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桓公 -春秋五霸之首

齊桓公

春秋五霸之首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齊桓公(?-前643年10月7日)春秋時代齊國第十五位國君,姜姓,名小白。

齊僖公的兒子、齊襄公的弟弟。春秋五霸之首。

齊襄公和齊君無知相繼死于內亂後,小白與公子糾爭位成功,即國君位為齊桓公。

桓公任管仲為相,推行改革,實行軍政合一、兵民合一的製度,齊國逐漸強盛。

桓公于前681年在甄(今山東鄄城)召集宋、陳等四國諸侯會盟,齊桓公是歷史上第一個充當盟主的諸侯。當時中原華夏各諸侯苦于戎狄等部落的攻擊,于是齊桓公打出“尊王攘夷”的旗號,北擊山戎,南伐楚國,桓公成為中原霸主,受到周天子賞賜。

  • 中文名稱
    齊桓公
  • 國家
    齊國
  • 職位
    國王
  • 卒于
    前643年10月7日

​人物簡介

齊桓公齊桓公

前685年即位為君,率軍擊敗助公子糾爭奪君位的魯軍于乾時(今山東桓台南),穩固了統治地位。納大夫鮑叔牙之諫,釋怨于政敵管仲,以其賢能重用為主政大夫。次年,不聽管仲之勸,過高估計齊國軍事實力,發兵攻魯,被魯軍擊敗于長勺(今曲阜北,一說是今萊蕪東北)。繼又聯合宋國攻魯,亦無**而還。遂採納管仲提出的先內後外,富國強兵,以實力求霸的方略,推行經濟、政治、軍事改革,增強戰爭潛力。同時,出兵攻滅近鄰小國,多次與諸侯會盟,用“輕其幣而重其禮”(《國語·齊語》)的外交手段控製諸侯,至周僖王三年(前679),霸業始成。鑒于“南夷與北狄交,中國不絕若線”(《公羊傳·僖公四年》)的情勢,打出“尊王攘夷”的旗號,于周惠王十四年(前663)率軍大破山戎,解燕國之危,進擊令支、孤竹,獲勝而還。此後出兵擊敗狄人,救邢于危難,助衛復國。

二十一年,率八國之師擊破蔡軍,進而伐楚,因見楚抵抗決心甚堅,乃于召陵(今河南郾城東)之會中,按兵修禮,假周王之命責楚,與楚妥協。後與諸侯平定王室內亂,多次抗擊戎人擾周。周襄王二年(前651),與周王卿士及諸侯會盟于葵丘,將霸業推向鼎盛。齊桓公在位四十三年,糾合諸侯凡二十六次。晚年信任豎貂、易牙、開方等佞臣,管仲病重時,曾警告桓公,說他死後一定要驅逐豎貂等3人出宮,不然3人必然為亂。管仲死後,齊桓公聽從管仲之言逐3人出宮。但離開小人,桓公食不甘味,于是桓公復召3人回宮。其時,齊桓公年事已高,已面臨立儲之事。豎貂、易牙、開方極力主張立長子。後來齊桓公生病,豎貂、易牙他們為了矯托王命把王宮用高牆圍起,隻留一個小洞,桓公飲食,全靠小太監從洞裏送入。並很快連飯也不送了,桓公在飢渴中悲慘死去。桓公死後,眾公子忙于爭奪王位,直到67日後才在老臣的建議下發喪,其時,桓公之屍已腐爛不堪,蟲蛆爬出戶外,惡臭難聞。齊國霸業隨之衰落。

生平經歷

背景

齊桓公齊桓公

自太公姜尚之後,十二傳至齊庄公。其間,齊紀交惡,哀公被烹;胡獻構怨,內壁操戈。內亂迭起,外患雜錯、民不聊生,國無寧日,庄僖繼立,方現轉機。庄公在位64年,僖公當政33載,父子連續治齊近百年之久。政局相對穩定,元氣漸復,國力日增。征伐異國,主盟諸侯,史稱庄僖小霸。然而曇花一現,好景不長。襄公嗣位,前功盡棄。襄公有庄僖稱霸的野心,卻無庄僖治國平天下的才能。他借助庄僖餘威,大動幹戈。征紀、伐鄭、滅部、平郚。連綿戰爭既造難于鄰國,亦消耗了自己。齊國呈現一幅憂凄的景象:成年男子當兵打仗去了,家中隻剩下殘邁的老人、弱小的孩子、孤苦的婦女。昔日盛產谷米的田地裏,如今長滿了茂密的狗尾巴草。襄公荒淫無恥,長期與其妹文姜(魯桓公夫人)私通,並謀殺魯桓公,導致齊魯兩國關系惡化。襄公政令無常,朝布暮改,弄得吏僚們無所適從。

