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須溝 -李誠儒主演電視劇

龍須溝

《龍須溝》是由北京電視台與京視傳媒共同拍攝製作34集電視連續劇,該劇由李誠儒、王志強、李偉執導,李誠儒、馬以蔡雯艷鄭天瑋楊平友聯合主演。

該劇改編自老舍先生的經典話劇作品《龍須溝》,通過講述老北京一個小雜院兒4戶人家在社會變革中的不同遭遇,表現了時代發展給人物命運帶來的巨大變化。

該劇于2009年6月14日在北京衛視獨家首播。

  • 中文名
    龍須溝
  • 主演
    李誠儒 ,馬以,蔡雯艷  ,鄭天瑋,楊平友
  • 集數
    34
  • 類型
    劇情
  • 出品時間
    2009
  • 首播時間
    2009年6月14日
  • 出品公司
    北京電視台、京視傳媒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李誠儒,王志強,李偉
  • 編劇
    楊國強,李誠儒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製片人
    竇霞

​劇情簡介

日本投降,北平一片歡騰,百姓們奔走相告,笑逐顏開,覺得好日子就要到來了。南城龍須溝邊的一個小院裏,鼓書藝人程瘋子(李成儒飾)更是欣喜非常,其實他內心並不瘋,他就盼望著日本鬼子趕緊滾出中國,漢奸們都得到法辦,這一等就是八年。他翻出了藏了多年的八角鼓,背著院裏的街坊們偷偷來到天橋書場,他要重登書場,讓喜歡"玩兒"的父老兄弟再次領略單弦名家程寶慶的風採。不料,才上場唱了一段兒,黑旋風(張惠中飾)就帶著打手來到書場,接著把程瘋子打個半死,扔到壇根兒。多虧了同院的三輪車夫丁四(楊平友飾)和瓦匠趙大爺(姜華飾)把程瘋子救了回來,才免于一死。從此,瘋子更瘋了。青年進步學生孫新(李大海飾)得知程瘋子的遭遇後,寫了一篇文章,揭露了黑旋風及其後台警察局長李義和國民黨的接收大員姜仁(馬文忠飾)的漢奸背景,遭到了警察憲兵的追捕,後在地下黨組織的幫助下逃出了北平。姜仁、李義等為了找到孫新,把程瘋子抓了起來,嚴刑拷打,終一無所獲,地下黨組織設計 讓警察局不得不放出了程瘋子。程瘋子的鄰居丁四受了美國大兵的欺負,就以牙還牙的打了美國大兵的悶棍。在京城引起軒然大波,後在工友的舍命保護下才躲過了一劫。後來又喝酒"誤事"闖了大禍,不得不逃往口外。王歐巴桑(蔡雯艷飾)的女兒大春與國劇演員楊喜奎互生愛慕,經過一系列波折,終于走到一起,但好景不長,被早就對楊喜奎不懷好意的國軍周旅長的太太勾結黑旋風和警察把大春害得精神常失常。

劇照劇照

一九四九年十月,北平和平解放,解放軍進了城。 龍須溝的百姓們不知道共產黨、解放軍是怎麽回事,他們認為不過是改朝換代而已。他們不聽宣傳,隻看這個政府是不是為老百姓辦事。他們觀望著,程瘋子依然不敢走出院門。程娘子、丁四、趙大爺去城裏見到了一些新氣象,回來學舌,但得不到大家的回響。人民政府終于順應民意,把明溝改成了暗溝,平整了道路;接著又鎮壓了摧殘百姓數十年的黑旋風。 老百姓這才覺得是真正翻了身,打心眼裏擁護共產黨,擁護人民政府。 二春、二嘎子都進了工廠;趙大爺成了街道積極分子。程瘋子的瘋病也好了,從此沒人再叫他瘋子,都叫了他的大名--程寶慶。他整天忙著編數來寶,編牌子曲歌頌共產黨,歌頌人民政府,一下成了龍須溝家喻戶曉的大忙人。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程瘋子李誠儒
程娘子馬以
王歐巴桑蔡雯艷
丁四嫂鄭天瑋
丁四楊平友
趙大爺姜華
二春閆婕
小妞子張子楓
二嘎子魏翰林
大春溫文
黑旋風張惠中
馮狗子孫一理
孫來喜祝士彬
周太太于小惠
姜仁馬文忠
劉巡長張雙利
黃三爺方征
楊喜奎譚正岩
李義馬君
荀署長肖岱青
孫新李大海
大娟子付于幸子

職員表

出品人:劉愛勤
監製:張曉、趙彤、吳華
原著:老舍
導演:李誠儒、王志強、李偉
副導演(助理):徐乾、鞠昕華
編劇:楊國強、李誠儒
攝影:張勇、朱家俊
美術設計:秦川
服裝設計:侯京利
錄音:尹哲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龍須溝

程瘋子 | 李成儒

原是個小有名氣的單弦藝人,因為不肯為日本鬼子、漢奸歌功頌德,被惡霸漢奸痛打了一頓,並警告他永遠不許再登台。不讓登台就等于斷了他的活路,一口氣沒順過來,程瘋子落了個時好時鬧的病根兒。街坊們從此忘了他的真名"程寶慶",都叫他"程瘋子"。

龍須溝

孫新 | 李大海

進步學生,熱血青年,仗義執言,有勇有謀。因寫文章揭露漢奸遭到了警察憲兵的追捕,後在地下黨組織的幫助下逃出了北平。

龍須溝

趙大爺 | 姜華

原是京城裏有名兒的泥瓦匠,活兒做的好,心思也很巧。隻因為替逃離京城的國民黨軍官付了八成兒的房錢,從此家道敗落,妻離子散,淪落到貧窮的龍須溝。

龍須溝

大春 | 溫文

待字閨中貧寒家庭的女兒,隻因愛看戲,愛上了演趙子龍的楊奎喜,經歷各種磨難才得以結為連理,卻不幸的又被周太太和黑旋風等人設計陷害。

龍須溝

大娟子 | 付于幸子

樂觀、不畏艱難,勇敢的去天橋玩魔術,孝敬母親。敢于反抗命運,勇于為自己謀得出路的氣概,使得她最後成為解放軍的一員。

以上資料來源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北京衛視2009年的品牌理念是"文化製高點、大戲看北京"。2009年又是逢中國建國60周年,也是老舍先生誕辰110周年。老舍先生因為《龍須溝》獲得了人民藝術家的稱號,該部作品曾被周恩來總理高度贊揚。北京電視台想做京味文學作品影視的一個再現,該劇應運而生。

劇照劇照

劇本創作

因為《龍須溝》最早的演出沒有留下太多的資料,所以改編這部作品就沒有對比、沒有參考,隻有一部原著,這給電視劇的創作留出了更大的空間,也為主創們帶來了很大的挑戰。編劇雖對某些人物的身份、年齡等做了一些細微的調整,但整部電視劇仍然是完整的保留了原著的精神。 該劇劇本有足足42萬字,該劇將在話劇劇本中簡單提到或是沒來得及寫到的人物、場景都完整地復原出來。該劇中深入展現了十幾個新人物,這其中有老舍先生曾在劇本中提到過一次的大春,還有新增加的把丁四撫養長大的丁大嫂等。

選景置景

在場景上為了接近老舍筆下的臭水溝邊底層老北京人的生活,李誠儒在開拍前,找了二三十處地方。在天津影視劇拍攝基地,他偶然看到基地裏邊有一個大水塘是養魚的,正好水塘外邊是一個引水渠,水塘裏的水都是從引水渠抽過來的,他就和負責人商量,在水塘附近把原來的牆推倒,重新挖溝重建,完了以後再給還原。最終挖了320米長的溝,劇組白天拍,晚上抽水,抽水機始終沒離開現場。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播出頻道備註
2009年6月14日
北京衛視
獨家首播

劇集評價

該劇的出現,讓觀眾心頭一暖。該劇不僅在創作理念上進行了更新,在故事表達上也很到位(新浪娛樂評)

劇照劇照

該劇可以窺一斑而知全豹,透過那些鮮活的人物觀眾可以了解解放初期中華民族的生存狀況。京味兒十足的該劇演的是北京的事兒,襯托的卻是整個中國的影兒(新浪娛樂評)

