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2年

1562年是明世宗嘉靖四十一。

  • 中文名稱
    1562年
  • 事    件
    戚繼光奉命調入福建剿倭
  • 年    號
    明世宗嘉靖四十一
  • 逝世人物

1562年-一月

1562年

1月25日,戚繼光奉命調入福建剿倭。

戚繼光像戚繼光像

1562年-二月

2月,日本倭寇入侵寧德時,掠奪走漳灣造的"大樓船"數十艘。

1562年-三月

3月1日,法國的瓦西鎮發生了一起天主教徒大肆屠殺新教徒的慘案。

3月1日,歐洲第一次宗教戰爭爆發

1562年-四月

4月24日,明代科學家徐光啓(1562-1633)出生在上海縣徐家匯(今屬上海市轄區)。4月8日,忠勝與信長同盟後的第二戰鳥屋根城之戰中,忠勝隨叔父忠直出陣,並斬得首級。

徐光啓徐光啓

1562年-五月

5月人文主義作家拉伯雷出版了《巨人傳》第五部前16章。

巨人傳巨人傳

1562年-六月

1562年

6月20日 世界難民日

6月20日嚴嵩因重用親信,排斥異己,賄賂公行,貪污腐化于是日被罷職,其子嚴世蕃被捕入獄遂殺。

6月22日 將 足利 が八幡から入京、三好 、松永久秀もこれに う。

6月24日 秀吉子 いの勇將で ヶ岳七本 の一人として知られる後の熊本城主、加藤清正が生まれる。父は清忠。

1562年-七月

7月20日,上総勝浦城主正木時忠が、裏見義弘方の糟谷大炊助を上総一宮城に攻め落とす。

7月25日,加藤清正,安土桃山時代、江戶時代武將和大名。

7月28日部分領土被波蘭和瑞典瓜分。

7月,在曼尼城中心廣場上,西班牙神父狄亞哥·迪蘭達(Fr Diego de Landa)親手燒毀了成千上萬的瑪雅古籍抄本、故事畫冊和書寫在鹿皮上的象形文字書卷。

1562年-八月

8月6日(明世宗嘉靖四十一年七月己醜)明世宗下詔重錄《永樂大典》。

8月份,柳生宗嚴開創的新流派──柳生新陰流。

8月,戚繼光受命率軍6000人入閩。他們從溫州出發,由分水關挺進閩東,經霞浦縣城、鹽田、八都,于9月4日收復寧德縣城。

1562年-九月

9月,師真猿飛佐助病死。

9月戚繼光殲滅入侵福建福清之寇萬餘,但由于明嘉靖時期政治腐敗,沒有給倭寇以嚴重打擊。

9月30日,皇帝重修三大殿完工後重新給三大殿命名:改皇帝受朝賀的正殿奉天殿為皇極殿、改華蓋殿為中極殿、改謹身殿為建極殿,閣銜因之。

皇極殿皇極殿

1562年-十月

10月鈴木重秀攻佔岸河田城。

10月戚家軍班師回浙江。

1562年-十一月

1562年

11月1日--11月5日脫利騰會議復會。

11月12日 從事販賣奴隸。

11月17日,納瓦爾(中世紀歐洲國家,位于現法國西部和西班牙東部)的國王安托萬-波旁率軍圍攻魯昂城。

1562年-十二月

12月4日,煙草傳到非洲。

1562年12月,明朝商人終于來傳授了苗刀。

1562年-出生

中國官員、翻譯家、科學家徐光啓出生。

1562年-逝世

路易一世·德·波旁,宗室第一親王逝世。

卓晚春逝世于杭州凈慈寺。 年;日本正親町天皇永祿五年。狗年。這年是平年。全年365天。

歷史記載

張璉起義失敗

張璉,廣東饒平縣烏石村人。困殺死族人,投奔鄭八,蕭晚(又稱蕭雪峰)領導的農民起義軍,鄭八死後,張璉被推為首領。嘉靖三十九年(1560),張璉稱帝,年號"造歷"。在粵北山中構築宮殿大寨,周圍環列小寨數百,聚眾十萬人,先後出擊福建汀州、南靖、漳州、延平、建甌和江西寧都、金等地。嘉靖四十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南京都督僉事劉顯為總兵官,鎮守廣東、南贛;參將俞大猷為副總兵官,入南贛會兵進剿。俞大猷遂統官軍一萬五千人迅速追擊至閩贛交界的柏嵩嶺,破山寨,俘獲張璉、蕭晚,殺死一千二百餘人,遣散脅從者二萬人。同年五月十二日,張璉起義失敗。六月十八日,張璉在廣東被斬。(一說張璉率眾突圍後移居南洋)。

