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琪 -湖南嶽陽人

龔琪

湖南嶽陽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龔琪,男,回族,湖南省隆回縣人,1970年12月出生,碩士研究生文化,1991年7月參加工作,1994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現任懷化市人民政府副秘書長、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黨組成員。

  • 中文名稱
    龔琪
  • 出生地
    湖南嶽陽
  • 畢業院校
    湖南大學廣播影視藝術學院
  • 逝世日期
    2009年5月18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83年12月26日
  • 職    業
    白領,銷售經理
  • 相關案件
    長沙瑪依拉山莊"5·18"命案

人物生平

龔琪,女,1983年12月26日生於湖南嶽陽,2002年以560分的高分考入湖南大學,就讀於廣播影視藝術學院播音主持專業。在校期間,是班上第一個英語過四級的同學,隨後又過了英語六級,在當時對於一般藝術專業的學生,這實在令不少班上的同學所欽佩。2006年畢業後,她沒有和其他同學一樣進入媒體工作,而是選擇在一家跨國500強企業工作,後來又成為了上海一家大型化妝品公司駐湖南的主管經理。龔琪活潑開朗、美麗聰慧,短短几年的奮鬥已經具備了買房買車的能力,不管是家人還是同學好友,都為有她這樣一位秀外慧中同學而驕傲。2008年下半年,龔琪在長沙嶽麓區買下一間40平米左右的房子(瑪依拉山莊酒店公寓1棟613室),並於2009年3月底入住其中。一個多月後,2009年5月18日凌晨1點多,龔琪在自己的房間裡被人殺害,遇害時年僅25周歲。

龔琪生前相冊龔琪生前相冊

案件介紹

2009年5月19日,龔琪的工作單位打電話給她家人,說龔琪連續兩天沒去上班了,並且聯繫不上。家人當時只是擔心龔琪可能生病了,於是19日下午2點左右,龔琪的表妹劉雯(化名)來到位於瑪依拉山莊酒店公寓1棟613室的龔琪家裡探望,這間房是龔琪2008年下半年用幾年工作奮鬥的積蓄買下的,只有40平米,當時剛剛入住才一個多月。

劉雯進門之後就聞到濃重的血腥味,隨後看到龔琪一絲不掛的躺在地上,腿擱在床邊,渾身都是刀痕和血跡,她臉上裹著一個枕頭,頭部幾乎被割了下來,與脖子只有一點皮肉相連。慘烈的情景嚇得劉雯幾乎是從房間裡爬出來,她立即打電話報警,並哭著通知了龔琪的父母。

據警方初步調查:龔琪的死亡時間在2009年5月18日凌晨1點多,被害前遭到過性侵犯。龔琪的臥室即是第一現場,沒有其他現場。屍體全身赤裸,胸部和頸部有多處刀傷,頸部幾乎被割斷。兇手反偵察意識比較強,屍體下身被洗面乳仔細清洗過,現場地板和牆壁也被清洗過,只留下很少的痕跡。案發房間和隔壁房間的陽台是相連的,中間隔牆不到半米寬,可以輕鬆跨越,而隔壁房間當時處於裝修階段,夜間門窗都沒有鎖閉,任何人都可自由出入。而且整個6層只有龔琪一人居住,樓道公共區域的監控設施也沒有啟用。這些因素都給破案帶來了極大的困難。

得知噩耗後,龔琪的父母立即從岳陽趕到長沙,現場已被警方封鎖,因為擔心他們感情上難以承受,警方並沒有馬上讓他們見到女兒的屍體。聽說女兒被害後的慘狀,他們哭得好幾次昏死過去。龔琪的父親龔長青說:"警察告訴我,兇手殺人以後還用洗潔精把地面、牆壁清洗得乾乾淨淨。警察在現場發現了一個腳印。抽屜里只找到7毛錢,但手機、電腦什么的沒有丟失。"

在被殺害之前,龔琪還在和朋友互發簡訊聊天,她生前最後一條簡訊內容是"窗戶抖動",時間是18日凌晨1點多,但沒有收件人。據她同學和家屬估計,當時龔琪可能發現窗外有異常,情急之下寫下這條簡訊,可能還來不及發出就遭遇不測。同學蔣玲說:"17號晚上11點多,我們發簡訊聊天,聊些情感上的問題。她一直沒有找男朋友,11點50分,她說擔心自己嫁不出去,我說了幾句安慰的話,此後就沒有收到她信息了。聽同學說,她到凌晨1點還在發信息,最後一條信息是'窗戶抖動',我不知道發給誰的。以前我們跟她說過,一個人住在這么偏僻的地方可能不安全。"龔琪的母親回憶說:"去年下半年我們來看過她的房子,當時正在裝修,我覺得這裡不怎么安全,女兒安慰我,說這裡有保全,而且是在大道邊上,沒什么不安全的。"父母沒有想到,他們的擔憂竟成為現實。