對老舍原著精巧的改編、生動的老北京人物性格塑造、純正的京味兒都使得該劇與老版電影《龍須溝》不分伯仲,而李誠儒扮演的程瘋子更鮮活。該劇中擴展的情節大都在著力體現龍須溝這些窮苦的老北京人的骨氣和精氣神兒,他們用堅強和錚錚鐵骨面對著貧窮和欺凌。該劇重在表現老北京的靈魂,劇中龍須溝的鄰居們生活一個比一個慘,卻一個比一個要面子。他們用"面子"彰顯了他們在苦難中不屈不撓的鬥爭精神,就連他們之間的揶揄和自嘲也顯出幾分動人的樂觀和堅強。再窮也是爺,再苦也不嫌苦,該劇忠實再現了老北京人不屈的靈魂。李誠儒對程瘋子的"瘋"把握得精準到位,人物性格生動立體,他在該劇中的單弦表演更是劇中一大亮點。該劇新加角色合情合理,使得劇中人物譜越發生動多彩。(搜狐娛樂評)

分集劇情

第1集

日本投降,北平一片歡騰,百姓們奔走相告,笑逐顏開,覺得好日子就要到來了。南城龍須溝邊的一個小院裏,鼓書藝人程瘋子更是欣喜非常,其實他內心並不瘋,他就盼望著日本鬼子趕緊滾出中國,漢奸們都得到法辦,這一等就是八年。日本終于投降了。但惡霸和漢奸並沒有得到法辦,原日本偵緝隊隊長李義當上了國民黨外五局警察局長,原皇協軍連長黑旋風仗著李義的勢力繼續在當地禍害一方。程瘋子原以為黑旋風們也一定沒有好下場。覺得自己揚眉吐氣的日子又來了。他翻出了藏了多年的八角鼓,背著院裏的街坊們偷偷來到天橋書場,他要重登書場,讓喜歡"玩兒"的父老兄弟再次領略單弦名家程寶慶的風採。不料,才上場唱了一段兒,黑旋風就帶著打手來到書場。黑旋風告訴程瘋子,不管日本投降不投降,天下永遠是他們的!接著把程瘋子打個半死,扔到壇根兒。龍須溝的街坊趙大爺滿心歡喜想找回自己的房子,卻無奈發現日本人走了又住進了國民政府,成了市黨部秘書處,所問究竟卻被門衛打到在門外。三輪車夫丁四在城裏拉上了個美國大兵,下車時沒給錢,索要之後大兵在丁四胳膊上寫下了洋文,丁四聽說美國兵是盟友,誤信為是欠條。黑旋風和李義也開始以查抄你產的方式瘋狂在城內自己可控製的區域中飽私囊。

第2集

丁四去美國兵營要車錢無果,又盲目拉了個美國軍官,本以為這次連上次的能一起付,怎知到了地方美國軍官又留了一句話在他的胳膊上走了。丁四一直在軍官進去的六國飯店門前等著美國人要錢,最終卻無功而返。夜深了,下起了大雨,龍須溝的人都在急著防雨防臭溝的水進院,上相下下忙得不亦樂乎。程娘子本還不知道丈夫寶慶被打的事,隻是發現程瘋子出去了太久沒有回來,很是擔心,冒著大雨和全院的老小在四處開始尋找。而程寶慶多虧了同院的三輪車夫丁四和瓦匠趙大爺把程瘋子救了回來,才免于一死。好心的趙大爺請來了醫生為寶慶療傷,找到了隨緣樂茶園也就是出事地的廉老板問起事情究竟,才得知又是黑旋風一伙兒害的程寶慶。廉老板好心做好人撿回了被馮狗子扔在地上的八角鼓,付了出事那天程寶慶的出場費並讓趙大爺代為轉交。但從此,瘋子更瘋了。大雨過去了,轉天的清晨,龍須溝的大大小小的危房裏又砸死了一些人,街裏街坊的老老少少一起去送行,同時生活在溝邊的棺材鋪掌櫃也鑽了出來,孫來喜樂了,心想著自己的生意又要開張。他的女兒大娟在天橋變魔術得了些錢本想犒勞一下自己的母親,怎知又被孫來喜的二房偷聽後告訴了孫來喜,後被孫來喜搶了先,拿走了大娟所有的辛苦錢。漢奸李義仗著把自己的親妹妹給了國民黨接受大員姜仁做小老婆而得到了國民黨的保護,繼續在違規清查逆產中中飽私囊並迫害進步人士。裕和車行的黃三爺提醒丁四不要受了洋人的騙,讓他找個懂洋文的先生看看胳膊上所謂欠條的究竟。

第3集

寶慶一直躲在家裏,很少出屋,心裏光剩下害怕了。趙大爺也從隨緣樂茶園回來了,按照園長廉老板的吩咐給了瘋子八角鼓和唱戲的錢,轉告瘋子:雖說也砸了園子,這也是廉老板的心意。寶慶感激不已,連聲痛哭,跪地磕頭。丁四在懂洋文的孫新的引領下來到拉報社見到了社長王先生,訴說了自己的遭遇,並在報社稿費的迫切需求下同意匿名刊登自己被美國大兵忽悠的事。同時,在與孫新的交談中透露了程瘋子被打的訊息。丁四家的二嘎子和小妞子小小的年歲為了家裏的生計每天撿劈柴拾煤渣子。無意中碰見了百姓哄搶日本人留下的東西,撿了些廢門窗回來。丁二嫂誤認為是搶來的,打了孩子一頓。丁四出了報社,尋活的時候被美國的軍車撞壞了車,回到了車行因交不上車份和修理費與車行老板黃三爺發生口角,無奈離開了車行,斷了生計。晚上,二嘎子在酒館找回了父親丁四,丁四借酒消愁已是喝得爛醉。可全家老小此時已經沒有糧食,早已燒開了水等著丁四的二斤雜合面。丁四嫂見沒有帶糧食回來與丁四發生口角並扭打在一起,驚動了夜裏睡著的全院老小。在趙大爺及全院的勸和之下,丁四無奈將美國大兵和黃三爺的事娓娓道來。趙大爺決定去代丁四向黃三爺求情,以給黃三爺修花雕影壁牆為代價換回了丁四在車場的工作。轉天的清晨,院裏老小各家都拿了點雜合面放在了丁四家門口,這一切讓丁四和丁四嫂感動萬分。

第4集

程娘子原計畫去警察局狀告地痞流氓黑旋風的欺行霸市,不曾想遇見了已經當上了國民政府外五局局長的漢奸李義,氣急之下想起了因同門嫉妒和恩怨幾年前從城內搬出到龍須溝的不幸遭遇,並與李義等國民警察發生口角。還好被好心的劉巡長帶離和勸阻,險些慘遭一難。龍須溝,劉巡長又來收捐了,趙大爺為了丁四的事去黃三爺家幹活了。小院裏,程寶慶岳母的突然到來,打破了往日的平靜。她發現自己的女兒悲慘的生活而心痛不已,家不像家,人不像人,留下了些錢物氣急而去。二春和二娟子又去天橋練地攤兒變魔術了。丁四回了車場,得了量破車並開始交雙車份兒。瘋子好點了,為了明天,程娘子又去市場賣煙了。丁四開始拼命的掙錢,為生計,為車份,開始不挑活,不挑人。周旅長的夫人和大春無意中都看上了戲班唱趙子龍的戲子楊喜奎。周旅長懼內,但為此很生氣,去了妓院。碰巧碰上了正在妓院以逆產為名來收捐的李義和黑旋風。旅長因看上了妓院的紅牌小姐給妓院解了圍。李義和黑旋風憤怒之下無奈離去。青年進步學生孫新得知程瘋子的遭遇後,特地來到了龍須溝的丁四住處採訪程瘋子,卻不料瘋子偷偷跑出了院子不知去向。王歐巴桑和丁二嫂讓二嘎子去找在天橋賣煙的程娘子回家,程娘子回來了,發現了瘋子不知去向,情急之下埋怨起了孫新的到來。

