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年

1215年

南宋寧宗嘉定八年,金宣宗貞佑三年,西夏神宗李遵頊光定五年,大理段智祥天開十一年,蒲鮮·萬奴天泰元年。乙亥(豬年);耶律留哥元統三年;越南建嘉五年;日本建保三年

  • 中文名稱
    1215年
  • 定    義
    中國紀年
  • 別    名
    公元1215年
  • 朝    代
    南宋

中國紀年

公元1215年,南宋寧宗嘉定八年

金宣宗貞佑三年

西夏神宗李遵頊光定五年

大理段智祥天開十一年

蒲鮮·萬奴天泰元年

通鑒記載

寧宗法天備道純德茂功仁文哲武聖睿恭孝皇帝嘉定八年(金貞佑三年,蒙古太祖十年,公元1215年)

春,正月,乙醜,金命山東安撫使布薩安貞等討紅襖賊劉二祖。

辛未,以師禹為嗣秀王。師禹,師揆弟也。

丁亥,金北京宣差提控完顏實?寽,殺宣撫使兼留守鄂屯襄,推烏庫哩音達琿為帥。實?寽為宣撫使所殺。

丁醜,金右副元帥富察齊錦以通州降于蒙古,舒穆嚕明安命復其職,置之麾下,遂駐軍于中都南建春宮。

乙醜,金太子守忠卒,謚庄獻。

夏人攻金環州,二月,辛卯,刺史烏庫哩延壽等擊卻之。

丙午,知樞密院事雷孝友罷。

金尚書省以南遷後,吏部秋冬置選南京,春夏置選中都,赴調者不便,請並選于南京;從之。

丁未,金布薩安貞遣提控赫舍哩約赫德,破巨蒙等四堌及破馬耳山,殺紅襖賊四千餘,遂會宿州兵同攻大沫堌;賊千餘逆戰,騎兵擊之,盡殪。提控穆延奪其北門以入,別軍取賊水寨,諸軍繼進,殺賊五千餘。劉二祖被創,擒斬之。楊安兒餘黨李思溫等保大、小嵕角子山,金兵擊破之。

安兒妹妙真,號四娘子,勇悍善騎射,賊黨劉福等奉之,稱為姑姑,眾尚數萬,掠食磨旗山。李全率眾附之,妙真與之通,遂以為夫。

蒙古穆呼哩遣部將史天祥等進攻北京,烏庫哩音達琿舉城降。穆呼哩怒其降緩,欲坑其眾。舒穆嚕額森諫曰:"北京為遼西重鎮,當撫之以慰人望,奈何坑之?"穆呼哩乃止。以音達琿權北京留守,烏頁爾權兵馬都元帥。

金興中府元帥石天應降于蒙古,蒙古以為興中府尹。

三月,辛巳,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科何致,坐妄造事端,熒惑眾聽,配廣西牢城。

癸未,安定郡王伯柷卒。

己醜,金禁州縣置刃于杖以決罪人。

金中都久被圍,右丞相、都元帥承暉,以右丞穆延盡忠久在軍旅,委以腹心,而己總持大綱,期于保完都成。及富察齊錦叛,中都益急,金主遣左監軍永錫、左都監烏庫哩慶壽將兵三萬九千,御史中丞李英運糧大名,行省富珠哩德裕調遣繼發,以救中都。承暉遣間使奉礬書奏曰:"齊錦既降,城中莫有固志,臣雖以死守之,豈能持久!伏念一失中都,遼東、河朔皆非我有。諸軍倍道來援,猶冀有濟。"永錫軍至涿州之旋風寨,與蒙古兵遇而潰。李英收清、滄義軍數萬以進,遇蒙古兵于霸州。英馭眾素無紀律,又值被酒,遂大敗,盡失其所運糧,英死,士卒殲焉。慶壽軍聞之,亦潰歸。由是中都孤立,內外不通。

