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綺絲

黛綺絲

《倚天屠龍記》明教四大法王之首“紫衣龍王”,波斯教聖女曾以靈蛇島“金花婆婆”的身份去行走江湖

  • 外文名稱
    黛綺絲
  • 別名
    紫衫龍王
  • 民族
    漢族和波斯的混血兒
  • 出生地
    波斯
  • 職業
    明教四大法王之首
  • 主要成就
    為教主陽頂天與來敵在寒潭比武
  • 稱號
    武林第一美人
  • 易名
    金花婆婆
  • 丈夫
    韓千葉
  • 女兒
    小昭

基本簡介

倚天屠龍記》中明教四大法王之首“紫衣龍王”,原為波斯明教三聖女之一,以靈蛇島“金花婆婆”的身份行走江湖。

“四大護法,紫白金青”,而四大護法之中,以“紫”為首,“白眉鷹王”,“金毛獅王”,“青翼蝠王”相繼出現,各有震懾人的氣派,但名號氣派最大、四大護法之首的“紫衫龍王”,不但是個女子,而且是個混血波斯美人,那真教讀者大出意料之外。

紫衫龍王黛綺絲,即是初次在蝴蝶谷出現的神秘人物“金花婆婆”,這位老婆婆,體態龍鍾,又頻頻咳嗽,似乎久病纏身,扶著孫女兒似的一個幼女,但武功高強狠毒奇異,不知是何來歷,本身已是一個耐人尋味的人物;到後來原來“金花婆婆”竟是美艷的“紫衫龍王”喬裝假扮,更加出人意表。

黛綺絲黛綺絲 黛綺絲黛綺絲

但是這兩半其實是合並不起來的;分開的兩個意外,合起來不是一個教人拍案叫絕的謎底。

首先,從謝遜口中,發現“紫衫龍王”其實是波斯美女黛綺絲,是微微令人失望的,“白”、“金”、“青”的特征是與他們本人有很深的關系:白眉鷹王不但生有白眉,而且是天鷹教主,金毛獅王金發之外,確有雄獅的威猛,青翼幅王既有高強武功而需要吸血,但紫衫龍王隻是碰巧穿著紫衫,她似乎除了那一次水底功夫出色之外,武功並不怎樣,“紫衫龍王”似乎是眾人出于感激與傾慕所送出的美號,而不是黛綺絲有符合這個稱號的氣派。“紫衫龍王”與“金花婆婆”之間的連貫性也含糊不清。

黛綺絲嫁了“銀葉先生”(為何叫做“銀葉先生”?)[韓千葉是海外靈蛇島主,張無忌青年時代的二十多年前,他孤身一人上昆侖山光明頂明教總壇挑戰當時的明教教主陽頂天,因其父親當年與陽頂天一言不合動手,以一掌“大九天手”擊得他父親重傷,跪在地下,站不起身。當時他父親言道,日後必報此仇,隻是知道自己武功已無法再進,將來不是叫兒子來,便是叫女兒來。陽教主道:不論是兒子還是女兒,他必奉讓三招。那人道:招是不須讓的,但如何比試,卻要他子女選定。陽教主當時也答允了。事過十餘年,陽教主早沒將這事放在心上,哪知這姓韓的竟然遣他兒子到來。

第二天,韓千葉當眾說明昔日的約言,先把言語擠住陽教主,令他無從食言,然後說了題目出來。他竟是要和陽教主同入光明頂的碧水寒潭之中一決勝負。他此言一出,眾人盡皆驚得呆了。碧水寒潭冰冷徹骨,縱在盛暑,也向來無人敢下,何況其時正當隆冬?陽教主武功雖高,卻不識水性,這一下到碧水寒潭之中,不用比武,凍也凍死了,淹也淹死了。

陽教主本來認為此事起因不過一時意氣之爭,便想認輸,化解這段仇怨,誰知韓千葉亮出一柄晶亮燦爛的匕首

,對準自己心髒,說道:“這匕首是先父遺物,在下隻求陽教主向這匕首磕上三個響頭。”堂堂明教教主,豈能受此屈辱?但陽教主既然認輸,按照江湖規矩,不能不由對方處置。眼前情勢已十分明白,韓千葉此番拼死而來,受了陽教主這三個頭後,他勢必立即以匕首往自己心口一插,以免死于明教群豪手下。韓千葉此舉,明明是要逼死陽教主,以雪父親當年重傷跪地之辱,然後自殺。