第5集

程寶慶遭遇了一系列的不快無處訴冤,隻好帶八角鼓來到了自己恩師榮壽山的墓前向恩師訴說不幸和冤情,情景感人淚下。細心的趙大爺也來到了榮壽山的墓前將寶慶勸了回去。丁四又遇見了昔日不給他車錢的美國大兵,本想以要回家吃飯脫逃而走,沒想被國民警察強阻。美國大兵這次坐丁四的車是想去中國的八大胡同,氣急之下丁四將大兵誘騙到一個偏僻的胡同中打昏。後怕的丁四又來到了酒館,並遇上了同在酒館的算命張先生,算了命,借了張先生一塊國幣準備先補上今天的雙車份。但回去的路上發現國民警察已經在車行開始了盤查,恐懼和無奈之下讓同行朋友小成子代還了自己的車,代繳了自己的車份。不巧,小成子再一次進車場的時候被國民警察識破,搶走了車份,抓走了小成子。孝順的二春用去天橋練地攤兒變魔術賺來的錢給王歐巴桑買了塊布,本想慶祝自己母親的生日,不料偷藏布的時候被母親發現。王歐巴桑以為布不是好來的,要打春兒。在得知了事情和春兒的初衷之後自己後悔不已,齊聲淚下。孫來喜和自己的兒媳婦勾搭成奸,孫來喜的老婆實在忍無可忍與大林老婆發生口角,無意中被剛好進門的孫來喜聽到,孫來喜好色財迷,氣急之下打起了自己的老婆。大娟已感到家中矛盾深化,徹底對家父孫來喜失去了信心。

第6集

怡春院的媽媽為了保住自己在八大胡同的產業,勸自己院中紅牌妓女和周旅長成親。妓女開始不同意,但最終無奈答應了妓院的媽媽。國民警察為了襲擊美國大兵的事將從車場抓來的小成子給予酷刑並打個半死,但小成子仍不招供,一口應允是自己打的美國大兵,替丁四背了黑鍋。龍須溝,程瘋子看著自己的娘子天天養活自己心裏很是痛苦,決定再出去賣唱,但外面的環境又不能讓他唱,這,讓瘋子更瘋了,更煩了。孫來喜佔了對門過氣的妓女的便宜又不給錢,說好了拿做棺材的劈柴頂賬。大春又偷偷的去看戲,看趙子龍的戲,王歐巴桑很是生氣。馮狗子聽了孫來喜的讒言來丁四家以二嘎子拿回的木門為逆產收賬,並威脅以五塊現大洋換二嘎子的命。此舉嚇壞了院裏的街坊,難壞了丁四嫂。馮狗子立下了交捐期,走了人,院裏的老小又開始圍坐一團商量對策,此時丁四也回來了,全家抱哭成一團,痛苦至極。為了這事,全院聽了算卦張先生的忠告,又開始各家各戶湊了些錢,忍痛度難關。寶慶的岳母又來到了溝邊的小院,來勸自己的女兒程娘子離開程寶慶離開龍須溝,但被程娘子拒絕了。丁四本以為風平浪靜,回到了車場,卻發現小成子為他受了難,國民警察把黃三爺帶走想和他以錢換人,黃三爺拒絕了,國民警察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第7集

車場的老板黃三爺知道了丁四性格粗獷愛喝酒,免不了撒個酒風兒,打個老婆的,但卻是個仗義正直的漢子,他受了美國大兵的欺負,竟敢以牙還牙打了美國大兵的悶棍。了解丁四打美國大兵的來龍去脈,也得知了小成子的事,被大家的仗義氣概所感動,回去準備拿錢贖人。周旅長的太太將自己鍾意的戲子楊老板強行請回了自己的官邸,心裏開心極了,在與戲子楊老板學戲的過程中得到馮狗子的匿名信,得知自己的丈夫去了妓院,氣急之下乘丁四的車來到了怡春院捉奸。丁四以討要車錢為目的,糊塗的進了妓院,還幫周太太砸了妓院的東西。趙大爺再次來到自己的原房前討要房,卻巧遇正在接受採訪的國民政府接受大員姜仁。姜仁擺出親切的面孔勸退記者,將趙大爺叫到屋內予以賴賬,並讓手下將趙大爺打成重傷。黃三爺幾經周折用錢贖回了小成子,但此時的小成子早已奄奄一息。溝邊的二春和對面染坊的兩個小伙子開玩笑,不巧被院裏的王歐巴桑看到,氣急之下的王歐巴桑將染坊潑砸的稀爛,程瘋子趕緊跑出來說了好話,勸住了勸回了王歐巴桑。棺材鋪掌櫃的公子大寶,人是個智障,這令掌櫃很是頭痛,關于選親一事叫來了供貨商孫來喜商議,希望將大娟許給大寶,並交了定金,孫來喜在金錢的誘惑下放棄了自己的女兒。

第8集

龍須溝邊上的院子裏,程寶慶對程娘子的感激早已達到了極點,這種感激化成了一種擔心時刻伴隨在瘋子左右,寶慶時常出來遠望溝邊的人,盼望每天都能早些看到妻子歸來的身影,早些與娘子團聚。孫來喜拿了棺材掌櫃的定金,回來開始做大娟的思想工作,大娟堅決拒絕,誓死不從。趙大爺被打後被逼將自己的房屋轉給了國民黨接收大員姜仁。丁四在八大胡同的表現得到了周旅長太太的認可,開始月月包丁四的車出門,丁四得了實惠,家裏又過上了好一點的日子。夜深了,馮狗子按照約定的日子來到龍須溝丁四家收五塊大洋,丁四隻給了他三塊,並以自己現在給周旅長太太當差一事嚇退了馮狗子,馮狗子不快,找孫來喜從經濟上找齊。娟子找到了大春和二春,談及與大寶訂婚之事,其共同商議,不謀而合,決定逃跑。丁四想讓程瘋子收二嘎子為徒,學門手藝,瘋子因二嘎子天資不和婉言拒絕,讓丁四起了誤會。孫來喜對門的妓女很喜歡小妞子,頻繁的從孫來喜家搶劈柴給小妞子就想得到一些母愛的感覺,但事與願違令她很沮喪。巡長又來收捐了,再次無功而返。王歐巴桑女兒大春對國劇演員楊喜奎產生愛慕,再次偷偷去了戲園子。南城裏又新開了家葯店-濟世堂葯鋪,頭一開張,李義和黑旋風就分頭來收捐,二人各自的中飽私囊初見矛盾。

第9集

戲園長看出了周旅長的太太對國劇演員楊喜奎的愛慕之心,提醒楊喜奎不要和周太太走的過近,最好盡快成親,了卻心事和麻煩。國民政府警察找車場老板黃三爺討要剩下的錢財,黃三爺以小成子死了拒以門外。好久沒見的趙大爺回來了,院裏的老小大家都很擔心,趙大爺很感動。孫新寫了一篇文章,揭露了黑旋風及其後台警察局長李義和國民黨的接收大員姜仁的漢奸背景,講述了地痞流氓惡霸黑旋風和李義迫害程寶慶的事實。文章一經發表,就引起了波動,引起了國民黨接收大員姜仁的大怒。無奈決定要請出程寶慶使其言論不攻自破,並加緊準備追捕孫新。丁四受周旅長太太的委托將做好的布料送與戲子楊老板手中,被楊老板拒絕,回到家提及此事並提及楊老板給予自己報酬之事,使院裏在一起吃飯的大春起了猜疑。晚飯後,丁四再次為二嘎子學徒的事與程寶慶起了爭執,情急之下趙大爺出面解圍,道出了二嘎子不適合學唱的事實,並同意將二嘎子收為自己徒弟。孫來喜發現大娟子還沒有回家,為了錢財和定金很是著急。找到了劉巡長希望能私下找找。丁四回到車行得知小成子已故的訊息,痛苦不已。而李義再次找到了車場的黃三爺索要錢財並核實小成子的死因,黃三爺再次以錢了事。黑旋風再次來到妓院討要捐錢並希望得到紅牌雲翠,無奈下,妓院媽媽口頭應允。    孫新聯系上了西山的革命黨,很開心,有了力量,有了主心骨。

第10集

怡春園,妓院媽媽連夜將雲翠安全轉移到了龍須溝,放在孫來喜對門的妓女讓紅喜家躲了起來。妓女讓紅喜不計當年的恩怨收留了雲翠,這令雲翠媽媽感激不已。第二天,黑旋風按約定來怡春園接雲翠,不料得知雲翠逃走,黑旋風震怒,要妓院三天交人。孫來喜還沒有看見大娟子的身影,急的開始打起了自己的老婆。李義的手下找到了龍須溝,按李義的意思給了程寶慶大褂,要求程寶慶出山為自己唱戲來化解老百姓的誤解,使孫新報紙上所揭露的黑旋風及其後台警察局長李義和國民黨的接收大員姜仁的漢奸背景,還有地痞流氓惡霸黑旋風和李義迫害程寶慶的事實不攻自破。程寶慶猶豫了,猶豫的不是為了李義,而是為了自己的娘子和家裏的生計,同時也為了找回自己的玩意兒。孫來喜讓劉巡長向大春二春問大娟的下落,懷疑她們與此事有關聯,情急直接來到了王歐巴桑的院子一問究竟,並與王歐巴桑等發生口角,劉巡長在其中左右逢源。棺材鋪的紀大爺來到了孫來喜的家,想看看大娟,孫來喜無奈交不出人,紀大爺震怒並威脅三天交人。孫來喜氣急之下又打起了老婆,孫夫人被逼躲進了王歐巴桑家。小妞子和小娟子一起去找起大娟。孫新已經被李義24小時監控。丁四整天拉包月沒黑美白的幹活兒,家裏,又沒了嚼頭。

