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學勤

龐學勤

龐學勤,1929年出生于江蘇省阜東縣東坎鎮。1944年,參軍,在部隊當過文化教員、文工團員、炮兵連指導員。電影演員。

代表作品有《甲午風雲》、《戰火中的青春》、《兵臨城下》、《烈火中永生》、《花園街五號》。

2015年,在珠海去世。

  • 中文名稱
    龐學勤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江蘇濱海
  • 出生日期
    1929年5月4日
  • 職業
    電影演員
  • 畢業院校
    北京電影學校
  • 信仰
    馬列主義
  • 主要成就
    中國電影22大明星
  • 代表作品
    《兵臨城下》,《烈火中永生》,《花園街五號》

​基本資料

龐學勤龐學勤

姓名:龐學勤(1929.5.4-2015.10.12)

職業:電影演員

籍貫:江蘇濱海人

簡歷

1947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次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蘇北軍區文工團演員、創作研究組組長。參加演出《血淚仇》、《劉胡蘭》等劇。1955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校表演班。後任北京電影製片廠演員劇團演員,長春電影製片廠演員、副廠長。主演影片《戰火中的青春》、《花園街五號》,在《甲午風雲》、《獨立大隊》、《兵臨城下》等影片中飾演角色

江蘇阜東人。1944年參加阜東文工團 任演員。1947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 蘇北軍區文工團,1948年加入中國共 產黨。建國後入北京電影學校表演班 學習,畢業後任北京電影演員劇團演 員。1956年起任長春電影製片廠演員 。先後在《邊寨烽火》、《戰火中的 青春》、《甲午風雲》、《獨立大隊 》、《兵臨城下》等影片中扮演重要 角色。“文化大革命”後任長春電影 製片廠副廠長。1984年主演《花園街 五號》。1986年任珠海市文化局局長 。後任珠海市人民政府顧問。

2015年10月12日凌晨,電影演員龐學勤在珠海與世長辭,享年86歲。

個人評價

60年代的“長影”頭牌小生。

明月皎夜光,中國影壇上曾經有個龐學勤。他曾是為數不多的幾位英俊小生之一,英姿勃發,銳氣逼人,當之無愧的“22大明星”之一,風度翩翩的明星照遍及全國。

演出影片

1957:邊寨烽火 1958:古剎鍾聲 心連心 東風 1959:船廠追蹤 朝霞 戰火中的青春 1962:甲午風雲1963:獨立大隊 1964:兵臨城下 1965:烈火中永生 1984:花園街五號1991:追趕太陽的人。

青年時期

龐學勤

龐學勤是五、六十年代活躍于中國影壇上的一位獨具風貌的“正派小生”。

一九二九年,龐學勤生于江蘇省濱海縣(原為阜東縣)。濱海是我蘇北老解放區,文藝活動比較活躍。受部隊文藝宣傳隊影響,龐學勤從小喜歡演戲,年僅十五歲便投身革命,參加了阜東文工團。一九四五年,他擔任了東坎青工劇團團長,帶領該團百餘名成員,在縣城附近百裏方圓演出。 一九四七年,龐學勤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蘇北軍區文工團任團員。不久,他隨軍南下,來到安徽,先後在淮北軍區、皖北軍區和安徽軍區文工團工作。在此期間,曾參加《白毛女》、《李闖王》、《王秀蘭》等多部舞台劇的演出,並配合淮海戰役,編演過小型歌劇、淮劇、快板劇和活報劇。

冒著硝煙炮火在野台子上演出,使龐學勤磨煉了演技,掌握了迅速適應各種角色的本領;隨著野戰部隊轉戰南北、馳騁殺敵,使龐學勤具有了戰士的氣質,積累了豐富的部隊生活經驗。這一切,為他後來登上影壇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一九五0年,龐學勤被所在部隊保送到中央電影藝術研究所藝術系演員班(即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前身)學習。一九五四年畢業後,他被分配到北影演員劇團。翌年,調到長影演員劇團任專業電影演員。

藝術生涯

龐學勤第一次登上銀幕,是在林農導演的《邊寨烽火》(1956)一片中,扮演一位邊防軍指導員。

龐學勤

盡管他在此片中的表演,還帶有某些話劇味,但總的來說是成功的。《邊寨烽火》尚未拍完,龐學勤又應導演朱文順之邀,參加了《古剎鍾聲》一片的拍攝。這是一部驚險樣式的反特片,龐學勤在片中扮演主人公——深入虎穴偵察敵情的保衛部偵察員王科長。由于他將人物演得果敢、機智,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

