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卡達世界盃

2022年卡達世界盃

2010年12月2日,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在蘇黎世會展中心正式宣布,卡達獲得2022世界盃主辦權。2014年6月,巴西世界盃拉開戰幕之際,卡達世界盃再現賄選風波。《星期日泰晤士報》連篇刊登了卡達賄選黑幕,並把矛頭直指前亞足聯主席哈曼,引發大幅震盪。有訊息稱,一旦證據確鑿,卡達恐被取消世界盃主辦資格,而隨著事態的一步步發展,歐足聯主席普拉蒂尼也深陷醜聞之中。

2015年3月,國際足聯官方確認,2022年卡達世界盃將在當年11月開幕,而決賽將在12月18日進行,這是首次在冬季舉辦世界盃。

  • 中文名稱
    第22屆世界盃
  • 外文名稱
    the 20th FIFA World Cup
  • 時間
    2022年
  • 地點
    卡達

​申辦過程

申辦2022年世界盃的5個國家則包括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卡達美國。台北時間2010年12月1日晚間,2022年世界盃的申辦國率先進行陳述。

2022年卡達世界盃2022年卡達世界盃

瑞士當地時間13時左右,申辦方的陳述全部結束。此後進入國際足聯執委會的會議流程,經過討論後22位執委又進行最後的秘密投票。最先獲得12票以上的一方獲得主辦權,如該輪沒有哪一方達到這一票數,得票最少的一方將出局,餘下各方進入下輪,直至決出勝者。如最後僅剩兩方且均為11票,將由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進行最終的裁決。

最後,布拉特在蘇黎世會展中心正式宣布了2022年世界盃主辦歸屬權。2022年世界盃的兩大熱門美國和澳大利亞則全部出局,最終西亞國家卡達成功獲得主辦權。

申辦陳訴

卡達希望國際足聯方面能放膽來一次沒有風險的賭博,炎熱的天氣不會是問題。 在此之前,關於卡達申辦世界盃一直有很多爭議,這個中東小國炎熱的天氣一直被人們所詬病,澳大利亞媒體就揶揄稱,“C羅可不願意自己的頭髮被烤焦。”卡達申辦委員會執行長特瓦迪說:“我們知道把世界盃放到卡達是一個大膽的賭博,但這並沒有風險,同時還有令人興奮的前景。天氣炎熱?這不會是問題。”

前中國隊主帥米盧蒂諾維奇也舉出了一個例子,1986年世界盃主辦權就被當時同樣炎熱的墨西哥贏得,而且墨西哥舉辦了一次很經典的世界盃,“86年的墨西哥同樣炎熱,而且海拔高度也很高,但這是一次經典的世界盃。同樣,在卡達,天氣炎熱也不會是問題,他們所有場館都配備了最好的空調和降溫系統。”

申辦陣容申辦陣容

米盧蒂諾維奇同時指出,比起美國、澳洲等競爭對手,卡達的“袖珍”同時也是他的優勢,“沒有什么比訓練、住宿和比賽都在同一個地方更美妙的事情了,在卡達沒有長途旅行,這樣將降低球員的疲勞程度,我們也可以欣賞到更激烈更精彩的賽事。”

卡達承諾將花費500億美元升級基礎設施,其中40億美元將用於興建新的體育場館,整個國家將因此煥然一新。對於國際足聯考察團的諸多疑問,比如觀眾少,訓練和住宿設施的缺乏,卡達也做了積極的回應,“如果世界盃在卡達舉辦,這將是中東人民的盛事。到2022年,卡達會興建22個足球場,並全部安裝最先進的控溫系統。至於訓練設施,目前為止,已經有78%的設施可以使用,到了2022年,這個數字將是187%,足夠前來參賽的球隊使用。”

上屆世界盃第一次在非洲舉行,這也成為卡達的一大論據,申辦委員會主席,卡達王儲阿勒薩尼就說:“對我們以及國際足聯來說,這都是一次歷史機遇,世界盃版圖將有機會得到擴大。這是一次新的使命,新的冒險,我們希望我們可以書寫世界盃新的歷史。”

巨額投資

6月至8月平均氣溫高達41攝氏度的卡達曾經承諾,如果贏得2022年足球世界盃舉辦權,將為球迷和球員送上一份清涼。卡達是否真的能夠做到這一點?他們有機會向國際足聯的考察團證明。

