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摩訶

黑白摩訶

黑白摩訶,父親乃是印度商人,落籍西藏,取藏女為妻,生下一黑一白的孿生兄弟,二人長大後成為專事銷贓的珠寶大盜,娶波斯富賈之女為妻。

黑白摩訶兄弟是張丹楓的至交好友,在張丹楓出場的四本書中(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廣陵劍)都有出現,可以說是唯一一直陪著張丹楓的人。

兩兄弟擅使合體技,武器分別是綠玉杖和白玉杖,都是由寶玉製成,堅逾精鋼。與張丹楓、雲蕾二人不打不相識,結下過命的交情。

  • 姓名
    黑摩訶、白摩訶
  • 民族
    印度斯坦族/藏族
  • 出生地
    西藏
  • 職業
    天竺武學名家,銷贓的珠寶大盜
  • 使用武器
    綠玉杖白玉杖,寶玉製成堅逾精鋼
  • 精通語言
    印度語,漢語,波斯語,蒙藏語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廣陵劍》,另外在《冰河洗劍錄》中亦有提及

黑白摩訶黑白摩訶

身份:收購贓物(專與獨腳盜做買賣)的珠寶商人天竺武學名家

至交好友:張丹楓

徒弟:張玉虎

其他朋友:雲蕾石英張風府烏蒙夫

武器:白玉杖、綠玉杖

武功:天摩杖法、瑜伽術(功)、羅漢(五行神)拳、大乘般若掌、磨盤功、分筋錯骨手、雲家刀法

所會語言:印度語,漢語波斯語蒙古語藏語

主要出場:

1、《萍蹤俠影錄》:古墓與張雲二人一戰,客店中搗亂引誘鐵臂金猿和三花劍,截康超海的寶物轉贈張丹楓;

2、《散花女俠》:洞庭山庄打跑大內侍衛,洞庭山石陣大戰伊朗國師阿薩瑪、阿合瑪兄弟,蒼山惡戰鳩盤婆;

3、《聯劍風雲錄》:玄妙觀誆誘喬氏父子與大內達人;

4、《廣陵劍》:樹林試探陳石星、力戰刀手,石林阻擋三魔頭。

人物簡介

黑白摩訶,出自梁羽生小說萍蹤系列。縱橫中亞東歐的珠寶商人,亦是習有多樣地域武學的武術家。父親乃是印度商人,原籍天竺喀林邦。進入西藏經商,落籍西藏,取藏女為妻,生下一對孿生兄弟,竟是一黑一白,十分奇怪。梵文稱惡魔為"摩訶",所以他們同族之人便稱哥哥為"黑摩訶",弟弟為"白摩訶"。

黑白摩訶的父親本來是印度的武學名家,他們二人既學了印度的武功,又學了西藏、蒙古各種武技,所以武功甚為怪異。兩人長到十多歲後,離開西藏,遍遊中土,聞說後來都娶了定居廣州的波斯富賈之女為妻,因而他們一家便通曉幾種語言:印度語,漢語,波斯語,蒙藏語,都講得甚為流利,手下逐有多名珠寶買手,以兩片骷髏頭骨為記號。

這一家人出沒無常,在許多地方都有住宅,但兄弟二人在外卻又喜住古墓。身上常帶有奇珍異寶,若有不知他們底細的綠林大盜或官府中人想奪取他們的珠寶,必然被他們折磨個夠,然後處死。

出場描寫

雲蕾放眼一看,隻見大廳上擺著一張大理石桌,當中坐著兩個鬈發勾鼻的怪人,一黑一白,相映成趣。

--《萍蹤俠影錄》第五回 名士戲人間 亦狂亦俠 奇行邁流俗 能哭能歌

謝幕描寫

白摩訶氣若遊絲,嘴唇開闔,張丹楓把耳朵湊近他的唇邊,隻聽得白摩訶說道:"張大俠,你替我報了仇,我很歡喜。這磷火有毒……"聲音細如蚊叫,話未說完,氣已斷了。

。。。。。。。。。。

黑摩訶低聲說道:"張大俠,你沒事就好。我們兄弟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該同年同月同日死。你不必為我消耗真氣啦。兩根綠玉杖,請代收藏,留給我的弟子來取。要是沒有人來,就送給這位小兄弟。"