《古剎鍾聲》一片的拍攝工作接近尾聲了,一天,龐學勤正在食堂吃飯,導演王炎湊到他跟前,把一本《戰火中的青春》的劇本交給他,問他喜歡劇中哪個角色。龐學勤知其來意,自量他說:“喜歡連長。”“不喜歡雷振林嗎?”王炎奇怪地追問道。“當然喜歡。”“你演這個人物怎麽樣?”“我,能行嗎?”龐學勤又驚異又興奮他說。“能行!”兩人就這樣談妥了。可是,在廠領導那裏,卻又引起了爭論。有的領導說:“龐學勤演個有點清高、傲氣的革命知識分子還差不多,一演雷振林……”“我就要他那股傲勁!這正是角色所需要的。”王炎自信他說。角色總算定下來了,但龐學勤深知,要真正演好他,卻絕非易事。他努力回憶在部隊時接觸到的那些農民出身的基層指戰員,他們有的性格急躁,愛沖動、發火;有的幽默風趣,愛逗笑取樂;有的羞澀靦腆,見了女文工團員臉紅得不行……然而打起仗來,卻都有一股不怕死、不要命的勁頭。這些活生生的人物,成為他塑造雷振林銀幕形象的基本素材。為了找到符合規定情境和角色性格要求的正確的自我感覺,他把長發剪成光頭,並和化妝師商量,在人物造型上,著意突出兵的氣質、戰爭年代的生活氣息和人物性格的棱角。經過一番艱苦努力,他終于全身心地進入了角色,達到了一進攝影棚就是雷振林的程度。例如,在拍高山第一次下排,雷振林向全排戰士做介紹這場戲時,他準確地把握住了人物那種千軍萬馬總司令般的自我感覺,將雷振林此時此刻神氣活現的精神狀態恰如其分地體現出來,從而為這個人物增添了鮮明的色彩。

《戰火中的青春》中的雷振林,是龐學勤花費勞動最多的一個角色,也是他在銀幕上塑造得最生動、最成功的人物之一。影片上映後,他的表演受到廣大觀眾和專家們的一致好評。 與<戰火中的青春>同時,龐學勤還參加了嚴恭導演的《朝霞》一片的拍攝。在這部反映國小生勤工儉學的影片中,他扮演國小校長林征。

此外,龐學勤還在《爐火正紅》(1958)、《船廠追蹤》(1958)、《東風》(1958)等影片中,扮演了黨委書記、車間主任、工程師等不同類型的角色。

龐學勤

一九六0年,龐學勤參加了葉楠等編劇、林農導演的《甲午風雲》一片的拍攝,在影片中扮演水兵王國成。盡管他與這個角色在性格和氣質上距離較大,但由于他被王國成那反對投降、主張抗戰的崇高愛國主義精神深深感動,表演時充滿內在的激情,加上他對王國成在全劇中的作用有深刻的理解,因而,這個人物的塑造取得了成功。

一九六四年,龐學勤又應導演王炎之邀,參加了《獨立大隊》一片的拍攝。本來,《獨立大隊》一片選演員時,沒有龐學勤。有一天,王炎來找龐學勤,說:“王心剛在《永不消逝的電波》中演了個反派,你也演一個吧!”為了開拓戲路子,龐學勤同意了。沒想到,這一下非同小可。影片上映後,許多觀眾給龐學勤來信,說:“過去你在銀幕上給我們留下了那麽美好的印象,那麽瀟灑、英俊、正派,為什麽這次偏要演一個靈魂醜惡、骯髒的人物呢?”讀了這些來信,對比自己在銀幕上扮演的“正”、“反”兩種角色,龐學勤既感到好笑,又被觀眾對他的熱情關懷深深感動。

同年,龐學勤還參加了林農導演的《兵臨城下》一片的拍攝,在影片中扮演打入敵人內部的地下黨負責人李忠民。為了使自己的表演有進一步的突破,龐學勤在《兵臨城下》一片中,深入開掘角色的內心世界,努力向電影化的表演靠攏。在為錢參謀長灌酒、勸趙崇武投降等重場戲中,他沒有作劍拔弩張式的表演,而是以細微的面部表情和與生活十分接近的輕重適度的語調,表達出人物內心豐富、深刻的潛台詞。這樣處理,不僅使這幾場“鬥智”的戲,充滿了內在的緊張感,也使李忠民這個人物顯得格外沉穩有力、胸有成竹。如果說在《戰火中的青春》中,龐學勤是以性格化的表演見長的話,在<兵臨城下>中,他則是以電影化的表演取勝。

