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家文化

齊家文化

齊家文化是以中國甘肅為中心地區的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已經進入銅石並用階段,其名稱來自于其主要遺址齊家坪遺址。齊家坪遺址1924 由考古學家安特生所發現。

時間跨度約公元前2200年至公元前1600年的齊家文化,是黃河上遊地區一支重要的考古學文化,其主要分布于甘肅東部向西至張掖、青海湖一帶東西近千公裏範圍內,地跨甘肅、寧夏、青海、內蒙古等4省區。隨著齊家文化研究的不斷深入,齊家文化已成為探索中華文明形成與早期發展的重要研究對象之一,在海內外影響日益擴大。

齊家文化距今4000年左右。齊家文化的製陶業比較發達,當時已掌握了復雜的燒窯技術。在墓葬中發現的紅銅製品,反映了當時生產力水準的提高,為後來青銅文化的發展奠定了基礎。齊家文化的房屋多為半地穴式建築,居室鋪一層白灰面,既堅固美觀,又防潮濕。

  • 中文名稱
    齊家文化
  • 屬性
    甘肅為中心的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
  • 名稱來源
    其主要遺址齊家坪遺址
  • 發現時間
    1923年
  • 發現者
    安特生
  • 年代
    公元前2000~前1900年
  • 分布
    甘肅青海省境內的黃河及支流沿岸

文化簡介

中華人民共和國黃河上遊地區的銅石並用時代文化。因1924年在甘肅廣河齊家坪首先發現而得名。年代為公元前2000~前1900年。分布在甘肅、青海省境內的黃河及其支流沿岸階地上 。共發現遺址350多處。居民經營農業,種植粟等作物 ,使用骨鏟、穿孔石刀和石鐮等生產工具。飼養豬、羊、狗與大牲畜牛、馬等。製陶業發達,雙大耳罐、高領折肩罐和鏤孔豆等為典型器物。已出現冶銅業,有銅刀、錐、鏡、指環等一類小型紅銅器或青銅器。住房多是方形或長方形的半地穴式建築,屋內地面塗一層白灰面,光潔堅實。氏族公共墓地常位于居住區附近,流行長方形土坑墓,有單人葬,也有合葬,以陶器與豬下頜骨等為隨葬品。出現一男一女或一男二女的成年男女合葬墓,其葬式是男性仰身直肢,女性側身屈肢面向男子。這表明當時男子在社會上居于統治地位,女子降至從屬境地。反映出當時已進入父系氏族社會,婚姻形態為一夫一妻製和一夫多妻製。

文化命名

齊家文化和馬家窯文化半山類型最早發現于古河州的太子寺,公元前300年左右大夏人活動的中心。據史載廣河縣在東晉十六國時設定大夏縣,經歷北魏、周、隋、唐,縣址在今縣城西北約5公裏處。廣河古稱太子寺。太子寺有著各種神奇美妙的傳說。相傳秦王嬴政太子扶蘇曾監軍駐此修了座寺院,後來民間稱太子寺。清設太子寺城州判。廣河縣東有洮河水環繞,西有大夏河、廣通河,南接茂密的太子山森林。公元1924年,考古工作者在洮河西岸的廣河縣齊家坪驚奇地發現了新石器時期文化,並命名為"齊家文化"。

圖書《齊家文化玉器》圖書《齊家文化玉器》

文化年代

安特生發現齊家文化時,認為它是該地最早的新石器時代文化,認為甘肅和河南的仰韶文化源自于齊家文化,但後來的考古發現,證明其在仰韶文化之後,大約在西元前2500年-西元前1500年,屬于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已經進入銅石並用階段。

文化分布

齊家文化的分布是甘肅省蘭州一帶為中心,東至陝西的渭水上遊、西至青海 湟水流域,北至寧夏和內蒙古,遺址有三百多處,除了齊家坪遺址之外,較著名的有甘肅永靖大河庄遺址、秦魏家遺址、武威的皇娘娘台,青海樂都的柳灣遺址、神木石卯梁遺址等。

齊家文化遺址古墓群齊家文化遺址古墓群

經濟狀況

齊家文化的經濟生活以農業為主,各氏族都過著比較穩定的定居生活。聚落遺址一般都發現在便于人們生活的河旁台地上,房子大多是方形或長方形半地穴式建築,屋內多用白灰面鋪成,非常堅固美觀。地面中央有一個圓形或葫蘆形灶址。這種房屋結構,是黃河流域龍山文化時期最普遍的一種形式。

