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閔王

齊閔王

齊閔王(約公元前323年-公元前284年),亦稱齊愍王、齊愍王,媯姓,田氏,名地(一作遂),齊宣王之子,戰國時期齊國(田齊)第六任國君,公元前301年―公元前284年在位。葬于田齊王陵(在今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齊陵鎮內)。

公元前301年,齊宣王去世,齊閔王即位。齊閔王為人驕傲,喜歡享樂,但在位期間也屢建武功,破秦、燕諸國,製楚,滅宋,齊愍王十三年 (公元前288年),秦昭王和齊愍王相約共同稱帝,秦昭王為西帝,齊愍王為東帝。公元前284年,燕國將領樂毅以燕國、秦國、趙國、韓國、魏國五國聯軍攻田齊,燕軍攻入臨淄,齊閔王出逃至(今山東莒縣),被楚國將領淖齒所殺。

  • 中文名稱
    田地
  • 別名
    田遂
  • 國籍
    齊國
  • 出生地
    臨淄
  • 出生日期
    約前323年
  • 逝世日期
    前284年
  • 職業
    國君
  • 主要成就
    南舉楚淮,北並巨宋,苞十二國西摧三晉,卻強秦,五國賓從
  • 謚號
    湣王

​人物生平

即位之初

齊宣王十九年(公元前301年),田地的父親齊宣王去世,田地繼承王位,是為齊閔王(齊愍王、齊愍王)。

齊閔王繼位之初,便倚仗齊國的強大實力,插手他國內政。齊閔王元年(公元前300年),韓國的公子咎與公子幾瑟爭奪太子之位,由此激化矛盾。齊閔王為表達自己的態度,準備出兵韓國,共同與親齊國的韓公叔幫助公子咎並將其立為太子。當時支持公子幾瑟的中庶子向公子幾瑟建議鏟除公叔,公子幾瑟沒有聽從中庶子的建議。不久,齊閔王大兵壓境,驅逐公子幾瑟,公子幾瑟見大勢已去,倉皇逃往楚國。

齊閔王二年(公元前299年),齊閔王邀請魏襄王一起到韓國,脅迫韓襄王立公子咎為太子。

齊閔王繼位之初,楚國由于內優外患,使得楚懷王不得不向齊閔王求和,並派太子橫到齊國作人質,以加強齊、楚聯合。齊閔王三年(公元前298年),楚懷王被秦國扣留後,一直在齊國作人質的太子橫向齊閔王請求回國。齊閔王沒有答應,並要挾說:"如果把楚國東邊的五百裏土地割讓給我,就可以讓你回去;否則,是不會讓你走的。"無計可施的太子橫,萬般無奈中去問他的老師慎子該怎麽辦,慎子告訴他說:"土地是用來為自己服務的,如果因為愛土地而不去為死去的父親送葬,那是不孝不義的行為。所以我贊成答應給齊國土地。"齊閔王在得到允諾後,便放走太子橫。後來由于秦國出兵幹預,齊閔王想得到楚國東邊五百裏土地的願望也沒有實現。

由于秦國的幹預,齊閔王的打算落空,他大為惱怒,非常怨恨秦國。不久,秦國要攻打魏國,當時在魏國做官的齊國人陳珍,為魏國遊說來到齊國,對齊閔王說:"有能力滅亡各諸侯國的是秦國。我不擔憂強秦的威脅,而擔憂六國相互攻伐,使自己疲弱下去,其結果隻能是被秦國乘機吞並。"陳珍又為齊閔王分析說:"現在秦國想攻打魏國的絳和安邑,如果得手,就會沿著黃河向東攻齊。大王不如派兵與三晉聯合抗擊秦國,這樣,既幫助魏國打擊秦國,齊國還可以免遭秦國的攻伐。"齊閔王覺得陳珍的分析很有道理,而且也符合打擊秦國、擴大自己影響的意願,便採納陳珍的建議,派孟嘗君田文率領齊軍,聯合韓、魏攻打秦國。同年,孟嘗君統帥齊、韓、魏三國聯軍,勢如破竹,很快就攻到秦國的邊防要隘函谷關。然而,由于孟嘗君中了韓慶的計謀,使"三國無攻秦"。

同年(公元前298年),齊閔王將田嬰封在薛地。齊閔王四年(公元前297年),齊閔王派人到秦國迎娶秦國公主為妻。

齊閔王五年(公元前296年),三國聯軍對秦國發起進攻,攻破函谷關。為了緩解局勢,秦昭襄王被迫"割河東而講和"。齊國聯合韓、魏兵臨函谷三年,對阻止秦的東向兼並勢頭、提高齊國的地位具有一定的意義,但由于齊閔王隻顧眼前利益,接受秦國的講和要求,沒有將"革命"進行到底,所以使他喪失打擊秦國、削弱秦國、以致最終消滅秦國的良機。

