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長臂猿

黑長臂猿

黑長臂猿(學名:Hylobates concolor)共有6個亞種,兩性之間的毛色相差很大。雄性完全是黑色的,頂多在嘴角邊有幾根白毛。頭上有一簇毛。雌性的毛色從黃灰色到淡棕色,在頭的頂部和腹部有一黑斑,此外手指和四肢可能部分是黑棕色的。兩性大小沒有區別,體重可以達到8千克。生活在一夫一妻製的家庭群中,由一頭雄獸、一頭雌獸和一至三頭幼獸組成。領地由它們的叫聲來標志。可以在樹上使用靈活的長臂跳躍攀爬。主要吃果子,偶爾也吃一些樹葉和小動物。分布于中國(雲南),寮國人民民主共和國,越南。

  • 中文學名
    黑長臂猿
  • 拉丁學名
    Hylobates concolor
  • 別稱
    黑冠長臂猿、冠長臂猿
  • 二名法
    Nomascus concolor
  • 動物界
  • 脊索動物門
  • 亞門
    脊椎動物亞門
  • 哺乳綱
  • 亞綱
    獸亞綱
  • 靈長目
  • 亞目
    簡鼻亞目
  • 長臂猿科
  • 長臂猿屬
  • 黑長臂猿
  • 亞種
    6亞種
  • 分布區域
    海南, 廣西, 雲南
  • 命名者及時間
    Harlan, 1826
  • 英文名稱
    Indochinese Gibbon

基本資料

國家重點保護動物級別:一級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

特有種(瀕危等級):瀕危

瀕危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I

生態環境:熱帶森林

海拔上限: 海拔下限

致危因素:棲息地破壞,種群隔離,種內生物學特點,過度捕獵

保護措施:限製捕獵

瀕危等級生效年代

CITES瀕危等級: 附錄I 生效年代: 1997 參考文獻

IUCN瀕危等級: 瀕危 生效年代: 1996 參考文獻

IUCN瀕危等級: 生效年代: 2003年 參考文獻

國家重點保護等級: 一級 生效年代: 1989 參考文獻

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等級: 瀕危 生效年代: 1996:

物種介紹

黑長臂猿黑長臂猿

在中國雲南南部和海南島熱帶雨林區,在海拔約二千米的山地森林裏,每當日出時分,晨曦中常能聽到惹人註意的猿啼聲,“呼-呼-呼,呼,呼”,清澈嘹亮,此起彼落;有時又混和著低沉的應諾聲“烏-烏”,交錯嘈雜。這是黑長臂猿的喚叫聲。黑長臂猿有個與眾不同的形象,好像怒發沖冠,因為頭頂冠部長有一簇矗起的冠毛。

黑長臂猿喜歡在茂盛的樹冠上棲息,白天活動。活動時,很少下地,也很少在樹上用前肢爬,幾乎所有活動都是在樹枝上用前肢攀登,或在樹枝間悠蕩,可說是凌空跳躍,長臂攀攬自如,悠蕩時隻用前掌四指搭一把便騰躍而過,不必用拇指抓握。但爬樹則要用大拇指。

黑長臂猿從不造窩,隻在茂密樹葉叢裏休息。休息的姿勢十分有趣,像人蹲在地上那樣,前肢抱攏兩膝,臉貼胸、膝。這樣,身上濃密厚毛不透雨水,更保溫暖。有時也會在大樹幹上仰天而臥。隻有在覓食時才爬到高突的樹冠上,或爬到竹林灌叢中去。

黑長臂猿貪食淘氣。主要食物是水果,也吃少量的花、葉、芽和昆蟲。不大喝水,主要靠食物裏的水分,或雨後舔樹葉上的天落水,在春旱時才偶爾下地喝水。

初生的黑長臂猿幼仔是黃褐色的,要五至六個月後才逐漸變黑,到五至七歲成熟。這時,雌猿體毛又變成淺黃褐色,真是黃毛丫頭十八變,頭頂額冠處仍保留一小塊黑毛,也可說是萬變不離其宗了;雄猿的體毛則是全身墨黑。

有的黑長臂猿兩側頰部有白色斑或淡黃褐色斑,有人把這一類命名為白頰長臂猿。

外形特征

中型猿類,體矯健,體重7-10kg,體長400-550mm,前肢明顯長于後肢,無尾。毛被短而厚密。雄性全為黑色,頭頂有短而直立的冠狀簇毛;雌性體背灰黃,棕黃或橙黃色,頭頂有棱形或多角形黑褐色冠斑。胸腹部淺灰黃色,常染有黑褐色。