夏,四月,癸卯,詔中外臣民直言時政得失。

金用山東西路宣撫副使完顏弼言,招大沫堌渠賊孫邦佐、張汝檝以五品職,下詔湔洗其罪。汝檝尋謀復叛,為弼所殺。

金平章珠赫?寽果勒齊居中專政,忌承暉成功,諸將又皆顧望,雖屢遣援兵,而終無一人至中都者。

先是完顏素蘭自中都計議軍事回,上書求見,乞屏左右。金主召至近侍局,給紙答刂,令書所欲言。書未及半,金主出御便殿見之,悉去左右,惟近侍局直長趙和仲在焉。素蘭言:"臣聞興衰治亂,有國之常,在所用之人何如耳。用得其人,雖衰亂尚可扶持;一或非才,則治安亦亂矣。向者糺軍之變,中都帥府自足剿滅,朝廷措置乖方,遂不可製。臣自外風聞皆平章果勒齊之意。"金主曰:"何以知之?"素蘭因陳其交結狀,金主頷之。素蘭又曰:"果勒齊本無勛勞,亦無公望,向以畏死故,擅誅赫舍哩執中,蓋出無聊耳。一旦得志,妒賢能,樹奸黨,竊弄國權,自作威福。去年,都下書生樊知一者,詣果勒齊,言糺軍不可信,恐終作亂,遂以刀杖決殺之,自是無復敢言軍國利害者。昔東海時,執中跋扈無上,天下知之而不敢言,獨台臣烏庫哩德升、張行信彈劾其惡,東海不察,卒被其禍。今果勒齊之奸過于執中遠矣,台諫當言責,迫于凶威,噤不敢言。然內外臣庶,見其恣橫,莫不扼腕切齒,欲剚以刃,陛下何惜而不去之耶?"金主曰:"此大事,汝敢及之,甚善。"素蘭請召還承暉。金主曰:"都下事殷,丞相恐不可輟。朕徐思之。"素蘭出,金主復戒曰:"今日與朕對者,止汝二人,慎無泄也!"尋令素蘭再任監察御史。

蒙古舒穆嚕明安攻金之萬寧宮,克之,取富昌、豐宜二關,拔固安,中都危在旦夕。承暉與穆延盡忠會議,期同死社稷。盡忠不從,承暉怒,即起還第。然兵柄既皆屬盡忠,承暉無如之何,乃辭家廟,召左司郎中趙思文,謂之曰:"事勢至此,惟有一死以報國家!"五月,庚申,承暉作遺表,付尚書省令史師安石書之,皆論國家大計及果勒齊奸狀,且謝不能終保都城之罪,從容若平日。盡出財物,召家人,隨年勞多寡分給之。舉家號泣,承暉神色泰然,方與安石舉白引滿曰:"承暉于《五經》皆經師授,謹守而力行之,不為虛文。"既被酒,取筆與安石訣,最後倒寫二字,投筆曰:"遽爾謬誤,得非神志亂耶?"謂安石曰:"子行矣!"安石出門,聞哭聲,則已仰葯死矣。家人匆匆瘞庭中。

是日暮,凡在中都妃嬪,聞盡忠將南奔,皆束裝至通玄門。盡忠紿之曰:"我當先出,為諸妃啓途。"乃與愛妾及所親者先出城,不復反顧。蒙古兵入城,戶部尚書任天寵、知大興府高霖皆及于難,宮室為亂兵所焚。及明安至,官屬、父老出迎,明安曰:"負固不服,以至此極,非汝等罪,守者之責也。"悉令安業。時蒙古主避暑桓州,聞中都破,遣使勞明安等,悉輦其府庫之實北去。于是金祖宗神御及諸妃嬪皆淪沒。盡忠行至中山,謂所親曰:"若與諸妃偕來,我輩豈得至此!"

安石奉承暉遺表至汴,贈承暉尚書令、廣平郡王,謚忠肅。盡忠旋亦至,金主釋其罪不問,仍以為平章政事

蒙古以舒穆嚕明安為太傅,封邵國公,兼管蒙古、漢軍兵馬都元帥。明安旋以疾卒。

蒙古主訪求遼舊族,得金左右司員外郎耶律楚材,召謂之曰:"遼、金世仇,朕為汝雪之。"對曰:"臣父祖嘗委贄事之,既為之臣,敢仇君耶!"蒙古主異其言,處之左右。楚材身長八尺,美須宏聲,都木達王托雲八世孫,尚書右丞履之子也。

