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造寺隆信

龍造寺隆信

龍造寺隆信(假名:りゅうぞうじ たかのぶ,羅馬字:Ryuzōji Takanobu,1529年3月24日(享祿二年2月15日)-1584年5月4日(天正十二年3月24日 )),日本戰國時期九州肥前國的大名。本姓藤原氏,幼名長法師丸,還俗前法號"圓月坊",還俗後改名"胤信"。有"五州太守"之稱,外號"肥前之熊"。龍造寺隆信在位時構築了龍造寺家的最大勢力,與豐後大友氏、薩摩島津氏並稱為"九州三雄"。在1584年(天正十二年)的沖田畷之戰中,龍造寺隆信戰死。

  • 中文名稱
    龍造寺隆信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肥前國佐嘉城
  • 出生日期
    1529年
  • 逝世日期
    1583年
  • 職業
    大名
  • 信仰
    佛教
  • 主要成就
    一度統一肥前國

生平

家督繼承

1529年(享祿二年),龍造寺隆信出生在肥前國佐嘉城,為水江龍造寺周家嫡子,幼名長法師丸,七歲出家法號"圓月坊"。

1545年(天文十四年),龍造寺隆信的祖父龍造寺家純與父親龍造寺周家因嘗試謀反主君少貳冬尚失敗,被少貳氏重臣馬場賴周誅殺,隆信跟隨曾祖父龍造寺家兼逃往築後國投靠蒲池氏。

1546年(天文十五年),在蒲池鑒盛的援助下,龍造寺家兼舉兵誅殺馬場賴周,再興龍造寺氏。家兼遺命圓月繼承家業。圓月于十八歲還俗改名龍造寺胤信,繼承水江龍造寺家,歸屬于龍造寺本家龍造寺胤榮。

1547年(天文十六年),在大內義隆的幫助下,龍造寺胤榮流放少貳冬尚,成為肥前守護。

1548年(天文十七年),龍造寺胤榮去世,龍造寺本家絕嗣。龍造寺胤信娶胤榮未亡人繼承本家,但胤信從水江分系繼承本家引起了原本隸屬于龍造寺胤榮家臣的不滿。而胤信則于1550年(天文十九年)受大內義隆保奏獲得山城守一職,並拜領大內義隆一字更名為龍造寺隆信。在西國最強大的大名大內義隆為後盾的背景下,隆信成功壓製了家臣的反對。

統一肥前

1551年(天文二十年),大內義隆為家臣陶晴賢所殺,龍造寺家重臣土橋榮益趁機起事,聯合親大友的肥前國國人眾圍攻龍造寺隆信,擁立龍造寺監兼。隆信被迫逃往築後國,再次請求柳川城城主蒲池鑒盛的支援。後得到了蒲池氏領地內三瀦郡一木村(今大川市)約三百石的封地,並受到蒲池氏家臣原野惠俊的照顧。

1553年(天文二十二年),在蒲池軍的護衛下,龍造寺隆信成功的返回肥前並流放了龍造寺監兼,確立了對龍造寺家的絕對控製權。

1559年(永祿二年),龍造寺隆信進攻少貳氏,逼使少貳冬尚在勢福寺城自殺,少貳家滅亡。

1560年(永祿三年),龍造寺隆信攻滅千葉胤賴,並于1562年(永祿五年)確定了東肥前的支配權。

龍造寺隆信勢力的迅速擴張引起了近鄰諸國人眾的恐慌。1563年(永祿六年),有馬氏聯合大村氏向東肥前進攻。龍造寺隆信聯合千葉氏,將聯軍擊破。

1569年(永祿十二年),大友宗麟垂涎龍造寺家領地,親自率軍六萬在高良山布陣,原已屈服的肥前國人眾紛紛離反。此時毛利元就攻擊大友家的領地豐前國,兩軍議和後退兵。

1570年(元龜元年),大友軍以大友親貞為總大將,率軍六萬再次攻擊龍造寺家,而龍造寺軍僅有五千人。龍造寺隆信接受鍋島直茂(信生)的建議,發動突襲,大友軍大敗。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的成松信勝討取了大友軍總大將大友親貞的首級。這就是著名的今山合戰。戰後大友宗麟求和,龍造寺家名義上服從于大友家,但實際上已經奠定了九州三足鼎立的基礎。

今山合戰後龍造寺隆信和鍋島直茂的勇名遠播,加快了統一肥前國的步伐。龍造寺隆信的母親在丈夫死後,下嫁給家臣鍋島清房(鍋島直茂之父),使鍋島家保持絕對忠誠。

1572年(元龜三年),龍造寺隆信流放了少貳政興,完全消滅了少貳家的殘餘勢力。1573年(天正元年),平定西肥前。

1575年(天正三年),平定北肥前。1576年(天正四年),開始對南肥前進行攻略。1577年(天正五年),大村純忠降服。1578年(天正六年),有馬晴信降服,肥前國全境為龍造寺隆信所控製。

全盛時期

1578年(天正六年),大友軍在耳川之戰大敗,勢力更加弱化。龍造寺隆信趁機向大友家的勢力進軍,將勢力伸展至下築後,東豐前,築前西南部及肥後北部。今山合戰後十年後,龍造寺家勢力達到鼎盛期,九州島九個國其中五個國擁有他的勢力,成為九州最大的勢力。龍造寺隆信號稱"五州二島"(五州指肥前國、肥後國、豐前國、築前國、築後國;二島指對馬島壹岐島)太守,人稱"肥前之熊"。