生活習性

黑長臂猿黑長臂猿

主要棲于熱帶雨林和南亞熱帶山地濕性季風常綠闊葉林,其棲息地海拔約從100m至2500m,是已知長臂猿中分布海拔最高的一個種。在雲南中部的棲息地氣候溫涼濕潤、終年無雪、霜期短,一年四季都有鮮嫩的樹葉、花苞和果實。活動領域比較固定,無季節遷移現象。活動與覓食均在15m高大喬木的樹冠層或中層中穿越進行,,很少下至5m以下的小樹上活動。黑長臂猿與其他長臂猿不同之處在于它的種群較大,一般每群有6隻甚10餘隻。社群配偶製為“一夫多妻”製,即一隻成年雄性和2隻成年雌性組成。隻有受到幹憂的小群才是“一夫一妻”製。黑長臂猿社群的活動範圍大多在60公頃左右,遠大于其他長臂猿(蔣學龍等,1994),種群密度為2.6隻/km2(馬世來,1994)。

繁殖情況

黑長臂猿黑長臂猿

黑長臂猿的繁殖與同屬其它動物一樣。孕期約為七個月,一般每次隻產一仔。幼獸不分性別都是黑色的,直到性成熟後雌性的毛色才變淺。

分布範圍

黑長臂猿系印度支那北部和中國南部的特有種,已記錄有 6 個亞種,其中 5 亞種分布于我國 (Groves and Wang,1990)。分布于瀾滄江以西的為滇西亞種(H. c. furvogaster)(馬世來、王應祥, 1986),見于雲南西南部滄源、耿馬、雙江、永德、臨滄、保山和雲龍;指名亞種(H. c. concolor)分布于雲南南部綠春、屏邊、河口、金平、紅河、元陽、新平、景東哀牢山;景東亞種(H. c. jingdongensis)分布于雲南中部景東無量山區;越北亞種(H. c. nasutus)分布于廣西西南部靖西;海南亞種(H. c. hainanus)分布于海南島的五指山、鸚哥嶺、吊羅山、黎母山、東方和白沙(馬世來等,1994;徐龍輝等,1983)。僅有少數種群分布于越南北部和寮國(Groves and Wang, 1990)。

其中無量山的長臂猿最早為世人所認知始于1957年中國科學院西南生物考察隊在景東溫卜採集的5號樣本,此後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與1964年在磨刀河又採集到3號標本。基于這些標本,馬世來和王應祥(1986)據其體型較大、雌性體毛亮金黃褐色、頭冠斑較小,褐黑色、形似蝌蚪狀而描記了一新亞種——景東亞種(Hylobates concolor jingdongensis)。到目前為止,所有資料表明無量山是這一亞種的惟一分布區。

亞種分布

5 亞種分布于中國 (Groves and Wang,1990)。分布于瀾滄江以西的為滇西亞種(H. c. furvogaster)(馬世來、王應祥, 1986),見于雲南西南部滄源、耿馬、雙江、永德、臨滄、保山和雲龍;指名亞種(H. c. concolor)分布于雲南南部綠春、屏邊、河口、金平、紅河、元陽、新平、景東哀牢山;景東亞種(H. c. jingdongensis)分布于雲南中部景東無量山區;越北亞種(H. c. nasutus)分布于廣西西南部靖西;海南亞種(H. c. hainanus)分布于海南島的五指山、鸚哥嶺、吊羅山、黎母山、東方和白沙(馬世來等,1994;徐龍輝等,1983)。僅有少數種群分布于越南北部和寮國(Groves and Wang, 1990)。

種群現狀

黑長臂猿是中國長臂猿中分布最廣並數量最多一個種。海南亞種,50年代的分布于海南島12個縣區,森林面積達86萬公頃,數量達2000多隻。60年代中期,先後在6個縣內絕跡,而到1983年僅發現于鸚哥嶺主峰兩側及黎山主峰的南坡,僅約30隻殘存于20萬畝的天然林中(劉振河等,1984)。Eudey (1987)估計稱該亞種僅存在于四個地點,總數約為30-40隻。90年代初,海南長臂猿已下降至不足20隻(15-20隻),將可能在短期內絕跡。廣西西南部的黑長臂猿,自1984年獲得過一張雌性皮張外,至今再未發現(吳名川,1993),可能已絕跡,該皮張則可能來自越南。雲南的黑長臂猿為指名亞種,其數量約250隻;景東亞種約200隻,滇西亞種約50隻。越南北部的長臂猿(包括黑長臂猿和白頰長臂猿)約200隻(Cao &; Pham,1994)。國內外合計,黑長臂猿總數約700隻左右,其中多數在我國。總的來說,本種處在高度瀕危狀態,海南亞種和廣西西南部與越南東北的 H. c. nasutus 亞種已極度瀕危,可能在不久即將絕跡。黑長臂猿種群大多被隔離成島狀分布。