辛未,金立皇孫鏗為皇太孫。

癸酉,金進士葛城劉炳條便宜十事:"一曰任諸王以鎮社稷。臣觀往歲王師,屢戰屢衄。承平日久,人不知兵,將帥非材,既無靖難之謀,又無效死之節,外托持重之名,內為自安之計,擇驍果以自隨,委疲懦以臨陣,陣勢稍動,望塵先奔,士卒從而大潰;朝廷不加詰問,輒為益兵,是以法度日紊,土地日蹙。自大駕南巡,遠近益無固志,任河北者以為不幸,逡巡退避,莫之敢前。臣願陛下擇諸王之英明者,總監天下之兵,北駐重鎮,移檄遠近,則四方聞風者皆將自奮。二曰結人心以固基本。今艱危之後,易于為惠,願寬其賦役,信其號令,凡事不便者一切停罷。三曰廣收人才以備國用。備歲寒者必求貂狐,適長塗者必蓄騏驥;河南、陝西有操行為民望者,稍擢用之,陰系天下之心。四曰選守令以安百姓。今眾庶已敝,官吏貪暴昏亂,與奸為市,公有鬥粟之賦,私有萬錢之求,遠近囂囂,無所控告;自今非才器過人、政跡卓異者,不可任此職。五曰褒忠義以勵臣節。忠義之士,奮身效命,有司略不加省,棄職者顧以恩貸,死事者反不見錄,天下何所慕憚而不為自安之計耶!六曰務農力本以廣蓄積。此當今之要務也。七曰崇節儉以省財用。今海內虛耗,紓生民之急,無大于此者。八曰去冗食以助軍費。九曰修軍政以習守戰。十曰修城池以備守御。"金主雖異其言而不能用,以補御史台令史。

秋,七月,戊午朔,蒙古取金濟源縣。

辛酉,以鄭昭先參知政事禮部尚書曾從龍簽書樞密院事。

成忠郎李珙,投匭為楊巨源訟冤。壬戌,詔四川立巨源廟,名曰褒忠,贈官,錄其後。

庚辰,詔皇帝搢更名思正,皇侄均更名貴和。

金主聞河北譏察官要求民財始聽渡河者,民避兵至或餓死、自溺,命御史台體訪之。

丙子,金尚書省奏給皇太孫歲賜錢,金主不從,曰:"襁褓兒安所用之!"

甲申,金改交鈔名"貞佑寶券"。

自泰和以來,交鈔日多而輕,乃更作二十貫至百貫、二百貫、千貫,謂之大鈔。初雖稍重,未幾益輕而愈滯,市邑視為無益之物。富家內困藏鏹之限,外敝交鈔屢更,皆至窘敗,謂之"坐化"。商人往往舟運貿易于江、淮、錢多入宋。至是改名而弊如故。

金工部下開封市白牯,取皮治御用鞠仗,器物局副使珠赫?寽筠壽,以其家所有鞠仗以進,因奏曰:"中都食盡,遠棄廟社,陛下當坐薪懸膽之日,奈何以球鞠細物,動搖民間,使屠宰耕牛以供不急之用"非所以示百姓也。"金主不懌。旋出筠壽為橋西提控。

紅羅山寨主杜秀降于蒙古,以秀為錦州節度使。

蒙古主駐軍魚兒濼,遣傘格巴圖帥萬騎自西夏趨京兆,以攻金潼關,不能下,乃由留山小路趨汝州,遇山澗,輒以鐵槍相鎖,連線為橋以渡,遂赴汴京。金主急召花帽軍于山東,蒙古兵至杏花營,距汴京二十裏,花帽軍擊敗之。蒙古兵還兵陝州,適河冰合,遂渡而北,金人轉守關輔。時蒙古兵所向皆下,金人遣使求和。蒙古主欲許之,謂薩木哈曰:"闢如圍場中麞鹿,吾已取之矣,獨餘一兔,盍遂舍之!"薩木哈恥于無功,不從,遣伊實裏謂金主曰:"若欲議和,以河北、山東未下諸城來獻,及去帝號稱臣,當封汝為河南王。"議遂不成。

