鼾聲

鼾聲

鼾聲(snore)俗稱"打呼嚕"即入睡後發出的呼吸粗鳴聲。正常人是屬生理現象。病理性的鼾聲多見于昏迷病人,屬痰阻心竅的閉證,也可見于溫病的熱盛傷陰或肺氣不利等。又指哺乳動物(多是四足動物)發出的深沉的鼻息聲(whoof)。

  • 中文名稱
    鼾聲
  • 外文名稱
    snore
  • 性    質
    睡眠現象
  • 醫學術語
    鼾症

睡眠現象

打呼嚕(醫學術語為鼾症、打鼾、睡眠呼吸暫停綜合症)是一種普遍存在的睡眠現象,目前大多數人認為這是司空見慣的,而不以為然,還有人把打呼嚕看成睡得香的表現。其實打呼嚕是健康的大敵,由于打呼嚕使睡眠呼吸反復暫停,造成大腦、血液嚴重缺氧,形成低血氧症,而誘發高血壓、腦心病、心率失常、心肌梗死、心絞痛。夜間呼吸暫停時間超過120秒容易在凌晨發生猝死。

鼾聲如雷鼾聲如雷

睡眠障礙

根據1990年發表的睡眠障礙國際分類(ICSD) ,睡眠障礙可分為四大類:

1、睡眠異常(Dyssomnia,也有時譯作睡眠障礙):令患者不能入睡、或不能夠持續睡眠的異常狀況。如:失眠、發作性嗜睡病、睡眠呼吸暫停、下肢靜止不能症、夜間肌肉陣攣症、反復性嗜睡症、創傷後睡眠過度、睡眠相位後移綜合症、睡眠周期延遲綜合症和非24小時睡醒周期障礙。

2、異睡症(Parasomnias):在睡眠時或睡眠與睡醒之間的半睡醒狀態異常。如: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症、夜驚夢遊症、磨牙、尿床、嬰兒猝死症、夢囈、睡眠性交和爆炸頭綜合症

3、與精神、神經及其他健康問題相關的睡眠障礙。如:睡眠相關的癲癇。

4、其他睡眠異常,如:睡眠時間過短、打鼾(屬于病征)、非洲昏睡病(由舌蠅引起)。

選擇枕頭

鼾聲的產生:由于打鼾者的氣道通常比正常人狹窄,白天清醒時咽喉部肌肉代償性收縮使氣道保持開放,不發生堵塞。但夜間睡眠時神經興奮性下降,肌肉松弛,咽部組織堵塞,使上氣道塌陷,當氣流通過狹窄部位時,產生渦流並引起振動,從而出現鼾聲,嚴重時呼吸可以暫時停止,從而影響人的身體健康。

北京朝陽醫院呼吸睡眠中心郭兮恆主任說:多數鼾症患者知道睡軟枕頭不好,躺下去頭很容易向後仰,脖子和頭部自然的曲度發生,使喉部肌肉過度緊張,從而加重打鼾的程度治療。于是不少鼾症患者便把眼睛瞄上了較硬的枕頭,都是不少人的首選枕頭。這些枕頭確實有一定的保健作用,但打鼾的人在選擇時應多考慮考慮。因為過硬的枕頭彈性差,枕下去不易變形,枕頭會讓脖子窩住,使呼吸道的角度改變,呼吸不順暢,加重打鼾的程度。

因此,對打鼾的人來說,選用合適的枕頭是非常有原則的,也是非常重要的。首先要選擇軟硬適度的枕頭,並且外形符合人體工體力學,一方面枕頭貼合頭頸部曲線,改變頭頸部上氣道肌肉及頜面部的骨骼結構變化,保持咽部和上氣道通暢。另一方面改善呼吸中樞對呼吸的控製功能異常,保持呼吸中樞神經系統正常興奮性,有效保持晚上睡眠時氣流通暢,最大限度減輕睡眠呼吸暫停。再一方面,關鍵是技術調節的軟硬度與人體的適應情況,就是可以把人體的壓力和枕頭相應匹配的反彈力值匹配。 其次,喜歡仰臥的人在選擇枕頭時,將虎口向上握拳,枕頭的高度等于豎著的一拳高為宜。同時要註意,打鼾的人選擇彈力過強的枕頭也不好,這樣頭部不斷受到外加的彈力作用,易產生肌肉疲勞和損傷,也會加重打鼾的程度。

所以,綜合來考慮,打鼾患者選擇枕頭是很有講究的,需要加以重視,並仔細甄別。

防治

輕度打鼾會不會有什麽危害?很多患者都會說,我的打鼾現象並不是很嚴重,沒有呼吸暫停這樣的現象,這樣的疾病會不會有危害呢?會不會對人體有什麽不好的地方呢?輕度打呼嚕,也就是常常說的單純性打鼾,是指人睡覺時發出均勻而規律的鼾聲,聲音高低一致,-般不伴呼吸暫停。

