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燮元

齊燮元

齊燮元(1879-1946),字撫萬,河北寧河人。北洋陸軍學堂炮科畢業。曾任江蘇軍務督辦、蘇皖贛巡閱副使。1937年7月抗日戰爭爆發後,在北平投靠日本,淪為漢奸,10月與王克敏、王揖唐等組織偽政府籌備處,策劃成立偽華北臨時政府。組建並指揮偽治安軍充當日本侵略中國的幫凶。1940年3月任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兼治安總署督辦、偽華北綏靖軍總司令,指揮偽軍在華北推行治安強化運動。1945年8月抗日戰爭勝利後,被國民政府逮捕。1946年在南京被處決。

  • 中文名
    齊燮元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河北
  • 出生日期
    1879
  • 逝世日期
    1946

基本資料

​姓名:齊燮元,字撫萬,號耀珊

原名:齊英

生卒:1879—1946

籍貫:直隸寧河縣(現天津市寧河縣)

人物概述

齊燮元,字撫萬,直隸寧河縣(今屬天津市)人。原為直系軍閥,曾任北洋軍第六鎮參謀長,第六師師長兼江寧鎮守使,江蘇督軍,蘇皖贛巡閱使等職。光緒年間秀才,後考入保定陸軍速成學堂。民國年間,所率部隊屢戰屢敗,然而職務卻由旅長累升為副司令。個頭不高,一隻眼斜,嘴兒能說會道,因此流傳有斜眼司令善狡辯之說。

求學經歷

齊燮元原名齊英,考中秀才後,正逢保定陸軍速成學堂招收學員,齊英認為自己出人頭地的時候到了,忙打點行囊奔赴保定報考。

齊燮元齊燮元

學堂考文韜武略,齊英並不發愁,發愁的是最後體檢。當時要求軍官身材魁梧、五官端正。齊英身材瘦小,一隻眼斜,想要錄取談何容易。 體檢這天,報考者從高到低一字排開,齊英隻能排到最後一個,負責體檢的于、楊兩個教官,從隊首檢查到隊尾,最後到了齊英面前。于教官負責責檢查身材,他看了齊英不由的搖了搖了頭。齊英一看要壞,忙敬禮說道:“學生身雖小而志如鴻鵠。”于教官聽了很驚奇,這個不起眼的小個子出口竟如此不凡。按著楊教官司過來檢查相貌,他看了齊英不由得嘬了一下牙花子。齊英一看又要壞,又是一個敬禮,說道:“學生眼雖斜而能識遠。”楊教官是這次考試的主考,曾看過齊英的考卷,很賞識此人,他聽完齊英的申辯,點點頭,笑而不語地走了。

楊教官祖籍金陵,後舉家移居寧河縣蘆台鎮,除對齊英賞識外,誰能肯定不帶一絲故鄉情。事後,楊教官征求于教官意見,于教官心領神會,何不順水推舟成全此事。

就這樣,齊英成了該學堂炮兵科二期學員,畢業後更名為齊燮元,開始了他直步青雲的軍閥生涯。

軍閥生涯

1916年任第六師師長,率部抵御護國軍的進攻。

1920年,前任江蘇都督李純死後,齊燮元接任江蘇都督一職。

1924年9月與皖系軍閥盧永祥發生江、浙戰爭,將盧擊敗。 10月13日,在福建孫傳芳的援助下,齊燮元大敗浙江軍,成為江浙霸主。

1924年10月18日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直系受到慘重打擊,北洋政府被奉系和皖系把持,12月11日,皖系執政段祺瑞免去齊燮元的都督職務。齊燮元拒不交權,遭到奉系張宗昌的進攻,1925年初,齊燮元戰敗逃往日本。

1926年,齊燮元回到國內,托庇于吳佩孚帳下,任十四省討賊聯軍副總司令。

1930年,齊燮元在中原大戰時加入閻錫山一方,任江北招討使。閻錫山戰敗後,齊燮元隱居于天津。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投降日本帝國主義,歷任偽華北臨時政府治安部總長、偽華北政務委員會總署督辦和偽華北綏靖軍總司令等職,配合日軍“掃蕩”殘殺中國人民。

