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年世界杯

2030年世界杯

世界杯(World Cup,FIFA World Cup),國際足聯世界杯,世界足球錦標賽是世界上最高榮譽、最高規格、最高水準的足球比賽,與奧運會並稱為全球體育兩大頂級賽事。2030年是第24屆世界杯,到底將花落誰家,我們拭目以待。

  • 中文名稱
    2030年世界杯
  • 外文名稱
    the 24th FIFA World Cup
  • 屆 數
    第 24 屆
  • 舉辦國家
    待定
  • 舉辦日期
    2030年
  • 舉辦場館
    待定
  • 參賽隊數
    32支球隊
  • 比賽場數
    64場
  • 上一屆
    2026年世界杯
  • 下一屆
    2034年世界杯

媒體推測

2018年俄羅斯,2022年卡達,用路透社懸念揭曉前的話來說,國際足聯在2010年12月2日做出了國際體育最重要的一個決定:首次主辦世界杯的俄羅斯和卡達,將在未來十年迎接無數的金錢、球隊和球迷。

現有世界杯申辦規則是:"舉辦過世界杯的大洲,未來兩屆都不得舉辦。"正因為2010年和2014年世界杯湊巧先後是競爭力不強的非洲和南美舉辦,歐亞美澳眾大鱷才可群起爭奪2018年和2022年主辦權。如果美國拿下2026年,2030年肯定屬于歐洲,因為每三屆辦一次是歐洲人的底線。

因此可能承辦2030年世界杯的有大洋洲非洲 南美北美歐洲 這其中 有承辦2026年世界杯的大洲將剔除。

中國申辦

中國可能申辦2030年世界杯

記者:中國向國際足聯表達申辦世俱杯意願的細節是什麽?

瓦爾克:中國足協向我們表達了申辦意願,雖然是非正式的,但已經表明了他們的態度。我認為世界杯在國際足聯的重大賽事中屬于較為容易申辦的,而且中國俱樂部剛剛加入世俱杯這個家庭,我認為這是中國申辦世界杯的好時機。我們將在明年02月開啓申辦程式,中國足協可以在那之前提出申請。

記者:中國將申辦2015年-2016年還是2017年-2018年世俱杯?

瓦爾克:根據我們和日本的相關協定,世俱杯在日本舉辦兩屆,然後再到另一個國家舉辦兩屆。因此正常而言2015年-2016年世俱杯會在日本舉辦(除非日本主動放棄),因此如果中國申辦也是2017年-2018年世俱杯。

申辦必須由中國足協提出,至于具體城市,可能是廣州、北京或其他城市。對于廣州而言,我覺得找到兩個承辦賽事的體育場並不難。此外,我們還需要政府擔保。

記者:兩屆世界杯是否需要承辦城市負擔1億美元的運作費用?

瓦爾克:這是媒體大放厥詞,根本沒有核實相關信息。一屆世俱杯的費用是2500萬美元,兩屆就是5000萬美元。這些費用是用來負擔賽事組織,包括球隊吃、住、獎金等。相比國際足聯其他重要賽事,世俱杯所需費用並不算多。

記者:承辦世俱杯後是否意味著一個國家今後在申辦世界杯時會有更好的機會?

瓦爾克:這件事情我們和中國的代表也談過。實際上申辦世界杯的很多國家不僅僅停留在申辦世界杯這一層面,它還申辦或承辦過很多其他賽事。比如韓國,它舉辦了2002年世界杯,它還舉辦了2007年U17世界杯,並將舉辦2017年U20世界杯。

過去一段時間,中國足球遭遇了許多困難(如腐敗案),中國國字型大小球隊成績很差,比如中國男足已經連續3屆無緣世界杯決賽圈,中國女足的成績也在下滑,我認為是中國加大發展足球力度的時候了。

我知道中國在談及世界杯的時候,都會提到闖入世界杯、舉辦世界杯和奪得世界杯3個夢想。我認為中國這樣的大國應當認真思考如何發展足球,發展草根足球,舉辦像世俱杯這樣的比賽,另外也可以考慮承辦U系列的比賽。但是前提是相關的隊伍要有一定的實力,因為我知道中國人如果想承辦一項比賽,肯定不願意遭遇"一輪遊",而是走得越遠越好。世俱杯上你們的恆大很有實力,但是U系列的隊伍還不行。

至于申辦世界杯,2022年世界杯將在亞洲卡達舉辦,2026年肯定不會在亞洲舉辦,那麽中國最好的機會就是2030年或2034年世界杯。

記者:東道主隻有聯賽冠軍參加世俱杯是否是硬性規定?

瓦爾克:是的,必須由聯賽冠軍參加。(這意味著如果廣州成功申辦世界杯,而屆時恆大既未奪得亞冠冠軍,又未問鼎聯賽冠軍,則將不能參加世界杯)

記者:恆大慘敗拜仁是否意味著他們沒有資格代表亞洲?

瓦爾克:首先,他們是亞洲冠軍,獲得這一冠軍並不容易;其次,我並不認為他們打得很差,想想看他們是在與拜仁對壘,一支今年贏得5項冠軍的球隊。這是一支獨特的球隊,一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很難被擊敗的球隊。實際上半決賽前25分鍾,恆大隊打得不錯。這確實不是一場容易的比賽,可能有人會說這就像拜仁的一場訓練課,但是這是俱樂部最高層面的比賽,你需要和這樣的強隊較量(才能進一步提高自己)。所以,千萬不要說,恆大有沒有資格代表亞洲,隻要你奪得了亞冠冠軍,你就有資格代表亞洲。

記者:中國足球市場潛力巨大,國際足聯是否有與中國足球開展市場合作的計畫?

瓦爾克:我同意你的說法,中國和印度都是人口大國,都是潛力巨大的足球市場,後者將承辦2017年U17世界杯。但目前我們和中國還沒有市場合作計畫。我認為,在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如果足球不能成為第一運動(有些說不過去)。

我也知道為什麽前幾年(如2008年奧運會時)中國不願發展足球的原因,因為足球隻有兩枚金牌,每枚金牌還要11個人分,而像跳水中國可以輕松獲得7枚金牌,所以中國不重視集體項目。但實際上,中國有很好的集體項目運動員,比如你們有球員打過NBA。(鑒于足球的國際影響力)足球更應該成為你們首選發展目標。

記者:恆大"高舉高打"、在中超"一家獨大"是否是好事?

瓦爾克:可能英格蘭的各支球隊財力相對均衡,但像法國的裏昂之前拿過五連冠,現在的巴黎聖日耳曼也有一家獨大的意思。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應當這麽看:如果恆大能夠促進中國足球質量的提高,吸引更多的企業投資中超聯賽,那就不是一件壞事。

記者:很多中超俱樂部的投資者是一家企業,這對中國足球而言是否有利?

其實依賴一家企業的不止中國俱樂部,比如巴黎聖日耳曼。當然我們還有另一種模式:51%以上股權掌握在會員集體手中,俱樂部每年向每位會員(大部分是當地球迷)收取一定會費,來支持俱樂部運營。會員擁有投票權,能決定俱樂部的管理層人選和進行重大決策。這兩種模式你不能說哪個不好,我覺得隻要能提供賞心悅目的足球,同時投資者能夠長期穩定地投資,對俱樂部和球迷就都是好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