齊家文化的主要農作物是粟,在大何庄遺址出土的陶罐中曾發現了這種糧食。生產工具以石器為主,其次為骨角器。農業生產中挖土的工具主要是石鏟和骨鏟。有些石鏟已經用硬度很高的玉石來製作,器形規整,刃口十分鋒利。骨鏟系用動物的肩胛骨或下顎骨製成,刃寬而實用;收割谷物用的石刀、石鐮多磨光穿孔;石磨盤、石磨棒、石杵等用于加工谷物。總的看來,石斧、石鏟、石錛的數量都很少,或許反映農業生產並不十分發達。

作為農業生產的重要補充,畜牧業相當發達。從出土的動物骨骼得知,家畜以豬為主,還有羊、狗、牛、馬等。僅皇娘娘台、大何庄、秦魏家三處遺址統計,即發現豬下顎骨 800 多件,表明當時養豬業已成為經濟生活的重要內容。與飼養業同時,採集和漁獵經濟繼續存在,一些遺址中發現了氏族先民捕獲的鼬、鹿、狍等骨骼。

手工業生產比馬家窯文化有很大發展。製陶技術和紡織業進步明顯,青銅冶煉技術開始推廣,進入銅石並用階段。其中製陶技術仍以泥條盤築法手製為主,部分陶器經慢輪修整,有一些陶罐的口、頸尚留有清楚的輪旋痕跡。製陶工匠已掌握了氧化焰和還原焰的燒窯技術;紡織業有了長足發展,在居址中、墓葬裏普遍發現大批陶、石紡輪及骨針等紡織縫紉工具。有的墓葬人骨架上、陶罐上有布紋的印痕。在大何庄一件陶罐上的布紋儲存較好,布似麻織,有粗細兩種,粗的一種每平方釐米經緯線各 11 根,細的一種經緯線更為細密。當時人們穿的衣服主要是用這類麻布縫製的;青銅器的製作多採用冷鍛法,也有的採用單範鑄造與簡單的合範鑄造,表明黃河上遊地區在中原夏王朝統治時期,冶銅業已居各部族的前列。還有說法是,其青銅冶煉和製造的進步表明其進入奴隸製社會早期。

社會政治

生產力的發展推動了私有製的產生,打破了貧富均等的狀態,人類有了貧富差別以及人與人之間社會地位的高下之分,男人在社會上佔據了統治地位,這時候便出現了階級和軍事民主製。墓葬反映了齊家文化中這些社會生活狀況。

已發現的齊家文化墓葬共約八百多座。其中秦魏家的成年男女二人合葬墓,其中男性為仰身直肢女性則位左,側身、肢面向男性;在皇娘娘台的成年一男二女的三人合葬墓裏,男性仰身直肢位于中間,二女分列左右,屈附其旁。這些合葬墓表明齊家文化中的婚姻狀況已由多偶婚製過渡到一夫一妻製,隻有少數富裕的人家中過著一夫多妻製的生活,同時也說明男子在社會上居于統治地位,而女子卻降至從屬和被奴役的地位。

齊家文化中還存在以人殉葬的習俗,殉葬者都是奴隸和部落戰爭中的受害者。殉葬這一低俗反映了社會地位的差別與階級分化。墓葬中隨葬品的多與少也顯示出貧富不均的社會現實。如皇娘娘台墓葬的隨葬器物,陶器少者一兩件,多達37件,玉石璧少的隻有1件,多者83件。這種情況表明,首先齊家文化中以冶金業為主導的手工業在不斷地成長,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其次也說明社會內部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階級出現,私有製產生,原始社會將要崩潰,齊家文化進入軍事民主製階段。

文化特色

考古學上的齊家文化,為黃河上遊地區新石器時代晚期到青銅時代早期文化,因1924年首先發現于甘肅廣河齊家坪遺址而得名。齊家文化主要分布在甘、青境內的黃河沿岸及其支流、陝西西北部、內蒙古西部和寧夏部分地方,其年代在距今四千年前後。此前,學術界公認的文化特征主要有二,一是有一群獨具特征的陶器,二是出現了紅銅器和青銅器。今天,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它還有一批獨具特色的玉器,其內涵之豐富,品種之繁多,工藝之精美,令人折服。當為齊家文化乃至西北原始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另外,2012年末各大媒體報道,說在齊家文化的範圍內陝北神木地區發現了體量巨大、結構復雜、構築技術先進的石峁城址,當為齊家文化的又一大特色。