龔琪的同學和父母說,龔琪是個聰明、開朗的人,因為學習成績好,在大學裡被同學稱為"龔博士",她擅長交際,人際關係很不錯,在同學為她舉行的追思會現場,很多親朋好友、同學師長都悲痛得泣不成聲。案件發生後,長沙市、嶽麓區警方隨即全力展開案件偵破,成立了一個50多人的特偵組,展開專案攻堅。但由於線索較少,破案難度很大,遲遲得不到突破,逐漸的成為了一個懸而未決的積案,從2009年至今,仍然未能破獲。

案件疑點

簡訊"窗戶抖動"

龔琪生前最後一條簡訊是"窗戶抖動",雖然看似緊急情況下的求救簡訊,但從邏輯上講,深夜發現窗外有人試圖進入,一般人都會選擇大聲呼救、撥打110報警或是直接逃離的方式,即使寫信息也該是"窗外有人"這樣能直接表述出危險狀況的語言,而這條"窗戶抖動"很令人費解,而且沒有收件人,是一條未發出的簡訊,成為本案的一大疑點。這條簡訊的時間和龔琪被害的時間相差無幾,所以也有可能是兇手殺害龔琪之後用她的手機編輯了這樣一條簡訊來乾擾警方。

監控視頻缺失

龔琪住在613房間,整個6樓當時只有她一個住戶,而其他房間都賣給了酒店作為客房,保全職責也交付給了酒店管理,這樣一來,6樓唯一的住戶是不屬於酒店管轄內的,對酒店來說等同於6樓沒有客人,於是酒店沒有開啟6樓的監控攝像。窗外是街道,兇手幾乎不可能從外面爬牆到6樓作案,入室途徑只有2種可能:從龔琪房門進入或從隔壁正在裝修的房間陽台翻越進入,無論是哪一種,6樓走廊都是必經之路。巧合的是,恰恰這條走廊的監控是關閉的。這是本案的另一大疑點,兇手是否事先知道這裡的監控沒開啟,他又是如何知道這一點的,對於鎖定嫌疑人是個關鍵。可惜警方未能在這一點上有所突破。

清洗現場

警方在勘驗現場時發現,龔琪房間的地板和牆壁被仔細的清洗過,沒有大面積的血跡和噴濺痕跡。這對警方勘驗案情帶來了不小的難度,但同時也證明了牆壁和地板上曾經有過大片的血漬或噴濺血跡,否則兇手不會多此一舉這么費力的清洗。這也反映出龔琪被害時的慘烈,她的死亡過程經歷了極大的痛苦。兇手作案手段極其殘忍,同時又非常冷靜,具有很強的反偵察能力,而且能夠很從容的清理現場,極有可能不是第一次殺人。這裡的疑點是,兇手把房間清洗得如此仔細,卻沒有清洗屍體上的血跡,似乎是刻意讓血跡保留在屍體上。龔琪死亡之後,兇手還用洗面乳仔細的清洗了她的陰道,洗去了殘留在她屍體內的精液,這些近乎變態狂的行為並不多見。遺憾的是,警方也未能在這個線索上找到突破口。

過度殺傷

過度殺傷往往源於對被害人的仇恨、對自身行為的失控或是緊張和興奮,多見於仇殺、激情殺人和初次殺人。在本案中,龔琪的頸部幾乎被割斷,屬於典型的過度殺傷。兇手冷靜而有經驗,所以不會是失控的激情殺人,也不會是初次殺人,那么產生這種過度殺傷的唯一可能就是仇恨。這個疑點有三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兇手與龔琪本人在經濟上或感情上有糾葛,而且是很大的怨恨,出於報復而強姦殺人,但龔琪的性格陽光向上,為人和藹親切,警方沒有查出龔琪有過任何仇人,更不用說是大到殺人這種程度的仇人了。第二種可能是兇手與龔琪的父母等親屬有仇怨,以龔琪作為泄憤對象,但龔琪的家人都是很本分的普通人,警方也沒有查出任何符合這一點的嫌疑人。第三種可能是兇手對女人有仇視心理,從龔琪的屍體全身赤裸和臉上蓋著枕頭這兩個細節來看,這種可能性比較符合兇手的這些行為,清洗陰道也符合這種心理的表現。而且這也可以解釋兇手不是初犯,他以前應該殘害過其他女性,他針對的是某一類女性,而非龔琪本人。令人無奈的是,警方在這方面的調查依然毫無進展。

社會影響

龔琪案被媒體報導的初期,引起了不小的反響,龔琪的美麗和優秀讓許多人為之動容,她的不幸遭遇讓人們感到痛心,兇手的殘忍令人髮指。人們紛紛呼籲儘快破案,還這個天使一樣的姑娘一個公道。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偵破沒有突破,這個案件也漸漸的淡出了人們的視線。直到2013年初撲朔迷離的美國"藍可兒"案在網路上熱議,有網友聯想到了龔琪案,也拿出來探討了一段時間,仍然沒有結果。人們不知道本案是否也會像藍可兒案一樣最終不了了之,如今我們能做到的,就是以龔琪的遭遇為警醒,提醒女性朋友們,特別是獨居的年輕女性,要時刻注意自身的安全,做好防範措施,避免再有這樣的悲劇發生。

