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靈公

齊靈公

齊靈公(?-前554年),多字謚為齊孝武靈公,姜姓,呂氏,名環,齊頃公之子,春秋時期齊國國君,前581年-前554年在位。

齊靈公在位期間,有名相晏弱、晏嬰父子相繼輔政,國事清明。齊靈公喜歡看女扮男裝,為晏嬰所諫止。

齊靈公即位之初,尊晉為霸主,後來漸漸脫離晉國擺布,欲爭霸于天下。自齊靈公二十四年起五次伐魯,均無戰果。齊靈公二十七年,晉國以齊國叛晉伐魯為由,帥魯、宋、衛、鄭、曹、、滕、薛、、小邾共十二家諸侯興師伐齊:齊靈公親自率師御敵,大敗而歸。

  • 中文名稱
    齊靈公
  • 民族
    漢族
  • 在位時間
    前581年~前554年在位
  • 職業
    齊國國君

人物生平

依附晉侯

齊靈公即位後,尊晉為霸主,參加以晉為首的盟會征伐。據《左傳》記載,靈公元年,從晉侯伐鄭。四年,從晉侯伐秦。六年,派國佐與晉侯等同盟于戚,同年冬派高無咎與晉大夫士燮等會吳于鍾離。七年,靈公會晉侯于沙隨,聽從晉國之命,派國佐隨晉侯伐鄭。八年,靈公隨晉侯率師伐鄭,與晉國等諸侯同盟于柯陵,同年冬,又派人隨晉侯伐鄭。靈公九年,晉大夫弒晉厲公,改立晉悼公。該年,靈公派崔杼晉悼公等同盟于虛朾。在此數年間,靈公唯晉侯馬首是瞻,聽從晉侯號令。

齊靈公齊靈公

晉悼公即位之後,靈開始有不尊晉國為霸主之意,但仍然畏懼晉國。晉悼公元年,晉國帥諸侯圍宋彭城,齊國未參與,晉國于是討齊,齊靈公使太子光到晉國為人質。同年夏,靈公派崔杼從晉師伐鄭。靈公十一年秋;晉大夫與諸侯大夫會于戚,齊與滕、薛、小邾不至。此次會盟是為了伐鄭,當時魯大夫仲孫蔑向荀罃建議,在鄭地虎牢修建城池,以迫使鄭國就範。荀罃同意該建議,但認為關鍵是必須有齊國參加。《左傳·襄公二年》載,荀罃當時對仲孫蔑說:"善。鄫之會,吾子聞崔子之言,今不來矣。滕、薛、小邾之不至,皆齊故也。寡君之憂,不唯鄭。蓄將復于寡君而請于齊。得請而告,吾子之功也。若不得請,事將在齊。吾子之請,諸侯之福也,豈唯寡君賴之。"由此可見,齊國懈于尊晉,而晉則提防齊國叛盟。當時齊對滕、薛等國有重要影響,晉國不敢對齊掉以輕心。此年冬,經仲孫蔑之請,鑒于荀罃之言,靈公派崔杼與荀罃等諸國大夫會于戚,遂城虎牢,鄭國服晉。由此可見,此時齊國也不敢公然對抗晉國

受命自立

齊靈公十二年,晉悼公因為鄭服,並為了交好吳國,將與諸侯盟于雞澤。晉侯使大夫士匄專程至齊,請靈公參加會盟。《左傳·襄公三年》載士匄對靈公說:"寡君願與一二兄弟相見,以謀不協。請君臨之,使匄乞盟。"當時"齊侯欲勿許,而難為不協,乃盟于形外。"該年六月,使太子光與諸侯盟于雞澤。自此開始,靈公一般不親自參加諸侯會盟,而讓太子光或齊大夫代為行走于諸侯之間。如靈公十四年,太子光與晉國等諸侯盟于戚,與晉國等諸侯救陳;十七年,大夫高厚與晉侯等會于邢丘;十八年冬,太子光與晉侯等同盟于戲;十九年,大夫高厚相太子光與晉侯等會吳子于租,該年及下年太子光從晉侯伐鄭;二十三年,齊大夫崔杼從晉侯伐秦,等等,靈公概不親自參與。

齊靈公二十三年秋,周靈王賜命齊靈公,《左傳·襄公十四年》載:"王使劉定公賜齊侯命,曰:'昔伯舅大公右我先王,股肱周室,師保萬民。世胙大師,以表東海。王室之不壞,系伯舅是賴。今餘命女環,茲率舅氏之典,纂乃祖考,無忝乃舊。敬之哉,無廢朕命。"齊靈公受周靈王之命,有爭霸之意。《左傳·襄公十四年》載:"範宜子假羽毛于齊而弗歸,齊人始貳。"齊靈公借機不再聽從晉國號令。

五次伐魯

齊靈公自此後接連伐魯,據《左傳》記載,靈公二十四年夏伐魯北鄙,圍成;二十五年春,伐魯北鄙,同年秋又伐魯北鄙,圍成;二十六年秋,齊師又兵分兩路,靈公親自率師伐魯圍桃,高厚率師伐魯圍防;該年冬邾人配合齊國伐魯,《左傳·襄公十七年》載:"冬,邾人伐我南鄙,為齊故也。"二十七年秋又伐魯北鄙。四年間齊國五次伐魯,可見征伐之急。