君臣不和

1578年(天正六年),龍造寺隆信讓位給兒子龍造寺鎮賢(龍造寺政家),隱居于須古(有一種說法龍造寺隆信于1581年(天正九年)隱居),但仍然控製政務。此時的龍造寺隆信逐漸沉湎于酒色,暴虐好殺,本已降服的國人漸漸離心。

築後國的蒲池鎮漣(鎮並)是龍造寺隆信的女婿(因為曾經受過鎮漣之父蒲池鑒盛的大恩,隆信將其女兒玉鶴姫嫁與鎮漣),協助隆信東征西討。但隆信成為"五州二島太守"之後,為了將領地延伸至九州中央地區,遂產生將築後佔為己有的念頭,因此與蒲池鎮漣產生嫌隙並對立。

1580年(天正八年),龍造寺隆信捏造借口,率領約二萬的兵力攻擊蒲池鎮漣的本城柳川城,但龍造寺軍最終未能攻下這座九州有名的不落之城,在鎮漣的伯父與隆信手下田尻鑒種的奔走下,雙方達成停戰和議。

1581年(天正九年),在鍋島直茂等人的獻計之下,龍造寺隆信以岳父的名義誘騙蒲池鎮漣至肥前國赴宴,並將其殺害,僅存于柳川的蒲池氏一族最後也在柳川之戰中被殺。

因為龍造寺隆信這般冷酷無情,恩將仇報,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的百武賢兼開始動搖。賢兼與黑木家永、蒲池益種(黑木益種)、田尻鑒種等人,皆因此事件開始反抗龍造寺隆信的領導,使得隆信經營築後更加棘手,並埋下了日後龍造寺家滅亡的遠因。

末日之戰

1581年(天正九年),島津氏降服相良義陽,開始侵入肥後國北部龍造寺勢力圈。島原半島的有馬晴信趁機背棄龍造寺隆信,結好島津義久

1583年(天正十一年),龍造寺軍總動員進攻有馬氏,兩軍達成和約。但1584年(天正十二年),島津氏派出援兵,雙方戰事再開。因為龍造寺政家的正室是有馬晴信的妹妹,所以龍造寺隆信決定親征。由于隆信身體過于肥胖,已不能乘馬,隻能乘坐轎子指揮戰鬥。龍造寺軍六萬人(關于此數目有諸般說法)與島津、有馬聯軍僅六千人在沖田畷開戰。島津家久使用計謀,用鐵炮隊打亂龍造寺前隊,伏兵直撲龍造寺隆信本隊。龍造寺隆信以為軍隊自亂,大聲吆喝,暴露了位置,被島津軍川上忠堅斬殺。享年56歲。據說龍造寺隆信死前的遺言是:"紅爐之上一點雪"(意指生命如同火爐上的雪即將消逝)。重臣鍋島直茂將隆信的遺骸拋棄在戰場獨自逃回肥前。戰後島津家歸還隆信的頭顱,卻被龍造寺家認為不吉利而拒絕。

由于龍造寺隆信的長子龍造寺政家能力拙劣,加以體弱多病無法主持政事,受到豐臣秀吉的指示,龍造寺家由鍋島氏取而代之,繼承了佐賀藩的地位。

龍造寺隆信的墓地在今佐賀市本庄町高傳寺。

評價

外號"肥前之熊"的龍造寺隆信是個疑心重而冷酷無情之人。此外關于隆信戰死沙場,據說是因為當時隆信是乘轎出征,結果抬轎的家臣們在龍造寺軍戰敗時,把隆信跟轎子一起丟在戰場上自顧逃命,才使隆信被島津軍討死。從中不難看出是因為隆信當時已大失人心的後果。

龍造寺家家徽:十二日足龍造寺家家徽:十二日足

關于龍造寺隆信的個性大部分是否定的評語,背叛、忘恩負義、冷酷殘忍、卑劣狡猾等都是他個性的寫照。

家庭

父親:龍造寺周家

母親:慶言尼(龍造寺胤和的女兒)

妻子:正室:肥前小田氏的女兒

兒子:龍造寺政家、江上家種、後藤家信

女兒:玉鶴姬(蒲池鎮漣的妻子)

家臣

一門眾

龍造寺政家

江上家種

後藤家信

龍造寺信周

龍造寺長信

龍造寺家就

龍造寺監兼

龍造寺家晴

龍造寺家良

龍造寺康房

參謀

鍋島直茂

龍造寺四天王

龍造寺四天王有五位,時常引起爭議,五人分別為:

成松信勝

木下昌直

百武賢兼

江裏口信常

圓城寺信胤

原為前四位而沒有圓城寺信胤。1570年(元龜元年)的今山合戰中,因為成松信勝夜襲大友軍並討取敵總大將大友親貞,因此功被提拔為軍奉行,四天王因此由圓城寺信胤補上。

兩彈二島

大村彈正

犬冢鎮家

百武賢兼

上瀧信重

其他

小河信安

小河信俊

倉町信俊

執行種兼

納富信景

鍋島信房

成富茂安

石井生札

安住家能

出雲氏忠

江副信俊

德島胤順

秀島家周

內田兼智

鴨打胤忠

石井兼清

石井常忠

石井信忠

石井忠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