八月,戊子朔,金以陝西統軍使完顏哈達簽書樞密院事。

己醜,賜張栻謚曰宣。

庚子,全主慮平陽城大,兵食不足,議棄之,宰執不可。乃以太常卿侯摯為參知政事,行中書省于河北東、西兩路。

蒙古以史天倪南伐,授右副都元帥,賜金虎符。遂取金平州,經略使奇珠降。

蒙古穆呼哩遣史進道等攻廣寧府,降之。

是月,蘭州盜程彥暉求內附,四川製置使董居誼卻之。

九月,乙亥,申嚴兩浙圍田之禁。

金穆延盡忠與果勒齊不相能,而果勒齊恃近侍局為內援,盡忠患之,乘間言于金主,請以完顏素蘭為近侍局。金主曰:"近侍局例註本局人及宮中出身,雜以它流,恐或不和。"盡忠曰:"若給使左右,可止註本局人;既令預政,固宜慎選。"金主曰:"何謂預政?"盡忠曰:"中外之事,得議論訪察,即為預政矣。"金主曰:"自世宗、章宗朝許察外事,非自朕始也。如請謁、營私,擬除不當,台諫不職,非近侍體察,何由知之?"參知政事烏庫哩德升曰:"固當慎選其人。"金主曰:"朕于庶官,曷嘗不慎!有外似可用而實無才力者,視之若忠孝而包藏悖逆者,富察齊錦以刺史立功,驟升顯貴,輒懷異志;富鮮萬努委以遼東,乃復肆亂;知人之難如此,朕敢輕乎?"德升曰:"比來訪察開決河堤,水損田禾,覆之皆不實。"金主曰:"朕自今不敢問若輩,外間事皆不知,朕幹何事,但終日默坐,聽汝等所為矣。方朕有過,汝等不諫,今乃面訐,此豈為臣之義哉?"未幾,或告盡忠謀逆,下獄,誅之。德升旋出為集義軍節度使。盡忠之棄中都也,金主釋不誅,至是乃以論近侍局獲罪。以後近侍局益橫,中外蔽隔,以至于亡。

紅襖賊周元兒陷金深、祁二州,束鹿、安平、無極等縣,真定帥府以計破之,斬元兒及其黨五百餘人。

楊安兒、劉二祖敗後,河北殘破,幹戈相尋,紅襖賊餘黨往往復相團聚。金軍雖時有斬獲,不能除也,大概皆李全、國用安、時青之徒焉。

是秋,蒙古取金城邑凡八百六十有二。

冬,十月,江東計度轉運副使真德秀朝辭,言曰:"金自南遷,其勢日蹙,蒙古、西夏,東出潼關,深入許、鄭,攻圍都邑,遊騎布滿山東,而金以河南數州之地,抗西北方張之師,加以群盜縱橫,叛者四起,危急如此。臣謹案圖史,女真叛遼在政和甲午,其滅遼也在宣和己巳。而犯中原即于是年之冬。今日天下之勢,何以異政、宣之時!陛下亦宜以政、宣為鑒。臣觀蒙古之在今日,無異昔日女真方興之時,一旦與我為鄰,亦必祖述女真已行之故智。蓋女真嘗以燕城歸我矣,今獨不能還吾河南之地以觀吾之所處乎?受之則享虛名而召實禍,不受則彼得以陵寢為詞,仗大義以見攻。女真嘗與吾通好矣,今獨不能卑辭遣使以觀吾之所啓乎?從之則要索無厭,不從則彼得藉口以開釁端,不可不預圖所以應之也。"因以五不可為獻:"一曰宗社之恥不可忘,二曰比鄰之盜不可輕,三曰幸安之謀不可恃,四曰導諛之言不可聽,五曰至公之論不可忽。"反覆極言,帝不能用。