保護狀態

由于它們的生活環境不斷被破壞黑長臂猿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瀕危物種。

致危因素

棲息生境的縮小和變化是根本原因,在其分布範圍內,生境已經喪失了75%(John and Kathy MacKinnon, 1987)。其次,偷獵、種群分布的不連續以及種群小、繁殖率低等都是黑長臂猿瀕臨滅絕的主要因素。

環境新聞

日前,一個沉重的訊息傳來:世界野生動物保護協會(WCS)完成的一項調查顯示,由于生存環境喪失、森林極度退化以及獵殺等原因,白掌長臂猿已在其主要分布區滇西南滾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徹底消失。
  長臂猿是現存靈長類中與人類最為近緣的類人猿之一,為東南亞特有。白掌長臂猿是長臂猿的一種,它的瀕臨滅絕意味著其他長臂猿也處于危險狀態。
  我國是世界上現存長臂猿種類最多的國家之一,有5種長臂猿。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從這首膾炙人口的唐詩裏,我們可以想象千年以前長臂猿在三峽地區數量何其多。
  然而,在物種大量滅絕的今天,長臂猿面臨著同樣的厄運。
  ———最新調查———白掌長臂猿在南滾河已消失
  最近對中國現存長臂猿生存狀況的調查結果令人沮喪。長臂猿保護聯盟召集了瑞士蘇黎世大學和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的科學家組成了一個科考隊,在南滾河自然保護區人員的配合下,對分布于保護區內的白掌長臂猿進行了一次全面調查。調查範圍涵蓋了該物種從20年前至今曾出現的所有地點。
  這個由瑞士和中國的科學家組成的科考隊共14個成員,分成5個小組,每個小組負責一個片區。
  此次調查,採用的是國際上通用的鳴聲調查法。調查的最後結果是:生境喪失、森林極度退化以及獵殺等原因,白掌長臂猿已在該地區徹底消失。該亞種僅分布于南滾河地區,為在地特有,其他地區沒有分布。現在,科學家尚寄希望于緬甸還有該物種的存在,但希望渺茫。
  其他長臂猿數量不容樂觀
  目前,在中國,其他長臂猿的數量也不容樂觀。數量最多的黑長臂猿不到1000隻;白眉長臂猿其次,僅有100多隻;海南長臂猿現在不到20隻;白頰長臂猿自1980年後在中國就沒有任何記錄了。
  其實,並非世界上每一種長臂猿都瀕臨滅絕,比如生活在加裏曼丹島的灰長臂猿,其總數約有30萬隻,但分布在中國的5種長臂猿的生存狀況令人擔憂。
  ———瀕危原因———99%的生存環境喪失
  據歷史記載,1000多年前,長臂猿曾分布于中國的大部分地區,最北可以延伸到黃河邊。
  但如今,一個嚴峻的現實是,長臂猿99%的生存環境已經喪失;曾經“猿聲啼不住”的三峽,已距離長臂猿的分布區域千裏之遙。長臂猿目前僅分布在西南部(主要集中在滇中、滇南、滇西)的一些呈孤島狀的原始森林裏。另外,在海南霸王嶺和廣西靖西也有零星分布。
  目前環境不適合長臂猿生活
  實際上,長臂猿目前即使活動于西南一隅,也面臨被蠶食的命運。這種瀕危的狀況,除了長臂猿自身的因素之外,人類的活動,特別是毀林活動,是導致它們四面楚歌的根源。
  1950年至1970年,是中國在生態方面連續出現失誤的年代。到上個世紀80年代建立保護區的時候,不少天然林已被砍伐殆盡,所幸在偏遠山區尚有所保留。
  長臂猿是動植物棲息環境的專家,對環境的破壞和退化非常敏感。它們需要遠離人煙的原始森林,還要有充足的水果作為食物。今天,在南滾河保護區的次生林和灌木叢,對長臂猿來說不是個合適的環境。
  ———重要警示———其他長臂猿步入滅絕的前兆
  鑒于中國其他長臂猿目前極度瀕危的生存狀況,白掌長臂猿的消失可以說是一個強烈的預警信號。尤其對數量更少的長臂猿而言,比如白頰長臂猿從上世紀80年代起到現在就沒再被看到過。分布于廣西東部的黑長臂猿目前僅存不到50隻,而海南島的海南長臂猿更少,20隻不到。因此,科學家警告說雲南白掌長臂猿的消失是中國其他長臂猿步入滅絕的前兆。如再不加重視,其他長臂猿也將很快在中國消失。