繼《兵臨城下》之後,龐學勤又在明星薈萃的《烈火中永生》(1965)一片中,扮演了江姐的丈失——彭松濤。

龐學勤是解放後黨一手培養起來的中國優秀電影演員之一。他的成長雖然沒有經過“大起大落”,但也並非一帆風順。他剛來長影的時候。有人曾認為他過于理性,不是當演員的材料,隻適合作黨政幹部,他不服氣,下苦功培養自己的演員貭素,努力提高理解和表現能力。龐學勤常說,“任何天才演員也沒有導演對全戲的貫穿線理解得那麽清楚、明確;任何天才導演也沒有演員對他所扮演的角色想象得那麽具體、形象。”每當龐學勤接受一個新角色,總要對他的經歷、性格進行認真的分析,連細微未節也不放過,直到人物的動作、舉止、神態、內心活動、情感變化都歷歷在目為止。

除拍片外,二十多年來龐學勤一直擔任長影演員劇團的支部委員、一九七二年,他擔任了劇團團長兼支部書記。從一九七三年開始,他又擔任了長影副廠長。

龐學勤

龐學勤的愛人楊洸也是一位電影演員。她與龐學勤是中央電影藝術研究所藝術系演員班的同班同學。兩人在讀書時便開始相愛,後來一起分配到長影,于一九五八年結婚。當時,楊洸正在八一廠拍《長空比翼》。在這部影片中,她一人兼飾性格不同的兩個角色楊華和小郭。此後,她又在《冰上姐妹》、《我們村裏的年輕人》(上集)、《烽火列車》等影片中,成功地塑造了王冬燕、小翠、苗景春等人物形象,成為五十年代中國影壇上引人註目的明星。六十年代初,她因患眼疾被迫離開影壇,但仍以頑強的毅力參加舞台劇的演出。隻要病情稍稍好轉,她就在影片中“跑龍套”。經過多年治療,她的眼疾已基本治愈,最近,她在長影新片《第三女神》中扮演了石媽。 就像電影《小兵張嘎》裏的小嘎子一樣,龐學勤九歲起就參加了兒童團,武工隊、提架隊、文工團,在各種戰爭環境中摸爬滾打茁壯成長。貼標語、喊口號、打快板、搞宣傳,時不時還跑到敵佔領區去瓦解偽軍。敵人追來了,就劃著小船,鑽進水網河叉縱橫的蘆葦叢裏。東坎鎮有許多青年手工業者,織毛巾、織襪子的,卷煙、打燒餅、賣油條的等等,龐學勤把他們組合起來,成立了東坎鎮青工劇團。《白毛女》傳到蘇北解放區時,他又自任導演,配合當時土改工作,首演了一出淮劇《白毛女》。幾十年後 ,中國青年劇院的石維堅見著龐學勤還說 :“老龐啊,我1943年就看過你演的淮劇。”

不久,戰爭日益激烈,龐學勤帶著鎮青工劇團所有人馬參了軍。一些人去了軍分區文工團 ,龐學勤等幾個人去了蘇北軍區文工團 。幾年來,從蘇北打到安徽,打了很多仗 ,也演了很多戲 。淮海戰役還沒結束,龐學勤所在的部隊就接收了蚌埠。土包子進城,看什麽都新鮮、漂亮。沒見過火車,就想看火車是啥樣的。有一天晚上他偷偷地去了,火車沒見著,回來還挨了一頓批。第一次看電影也是在蚌埠,演的還是根據茅盾小說改編的《殘冬》,到現在龐學勤還記的那個影院的名字叫維多利亞電影院。“哎,怎麽回事呀?這麽大點地方,又跑馬又打仗的?”大伙兒都很驚訝。還覺著“外頭的女演員比我們文工團的漂亮”。

21歲之前,龐學勤當過文工團員、文化教員、炮兵部隊指導員;在廣場上、大街上演過淮劇、活報劇、快板劇。“我的表演因子從何而來?就是從這兒來的呀。所以後來到電影學院學習,什麽孤獨啊、緊張啊,沒有;有事物小品、無事物小品啊,啥都可以演。無事物小品我還有個保留節目《緊急集合》,謝鐵驪是我們的老師,他說:龐學勤的《緊急集合》好!能不好嗎?緊急集合在我就是家常便飯嘛。”龐老開懷大笑。

1951年,北京電影學校也即後來的北京電影學院從四個野戰軍和志願軍中抽調了一批人來學習,龐學勤就此走上從影之路。畢業後分配到長春電影製片廠。從第一部片子《邊寨烽火》到最後一部《花園街五號》,在東北一住就是三十多年,直到退休,移居珠海。