第11集

晚上,丁四去給小成子上墳又喝高了回來。孫來喜還在找大娟子。滿街找無意中碰見了馮狗子收捐,告訴了讓紅喜屋內可能藏著雲翠的事。程寶慶的岳母又來了,又來逼程寶慶讓程娘子離開他,程寶慶怕娘子一去不回,怕失去唯一的心靈支柱,再一次得罪了岳母。孫來喜來到了酒館吃飯,碰上了算命的張先生,希望得到點兒大娟子的信兒。沒想到,大春在城外見了大娟,正在商量現在的事,並給了大娟點錢。由于岳母的事,寶慶更加堅定了再次出山的決心,好心的趙大爺怕他吃吃虧,決心隨同。 讓紅喜預見了雲翠的危險,攔住了晚上正要回家的丁四的路,求他送雲翠到北城裏,可丁四嫂又沒有晚飯的糧了,無奈王歐巴桑又借了點雜合面給丁四嫂,讓丁四嫂渡難關。按照孫來喜的描述,馮狗子將讓紅喜的情況告訴了黑旋風,黑旋風拔寨進了龍須溝搜人,綁了讓紅喜,對其百翻摧殘。丁四為了送雲翠被關在了城外一宿,早上才回來,回來由于嘎子媽這麽一鬧一埋怨,招來了馮狗子,馮狗子問起究竟,丁四也不知道,惹了黑旋風,家裏又不理解,丁四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孫新成轎車成功出校,守在校門口的姜仁手下未能追上。懼內的周旅長被關在門外,屋內太太和戲子楊先生學戲。周旅長埋怨丁四接來了楊老板,丁四好心勸楊老板不要再來,而楊老板卻很大意。孫新的成功逃走,姜仁的手下還以為是另一路人馬所為,令姜仁大怒。讓紅喜一字不提雲翠的事,被馮狗子打成重傷。看見了馮狗子抓走讓紅喜的過程和事,程寶慶決定不再出山為其唱戲。

第12集

紅喜覺得在這個社會中已經沒有了一點生的意義,咬緊牙關任由馮狗子毒打,最終也沒有吐漏一點關于雲翠的事,因此被黑旋風活活打死,後令馮狗子拋屍滅跡。知到了程寶慶沒來為自己唱戲的姜仁又自擬了份歌詞來逼程寶慶出唱片,並讓手下強行帶走了寶慶。但程寶慶在劉巡長的配合下以犧牲八角鼓為代價裝瘋賣傻博得了李義和手下的信任,成功脫身回了家。為了不讓母親再收孫來喜的毒打,大娟在流浪了多日之後終于回了家,看到了傷痕累累的母親很是心痛,決定答應了棺材鋪紀家公子的婚事。程娘子背著寶慶去了岳母大人家看望為自己的生活氣病了的母親,但談及和程寶慶分開的事時,程娘子毅然決然的離開了。國民政府的接受大員姜仁的手下冒充記者來龍須溝找程瘋子。但好在二春和小妞子的極力勸說下,才沒和程瘋子見著面,沒帶走寶慶。好心的劉巡長也前來阻攔,溝通中並誤認為此記者是八路軍,隨後將其趕出小院,並將情況連夜報告給了國民政府外五局局長李義。李義得知後與惡霸黑旋風共商此事,決定求助黑旋風之力暗中解決這伙兒人。黑旋風應允並立馬帶人來到了龍須溝。周旅長的太太依舊讓丁四去接戲子楊老板,但這次楊老板沒能來,並以病相推,怎想到周太太決定自己親自起程去看望楊老板。

第13集

黑旋風派人把守瘋子家院門口,等待李義傳說中的八路地下黨出現。沒想到被出門倒水的小妞子看了個正著。院裏的老小不知道這又是為著誰而來,急忙去尋找程娘子。拉著周旅長太太的丁四以車總壞為由拖延到戲院見楊老板的時間,並讓大春向楊老板通風報信,讓其裝病以防穿幫。周太太到了戲園看到了楊老板的病情很是心疼,給了些錢決定改日再來拜訪。戲園的老板和楊先生決定楊先生的婚事事不宜遲,不能再等,決定給向楊先生報信的大春提婚。國民政府接收大員姜仁的手下如約而至來到了龍須溝程寶慶家,被黑旋風的馬仔發現,黑旋風得知訊息從酒店趕來解決李義傳說中的八路軍地下黨,在不分青紅皂白的情況下打走國民政府接收大員姜仁的手下。孫來喜和棺材鋪掌櫃定了迎娶大娟子的日子,手了全部的聘禮回了家。卻和大娟子再次起了爭執。丁四去新開的葯鋪取葯遇見了報館的孫先生,回來的路上又遇見了死去的同行小成子。這一切都開始令他不解。丁四找到了車場的黃三爺問其詳情,才頓時明白了原來是黃三爺救了小成子,小成子並沒有死。李義得知了自己是大水沖了龍王廟,打了國民政府接收大員姜仁的手下,後悔不已,前來向姜仁請罪。而在龍須溝,孫來喜則再三囑咐大娟過了門後的安排。丁四嫂家的二嘎為了給妹妹妞子嘗塊肉,把一天撿的煤渣換了肉,這可讓丁四嫂氣壞了,原本準備給大嫂熬葯的煤沒了。夜深了,岳母再次以身體健康為由讓程娘子離開程瘋子,程瘋子再次陷入了是否出山的矛盾。

第14集

周太太每天都在關心著戲園楊老板的健康,而周太太懼內的老公周旅長則百般不讓丁四攙和此事。並威脅如再帶楊老板來,楊先生將有不測。至此,丁四受戲院老板的委托加緊向大春提親,早些讓楊老板成親,而此時的戲子楊喜奎也繼續裝病。丁四回了龍須溝,茶餘飯後在院子裏提起了向大春提親這檔子事。王歐巴桑再三阻攔,暫時不了了之。轉過來一早,孫來喜起程去向棺材鋪老板提親不料被丁四故意攪局。國民政府接收大員姜仁和他的手下得知進步人士孫新暫時並沒有離開北平,決定再去尋找。同時加緊了對程瘋子的逼迫,讓程瘋子站出來為自己唱戲,獲得老百姓的理解,使孫新的言論不攻自破。丁四送好了周太太,剛一出門,遇見了在門外等著大春,大春為昨晚三喜堂堂主要給楊喜奎提親一事而來,想找丁四問個究竟,沒想到原來三喜堂堂主要給楊老板提的親就是自己,大春喜出望外。丁四回到了戲園將此事告訴了三喜堂堂主,堂主很高興,準備今晚就提親。國民政府接收大員姜仁的手下再次來到了程瘋子家要帶程瘋子走,不料被街坊四鄰堵在院內。經過隨同前往的王主編的解圍,才得以逃出龍須溝。姜仁得知此訊息為之大怒,責令手下辦事不力。一直被岳母看不起的程寶慶卻一直想著自己的岳母,拿煙袋油攢了點治療岳母痔瘡的葯給了娘子,娘子頗為感動。孫來喜以女兒要大辦為名找東家借了錢,回來繼續逼女兒成親。丁四帶了三喜堂堂主等回來替楊喜奎提親,不料被王歐巴桑暫時婉言拒絕。

