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黨 -起源于義大利的黑幫名稱

黑手黨

黑手黨初指起源于義大利的西西裏島及法國的科西嘉島的當地秘密結社犯罪組織。後隨著義大利裔移民而散布于世界各地,特別是美國。如今已經成為了有組織犯罪的代名詞,也是影視作品熱門的主題。

  • 中文名稱
    黑手黨
  • 起源時間
    1282年3月30日
  • 起源地點
    西西裏
  • 口號
    Mafia

歷史沿革

世界上最大的黑幫隻能起源于西西裏,這是歷史的選擇。

Mafia(黑手黨)一詞起源于1282年3月30日情人節前一天的西西裏起義。當一個巴勒莫少女在結婚當天被法國士兵強奸後,西西裏開始了瘋狂的報復,他們襲擊見到的每一個法國人,並提出“Morto Alla Francia, Italia Anela”(義大利文“消滅法國是義大利的渴求”),而Mafia就是這個口號的字母縮寫。

同時,Mafia在阿拉伯語中,是“避難地”的意思。

黑手黨的義大利名稱是“Mafia”(音譯為“瑪菲亞”),中國人稱其為黑手黨,其實Mafia這個詞與黑手黨的意思沒有任何關系。傳說,以前的黑手黨分子作案後習慣在現場留下一些印記,如一隻黑手,交叉的骷髏,因此,中國人習慣稱其為黑手黨。應該說這個名字比它的義大利原名更形象,更貼切。

黑手黨黑手黨

黑手黨(Mafia)起源于今日義大利的西西裏島及法國的科西嘉島,指當地秘密結社的犯罪組織。今時今日,這些犯罪組織不單隻活躍于義大利本土,一百多年來(主要在20世紀初)更隨著義大利裔移民而散布于世界各地,特別是美國東岸。他們在美國的勢力于經濟大蕭條時期興起,到20世紀中期達至最強盛,直至1970年代至1980年代聯邦調查局的一連串調查瓦解了他們的勢力。他們的行動,包括了暗殺、非法買賣、妨礙司法公正。雖然他們的勢力已大不如前,但他們仍然影響著美國的潮流文化。不少電影、電視劇,甚至廣告都與他們的形象或生活有關。

時至今日,“黑手黨”這個名詞不單單指這些義大利裔的犯罪份子。受該組織的影響,在世界其他國家,也出現了類似的名為黑手黨的社團組織,如:俄羅斯黑手黨。這些份子有時也被稱之為當地的黑手黨,但日常所指的黑手黨,仍然指這一班美國的西西裏裔犯罪份子。另一方面,同樣是義大利人,但位于拿波裏的犯罪組織並不叫黑手黨,而是另外有一個叫“Camorra”的名稱。

黑手黨的英文“Mafia”源自阿拉伯語,意思是指“逃難”。這個名詞被借用來指一班在西西裏島居住的中年男子的松散組合。當時的西西裏島被突厥人及諾曼人佔領,他們組織起來,原先是要保護家人,免受這些侵略者的騷擾。後來,這班人演變成一班為了復仇而私自執行法律的人,並進而演變成犯罪組織。在當地,成為黑手黨的成員是一種光榮,會被稱為“mafioso”,意思就是“man of honour”(君子)。他們會成為黑手黨的起源並不算長久:他們與中世紀時的秘密組織無關。事實上,黑手黨的興起與19世紀後期義大利的統一有著密切的關系。他們主要聚集于西西裏當地富翁人家集中的深綠海岸地帶。在以巴勒莫郊外那些田園牧歌般的柑橘林與檸檬林為基礎的,現代化的資本主義出口企業之間。

巴勒莫是這座有些世風日下的島嶼的核心(在義大利統治階級看來),它的權力和資本都集中在此處,並且正是在這些橘林間,在這片土地上,黑手黨發展了它的手段:有償保護,謀殺,領地統治以及幫派合作。所以,循序漸進地,黑手黨開始宣稱其作為地方政府施政工具的地位。合作關系與有償保護在黑手黨和土地所有者之間是普遍存在的。黑手黨需要土地所有者,但是同樣的,土地所有者也需要黑手黨。地方政府也常常串通在這種關系之間。黑手黨如同僱主,支配著在這片土地上為其工作的人們,因此,他們的勢力,連同那些源自柑橘園的國際貿易,便蒸蒸日上地成長起來了。

名稱由來

一項有趣的語源學研究指出,「黑手黨(mafia)」 一詞曾經是一個形容詞-「mafioso」,其使用可追溯至十八世紀,原意指「美麗、優秀、完美」。就像許多字詞一樣,這一個字眼最終演變為不同的意思。亨納爾·赫斯(Henner Hess),《黑手黨及其成員(Mafia and Mafiosi)》(ISBN 0347010083)的作者,說到“最終‘mafia’這個詞被主要用作有組織的犯罪,直到搜尋枯腸的記者,義大利北部困惑的法理學家以及外國作家將它解釋為一種組織的名稱。于是,黑手黨一詞的顯現與這一秘密社會的顯現就聯系起來,從而引發了許多奇幻的思索。”

赫斯進一步引用了“Morte alla Francia Italia anela(義大利為法國人之死而泣)!”這個口號作為Mafia可能的詞源。其他略顯牽強的縮寫有“Mazzini autorizza furti,incendi,avvelenamenti(馬志尼準許偷竊、縱火及投毒).”以及“mothers and fathers Italian association(父親與母親們的義大利人社團).”終于,他發現“將最卓著的古代風俗對比現今社會的理論暗示,Mafia是阿拉伯語mu afah墮落的結果,其中mu表示諸如神聖、力量、氣魄、庇護之類的含義,afah意味著保護。Mu afah因而成為保衛其成員安全的聯盟。”