大戰諸侯

晉國面對齊國叛晉伐魯,不能坐視,于齊靈公二十七年,帥魯、宋、衛、鄭、曹、莒、邾、滕、薛、杞、小邾共十二家諸侯興師伐齊:齊靈公親自率師,至平陰御敵。平陰城南有一地名防,防有門,靈公下令在防門之外,深挖溝塹,以阻敵軍。夙沙衛向靈公進言:"不能戰,莫如守險。"靈公不聽。

兩軍相持不下,晉國範宣子私下使人告訴齊大夫析歸父說:"吾知子,敢匿情乎?魯人、莒人皆請以車千乘自其鄉入,既許之矣。若人,君必失國。子盍圖之?"析歸父將魯、莒分別出兵攻齊的訊息告訴了齊靈公,齊靈公頓生恐懼。晏嬰聽說此事,感嘆說:"君固無勇,而又聞是,弗能久矣!"

靈公登上巫山觀望晉軍。晉軍在山澤險要之處,遍插旗幟,虛張聲勢,又束草為人,披上衣甲,使乘車者左實右偽,並在戰車後邊拖上柴草,戰車賓士,揚塵蔽天,以為疑兵。靈公見狀大驚,懼怕敵軍人數眾多,于夜間悄悄退兵。

第二天,晉國師曠告訴晉平公說:"鳥烏之聲樂,齊師其遁。"晉國叔向也向晉平公說:"城上有烏,齊師其遁!"于是晉軍入平陰城,並追趕齊師。

齊軍本來由夙沙衛殿後,因夙沙衛是寺人,齊將殖綽、郭最認為由寺人殿後是齊軍之辱,于是讓夙沙衛先行,二人殿後。夙沙衛對二將懷恨在心,在道路險隘之處,殺死馬匹,以阻塞道路。殖綽、郭最不能速行,被晉將州綽追上。洲綽以箭射殖綽,中肩。殖綽、郭最被晉軍俘虜。

晉軍一直追到齊都臨淄,焚燒四郭,兵逼城下。靈公大懼,下令左右駕車,想逃奔郵棠。太子與郭榮知道後,急忙攔住馬頭,諫曰:"師速而疾,略也;將退矣,君何懼焉?且社稷之主不可以輕,輕則失眾。君必待之。"靈公不聽。情急之下,太子拔劍斬斷馬鞅,這才阻止了靈公出奔。

晉軍繼續侵掠齊地,向東直到濰水,向南至沂水。

楚國乘諸侯伐齊之機,率師伐鄭。第二年春,諸侯撤兵。

靈公自二十三年叛晉至二十七年諸侯伐齊,征戰四年,最終大敗于諸侯。

昏聵不明

齊靈公為君昏聵不明。大夫慶克與靈公之母聲孟子私通。靈公八年,慶克男扮女裝,與婦女蒙衣乘輦出入宮中,被大夫鮑牽發現。鮑牽將此事告訴了國佐。國佐召慶克責問此事,慶克羞慚在家,長久不出。聲孟子責怪慶克,慶克向聲孟子訴說國佐責備他,聲孟子為之大怒。該年六月,國佐隨靈公與諸侯盟于柯陵,高無咎、鮑牽守國。靈公還,聲孟子進讒言說:"高、鮑將不納君,而立公子角。國子知之。"靈公聽信讒言,七月,刖鮑牽,逐高無咎。于是高無咎奔莒,高弱以盧地叛齊。該年冬,靈公使崔杼、慶克率師圍盧,當時,晉國率諸侯圍鄭,國佐正率齊師參加諸侯伐鄭,聽到此信,以國難請求先歸。國佐率師至盧,殺慶克,以谷地叛齊。靈公無奈,與國佐盟于徐關,復國佐之位。十二月,盧降齊。第二年春,靈公使士華免刺殺國佐于內宮之朝,當時國勝人晉告難,待命于清,靈公又使清人殺國勝。國弱出奔魯國。

立嗣之爭

靈公娶魯女顏懿姬為夫人,無子,其媵鬷聲姬生太子光。靈公又寵愛戎子,也無子。仲子生子牙,戎子視為己出。戎子恃寵要求更立公子牙為太子,靈公許之。仲子諫曰:"不可;廢常不祥,間諸侯,難。光之立也,列于諸侯矣。今無故而廢之,是專黜諸侯,而以難犯不祥也,君必悔之。"靈公不聽,說:"在我而已!"于是東遷太子光,改立公子牙為太子,使高厚為太傅,夙沙衛為少傅。

靈公二十八年,即晉國率諸侯兵圍臨淄的第二年,靈公病重。大夫崔杼暗中接回故太子光,太子光殺戎子。該年五月靈公去世,太子光即位,殺公子牙。八月,崔杼殺高厚,並兼其室。

