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樂清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

8·24樂清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

2018年8月24日,浙江省樂清一名20歲姑娘乘坐滴滴順風車後失聯。8月25日上午,滴滴司機犯罪嫌疑人鍾某在樂清一處山上落網。交代了對趙某實施強姦,並將其殺害的犯罪事實。受害人屍體已找到。

2018年8月25日,滴滴發布道歉和聲明,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後續會積極配合警方,做好家屬善後工作。2018年8月26日,溫州警方在官微上通報了案件調查結果。上午9點,警方向滴滴順風車受害者家屬做案情說明會,會上警方講述了小趙受害的全過程。

2018年8月27日,樂清市人民檢察院對“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犯罪嫌疑人鍾元,以涉嫌搶劫罪、強姦罪、故意殺人罪依法批准逮捕。2019年1月4日,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不公開開庭審理“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2月1日,“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鍾元犯強姦罪、故意殺人罪、搶劫罪,數罪併罰,被判處死刑,決定立即執行死刑,剝奪終身政治權利。

  • 中文名稱
    8·24樂清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
  • 案發地點
    浙江樂清
  • 案發時間
    2018年8月24日
  • 傷亡情況
    1人死亡

案件經過

2018年8月24日13時,浙江省樂清市一名20歲姑娘趙某去永嘉給同學過生日,乘坐滴滴順風車從樂清飛虹南路上車。14時許,趙某向朋友傳送“救命”訊息後失聯。16時左右,趙某朋友於永嘉上塘派出所報案,期間警方通過趙某朋友的手機與滴滴平台溝通要求獲得司機具體信息(電話、車牌等),但無果。17時35分,趙某家屬向屬地派出所樂清警方報警。

搜救現場搜救現場

2018年8月25日凌晨4時許,警方在柳市鎮抓獲犯罪嫌疑人鍾某(男、27歲、四川人)。經初步偵查,該滴滴司機鍾某交代了對趙某實施強姦,並將其殺害的犯罪事實。上午7時許,警方帶著嫌疑人到淡溪一處山上指認現場,嫌疑人經過多次尋找才找到拋屍地點,發現受害者屍體。

2018年8月26日1點23分,溫州警方在官微上通報了案件調查結果。上午9點,警方向滴滴順風車受害者家屬做案情說明會,會上警方講述了小趙受害的全過程。

案件處置

失聯報案

2018年8月24日16時22分,被害人的永嘉朋友朱某某到永嘉縣上塘派出所報案,稱其朋友趙某某13時許從樂清乘坐一輛順風車出發來永嘉上塘,但是期間趙某某電話關機失聯且未到永嘉;同時朱某某稱此前已與滴滴平台客服聯繫,客服稱1小時內回復。民警隨即通過公安信息平台查詢趙某某軌跡,並通過自己手機撥打趙某某手機號碼但顯示已關機。16時41分許,該所民警利用朱某某手機與滴滴客服溝通,在表明警察身份後希望向滴滴客服了解更多關於趙某某所乘坐的順風車車主及車輛的相關信息,滴滴客服回復稱安全專家會介入,要求繼續等回復。17時13分許,滴滴客服向該所民警反饋稱趙某某在13時許預約了順風車後已於14時10分許將訂單取消,並未上車。民警質疑上車後還可以在中途取消訂單,再次提出要求了解該順風車司機聯繫號碼或車牌號碼以便於聯繫,未果。17時32分,報案人朱某某向民警反映情況稱,其另一個朋友在微信上有收到趙某某發出的求救信息,該所民警即通過朱某某手機與趙某某家人取得聯繫,得知其家屬已在樂清當地派出所報案後,及時聯繫樂清當地接待民警,並表示將積極配合工作。17時44分許,在確定樂清當地警方已介入調查後,朱某某離開上塘派出所。

樂清公安通告樂清公安通告

2018年8月24日下午3點左右,趙某的母親多次撥打女兒電話,均無法接通。隨後將情況告訴給了趙某的父親。趙父回憶,4點左右他聯繫上了女兒的同學,得知了相關情況後,於17點35分鐘向屬地派出所報警。