第15集

為了大春和楊喜奎的事,丁四得罪了王歐巴桑。但是街坊四鄰願意繼續輪流為大春說情,爭取說通王歐巴桑,大春很感動。而一直打著程瘋子算盤的國民黨政府外五局局長李義又找來了自己的結拜弟兄黑旋風決定再次解決程瘋子這檔子事。夜深了,王歐巴桑仍然講老理兒,不同意把自己的閨女嫁給唱戲的楊喜奎。街坊四鄰都為大春的婚事著急,尤其是程瘋子,深知三喜堂堂主想把楊喜奎的婚事定下的這步臭棋。轉天早上到了,王歐巴桑為了閨女大春的婚事一宿沒睡,本想將昨晚三喜堂堂主送來的點心退還給丁四,不巧丁四有百般勸阻,無奈給了二嘎子和小妞子吃。街坊四鄰也都起來了,輪番向王歐巴桑說好話,有的唱紅臉,有的唱白臉,都盼著王歐巴桑能夠丟掉老腦筋,同意了大春和楊喜奎這門婚事。孫來喜忙著為大娟準備婚事,院子裏擺起了桌子和椅子。丁四再次帶著周太太去看楊老板,為此周太太與周旅長還發生了爭執。周太太來看楊喜奎,丁四和戲院老板以喜奎去打針為由做戲煤讓她見成。周太太很不高興,約定三天後來府上請喜奎唱堂會。馮狗子找到了孫來喜,讓他想辦法以大娟結婚為名請出程瘋子來臨園道喜,隨即抓程瘋子回去。孫來喜百般來邀請,沒有人來賞臉,孫來喜眼看不成讓大娟子去請,大娟子不肯去。轉天,黑旋風親自進了孫來喜的院子,為的不是來道喜,為的是來抓程寶慶。

第16集

程寶慶的岳母再次找上門來,為女兒跟了程寶慶而沒過上好日子而憤憤不平,同時也埋怨程寶慶給自己的偏方不良,是自己的病情愈演愈烈。岳母越想越氣,強行拉扯讓女兒程娘子和自己回家,在與瘋子拉扯的過程中失手打了瘋子,這不但讓瘋子覺得委屈,好心辦了壞事。同時也回憶起了自己被馮狗子打罵的經過,痛苦莫及。孫來喜為了討好惡霸黑旋風,想方設法引誘程瘋子出屋,不料在指使大娟子去請程瘋子的過程中因意見不合與全家扭打在一起,從而引來了程寶慶院子裏的街坊前來勸架。在混亂中,黑旋風指使馮狗子綁走了程寶慶。姜仁、李義等為了找到孫新,揪出其背後的共產黨,把程瘋子抓了起來,嚴刑拷打,終一無所獲。此時,一直在尋找程寶慶的街坊鄰居們更是相互奔走相告,渴望能打聽到一點瘋子的下落。尤其是程娘子,不知是何原因,不知是寶慶離家出走還是被人陷害,因多次尋找未果,情急之下,幾近崩潰。後在得知有人看見了程瘋子是被人綁走的情況下,向國民政府報案,國民政府不但不予立案,更在拷打程瘋子一無所獲的情況下,動起了程娘子的主意。決定把程娘子以妨礙公務抓進來,從而逼迫程寶慶簽下否認孫新報道真實性的字句。此時的程瘋子心裏非常痛苦和矛盾,怕對不起孫新,怕連累了程娘子。

第17集

程娘子的被抓,更激起了百姓們的憤怒和對國民政府的強烈不滿。小院裏的街裏街坊更加後悔當初同意程娘子向國民政府報案一事。不過程瘋子最終還是怕連累自己的妻子,違心的簽了否認孫新之前有關自己報道真實性的字句。姜仁的手下本以為這下可大功告成,不曾想丁四將程家事情的進展和來龍去脈無意中告訴給了濟世堂的葯鋪掌櫃子,掌櫃子是紅色地下黨,聯同孫新組織宣傳設計,讓警察局不得不放出了程瘋子。任國民黨外五局局長的李義本以為直接放了程寶慶和他的娘子可以輕松了事,不料百姓集體上訪索要當初綁架程瘋子的凶手,無奈李義表面上同意了百姓的要求,決定揪出凶手,嚴加承辦。不想,這樣一來激起了惡霸黑旋風的疑心。李義聽從了上司姜仁的話,以犧牲了三名百姓為耳目想對程瘋子的事做個瞞天過海的了斷。不曾想程瘋子聽見了他們的話,對李義和姜仁的障眼法心知肚明。再加上放人那天記者會上的前後矛盾和含糊的結案陳詞,令國民政府的形象在百姓心目中丟盡。由于地下黨的新聞宣傳,其言論在北平城已經有了一定的民眾基礎。程寶慶和程娘子被抓的事講過曝光也一時在京城引起了軒然大波,但就這樣在當時的舊社會也隻能不了了之了。龍須溝的百姓和街裏街坊們也隻能為程瘋子和程娘子的團聚而慶幸和高興。

第18集

原本就心虛的國民黨外五局局長李義,因程瘋子的事,被記者問的更是心虛。回來才知是手下又從中刮了油水。程瘋子終于回來了,被家人攙回來的寶慶始終因被逼對孫新先生的不仗不義而痛苦萬分,心存愧疚。丁四按照周太太要過大壽的指示又把國劇演員楊喜奎請到了周府,道後才得知這隻是周太太的一個幌子,目的就是想和喜奎走得更近。情急之下,丁四和三喜堂管班想了各種辦法救楊喜奎脫身,最終請來了大春冒充楊喜奎的太太才得以讓喜奎脫身。深更半夜發現大春不見了的王歐巴桑,心裏很是著急。而大春因以楊太太之名救了楊喜奎而使自己和喜奎的婚事迫在眉睫。得知訊息的王歐巴桑經街坊四鄰的再三勸說下也無奈接受了事實,決定同意了楊喜奎的提親。在不遠處的三喜堂堂主也為此事和楊喜奎發愁,深知欺騙了周旅長太太的嚴重性,決定讓喜奎和大春假戲真做。楊喜奎連夜趕往龍須溝親自向王歐巴桑提親,這邊的街裏街坊也百般好言相勸,打消王歐巴桑老腦筋的顧慮。喜奎見了王歐巴桑,誠心提親。但不料騙周太太的事又被鄰居孫來喜聽到。周太太這邊總覺得事情突然且蹊蹺,決定再去派丁四前去打聽。孫來喜獨自來到了周旅長府前盤問丁四等情況,不料被崗軍拒之門外,正巧遇上了路過的國民軍外五局警察。一切漸漸浮出水面。

第19集

街裏街坊覺得大春子和楊喜奎的事事不宜遲,要馬上操辦,特讓趙大爺代為定奪。趙大爺和從周府家回來的丁四會合來到了三喜堂,和楊喜奎統一對外口徑。孫來喜被巡警抓到了國民政府外五局盤問為何在周旅長家門外徘徊一事,在李義的壓力下,孫來喜將大春和楊喜奎欺騙周太太的事娓娓道來。王歐巴桑在街裏街坊的勸說下無奈同意了大春的這門婚事。而在城裏的茶館巷子惡霸黑旋風則和漢奸李義共謀如何以大春和楊喜奎欺騙周旅長太太的事要挾三喜堂堂主的錢財。但按計畫執行的黑旋風來到了三喜堂索要錢財的如意算盤落空,三喜堂堂主拒不給錢並矢口否認此事。周太太越想越氣,越琢磨越蹊蹺,決定讓丁四帶自己去看看楊喜奎的家。丁四安排好了二嘎子途中裝神弄鬼嚇退了周太太,回了周府。楊喜奎連夜再次趕往王歐巴桑家以求帶走大春,不料又被孫來喜暗中監視。無奈下,大春和楊老板加速了起程的步伐。棺材鋪紀老板迫不及待的想讓自己的兒子大寶早日成親,特地叫來了孫來喜再次催婚。而馮狗子打聽了關于大春和楊喜奎是否生活在一起的事,覺得屬實,誤認為又是孫來喜在顛倒黑白,搬弄是非。姜仁怕和周旅長結下誤會,下令李義停止了該事,不了黑旋風卻已此事為由想親自面見姜仁,為自己某個一官半職。

