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賤女孩

90後賤女孩

北京女孩,生于1990年。2008年4月18日在某網站發布了自己的成人宣言《給我爹的一封信》和《給我媽的一封信》,由于該帖圖文並茂,在直指"男人是愚蠢的"之餘,還爆出他們自己的人生哲學以及她們和父母水火不容的關系,到當年5月8日為止,已有22300多人次閱讀,並引發網友熱議。

  • 中文名
    90後賤女孩
  • 別名
    包包與阿紫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90年4月18日
  • 其他作品
    《給我爹的一封信》;《給我媽的一封信》
  • 星座
    牡羊座

人物介紹

90後賤女孩

北京女孩

生于1990年

屬于90後

經常在各種論壇遊蕩,習慣在深夜看陌生人的故事和心情,這次,我和包包(我的雙胞胎妹妹),決定寫出我們自己的故事,作為送給自己18歲的成人禮物,我是阿紫。”2009年4月18日,一位ID為“包包與阿紫”的網友在某網站發布自己的成人宣言《給我爹的一封信》和《給我媽的一封信》,由于該帖圖文並茂,在直指“男人是愚蠢的”之餘,還爆出90後一代的人生哲學以及她們和父母水火不容的關系,到5月8日為止,已有22300多人次閱讀,並引發網友熱議。

引起社會廣泛關註的源源影視工作室涉嫌組織賣淫案將在海淀法院正式開庭審理。這起案件的揭發者,正是部落格點擊量目前已超過5000萬次的北京雙胞胎姐妹——自稱“90後賤女孩”的包包與阿紫,她們同時也是這起案件的受害者。無論是揭露源源影視工作室“潛規則”之初,還是如今基本水落石出之後,一直有人認為她們的行為是在炒作自己。她們的真實想法是怎樣的?在她們的成長經歷中,明星夢是否是她們被騙入虎口的罪魁禍首?

濃妝艷抹、超短裙、高跟鞋,她們說把自己打扮得漂亮隻為了給自己和彼此看。

基本介紹

2008年4月,一對自稱“90後賤女孩:包包與阿紫”的雙胞胎姐妹開博,記錄她們被北京源源影視工作室負責人胡衛東控製,變相賣淫的經歷,引來眾多網友關註。開博後不久即榮升為“中國第一博”。第一篇博文《寫給我爹的一封信》兩天內點擊超過200萬,網友回復近2萬條,開博第五天總點擊量超千萬,創造了網際網路新紀錄。

90後賤女孩

之所以能成為網路關註焦點,是因為這對“賤女孩”在博文中拋出了許多極端觀點,其中羞辱父母、老師、男人的語言比比皆是。雖然這樣的語言遭到了多數網友的痛批,但這對“90後”女孩到底是墮落還是新潮,也引發了輿論熱議。

被潛規則

90後賤女孩

08年5月30日,一封《致海淀公安分局張偉剛局長》的舉報信在網路出現。剛滿18歲的雙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以受害者的身份舉報北京源源影視工作室,稱該工作室負責人以“造星”之名對她們實施潛規則,並拍下性愛錄像,繼而要挾並控製她們賣淫。包包、阿紫原名秦雲、秦青。5月30日,她們在寫給海淀公安分局張偉剛局長的信裏表示,她們通過網路舉報在海淀轄區的一個居民樓內,隱藏著一家通過網路組織未成年少女進行非法色情交易的組織―――源源影視工作室,她們曾經是這個工作室的工作人員,也曾被逼參與過這樣的交易。

據包包、阿紫稱,源源影視工作室的負責人叫胡衛東、孟志邦。他們前後控製了近百名少女,其中大多數是未成年少女。胡、孟以潛規則為由與少女們發生性關系後,並拍下影片,以此要挾她們“乖乖聽話”,繼而安排她們與所謂的“投資人”進行性交易牟利。公安機關展開了調查,隨後胡衛東、孟慶波等人被抓獲。胡衛東、孟慶波因涉嫌組織賣淫罪、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罪等被提起公訴。08年6月底,“90後賤女孩”剛滿18歲的雙胞胎姐妹―――包包和阿紫以娛樂圈“潛規則”受害人的身份被廣大網民所認知。