經初步了解後,民警於17時36分用接警電話與滴滴平台進行聯繫,平台客服稱需3至4小時提供查詢結果,民警表示情況緊急後,滴滴公司同意加急處理。17時49分,滴滴公司回電稱需要提供介紹信以及兩名民警的警官證等手續,後民警於18時04分通過郵件傳送至滴滴公司。18時13分,樂清警方收到滴滴公司發來的車牌(車牌號為川A31J0Z)及駕駛員信息。

啟動預案

2018年8月24日18時13分,樂清市局立即啟動重大案事件處置機制,抽調刑偵、刑事技術、相關派出所等警力成立特偵組開展全方位尋找調查,並向溫州市局提請支持。

抓獲嫌疑人

鑒於該滴滴司機鍾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市縣兩級公安機關立即對犯罪嫌疑人開展布控,經合成作戰。

抓獲嫌疑人鍾某抓獲嫌疑人鍾某

2018年8月25日凌晨4時許,警方在柳市鎮抓獲犯罪嫌疑人鍾某(男、27歲、四川人)。

初步偵查

2018年8月25日7時許,警方帶著嫌疑人到淡溪一處山上指認現場,嫌疑人經過多次尋找才找到拋屍地點。最終在淡溪山區一處落差為七八米的懸崖下發現女孩的遺體。女孩兒身著牛仔褲,雙腿被布條綁住,左手和指甲里都有血跡。救援人員將女子屍體綁在擔架上抬出。

作案車輛作案車輛

2018年8月25日上午9時,在永嘉縣峙口村查獲車牌號為川A31J0Z的作案車輛。

經初步偵查,該滴滴司機鍾某交代了對趙某實施強姦,並將其殺害的犯罪事實。據犯罪嫌疑人交代,2018年8月24日14時50分許,犯罪嫌疑人鍾某將受害人帶至淡溪鎮楊林線山路時,對受害人趙某某實施強姦,並用匕首刺其頸部,致大量出血,隨後將受害人拋在道路護欄外的懸崖下,駕車逃離現場。經法醫初步鑑定,其死亡原因為右頸部動脈斷裂急性大出血致死。

公安通告

2018年8月25日,溫州市公安局發布通告,經查,在2018年8月24日16時22分之前,永嘉、樂清警方未收到針對此案的電話或來人報警,對於網傳“親友接到女生求救後馬上報警,警方說沒有車牌號和司機電話不予立案”一事,經公安機關調查,不存在此情況。

案件進展

檢方介入

2018年8月26日,據最高人民檢察院訊息:24日,浙江樂清乘客趙女士在搭乘滴滴順風車時,被司機殺害。獲悉該案後,樂清市檢察院第一時間赴樂清市公安局提前介入該案,對公安機關提出準確全面研判案件定性、依法規範取證等建議。

犯罪嫌疑人鍾某已被依法刑拘。

聯契約談

2018年8月26日下午,交通運輸部聯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運輸、公安部門,對滴滴公司開展聯契約談,責令其立即對順風車業務進行全面整改,加快推進合規化進程,嚴守安全底線,切實落實承運人安全穩定管理主體責任,保障乘客出行安全和合法權益,及時向社會公布有關整改情況。

部運輸服務司司長徐亞華在約談中指出,今年5月初,空姐李某在鄭州搭乘滴滴順風車,途中遭司機殘忍殺害,短短三個月時間,又再次發生“8·24”溫州惡性事件,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兩起侵害乘客生命安全的惡性事件,暴露出滴滴出行平台存在的重大經營管理漏洞和安全隱患,企業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嚴重威脅人民民眾出行安全和合法權益,社會影響非常惡劣。

案情說明會

2018年8月26日上午9點,警方向受害者家屬,做了一個案情說明會。

警方介紹,事發時,嫌疑人從石角龍村附近上山,然後開到淡溪鎮江岙村附近時,停下車,將小趙的手腳捆綁起來,用膠布將其嘴封住,然後開始問她要錢。因小趙身邊沒有多少現金,嫌疑人提出要小趙微信轉賬給他,結果江岙村這邊信號不好,嫌疑人又將車開回至石角龍村,然後小趙通過微信轉賬,給他了9000多元錢。