第20集

棺材鋪子紀老爺的公子如約來到了龍須溝,迎娶孫來喜的姑娘大春。一路瘋瘋癲癲的走進了死去的讓紅喜的門。孫來喜好生相勸將他帶到了自己家門外,而家中的大娟卻和自己的母親依依不舍。紀家的傻公子看到大娟子遲遲不出門,迫不及待的瘋鬧,滑進了龍須溝。大娟子無奈出了家門,上了踏往紀家的轎子。龍須溝的街裏街坊都恨透了孫來喜,都為大娟子嫁到紀家而惋惜。越想越覺得日子沒了盼頭。怎知丁四談起了在城外的共產黨,談起了進步人士孫新,說到早晚會有共產黨進城的一天,會有人民過上好日的一天,院裏的街坊們突然又有了盼頭。夜深了,大娟子來到了紀家進了洞房,以變戲法為誘餌引開了紀家大公子大寶的註意力,將其灌醉後逃出紀家。在路上不料又遇上了國民黨的巡兵,追逐中逃進了濟世堂葯鋪脫身。轉天醒來的紀家發現大娟逃婚後來到孫來喜家索要大娟和賠償,令孫來喜措手不及。無奈中的孫來喜又找到了王歐巴桑的閨女二春,堅信她知道內情,包庇大娟出逃。在城內的國民政府外五局內,李義在安排繼續征兵的事,龍須溝,至少得征上一個兵。程寶慶給劉巡長出了個主意,讓他找孫來喜去當兵,孫來喜不去,想到了讓兒子大林子替自己隨軍。不了黑旋風為了在中途中飽私囊向孫來喜討要保費,而孫來喜在三十塊大洋金錢的衡量下寧可放棄了自己的兒子孫大林。

第21集

惡霸黑旋風在得知了自己的計策再次落空之後很是生氣。做皮子的手藝狀元也再次為了王歐巴桑家的二春來到龍須溝寶慶院子裏送活兒,王歐巴桑最鍾意此人,令二春很尷尬。王歐巴桑此時又想起了大春,托趙大爺前去打聽下落。而女兒大春經過一系列波折,終于和楊喜奎走到一起,兩人互生愛慕之情。但好景不長,周旅長的太太一直對楊喜奎的離去懷恨在心,四處打聽他們的下落。趙大爺來到了喜奎和大春的住處,看到了兩個人的安全,心裏放心多了。孫來喜本想大林子走了,可以和自己的兒媳暢享不倫之樂了,無意中道出了自己藏有私房錢的位置。被大林子老婆席卷一空,孫來喜這下亂了陣腳,四處尋找大林媳婦,才發現自己被騙了。找到了劉巡長,本想能為自己主持公道,怎知平時不會做人,落下了壞口碑,沒有人願意幫忙。孫來喜百般痛苦,為被大林媳婦被卷走的半輩子積蓄而痛苦,不料手下的伙計和棺材鋪的紀老板紛紛前來索要報酬和錢財。討要未果,紀老板將孫來喜家全部的木料拉走,孫來喜接近崩潰患了偏癱。夜深了,龍須溝又下起了大雨,房倒屋塌砸死了丁四的大嫂。全家及街坊四鄰痛苦不已。一場大雨,也砸死了孫來喜,消除了龍須溝的禍害。雨停了,天晴了,龍須溝的街坊們又開始和泥修房齊瓦了,劉巡長無奈又來收捐。

第22集

折磨摧殘龍須溝百姓的不僅是人禍,還有人禍造成的天災。每到雨季,溝水泛濫,房倒屋塌砸死人是家常便飯。反動政府年年征捐收稅,就是不給老百姓修龍須溝。大雨剛過,劉巡長又來收捐收稅,為了一家五口的生計,劉巡長隻能忍辱負重的幹著這麽沒良心的事。龍須溝的老老少少受盡了反動政府的迫害,天災人禍嚴相逼,老百姓簡直活不下去了。共產黨地下工作人員孫新在與濟世堂老板接頭後,遇上了前來收保護費的黑旋風,孫新不予計較,決定給錢走人,沒想到這一輕率的舉動讓惡霸黑旋風起了疑心,看出了破綻。正巧路過的程娘子有意以向馮狗子索要煙錢為由攪了局,孫新成功逃離。氣急敗壞的馮狗子打上了程寶慶的家門,正巧被好心的趙大爺撞見,街坊四鄰齊心合力趕走了馮狗子。共產黨與國民黨在北平的戰事吃緊,周旅長因需護送戰備糧草一事暫時離開了周府。姜仁察覺到了孫新等共產黨的可疑行蹤,認為孫新很可能還在城內,讓李義派重兵把守西直門,嚴查過往行人。被龍須溝的街坊打出來的馮狗子回到了黑旋風那裏憤憤不平。寶慶全院的百姓都在等著馮狗子的再次到來,尤其是趙大爺,準備以命相抵,回了家的程娘子向瘋子道出了事情的緣由。寶慶心急如焚,轉天一早出了龍須溝尋找孫先生。丁四已給周旅長太太拉包月為名順利送走了孫新。程娘子及全院的街坊終于找到了瘋子,但丁四的行蹤已經引起了李義的懷疑。李義找到周太太核實,懷疑是丁四私通八路,抓來了丁四向周太太親口核實。

第23集

雖然在周太太的面子下,李義無奈放了丁四,但並沒有放松對丁四監控。夜深了,龍須溝全院的老小等到了丁四的歸來。丁四私下裏向程瘋子道出了自己將孫新從出城的來龍去脈,程寶慶感激萬分。周家太太決定要依靠國民巡警找到一直被丁四和三喜堂堂主保護的楊喜奎,丁四情急之下通風報信告訴了三喜堂堂主,叫楊喜奎多加小心。丁四按約去見了濟世堂的掌櫃,掌櫃對將孫新送出城之事百般感謝,回去的路上,丁四在酒館裏遇見了正在等他的程寶慶。寶慶為了能和孫新見面特地請丁四喝了酒,不想完回了家讓丁四一家與程娘子起了爭執。好在寶慶即使吐了真言,才化解了一場誤會。好心的趙大爺看見了李義派來跟蹤丁四的便衣巡警,將叫回屋內百般叮囑,讓丁四小心。周太太為了能夠滿足自己的私欲,讓李義代為尋找楊喜奎的下落,李義又找到了對街面熟悉的惡霸黑旋風勞煩此事。李義的走狗跟蹤了丁四每天的行蹤向他報告,丁四與程瘋子喝酒一事讓李義起了懷疑。黑旋風的人按照李局長的意思開始在滿城尋找楊喜奎。然而,惡霸黑旋風則以自己不能當議員開始與李義產生隔膜。龍須溝,王歐巴桑想起了大春,惦記起了自己女兒二春的婚事。深夜,丁四發現了背後跟蹤自己的巡警便衣,故意把他們的註意力引向了一個不相幹的宅院。

第24集

跟蹤丁四的便衣巡警將丁四所去的住所地址交給了李義,李義沒來得及查看就連忙交到了國民黨接收大員姜仁的手中,姜仁看後哭笑不得,雷霆大怒,將李義和他的手下轟出門外。 馮狗子尾隨楊喜奎找到了楊喜奎和大春的住所。得知訊息的李義向周太太去回報,不曾想周太太進一步提出了讓李義想辦法讓大春離開楊喜奎的要求。李義在利益的面前答應了周太太,並將此事委托給惡霸黑旋風動手。在楊喜奎和大春的家門口埋伏時,碰巧被丁四的車友看見後告訴了丁四,丁四急忙找到了三喜堂堂主合計此事。。王歐巴桑不小心燙了手,預感到可能是自己女兒出了事。心急如焚,非要去看看大春的究竟。馮狗子帶人綁了大春,致使楊喜奎及全院的街坊四鄰心急如焚。好無奈中的國劇演員楊喜奎聽從了丁四和三喜堂堂主的勸告,表面上順從了周太太,期望能以自己的委屈換回大春。周旅長的太太見到了多日未見的楊喜奎,答應了楊喜奎的請求,同意私下放了大春姑娘。但黑旋風由于和李義的分贓不均,起了歹心,決定將大春賣到妓院換錢。丁四回家後,在和趙大爺的交談中情急說漏了大春被被綁的事。王歐巴桑得知了自己女兒的不測,卻又無可奈何,心痛不已。趙大爺拜托程瘋子能多勸勸王歐巴桑等大春子回家,不要心急去找楊喜奎說理,怕一旦事情鬧大了,惡霸黑旋風會殺人滅口。