由上可知,襄公時期,朝綱失常,政局混亂,不得不靠濫殺穩定秩序了:襄公“殺誅數不當,淫于婦人,數欺大臣,群弟恐禍及,故次弟糾奔魯……次弟小白奔莒”(《史記·齊太公世家》)。 結果鬧得眾叛親離,襄公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值此良機,積有宿怨的公孫無知聯合連稱、管至父作亂,殺襄公而自立,此事發生在公元前686年。次年春,無知又被渠丘大夫雍林所殺。連鎖性政變導致齊國出現了無君的局面。

即位

齊桓公齊桓公

齊國國政混亂,而可望登上君位的有兩個合適的人選:一為避難于魯的公子糾,一為避難于莒的公子小白。糾的母親是魯國女,魯自然成為糾的強大外援,又有管仲、召忽的輔佐,因而糾具有爭奪君位的優勢條件。小白自小與高俁友善,齊國的大貴族高氏、國氏自然成為小白的得力內應,加上鮑叔的幫助,因而足以與糾抗衡。

襄公十二年(前686年),公孫無知殺齊襄公,自立為君。次年,雍林人殺無知。一時間齊國無君,一片混亂。小白和齊國正卿高傒從小相好,一聽說雍林人殺無知,就和國氏秘密召小白從莒國回來。魯國聽說無知被殺,也發兵送小白的哥哥公子糾回國,而派管仲帶兵堵截住莒國到齊國的路,管仲一箭射中小白帶鉤。小白假裝倒地而死,管仲派人回魯國報捷。魯國于是就慢慢地送公子糾回國,過了六天才到。這時小白已兼程趕回齊國,高傒立他為國君,是為桓公。魯國兵送子糾,遲到一步,釀成敗局。魯兵臨境,齊國相拒。同年秋,齊魯戰于乾時,魯師敗績。後子糾被殺,召忽殉死,管仲請囚,桓公保住君位,齊國由此開始復興。

當時桓公被射中帶鉤,裝死迷惑管仲。躲在帳篷車裏日夜兼程趕回齊國,又有齊國貴族國、高兩氏支持,成為國君。桓公發兵迎擊魯國,在幹時(今桓台)大戰,魯軍敗走。鮑叔牙給魯侯寫了一封信,信中說:“公子糾是齊君的兄弟,不忍殺他,請魯國自己殺他。公子糾的老師召忽、管仲是仇人,請魯國把他們送來,剁成肉泥。如不從命,將要出兵討伐魯國。”魯人害怕,殺公子糾,召忽自殺,管仲被囚禁。桓公要殺管仲,鮑叔牙勸說:“臣幸運地跟從了君上,君上現在成為了國君。如果君上隻想治理齊國,那麽有叔牙和高傒就夠了。如果君上想成就天下霸業,那麽非管仲不可。管仲到哪個國家,哪個國家就能強盛,不可以失去他。”桓公聽從他的建議,假裝要殺仇人,把管仲接到齊國。桓公和管仲談論霸王之術,大喜過望,以其為大夫,委以政事。

改革

齊桓公齊桓公

齊桓公拜管仲為相,君臣同心,勵精圖治,對內整飭朝政、例行改革,對外尊王攘夷,存亡續絕。這一時期,起用了一批各有所長、盡忠職守的出色人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桓管五傑”。

早在齊桓公不記一箭之仇,欲拜管仲為相時,管仲便提出:“建成大廈,決不能單憑一根木材;匯成大海也決不能僅靠幾條涓涓細流。君欲成就大業必須任用五傑——舉動講規範、進退合禮節、言辭剛柔相濟,我不如隰朋,請任命他為大司行,負責外交;開荒建城、墾地蓄糧、增加人口,我不如寧戚,請任命為大司田,掌管農業生產;在廣闊的原野上使戰車不亂、兵士不退,擂鼓指揮著將士視死如歸,我不如王子城父,請任命他為大司馬,統帥三軍;能夠斷案合理公道,不殺無辜者,不誣無罪者,我不如賓胥無,請任命他為大司理,負責司法刑律;敢于犯顏直諫,不避死亡、不圖富貴,我不如東郭牙,請任命他為大諫之臣主管監察諫議。想要富國強兵有這五位就足夠了,想要成就霸王之業,還要有我管仲在這裏。”桓公聽從管仲建議,令五人各掌其事,並拜管仲為相,組成了強有力的領導集團。後來的事實證明這個領導集團決策英明,深得人民擁護。