三國聯軍攻破函谷關後,齊閔王被勝利沖昏頭腦。不久,便高舉對外擴張的大旗,把戰火點燃到燕國。當時燕國是秦國的同盟並與秦國締結婚姻。由于秦、燕兩國相距甚遠,不便出兵救燕,秦昭襄王便派魏冉到秦國的盟國趙國,讓趙國出兵幫助燕國抗擊齊軍。當秦昭襄王派魏冉去趙國時,齊閔王也讓大臣魏處來到趙國,遊說趙王,意在讓趙國保持中立,不出兵幹預此事。

爭霸天下

因趙國保持中立,不派兵幹預齊國攻燕之事,距燕遙遠的秦國愛莫能助,隻好眼睜睜地看看齊軍向燕國展開猛烈的進攻。燕軍在權地被齊軍強大的攻勢擊敗,齊軍殺燕軍十萬,兩員大將被俘,幾乎全軍覆沒。不久,有恩于齊國的趙國,在齊國不加幹預,甚至相助下,一舉滅掉中山國。齊軍權地敗燕,是齊閔王繼破秦函谷關之後,取得的又一場勝利,更使齊閔王稱霸天下的野心進一步膨脹。

燕昭王為了向齊國報仇,讓蘇代到齊國搞反間活動,以折斷齊國的羽翼、拆散齊國的聯盟。他指使蘇代一方面破壞齊國和趙國的關系,削弱齊國的力量;另一方面,勸諫齊閔王進攻宋國,以轉移齊國對燕國的威脅。因此,蘇代極力慫恿、引誘齊國攻打宋國。蘇代曾對當時擔任齊相的韓珉說:"您使我在齊國受到重用,我將讓燕國侍奉齊國,齊燕聯合為一體,韓國和魏國也會服從齊國,趙國若蠻橫無理就討伐它。希望齊國集中力量進攻宋國。"齊閔王不但沒有識破蘇代的計謀,反而還贊譽他。

齊愍王與蘇秦齊愍王與蘇秦

齊閔王七年(公元前294年),齊閔王聯合宋國一同攻打魏國,在觀津打敗魏軍。

齊閔王十二年(公元前289年),齊閔王任命蘇代為齊相。從此,蘇代這顆定時炸彈便埋在齊國的心髒,成為齊閔王國破身亡的一個重要原因。

齊閔王十三年 (公元前288年),秦昭襄王和齊閔王相約共同稱帝,秦昭襄王為西帝,齊閔王為東帝。秦、齊稱帝,意在兼並其他諸侯國,這對韓、趙、魏、燕等國威脅很大,為破壞齊、秦聯盟,各國都在加緊活動。由于齊國稱帝是被動的,所以齊閔王在蘇代來齊國搞合縱的時候,便急切地征詢齊國稱帝的利弊。蘇代竭力反對齊、秦聯合。他勸說齊閔王放棄帝號,集中精力攻宋伐秦。齊閔王接受蘇代的建議,同意放棄帝號,外交上由聯秦改為聯趙。齊相韓珉由于繼續堅持聯秦之策,遂被罷免相職。齊閔王放棄帝號後,一面積極準備伐宋,一面組織合縱攻秦。蘇代受齊國之托到各國遊說,使齊、趙、燕、韓、魏五國合縱的局面得以形成。齊閔王稱帝雖然隻是曇花一現但卻反映出他欲稱霸天下的野心。

蘇代一方面極力勸說齊閔王採納自己的主張,使其與趙國達成攻打秦國的協定;一方面又到趙、燕、韓、魏四國進行遊說,讓他們與齊國組成合縱攻秦的聯盟。但這次合縱攻秦,五國貌合神離,各有打算,並無實心。齊國作為領軍大國,心思不在攻秦,而是希望通過與其他四國合縱來削弱秦國,以便于自己滅亡宋國。齊閔王十 四年(公元前287年),齊、趙、燕、韓、魏五國聯合發起對秦國的進攻。但五國聯軍駐扎在韓的滎陽(今河南滎陽東北)、成皋(今成皋西北)之間,由于五國各有所圖,並沒有向秦國發動強大的攻勢。盡管如此,迫于來自五國的壓力,秦昭襄王不得不廢除帝號,並且割地求和。不久,流于形式的五國合縱攻秦行動就草草收兵。這次合縱攻秦,齊閔王目光短淺,隻想吞並宋國,而不攻打、削弱以致消滅秦國,從而坐失良機,是戰略性的失誤。齊閔王不但給秦國喘息、擴張、壯大的機會,也給自己留下亡國的隱患。此後秦國開始戰略反擊,逐步削弱齊國的羽翼,並不失時機地打擊齊國。齊國不斷受到來自秦國的威脅。