1940年被南京汪偽政府任命為華北綏靖軍總司令。

1945年日本投降後被捕,他站在軍事法庭上受審的時候,硬氣得很,他說:“汪精衛是漢奸,因為他聽日本人的;蔣介石是漢奸,因為他聽美國人的;毛澤東是漢奸,因為他聽蘇聯人的。我齊燮元不是漢奸,因為我隻聽我自己的。”

1946年被處決于南京雨花台。

齊盧戰爭

民國13年(1924),直系軍閥江蘇督軍齊燮元與皖系軍閥浙江督軍盧永祥為爭奪上海,兵刃相見,史稱江浙戰爭或齊盧戰爭。是年8月,齊燮元聯絡皖、鄂、豫各路軍閥組成聯軍,集重兵于昆山,意取上海。盧永祥即遣陳樂山率第四、十師進駐南翔、黃渡、安亭一線;楊化昭、臧致平率部進駐縣城至瀏河一線。楊、臧設司令部于縣城秋霞圃屏山堂。

齊燮元齊燮元

9月3日拂曉前,聯軍分兵進取嘉定城和瀏河鎮。4日,安亭、黃渡一線終日交戰。朱家橋、六裏橋西亦燃起戰火。5日,聯軍開至陸渡橋。10日,聯軍以重兵由安亭左翼抄襲黃渡,被盧軍擊退。嗣後,連日陰雨,雙方各守陣地,一度攻至西門外高僧橋的聯軍,撤至外岡、葛隆。未幾,黃渡、縣城一線戰事又趨激烈。聯軍10餘營包圍盧軍8個營于縣城內,並時有接火。9月中旬,福建軍閥孫傳芳乘機進入浙江。盧背腹受敵。于18日發表“移滬督師”通電,離開杭州至上海龍華。23日晚盧永祥至南翔,遣陳樂山率部增援城內盧軍,25日,齊燮元至安亭督戰。雙方各派飛機窺視對方陣地。安亭、黃渡一線晝夜炮戰。10月初,孫傳芳佔領杭州,長驅直入,逼近上海。盧永祥的警備處長夏超倒戈,齊燮元乘機全線進攻。10月13日晨,盧永祥迫于情勢通電下野。15日晨,盧軍豎白旗,戰爭始告結束。 附記:齊盧兵禍

齊盧戰爭歷時40餘天,禍及全境,給嘉定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全縣死難約4000人,流離失所者10萬餘人,毀房2082間,大牲畜死亡1335頭(隻),經濟損失66.60萬餘元。

黃渡地區為兩軍爭奪的焦點,交火最早,相持最久,戰禍最烈。據黃渡同鄉會10月22日請齊韓速撤軍隊電謂:“戰事告終,殘棉萎地,已無餘望。禾稻成熟,尚可收獲,而乃軍隊橫行,迄未歸伍。幫匪附和,四出搜掠,門窗桌椅,瓶樽針剪,油米雜糧,鄉村農具,無物不載,連檣西駛,甚至按戶索餉,綁票勒索,不遂其欲,縱火焚屋。攔路搜尋,雖一衣一履,亦遭剝奪。邁婦紡女,橫被行強,滅絕人道。”據裏人章圭瑑撰《黃渡甲子歷劫記》載:“交戰第三日起,槍炮聲始稀,搶掠風始熾。其初挨戶射門……既入住宅,即翻箱倒櫃。最要袁洋鈔票、金銀首飾、綢緞衣服。其次家用物件,銅錫器皿,亦被搜一空……入富戶,掘地以取藏金。”9月16日,盧軍撤走,聯軍如潮而至,“在吳淞江中停泊巢湖船數十百艘,首尾銜接,拖以小輪。將全鎮門窗、台凳、床帳、櫥箱,以及米麥雜糧盡行裝載而去”。全鎮“竟無不敗之屋,不毀之室”,共焚毀房屋458間。