爭奪2018年或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的國家共有9個,卡達是考察團的最後一站。卡達接待了國際足聯考察團,其中一項重要活動就是參觀一個特別為5人制足球設計的場館。在這個場館,場地和看台上的溫度將保持在27攝氏度,遠遠低於6月至8月卡達的平均氣溫。特別設計的太陽能系統將不斷為場館輸入冷氣。卡達世界盃申辦委員會執行長哈桑·阿爾·塔瓦迪說,2011年將進一步推廣此項技術的使用,以便在球迷區和訓練館都能夠保持涼爽。據當地媒體報導,2010年卡達遭遇有史以來最炎熱的夏季,7月的一天溫度曾超過50攝氏度。另外,卡達是個嚴格禁酒的國家,這成為他們申辦世界盃的最大障礙。

2022年卡達世界盃2022年卡達世界盃

大多數分析人士認為,面對包括美國、澳大利亞、韓國和日本在內的競爭對手,卡達勝算不大,因為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有過舉辦足球世界盃或者奧運會的經歷。不過,卡達雖然是最小的申辦國家,但它卻是最富庶的。卡達計畫用40億美元興建9個球場,另外再翻新3個球場,所有球場都使用新的製冷系統。無論是否贏得世界盃主辦權,它都將投入429億美元進行基礎設施改善。

卡達如此大的投入,也是希望能夠通過舉辦世界盃來書寫歷史,因為如果申辦成功,將是中東國家第一次舉辦這項舉世聞名的盛大賽事。“卡達有很好的機會可以在申辦中獲勝,這不僅是卡達的申辦,而且是整箇中東地區的申辦。我們的目標就是讓這項世界上最盛大的足球賽事首次落戶到中東。”卡達2022年世界盃申辦團隊的一位官員表示,“作為一個團隊,我們很樂觀。我相信,卡達有無限潛力,我們與其他申辦者相比並不遜色。”

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曾經在2010年年初表示,阿拉伯世界應該舉辦一屆世界盃,這也為卡達申辦打了一劑強心針。因為正是在他的旨意下,國際足聯將2010年世界盃的舉辦權授予了南非,這也是非洲大陸第一次舉辦世界盃。

2022年卡達世界盃2022年卡達世界盃

布拉特說,卡達成功舉辦2006年亞運會,說明他們有能力組織國際型賽事。卡達正計畫興建一個新的國際機場和帶空調的公共運輸系統,所有基礎設施改造計畫在2017年完成。但是,批評者質疑,卡達大多數未經檢測的製冷系統是否能夠真正發揮作用。另外,一些西方人士仍然不確定,卡達是否會改變其一貫的保守做法,允許球迷在大街上盡情地飲酒、跳舞——因為自從特設球迷區以來,這已經成為球迷狂歡的必備節目。卡達申辦還面臨政治上的障礙,不少人擔心,卡達是否會對那些持以色列護照的球迷和官員敞開大門,到目前為止兩國尚未建立外交關係。還有,如果中國申辦2026年世界盃,卡達也將面臨來自中國的意想不到的挑戰。究竟是讓卡達舉辦2022年世界盃,還是讓中國舉辦2026年世界盃?國際足聯恐怕必須要在權衡中做出取捨,因為同一個大洲不可能連續舉辦兩屆世界盃。

申辦委員會宣傳負責人納塞爾·阿爾·卡特稱,卡達申辦的技術層面是非常好的。“我們準備了豐富的、令人興奮的項目,希望給考察團留下持久的印象。我們整個團隊都迫切地想向考察團展示卡達為什么是國際足聯偉大的合作夥伴。”

賽事場地

運動城體育場

運動城體育場坐落於多哈東岸,波斯灣沿岸一帶。為了2022年世界盃,卡達已決定投資570億美元,建造12座體育場,運動城體育場便是其中功能最多的一座。這座體育場的主要設施均可伸縮,其中包括屋頂、座椅和草坪。

美國堪薩斯城建築事務所Populous的建築師丹·梅斯負責運動城體育場的設計。梅斯表示希望這座體育場能夠在世界盃結束後繼續發揮重要作用。在接受《連線》雜誌網站採訪時,他指出:“為了承辦體育賽事,舉辦國經常要建新體育場,但在賽後利用體育場方面,他們卻遭遇困難。”