三角紋鏡三角紋鏡

陶器

齊家文化的陶器以黃色陶器為主,且有刻創紋路,並常有繩紋。主要是泥質紅陶和夾砂紅褐陶,一些器物的表面施以白色陶衣。大量陶器是素面的,有些罐類和三足器拍印籃紋和繩紋,也有少量彩陶,繪以菱形、格線、三角、水波和蝶形花紋,線條簡化而流暢。器物造型以平底器為主,三足器和圈足器較少。典型器物有雙耳罐、鏤孔圈足豆等,其中以雙大耳罐和高領雙耳罐最富有特色。齊家文化的陶工還善于用粘土捏製各種人頭造型和動物塑像,人頭長頸圓頰,雙眼仰望;動物有馬、羊或狗等,形體小巧生動。還有一些陶製瓶和鼓形響鈴,鈴內裝一個小石球,搖時丁當作響,是巧妙的工藝品。

彩陶雙大耳罐彩陶雙大耳罐

青銅器

齊家墓穴出土的青銅器齊家墓穴出土的青銅器

冶銅業的出現,表現出西北地區這一部族先民的傑出智慧與才能,是齊家文化對中華民族早期青銅器鑄造和生產力發展的一項突出貢獻。皇娘娘台、大何庄等地已發現紅銅器和青銅器共 50 多件,種類有刀、錐、、環、、斧、鑽頭、鏡和銅飾件等,還有一些銅渣。齊家坪遺址出土了一件有長方形銎,並附一對小鈕的銅斧,刃部鋒利,全長 15 釐米,是齊家文化最大的一件銅器。尕馬台遺址出土的一件銅鏡,直徑 9 釐米,厚 0.4 釐米,一面光平,一面飾七角星形紋飾,儲存較好。

玉器

齊家文化玉器,早在上個世紀之初已伴隨著齊家文化的發現而面世了。不過,比起對紅山玉器、良渚玉器乃至石家河玉器、含山玉器來,對齊家文化玉器的認識與重視,似與這發現的歷史和它應有的地位還很不相襯。 其實,齊家文化具有產生大量精美玉器的背景和條件。

首先,在齊家文化前面有豐富多彩、極富特色而歷經一千多年發展的馬家窯文化。馬家窯文化先民們的原始手工業不僅有製陶、木作、紡織和石器製造,而且生產了中國最早的青銅器;同時,還創造了陶祖(男性生殖器)、人形、動物形陶塑、陶製房屋模型和成組人物舞蹈繪畫以及用墨筆書寫的上百種符號等等。在馬家窯文化基礎上發展起來的齊家文化,怎麽不會比馬家窯文化"更高、更強"呢!其次,在齊家文化的分布範圍內外均有十分豐富的玉礦,古人說的"昆侖玉",今天我們說祁連山玉等,就在這裏。在這樣的歷史文化背景和自然條件下,齊家文化先民們創造出豐富多彩的玉器,便是很自然的了。

齊家文化古玉琮齊家文化古玉琮

在齊家文化分布範圍內,尤其甘、青境內,曾出土有數量更多、質量更精美的齊家文化玉器。其器類在三十種以上。除了常見的品種之外,發現有許多新的品種。如禮器玉琮,除形製各異、大小不等的素面紋琮外,還有竹節紋琮、弦紋琮,更有在琮的一端、射孔之上裝飾有或牛、或羊、或熊、或虎等浮雕紋飾的獸首或獸面紋琮、人面紋琮或琮形器。兵器有、刀、鉞、戚,個別的兵器上還嵌有一枚或幾枚綠松石;裝飾品有各種玉佩飾、墜飾、發箍等。更有值得我們驚訝的是,在收藏家和古玩店裏先後見到數件圓雕玉人立像,性別有男有女,尺寸從十幾釐米到超過半米高不等,古樸而生動,有的雕像在各器宮部位嵌有多顆綠松石。這類雕像或許是作為膜拜的對象而製作的。還有各種多孔形器,許多多孔形器雕成扁平的鳥形、獸面形或鳥獸變形圖像。眾所周知,這中間的許多珍貴品,都收藏于各地的古玩收藏家手中或古玩店裏。齊家文化玉器使用的玉材,主要是甘肅、青海在地的玉,還有新疆和田玉。有人估計大約是7與3的比例,即百分之七十是在地玉,百分之三十是和田玉。在齊家文化圈內的甘肅臨夏----榆中境內的馬寒山和酒泉等地,有墨綠色、艾青色、豆綠色玉材以及屬蛇紋石鴛鴦玉和試金石類黑色石材。武山的鴛鴦溝即出鴛鴦玉。齊家文化玉器中的工具類如斧、錛、鑿等,便主要選用在地玉,一部分工具還直接選用接近石質或玉內含有較重石質的材料。但齊家文化玉器已有相當數量是由新疆和田玉製成。一般說來,禮器類的、環、、鉞、刀、等,都選擇玉質滋潤、色澤純美的在地玉或和田玉。和田玉的發現與運用當早于齊家文化,但大量用來製作禮器和部分工具,當始于齊家文化。