收到錢後,嫌疑人再一次將車開至江岙村附近,之後,他就對小趙實施了侵害,並用匕首刺其頸部,致大量出血。最後,嫌疑人在將車開回石角龍村的路上,將小趙拋至懸崖下,駕車逃離了現場。

正式批捕

2018年8月27日,樂清市人民檢察院對“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犯罪嫌疑人鍾元,以涉嫌搶劫罪、強姦罪、故意殺人罪依法批准逮捕。

樂清市人民檢察院表示,樂清市人民檢察院於8月27日受理樂清市公安局提請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鍾元的案件材料後,經依法審查認為,鍾元的行為已涉嫌搶劫罪、強姦罪、故意殺人罪,符合逮捕條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款之規定,於8月27日依法對鍾元作出批准逮捕的決定,交由公安機關執行。

開庭審理

2019年1月4日上午,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不公開開庭審理“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由溫州中院常務副院長陳有為承辦並擔任審判長,還首次組成七人合議庭審理。

被告人鍾元,男,1991年6月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程度,務工人員,四川省金堂縣人。因本案於2018年8月28日被樂清市公安局逮捕,同年11月8日溫州市人民檢察院向溫州中院提起公訴,溫州中院於同日立案。

溫州市檢察院指控,被告人鍾元因賭博在網路借貸平台欠下債務,預謀在從事滴滴順風車業務時伺機搶劫女乘客財物。2018年8月23日,被告人鍾元第一次伺機搶劫女乘客未果。2018年8月24日,被告人鍾元在從事滴滴順風車業務時,採取持刀威脅、膠帶捆綁的方式,對乘客被害人趙某某實施了搶劫、強姦行為後殺人滅口。提請對被告人鍾元依法以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搶劫罪追究刑事責任。

法庭上,被告人對指控事實供認不諱,對其犯罪行為表示後悔,願意接受法律制裁。辯護人提出被告人第一次搶劫系犯罪中止而非預備,且有坦白、悔罪等情節,請求從輕處罰。

因涉及個人隱私,根據法律規定,溫州中院以不公開開庭方式進行審理,案件將定期進行宣判。

一審宣判

2019年2月1日上午,“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鍾元犯強姦罪、故意殺人罪、搶劫罪,數罪併罰,被判處死刑,決定立即執行死刑,剝奪終身政治權利。​

滴滴回應

道歉聲明

2018年8月25日,對於樂清女孩乘坐順風車遇害一事,滴滴發布道歉和聲明,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後續會積極配合警方,做好家屬善後工作。至於為何不給車牌號等信息,滴滴稱,無法短時間核心實來電人身份的真實性,也無法確認用戶本人是否願意平台將相關信息給到他人。滴滴還表示,案發車牌系鍾某(犯罪嫌疑人)線下臨時偽造。

滴滴公司表示會繼續積極配合警方,同時全力做好家屬後續善後工作。並承諾,無論法律上平台是否有責,以及應當承擔多少責任,未來平台上發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將參照法律規定的人身傷害賠償標準給予3倍的補償。

自查進展

2018年8月26日,滴滴就樂清順風車乘客遇害一事發表聲明,並向公眾公布以下內部自查進展。

公司經討論做出如下決定:

1、自8月27日零時起,在全國範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內部重新評估業務模式及產品邏輯;

2、客服體系繼續整改升級,加大客服團隊的人力和資源投入,加速梳理最佳化投訴分級、工單流轉等機制;

3、免去黃潔莉的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職務,免去黃金紅的客服副總裁職務。

相關事件

2018年8月23日下午,樂清林女士曾坐過犯罪嫌疑人的車,從樂清虹橋到翁垟,司機將其帶至偏僻處圖謀不軌,林女士隨後將此事投訴至滴滴平台,但截至女孩趙某受害案發都沒有收到相關反饋和處理結果。

媒體評論

新華社

  • 滴滴命案:每個“假如”都是滴血的漏洞

日前,浙江溫州樂清市一名20歲女乘客乘坐滴滴順風車遇害。此時,距今年5月發生的河南鄭州空姐搭乘滴滴順風車遇害案不過百日。憤怒之餘,人們不禁要問:順風車為何屢屢發生惡性刑事案件,滴滴的安全底線在哪裡?