稱霸

齊桓公改革之後,齊國國力大為增強,齊桓公開始走上稱霸的道路。他先是與鄰國修好,歸還給魯國以前侵佔的棠、潛兩邑,讓魯國作為南邊的屏障;歸還衛國以前侵佔的台、原、姑、漆裏四邑,讓衛國成為西邊的屏障;歸還燕國以前侵佔的柴夫、吠狗兩邑,讓燕國成為北部的屏障。桓公五年春(前681年),在甄召集宋、陳、蔡、邾四國諸侯會盟,齊桓公是歷史上第一個充當盟主的諸侯。後宋國違背盟約,齊桓公以周天子的名義,率幾國諸侯伐宋,迫使宋國求和。另外,齊桓公還滅了郯、遂等小國。桓公十四年(前672年),陳歷公子完,即田完,逃到齊國,桓公想任命他為卿,他不接受,桓公就任命他為工正。

齊桓公齊桓公

桓公二十九年(前657年),桓公和蔡姬在水中遊玩,蔡姬晃船,桓公心怕,阻止蔡姬。蔡姬不聽,晃個不停。齊桓公出船,大發雷霆,把蔡姬送了回去。蔡國也不高興,把蔡姬又嫁給別人。桓公發怒,興兵討伐。桓公三十年春(前656年),齊桓公帶領魯、宋、陳、衛、鄭、許、曹七國諸侯伐蔡,蔡國臣民反叛。又討伐楚國,楚成王起兵迎戰,問:“為什麽來到我國?”管仲回答說:“從前召康公對我國先君太公說:‘你要討伐諸侯,輔助周室。’給我們先君東到大海,西到黃河,南到穆陵,北到無棣的土地。楚國沒有進貢包茅,使周王祭祀時沒有用來縮酒的東西。周昭王南征沒有回來。是因為這些來責問。”楚王說:“沒有進貢,實有此事,這是寡人的過錯。昭王南征沒有回來,你問漢水去吧。”齊軍打到陘。夏,楚王派屈完帶兵抵御,齊軍退回召陵。屈完對桓公說:“你講道理就算了。如果不,那麽楚用方城山作為城牆,長江漢水作為護城河,和你決戰。你還能打贏嗎?”于是和屈完講和退兵。

桓公三十五年(前651年)夏,桓公大會諸侯于葵丘。周襄王派宰孔賜桓公文武胙,彤弓矢,大路(諸侯朝服之車),不要桓公下拜受賜。桓公想不拜,管仲說:“不可。”,于是桓公還是下拜收賜。秋,又和諸侯會于葵丘,周派宰孔參加。桓公越來越驕傲,諸侯有不少背叛的。宰孔對晉侯說:“齊桓公太驕傲了。”這年,晉獻公死,晉國發生內亂,秦穆公立公子夷吾為晉君,桓公也出兵平亂。這時周朝式微,隻有齊、晉、楚、秦強大。晉國內亂,秦國偏遠,楚王以蠻夷自居,齊桓公成為中原的霸主。桓公說:“寡人向南打到召陵,望見熊山。北伐山戎、離枝、孤竹。西伐大夏,深入流沙之中。登上太行山,到卑耳山才返回。諸侯不要違背寡人。我三次聯合諸侯出兵,六次和諸侯會盟,定襄王太子之位。說以前三王偉大,現在我和他們有什麽兩樣嗎?我想在泰山封禪。”管仲勸說,桓公不聽。管仲又說,要得到遠方的珍奇怪物才能封禪,桓公才不考慮這事。