便在緊迫萬分之際,波斯明教聖女黛綺絲忽然越眾而前,冒充陽頂天之女,應對韓千葉的挑戰,結果在碧水寒潭一戰中,韓千葉不敵落敗。韓千葉雖然敗了,不知如何,竟然贏得了黛綺絲的芳心。想是她每日前去探傷,病榻之畔,因憐生愛,從歉種情,等到韓千葉傷愈,黛綺絲忽然稟明教主,要嫁與此人。後來黛綺絲竟然破門出教,再也不算是明教教徒,與韓千葉遠走靈蛇島。因為黛綺絲是明教聖女,所以如果結婚就會被活活燒死,所以二人化名銀葉先生(寒天千葉,自然銀光素裹,所以韓千葉化名銀葉)和金花婆婆(金花對銀葉,單純的對仗),並戴上老年人的人皮面具,以一對老夫婦的身分行走江湖,親生女兒小昭也不能養在身邊。後來韓千葉被明教光明右使範遙下毒(因愛成恨?),黛綺絲于是想到也是明教教徒的天下第一神醫胡青牛,但胡青牛因與妻子爭鬥而發誓除明教教徒外不醫外人,最終導致韓千葉毒發身亡,這使黛綺絲與明教教結下無法解開的大仇。]住在靈蛇島,生了小昭,後來小昭怎樣離開她?她又怎樣找到殷離做徒弟?黛綺絲最急切的任務是找到了“乾坤大挪移”秘法,她又扮成“金花婆婆”跟蝶谷醫仙尋仇作甚?又為何與謝遜作對,要奪他的屠龍刀?這一連串問題,勉強要答不是不可以,但答案就是十分敷衍,不能令人滿意。

黛綺絲原來還是明教波斯總教的“聖處女”,因動情下嫁銀葉先生,違反了教規,要受火焚之刑,這加在一起,實在太復雜了,不過,說到底,“紫衫龍王”這名號仍是無限惹人暇思。

生平概述

加入中土明教、傾倒眾生、艷名遠播、被譽為武林中第一美人、拒絕範遙、為教主與來敵在水下比武、照顧受重傷的敵人、日久相處因憐生愛、為愛叛教、成親隱居、生下小昭、夫婦中毒、向胡青牛求醫被拒、丈夫被毒死、易容為金花婆婆、派小昭潛入明教秘道、收留蛛兒、打傷紀曉芙等人、追殺胡青牛、和滅絕師太的倚天寶劍相鬥、尋訪謝遜借屠龍刀、捉周芷若、打傷蛛兒、被波斯明教所捕、回復真貌、偕小昭回波斯明教。

人物相貌

少年時期

(少年黛綺絲是武林第一美人,石榴裙下拜倒無數英雄豪傑)

紫衫龍王

1.謝遜“嗯”了一聲,仰頭向天,出神了半晌,緩緩說道:“總教教主尊重其意,遣人將他女兒送來光明頂上,盼中土明教善予照拂。陽教主自是一口答應,請那女子進來。那少女【一進廳堂,登時滿堂生輝】,但見她【容色照人】,【明艷不可方物】。當她向陽教主盈盈下拜之際,大廳上左右光明使、三法王、五散人、五行旗使,【無不震動】。

2.趙敏道:“苦頭陀範遙據說年輕時是個【美男子】,他對黛綺絲定是十分傾心的了?”