  要保護物種生存環境
  通過這次調查,希望政府和國際保護組織能夠加快對中國現存長臂猿保護行動的步伐。對長臂猿的保護不僅僅是為了能讓後世看到這一珍奇異獸,同時它們也是中國最後的熱帶森林狀況的指示物種。長臂猿在一個地方的消失則意味著該地區其賴以生存的森林的破壞乃至喪失,或者人類獵殺使長臂猿殘留生境中的野生動物資源已消耗殆盡。
  保護長臂猿刻不容緩,保護行動不僅要保護這些物種本身,更要保護其生存環境。而且,這種保護要具有長期性,以使目前破碎的森林環境自行恢復連成一片為終極目標,從而真正意義上實現物種的自我生存。
  ———專家連線———
  記者:有媒體報道,說白掌長臂猿在中國已滅絕,這個說法是否屬實?
  蔣學龍(中科院昆明動物所研究員):現在宣布白掌長臂猿在中國已滅絕時間尚早。宣告一個物種的滅絕,需要50年以上的時間。2007年年底,我們隻是對南滾河自然保護區做了全面調查,尚有部分地區如雲南普洱市孟連縣與西盟縣未進行調查。
  其實,一個物種的滅絕不是那麽容易的,比如說中國的白鰭豚在很多年前就宣布滅絕了,可前一陣子在長江銅陵段胥壩渡口岸邊有人又發現了它們的存在。
  記者:為了保護剩餘的長臂猿,我們應該採取哪些措施?
  蔣學龍:保護長臂猿需要各部門的齊心協力。政府應該加大投資,國家林業局及其相關管理部門應共同努力,共同保護中國最後的熱帶森林。
  當然,也少不了當地老百姓的參與。經過多年的宣傳,當地民眾已經有了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現在很少有捕殺野生動物的事情發生了。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保證長臂猿的現存棲息地不被幹擾。
  記者:如果採取您提到的保護措施,長臂猿種群是否有恢復的可能?
  蔣學龍:考慮到長臂猿性成熟時間較晚,一般7至8歲才達性成熟,而生殖間隔又多在3年左右,因此長臂猿種群的恢復、數量的成長不是朝夕而就的事。即使現在有各種保護政策與法規,但如果缺乏具體的實施和全社會保護意識的提高,縱使目前種群數量最多、分布最廣的黑長臂猿也會走向滅絕的邊緣,更不用說數量少得多的其他長臂猿了。
  ■新聞緣起
  日前,一項調查顯示,由于生存環境喪失、森林極度退化以及獵殺等原因,白掌長臂猿已在其主要分布區滇西南滾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徹底消失。此次調查採用的是國際上通用的鳴聲調查法。長臂猿通常在早上都會發出嘹亮的鳴叫聲,可以傳播到2至3公裏以外,而且每種長臂猿的叫聲均不相同。
  長臂猿是現存靈長類中與人類最為近緣的類人猿之一,為東南亞特有。白掌長臂猿是長臂猿的一種,它的瀕臨滅絕意味著其他長臂猿也處于危險狀態。
  ■延伸閱讀
  千種哺乳動物瀕臨滅絕
  全球動植物保護科學家們繪製出一幅《全球哺乳動物滅絕圖》,明確指出未來可能滅絕的哺乳動物所在地區。科學家們指出,在未來幾十年,人類活動將導致全球哺乳動物的種類迅速下降。同時,一些目前種群較大的哺乳動物也會因當地人口成長和棲息地變化而相繼走向滅絕。
  《全球哺乳動物滅絕圖》明確標示出全球對哺乳動物來說最危險的20個地區。這些地區跨越了西伯利亞凍土地及南美巴塔哥尼亞海岸的廣大地區。由于人類的活動,如森林砍伐和狩獵,這些地區的千餘種哺乳動物處境非常危險。根據科學家們的標註,從印度尼西亞到南太平洋、巴哈馬群島及格陵蘭島的巨大拱型地帶是哺乳動物最可能滅絕的地區,那些動物包括麝牛、塞席爾“飛狐”、褐狐猴和北美馴鹿。
  這張圖還標註出了一些令人擔心的島嶼,這些島嶼上棲息著1000多種哺乳動物。由于當地人口可能急劇成長,生活在新幾內亞、美拉尼西亞和印度洋一些島嶼上的動物尤其危險。科學家指出,在許多標註地區,哺乳動物的數量目前很多,但其中一些將相繼走向絕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