張丹楓叫道:"不可!"話猶未了,隻見黑摩訶軟綿綿的倒在他的懷中,低下了頭。原來已是自斷經脈而亡了。

--《廣陵劍》第七回 要訣玄功傳弟子 廣陵絕曲悼宗師

人物點評

評論一

黑白摩訶和張丹楓也算是一段難得的異國友誼,幾十年的友情,死後也相伴于石林勝境中。

黑白摩訶是完全為張丹楓所折服,張丹楓的膽識、氣度讓他們覺得這是值得相交終生的朋友。他們是商人,可並非僅僅是商人,他們和張丹楓相交更多的是在性情上,並不隻因為張丹楓退回他們的財物。

黑白摩訶:《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廣陵劍》主要配角之一。印度商人與藏女之子,張丹楓的朋友這兩個黑道人物刻化的文字不多,但形象很豐潢,強橫而又註重承諾,狂傲而註重友情。

--節選自 金古溫梁黃 《梁羽生筆下一百單八俠個人魅力指數英雄排座次》

評論二

黑白摩訶,一對孿生兄弟,一對珠寶商人,一對與眾不同的江湖異士(這個詞好像也不對,他們又似黑道人物),是張丹楓的至交好友,在張丹楓出場的四本書中(萍蹤、散花、聯劍、廣陵)他們都有出現,可以說是唯一一直陪著張丹楓的人。無論在哪本書,黑白摩訶始終都是配角,也是萍蹤系列中我最喜歡的配角,他們出場並不多,主要出場有:古墓與張雲二人一戰,客店中搗亂引誘鐵臂金猿和三花劍,截了康超海的寶物轉贈給張丹楓;洞庭山庄打跑大內侍衛,古墓大戰阿薩瑪兄弟,蒼山惡戰鳩盤婆;玄妙觀誆誘喬氏父子與大內達人;樹林試探陳石星、力戰刀手,石林阻擋三魔頭。

萍蹤裏最記得的就是他們稱呼張丹楓和雲蕾為"大娃娃"、"小娃娃",他們兩也算是張雲二人的半個紅娘,若不是因為他們,張雲也不可能雙劍合璧,也不可能在古墓相伴多日,雲蕾那句讓張丹楓好氣又好笑的話"並肩子上啊",正是在與黑白二人對打過程中說出口的,也是從那開始,二人之間的情仇逐漸展開。

黑白摩訶很爽快,和張雲二人比武輸了,立即放棄珠寶和古墓,即使心中不舍不願;黑白摩訶也很可愛,在洞庭山庄,張丹楓正好棄家避禍,走前還叫兄弟兩別惹事快走,可是他們卻偏偏要為張丹楓出口氣,將來山庄搗亂的幾大衛士好好地戲弄一番;在打發這些大內衛士的同時,順便將他們當成教學的靶子;最為突出的應該是他們和張丹楓的異國友誼,他們折服于張丹楓的膽識和氣度,相交幾十年,幫過張丹楓不少忙,直到最後也算是為張丹楓而死。

在看《廣陵劍》時,看到他們的出現,我特別興奮,因為在此書開頭的介紹中,就知道在萍蹤系列裏,和張丹楓平輩的人基本都已過世,加上廣陵的寓意,總是難免惆悵。前三本書中,黑白摩訶給人的感覺總是偏向于喜感:"大娃娃,小娃娃……""我們又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誰知道你打的什麽心思……"然而在《廣陵劍》,他們也到了暮年,初出場時仍是做他們的本行,也正因為這樣才會遇到陳石星,間接地救了他。最後石林一戰,白摩訶先逝,黑摩訶亦隨之而去。