謝遜點頭道:“那是【一見鍾情】,終于成為【銘心刻骨的相思】。其實何止範兄如此,【見到黛綺絲之美色而不動心的男子隻怕很少】。

3.謝遜道:“什麽?紫衫龍王【美若天仙】,二十餘年前乃是【武林中第一美人】,就算此時年事已高,當年風姿仍當仿佛留存……【唉,我是再也見不到了】。”

黛綺絲

4.謝遜竟不著惱,嘆道:“【甘心拜服于石榴裙下的,豈止三人而已?】其時教內教外,盼獲戴綺絲之青睞者,【便說一百人,隻怕也說得少了】。”

5.謝遜奇道:“難道你們都瞧不出來?她是【中國和波斯女子的混種】,頭發和眼珠都是黑的,但【高鼻深目,膚白如雪,和中原女子大異】。”

6.其時海上寒風北來,拂動各人的衣衫。謝遜說道:“當時碧水寒潭之畔的情景,今日回想,便如是昨天剛過的事一般。黛綺絲那日穿了一身紫色衣衫,她在冰上這麽一站,【當真勝如凌波仙子】,突然間無聲無息的破冰入潭,【旁觀群豪,無不驚異】。

中年時期

(黛綺絲曾是艷光照人的武林第一美人)

1.張無忌等看得清楚,智慧王所揭下的乃是一張人皮面具,剎那之間,金花婆婆變成了一個【膚如凝脂、杏眼桃腮】的【美艷】婦人,【容光照人】,【端麗難言】。

2.他叫慣了婆婆,其實此時瞧紫衫龍王的本來面目,雖已中年,但【風姿嫣然,實不減于趙敏、周芷若等人】,倒似是小昭的大姊姊。

3.黛綺絲站在船頭眼望大海,聽到張無忌走上甲板,卻不回頭。張無忌見她【背影曼妙,秀發飄拂,後頰膚若白玉】,謝遜說她當年乃【武林中第一美人,此言當真不虛】,遙想光明頂上,碧水潭邊,紫衣如花,長劍勝雪,【不知傾倒了多少英雄豪傑】。

4.張無忌一懍,隻見黛綺絲和小昭都是【清秀絕俗】的【瓜子臉,高鼻雪膚,秋波連慧】,眉目之間當真有【六七分相似】,隻是小昭的容貌之中,突厥胡人的氣息隻餘下淡淡影子,黛綺絲卻【一見便知不是中土人氏】。

女兒遺傳

(黛綺絲的女兒小昭遺傳了她六七分的絕色)

1.張無忌嘆了口氣,道:“原來你……你這樣美!”那小鬟抿嘴一笑,說道:“我嚇得傻了,忘了裝假臉!”說著挺直了身子。原來她既非駝背,更不是跛腳,【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直是秀美無倫】,隻是年紀幼小,身材尚未長成,雖然【容色絕麗】,卻掩不住容顏中的稚氣。

黛綺絲

2.側頭向她一笑,冰雪上反射過來的強光照在她的臉上,更顯得她【膚色晶瑩,柔美如玉】,不禁贊 

嘆:“小昭,你【好看得很】啊。”

3.又看了她一眼,但見她【膚色奇白,鼻子較常女為高,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說道:“你是在地西域人,是不是?【比之我們中原女子,另外有一份好看】。”小昭秀眉微蹙,道:“我寧可象你們中原的姑娘。”

4.楊逍道:“有一日我說了個笑話,不悔哈哈大笑,小昭在旁聽著,忍不住也笑了起來。其時她站在我和不悔背後,隻道我父女瞧不見她,豈知不悔手中正在把玩一把匕首,那匕首明凈如鏡,將她笑容清清楚楚的映了出來。她卻哪裏是個醜丫頭?【容貌比不悔美得多了】。待我轉過頭來,她立時又變成擠眼歪嘴的怪相。”

5.小昭大喜,抬起頭來,蒙蒙朧朧的月光在她清麗秀美的小小臉龐上籠了一層輕紗,晶瑩的淚水尚未擦去,海水般的眼波中已盡是歡笑。張無忌微笑道:“小昭你【將來長大了,一定美得不得了】。”小昭笑道:“你怎知道?”