事件回放

舉報犯罪事實

包包與阿紫,本姓秦,她們在15歲起開始在網上寫下各種文字。2008年4月她們在網路上發表了2篇博文《寫給我爹的一封信》和《寫給我媽的一封信》。第二天,她們再次發表《寫給老師的一封信》,引起巨大爭議,各地各類媒體紛紛開始討伐她們,“羞辱父母謾罵老師自稱賤女孩”成為社會話題。5月30日,她們發表博文舉報“源源影視”的犯罪事實。隨後多名“源源影視”的受害者站出來舉報胡衛東等人,隨後胡衛東、孟慶波等人被抓獲。胡衛東、孟慶波因涉嫌組織賣淫罪、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罪等被提起公訴。

2個月內被安排與多人發生關系

2007年9月,17歲的包包與阿紫在朝陽區雙井百環家園租的房子快到期了,一天,她們在附近的肯德基吃飯時,有個中年男人前來搭訕,“他說我們有明星潛質,可以給我們介紹一個叫源源影視的機構。過了幾天,他來電話說可以安排我們試鏡。我們就跟他去了海淀區世紀城附近的源源影視工作室。”

90後賤女孩

她們說,工作室的建立人胡衛東找借口讓阿紫留宿在工作室,晚上就和阿紫說如果要有發展,就要和他發生關系,拉近距離,這是影視圈的“潛規則”。後來他用同樣的借口和妹妹包包也發生了關系。有一次,在胡衛東與姐妹中的一人發生關系時,還讓手下人錄下了影片。

之後,胡衛東給她們介紹了一些“投資人”。“我們沒有從‘投資人’那裏獲得任何利益,但卻被安排和多個‘投資人’發生過關系。”2個月以後,也就是在2007年11月,她們離開了這個工作室。

投資人中不乏著名富豪和企業家

包包與阿紫認為,在本案中,受害者不隻是她們這些涉世不深的女孩子,一部分所謂的“投資人”其實也是受害人。“這些‘投資人’大部分是所謂的成功人士,其中有的人是聲名顯赫的企業家和著名的富豪。”

胡衛東要求每個未成年女孩和這些“投資人”發生關系以後都要及時向他匯報,清楚地把時間、地點、每一個細節都記錄下來,包括“投資人”的名片、職業、職務、住址、車牌號等非常詳細。再後來,胡衛東給每個女孩子都配上錄音筆,要求每個女孩子把整個過程都錄下來。“他(胡衛東)說他遲早要和這些投資人算賬,這些就是證據。”她們說。她們沒有公布這些“投資人”的名字。

公開潛規則博文點擊率飆升

“我們承認,如果自己的利益沒受到侵害,也不會站出來。”包包和阿紫說,後來這件事受關註的程度,有點出乎她們的意料。

“在起初報案時,公安機關認為我們沒有證據,不受理此案,我們是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想到借助網路。”她們說,後來,她們給海淀公安分局局長寫了封信,並快遞了過去。同時,把《致海淀公安分局張偉剛局長》這封信的內容公開。這篇博文的點擊率在瞬間突破幾十萬次。公安機關不僅在當天晚上立了案,而且很快就把人抓了。

稱自己是賤女孩,實屬自嘲和無奈

“我們隻是普通的職高女生,說實話,長得也不是很好看。父母也隻是機場的普通工作人員。”這是包包與阿紫對自己的評價。為此,她們稱會時常感到無助、彷徨和沒有安全感。“稱自己是賤女孩,實屬一種自嘲和無奈。”

90後賤女孩

她們上了職高後,發現這個世界有很多無法抵擋的誘惑。由于不想按照父母安排的方式去生活,她們還叛逆地從家裏搬出來租房子住。現在,經歷了這些事情後,兩個人準備今年去考大學。

包包和阿紫說已經忘記了曾經還擁有過“明星夢”。但是,她們以前的文字中,還是流露出這種夢想的存在:“光鮮奪目的夢想停留在遙遠的異處,伸出手觸摸不及。而且我們追逐夢想用錯了方式,卑劣的交易摧殘了我們的身體……我們想想當時的我們是多麽的愚蠢。”