根據他的構想,運動城將是一座多功能體育場同時體現阿拉伯的重要文化元素。體育場建築結構的主要靈感來自於貝都因人帳篷,這是阿拉伯人的傳統住所。這種帳篷在設計上較為簡單,能夠適應周圍環境。梅斯說:“這種帳篷非常靈活,可根據居住者數量調整大小,非常有趣。”運動城體育場的屋頂可以伸縮,打開和閉合需要15至20分鐘,所採用的設計元素讓這座體育場有別於其他體育場。梅斯設計的用於支撐屋頂的桁架結構非常獨特。他說:“在設計其他體育場時,我也曾有過類似運動城這樣的構想,但從沒有付諸實施。”

這座體育場將安裝47560個座椅,可以向下調節,滿足舉行音樂會、展覽以及其他非體育活動的需要。梅斯表示這項座椅調節技術借鑑了日本崎玉體育場的經驗。座位可在類似火車鐵軌的滾軸上移動。它們可以向後滑動,移動到任何地方以騰出空間。可伸縮草坪也採用類似設計,可以移動到附近地區。這一點與美國亞利桑那州格倫戴爾的菲尼克斯大學體育場採取的方式類似。菲尼克斯大學體育場的草坪可以移出場地,為舉辦其他活動騰出空間。

卡達氣候炎熱,溫度可超過100華氏度,為了讓觀眾免受高溫煎熬,體育場內部將安裝降溫系統。所有體育場都將納入卡達的全國零碳排放計畫。球場外的一個太陽能場負責向城市電網輸送電量。太陽能收集器利用太陽能將水加熱,熱水隨後被輸送到場內的儲水設施,儲水設施負責保持水溫。

需要使用冷卻系統時,熱水將流過一個吸收式冷凍機,冷凍機負責將水冷卻同時輸送到另一個儲水設施,儲水設施負責向每一排座位上的觀眾腳踝和頸部所在高度輸送64華氏度的空氣。這些空氣將最終充滿整個體育場,球場附近區域的溫度可降至80華氏度。冷卻系統將與體育場的可伸縮屋頂結合在一起。比賽期間,屋頂會向兩側延伸,一直延伸到場外的廣場,給人一種好似沙漠綠洲的感覺。卡達希望通過這樣一種體育場設計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他們要用事實證明,作為地球上最炎熱地區之一的卡達也適於舉辦世界盃這項世界上最受歡迎的賽事。

勒賽爾地標體育場

勒賽爾地標體育場可容納86250名觀眾,2022年世界盃揭幕戰和決賽都將在這座體育場舉行。勒賽爾地標體育場坐落於盧塞爾城,設計靈感來自於阿拉伯傳統的獨桅帆船的船帆,四周被水環繞。世界盃結束後,這座體育場將用於舉辦其他大規模體育賽事和文化活動。

多哈港體育場

多哈港體育場將是一座百分百模組式體育場,可容納44950人。

這座體育場將建在波斯灣的一座人造半島上,在設計上讓人聯想到浩瀚的海洋。落成後,波斯灣的海水將在體育場外部正面上方流過,起到輔助冷卻的作用同時也在外觀上賦予一種美感。球迷可以搭乘水上計程車或者渡船抵達體育場。世界盃結束後,多哈港體育場將被完全分解,座椅將運到開發中國家,幫助他們進一步發展足球運動

教育城體育場

教育城體育場外形猶如一顆帶鋸齒的鑽石,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均熠熠生輝,閃閃發光。這座可容納45350人的體育場將建在教育城幾座大學校園中間,更便於卡達和鄰國巴林的球迷前來看球,布林球迷搭乘高鐵前往體育場只需要51分鐘。世界盃結束後,教育城體育場將保留25000個座椅,供大學的運動隊使用。

烏姆·薩拉爾體育場

烏姆·薩拉爾體育場坐落於卡達一個最為重要的港口附近,將安裝45120個座椅。在設計上,這座體育場將現代元素與附近的烏姆·薩拉爾·穆罕默德等阿拉伯傳統港口融合在一起。世界盃結束後,烏姆·薩拉爾體育場的座椅數量將減至25500個,供烏姆·薩拉爾足球俱樂部使用。

卡達爾大學體育場

卡達爾大學體育場將取代這所大學當前的田徑體育場,座椅數量將達到43520個。這座體育場的金色正面將傳統的阿拉伯幾何圖案和自由形態的粗燥表面融合在一起,象徵著回首過去和展望未來。世界盃結束後,卡達爾大學體育場的座椅數量將減至23500個,供大學運動員使用。

