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部隊

731部隊

731部隊,全名為日本關東軍駐滿洲第731防疫給水部隊,對外稱石井部隊或加茂部隊。是侵華日軍假借研究內容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與飲水凈化為名,實則使用活體中國人、朝鮮人、聯軍戰俘進行生物武器化學武器的效果實驗。也是日本法西斯陰謀發動細菌戰爭的主要罪證之一。

731部隊也是日本法西斯于日本以外領土從事生物戰細菌戰研究和人體試驗相關研究的秘密軍事醫療部隊的代稱。,設于今哈爾濱平房區。這一區域位于當時日本扶植的傀儡政權"滿洲國"內。1945年8月,七三一部隊敗逃之際炸毀大部分建築,現仍存部分遺址。

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遺址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細菌武器研究、實驗及製造基地,是日本軍國主義違背國際公約,用活人進行凍傷、細菌感染、毒氣實驗的大本營,是發動細菌戰爭的策源地,是日本對外侵略擴張、掠奪資源、踐踏中國主權的重要罪證。

2006年5月,國務院公布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遺址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2年,被國家文物局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 中文名稱
    731部隊
  • 釋義
    日本侵略軍細菌戰製劑工廠的代號
  • 對外稱呼
    加茂部隊、石井絕密機關
  • 營地面積
    佔地300畝
  • 罪證遺址
    位于哈爾濱市平房區
  • 殺害人數
    至少20多萬中國人朝鮮人及戰俘
  • 工作內容
    生物戰細菌戰和人體試驗相關研究
  • 隸屬機構
    陸軍省、參謀本部和關東軍司令部
  • 部隊目標
    侵略中國東北 發動細菌戰
  • 工作人員
    二千六百餘人
  • 全名
    關東軍駐滿洲第731防疫給水部隊
  • 首任部隊長
    石井四郎中將
  • 旗下部隊
    7大細菌部隊

基本簡介

731部隊是舊日本軍(關東軍)防疫給水本部的別名。該單位由石井四郎所領導,因此也稱之為“石井部隊”。731部隊也是在抗日戰爭(1937年-194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帝國陸軍于日本以外領土從事生物戰細菌戰研究和人體試驗相關研究的秘密軍事醫療部隊的代稱,也是大日本帝國陸軍在佔領滿洲期間(從1931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45年)犯下的許多戰爭罪行之一。

731部隊731部隊

731部隊在官方文書上的偽裝為關東軍第659部隊(防疫給水部)下之第731防疫飲水凈化部隊,實際隸屬于日本陸軍軍醫學校防疫研究室,研究內容除了研究防治疾病與飲水凈化以外,更多時候是使用活體人類進行生物武器與化學兵器的效果實驗。731部隊把基地建在中國東北哈爾濱附近的平房區,這一區域當時是傀儡政權滿洲國的一部分。一些研究者認為超過3000名中國人、朝鮮人、蒙古人和蘇聯人戰俘在731部隊的試驗中被害,但是對于數量的多少還存在爭議。

衛生部隊

731部隊在進行屍體處理日本在戰時主要的生化作戰研究部門分別于:

日本東京的陸軍軍醫學校細菌武器研究室。(本部)

哈爾濱的關東軍659部隊,其設于哈爾濱平房區的本部稱731部隊。(人體實驗)

731部隊731部隊

長春的關東軍100部隊。(牲畜實驗)

在北京的北支甲1855部隊。

設于南京的榮字1644部隊。

在廣州的波字8604部隊。

在新加坡的岡字9420部隊。

而位于中國境內的研究單位主要集中于滿洲國,除了研究單位以外另外有63個支隊分布在各戰場。

陸軍軍醫學校細菌武器研究室

設立于日本東京陸軍軍醫學校,位于日本東京新宿,對外稱防疫研究室。1997年,新宿曾出土很多殘缺不全的頭顱等人骨,相信曾遭受人為切割。

關東軍659部隊

本部設于哈爾濱平房區,對外稱關東軍隊防疫給水部,其本部稱為731部隊。

關東軍100部隊

本部設于長春,對外稱關東軍獸疫預防部,下設2630部隊等。負責人高橋隆篤獸醫中將和松有次郎獸醫少將。

北支甲1855部隊

本部設在北京的天壇公園西門南側的神樂署,原國民黨中央防疫處所在地,對外稱華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後稱第151兵站醫院,也被稱為西村部隊。

1855部隊部長初為黑江,後為菊池齊。1939年,西村英二繼任。下設三個課:

第1課設于協和醫學院,從事細菌(生物)戰劑的研究。

第2課設于天壇公園西門南側,從事細菌生產。

第3課設于北海旁北京圖書館西原北平靜生生物調查所和北平社會調查所,為細菌武器研究所。

此外,在濟南、天津、太原、青島、鄭州、開封、郾城派駐支隊等。

榮字1644部隊

本部設于南京中山東路原南京陸軍中央醫院,對外稱華東派遣軍防疫給水部/中支那防疫給水部,又稱“多摩部隊”。部隊長為桔田武夫中佐,副部隊長兼研究課長為小林賢二少佐。下設7個課。榮字1644部隊在上海、南京、岳陽、荊門、宜昌等地派駐12個支隊。

波字8604部隊

本部設于廣州原百子路中山大學醫學院內,對外稱華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是日軍在中國南部的一支重要細菌戰部隊。部隊長先後為田中嚴大佐、佐佐木高行、佐藤俊二、龜澤鹿郎。下設6個課:

總務課,課長熊倉少佐(少校)。

細菌研究課,課長溝口少佐(少校)。

防疫給水課,課長江口少佐(少校)。

傳染病治療課,課長小口少佐(少校)。

鼠疫培養和病體解剖課,課長渡邊少佐(少校)。

器材供應課,課長(少校)

病理學、防疫學

岡字9420部隊

本部設于新加坡,對外稱南方防疫給水部。

基地設施

設施

731部隊基地由150多幢建築組成,佔地6平方公裏。設施經過專門設計,一定程度上具備抵御空襲的能力。該建築群包括多個不同功能的廠房,配備有4500個左右用于培養跳蚤 的容器,6個用于生產多種化學物質 的大鍋,以及1800個左右用于製造生物製劑的容器,幾天內便可生產出大約30千克的腺鼠疫細菌。

731部隊731部隊

現在一部分731的周邊設施用于一般的工業生產,一部分則作為731部隊罪證遺址供遊客參觀。

這些數十噸的生物武器 (以及一些化學武器 )在整個戰爭期間被存放于中國東北的多個地方。戰後日本嘗試銷毀證據,但是沒有成功,現在仍有許多證物遺留,傷害中國平民的事件也時有發生。特別是在2003年9月,29名在黑龍江一棟建築物的工作人員無意地挖掘到了埋藏在地下超過50年的化學武器的彈殼,造成多人受傷,一人死亡。

東京

二戰期間731部隊在東京新宿區擁有一所對外稱“防疫研究室”的下屬醫療教學與研究機構。2006年,曾在該機構工作過的護士石井東洋(音譯)透露她在1945年日本投降後不久幫助該機構掩埋屍體與殘肢。作為回應,日本 厚生勞動省于2011年2月開始了該機構遺址的挖掘工作。

中國政府要求返還一部分挖掘出屍體的DNA樣本。由于從未官方承認731部隊的存在,日本政府拒絕了這一要求。

廣州

隸屬于南支那方面軍的駐扎在廣州的8604部隊是731部隊的關聯單位。8604部隊在廣州的設施同樣用于人體試驗,主要研究人類飢餓與缺水狀態以及由水傳播的斑疹傷寒。戰後證詞表明,該設施曾作為老鼠飼養場為該部隊的醫學部門的實驗提供腺鼠疫的帶菌媒介。

奉天戰俘營服役

于英國皇家軍備團的羅伯特·皮蒂上校曾被收押于距哈爾濱平房區(731部隊駐地)350英裏的奉天戰俘營。根據他的證詞,731部隊的醫生對戰俘進行傳染病病菌的常規性註射並稱這些病菌為無害的牛痘疫苗,最終導致186位美國戰俘的死亡。

細菌屠殺

731部隊和其他部隊(如長春的100部隊)在中國發動了多次細菌戰。

1943年夏秋時節,日軍駐濟南細菌戰部隊于魯西北地區扒開衛河大堤,同時播撒霍亂病菌,致使魯西北、河北南部及河南北部一帶霍亂流行,時至今日,受害者的人數尚無法準確統計,但據估計應不少于20至30萬。山東大學的細菌戰協會至今仍在收集相關的資料及證據。

終結

當地的蔣介石井想要在太平洋沖突後的1944年5月使用化學武器,但是他的企圖由于計畫不周和同盟國的幹涉而多次被挫敗。當戰爭局勢變得明朗,很快將要結束時,石井下令摧毀那些設備設施,並告訴他的部下‘把秘密帶進墳墓’。他的日本軍隊在戰爭的最後的日子裏集合起來銷毀他們進行人體試驗的證據,包括毒殺400名在押的“馬路大”並焚燒;還故意地放出所有感染瘟疫的動物。