齊家松石玉璜齊家松石玉璜

城池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2012年12月20日公布了陝西神木縣高家堡鎮石峁遺址重大考古發掘成果。通過兩年多的系統調查和發掘,考古人員確認陝西神木石峁遺址是目前國內最大的史前遺址。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等專家用"震撼、興奮、石破天驚"等辭彙來評價這一重大考古發現。

這次考古發掘確認了體量巨大、結構復雜、構築技術先進的門址、石城牆、墩台、"門塾"、內外"瓮城"等重要遺跡,出土了玉器、壁畫及大量龍山晚期至夏時期的陶器、石器、骨器等重要遺物。

重要大發現有三方面,一是發現了六件完整的玉器。奇特的是,這些玉器都是砌在石牆內部。石峁的玉器在世界上非常有名,流散在外的有4000件左右,但通過考古發掘發掘出玉器這在石峁遺址還是首次。可以說,這就就為流散在世界上的石峁玉器找到了"家"。

二是在一段石牆牆根底部的地面上,發現了成層、成片分布的壁畫殘塊100餘塊,部分壁畫還附著在晚期石牆的牆面上。這些壁畫以白灰面為底,以紅、黃、黑、橙等顏色繪出幾何形圖案,最大的一塊約30釐米見方。

還有值得註意的是,在下層地面下發現集中埋置人頭骨的遺跡兩處,都有24個頭骨。經初步鑒定,這些頭骨以年輕女性居多,部分頭骨有明顯的砍斫痕跡,個別枕骨和下頜部位有灼燒跡象。這兩處集中發現的頭骨可能與城牆修建時的奠基活動或祭祀活動有關。

通過考古初步認定石峁城址最早當修建于龍山中期或略晚,興盛于龍山晚期,夏時期毀棄,屬于我國北方地區一個超大型中心聚落。規模宏大的石砌城牆與以往發現的數量龐大的石峁玉器,顯示出石峁遺址在北方文化圈中的核心地位。石峁石城面積在400萬平方米以上,其規模大于年代相近的良渚遺址、陶寺遺址等已知城址,是目前所見中國史前時期最大的城址。發掘工作不僅為石峁玉器的年代、文化性質等問題的研究提供了科學的背景,更對進一步理解"古國、方國、帝國"架構下的早期文明格局具有重要意義,中科院考古專家會用"震撼、興奮、石破天驚"等辭彙來評價這一重大考古發現。

神木石峁遺址神木石峁遺址

但其實,這次考古發掘隻是對石峁外城東門址進行了發掘,隻是整個石峁遺址的一小部分,用陝西考古研究員院長王煒林的話說,就是"好戲才剛剛開始。"

墓葬

齊家文化的墓地與村庄在一起,大多數墓葬為單人,但亦有成年男女合葬,合葬之中男性為仰身直肢,女性則呈蜷曲姿態,墓中大多有石器與陶器作為陪葬。此外,地面上發現類似于宗教建築的石造建築。

品味齊家古玉

“玉不琢不成器”,琢玉工具比較簡陋,而琢玉技法卻十分復雜。《詩經》記述“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說明了用比玉料硬的解玉砂碾琢治玉,是加工玉器的基本方法。直至當今,這種琢玉技藝延續幾千年無質的改變,不過是工具變成電動的轉速快了,解玉砂由石英或隕石顆粒為主,換成金剛石或碳化矽磨料,更細更硬了。以水和磨料打磨沖洗,磨製玉器成形之法依然如故。既然是琢磨雕刻,必然就留下相應痕跡。齊家古玉上留下的各種痕跡,記載了當時琢玉的各種技法。品查這些細微琢痕,對識別真偽斷代大有裨益。