阿爾-加拉法體育場

通過使用模組式結構添加上排座椅,阿爾-加拉法體育場的座椅數量將從當前的21175個增至44740個。體育場正面將由絲帶構成,象徵著有資格承辦2022年世界盃的國家,同時也象徵著足球、相互之間的友誼、容忍和耐力以及對世界盃的一種尊重。世界盃結束後,阿爾-加拉法體育場座椅數量將減至當前數量,也就是21175個。

阿爾-科霍爾體育場

阿爾-科霍爾是一座全新的體育場,可容納45330人。它的外形好似一個海貝殼,屋頂可彎曲變形。其永久性低排座椅數量為25500個,模組式高排座椅數量為19830個。這家體育場將建在一個運動-娛樂區,置身其中,球迷可以飽覽美妙的阿拉伯灣(通常被稱之為“波斯灣”)自然風光。

阿爾-拉亞體育場

阿爾-拉亞體育場當前的座椅數量為21282個,通過使用模組式結構添加上排座椅,座椅數量將增至44740個。這家體育場採用一種特殊的“媒體膜”,可充當一個顯示屏,顯示新聞、最新訊息以及比賽進展情況。世界盃結束後,阿爾-拉亞體育場座椅數量將減至當前數量,即21282個。

阿爾-瓦克拉體育場

阿爾-瓦克拉是卡達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其商業捕魚和潛水採珠業擁有悠久的歷史。這座體育場可容納45120人,主打海洋元素。海洋在這座城市的發展史上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世界盃結束後,阿爾-瓦克拉體育場的座椅數量將減至25500個。

阿爾-沙瑪爾體育場

阿爾-沙瑪爾體育場可容納45120人,永久性低排座椅25500個,模組式高排座椅19620個。這座體育場的外形設計靈感來自於波斯灣的獨桅三角捕魚帆船。觀眾可乘車走多哈高速路或者巴林-卡達友誼橋抵達阿爾-沙瑪爾體育場,也可選擇搭乘水上計程車和新建的捷運。

哈里發國際體育場

哈里發國際體育場曾為卡塔爾成功舉辦2006年亞運會做出了自己的貢獻。為了舉辦2022年世界盃,這座體育場經過重新設計,容量已從5萬人擴大至68030人。它採用巨大的弧形結構,部分看台被遮住,是阿斯拜爾體育中心的焦點所在。阿斯拜爾運動精英學院、阿斯珀塔爾運動醫學醫院以及其他很多體育設施均位於這家體育中心。

賄選風波

賄選調查

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在2011年7月29日表示,國際足聯已經準備好就2022世界盃的賄選事件展開調查,這意味著如果賄選真的存在,那么卡達可能會被剝奪2022世界盃的主辦資格。

自從2010年12月卡達獲得2022世界盃主辦權後,爭議就一直沒有停止過,有關卡達主辦世界盃的爭奪主要有兩點,一是卡達在申辦過程中有沒有賄選,二是在當地高達50度的高溫下比賽是否合適,2022世界盃是否需要改期到冬天比賽。

隨著哈曼的落台,卡達的世界盃主辦資格也開始出現危機。卡達能獲得2022世界盃主辦權,亞足聯主席哈曼功不可沒,但可惜在之後與布拉特競逐國際足聯主席的寶座時,哈曼被曝出陷入賄賂醜聞,結果在上周他正式被國際足聯清理出門戶。

布拉特正打算“痛打落水狗”,他透露他正準備批准展開針對卡達申辦世界盃的調查工作,這意味著卡達的世界盃主辦權可能會被剝奪,一個新的主辦國可能會被重新挑選。如果2022世界盃最終花落亞洲之外的國家,那么中國就有機會獲得2026世界盃的主辦權。

為了徹查賄選事件,布拉特組成了新的“解決委員會”,新委員會會員包括約翰-克魯伊夫、亨利-基辛格和多明戈,布拉特說道:“現在這一刻,我們還沒有開始調查卡達世界盃。但我們將一步一步了解事件,如果這個解決委員會發現了什么問題,那么他們應該告訴我們去調查一下,那么我們將會展開行動。”

德國足協主席、國際足聯新入選的執行委員會會員茨旺齊格和主要贊助商愛迪達都按時2022世界盃的申辦工作應該重新展開,對此布拉特表示:“當我跟茨旺齊格交談時,他也意識到就這樣說重新展開申辦工作太簡單了。他知道他國際足聯必須先找到證據,所有人都必須提供證據。關注贊助商,我還沒有收到任何說法和意見,國際足聯所有贊助商都沒有提議任何跟卡達有關的事情,至今為止還沒有。”