從滴滴自身的道歉聲明、警方的最新通報回看此案,這個年輕的生命原本是有那么多的機會被挽留在這美好世界的……

假如前一天,滴滴能高度重視僥倖逃脫類似命運的女士的投訴,第一時間調查處置,第一時間報警,那么,第二天的慘案就不會發生。

假如案發時,親友接到被害人發出的求救信號,第一次向滴滴尋求幫助時,滴滴能夠第一時間報警,而不是以“將有相關安全專家介入處理此事,會在1小時內回復”搪塞,那么,悲劇可能不會上演。

假如,在親友們一次次向滴滴平台確認進展,滴滴不是一遍遍機械地回復“一線客服沒有許可權”“在這裡請您耐心等待,您的反饋我們會為您加急標紅”,甚至在一小時還差十分鐘的電話里表示“一小時未滿,請繼續等待”,而是及時報警,那么,還在實施的犯罪仍有可能被中止。

對逝去的花季生命而言,每個“假如”都是一個滴血的安全漏洞。在逝去的花季生命面前,滴滴事後給出的每個理由都是蒼白和荒唐的。

近年來,除了乘客遇害這樣的惡性事件,滴滴因平台車輛、司機相關證件不全而被處罰的事例不勝枚舉。2017年11月至今,僅溫州市道路運輸管理局就已對滴滴公司做出行政處罰244次,處罰金額達100餘萬元。然而,對滴滴司機投訴難的問題,至今仍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屢罰不改甚至屢罰屢犯,折射出企業對安全底線和社會責任的漠視。

沒有安全,何談“順風”?逝去的生命,豈是道歉和賠償能夠挽回的?對乘客生命安全的冷漠搪塞,不僅要受道義上的譴責,也應受到法律上的嚴懲。

26日,滴滴出行公布了關於樂清順風車事件的自查進展。然而,當悲劇重複上演,監管部門不能僅寄希望於企業自身整改,而應該引起高度重視,採取切實有效監管措施堵住漏洞。

網約車行業的發展為乘客提供了出行便利,但接連發生的惡性案件一再給這個行業敲響警鐘——網約車企業必須把乘客安全置於首位,從一個個“假如”入手,堅決堵住滴血的漏洞,決不能讓悲劇重演!

央視財經

  • 三問滴滴,以生命的名義!

一問:管理哪裡去了?

5月10日,針對鄭州空姐遇害一事,滴滴發公開信說:“我們會全力做好後續工作,同時全面徹查各項業務,避免類似事件的發生”。三個多月過去了,我們不知道的是,你們的“各項業務”是如何“徹查”的;但我們知道的是,類似事件又發生了!滴滴是基於大數據的公司,是最有條件、最有優勢收集各種信息的企業。然而,就是這樣一家企業,在三個月前已經發生過有人遇害的慘烈背景下,居然在受害人親友報警後,不提供車主信息!居然對剛被投訴的車主不予處理,反而繼續派單!要知道,公共服務性質的平台,必要時必須公開服務提供者的信息,這不是什麼商業秘密!現在一些網際網路企業,對客戶反映的問題的確存在一靠拖、二靠賠的問題。然而,性命攸關、生命無價!滴滴是拖不起、賠不起的!現在回頭再看滴滴這封公開信,我們完全可以認為這是敷衍塞責;是以貌似痛心疾首的態度,掩蓋實際工作中的不重視;是以我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下文,掩蓋管理上的無為和無能!

這幾年,滴滴瘋狂圈地擴張,所向披靡,但我們看到,管理並沒有同步跟進,甚至到了混亂的地步。試想,如果滴滴真正吸取教訓、狠抓司機管理的話,悲劇還能重演嗎?遇害事件的再次發生,讓我們看到,在技術層面,體現出的是它對規則和常識的蔑視;在管理層面,體現出的是它視教訓如兒戲、視生命如薄紙的傲慢,如果滴滴還有管理的話!

二問:責任哪裡去了?