回首往事,銀幕生涯中最難忘的大概就是拍《戰火中的青春》。那是1958年,龐學勤正在拍嚴恭導演的電影《朝霞》。那天,大家都在長影的大食堂吃飯。王炎導演走過來說:“龐學勤,我給你看個本子。”“什麽本子?”其實在一個廠裏誰要上什麽戲大家都知道。《戰火中的青春》的編劇是八一廠陸柱國,描寫女扮男裝的副排長高山和排長雷振林在戰火中的革命情、同志情和朦朦朧朧的戀情的故事。過兩三天,又是吃飯時,王炎又端著碗來了:“你看你喜歡哪個角色啊?”龐學勤說:“我喜歡連長。”“你這是真話還是假話?”王炎問。“真話呀。”“那個排長怎麽樣?”就是男主角。龐學勤說:“劇本裏描寫的形象和我差距太遠了。大光頭,胖乎乎的。”“你不要管那個描寫,就說你喜歡不喜歡吧。”龐學勤說當然喜歡。王炎又問:“你想不想演?”“當然想演,而且自信能演好。”龐學勤答道。

名單報到廠裏時,廠長亞瑪卻不同意了。“這個龐學勤演《三家巷》合適,是個革命知識分子的樣兒 。演《古剎鍾聲》挺好 。你這個雷振林讓他演,不是糟踐這個同志嗎?”王炎說我就看中他最好。“好在哪裏?”亞瑪是32年的老幹部,導演們都怕他。王炎卻不怕,因為他是三八式的。“一,它有愛情戲。二,龐學勤傲;而雷振林恰是這樣的人。”講到這,龐老忍不住大笑。“我年輕時是傲,而且是看不出來的那種傲氣。這是我一輩子的缺點了。老戰友都說,‘老龐挺好,就是脫離民眾,太清高。’”

拍這兩部戲,正是中國搞大躍進的時候,拍電影也是力爭多快好省。結果,這邊攝影棚是《朝霞》,連拍12個小時。那邊攝影棚是《戰火中的青春》,也是12小時。這邊的戲結束,大家說:“再見,明天見!”龐學勤卻再見不了。結果有一天,《朝霞》全劇組找人,男主角不見了。怎麽回事?原來那天拍完《戰火中的青春》,龐學勤到服裝庫換戲裝。換完服裝一看,還有兩個多小時,正好可以睡一覺。已經兩個多月沒正經睡覺了,都是在現場抽空打盹。這一覺可想而知會睡到何種程度,把龐學勤家的門都快敲爛了。“龐學勤哪去了?”全組70多號人四處搜尋,結果第二天還是《戰火》組的人發現了:“哎呀老龐,你在這兒啊,全廠都開了鍋啦。”

《戰火中的青春》送到北京放映時,周揚看完了介紹給田漢,田漢看完了又介紹給金山。1

龐學勤

961年,龐學勤到北京開創作會議,金山將他找來,請他吃飯,和他談了一個問題。金山說:“我太喜歡這個戲了。為什麽?我們這些人一生追求的是人物性格化,但實際上都是劇情化。可你這個戲,跟誰打仗?國民黨又是誰?都不清楚。就是展現兩個青年人的性格和命運的過程。”確實,在這部戲中,550個鏡頭裏,535個都是男女主人公的。 1960年 ,龐學勤到北京拍《兵臨城下》 。老同學李夢遙請他到新街口的一家飯館吃餃子。飯後,拉著他就走,“走走走,我給你看個東西。”一直把他帶到了新街口的電影院。哇,一走進電影院,隻見大廳裏掛了一大排巨幅明星照。趙丹、白楊、張瑞芳、秦怡等等。“這位想必是閣下你了?”李夢遙說。“那當然是我了。”龐學勤答道。“這西服還是王炎的,還沒穿就借給了我。”這些被掛上牆的就是周總理親自批示並圈定的“22大明星”。可怎麽選上的,龐學勤自己都不知道。

入選22大明星給龐學勤帶來了極大的榮譽,如省裏點名要他當長影廠黨委副書記。可為此也讓他吃了不少苦頭,“文革”中,他是廠裏有名的“黑尖子”,被批鬥對象。幾部戲都被列為“毒草”。《戰火中的青春》被江青指責為歌頌流氓習氣的電影:雷振林歪戴帽子,不系扣子,像個土匪,是棵大毒草。可是江青一邊批判《戰火中的青春》,一邊又幾次動員關肅霜把它改編成樣板戲。關肅霜就因為不同意排這出戲,被江青打了下去。

