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ing My Home

Going My Home

《Going My Home》是2012年日本富士電視台10月9日至12月18日播出的電視連續劇。由是枝裕和自編自導,阿部寬、山口智子主演。

該劇講述了主人公坪井良多因父親病倒而回到老家,在探索父親秘密時接觸到形形色色人物並找回失落的親情的故事。

  • 中文名稱
    Going My Home
  • 外文名稱
    ゴーイングマイホーム
  • 製片地區
    日本
  • 集    數
    10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 導    演
    是枝裕和
  • 出品時間
    2012年10月
  • 對白語言
    日語 國語
  • 主題曲
    四つ葉のクローバー
  • 類    型
    家庭
  • 主    演
  • 上映時間
    每周二晚22:00
  • 電視台
    富士電視台CX 關西電視台KTV
  • 編    劇
    是枝裕和
  • 出品公司
    富士電視台

劇情簡介

與自己關系一直疏遠的父親(夏木八勛飾)突然間病倒,以此為契機,坪井良多(阿部寬飾)去了父親的故鄉。在那裏,他了解到父親曾經在當地尋找過傳說中名為"庫納"的小生物。父親看似天真的行為裏究竟包含著怎樣的真意讓良多感到疑惑。無論是在公司還是在家中都沒有地位,被稱為"身材魁梧,個性軟弱"的良多,在探尋父親的秘密的過程中不知不覺開始關註這種小生物。雖然心裏不相信"庫納"的存在,可是在遇到了對它們的存在堅信不疑的形形色色的人們之後,他的意志也有些動搖了。

人物關系圖人物關系圖

分集劇情

第1集

在廣告公司擔當製作人的坪井良多是個子高大而性格軟弱的男人,因為對客戶和上司總是唯唯諾諾,所以在下屬心中很沒有地位。在自己也是對上學四年級的女兒萌江一點轍沒有。某天,他接到父親榮輔的秘書的電話,對方告之榮輔在打高爾夫時意外發病昏迷不醒,現在在故鄉長野的醫院。良多和母親敏子、姐姐多希子趕到偏僻的長野鄉下,他們對榮國輔為何會病倒在這裏感到困惑。在照顧父親時,良多意外發現一個神秘的漂亮女人也悄悄來看望榮輔。他們一家從榮輔的記事本中找到了那女人的姓名和地址,良多奉母命來到長野打探情況。原來,那個叫菜穗的女人是榮輔的幼年好友鳥居治的女兒,榮輔近年來瞞著家人,經常在她陪伴下到家鄉的森林裏尋找一種叫庫納的小神仙。良多對父親的行動感到不解。

第2集

良多部門的朱古力推廣計畫進展順利,但客戶指定由他的部下真田隼負責後續計畫,上司勸良多回家帶薪休假。而女兒萌江亦因為推倒同學、賣媽媽給自己做的便當給同學等一系列反常行動,被學校處以休學一周的懲罰。擔任料理造型師的妻子沙江則因為參加電影拍攝要赴外地工作。于是良多帶萌江到長野照顧仍在昏迷中的父親。在萌江的提議下,父女來到菜穗辦的"庫納事務局",其後,他們受菜穗的兒子大地的邀請,到森林裏去尋找庫納。萌江在一株大樹上找到了一個小到隻能套在小拇指上的紅色三角帽。

第3集

良多對在森林找到的三角帽十分掛懷,以找鳥居治看牙為借口一個人來到設在牙醫診所的"庫納事務局",阿治不但否定庫納的存在,而且隨口打趣說榮輔找庫納可能是為了借靈異事件發財。然而,良多在那裏找到父親的一本筆記。在筆記中,除了一張某塊地皮的照片,他還發現父親年輕時曾和一個叫久實的人一起找庫納,而她就是菜穗的母親、阿治的亡妻、榮輔的初戀。萌江也來到"庫綱事務局",向阿治尋問庫納的有無,阿治對她說不尋找就不會知道有沒有。臨走時萌江拿走了庫納玩偶。在村中舉行的萬聖節晚會上,菜穗告訴良多,榮輔其實是在和大地踢球時發病的。萌江向良多提起阿公曾給她講過許多次庫納的故事。這時,在醫院,一直昏迷的榮輔突然睜開了眼睛。