不過即使卡達能成功保留2022世界盃主辦權,他們主辦世界盃的前景也令人擔憂,因為在當地的高溫環境下比賽將危及球員的健康,但對於歐足聯主席普拉蒂尼提議把世界盃改到在12月或1月進行,卡達方面卻並不樂意,對於此事,布拉特認為並不焦急。

“我知道這個問題的存在,但現在還沒到2022年,我們還沒有就具體的計畫達成協定。大家都知道歐足聯主席提議後的反應。從時間來看,沒有人能要求改變任何東西,卡達的組織者和國際足聯都不能,因為現在還沒有進入卡達世界盃的時間段,目前的基本還是將在6月和7月比賽。但改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這不是我的決定,這必須由卡達提出作出某些改變。目前這個時間段,他們並沒有這樣做。”

風波再起

《星期日泰晤士報》2014年6月連篇刊登了卡達賄選黑幕,並把矛頭直指前亞足聯主席哈曼,引發大幅震盪。有訊息稱,一旦證據確鑿,卡達恐被取消世界盃主辦資格,而隨著事態的一步步發展,歐足聯主席普拉蒂尼也深陷醜聞之中。

2022年卡達世界盃2022年卡達世界盃

在2020年世界盃申辦投票前夕,普拉蒂尼曾與哈曼數次密會,這被部分媒體認作是兩人合謀用“盤外招”為卡達套取主辦權的證據之一。對此,普拉蒂尼言辭激烈地發表聲明稱:“我和一名國際足聯執委的會面竟被說成是一次國家合謀,這簡直令人震驚。”

“我和哈曼先生的確在2010年進行過多次會面,但我們談話的內容是關於國際足聯主席的競選。”哈曼想勸說我加入2011年國際足聯主席的競選,但他沒有勸說成功。自那以後,他只好開始隻身對抗布拉特。”

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曾公開反對卡達主辦世界盃,普拉蒂尼則是多次表態支持卡達,而法國與卡達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2011年,卡達體育投資集團正式入主巴黎聖日耳曼,其背後的金主正是卡達王儲。法國時任總統薩科齊也多次在普拉蒂尼的陪同下與卡達皇室舉行私下會面。

《法國足球》曾曝光,在2020年世界盃申辦投票的前一周,薩科齊和普拉蒂尼受邀與卡達2022年世界盃申辦委員會主席阿勒薩尼共進了晚餐,談話的主題就是如何保證卡達能夠勝選。而當卡達成功拿到世界盃主辦權後,普拉蒂尼的兒子就隨即成為一家卡達控股體育服裝公司的主管。

建設黑幕

近2百民工熱死

法新社爆料稱2022年卡達世界盃體育場建設用工存在嚴重問題。文章中提到,在建設現場,外來務工人員處於被“奴役”的境地,工作環境非常差。“外來務工人員在暑期工作期間所面臨的戶外溫度高達50攝氏度以上。2010年的一項統計表明,有191名尼泊爾勞工因高溫致死。”

印度使館數據顯示,大約有120萬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斯里蘭卡、菲律賓以及埃及工人參與到卡達的工程建設中。2010年有233名印度工人死在卡達,2011年死亡239人,2012年死亡237人,2013年死亡241人,僅2014年1月份就有24人死亡。從2010年至今已有974名印度工人死亡,從2010年12月卡達獲得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算起,已經有717名印度工人喪生。

舉辦時間

台北時間2015年3月20日,國際足聯正式確認,2022年卡達世界盃將於當年11月份開幕,最終的決賽將在12月18日進行。

由於卡達夏季氣候過於炎熱,有關2022年世界盃的舉辦時間一直爭論不休,上個月卡達世界盃工作組已經在多哈召開過會議,討論內容就是將世界盃的舉辦時間推遲到冬天,最終會議代表多數贊成這一提議。

今日國際足聯執委會正式確定了賽事日期,2022年世界盃將首次在11月舉辦,為了讓球迷們可以回家歡度聖誕節,決賽將在12月18日舉行,這一天也適逢卡達國慶節。

此外,由於歐洲主流聯賽屆時激戰正酣,國際足聯縮短了2022世界盃的賽程,從原來的32天減至28天。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