現在的滴滴,很多情況下人們已不把它視為一家企業,它已然成為一個平台、一種行為方式,成為我們這個時代技術進步的一種象徵。在各種場合,滴滴也總在釋放著這樣的聲音。但既然是一家社會化的企業,就必須承擔起最基本的社會責任。這幾年,滴滴不斷收購兼併國內同行,努力使自己處於近乎壟斷的地位。然而,滴滴並沒有認識到,市場份額的擴大,責任和管理必須同步。一味迷信資本的力量能夠推動企業做大做強,結果必然是破綻百出。如果滴滴只相信資本的力量,而不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不把管理的根基打紮實,無異於沙灘上建大樓,蓋得再高也會垮掉。

毫無疑問,如果滴滴有足夠的責任心,在第一起惡性事件後,就不應該只是道歉和賠償,而應該亡羊補牢,早去認真梳理漏洞,早去作紮實整改,這比道歉一萬次、賠償多少錢,都更有價值!屢教不改,說到底還是認為,靠磕頭就能矇混過關,拿出錢就能擺平一切。

三問:監管哪裡去了?

這些年,網際網路向關乎日常生活的產業行業滲透,帶來新的企業形態,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便利,大方向無疑應當鼓勵。但是相對傳統企業完善的監管體系,對這些新興企業的監管往往是盲點多、薄弱環節多。當企業自身達不到自律水平時,作為監管部門應當履責到位。然而,不幸的是,我們的監管,我們的有關部門,不但沒能及時補位、及時到位,甚至還處於缺位、空位的狀態。發生了一次惡性事件,我們只聽到企業要自我整改,管理部門是不是也應該反思:為什麼不嚴加監管,讓那些一味擴張、無視責任的企業付出慘重代價?為什麼不嚴厲追責,甚至考慮吊銷此類公司的營業執照?

我們常說,社會安全的籬笆,要靠全社會參與。這其中,個人的自律、企業的責任、政府的擔當一個都不能少。我們期待,相關部門的監管創新也能跟上企業創新的步伐,執法中的補丁該打就打,法律上的空白該立快立,給那些“脫韁野馬”牢牢戴上“緊箍咒”。面對兩起慘案,有關部門要醒醒了,請往前再走一步!

逝者已矣,人命關天。面對生命,請滴滴拿出良心和責任,作出回答!

新京報

  • 五問滴滴平台安全

1、涉案司機前一天被投訴為何未處理?

事情在網路發酵後,網友林女士表示曾在事發前一天投訴涉事司機。

林女士稱,在23日曾聯繫了滴滴平台,打了6分多鐘的電話,強調讓平台封掉該司機的賬號,但是不料發生這樣的悲劇。

林女士網路爆料,前天中午在虹橋紅杏路使用滴滴平台叫了一輛到翁揚的順風車。上車後司機說要接另外一個人,一路越開越偏僻,附近幾乎沒有建築物,她意識到司機有問題。“讓司機馬上停車,不然我就跳車了,他才被迫停了。停下來立即熄火要鎖門,還好留了個心眼在他熄火同時馬上打開車門跑了。”

遇難女孩趙某的父親得知此事後,十分難過。“如果當時就能夠處理的話,肯定也不會發生這件事情。這可是一條人的生命啊。”

對於此事,滴滴公司回復,在該車主作案的前一天有另一名順風車乘客投訴其“多次要求乘客坐到前排,開到偏僻的地方,下車後司機繼續跟隨了一段距離”,客服承諾兩小時回復但並未做到,也沒有及時針對這一投訴進行調查處置,無論什麼原因,滴滴公司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滴滴拒絕提供司機信息合理嗎?