第4集

聽說榮輔恢復了意識,敏子、多希子、希子的丈夫健次、良多、萌江,還有一直沒來探過病的沙江都來醫院集合了。不過,看到圍在身邊的一群人,剛剛清醒的榮輔隻記得良多一個人的名字,這讓多希子備覺失落,母親敏子勸慰她說因為越是讓人操心的孩子越忘不了,良多聽了感到臉上無光。這時,菜穗帶大地前來探視榮輔,與曾懷疑她是榮輔的情人的多希子和敏子初次見面。見到菜穗時,榮輔錯把她當成了久實,把大地當成了良多,病房裏氣氛頓時變得微妙起來。與此同時,聽說榮輔蘇醒後,阿治獨自來到當年他們見到庫納的森林,恍惚間好像看到了少年時代的自己、榮輔和久實。病房中,榮輔給良多講起庫納的故事,說他們能連通陰陽兩界,並交給良多一張千元紙幣。菜穗每年舉辦尋找庫納活動,但是今年贊助商退出,眼看活動難以為繼。

第5集

自從聽父親講了庫納的事以後,良多越來越對這種不知是否真的存在的精靈著迷。一周過去了,萌江重新上學,良多也回公司復職,參與他自己策劃的高田純次的朱古力廣告的拍攝。但是,在拍攝現場,部下真田隼已經可以獨當一面,良多變得沒有存在感。對于接下來的工作完全失掉興趣的良多,向真田談起為尋找庫納的活動拉贊助的事,而且拿出父親給的千元紙鈔博得了真田隼的同情。經二人遊說,年邁的朱古力公司社長同意拿出一億元作為贊助,條件是--如果真的找到庫納,讓庫納幫他與在戰爭去世的母親見一面。另一方面,沙江在百忙之中受母親時子之托給時子交往的男人做便當。沙江一邊做便當,一邊回憶起小時候時子從來沒有給自己做過便當,不禁吐露了心聲。在學校,萌江把已去世的同學小惠的課桌重新搬回教室,引起一陣騷亂。

第6集

拉來贊助的良多帶真田隼來到長野。對于突然出現的一億元懸賞,菜穗雖然感到迷惑,擔心尋找庫納的活動變了味兒,但是為了讓人口急劇減少的村鎮興旺起來,終于答應了此事。良多對于活動很熱心,提出拍攝當地人目擊庫納的證據傳到網頁上。他和真田隼及當地記者畠中知二收集到了很多有關庫納的情報,有的是親身體驗,有的是來自祖父母的傳說,拍攝中良多興致越來越高。在新廣告的拍攝現場,廣告主請沙江營造出真正的家庭氣氛而非完美卻沒有生活氣息的畫面。雖然沙江一開始有點困惑,但是,一想到要製作通過看得見的料理展現"人眼看不到的感受",她就不禁鬥志昂揚。此時,來看望榮輔的菜穗聽說了失蹤多時的丈夫惠的下落。另一方面,在訪問號稱庫納研究家的錦織時,良多聽說紅帽子其實是錦織放在森林裏吸引庫納的誘餌。真田隼建議讓沙江參與活動,以她的名氣吸引參與者。同時,為了安慰得知真相後很失望的萌江和大地,良多與阿治不約而同地來到廢棄的學校裏製造庫納的腳印,卻被警察逮個正著。

第7集

榮輔出院回東京之日,阿治來到病房,懇求他別再回鎮上,因為榮輔每次出現都讓阿治感到自責,另外,阿治也為自己沒能讓久實幸福感到內疚。這時偶然闖進屋來的良多感到榮輔與阿治之間微妙的氣氛。同時,在良多家裏,沙江教萌江做漢堡肉餅,萌江說出在同學小惠去世的前一天,曾和小惠發生爭吵而沒來得及把書還給小惠,她希望找到庫納後請庫納幫忙還書。在長野,菜穗、真田隼、畠中繼續進行尋找庫納的活動,但是自從良多回東京後,真田隼、畠中常發生口角,菜穗不禁感嘆良多是人際關系的潤滑油,對于良多的認識有所改觀。為慶祝榮輔出院,敏子做了很多好菜,把多希子、良多兩家人叫來聚會。良多拿出從父親的舊筆記裏找到的土地照片,榮輔坦言那是他用退休金買的土地,準備有朝一日葉落歸根。聽到榮輔擅自作主買地後,良多不禁為母親叫屈,沒法理解父親的行動。