1.切割開料

線切割開料痕跡在玉琮,玉璧上時有出現平面上留下一條較直的棱脊,這是由于開料切割即將切透解開所致,棱脊上留下參差不齊、凸凹不等的貝殼狀斷口,斷口內時常有上銹掩蓋,清洗幹凈後細的包漿,沒有包漿則疑為偽作新碴。當地老鄉檢到這些古玉為了漂亮多賣錢,有的用酸將土銹去除,往往破壞了器表的包漿,造成鑒別的疑惑。但開料斷碴內包漿不易破壞,比較好認。當然所謂的現代用布輪磨擦作偽包漿,隻能施于光滑面的玉表,這些參差不齊的斷口則無法為之,故線鋸切割開料即將完成時,將玉料冊斷是齊家文化時期的一個特點。

上大下小的梯形馬蹄鑽孔,也是齊家古玉的一個顯著標志,無論是大孔還是小孔均如此。大孔如鉞、璧等,直徑幾釐米的孔徑內壁上,留下了高低不平、寬窄不等、深淺不一的旋轉磨痕。這是因為非金屬管鑽在磨鑽時逐步磨損,越來越細所致。即將鑽透時玉料斷裂,在孔出口邊緣周邊留下了參差不齊的斷口。旋轉圖形條痕內要有包漿,斷口內要有包漿,這較易觀察。還有些鑽後將這些粗痕打磨掉,進一步加工以使孔徑內壁光滑,邊沿圓潤。這給識別增加了難度,但仔細察看,一般孔內壁修磨得不完奈徹底,依然可見稀落斷續的旋轉痕跡,邊沿圓潤處可見到縱向磨痕。

幾毫米厚,二十幾釐米長度以上的片狀玉器,側看往往不在一直線上,微有弧度或薄厚不均。這是因開較薄較長的料片時,很難把握線鋸沿絕對直線鋸切。凡鋸過木材的人都有體會,即便用墨鬥打上直線,用手鋸嚴格按直線鋸開也是很困難的。沒經驗者鋸出線條肯定七扭八歪,幾十釐米長的片形玉器在齊家文化中並不罕見。也有說法因時間久遠玉材內部應力所致稍有彎曲,因未曾查實並計算,玉材應力引起有何變形的實據,不敢臆下結論,故認為大多還是人為切割開料所致。

2.拋光

玉表的磨光工藝在齊家部分玉器中表現極佳,有些玉琮、大玉刀表面磨製十分精細,手在玉表滑動平整光潔猶如鏡面。分析有兩方面原因,除磨製細膩外,與和田玉材質的細膩也有直接關系。和田玉質細膩堅硬,能磨製的如此光潔說明磨砂十分精細,磨擦的材料也必須精心選擇。推測是使用獸皮加磨砂擦磨而成,即便使用現代工具與磨料,磨製成如此程度也非易事。加之包漿效果,玉表呈現溫柔深沉的光澤,不浮不躁,精光內涵,大顯古玉之風。在和田玉料精製的齊家玉器中,這種老玉之寶光尤為顯著。石英材質的精磨玉表,除手感同樣細膩外,光澤略顯明亮反光,這是磨光、包漿及石英料質玻璃光澤特徵的綜合因素所致。齊家古玉中精細品種,因細膩的拋光所顯現的潤澤,讓人愛不釋手,把玩鑒賞,令人心曠神怡。

3.鑲嵌、粘接

鑲嵌與粘接,在齊家古玉中也經常出現,碎小的石片用漆膠貼上于玉人身上,十分牢固。漆膠的主要成分就是漆樹流出的生漆,粘合力很強,且耐水和弱酸鹼,粘接縫隙露出的漆膠一般是呈淡黃色。在玉器身上點綴的松石裝飾,則在地子上掏空小槽,松石座臥槽中並粘漆膠,是粘接加鑲嵌,結合的更加牢固,正常碰撞一般不會脫落。玉銅鑲嵌是將銅器留下預設的凹槽,再將琢磨好的玉片粘鑲于銅器凹槽中,鑲玉銅枕。這種方式就是通常所說的銅鑲玉,因古時銅金並稱,又叫金鑲玉。

