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劍虹 -梁羽生武俠小說人物

龍劍虹

梁羽生武俠小說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龍劍虹,梁羽生武俠名著《聯劍風雲錄》中人物。

凌雲鳳的妹妹兼徒弟。

龍劍虹未滿十歲時,母親帶著其逃荒,幾乎要餓死溝壑,幸得凌雲鳳收留了其母女,其母親後更成為凌雲鳳做芙蓉山寨主時期最得力的助手。後來在一次戰役中陣亡,凌雲鳳便將龍劍虹當作妹妹撫養。

後來凌與霍天都歸隱天山,有一部分女兵舍不得她,跟她同往,這些女兵和她們的家人耐不得山上嚴寒,便在山腳落居,就像遷徙到回疆的漢人一樣,自成村落。

龍劍虹自小由凌雲鳳傳授武功,不過因為彼此的年齡相差不到十歲,因此一向以姐妹相稱。

  • 中文名稱
    龍劍虹
  • 別    名
    龍小姐
  • 國    籍
    中國(明朝)
  • 民    族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武俠《聯劍風雲錄

結拜姐姐兼師父:凌雲鳳

丈夫:張玉虎

公公:張風府

情敵:陰秀蘭

丫鬟:春杏、夏荷、秋菊、冬梅

武功:連環奪命劍法達摩劍法、追風劍式、鐵袖功、大擒拿手法

首次出場

九曲棹歌,正自歌到第四曲時,忽聽得空山深處,傳出一串銀鈴似的笑聲,有人說道:"不是林中高士,妄作山水解人,酸不可奈,俗不可奈!"鐵鏡心生平以風雅自許,聽了大為生氣,急忙穿入林中尋找嘲笑之人,空山寂寂,卻哪有人在。

······

隻聽得那聲音說道:"春杏、夏荷,福建省押解貢物的是什麽人?"另一個少女的聲音說道:"是一個老鏢頭,夏荷姐姐她大開玩笑,將他的須子也拔掉了。這一省的貢物劫來最為容易。"說罷咭咭而笑。先前那個聲音說道:"夏荷,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劫了他的貢物也就是了,何必戲侮于他?"那被喚作夏荷的少女說道:"小姐你有所不知,那老鏢頭猖狂得很,非但不把我們看在眼內,還先向我們調笑呢。我氣他不過,故此把這老不死的胡須拔了,叫他知道一個厲害。

·······

鐵鏡心勃然大怒,陡覺眼睛一亮,原來已穿出了石縫,隻見上面的大盤石上,站著五個女子,其中四個都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年紀,正是在貴州路上所碰到的那四個少女。另一個年紀較大,也不過二十歲左右,站在她們的中間,一式杏黃衫兒,艷麗非凡,眉宇之間卻有著一股令人震懾的英氣。

--《聯劍風雲錄》第三回 三省連鑣 中途逢玉虎 兩番被劫 意外見神龍

最後出場

張、龍二人非常難過,但這時他們還能說些什麽呢?這不是普通的分手,一切安慰的話都是多餘。凌雲鳳忽地抬起頭,一手攜著龍劍虹,一手攜著張玉虎,哽咽說道:"咱們同一條路走吧,該回去了!"龍劍虹、張玉虎同聲說道:"是啊,太陽已經升起來了!"

--《聯劍風雲錄》第四十回 驚見劍光寒 元凶授首 愁看人影杳 一鳳凌雲

節選

龍劍虹心中悲痛,忐忑不安,撬開張玉虎的牙關,用溫水送那半顆解葯,喂他服下。

這是經歷了多少掙扎,多少鬥爭而作出的選擇。

聯劍風雲錄 小說插圖聯劍風雲錄 小說插圖

平心而論,我個人不喜歡張玉虎和龍劍虹,理由是因為他們少年得志中透著一點讓人難以接受的輕狂,仿佛少了一點內涵。看張玉虎對霍天都的指責不滿,覺得其為人處事中似乎帶著一種自我為中心,自以為真理在手而藐視一切的缺點,所以更破壞了對他的印象。然而當張玉虎中毒受傷時,龍劍虹歷盡磨難求取解葯還是讓人為之一動。

當龍劍虹懷著二顆半解葯回到山寨時,她的內心經歷著的是如何重大的痛苦不安。受傷的三個人,一是她的姐姐兼恩師凌雲鳳;一是抵御外敵,身系天下安危的金刀寨主;一是心愛的人張玉虎。應該犧牲誰,這對每一個人內心都會難以作出選擇。更何況這種痛苦不能讓人知道,她是心憂天下的俠女,她選擇了應救周山民,她受凌雲鳳太多的恩情,所以她救了凌雲鳳,然而她的這一做法,有可能是用自己的手葬送了愛人的生命,更有負于為救人而舍棄生命的七陰教主陰蘊玉,和深受著張玉虎的陰秀蘭,此後情何以堪,一生都將于不安中度過。然而她還是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不為什麽,也無法探究為什麽,人世間的情感是復雜的。懷著這種欠疚的心,當陰秀蘭為張玉虎療傷時,她卻懷著負疚之心而選擇留書離去,不僅是為了犧牲自己而成全陰秀蘭,更重要還是覺得有負于張玉虎和陰蘊玉母女,這不是簡單的一個 "讓情"。

在此再提一提羽生先生常為人詬病的"讓情",其實羽生先生筆下的讓情,往往隻是由于一些原因而產生的一個想法或一時情感沖動,給相愛雙方愛情路上增添的一點波折,然羽生先生筆下最尊重的也是愛人之間的那份真摯情感,最終相愛的雙方終成美好姻緣,試看羽生先生筆下,何嘗真有過將自己的愛人讓與他人的事,最多也就是由于種種原因而黯然退競爭的那份神傷

--節選自 天山遊龍《求索武俠世界的人生路--品讀《聯劍風雲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