<兵臨城下>也同樣遭到厄運。《兵臨城下》原是沈陽話劇團的名作,周總理看中後特意指示將它拍成電影。為此還幾次接見了劇組有關人員。《兵臨城下》拍完後同樣很轟動,到現在還是長影的參考片。“文革”初期,鄧小平到長影參觀,同行的還有李富春宋任窮李先念,等于來了半個書記處。龐學勤那天正在空軍醫院療養,晚上突然地就把他拉出來,一路上全是崗哨,他還以為是毛主席到了長影。一到長影大院,隻見樹根底下全是人。後來一看是鄧大人來了,要陪他看《兵臨城下》。龐學勤坐在鄧小平的邊上,“好,很好。”鄧小平連聲誇獎。完了又問:“哎,這個《水滸傳》能不能全部拍成電影啊?”龐學勤回答說:“能拍,就是要很多錢。”“文革”遭批判時,龐學勤本想替自己申辯幾句,鄧小平都審查過了嘛。人家悄悄告訴他:“快別聲張了,鄧小平都快打倒了。”

批判《兵臨城下》時,還有些小趣事,當然這話是放在今天來說的。現在大名鼎鼎的導演陳家林,當時是長影的造反派。為了批判他不惜花錢把整部電影有問題的地方都定格了 。開批判會時 ,前邊放著電影,龐學勤一行人在後邊等著。隻見那電影放著放著“啪”地來一個定格:“你看這地方,多麽投降主義!”,然後“啪”又定格,“你看這個地方,對國民黨多麽孝子賢孫哪!”。電影放完,一行人被提到前面接受批判。客氣的,就讓你站著,不客氣的呢就讓你跪著。不過,雖然是被批判對象,龐學勤卻總受人保護。畢竟他塑造了一批可愛的軍人形象。每每批到他的戲時,軍代表就說:“批個屁,我們都喜歡。”嚇得龐學勤趕緊勸他:“軍代表別那麽說,一會兒對我們的態度就更不好了。”“不必理他們。”軍代表反過來安慰他們。““

最有趣的要算《甲午風雲》了。《甲午風雲》是林農導演的,大氣磅礴,幹凈利

龐學勤

索。龐學勤在片中演水手王國成,這也是龐學勤對自己形象的一次突破。本來他不想演,可林農非要他出馬,看在好朋友的份上,他就冒一次險了。結果演完之後,整部《甲午風雲》最讓人提氣的就是王國成了,在炮打吉野號時,他一炮一個準,觀眾都叫好看!等到後來批判《甲午風雲》時,他們在後台正提心吊膽地等著挨批呢,隻聽前面“嘩”地鼓起掌來:“什麽毒草,他媽的打鬼子也叫毒草?”聽見這陣勢,龐學勤和導演開玩笑說:“麻煩了,待會兒得鬥死我們了。還鼓掌啊,可見這毒有多深哪。” 在“文革”中,龐學勤挨批是家常便飯,可從沒挨打過。對此他也很納悶。“文革”結束後,他和陳家林成了好朋友後問他:“為什麽當時你們不打我呢?”陳家林說:“你的檔案我們都搶來看了,也派人到你原部隊調查過,大家都說,龐學勤出身沒問題,歷史清白,就是演了幾部戲,打不得啊。你這小子越調查越紅了。”工宣隊中有一個和龐學勤最不對勁,總想把他往死裏整,龐學勤幾次想和他幹一場,都是夫人楊光死拉著才沒釀成大禍。有一天晚上,工宣隊又要揪龐學勤了,有人偷偷向他報信,龐學勤說:“我等著。”不一會兒來了,通知“龐學勤今天晚上學習”。長影廠那時派來了一個軍區司令員叫薛復禮,他知道後問:“今天批龐學勤,你們批判他什麽?”“黑。”

“他不黑呀。是黨培養的嘛。龐學勤隻能講用,而且講用時我到場。”于是,批判會上,軍宣隊的人坐在後面,一聽到有過頭的詞,就說:“不對不對,這麽說幹什麽呀,那不就漆黑一團了嗎?”龐學勤對此感激不盡,後來他被結合了,薛復禮也調到遼寧軍區,每當他來長影,龐學勤就陪著參觀。

我這個人哪,應該說是共產黨培養了我。說共產黨似乎很抽象,但總結自己這一生,的確是老領導、老同志言傳身教帶出來的,腦子裏就是革命工作和事業,而且覺得我就是共產黨。對自己應該嚴格要求。”于是“文革”後,為了服從組織分配,龐學勤不得不離開了熱愛的銀幕,走上領導崗位。這一生可以說有憾也無憾了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