金以衍聖公孔元措太常博士。或言宣聖墳廟在曲阜,宜遣之奉祀,金主以元措聖人之後,山東寇盜縱橫,恐罹其害,是使之奉祀而反絕之也,故有是命。

夏人攻金保全、延安,陷臨洮。

金宣撫使富鮮萬努據遼東,僭稱天王,國號大真,改元天泰。

十一月,丙辰朔,封伯澤為安定郡王。

夏人攻金綏德及熟羊寨,皆為守將所敗。

蒙古兵徇金彰德府,知府圖們色埒死之。

蒙古史天祥攻金興州,擒節度使趙守玉。

耶律琉格破東京。

克特格娶萬努之妻李仙娥,琉格不直之,有隙。既而耶斯布等勸琉格稱帝,琉格曰:"向者吾與案陳那衍盟,願附大蒙古國,削平疆守,倘食其言而自為東帝,是逆天也。"眾請愈力,琉格稱疾不出,潛與其子薛暗奉金幣九十車入覲于蒙古。蒙古主曰:"漢人先訥款者先引見。"太傅阿哈曰:"劉伯林納款最先。"帝曰:"伯林雖先,然迫于重圍而來,未若琉格仗義效順也,其先琉格。"既見,蒙古主大悅,因問:"舊何官?"對曰:"遼王。"命賜金虎符,仍遼王。又問:"戶籍幾何""對曰:"六十餘萬。"蒙古主曰:"可發三千人為質,朕發蒙古三百人往取之。"琉格遣奇努等與俱,且命拘系克特格以來。克特格懼,與耶斯布等紿其眾曰琉格已死,遂以其眾叛,殺所遣三百人,唯三人逃歸。

十二月,乙酉朔,金徙朔州民屯嵐、石、隰、吉、絳、解等州。

壬辰,金泰康縣民劉全、時溫、東平府民李寧謀反,伏誅。

乙巳,蒙古兵徇金大名府。

癸醜,金皇太孫鑒卒,謚沖懷。

蒙古以張鯨總北京十提控兵,從奪呼蘭薩裏必南伐。鯨懷反側,穆呼哩覺之,令舒穆嚕額森監其軍。至平州,鯨稱疾不進,額森執而殺之。鯨弟致,殺長史,據錦州,自稱瀛王,改元興隆,下平、灤、瑞、利、義、懿、廣寧等州。穆呼哩率先鋒蒙古布哈、權帥烏頁爾等軍討之。

是歲,兩浙、江東西路旱、蝗。

年表

大事記

1215年蒙古軍隊就攻下了北京。

1215年,國王約翰拒絕承認教會指定的主教,和教會發生嚴重沖突。

1215年初春,在坎特伯雷大主教蘭頓的領導下,貴族武裝起來討伐國王。理由是:國王沒有履行自己保護臣民利益的義務,卻要求得到比契約規定的更多的權力。

1215年6月15日,由英國國王與貴族們簽訂的《大憲章》。這張書寫在羊皮紙卷上的檔案在歷史上第一次限製了封建君主的權力,日後成為了英國君主立憲製的法律基石。

1215年,教皇英諾森三世主持召開第四次拉特蘭宗教會議,確定基督教聖禮為聖餐和洗禮。

1251年,忽必烈建金蓮川幕府。

拉特朗第四屆大公會議是教會歷史上第十二屆大公會議,由中世紀最偉大的教宗依諾森三世所召開,1215年11月30日在拉特朗宮舉行。在教會史上它一直被認為是脫利騰大公會議之前最重要的大公會議中的一屆,因此又稱作"大拉特朗會議"。

1215年第四屆拉特蘭宗教大會嚴禁神職人員為世俗法庭主持神判,該法令基本上相當于廢除神判,因為除微不足道的例外,神判的舉行需伴之以宗教儀式,教士退出後,神判難以進行。1215年後,決鬥在歐洲逐漸消亡。

宋嘉定八年(公元1215年)江蘇與安徽"五月,大燠,百泉皆竭,行都斛米百錢,江淮水數十錢,渴死者甚價。"

長白山天池火山于公元1215年發生一次大規模爆炸式噴發。

1215年契丹族人,遼皇族後裔耶律楚材降蒙古,隨成吉思汗西征,佔卜星象及行醫。拖雷監國和窩闊台即位後,日益受重用。1218年耶律楚材隨成吉思汗從軍參政,官至中書令(宰相)。

1215年,德國皇帝奧托四世被教皇廢除教籍,並被諸侯廢黜。

出生 忽必烈:生于1215年9月22日,蒙元帝國的開國皇帝

1215年,活佛赤宸本在西藏孔嘉之地出生。

去世 1215年秋,張行簡去世。張行簡聰明好學,幼年時經常聽父親講授經史,長大後 更是博通經史,才華出眾。金大定十九年( 公元ll79年),考中狀元,任翰林文學。