人物衣著

最出名的是碧水寒潭之上穿的紫色長衫,更是成為她的標志。

波斯聖女裝束,應該是比較嬌俏艷麗的華貴衣著。

成親時的喜服是紅色的,風華絕代,傾城絕艷。

金花婆婆時的衣著比較樸素,為漢族普通婦人衣衫。

人物武功

武功招數

寒氣

隻聽得骨節格格作響,張無忌雙手痛得幾欲暈去,又覺一股透骨冰涼的寒氣,從雙手傳到胸口,這寒氣和玄

黛綺絲

冥神掌又有不同,但一樣的難熬難當。

黛綺絲

身法

快速絕倫,比之韋一笑,另有一分難以言說的詭秘怪異,如鬼如魅,似精似怪。

輕功

乘風凌虛般的飄行而前,幾個起落,已到了山腰。

內力

內力修為固深,而膂力健旺,宛若壯年,絕不似一個龍鍾支離的年老婆婆,何以得能如此,實是難以索解。

打穴

打穴手法極是怪異,被打中的都是大聲呼叫。

水性

海中捷若遊魚

武功描寫

1.金花婆婆突然伸出兩根手指,在她劍鞘外輕輕一捏,隨即放開,笑道:“破銅爛鐵,也拿來嚇人麽?”丁敏君怒火更熾,便要拔劍出鞘。那知一拔之下,這劍竟是拔不出來。阿離笑道:“破銅爛鐵,生了銹啦。” 丁敏君再一使勁,仍是拔不出來。才知金花婆婆適才在劍鞘外這麽似乎漫不在意的一捏,已潛運內力,將劍鞘捏得向內凹入,將劍鋒牢牢咬住。

2.滅絕師太正色道:“以後你們在江湖上行走,隻要聽到她的咳嗽聲,趕快遠而避之。”她剛才揮劍一擊,雖然削斷了對方拐杖,但出劍時還附著她修練三十年的“峨嵋九陽功”,這股神功撞到金花婆婆身上,卻似落入汪洋大海一般,竟然無影無蹤,隻帶動一下她的衣衫,卻沒使她倒退一步。

3. 突然間拍拍拍拍,四下清脆的聲響過去,丁敏君目眩頭暈,幾欲摔倒,臉上已被金花婆婆左右開弓的連擊了四掌。別看這老婆婆病骨支離,咳嗽連連,豈知出手竟然迅捷無倫,手法又怪異之極,這四掌打得丁敏君竟無絲毫抗拒躲閃的餘地。她與丁敏君相距本有兩丈,但頃刻間欺近身去,打了四掌後又即退過,行動直似鬼魅。

4. 金花婆婆笑道:“小妮子,我教了多少次,這麽容易的一招還是沒學會。瞧仔細了!”右手揮去,順手在丁敏君左頰上一掌,反手在她右頰上一掌,跟著又是順手擊左頰,反手擊右頰,這四掌段落分明,人人都瞧得清清楚楚,但丁敏君全身給一股大力籠罩住了,四肢全然動彈不得,面頰連中四掌,絕無招架之能,總算金花婆婆掌上未運勁力,她才沒受到重傷。

5. 金花婆婆接過服下,喘了一陣氣,突然間雙掌齊出,一掌按在周芷若前胸,一掌按在她後心,將她身子平平的挾在雙掌之間,雙掌著手之處,均是致命大穴。這一招更是怪異之極,周芷若雖然學武為時無多,究已得了滅絕師太的三分真傳,不料莫名其妙的便被對方製住了前胸後心要穴,隻嚇得花容失色,話也說不出來。

6. 突然間放開了周芷若,身形晃處,直欺到靜玄身前,食中兩指,挖向她雙眼。靜玄急忙回劍削她雙臂,隻聽得“嘿”的一聲悶哼,身旁已倒了一位同門師妹。金花婆婆明攻靜玄,左足卻踢中了一名峨嵋女弟子腰間穴道。但見她身形在涼亭周遭滴溜溜的轉動,大袖飛舞,偶爾傳出幾下咳嗽之聲,峨嵋門人長劍齊出,竟沒一劍能刺中她衣衫,但男女弟子卻已有七人被打中穴道倒地。她打穴手法極是怪異,被打中的都是大聲呼叫。

7. 突然之間,三人身形晃動,同時欺近,三隻左手齊往金花婆婆身上抓去。金花婆婆拐杖揮出,向三人橫掃過去,不料這三人腳下不知如何移動,身形早變。金花婆婆一杖擊空,已被三人的右手同時抓住後領,一抖之下,向外遠遠擲了出去。以金花婆婆武功之強,便是天下最厲害的三個達人向她圍攻,也不能一招之間便將她抓住擲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