遇害女孩趙某的多位好友認為,滴滴以泄露用戶隱私拒絕,在該起事件中存在過失,延誤了救援的最佳時間。

對於家屬“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將車主信息提供給家屬”的質疑,滴滴公司表示,由於平台每天會接到大量他人詢問乘客或車主的個人信息的客服電話,無法短時間核心實來電人身份的真實性,也無法確認用戶本人是否願意平台將相關信息給到他人。所以無法將乘客和車主任何一方的個人信息給到警方之外的人。在接到趙女士親屬電話反饋後建議儘快報警,並在接到警方依法調證的需求後及時提交了相關信息。

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的余超律師認為,此類事件網約車司機應當負主要責任。但滴滴在緊急事件的應對方面,還是存在管理上的缺失,可追究其民事責任。

對於滴滴平台是否應該為乘客或家屬提供司機信息,余超認為,在沒有警方明確立案之前,司機的信息也屬於個人隱私,平台應當予以保護。但網約車平台也應建立應急管理制度以應對突發事件。“比如在車輛上裝有監控攝像,規定載客運營時必須開啟。如果遇到緊急情況,也應當和警方有一個聯動機制,及時把信息傳遞給警方。”

3、滴滴客服外包造成回復延遲?

多名聲稱在滴滴公司做過客服的網友稱,客服並不是直接由總部管理,而是外包公司的,客服的許可權很小,只能反饋問題。

記者在各大招聘網站檢索,發現有多家不同的公司在招聘滴滴客服。58同城網站上,北京神州線上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未來先鋒汽車貿易有限公司等公司均招聘滴滴客服。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神州線上科技有限公司有多項外包業務。北京未來先鋒汽車貿易有限公司除了招聘滴滴客服,還大量招聘滴滴司機。

網友孫正(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滴滴在很多城市都有外包客服,偶爾派人過來看一下就行”。孫正稱今年年初在滴滴客服幹了一個月,“外包客服和滴滴公司不在一起辦公,甚至不在同一個城市。”

“外包公司遇到問題要反映給主公司,由滴滴進行回應,這就造成了明明說好的一個小時內有人聯繫,卻遲遲沒人聯繫。”孫正說。

4、順風車整改措施未見成效?

今年5月,一名空姐在鄭州航空港區搭乘一輛順風車後遇害,女性乘客安全開始受到公眾廣泛關注。此後,滴滴宣布對順風車業務進行整改,在下線相關業務一周后,滴滴將可能暴露用戶隱私的標籤及評論功能下線,暫停22點至凌晨6點的夜間訂單,並推出人臉識別機制。

此後滴滴又相繼推出多項安全措施,包括上線新版緊急求助功能、上線人車不符評價機制、順風車提供“護航模式”(乘客開啟該模式後可自動分享軌跡給緊急聯繫人,平台實時關注行程軌跡並在異常時介入)等。

但相關措施似乎並未起到應盡的效果。樂清女孩遇害事件中,即便女孩已經在事發前發出了明確求救信號,依然未能阻止犯罪事件的發生。

北京一名順風車司機高何光(化名)說,如果有人本身就別有用心,滴滴的安全機制不一定能完全保證用戶的安全,即便要人臉識別,仍然有漏洞可鑽。比如,可以在司機人臉識別驗證通過後,立馬換一個人繼續駕駛。

滴滴昨日回應稱,對於順風車乘客遇害一事感到萬分悲痛,在順風車整改期間發生這樣的悲劇,深感自責與愧疚。辜負了大家的信任,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5、順風車模式存在安全漏洞?

在滴滴向犯罪嫌疑人鍾某致電時,鍾某謊稱乘客沒有上車,滴滴也無法第一時間進行核實。事實證明滴滴平台仍有系統性的漏洞存在。

經核實,鍾某此前背景審查未發現犯罪記錄,是用其真實的身份證、駕駛證和行駛證信息(含車牌號)在順風車平台註冊並通過審核,在接單前通過了平台的人臉識別,但案發車牌系鍾某線下臨時偽造。

專業人士分析認為,順風車這一新興的共享乘車模式在安全性上存在漏洞,即便其具有一定的社會價值意義,但考慮到司乘雙方安全性方面,無論是平台方抑或是政府方面都無法給出有效保證。

“和計程車、網約車等營運車輛不同,順風車的私人屬性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對其監管的難度”,據介紹,在車輛及人員管控上,無論是平台或交管部門都無法進行統一、有效的管理。

而滴滴作為平台,僅能在軟體層面對司機加以約束,但在各種情況都可能發生的線下場景,軟體層面的約束已經多次被證明無法發揮既定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