鄒應龍劾嚴嵩父子不法事

御史鄒應龍因避雨內侍家,得知世宗有意罷斥內閣首輔嚴嵩的訊息,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五月十九日專疏彈劾嚴嵩父子。說:嚴世蕃憑借其父嚴嵩的權勢,專利無厭,私擅爵貴,廣致賄遺。每次任用官員按官品高低論價,索取賄銀。如刑部主事項治元,以一萬二千兩轉入吏部;舉人潘鴻業以二千二百兩而得知州。至于交通贓賄,為之關節者不下百餘人。嚴世蕃子錦衛嚴鵠、中書嚴鴻、家奴嚴年等亦多奸詐黠狡,貪得無厭。嚴嵩父子原籍江西袁州,乃廣置良田美宅于南京、揚州等處,無慮數十所,抑勒侵奪,怙勢肆害,所在民怨入骨。嚴世蕃在母喪守孝期間,依然擁姬抱妾,金迷紙醉,日以繼夜。嚴鵠回家為祖母治葬事,沿途騷擾,百計需索,郡邑為之一空。今天下水旱頻仍,南北多事,民窮財盡,皆由嚴氏所致。請立斬嚴世蕃,以為不忠不孝者戒。嚴嵩受國厚恩不思報,而溺愛惡子,弄權黷貨,宜亟令休退,以清政本。此疏呈上,世宗遂責令嚴嵩致仕。嚴世蕃等人下獄。

嚴嵩罷官

嚴嵩(1480-1567),字惟中,號介溪,江西分宜縣人。弘治十八年(1505)進士,改庶吉士,授編修。後因病歸裏,在鈐山讀書十年,詩文古辭,頗有成就。回朝以後,進侍講、歷國子祭酒。自嘉靖七年(1528)開始,先後官禮部右侍郎、吏部左侍郎、南京禮、吏二部尚書。五年後入北京,以禮部尚書兼翰林學士,主持重修《宋史》。嘉靖十五年,遷禮部尚書視部事。嘉靖二十一年八月,進為武英殿大學士,入直文淵閣。嚴嵩無他才,唯一意獻媚世宗,竊權罔利。嘉靖二十三年八月加太子太傅,九月兼吏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十二月加少傅。嘉靖二十四年七月加太子太師,八月加少師,出任內閣首輔,獨攬政事。嘉靖二十六年十一月晉為華蓋殿大學士。次年八月加上柱國,並以其子嚴世番為太常寺卿。嘉靖二十七年十月,害死首輔夏言。于是嚴氏父子恃寵擅權,相濟為惡,擅殺大臣,殘害忠良,賣官鬻爵,政以賄成;排斥異己,遍引私人;貪酷無厭,廣置產業。尤其是到了嚴嵩執政後期,東南倭禍和北方邊患更加嚴重,賦役日增,災害頻繁,民不聊生,各地不斷爆發農民起義。天怒人怨,人鹹指目嚴嵩為奸臣。嘉靖三十七年三月,給事中吳時來等人相繼上疏歷數嚴氏父子朋奸罔上,禍國殃民諸罪行,請立除嚴嵩父子,以正國法。自此世宗漸漸厭惡嚴氏父子。是時,嚴嵩已經年老,軍國大事多由嚴世蕃代為處理。嘉靖四十年閏五月,嚴嵩妻歐陽氏死,嚴世蕃因守孝不得入閣,嚴嵩受詔多不能答,所進青詞又多出自他人之手,不合要求,由是更加失去世宗的歡心。至同年十一月,世宗居住的西苑永壽宮失火,嚴嵩請移居英宗為太上皇時所居的南城離宮,世宗大為不滿;而大學士徐階則請重建永壽宮,世宗甚是高興,至此世宗益額度徐階。未幾,世宗採納方士藍道行的建議,有意罷嚴嵩。御史鄒應龍得知世宗意圖,于嘉靖四十一年五月十九日疏劾嚴嵩父子。世宗得疏,以嚴嵩放縱嚴世蕃,負國恩,令其致仕還鄉,而下嚴世蕃于獄。後嚴嵩削籍,抄沒其家,得金銀財物無數。嚴嵩老病,寄食墓舍。隆慶元年(1567)死,年八十八。(一說死于嘉靖四十四年,又一說死于隆慶三年),有《鈐山堂集》。

江東獻保邊十策

嘉靖四十一年(1562)六月初二日,總督宣大兵部尚書江東上疏,說:御寇之策,以保全邊堡為第一,而欲保全邊堡,必須做到:一、積糧。二、征還各營選調的士兵。三、選練士兵共守。四、增城疏池。五、屯田耕牧。六、造雙輪戰車。七、選好將帥。八、信賞必罰。九、厚恤間諜。十、嚴禁邊軍通。兵部復議,從其言。

戶部進理財事宜

嘉靖四十一年(1562)七月十一日,戶部奉旨集廷臣議進理財之策,計十四事:省兵食,慎調遣,先節省,完積逋,清屯糧,牧馬匹,均修邊,停外例,處銅價,減供應,杜奏留,議補助,議漕河工銀。其中,最重要的是節省兵餉。世宗以近年邊餉侵冒多端,特令各撫、按官正己率屬、嚴革積弊。違者聽部、科參治。