齊燮元齊燮元

安亭鎮一直為聯軍所盤踞。鎮上即使一家茅棚,兵士、土匪必光顧若幹次。第一次入宅,索現洋、珠寶;第二次來者,索各種細軟貴件;第三次來者,索一切套用衣服用品;第四次來者,雖鍾瓶盆盂,亦攜之而去;第五次來者,連花架木器亦肩扛而行;第六次來者,屋中已無所有,則遍撬天花板、地板、掘覓階石,惟恐難民將珍貴物品密藏其中。兵士槍得各種首飾珠寶,套藏手臂或衣囊之中,鈔票等物則置于裹腿布內,若所劫之物多得無處藏身,則脫棄軍服,拋掉槍支,披上難民衣裳,逃之夭夭。其所棄軍服、槍支為地區流氓所得,則戎裝搶劫。鎮西北計家宅村民蔣小四,家有老母寡嫂妻兒五六人。戰事發生,蔣意欲攜妻母逃避他鄉。其母見田中棉花盛開,不忍舍棄,留寡嫂與之死守在家。蔣摯妻帶兒逃至上海。迨及回家,見草房洞開,老母不知去向,寡嫂已被散兵奸斃榻上,周身赤露,屍首腐爛不堪。 南翔鎮並非戰地,但軍隊過境奸淫燒殺,受災同樣慘重。10月14日,蘇、皖、鄂、豫各路軍隊蜂擁而至,先搶劫富戶大店,連鎮上商團、保衛團及警察第一分所之圖記、檔案一並搶去。夜間放火,南街轎子灣一帶首當其沖。繼後寺前街、上岸、下岸、走馬塘、慈善街連燒四晝夜。劫掠焚毀大小商店63家,累計毀房500餘幢。聯軍拘集大小船隻數百,將搶來之物滿載西去。

10月22日,鎮上紅十字會收容鄉間難民6000餘人,24日達8000人。大批難民逃滬,露宿街頭。

嘉定城內自戰事發生起,店鋪停業十居八九。盧軍結伙打劫,西門被槍者十分之九。9月13日盧軍臨撤放火,自早晨4時燒到晚7時方熄。當天,聯軍2萬餘眾進駐。入夜,士兵結隊先在一次放火,然後往各店射門喚人救火,待人開門往救,即入內搶劫,謂之聲東擊西。

方泰前後駐軍逾八九萬人,數十名婦女橫遭強奸,其中有13歲之少女和產婦。東市一50歲顧姓老婦,因不遂所願,竟被勒死。

陸渡、庵橋、唐行三鄉亦深受戰害。據縣議會議員侯兆熙致督省為災民請賑電謂:“居民逃避,猝不及防,有遺棄嬰孩而臨河涉水者,有單衣外逃伏田溝二三夜者,有誤中流彈斃命不及收殮者。三鄉農民栽植之棉,聽其零落。衣服首飾,箱櫃財物臥具,搶劫無遺。尤甚者,地板擱板,方磚屋瓦,盡被搗毀,搜掘一空,瘡痍滿目,閭裏為墟。統計三鄉損失,何止百餘萬元。現在兵匪絕跡,難民回裏,無衣無食。號寒啼飢者,遍地皆是……”

齊燮元舊居

1946年,南京雨花台。因漢奸罪被判死刑的齊燮元在這裏被處決,隨著一聲槍響,這個中國歷史上的著名漢奸結束了生命,命運隨之發生改變的,還有他的妻子和女兒。

舊時天津租界裏居住的人林林總總,齊燮元就曾是紅牆道(今新華路)一座公館的主人,那時與他同住在這裏的除了兒女,還有他的妻子——華世奎的次女華澤愉,人稱“十三姑”。1945年,齊燮元在這座房子裏被捕。在他被處決後,有關他的故事隻有後來“十三姑”的自殺,但內容卻已被演說成多個版本。隨著“十三姑”的殞命,與齊燮元有關的人和事被徹底湮沒在歷史和時光的流逝中。

探訪“天津小洋樓”的過程中,我們很幸運地找到了齊燮元的女婿孟祥林。在得知我們要講述關于齊燮元曾住過的小洋樓的故事後,年屆八旬的孟先生特地從哈爾濱來到天津,他為我們帶來了齊宅的舊照片,也帶來了齊燮元唯一後代鮮為人知的生活和故事。

柔弱小女,成唯一血脈

相關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