靠寫作來治療傷痛,發現挺有潛力

伴隨著源源影視工作室一幹人等被檢察機關公訴的訊息得到確認,包包與阿紫兩人的兩本新書《光與影》、《瘋長系》也宣布在5月1日正式出版。“這是我們的半自傳體小說,並不完全是我們的經歷。”包包與阿紫說,源源影視事件後,她們一直是通過寫作來治療心靈的傷痛。

“從那兒(源源影視)出來之後,不想浪費時間,隻想找點事情做。在壓抑的時候,就想喝酒,喝多了就開始胡寫,然後早上清醒過來後,一看自己寫的東西,發現挺有潛力的。”她們說,寫作的過程完全像是一種發泄。被問及這件事對未來的感情及婚姻的影響時,包包與阿紫說:“這件事讓我們倆對感情半信半疑的。在愛情方面,現在還是保持距離吧。結婚這件事,就有點太遙遠了。”

雙胞胎姐妹包包與阿紫在社會上引起很大關註。

經歷這件事後,與父母的隔閡解除了

“從小到大,父母沒時間管我倆。與我們也沒有交流。”包包與阿紫說,雖然她們曾在部落格上罵父親、罵母親、罵老師,這甚至成為了很多90後少男少女的叛逆宣言。但經歷了這件事後,她們與父母之間的隔閡都解除了。“這件事(源源影視事件)爸爸媽媽開始不知道,後來才知道的。他們的態度好多了,完全變了一個樣,母親有時候也會關註我倆的部落格。”

經紀人天藍:手筋被砍斷,疑有人報復

2008年初,包包與阿紫的經紀人天藍所在的文化公司要簽約90後作家。簽約的條件是,必須是正統的小孩。當時他們看到包包與阿紫很乖,很懂事,在網路上看到她們寫的東西也不錯,就在4月10日兩個人18歲生日那天與她們簽了約,同時也經過了包包與阿紫父母的同意。

“可沒想到,沒過多久,網上就出現了她們的裸露照片。當時我們公司的人還說,這還沒怎麽宣傳呢,負面圖片都出來了。”天藍說,出現照片後,包包和阿紫的情緒發生很大轉變。天藍問了她們,才知道這對姐妹在源源影視工作室被騙的經過。“包包與阿紫後來決定報案,我就陪著她們一塊去了。”可去年10月17日晚上,天藍卻突然遭遇了不幸——在家門口被不明身份人士打劫,被砍了9刀,手筋被砍斷,至今未破案。“我們懷疑這是有人蓄意報復,因為在搶包之前,劫匪有許多反常舉動。”包包與阿紫說。

出版人路金波:她們隻是一般的壞小孩

路金波說,通過接觸,包包與阿紫給他的印象是“安安靜靜,很懂禮貌”,但很多人都覺得包包與阿紫是壞孩子,因而也覺得她們寫的東西會很差。“但恰恰相反,她們寫的是特別純情的書,跟饒雪漫差不多,這種純情也沒有超越她們的年齡。”他說,雖然書的部分內容是虛構的,但反映了人的內心,可能這才是真正的包包與阿紫。他因此得出結論,這對雙胞胎姐妹可能是被一些人“妖魔化”了,被誤讀了。

他認為,包包與阿紫隻是“一般的壞小孩”。“在生活中,一般的壞小孩的特點是,不愛學習,不聽家長話,有些愛慕虛榮,但他們並不是真的壞。”路金波說,“17歲的年齡,男孩子在叛逆中打架、盜竊,女孩子也可能會成為問題少女,我們應該寬恕她們。”

網友評論

說父親,怪母親,損老師。網友質疑這是在炒作,隻是炒的手法有點賤。

“我不叫你爸爸,因為顯得太過虛偽”、“您樹立德高望重的形象,在我們這群學生眼裏就像嘩眾取寵的小醜”……近日,名為“包包與阿紫”的一對北京雙胞胎姐妹自稱為“賤女孩”,在各大入口網站和部落格上發布18歲成人宣言,亮出90後人生哲學及和父母的矛盾關系。她們的帖子不斷更新,圖文並茂,觀點極端,短短幾日,在各網站的點擊率直線上升,最多的有10萬餘人次閱讀,引起各個年齡段網友的熱議。同時,也有人認為這是在炒作,是“新的網路造星運動”。