世宗變更殿名

嘉靖四十一年(1562)九月初三日,改奏天殿為皇極,華蓋殿為中極,謹身殿為建極,文樓為文昭閣,武樓為武成閣。左順門為會極,右順門為歸極,奉天門(大朝門)為皇極,東角門為弘政,西角門為宣治。是日,百官表賀,詔告天下。後又改乾清宮右小閣為道心,旁左門為仁蕩,右門為義平。

林潤疏議宗藩祿米

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月十三日,御史林潤上疏說:今天下之事,極弊而大為可慮者,莫如宗藩。因為今日宗室繁衍,歲祿不繼,宗藩祿米所支比過去多出數百倍。如河南開封,洪武中惟一個周王府,至嘉靖初郡王已增三十九,將軍至五百餘,中尉、儀賓不可勝計,舉一府而可知天下。今距嘉靖初又四十餘年,所增之數又不難推知。計天下財賦每年供京師糧食四百萬石,而各處王府祿米多達八百五十三萬石,超過供京師之糧一倍以上。如山西存留米為一百五十二萬石,祿米則為三百一十二萬石;河南存留米八十四萬三千石,王府祿米一百九十二萬石。以此二省論之,即便田賦糧全征,也不夠供王府祿米之半,況且吏祿、軍餉皆出其中。因此形成郡王以上猶得厚享,將軍以下至不能自存,飢寒困辱,勢所必至。有司困于難供,宗藩苦于不給。于是議論紛紛,莫衷一是。臣以為宜令大臣和科道集議于朝廷,然後頒論諸王,示以勢窮弊極,不得不通之意。令戶部全計賦額,以十年為準,大約兵荒、蠲免、存留費用幾何,王府增封幾何,祿米及諸費幾何,令宗藩曉然,知賦入有限,而費出無窮,共陳善後之策,然後通集眾論,請皇上定奪,以為萬世不易之規。禮部依其議,世宗詔準。

詔求方士法書

世宗皇帝晚年夢想長生,求方術益急。時豐城縣方士熊顯進《法書》六十六冊,世宗大喜,詔留御覽,賜熊顯冠帶、銀幣。至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初三日,進而命御史姜儆、王大任分行天下,訪求方士及符錄秘書。二年後還朝,上所得法秘數千冊,並薦方士唐秩、劉文彬等人。姜儆、王大任俱進侍講學士。唐秩、劉文彬等賜第京師。

陸鳳儀疏劾胡宗憲十罪

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初七日,南京戶科給事中陸鳳儀劾奏浙直總督胡宗憲欺橫貪淫十大罪。大略說:胡宗憲本與海寇頭目王直為同鄉,其所任蔣州、陳可願等人皆為海寇奸細。在江南剿倭中,胡宗憲按兵玩寇,且許王直任海防官,與之約誓和好。若不是皇上英明果斷,誅殺王直,恥辱將不可雪。而胡宗憲竟自以為功,奏捷于朝廷。近來長夜縱飲,坐視江西、福建之寇。侵冒軍餉,睃削民財,督府積銀如山,聚奸如友,宣淫無度,大納姬妾,克扣上供歲造布匹銀兩,濫給倡優,市販官職,私役官軍。請重加懲治。疏上,世宗命錦衣衛將胡宗憲械押入京。並從此撤消浙直總督之設,任左副都御史趙炳然為兵部右侍郎,提督軍務,巡撫浙江。

徐爌請戶部盡免兩淮餘鹽加額

起初,兩淮餘鹽額征銀六十萬兩。嘉靖三十二年(1553)新開工本鹽引增至九十萬兩。嘉靖三十九年三月總理鹽政副都御史鄢懋卿又增至一百萬兩。于是商人苦之。嘉靖四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巡鹽御史徐爌為此奏言:祖宗時淮鹽有常股、存積、水鄉,總計七十萬五千一百八十引,每引重二百斤。邊境中鹽每引納銀八分。至永樂以後,每引納米二鬥五升。近年遞增,算及毛發,正鹽之外,有餘鹽;餘鹽之外,又有加工本錢,添單、添引,且加以割沒。鄢懋卿見掣鹽阻滯不暢銷,欲為疏通,不知前鹽有掣無售,商人困極。請戶部盡免加額,每年仍征六十萬兩。世宗允其奏。于是鄢懋卿所增之額悉罷。

倭寇攻陷福建興化府

劫掠浙江、廣東等省的倭寇紛紛竄入福建,與原在福建的倭寇互相聯合,大舉進犯福建各地。先後攻掠邵武、羅源、連江、壽寧、政和、寧德、福清、長樂、龍岩、松溪、大田、古田、莆田,以致閩中迄無寧日。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二十九日,倭寇攻陷興化府,將府城焚掠一空。自倭寇犯東南以來,破州、縣、衛、所雖有百餘計,但從未及府城。興化為福建大府,最為繁富,至此為倭寇所陷,遠近為之震動。

泉州府大役

嘉靖四十一年(1562),泉州府城瘟疫,人死十分之七。市肆寺觀死屍相枕,有闔戶無一存者。市門俱閉,至無敢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