第8集

離尋找庫的活動舉行的日期越來越近了,沙江和同事討論了為參與者準備的選單。沙江提出早些到當地以便選定食材,良多雖然嘴上對妻子說抱歉,心裏卻樂開了花。多希子的丈夫健次忽然打電話給良多,告訴他多希子離家出走了。焦急的良多趕到姐姐家,得知姐姐留下字條後多日未歸,也不和家裏連絡,而且這已經是多希子第四次離家出走。告別姐夫後,良多接到姐姐的電話,兩人在咖啡廳見面。聽了姐姐出走的理由後,良多認為多希子應該多替孩子著想,多希子卻指出良多不應把女性為家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不久後,良多帶著沙江、萌江來到長野,和菜穗等人在庫納事務局一起商談活動事宜。看到良多一家三口親密無間的樣子,菜穗不禁想起丈夫失蹤前自己一家快樂的日子。她拿著榮輔給的地址,找到了丈夫阿惠所在的農場。面對她的質問,阿惠隻說自己不後悔。村中的老人百瀨要搬到東京去和兒子一起住,阿治將去世的百瀨太太的牙齒模型送給他,然後,有感而發的阿治和菜穗回憶起久實生前的趣事。

第9集

"尋找庫納"活動舉行的前幾天,為了給參加者準備飯團,沙江與良多一起參觀長野當地做味噌的過程,沙江受到很大啓發。而良多在做抓庫納的陷阱時,發現萌江在森林裏找到的帽子與庫納研究家錦織放置的帽子,氣味不太一樣,連錦織也認為那個不是他做的帽子。良多不禁想也許真的能找到庫納。萌江悄悄把庫納塑像還回庫納事務局。良多和菜穗準備活動用的東西時,菜穗問良多想沒想過庫納塑像的右手握的什麽。原來這個問題萌江以前也問過,所以菜穗曾查過資料,傳說庫納去世後,遺體會拿著象征幸運的四片葉子的三葉草。良多回憶起榮輔的話,忍不住說"也許什麽東西也沒拿,或是握著人類的眼睛看不到的東西"。在舉辦活動的當天,良多、沙江、萌江、菜穗、阿治、綿織、真田隼、畠中等人出發到森林中尋找庫納。眾人各顯神通,讓良多哭笑不得。這時,良多布下的陷阱那邊突然發出了奇怪的聲響。

第10集

舉辦尋找庫納活動的當天,榮輔在東京的家中去世。在榮輔的喪禮上,榮輔的弟弟與良多的同學等人一起悼念榮輔。當被同學問及是否與父親和好時,良多辯稱當年他和父親不是吵架。但是,他自己也感到與父親之間有很多話沒還得及說出來。沙江按當初與榮輔的約定,為喪禮準備了素齋,時子與萌江來打下手。菜穗與阿治也從長野趕來參加喪禮。好不容易從吊唁客的盤問中脫身的良多,向棺材內看了一眼,註意到榮輔的嘴大張著,欲將其合上,而觸碰到父親的遺體時,他回憶起小時候與父親相處的點滴往事,禁不住淚流滿面。在和父親訣別的最後時刻,良多重又感到了自己與父親之間的羈絆。

分集劇情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職員表

齒科指導上田重美
醫學顧問マエカ
特殊造型森田誠
庫納設計大冢いちお、河村杏奈
食物造型飯島奈美
劇中選用歌曲小田切大、たなかけん

演職員表參考資料

角色介紹

坪井良多 | 阿部寬 ;松田北鬥(童年)

45歲,廣告公司製作人,主要負責廣告的預算管理和整體協調。雖然處于他的地位,採取強硬態度亦無不可,但是無論對于上司還是客戶,他都無法說個"不"字,總是唯唯諾諾,所以下屬們在背後叫他"好好先生"。在家裏也是如此,沒法子和特立獨行的女兒萌江講清楚道理。後來因公司人事調整在家休假,因此有時間到長野看望陷入深度昏迷的父親榮輔,並帶女兒尋找傳說中的庫納。討厭小蟲子,和榮輔一樣愛吃蛋黃醬。上學時曾經是跳高選手。

Going My Home

坪井沙江 | 山口智子

43歲。良多的妻子。料理造型師,出版過關于烹調書,事業順利。性格是越遇到困難越有鬥志。本想家庭、事業兼顧,但是近來無法理解女兒萌江的舉止,為此很擔心。出于關心,時常批評丈夫良多的廣告創意,讓本來就事業不順的良多更加焦躁。把自己家的廚房當成工作室,所以討厭別人隨便用自己的廚房。