第25集

惡霸黑旋風在利益的面前,意識到周旅長太太會因為楊喜奎的原因要求放回大春,有意讓馮狗子提前將大春賣到天津的妓院。反動政府外五局局長李義在受了周太太的放人旨意後找到黑旋風要其放人,不想黑旋風以其以將大春活埋了的借口拒絕放人,李義得知大春以死後很驚訝,不知怎向周太太交代。李義無奈告訴了周太太大春已被害的虛情,得知了大春以死的周太太惶恐如何向楊喜奎交代。和楊喜奎一樣,焦急中的王歐巴桑還在等著大春的訊息。周太太和李義串通好了來到三喜堂來向楊喜奎和三喜堂堂主說明未找到大春的事,然而大家其實都心知肚明,焦急與憤怒中楊喜奎趕走了李義和周太太。和三喜堂堂主做了道別,決定不在登台唱戲,為大春報仇血恨。一日,怒火中燒的楊喜奎堵住了黑旋風出行的去路索要大春的訊息,馮狗子上前教訓不料不敵楊喜奎的武藝,楊喜奎說明來意轉身離去。楊喜奎又來到了周太太的府上索要妻子大春的訊息,周太太以不知詳情予以掩飾,無奈中的楊喜奎再次離去。周太太因楊喜奎動怒的事再次找到了反動政府外五區警察署局長李義,要求其想想辦法,想辦法讓楊喜奎不在為大春的事埋怨自己。門外送周太太的丁四有意在聽著有關大春的最新內情,不料被巡警轟出門外。狗急跳牆的周太太決心找黑旋風當替罪羊來了解大春的事,可吃裏扒外李義再次找到了惡霸黑旋風通風報信說明此事,黑旋風氣怒之下決定殺害楊喜奎以解決此事。

第26集

惡霸黑旋風本想將楊喜奎的妻子大春賣到天津的妓院賺取錢財,不料瘋狗子中途將大春帶到屋內準備強行奸污。情急之下的大春撞牆倒在了屋內,強奸未遂的馮狗子無奈將大春掩埋。好心的劉巡長再三旁敲側擊的幫助楊喜奎和王歐巴桑打聽大春的下落,在得知了大春被黑旋風活埋了噩耗後立即告訴了趙大爺,趙大爺悲痛萬分,痛恨至極。城根下,丁四的車友無意中聽到了馮狗子準備暗殺楊喜奎的訊息,情急之下火速趕往到了三喜堂告訴楊喜奎訊息,但失去了大春後悲痛萬分的楊喜奎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一心決定找周太太和反動政府外五區警察署局長李義報仇血恨,碰巧被丁四及時勸阻阻攔。在得知了王歐巴桑女兒大春的死訊的丁四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決定找周太太和反動政府外五區警察署局長李義報仇血恨,被好心的周大爺好言相勸攔了下來。回了院子後的丁四和趙大爺在王歐巴桑的再三盤問之下左右逢源保住了秘密。 楊喜奎再也忍不住心中失去了妻子大春的憤怒,再一次在黑旋風回家的路上進行了攔截,孤身赤膽的楊喜奎的這次刺殺黑旋風的計畫終因敵眾我寡以失敗告終。受了傷的楊喜奎在三喜堂堂主的搭救下挽回了自己的生命。氣憤中的惡霸黑旋風情急之下決定聯合反動政府外五區警察署局長李義一起緝拿楊喜奎,但心虛的李義無奈將此事攔了下來。受了傷的楊喜奎時刻準備再次為自己的妻子報仇血恨,但地下共產黨秦明早已安排好了楊喜奎的去路。

第27集

丁四再三勸阻楊喜奎眼前不要再和黑旋風硬碰硬的事,並告訴楊喜奎大春的母親王歐巴桑現在還並不知道大春的遇難,望楊喜奎能以王歐巴桑的生命為重先暫時保住自己的身份和性命,待來日再為大春報仇不遲。三喜堂堂主以楊喜奎失蹤為由向反動政府外五局警署報案,並說明楊喜奎還在報仇心切。周旅長太太三天後再次找到反動政府外五區警察署局長李義索要緝拿黑旋風的結果,狡猾的李義卻以種種緣由包庇袒護,並將楊喜奎刺殺黑旋風一事告訴了周太太,周太太還是擔心心儀中人楊喜奎的人身安危,但反動政府外五區警察署局長李義卻想在楊喜奎與黑旋風的爭鬥中再得漁翁之利。惡霸黑旋風再次因分贓不均和反動政府外五區警察署局長李義起了矛盾。李義假借國劇演員楊喜奎失蹤一事編造楊喜奎已被黑旋風打死回復了周太太,周太太大怒,決定殺死黑旋風來給楊喜奎報仇。李義再三以楊喜奎為名人,為其大動幹戈會引起百姓註意為由,勸和周太太不要再深究此事。並告訴周太太楊喜奎的落葬之地。心痛後的周太太決定去看看楊喜奎的墳,去給楊喜奎上香送終。信以為真的丁四急忙跑到了濟世堂葯鋪問秦掌櫃事情的究竟,在得知楊先生的平安後,丁四才放了心。龍須溝,另一路得知訊息的劉巡長也把楊喜奎的假死訊告訴了趙大爺,心急的趙大爺急于找丁四問個究竟。

第28集

趙大爺聽了劉巡長帶來的楊喜奎的死訊後,連忙找到了正要去接周太太上墳的丁四,要求他立即帶自己去見楊喜奎以消除心中的顧慮。丁四好言相勸,委婉道出了楊喜奎並沒有死的事實,趙大爺這才放了心。丁四如約拉著周旅長的太太來到了堪稱是楊喜奎的墳墓前,周太太令丁四守護左右,自己上前祭祀。不料丁四觸景生情想到了為自己死去的車友小成子,借酒消愁在不遠處的小成子的墳墓前喝了起酒來。醉酒後的丁四忘記了自己還要等候周太太一起回去一事,忽視了背後還在哭訴中的周太太,自己醉醺醺的騎回了城內,回了城的丁四無意中撞見了自己的車友。此時,傾訴完內心苦怨的周太太起身準備回程,恍然間才發現丁四早已不知去向。慌亂下的周太太步履蹣跚的在墳地裏東走西撞,不料碰見了夜間路上的劫匪搶走了身上全部的錢財。回到城裏的周太太四處尋找巡警,無意中撞見了巡街的苟署長。慌亂下周太太道出了方才發生事情的來龍去脈。反動派政府外五區警署苟署長帶領人馬連夜來到了龍須溝捉拿丁四,碰巧此時丁四還沒有回來。聽清了原由的程瘋子悄悄的出了院向丁四通風報信。程瘋子找到了城裏丁四常去的小酒館,告訴了丁四被通緝一事,讓其快速逃離,恍然大悟的丁四才發現自己再次因酗酒闖了大禍。在車友的護送下丁四連夜逃離了北京城來到了城外,清晨吃早點時無意中遇見了當年被自己帶出城的雲翠。

第29集

在得知丁四暫時逃出了城的丁四嫂心裏寬敞了些,丁四也在雲翠的幫助下在城外找到了一份差事。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就是兩年。一天,丁四在城外出車時遇見了當初護送自己出城的關大哥,兩個人相互感慨萬千,追憶起了往事。在眼看即將被解放了的北京城內,反動政府的外五區警署局長李義正在喬裝打扮準備南逃,碰巧被前來報告的糊塗署長苟戴宗撞個正著。苟署長認為解放後的北平會依然如故,勸告李義不要逃跑,希望他繼續留任。鬼迷心竅的李義信以為真,決定循規蹈矩的等待新政府的到來。丁四回家後,丁四嫂無意中發現了丁四帶回的趙大爺的女兒的照片,丁四嫂誤認為是丁四在外面尋了新歡,兩人爭吵了起來,起來勸架的趙大爺剎那間發現了相片中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女兒,頓時激動不已城內,濟世堂葯鋪悄無聲息的關了門。龍須溝,徐六擺起了小金魚的地毯,代為看攤的二嘎子偷偷拿回了兩條小金魚,丁四嫂看出了事端,打起了二嘎子。好心的二春用自己的私房錢為小妞子付了魚款,丁四嫂全家感激萬分丁四迎著雨回了城,碰巧碰見了正要出城潛逃的周旅長,在周旅長的強迫之下,丁四再次無奈的出了城。出院送活回來的小妞子不幸掉進了臭溝,經搶救無效身亡。清晨,解放軍進了北京城,本以為可以繼續連任的李義及其同僚被依法逮捕。依然張狂的馮狗子找到了趙大爺希望打平黑旋風和自己在新社會的路子,不耐被趙大爺拒絕。