4.刻製紋飾

直接在玉表刻製紋飾,良渚文化古玉中量較人,齊家古玉中雖有,所佔數量比例很少,玉刀與玉琮的細陰線紋均為直接刻製,能否直接刻紋于堅硬的玉石上,日本一位學者曾用自製的一把金剛石刻刀,手力刻劃玉石,可留下較深的痕跡。這個實驗可以證明比玉石硬度高的器具刻劃玉表的可行,我們知道玉石中最硬的品種硬度為7,而金剛石硬度為10。摩氏硬度每提高一檔不是簡單的提高一倍,由1至10的實際硬度的提高是呈指數曲線上升的,摩氏硬度越高,其每一檔相差的比例越大。用金剛石刀具刻劃玉石可行,並不等同證明史前文化古玉的陰刻線就是用金剛石刻劃的。因硬度大于7的自然界物質不隻金剛石一種,還有鋼玉、炭化矽,某些隕石材料等等。史前古玉的直刻陰線紋到底是用什麽材料刻製,較多的推測是金剛石或隕石,因沒有實物的證實,隻有實物的結果體現,又給我們留下了一個想象的空間。至于漢代以後的“昆吾刀”刻玉如泥之說,恐也有文人的修飾誇張,因誰也沒有見過“昆吾刀”到底為何物。刻劃的陰線紋比較好識別,紋痕較細,有的細如發絲,且沒有砣具或拉磨工具的磨痕,而是硬物直刻的崩裂留于線槽的兩側,細線槽內有包漿。令人驚訝的是幾十釐米長的細如發絲的刻紋筆直如線,實屬不易。是用什麽方法保障刻線直度的精準,又給我們留下了一個猜想。不解與疑惑問題多多,但現實結果又擺在你面前,這也是古玩所具有的精妙之一。

5.銅、玉合鑄與粘接

銅、玉合鑄之法,在近代基本無人採用。銅與玉的街接不用鑲嵌,不用膠粘接,而是合鑄在一起,這種構思與實施方法確實出奇,雖發現極少,但又有憑證。遼寧旅順博物館的一件商代銅柄玉鏚,經X光射線透視測定,銅柄與玉鏚是通過鑄造的辦法結合在一起的,十分牢固。齊家文化的一套玉編鍾,七個編鍾懸掛在一個玉橫桿上,編鍾重量三十多斤,玉桿要能承載,不能彎曲斷裂。120釐米長的玉桿選料是極困難的,如此長度的大料中間無一絲綹裂,細查才發現這根玉桿不是整體切成,而是分三段拼接。令人驚訝的是玉桿的的結合處十分牢固、受力,猶如整塊氏料製成。拼接之處縫隙有銅液狀物質擠出,高倍數放大鏡下觀察擠出物有銅粉和樹膠成份。是用什麽方法將三段玉桿銜接成一根的呢?推測是短玉桿接頭處有榫,插接時處理的辦法有兩種。

一是裏面澆鑄銅液,連線十分牢固,利于承重而不變形。這種連線辦法操作起來難度很大需將玉桿加溫預熱,以避免銅液碰到涼玉立即凝固,而玉加熱溫度控製在銅液不能迅速凝固又不能破壞玉質。

二是榫卯處澆有樹膠與銅粉的混合物,銅粉成為膠的增加劑,以增加粘合後的承載牢固度。這兩種辦法都是而對實物的推測。究競是哪種,因無法切開銜接斷面驗證,有待進一步研究。這種具有很人受力,將玉桿分段街接的方法、材料與工藝,給我們留下了一個待解之迷。我們知道齊家文化晚期的辛店文化已進入青銅時代,前文已述辛店文化考古發掘有銅器出現,這根玉桿的街接及與銅的運用關系令人大開眼界,即便現今模仿,也有極大難度。整根玉桿略有向上彎曲的弧度,呈微微的拱形,增加了承載力.史前文化便有對力學知識的認知與運用,堪稱又一奇跡。

伴隨齊家古玉更多品種的出現探知、思索其製作工藝特點,可能會有更多新發現。讓我們摒棄人為的條條框框,去除固有的思維定式,在客觀的實踐中去研究、品味齊家古玉,無疑是一種極大的樂趣和典雅的享受。

相關圖片

紅陶鳥形器齊家文化的陶器中,有許多雕塑成動物形象的作品,其中以鳥形的為主。這件器物外形似一隻水鳥,腹部豐滿,曲線起伏變化,猶如在水中遊動,簡潔生動。

紅陶鳥形器紅陶鳥形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