明庵榮西於一二一五年圓寂,榮西和尚,岡山備中人。自小從父學佛,十四歲從睿山出家,學習台密二教。一一六八年入中國宋朝,歷于天台、育王諸山,帶回天台章疏二十餘部。一一八七年第二次入宋(中國),參于虛庵懷敞(黃龍七代孫),嗣承臨濟正宗的法脈,回日本後,大振禪風于當時。

1215年6月21日--英國國會成立。

歷史大事

金北京軍亂

貞佑三年(1215)、蒙古太祖十年正月,蒙古木華黎軍攻北京(今內蒙寧城西大名城),金北京宣撫使兼留守奧屯襄領兵二十萬拒戰。金兵戰敗,死傷八萬餘人。奧屯襄據城堅守,城中食盡,部下契丹軍出降,金兵大亂。北京宣差提控完顏習烈殺奧屯襄,推烏古論寅答虎為帥。不久,完顏習烈為其部下所殺,宜宗降詔赦免亂軍,戰亂才平息。

蒲察七斤以通州降蒙

貞佑二年(1214)、蒙古太祖九年蒙金議和,不久金宣宗南遷,成吉思汗獲悉大怒,認為"既和而遷,是有疑心而不釋"。當時值金虯軍來降,于是成吉思汗遣三摸合拔都魯與金朝降將石抹明安和王楫率軍南下。貞佑三年(1215)正月,蒙軍進抵通州(今北京通縣),金右副元帥蒲察七斤舉城投降,蒙軍進逼中都(今北京)。

蒲鮮萬奴叛金

蒲鮮萬奴,初為尚廄局使。泰和六年(1206),以右翼都統從攻南宋,被提升為鹹平招討使。宣宗貞佑二年(1214)十一月,為遼東宣撫使,統軍四十萬征討耶律留哥,戰敗逃回東京(今遼寧遼陽)。貞佑三年(1215)正月,蒲鮮萬奴據東京叛金,相繼佔領鹹平、沈、澄諸州。十月,蒲鮮萬奴在遼東自立為天王,國號大真,建元天泰。貞佑四年 (1216)、蒙古成吉思汗十一年十月,蒙古木華黎軍攻陷錦州(今遼寧),蒲鮮萬奴降蒙,以其子帖哥入質。後又叛蒙自立,稱"東夏國王"。所建東夏國,其疆域北達混同江(今東流松花江),南至高麗(今朝鮮),東臨海,西至今張廣才嶺一帶。至元太宗五年(1233)九月,為蒙古軍所滅。

烏古論寅答虎以北京降蒙

貞佑三年 (1215)、蒙古太祖十年二月,蒙古木華黎遣部將史天祥等進攻北京(今內蒙寧城西大名城)。金烏古論寅答虎舉城投降,木華黎怒其遲遲才降,欲坑殺其眾。部下石抹也先諫言:北京為遼西重鎮,當撫之以慰人望。木華黎乃止。後任命寅答虎為北京留守。

金令諸色人遷官依女真例

貞佑三年(1215)二月,戶部侍郎奧屯阿虎上言,稱諸色人遷官本與女真人一體,而有司妄加分別,造成上下相疑。于是宣宗詔誡有司,自今諸色人遷官,皆依女真人例;否則,以違製論。

金改交鈔名"貞佑寶券"

章宗泰和(1201- 1208)以後,交鈔發放過多而急遽貶值,于是更造二十至一百貫、二百貫、一千貫,稱為大鈔。由于一再貶值,大鈔仍被視為棄物。富室收藏銀錢既有數額之限,而又困于交鈔屢變,紛紛破產,時人稱之為"坐化"。當時商人多為舟運貿易于江淮,故金錢多流入宋境。宣宗貞佑三年(1215)七月,改交鈔名為"貞佑寶券"。民間通行寶券,每貫僅值數錢,不及賞造券工墨之費,積弊益深。

金求和子蒙古未成

貞佑三年(1215)、蒙古太祖十年七月,金帝遣使向蒙古求和,成吉思汗打算許和,但部將撒沒喝不同意。于是遣乙職裏赴金提出條件;獻河北、山東未克諸城,金主去帝號稱臣,許封為河南王,方許議和。金帝不從,因而和議未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