7日深夜2時41分由約德爾代表德國在蘭斯簽署了全面投降條件。

1945年5月8日在蘇軍司令朱可夫元帥的司令部,柏林的卡爾斯霍爾斯特重演了這場全面投降的簽約活動。凱特爾元帥、施通普夫大將和弗裏德堡海軍大將分別代表德國三個軍種在投降書上簽了字。

5月9日零點,各條戰線均停止一切軍事行動。德國潛艇部隊則根據既定的"彩虹計畫",將224艘已上浮的潛艇全部鑿沉。

國防軍5月9日的最後一次報告說:

"從午夜起所有戰線開始停火……奉海軍元帥之命國防軍停止了毫無希望的戰鬥行動。于是,幾乎長達6年的英勇搏鬥終告結束。這場搏鬥給我們帶來了巨大勝利,同時又帶來了慘重的失敗。最後德國國防軍被敵方強大的優勢兵力所戰勝。"

隨著盟國部隊對德國的全面佔領,鄧尼茨就完全在敵人的控製之下了。他已經失去了任何獨立行動的可能了。但是他一刻也沒有忘記他元首的職責。他多次明確:在沒重新改造和盟國採用武力來解除我的職務之前,我必須在1945年5月竭力保住那時屬于我的這一職務。

1945年5月23日,根據艾森豪威爾的指示,盟國逮捕了鄧尼茨和德國政府、國防軍統帥部的成員。從此鄧尼茨開始了自己的戰犯生活,結束了他一生最輝煌的短暫一刻。

1946年10月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上鄧尼茨受到了審判,他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1956年刑滿出獄。對這一判決,鄧尼茨直到臨死之前仍表示不服。刑滿釋放後,他定居聯邦德國。後來,他接受了法國記者的採訪,並以答記者問的形式整理出版了一部題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海軍戰略》的書。書中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潛艇的戰略戰術作了回顧和總結,並借機吹噓自己,為自己開脫戰爭的罪名。

1980年10月24日,鄧尼茨病死,終年89歲。

所著書籍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潛艇》、《十年與二十天》、《我風雲變幻的一生》、《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海軍戰略》等。

後人評價

在擔任潛艇部隊總司令期間,鄧尼茨大力擴充其力量,創造出"狼群戰術"的潛艇作戰方式,即潛艇對護航運輸隊的集群攻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在大西洋取得很大成功,給盟國的海上運輸造成極大威脅。但隨著盟軍諸如聲納及高頻探測器等反潛技術的發展,尤其是超遠程飛機和護航航空母艦的投入,該戰術在戰爭後期戰果不佳,也使鄧尼茨受到了各方的很多指責。

二戰後期出任英國海軍大臣的坎寧安海軍上將這樣評論他:"是自荷蘭人戴路程以後對英國最危險的一個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