評論三

張丹楓初入中原,除雲蕾以外,黑白摩訶便是他最先認識的朋友。那時沒有雲重澹台鏡明,沒有烏蒙夫,上官天野,更沒有周山民畢道凡。那時,人人恨他; 雲蕾雲重要報仇,周山民到處惹事,把畢道凡也拉下水,石英整天跪拜,隻是手下不是朋友,澹台滅明雖是好友卻更像個管家類型的人物; 所以說,黑白摩訶其實應該算是張丹楓一生中第一以及第二位知己,同時,二人也把張丹楓視為知己,這是多麽難得呀。

之後,黑白摩訶的一生幾乎就用于幫張丹楓跑腿。雖然我經常因感覺張丹楓對待黑白摩訶更像下人而非兄弟而感到稍稍不滿,相信黑白摩訶是沒有怨言的。二人追隨張丹楓,之後連老婆都沒影了,有如此知己,要家作甚?二人不但沒有兒女以傳香火,連徒弟都沒有;二人唯一真正的徒弟張玉虎送給張丹楓了,之後指點陳石星後,陳也成張丹楓的徒弟了。

為知己而生,更為知己而死,張丹楓與黑白摩訶做了五十年至交好友最後能死在一起。他們兄弟二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卻不是二人而是兄弟三人。黑白摩訶是為救張丹楓而死的,而張丹楓之死,有多少是為了救黑白摩訶而提早出關造成的呢?三個人命運纏在一起,分不開,也不必分開。最後,黑白摩訶相繼離去,臨死前囑咐陳石星把兩根綠玉杖留給他們的徒弟來取,那時我突然感到一陣傷感,因為黑白摩訶的徒弟根本就沒來,也不會來。二人的畢生精力都用來幫助張丹楓了,張丹楓的徒弟裏于承珠,張玉虎,陳石星都得到過他們的指點而受用不盡,可是又有誰來替黑白摩訶傳宗接代,將本派武功發揚光大呢?後人皆知張丹楓,但百年之後,又有誰還記得黑白摩訶?當時,我曾經因此為二人感到不值,可是隨即想到,他們二人是不會有遺憾的。為知己花費一生一直到死,黑白摩訶是願意的,而世上值得讓黑白摩訶為了他去死的,除張丹楓外更無旁人。

張丹楓初入中原,以晉王墓裏價值連城的珠寶買來了黑白摩訶一生一世的友誼。與其說黑白摩訶是商人,不如說張丹楓會做生意,因為他的這樁買賣可真是做值了。

再說武功。黑白摩訶的武功經常被人忽略或小看,其實系列中沒幾個能打的過他們的。早在散花女俠第七回,就有這樣的介紹: 于承珠大為詫異,心道:"我師父常說,以黑白摩訶的武功,縱橫天下,已是無敵,若以一敵一,他和黑白摩訶也不過是打成平手而已。瞧他戲弄七名衛士,那是何等神通,他們還須懼怕什麽強敵?"這當然是張丹楓捧朋友,不過縱橫天下無敵,卻也不為過; 散花武林,除了蒼山三老與謝葉雙劍以外,也隻有張丹楓和赤霞道人能跟二人打成平手,就連烏蒙夫,雲重之類也要略遜。聯劍中更厲害,破廟中黑摩訶三兩下解決厲抗天,連喬北溟也承認黑摩訶"功力不在自己之下",而二人合戰喬北溟時穩佔上風,其實如果張丹楓晚來一會兒老喬已經敗了。這可是邪派第一達人啊。本人感到很可惜,最後嶗山之戰倆摩訶沒有參加,若然二人在場,至少也比韓鐵樵強點。

黑白摩訶武功很高,卻並沒有過什麽奇遇之類的,各書中一直都是雙杖以及瑜伽功,還有一套基本的五行拳。比起雙劍合璧,一指禪功,修羅陰煞功,這些武功並不特殊,卻沒有阻止黑白摩訶擠進絕頂達人境界。還有一點,清系列某一本書貌似提到過黑白摩訶的大乘般若掌?據我所知萍蹤四書中二人根本沒用過此掌法,不過再給他們記上一種功夫,何樂而不為呢。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