晚年

桓公四十一年(前645年),管仲重病,桓公問他:“群臣中誰可以代你為相?”管仲說:“了解臣下沒有人比得上君主。”桓公說:“易牙如何?”管仲回答:“殺掉孩子來討好君主,不合人情,不可以。” 桓公說:“開方如何?”管仲回答:“背棄親人來討好君主,不合人情,難以親近。” 桓公說:“豎刁如何?”管仲回答:“自己閹割來討好君主,不合人情,難以親愛。”管仲死後,齊桓公不聽管仲的話,重用三人,三人專權。桓公四十二年(前644年),戎攻打周朝,周告急于齊,齊令各國諸侯發兵救周。桓公四十三年(前643年),齊桓公重病,五公子(公子無虧、公子昭、公子潘、公子元、公子商人)各率黨羽爭位。冬十月七日,齊桓公病死。五公子互相攻打對方,齊國一片混亂。桓公屍體在床上放了六十七天,屍蟲都從窗子裏爬了出來。十二月十四日,新立的齊君無虧才把桓公收斂。

管仲拜相

桓公雖然登上君主高位,但前景並不容人樂觀。襄公留下來的是一個爛攤子。《國語·齊語》中這樣寫道:“襄公築台以為高 位,田、狩、畢、弋,不聽國政。卑聖侮士,而維女是崇,九妃六嬪,陳妾數百。食必粱肉,衣必文綉。戎士凍餒,戎車待遊車之裂,戎士待陳妾之餘。優笑在前,賢材在後,是以國家不日引,不月長,恐宗廟之不掃除,社稷之不血食。”真可謂齊桓公受命于危難之際。為了使齊國走出荊山棘海,桓公作出的第一個決定是 任管仲為相。

齊桓公齊桓公

任用管仲,在當時既非一件小事,亦非一件易事,因為橫亙在桓公面前的有三大障礙。其一,管仲雖為姬姓,然而家道中落,早已喪失了貴族身份。他本人不過是一普通“四民”中的商賈。在世卿世祿的貴族政治時代,管仲低賤的出身框定了他的仕途。這是製度障礙。其二,桓公姜姓,管仲姬姓。從大處看,姬姜固屬姻親關系,然具體到桓管個體而言卻無任何親戚瓜葛。在“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觀念佔統治地位的古代社會,任用異姓的管仲 誠為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是傳統心理障礙。其三,管仲作為糾的輔佐,是為桓公的政敵;又曾一箭射中桓公的帶鉤,差點要了他的命,是為桓公的仇敵。對身兼政敵加仇敵的管仲,非碎屍萬段不足以解其恨,怎談得上任為宰相呢? 這是桓公恩仇障礙。

然而管仲也有許多有利條件。其一,管仲有才,而且是匡世大才。當時魯國的大謀士施伯這樣 評價管仲說:“管仲者,天下之賢人也,大器也。在楚則楚得意于天下,在晉則晉得意于天下,在狄則狄得意于天下。”其二,齊桓公欲作中興之主,稱霸諸侯,非用管仲其才不可。對此,施伯看得很清楚:“管仲天下之大聖也,……”返齊、天下皆鄉之”(《大匡》)。鮑叔牙說得更明白: “君且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夷吾所居國國重,不可失也” (《齊世家》)。其三,鮑叔牙的力薦。鮑叔牙既是桓公的心腹重臣,又是管仲的知己好友,有這樣一個特殊身份的人從中斡旋,事情往往會發生戲劇性變化。其四,桓公其人,性急,且有遠慮。這種性格對改變管仲的命運也是有利因素。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改變了桓公誅殺管仲的初衷,堅定了他委之以重任的決心。于是囚管仲于魯,釋管仲于堂阜,齋祓三浴,桓公親迎之郊,厚禮相待,任為宰相。旋即又賦三權,即貴為大夫,富有三歸,親如仲父。齊桓公在任用管仲一事上所表現出來的豁達大度與知人善任。