膏腴之地宋國是齊閔王垂涎已久的。齊閔王十三年(公元前288年)時,齊國軍隊就開始攻打宋國。當時燕昭王派張魁率領燕軍去幫助齊國伐宋,可齊閔王不把燕國放在眼裏,竟然殺死燕將張魁。燕昭王隻好忍氣吞聲,委曲求全。到齊閔王十四年(公元前287年),齊閔王發動第二次攻宋。燕昭王又派二萬士兵,自備糧食協助齊國攻宋,結果迫使宋國割淮北地與齊國講和。實際上,燕昭王並不願意幫助齊國,為了雪恥,隻好佯裝侍奉齊國,以等待機會。這次攻宋,楚、魏都來爭奪宋地。齊閔王十五年(公元前286年),任用韓珉為相,齊國趁宋國發生內亂之機發動第三次大規模攻宋。齊國攻宋,遭到秦國和楚國的反對。秦昭襄王十分惱怒,準備派兵阻止齊國進攻宋國。後經蘇代從中斡旋才作罷。

當齊軍與宋軍即將決戰時,秦國卻又違背諾言,暗地裏阻止齊軍的軍事行動。為爭取趙國的支持,齊閔王派公孫衍到趙國去見專權的趙相李兌,以齊軍滅宋後給李兌早就垂涎的宋國的陶邑為條件,勸李兌支持齊國。李兌答應齊國的請求。在趙國的支持下,齊閔王舉兵伐宋。大軍浩浩蕩蕩,長驅直入,以不可阻擋之勢吞並宋國。宋王偃倉皇逃亡到魏國,最後死于溫地。齊閔王一舉消滅宋國,使齊國的政治、軍事實力達到頂峰。但由于戰爭連年不斷,齊國的人力、物力、財力幾乎耗盡,再加上齊閔王不講究對外戰爭和對內治理的策略,專橫跋扈,窮兵黷武,從而內外樹敵,不久就發生五國聯合攻齊的軍事行動。這也預示著齊閔王國破身亡的悲劇即將上演。

齊國滅掉宋國以後,秦昭襄王感到齊國對自己統一天下會構成嚴重威脅,便嘗試扼其勢頭。齊閔王十六年(公元前285年),秦昭襄王派蒙驁率領秦軍向齊國的河東發起猛烈的攻勢,佔領九座城邑,齊軍敗退。與此同時,秦國還積極聯合各諸侯國合縱攻齊。燕昭王為報齊國攻燕國的深仇大恨,不惜重金廣招人才,不少賢能之士如齊國的鄒衍、趙國的劇辛、衛國的屈庸、魏國的樂毅等紛至沓來。特別是樂毅,他作為一個有才幹的軍事家,受到燕昭王的重用,被任命為亞卿,改革內政,訓練軍隊,軍事力量日益強大。燕昭王還派蘇代到齊國反間。蘇代極盡權謀蠱惑齊閔王。當蘇代取得齊閔王的信任,又離間齊國和趙國的關系,反間成功後,蘇代認為伐齊的機會已經到來,便派人請求燕昭王出兵攻齊,自己從中回響。齊閔王不明蘇代的險惡用心,還任命他為將軍,領兵迎擊燕軍。蘇代便率領齊軍與燕軍戰于晉,兩軍交戰沒幾個回合,齊軍就敗下陣來,燕軍輕而易舉地砍下二萬個齊兵的頭顱。戰敗的蘇代假惺惺地派人向齊閔王"請罪",而喝了迷魂湯的齊閔王此時仍未幡然醒悟,竟替蘇代解脫說:"齊軍吃敗仗是我的過失,你不要太自責。"剛愎自用的齊閔王事後又讓蘇代掛上帥印,率領齊軍與燕軍戰于陽城門外。此次戰鬥,三萬齊軍又成蘇代的犧牲品,不明不白地成為燕軍的刀下鬼。蘇代的兩次"失誤",大大削弱齊國的士氣和威風,這顆埋在齊國的定時炸彈開始引爆。

國破身亡

齊閔王十七年(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任命樂毅為上將軍,率領燕、趙、韓、魏、秦五國合縱攻齊。齊將觸子率齊軍與五國聯軍對峙于濟水旁邊。齊閔王敦促決戰,派人面見觸子,辱而呵斥道:"你如果不盡力作戰,我就滅絕你的族類,掘平你的祖基!"觸子為此十分傷心,準備讓齊軍戰敗。兩軍剛一交戰,觸子就鳴鑼收兵,齊軍敗退,聯軍乘勝追擊。觸子駕一輛車而去,不知去向。接著,齊閔王又派另一位將領達子統帥殘兵在齊城門秦周之地迎戰五國聯軍。情勢危急但無物犒賞戰士,為了激勵戰士,達子派人向閔王請求賞金。閔王大發其怒說:"你們這些無用的東西,怎能給你們金錢!"結果齊軍與燕軍一交戰就敗下陣來,達子戰死沙場。樂毅抓住時機,乘勝進軍,一舉攻下七十餘城,齊閔王倉惶逃奔衛國。衛君避舍稱臣,但齊閔王仍以大國之君自居,傲慢無理,結果遭到衛國人的驅逐。後又前往鄒、魯等地,鄒人和魯人也拒絕接納。最後隻好奔。楚頃襄王派淖齒救齊,淖齒被齊閔王任命為相。可淖齒無心救齊,卻有心與燕國瓜分齊國。最終齊閔王被淖齒所殺。