第30集

一九四九年十月,北平和平解放,解放軍進了城。龍須溝的百姓們不知道共產黨、解放軍是怎麽回事,他們認為不過是改朝換代而已。他們不聽宣傳,隻看這個政府是不是為老百姓辦事,他們觀望著……程瘋子依然不敢走出院門。程娘子、丁四、趙大爺去城裏見到了一些新氣象,回來學舌,但得不到大家的回響。龍須溝的百姓衡量人民政府是不是真為百姓做事,隻有兩個標準:一個是把吃人的龍須溝修好,再就是把黑旋風繩之以法。情急之下的馮狗子無奈回來向黑旋風報告事情的進展,黑旋風決定暗殺趙大爺以化解自己的麻煩。龍須溝,王歐巴桑再次向趙大爺所問自己女兒大春的情況,趙大爺無奈繼續隱瞞。在城裏等活兒的丁四巧合中遇到了孫新,希望能帶恩人孫新回到龍須溝的小院,但孫新因有公司在身,暫時到了別。在人民政府的書堂裏,趙大爺巧遇了當年的鄰居孫來喜的女兒大捐子,同時也見到了二春和二嘎子。還在給小成子燒紙的丁四在車有關大哥的帶引下見到了一直讓自己心懷內疚的小成子。兩人一見如故,說不盡的華語娓娓道來。在交談中才得知,原來是當時的車行場長黃三爺使得計策護送小成子出了城,避了難。夜深了,龍須溝旁,馮狗子暗中安排了四個殺手暗害趙大爺。碰巧被回家的程娘子得知,程娘子連忙通知了劉巡長,望其早做安排。劉巡長的之後通知了孫新和解放軍同志。劉巡長和孫新以及龍須溝小院裏的街坊們一起起身去搭救趙大爺,以防不測。

第31集

惡霸黑旋風原計畫用金錢收買趙大爺的計畫落空後,狗急跳牆派馮狗子暗殺趙大爺以便封口解決自己的危難。派去暗殺趙大爺的流氓如約等到了趙大爺的出現,但因程娘子向劉巡長及孫新的報告在前,四名暗殺趙大爺的流氓被當場逮捕,趙大爺化險為夷。焦急中等待訊息的黑旋風和馮狗子遲遲不見四名暗殺趙大爺的流氓回來拿錢,心中起了疑慮。黑旋風決定再委派劉巡長打聽趙大爺和派去的四個人的下落。黑旋風將自己的懷表給了馮狗子,叫其代為轉交劉巡長以示誠意。而積極向上的劉巡長將黑旋風贈與的懷表上交給了人民政府孫新手中,二人聯合組織出謀劃策,繼續製定抓捕黑旋風的下一步計畫。馮狗子來到龍須溝程寶慶的小院打探趙大爺的情況,不了被趙大爺撞個正著,瘋狗子在得知趙大爺早已識破是黑旋風要暗殺自己的情況後,差異中倉皇逃走。孫新見到了趙大爺見到了劉巡長,三人一起合計著抓捕黑旋風的計策,決定將計就計,讓劉巡長當引線,引出黑旋風再次違法作亂。趙大爺帶著孫新來到了龍須溝,程寶慶看到了孫新感慨萬分,二人促膝長談,追憶往事。黑旋風決定直接派馮狗子槍殺趙大爺和劉巡長,被早已部署好的孫新及時發現,提前打傷了馮狗子的手,使趙大爺和劉巡長化險為夷。龍須溝,治理臭狗的隊伍紛紛到來,老百姓們看到了希望。

第32集

龍須溝,治理臭狗的隊伍紛紛到來,老百姓們看到了希望,但還不忘質疑。程瘋子為了讓王歐巴桑放下心中對大春的掛念和擔憂,自擬了一封平安信寄到了龍須溝。平安信倒是安撫了王歐巴桑,不料被二春以及其他的街坊四鄰信以為真,程瘋子百般無奈。清晨,二春和街坊四鄰來到了郵局和派出所查看大春信件的原委才得知是程寶慶自編自導哄王歐巴桑開心,但王歐巴桑想女心切,急待知道女兒大春的下落。龍須溝,大家又擔心起了修溝的事,一條臭溝又牽出了丁四嫂對死去的小妞子的思念。黑旋風派馮狗子槍殺趙大爺和劉巡長,被早已部署好的孫新及時發現,提前打傷了馮狗子的手,使趙大爺和劉巡長化險為夷。劉巡長將計就計再次來到黑旋風的府上,告訴了惡霸黑旋風馮狗子被抓一事,處心積慮的黑旋風得知事情不妙,拿出了四根金條叫劉巡長代為轉交給孫新,認為孫新能夠見錢放人。不想孫新便由此抓到了黑旋風犯法的證據,正準備予以逮捕。人民政府抓了曾危害一方的地痞惡霸黑旋風,老百姓歡歌笑語,拍手稱快。得知了惡霸黑旋風得到了法辦的程娘子將這一好訊息第一時間告訴了丈夫程寶慶,寶慶揚眉吐氣,感動萬分。龍須溝全院的街坊四鄰在得知了惡霸黑旋風被法辦的事之後,也無一不拍手稱快,感謝共產黨的救市救民。

第33集

惡霸黑旋風的法辦令龍須溝全院的老百姓拍手稱快,程寶慶好似見了天日。趙大爺在孫新的引薦下見到了被秦明保護出城的楊喜奎。趙大爺感慨萬分,知道了自己早先因楊喜奎之事埋怨了丁四的事,心裏內疚和激動不已。重新找回了自信的程寶慶應邀來到了人民百姓的活動室,抄起了就業,唱起了歌頌共產黨的新曲。新的一天來到了,人民政府再次來到了龍須溝,開鑿引渠給龍須溝的老百姓們修起了溝邊的自來水通路。程寶慶和丁四都積極的表現自己的愛黨忠民,生怕別人搶了頭功。趕來幫忙的程寶慶見到了孫新,希望能看看現在的黑旋風和馮狗子,看看他們早已威風不在的現狀,找一找自己逝去多年的自信。丁四嫂在王歐巴桑的委托下找到了狀元,本想給二春和狀元修成正果的王歐巴桑無奈拗不過自己的女兒,誰知二春並不喜歡狀元,此二人的婚事不了了之。又一天來到了,龍須溝的自來水眼看就要通了,人民政府又來給溝邊的百姓裝起了電燈,老百姓的心一下子被點亮了。人民政府決定委任程寶慶任新時期龍須溝的看水員,寶慶高興不已。夜晚,程寶慶像龍須溝的千家萬戶一樣點燃了自己家的電燈,心中對政府的感激之情躍然心上。清晨,走馬上任第一天程寶慶如約來到了龍須溝旁的自來水水站,歡欣鼓舞的龍須溝老百姓們早已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第34集

程寶慶當上了龍須溝的自來水管理員,來到了監獄看了已經淪為階下囚的黑旋風和馮狗子,追昔他們往日的罪惡,深感新社會和人民政府的來之不易。劉巡長在龍須溝百姓的擁護下當上了新中國的一名警察,為此感動不已。天又起風了,大雨隨時傾盆,政府發了遮掩的物品並安排了民眾撤離的路線。夜深了,大雨如約而至,解放軍按人按戶幫助龍須溝的老百姓撤離撤離到旅館。王歐巴桑依依不舍自己的宅院,還好被孫新及時背出了自己的屋舍,才幸免遇難。政府將人民民眾安排在堅實的旅館內,供應了龍須溝的百姓溫暖的熱粥,龍須溝的百姓們感受到了人民政府的溫暖。幾個月後,整治龍須溝的工人如約來到了龍須溝修理溝渠,共產黨和老百姓成為了一家人,人民政府終于順應民意,把明溝改成了暗溝,平整了道路,接著又鎮壓了摧殘百姓數十年的惡霸黑旋風和漢奸李義的他們的同僚。趙大爺無意中遇見了自己的兒子趙光明和女兒,趙光明也就是原先濟世堂葯鋪的秦老板,二人感慨萬分。老百姓覺得是真正翻了身,打心眼裏擁護共產黨,擁護人民政府。二春、二嘎子都進了工廠;趙大爺成了街道積極分子。程瘋子的瘋病也好了,從此沒人再叫他瘋子,都叫了他的大名--程寶慶。他整天忙著編數來寶,編牌子曲歌頌共產黨,歌頌人民政府。一下成了龍須溝家喻戶曉的大忙人。龍須溝竣工慶祝大會上,程寶慶手拿快板精神抖擻地上了台。

以上資料來源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