九合諸侯

隨著齊國的日益富強,齊桓公想當諸侯的霸主的野心也越來越強烈。一想到做了霸主就能向各路諸侯發號施令,他們就得按時給自己進貢,聽從自己的指揮,齊桓公就感到興奮莫名。

齊桓公齊桓公

有一天,他急不可耐地對管仲說:“咱們兵精糧足,是不是可以會合諸侯,共同訂立個盟約了?”管仲說:“咱們憑什麽去會合諸侯呢?大家同是周王朝的諸侯,誰能服誰呢?周天子雖然勢弱,但畢竟還是天子,誰敢比他大?”管仲接著建議齊桓公打出“尊王攘夷”的旗號,在中原建立霸主地位,管仲解釋道:“‘尊王攘夷’就是尊崇周天子為領袖,聯合中原各路諸侯,共同抵御蠻、戎等部族對中原的侵襲。以後誰有難處,大伙兒就幫誰;誰不講理,大家一起討伐他。”齊桓公說:“這個計策好,但從何處著手呢?”管仲回答道:“就從新天子才即位這事著手,主公可以派個使臣向天子朝賀,順便向他提個建議,說宋國目前正在發生內亂,宋桓公剛即位,地位不穩,宋國國內動蕩不安,請天子下道命令,明確宋桓公的國君地位。主公手裏有了天子的命令,就可以召集諸侯,訂立盟約了,這樣做誰還能反對?”齊桓公聽了點頭贊成,決定馬上照此辦理。

這時的周王室已是空架子,各路諸侯根本不理會朝覲天子的事情。周釐王剛剛即位,居然有齊國這樣的大國派使臣來朝賀,當然興奮不已,于是就把召集諸侯、確認宋國君位的美差,委派給了齊桓公。

公元前681年,齊桓公奉了周天子的命令,向各諸侯發出通知,約定三月初一,在齊國北杏會盟,共同來確定宋國君位。由于當時齊桓公威望不高,到了會盟日期,隻有宋、陳、邾、蔡四國諸侯到會,而魯、衛、鄭、曹等國都在窺測風向。齊桓公感到有些難堪,想改變會期,管仲勸道:“第一次會盟絕不可失信。常言道:三人成眾。現在已然來了四國,可以按時會盟。”五國諸侯會見完畢後,共推齊桓公為盟主(因他手裏有周天子的命令),並在會上訂立了盟約。盟約規定:一、尊重天子扶助王室;二、共同抵御蠻、戎等部落侵入中原;三、扶弱濟困,幫助有困難和弱小的諸侯。

會盟後,齊桓公首先率軍滅掉了沒來會盟的遂國,然後先後擊敗了魯、鄭兩國,迫使他們求和。公元前679年,齊桓公又約各國在鄄地會盟,這一次各諸侯國基本上承認了齊桓公的霸主地位。

齊桓公做了霸主後,中原各路諸侯都歸服他,按時向齊國交納貢品。10多年後,齊桓公又率兵馬,幫助燕國和衛國驅逐了入侵的山戎和北狄,並幫衛國修復了破敗的城牆。憑借這些義舉,他得到了中原各路諸侯的贊許和擁戴,威望進一步提高。隻有南方的楚國不服齊國,並還想與齊國比高低。

身居蠻荒之地的楚國,與中原諸侯向無來往。楚國人在南方墾殖土地,發展生產,吞並弱小部落,逐步強盛起來,後來他們的首領竟公然藐視周王室,自稱“楚王”。

公元前656年,齊桓公會同宋、魯、衛、鄭、陳、曹、許等7國軍隊,聯合討伐楚國。楚成王聞訊,立即調集了大批人馬準備抵抗,並派使者去責問齊桓公:“楚在南,齊在北,兩國素無來往,可謂是風馬牛不相及,為什麽要來侵犯我們呢?”管仲反駁道:“雖然我們兩國相距遙遠,但我們都是大周天子所封的諸侯。當初武王分封時,曾授權齊太公,如若諸侯有不服從天子者,齊國有權征討。你們楚國為何多年沒向天子進貢?”使者說:“這幾年我們沒有向天子進貢,是我們的不是,以後一定恢復進貢。”使者走後,齊桓公不太相信楚國會這麽輕易服輸,便和眾諸侯們連夜拔營,進軍到召陵。楚成王不解其意,又派使者屈完前去探問。為了顯示自己的實力,齊桓公請屈完一起乘車檢閱中原的聯軍,果然是威武雄壯,兵精糧足。齊桓公趾高氣揚地對屈完說:“你看我們有這樣兵強馬壯的軍隊,焉能不打勝仗?”屈完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君侯扶助天子,濟困扶弱,我們大家當然都佩服您。但如果您窮兵黷武,以勢壓人,我們楚國雖不很強盛,但我們用方城作城牆,用漢水作壕溝,你們兵馬再多,也未必能攻進去。”

齊桓公聽屈完的回答挺強硬,估量打敗楚國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既然楚國已認錯,答應恢復進貢,也就算在面子上服了軟,該收場就收場,于是中原的各國諸侯和楚國訂立了盟約,各國班師回國。