輕度打鼾無伴有呼吸暫停的現象,那麽危害是不是就沒有了呢?早期人們認為,這樣的打鼾是沒有危害的,隨著科學的不斷發現,其惡性打鼾危害很大,近年來醫學研究發現,其輕度打鼾也存在著對人體有害的一方面。

很多時候,在臨床上發現,即使是晚上無惡性打鼾,無呼吸暫停的現象,那麽在白天也精神不佳,仍然出現白天哈欠連天、困倦不適、工作能力下降等症狀,這些與典型的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患者的臨床表現十分相象,所以無論是良性打鼾還是惡性打鼾,對于人體都是一大危害。

患有打鼾的患者,無論是良性打鼾還是惡性打鼾,都要加以積極的預防,當然,對于良性打鼾而言,更加容易控製,惡性打鼾的患者最好的辦法就是及時就醫,那麽在生活中需要做到以下幾點:

1.睡前不要從事刺激的活動:睡前的活動最好以柔緩的為主,不要讓情緒太過激昂,因為神經會無法立刻放松,使得晚上無法安安穩穩的休息。

2.睡眠:在家裏正確使用枕頭,趴著睡比較會讓呼吸道不順暢,側睡時,松弛的肌肉會傾向一邊,不會堵住呼吸道。

3.避免吸煙、飲酒和刺激性葯物:吸煙、飲酒和刺激性葯物會讓肌肉更加松弛,而更會堵住呼吸道。

4.減肥:肥胖者的鼻息肉通常也較肥大,而且喉嚨和鼻子內的肉也較肥厚,比較容易會堵塞住呼吸道。

關于打鼾溫馨提示:對于打鼾的現象要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不要認為是輕度打鼾就開始怠慢,其無論是哪一種打鼾,都對于人體有百害而無一利,正確的意識,積極的預防,專業的治療才是最佳的選擇。

文學作品

名稱:《鼾聲》

作者:馬一刀

因公因私,我已經好幾年沒回故鄉了。忙忙亂亂地行走在城市的街頭,幾乎忘記了獨自生活在鄉村老屋裏的父親。

前不久,家鄉的表哥寫信告訴我,父親蹲在村口路邊守望的身軀像是一塊堅硬的石頭……看到這裏,我的淚水滾了出來,連忙推去所有事務,一刻不敢停留地往故鄉趕。在村口的路邊,父親終于看到他風塵僕僕的兒子出現在回家的路上。他站起來,搓著那雙大手嘿嘿地笑著。

吃過簡簡單單的晚飯,嘮過一陣子平平常常的家常,窗外夜風起處蟲鳴漸深。

我打了個哈欠說:"爸,咱睡吧"。

父親的眼中露出難色,他說:"嗯,睡吧。"隨手又站起身往門外走。"我愛打鼾(hān),怕吵你睡覺,我找人搭鋪去。"

我攔住他笑說:"爸,我是你的崽(zǎi),像你,也打鼾,你不是不知道,兩隻喇叭一塊兒吹,熱鬧"。

父親不好意思地笑了一聲,開始脫鞋寬衣。于是,我跳上了那張自己睡了十幾年的破舊、寬大而又溫暖的床。跟以前一樣,父親睡那頭,我睡這頭,彼此枕著一雙臭腳。

月亮在窗外,樹梢搖動,篩下一床碎銀。但聽不到那熟悉、親切的鼾聲。

父親在那頭說:"不早了,睡吧"。

我在這頭應道:"睡吧"。

月亮從視窗消失,雞啼在村庄遠遠近近的地方響起,床上仍然沒有那親切的鼾聲。記得以前與父親同寢時,在田頭地尾勞累了一天的父親頭一沾枕頭就睡過去,鼾聲驚天動地,吵得我無法入眠,就惱怒異常地用腳踹(chuài)醒他,叫他熬著等我睡去後他再睡……想到這裏我的心好痛。于是,就裝作打鼾,打得既重又急,仿佛睡得極香極深。

父親在那頭輕輕地側了側身,並欣慰地舒了一口氣。

隨後,我發現父親輕輕地起來,輕輕地給我掖(yē)被角,最後,父親竟用手輕輕地摸我的臉。當那粗糙而又溫暖的手在我臉上劃過時,我嗅到了一種特別的氣息。鼻子一酸,淚水便滾出了眼眶。父親的手一抖,替我抹去淚水,嘆了一聲說:"雞都叫了,睡吧"。

我哽咽著答道:"睡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