軼聞典故

晏子正己化人

在晏子輔佐齊靈公時期,齊靈公有一個特別的嗜好,就是喜歡看後宮女子女扮男裝,因此,後宮婦女常身穿男子的服飾。然而,這樣的裝束竟很快流行至宮外,使得全國的女子都竟相效仿,紛紛穿上男裝,步行于大街小巷,並且一發不可收拾。

晏嬰畫像晏嬰畫像

齊靈公得知此情形後,非常驚訝,擔心此風會盛行不止,于是立刻派遣官吏監督,並明令禁止道:"凡是女子穿著男子服飾的,撕破她的衣服,折斷她的腰帶。"希望能製止這一風氣。

可是,官吏們每日到街上視察,衣服被撕破的人不少。但人人在街上互相對望,個個明知禁令,女子穿著男裝的風氣卻仍屢禁不止。齊靈公為此大傷腦筋,卻又想不出辦法對治。

這個時候,晏子得知此事,晉見齊靈公,靈公便向晏子請教道:

"寡人派遣官員嚴禁婦女身穿男裝,倘若如此裝扮,就撕破她的衣服,折斷她的腰帶。然而如今,被撕破衣服、折斷腰帶的為數不少,可此風氣竟不能停止,到底是何原由呢?"晏子回答說:"君上在宮內任憑女子作男子打扮,不加製止,對外卻禁止百姓如此裝束,這猶如懸掛牛首于國門口,卻賣馬肉于宮內啊!君上何不先禁止宮內婦女不得穿著男裝,則宮外自然就不敢如此了。"

齊靈公一聽,恍然大悟,說:"真是很好。"于是下令宮內女子不得再穿男服,結果不出一個月,國內就再沒有女扮男裝的現象了。

齊靈公夫人

齊靈公夫人:仲姬、戎姬,是出身于宋國公族的兩姐妹,子姓,故也稱為仲子、戎子。兩人同為齊靈公的姬妾,妹妹戎子隨嫁。仲子熟讀詩書,識大體,賢惠淑德,卻不得齊靈公的喜愛。雖生下一個兒子,取名叫牙,但並不得寵。而妹妹戎子因長得嬌麗柔美,又善于諂媚逢迎,深得齊靈公的歡心,隻可惜沒有生育。于是,仲子將兒子牙過繼給戎子撫養,也略補戎子無子的遺憾。愛屋及烏的齊靈公也很疼愛子牙。戎子恃寵而驕,常在齊靈公枕邊吹風,進言立子牙為太子。她的如意算盤是如果牙即位,自己就可以反正榮登夫人之位。齊靈公因嬖愛戎子,不假思索就答應了。

齊靈公很久前就娶魯女顏姬為夫人,沒有生男孩。夫人陪嫁的侄女聲姬生公子光,早就立為太子。太子光已經成年,頗得國內權臣的擁戴;多次代表齊國參加國際會議,在諸侯中間有一定的人脈和聲望。仲子從妹妹口中得知靈公將易立牙為太子的內參機密,一點都高興不起來。考慮到事件可能帶來嚴重後果,于是求見靈公諫阻道:"不可以,萬萬不可以!廢除立嫡子的老規矩,就不是什麽好兆頭。太子光確立已久,名列諸侯,聲播四海,誰人不知?您現在無緣無故廢了他,不是明擺著扇那些與光交厚的諸侯耳光嗎?夫君不看僧面看佛面。明目張膽挑釁友邦人士、國內大臣,隨意廢立太子,一定不會有什麽好結果,到時您一定後悔草率作出決定!"剛愎自用的齊靈公卻說:"有我在,哪個敢不服?"仲子繼續苦勸道:"您這麽做實在是種下禍苗,以後反而害了我的牙兒啊!"齊靈公最終還是沒有聽從她的勸告。一紙調令,把原太子呂光流放到齊國東部邊境,另立牙為太子,並且任命大夫高厚為牙的大師傅,鬮人夙沙衛為二師傅。

齊靈公二十八年(公元前554年),齊靈公患病。齊國大夫崔杼與高厚爭權,偷偷接回呂光,復立為太子。趁齊靈公臥病在床不能親政,太子光在朝堂之上將提議廢太子的戎子一劍劈作兩段。齊靈公聞變,又悔又恨又急,氣血逆行,吐血數升而死。崔杼擁立光為君,史稱齊庄公。他即位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子牙流放到窮鄉僻壤;第二件就是清洗輔佐牙的高厚和夙沙衛等黨羽。後來還覺得不解氣,幹脆派刺客將子牙殺死。

夢見五丈夫

齊靈公不僅聽信聲孟子讒言、隨意更換太子而造成齊國內亂,並且為政殘暴。《晏子春秋·內篇雜下》記載,齊景公田獵于梧丘,夢見五丈夫,稱無罪被殺。齊景公告訴晏嬰所夢之事,晏嬰說:"昔者先君靈公畋,五丈夫罟而駭獸,故殺之,斷其頭而葬之。命曰'五丈夫之丘',此其地邪?"齊景公命人掘地,的確見五頭同穴。

歷史評價

《晏子春秋·外篇》載:"仲尼曰:'靈公污,晏子事之以整齊。'""污"而不整,這可能是靈公為政最為明顯的缺點。

史籍記載

《史記·卷三十二·齊太公世家第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