90後賤女孩

對于這對90後雙胞胎姐妹,不少看過照片的網友紛紛留言表示“驚艷”、“夠漂亮”、“好可愛”、“很美很強大”,但是,更多的網友則對“包包與阿紫”持批評態度:“ 你爹媽含辛茹苦怎麽就養出了你們這樣兩個沒有責任感、沒有孝心、沒有社會公認的道德標準之心的綉花枕頭?真為你爹媽感到悲哀!”“我相信你們的父母應該是盡到了責任的,但是你們為什麽不努力主動去理解你們的父母呢?是你們在心理上飄得離你們父母期望的目標越來越遠。”

網友“藍屏兒”則送上了自己的祝福,“非常同情包包與阿紫,我有時也跟你們一樣對我的父親又愛又恨。希望你們珍重自己,一切都好。”

天涯社區,網友關心的是“你們的媽媽為什麽要叫你婊子呢”、“你們為什麽是賤女孩呀”。在貓撲,有網友根據她們帖子中的“我在男人的世界遊刃有餘,我在我的世界天旋地轉;男人是愚蠢的,骯髒的,屬于欲望的;不要用甜言蜜語搪塞她的耳朵,你若愛她,就請給她大把人民幣”等觀點分析,認為包包與阿紫“非良家少女”,是“漂亮的垃圾”,屬于“腦殘的一代”;還有網友質疑,這是一場“新的網路造星運動”。

對于網友的種種推測,“包包與阿紫”在回應中稱,自己生在普通工人家庭,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長得也不好看,時常感到無助、彷徨和沒有安全感,“稱自己為賤女孩,是自嘲和無奈”,並且警告謾罵者,“不要逼我們鄙視你們!”

22日下午,記者嘗試聯系“包包與阿紫”,遺憾的是幾經努力,均未成功,包括一些版主和網站編輯在內,均表示不清楚這兩位剛剛年滿18歲的女孩的聯系方式

南京師範大學研究教育社會學的專家齊學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網路和消費是90後一代的兩個“關鍵字”,這兩個關鍵字直接決定了90後一代的生存方式。齊學紅表示,個性的凸顯使得90後一代個體之間的差異非常大,雖然家長們“捧在手裏怕壞掉,含在嘴裏怕化掉”,但實際上這些孩子的獨立意識和自主能力往往要比家長想象中強很多。“不要因為‘愛’而毀了孩子。”

事件後續

09年5月,伴隨著源源影視工作室一幹人等被檢察機關公訴的訊息得到確認,包包與阿紫兩人的兩本新書《光與影》、《瘋長系》也宣布在5月1日正式出版。“這是我們的半自傳體小說,並不完全是我們的經歷。”包包與阿紫說,源源影視事件後,她們一直是通過寫作來治療心靈的傷痛。

90後賤女孩

“從那兒(源源影視)出來之後,不想浪費時間,隻想找點事情做。在壓抑的時候,就想喝酒,喝多了就開始胡寫,然後早上清醒過來後,一看自己寫的東西,發現挺有潛力的。”她們說,寫作的過程完全像是一種發泄。被問及這件事對未來的感情及婚姻的影響時,包包與阿紫說:“這件事讓我們倆對感情半信半疑的。在愛情方面,現在還是保持距離吧。結婚這件事,就有點太遙遠了。”

相關語錄

1、我在男人的世界遊刃有餘,我在我的世界天旋地轉。男人是愚蠢的、骯髒的,屬于欲望的。”

2、稱自己是賤女孩,實屬一種自嘲和無奈,光鮮奪目的夢想停留在遙遠的異處,伸出手觸摸不及。而且我們追逐夢想用錯了方式,卑劣的交易摧殘了我們的身體……我們想想當時的我們是多麽的愚蠢。

3、請原諒我不得不這麽悲觀,對于我現在依靠的這個男人而言,這樣的結果不用想都是必然的。我就是讓世人唾罵的寄生蟲,附在男人體內靠著他龐大的財產賴以生存。但我不是別人口中的二奶,或者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也許是三奶,四奶,五奶,也許更多。

4 我隻想尋找屬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可現實與我卻如此遙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