為政舉措

齊閔王即位時,戰國七雄爭霸兼並的戰爭已日趨激烈。從整體上看,齊、秦依然是攻伐征戰的主角,其他國家主要是圍繞兩國參與爭雄兼並大戰。合縱連橫的鬥爭策略,在這一時期更是紛繁復雜。初出茅廬的齊閔王,雄心勃勃,急于成就功名。他希望憑借著威、宣兩代赫赫霸業的餘威,繼續保持著東方強國的地位。其終極目的,是統一天下,自立為天子。

稷下學宮發展到齊閔王時代,威宣時代的那種盛況並未減弱,各國名士雲集稷下,一時學士達到千餘人。可齊閔王好大喜功,自以為是,無納諫用士的雅量。許多稷下先生對他極力進行勸諫,但固執的齊閔王卻一再拒絕他們的良言善策。無奈之下,稷下先生們帶著失望和憤懣,戀戀不舍地離開了令他們引以為豪的稷下學宮。稷下學宮也出現自建立以來從未有過的冷清蕭條。從閔王前期學宮的興盛到後期的衰亡,便奠定他喪國亡命的歷史悲劇。

趣聞軼事

齊愍王之妻--宿瘤

生長在齊國都城郊外的醜女,宿瘤,連姓名也沒有流傳下來,正史中隻有一句:"君子謂齊瘤女通而有禮。"宿瘤世居臨淄東郊,以採桑,養蠶,繅絲為生,因為頸項下長了一個大瘤子,所以大家就稱她"宿瘤女",整天忙忙碌碌為生活操勞,年逾花信還無人問津。"瘤子"長在頸下,就是甲狀腺腫大,古代醫葯不夠發達,無法抑製,無法切除,也不明白病因。

盡管遠遠近近的婚齡男子,都用異樣的眼光來看待宿瘤,但她卻不以為意,依然我行我素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對周圍的一切不聞不問,甚至不屑一顧。她這種與眾不同的性格,突然引起齊愍王的好奇心理,不惜移樽就教。不接觸不知道,一接觸嚇一跳,齊愍王對她的賢德才智肅然起敬,更為敬重而滋生愛意。

可惜宿瘤早逝,齊愍王過早地失去了一個有力的賢內助,否則歷史有可能改寫。

人物評價

總評

齊閔王沒有憑借祖父輩創下的這份號令天下、稱雄列國的雄厚基業,書寫出更加輝煌燦爛的篇章。後期的他,由于剛愎自用驕橫跋扈窮兵黷武、拒聽諫言、任用奸相、不講策略,致使君臣不和、百姓離心、內外樹敵、矛盾日益尖銳。公元前284年,在五國聯軍的討伐聲中,由齊閔王親自導演的這場國破身亡的歷史悲劇,終于落下帷幕。

歷代評價

樂毅:"齊王伐功矜能,謀不逮下,廢黜賢良,信任諂諛,政令戾虐,百姓怨懟。"

荀子荀子》:"國者,天下之製利用也;人主者,天下之利埶也。得道以持之,則大安也,大榮也,積美之源也。不得道以持之,則大危也,大累也,有之不如無之,及其綦也,索為匹夫不可得也,齊愍、宋獻是也。"

司馬遷《史記》:"當是時,齊閔王強,南敗楚相唐眛于重丘,西摧三晉于觀津,遂與三晉擊秦,助趙滅中山,破宋,廣地千餘裏。與秦昭王爭重為帝,已而復歸之。諸侯皆欲背秦而服于齊。"

桓寬鹽鐵論》:"及愍王,奮二世之餘烈,南舉楚、淮,北並巨宋,苞十二國,西摧三晉,卻強秦,五國賓從,鄒、魯之君,泗上諸侯皆入臣。"

傅嘏:"昔夫差勝齊陵晉,威行中國,不能以免姑蘇之禍;齊閔闢土兼國,開地千裏,不足以救顛覆之敗;有始不必善終,古事之明效也。"

史籍記載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家庭成員

父親:齊宣王

母親:君王後

兒子:齊襄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