不久周王室發生了內亂,齊桓公又幫助太子平定了內亂,繼承了王位,即周襄王。襄王為報答齊桓公的勛勞,特派使臣將太廟的祭肉作為厚禮送給齊桓公。齊桓公又趁機在宋國葵丘會合諸侯,招待天子使臣,並又一次訂立了盟約,盟約規定:各國要和平相處;要修水利,防水患,不要損人利己;鄰國有荒災來買糧食不得禁止,不得搞壁壘政策等等。這是齊桓公第9次,也是最後一次會合諸侯,所以歷史上把齊桓公稱霸的過程也稱作“九合諸侯”。

個人作為

政事方面

齊桓公齊桓公

實行國野分治的方法,國都為國,其他地方為野。國中設二十一鄉,其中工商六鄉,士十五鄉。每五家為一軌,軌設軌長。每十軌為一裏,裏設裏司。每四裏為一連,連設連長。每十連為一鄉,鄉設良人。再為臣設三卿,工設三族,商設三鄉,澤設三虞,山設三衡,加強管理。對于野,以三十家為一邑,邑設邑司。十邑為一卒,卒設卒帥。十卒為一鄉,鄉設鄉帥。三鄉為一縣,縣設縣帥。十縣為一屬,屬設大夫。全國共有五屬,設五屬大夫分別治理。並劃分各級官員的職權範圍,屬大夫管形獄,縣帥管劃分田界,鄉帥管一般政事,要求他們兢兢業業,不許荒廢政事,不然處以刑罰。每年正月,五屬大夫要向桓公匯報述職,桓公根據政績來進行獎懲。

軍事方面

實行軍政合一、兵民合一的的製度。規定士鄉的居民必須服兵役。每家出一人為士卒,每軌為一伍,伍由軌長率領。每裏五十人為一小戎,小戎由裏司率領。每連二百人為卒,卒由連長率領。每鄉兩千人為一旅,旅由良人率領。五鄉一萬人為一軍,十五鄉共三軍,桓公、國子、高子各率一軍。農閒時訓練,由戰事時出征。這樣既提高了士兵戰鬥力,也不必支付養兵的費用。另外,為解決武器不足的問題,規定犯罪可以用兵器贖

罪。犯重罪可以用甲和戟贖罪,犯輕罪的可以用盾和戟贖罪,犯小罪可以用金屬贖罪,銅用來鑄兵器,鐵用來鑄農具。訴訟成功則要交一束箭。從此,齊國的兵器也漸漸充足起來。

尊王攘夷

桓公二十三年(前663年),山戎攻打燕國,燕向齊求救。齊桓公救燕,攻打山戎,一直打到孤竹才停。燕庄公送齊桓公到齊境。桓公說:“不是天子,諸侯向送不能出境,我不可以對燕無禮。”于是把燕君所到的地方割給了燕國,叮囑燕君學習召公為政,像周成王周康王時一樣給周朝納貢。諸侯聽說此事,都擁護齊國。桓公二十七年(前659年),桓公妹妹哀姜是魯閔公的母親,她和魯公子慶父淫亂。慶父弒閔公,哀姜想立慶父,而魯人立僖公。桓公召回哀姜,將其殺死。齊打敗狄人,並為衛國築楚丘城,把衛國臣民遷到那裏。

人物評價

齊桓公齊桓公

齊桓公容人之量

由管仲拜相這一點可以看出齊桓公的容人之量。

桓公用人不疑

齊桓公為了稱霸天下,廣求天下賢士輔佐。衛國人寧戚聽到這個訊息也想投奔桓公以施展自己的才華,但他家裏貧困,苦于沒人舉薦自己。最後他心生一計,于是就替衛國商人趕著貨車來到齊國。他們趕到齊國國都時,已經是傍晚,隻好露宿在城門的外面。

這一天,齊桓公正好在郊外迎接賓客,夜裏開啟城門,讓裝載貨物的車子讓開。迎賓隊伍中的隨從很多,火把也很明亮。這時,寧戚正在車下喂牛,遠遠地望見了齊桓公,悲從中來,于是就敲著牛角大聲地唱起歌來。