下島菜穗 | 宮崎葵

30歲。鳥居治的女兒。七生郡杜耶鎮政府居民生活科公務員。自丈夫在反對水庫建設的運動中失蹤後,獨自一人撫養兒子大地。在父親的診所開辦"庫納事務所",給附近的小孩子講庫納的傳說,因此與同樣熱衷于尋找庫納的、父親的老友坪井榮輔成了忘年交。

Going My Home

坪井萌江 | 蒔田彩珠

10歲。良多的女兒,上國小四年級。感受力很強,想法與同年齡的同學不同,常常語出驚人,讓父母、老師頭疼。自稱能與大人們看不到的小人兒"弗拉多"通過心靈感應交流,從祖父那裏知道了庫納的事。

Going My Home

鳥居治 | 西田敏行

72歲。菜穗的父親。村裏唯一的牙醫。妻子久實已經過世。與良多的父親榮輔從小就是朋友,後因某種原因關系疏遠了。少年時曾與久實、榮輔一起在森林裏尋找庫納,據說是為數不多的庫納目擊者之一。得知榮輔昏迷後,再次回到森林尋找庫納。

Going My Home

坪井敏子 | 吉行和子

73歲,良多的母親,榮輔的妻子。既為丈夫過去與其他女人的曖昧關系苦惱,又要擔心不太靠譜的兒子。愛好寫俳句,堅持每周日參加俳句會的活動。

角色介紹參考資料

音樂原聲

類型曲目備註
主題歌

四つ葉のクローバー

(四片葉子的三葉草)

創作者:槇原敬之

發布時間:2012年10月24日

Going My Home
原聲

1. アカイボウシ

2. クーナ

3. イツデモアナタト

4. トモダチ

5. ゴーイング マイ ホーム

6. マイニチ

7. モーニング マイ ホーム

8. モドリミチ

9. アルクワルツ

10. ハハノイエ

11. ヤマヲコエテ

12. オデカケ

13. オトナトコドモ

14. カゾク

15. オモイ

16. カクシアジ

17. オムスビトマヨネーズ

18. モリトギンガ1

19. モリトギンガ2

20. モリトギンガ3

21. モリ

創作者:GONTIT(ゴンチチ)

發布時間: 2012年12月18日

Going My Home

音樂原聲參考資料

獲獎記錄

時間
獲得獎項
獲獎人
2013年2月16日第75屆日劇學院賞最佳導演獎是枝裕和

獲獎記錄參考資料

播出信息

集數播出時間收視率

第1話

2012年10月9日

13.0%

第2話

2012年10月23日

8.9%

第3話

2012年10月30日

8.4%

第4話

2012年11月6日

7.7%

第5話

2012年11月13日

6.5%

第6話

2012年11月20日

5.9%

第7話

2012年11月27日

5.9%

第8話

2012年12月4日

5.6%

第9話

2012年12月11日

4.5%

第10話

2012年12月18日6.0%
平均收視率7.24%

(收視率由關東地區·Video Research公司調查)

2012年10月19日,由于轉播足球國際友誼賽,暫停播出一次。

劇集評價

該劇的導演和編劇是枝裕和是一個在快節奏時代,仍保持著不溫不火調性的人。他的作品大多都和家庭、家人有關,每每看完,都會令你發出詰問:你了解你的家人嗎?你和家人很親密嗎?這部劇講了一個"其實什麽事都沒發生"的家庭故事。主人公在尋尋覓覓中修復了一家子失落的情感與記憶。"人生路上步履不停,為何總是慢一拍。"人生中期待的愛情與親情,也許都會來得慢一拍,如果你願意,就請停下腳步耐心等一等。 (成都商報評)

劇照劇照

該劇的導演是枝裕和延續了一貫的家庭式拍攝風格。劇中有著大量的家庭描寫,借助日常生活的表現把一家人之間平淡又細碎的感情表露無遺。故事不是劇情的中心,而更像是表現生活的載體。是枝裕和的鏡頭所表現的平淡卻正是真實的人生。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是縈繞在生活細節處不經意的溫暖。全劇充斥著看似平凡卻深邃的情感牽絆。對親情、友情、愛情都有涉及,構成的整體效果像極了用墨極淡的山水畫,同時也恰到好處地貼合了該劇整體營造的清新氛圍。親情是該劇嘗試探討和回歸的最終命題。主人公盡管和父親並不親近,卻曾經默默有著和父親同樣的理想。與母愛相比,父愛是抽象的,失去時才能感受到它深入骨髓的重量,導演通過主人公的經歷,表達了積極的人生態度--那些離去的人化作厚重的回憶伴我們前行,生命就這樣步履不停地延展。 (北京青年報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