為了逃避戰爭罪行追究,二戰結束後石井四郎委托曾經留學美國的重要助手內藤良一與美方進行交涉,石井看準美國相信731的研究資料具有相當高的價值,因為同盟國從未進行過這種類型的人體試驗。同時,美國基于私心與利益不希望任何其他國,特別是蘇聯得到這些資料用于研究生物武器。在美國總統杜魯門的許可下,石井四郎以數千人得來的活體研究資料與美國交易,代價是歸國的731部隊成員不會在東京審判中獲判任何戰爭罪,逃避了戰爭法庭的審判和人類良知與道義的責任。

731部隊731部隊

1949年12月,伯力城(哈巴羅夫斯克)戰犯審判法庭對731部隊的戰犯進行了審判。

由于沒有判罪的緣故,許多前731部隊的成員都加入了日本醫療組織。北野正次博士領導了日本最大的製葯公司:綠十字。其他成員或領導醫學院校,或為日本厚生省工作。

至于731部隊交出的“研究成果”是否具科學價值,則有不同看法。有的說法認為,這些研究結果是絕無僅有的,且幫助了美國及日本在戰後建立了生物科技的霸權地位;但亦有另一種看法指出,這些研究結果完全可以在其他實驗動物上進行(或許動物保護行動者不會認同),甚至按其他既有醫學、生物學理論,或戰後突飛猛進的電腦科技,進行模擬、推論或計算,也可得到同樣準確甚至更為可靠的結果,且二次世界大戰後,醫學及生物科技的發展,主要在基因遺傳方面的研究,這些成就不是依賴毫無理論基礎可言的人體實驗所能得到的。

戰後政治

由于沒有判罪的緣故,許多前731部隊的成員都加入了日本醫療組織。北野正次博士領導了日本最大的製葯公司:綠十字。其他成員或進入醫學院校的領導層,或為日本厚生省工作。

至于731部隊交出的“研究成果”是否具科學價值,則有不同看法。有的說法認為,這些研究結果是絕無僅有的,且幫助了美國及日本在戰後建立了生物科技的霸權地位;但亦有另一種看法指出,這些研究結果完全可以在其他實驗動物上進行(或許動物保護行動者不會認同),甚至按其他既有醫學、生物學理論,或戰後突飛猛進的電腦科技,進行模擬、推論或計算,也可得到同樣準確甚至更為可靠的結果,且二次世界大戰後,醫學及生物科技的發展,主要在基因遺傳方面的研究,這些成就不是依賴毫無理論基礎可言的人體實驗所能得到的。

日本右翼民族主義歷史學家否認731部隊的行動,他們認為那是中國宣傳機關的編造。同時左翼組織曾經出版731部隊的歷史,強調美國為了交換731部隊的研究資料,刻意掩蓋了731部隊的史實。731部隊的歷史和其他涉及731部隊的許多二戰主題(以及引起的爭論)在許多日本歷史教科書中被有意掩飾或回避了。 有些人認為這恰恰表明了歷史修正主義是現代日本的主流思想的一部分,進而說明日本還沒有承擔過去所犯下的罪行的全部責任。

安培晉三安培晉三

1997年,180名中國人,731部隊的受害者或其家屬,對日本政府提出訴訟,要求全面披露731部隊事實,道歉並予以賠償。2002年8月,東京地方法院承認731部隊的存在以及所進行的生物戰的行為,但是裁決所有的賠償問題已經在1972年9月29日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日本國政府聯合聲明》中解決。

2000年,美國國會通過了日本帝國政府解密法案對大部分機密的美國政府關于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犯下的戰爭罪行和戰爭犯的檔案進行解密。 2003年,這一工作將由納粹戰爭罪行和日本帝國政府檔案跨部門工作組(IWG)完成。

2006年1月9日,根據日本TBS電視台報道,前關東軍731部隊司令官石井四郎的親筆日記被發現。同時根據對在世的石井家女僕渡邊秋和原731部隊成員鈴木進的採訪,再次獲得了731部隊進行人體細菌試驗和其他罪行的有力證據。

2013年5月15日,韓國媒體就一張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坐在編號為“731”的戰機內的照片發起“聲討”,指責他“無休止地挑釁”。同一天,安倍稱,他從未否認日本的殖民侵略史,不認同大阪市長橋下徹就“慰安婦”問題發表的言論。

歷史遺址

第731部隊遺址位于哈爾濱市平房區,佔地面積610萬平方米,二戰期間,日本法西斯在這裏建立了一支世界戰爭史上規模最大的細菌戰部隊,這裏同德國納粹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並稱為世界兩大滅絕人寰的殺人魔窟。

門票:10元。

開放時間: 8:30-11:00; 13:00-16:00

交通路線:可從哈爾濱火車站乘343路公車,或在動力區乘338路公車到新疆街下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