齊桓公聽到了歌聲,細細品味歌詞,說:“真是與眾不同啊!這個唱歌的人絕對不是一個凡夫俗子!”說罷便下令把寧戚帶回去。

齊桓公回到宮中後,侍從們請示桓公如何安置寧戚。齊桓公賜給他衣服帽子,隨即召見了他。寧戚見到桓公後便用如何治理國家的話勸說他,桓公非常滿意。

齊桓公齊桓公

第二天,齊桓公再次召見了寧戚。這一次,寧戚又用如何治理天下的話勸說桓公,桓公聽了以後更加高興,準備任用他擔任要職。

大臣們聽到這個訊息後,紛紛勸諫道:“寧戚是衛國人,我們對他的底細還不是很了解。大王還是先核實一下,如果他確實是個賢德之人,再任用他也不晚。”

齊桓公笑著搖了搖頭,說:“不必了。用人而疑之,這正是君主失去天下傑出人才的原因。”

最後,齊桓公沒有聽從大臣的意見,對寧戚委以了重任。

齊桓公庭燎求賢

齊桓公任用管仲進行改革,使齊國國力迅速富強,成為春秋的第一位霸主。他為了表現自己廣集賢士的決心,在宮廷前燃起明亮的火炬,準備日夜接待各地前來晉見的人才。雖然他求賢若渴,但是,不知什麽原因,火炬整整燒了一年,都沒有人上門求見。一時間齊桓公一籌莫展

電視劇《東周列國春秋篇》裏的齊桓公(楊立新 飾演)電視劇《東周列國春秋篇》裏的齊桓公(楊立新 飾演)

《說苑·尊賢》記載了這樣一件事。設庭燎之禮接待來齊國的士以後,整整一年,沒有一個賢士前來,這時候東野地方有一個地位低下的人前來求見。齊桓公很是高興,立即升堂接見。他滿懷喜悅地詢問來人有什麽才能。來人回答說:“我會九九算術。”齊桓公一聽心裏涼了半截,當時,在齊國會九九算術的人很多,不是為稀奇的。齊桓公就調笑他說:“九九之術也能算是一技之長拿來見我嗎?”東野之人回答說:“大山不拒絕細小的石頭,江海不拒絕細小的溪流,所以才會成為大山、大江、大海。<詩經>中曾說:‘先民有言,詢于爭蕘’。教導人們施政要廣泛征詢意見,包括那些割草打柴的人。九九之術固然算不得的什麽高深的學問,但如果您也能以禮相待的話,還怕比我高明的人不來嗎?”齊桓公頻頻點頭,認為東野之人說的很有道理,就按照庭燎之禮接待了他。

果然一個月後,四面八方的賢士就接踵而至了。為了大開賢路,招集天下人才,齊桓公不但設立了庭燎之禮,還註意接待好各諸侯國的客人,齊桓公曾委派隰朋管理東方各國的事務,委派賓胥無管理西方各國的事務。齊國國內每30裏設定驛站,貯備一些食品,設官司管理。凡諸侯各國來的官吏,派專人用車為他們負載行裝。若是住宿,派人替他喂馬並以所備食品招待。如待客標準與收費標準不當,則要治管理者的罪。齊桓公還規定,凡國內官吏引薦其他諸侯國來的齊國做事的人,引薦得好,看所薦對象能力的大小,給予賞賜。引薦的不好,也不追咎。齊桓公還走出去派人四處招攬人才。“為遊士八十人,奉以車馬衣裘,多其資幣,使周遊于四方,以號召天下之賢士。”(《管子·小匡》)最終,使得齊國人才濟濟,輔助齊桓公完成霸業。

齊桓公的這些措施,經過歷代齊君的繼承,逐步在齊國形成了一種招賢納士的風氣,在齊宣王時還出現了稷下學宮。

參考文獻

《管子校註》黎翔鳳 撰 梁運華 整理 中華書局 2004年06月

東周列國志》[明]馮夢龍 編 [清]蔡元放 評 竺少華 點校岳麓書社 2002年08月

《詩經》王秀梅 譯註中華書局2006年09月

《春秋左氏傳註疏》 吉林出版社 1901年1月

《左傳--中華經典藏書》 劉利等 澤註 中華書局 2007年3月

《史記》 [西漢]司馬遷 撰 中華書局 1982年11月

《國語》 [春秋]左丘明 著 遼寧教育出版社 1997年3月

中國古代史讀本》 拜蘇鎮 張帆 編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6年1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