龔琪案龔琪案

物業管理的責任爭議

龔琪遇害後,瑪依拉山莊物管方"名家物業管理公司"的安保工作受到質疑。

據了解,2008年下半年,就在龔琪購買了該樓盤1棟613房後不久,開發商將1棟的1到8層出售給瑪依拉大酒店,在物業公司與瑪依拉大酒店簽訂的一份契約中顯示:1到8樓的自用房屋及公共區域的安全維護由乙方(酒店)負責,也就是說物業公司不負責這幾層樓的安全維護工作。1到8樓的監控設備(包括攝像頭等)甲方(物業公司)不予啟用,乙方有義務協同保管。但龔琪2009年的物業管理費已交給物業公司,讓龔琪家人不解的是,物業公司沒有和龔琪簽訂契約。此點得到物業公司經理黃橋樑的確認。但黃橋樑沒有詳細解釋原因,只是強調:"物業公司與瑪依拉大酒店的協定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在龔琪的追思會上,龔琪的母親大聲疾呼:"我希望小區都能為別人的安全著想,培養一個孩子不容易,如果安全不到位,做父母的如何放心孩子出去闖蕩?"龔琪的同學劉偉說:"我們很多同學和龔琪一樣,畢業後住在這種單身公寓裡,下班比較遲,平時和鄰居來往也不多,人身安全是個隱患。"

獨居女性安全小常識

1.避免房子所在的地段過於偏僻,同時注意小區物業公司、房東或者周圍鄰居是否安全可靠。觀察房間窗戶、房頂、房門等是否牢固。

2.把從工作單位到住處的每一條交通線路牢記在心,遇到突發情況時,便於與歹徒周鏇。另身上常備現金,以應付緊急情況。

3.經常和外界保持聯繫,最好讓朋友們知道你的家庭聯繫方式。

4.常備一些自衛性的武器,如電擊器等,手提包等隨身物品也能作自衛武器。

5.晚上在房間裡隨時鎖好門窗,睡前檢查一遍,有可疑現象如門窗抖動等,應大聲呼救或立即報警。

6. 遇到入室盜賊儘量不要與其搏鬥(除非你是警察或者有專業搏鬥訓練),按照刑警的經驗,盜賊很多都是持刀入室的。我們的生命遠遠貴重於我們的財產。提醒在遇到事情的時候首先自保。比如迅速關上反鎖臥室門,而不是急於求證歹徒是否被嚇走,或者與歹徒正面衝突。

7. 永遠不要以為自己總是幸運的那一個,危險總是出現在我們喪失警覺的時候。晚上的門窗務必關好,天再熱也不能放鬆警惕,盜賊就是這樣乘虛而入的,不要以為這樣的事情離你很遙遠,其實盜賊就在你身邊。

8. 夜晚睡覺不要忘記反鎖房門。鋁合金推拉式窗戶,它的紗窗沒有插銷,所以不能僅限於關上,一定要鎖好。民警介紹的最有效的辦法是將兩根木條放在軌道上,這樣可以完全抵住窗戶,從外面根本打不開。

9. 女性單獨在家,有陌生人敲門,無論任何理由,都要核實對方身份後再開門。如果在睡夢中被驚醒,先不要驚慌,躺在床上不要動,盡力觀察歹徒的行為舉止。如遇蒙面歹徒,要記下歹徒的身高、衣著、舉止等特徵,以便為警方提供破案線索。儘量不要破壞案發現場,然後報警。這樣要緊的電話一定要打給很熟悉自己近況的人,而且反應要快。派出所或者公安局的電話一定要記牢,110有時候也不管用。不過可以考慮119。

10. 歹徒會拿鑰匙開門,所以還是需要一個插銷之類的東西才保險。在家被搶後,一定要換個地方等警察,如人多的公共場合,也可以找鄰居。

11.容易鬧迷糊的馬大哈MM們特別注意一點:開門進去後,一定檢查自己的鑰匙是否從鑰匙孔里拔出來了,千萬不要把鑰匙就這樣送給賊了。

12.上樓的時候如果有人尾隨要留意,要多觀察這個人的情況,手上最好能有一些自衛的東西,哪怕一個發卡,一旦真遇到壞人,不至於在完全沒防備的時候被傷害。

人物背景

龔琪,男,回族,湖南省隆回縣人, 1970年12月出生,碩士研究生文化,1991年7月參加工作,1994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現任中共沅陵縣委副書記、沅陵縣人民政府縣長候選人。

1991.07-1994.08 湖南邵陽師範專科學校任教;

1994.08-1997.06 華中師範大學地理系碩士研究生學習;

1997.06-1999.06 湖南省計畫委員會規劃處科員;

1999.06-2000.09 湖南省計畫委員會規劃處主任科員;

2000.09-2003.09 湖南省計畫委員會生產處主任科員;

2003.09-2007.10中方縣人民政府副縣長;

2007.10-2008.04懷化市委政研室副主任;

2008.04-2011.12懷化市委政研室主任;

2011.12-2013.04 中共辰谿縣委副書記、縣人民政府黨組書記、縣長;

2013.04- 中共沅陵縣委副書記、沅陵縣人民政府縣長候選人。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