昔日美國,暴徒之首約瑟夫·邦倫洛(Joseph Bonanno)提供了一種由來,這令人困惑地涉及到了西西裏晚禱事件。在1282年,一次由西西裏愛國者組織的,對抗法國的起義爆發。邦倫洛聲稱法國士兵曾經褻瀆了一位西西裏少女,她發狂的母親飛奔在巴勒莫的大街小巷,哭喊著“ma fia(我的女兒)”,導致巴勒莫的青年殺害當地的法國人以報仇雪恨。

今天的黑手黨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恐怖組織,但是,當年的Mafia卻並不是如此。它原本是一個貧苦農民為求生存而聯合起來的秘密幫會組織,因此,當年它的成員無一例外來自農村,出身都很貧窮,成員之間經常互相幫助,能夠同舟共濟。因此,它與當年中國的綠林好漢,與英國的羅賓漢有相同之處。並且時不時的維護正義與公平。年復一年,黑手黨在西西裏的作用日趨突出,變得比政府還權威,那時在西西裏人的生活中,黑手黨變得像一日三餐一樣重要。能成為黑手黨自然是件崇高的事。1954年老死家鄉的黑手黨首領唐·維齊尼,雖然本人目不識丁,但其葬禮之隆重,連義大利國王也會嫉妒。

黑手黨自成立伊始,就是一個崇尚暴力的組織。他有為窮人出頭、替百姓伸張正義的一面。但如果沒有正確的理論作為指導,那麽幾乎可以肯定,它會走向自己的反面。隨著時間的推移,黑手黨的性質也發生了變化,它蛻變成為一個無惡不作令人切齒痛恨的犯罪團伙。他們憑借暴力控製了西西裏島上的畜牧、屠宰、果園和港口,並向私人業主收取保護費。通過暴力,黑手黨在西西裏島確定了自己的權威,並把這種方式擴展到整個義大利,進而擴展到全世界。

機構發展

黑手黨紀律

維系黑手黨的是嚴格的紀律,這就是所謂的“七誡”:一.守口如瓶;二.組織高于個人;三.不得違抗上級命令;四.不得叛變自首;五.對家人保密;六.不得擅自搞綁票活動;七.兄弟之間嚴禁鬥毆。

執法與黑手黨

特別是在義大利,黑手黨暗殺警方公訴人和法官可謂由來已久,目的是挫敗警察機關的旺盛精力。在美國,針對國家權威的謀殺卻十分罕見,這主要是因為害怕造成激烈的反抗情緒。

據說暴徒達基·舒爾茲(Dutch Schultz)被他的同黨殺害,便是因為後者擔心他會執行針對紐約市檢察官托馬斯·杜威(Thomas Dewey)的暗殺。

在美國,黑手黨的勢力于20世紀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急轉直下,這是因為《反犯罪組織侵蝕合法組織法》(RICO Act)及類似法律的出台,將從屬于執行非法活動的組織定為犯罪,並且政府規劃了證人保護計畫。與此同時,死亡、聯姻、義大利赴美移民短缺和文化同化,導致了美籍意裔黑手黨團體日趨消亡。所有上述因素結合,令美國的黑手黨走向衰敗。

20世紀中葉,黑手黨號稱已經滲透了美國的許多工會組織,其中包括運輸工人工會,該工會失蹤的會長吉米·霍法(Jimmy Hoffa)被相信是遭黑手黨暗殺了。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聯邦政府下定決心,成功地移除了黑手黨在工會組織中的勢力。

有證據顯示,在義大利,通過更健全的法律與“緘默法則(code of silence)”的崩解,強硬執法似乎最終對黑手黨團體佔據了優勢。在與黑手黨軍事力量交鋒的過程中,許多所謂的Pentiti(接受了寬大處理的脫離黑手黨的成員)為政府立下了汗馬功勞,例如多瑪索·布西達(Tommaso Buscetta)。據說黑手黨保留了強大的金融影響力。因此,新近的調查經常會研究可疑分子的經濟活動。

在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據推測,一個與黑手黨有關系的最著名人物之一的Toto Riina命令謀殺了法官Giovanni Falcone和Paolo Borsellino。

在20世紀80年代,前義大利總理朱利奧·安德萊奧蒂(Giulio Andreotti),義大利天主教民主黨成員,被控與黑手黨結有聯系,但是他最終被判無罪,因為審判涉及行為已超出追訴期限。

組織結構

美國的黑手黨(意裔)最初在紐約地區取得勢力,再逐漸地由小規模領域業務發展至全市性甚至國際性的組織。早期由五個卓越成員的名字作為命名的家族統治(布亞諾家族、科洛博家族、甘比諾家族,傑諾維塞家族及盧切斯家族),「家族」彼此設立一「委員會」,作為各「家族」之間的最高仲裁單位。20世紀80年代在美國的「黑手黨」已經發展出26個家族。

黑手黨家族引繼傳統的少數精銳主義,所以,大的家族在100-200人左右,一般則在50-60人的程度,但幾乎擁有倍數以上的「合伙人」。

家族成員

家族的正式成員(意裔)

老板(boss or Don)

法律顧問、參謀(Consigliere)

二老板(underboss)

指揮官(Capo)

士兵(Soldier)

家族的非正式成員(非意裔)

合伙人(Associate)

每個家族根本上被一個“老板(boss)或者Don(西班牙語中對公爵或貴族的敬稱、或稱「閣下」者)”所控製,老板與家族的具體行動之間被親信層層隔離。boss可以任命家族中的顧問(Consigliere)。因此,根據最新的說法,老板最接近並最信任的家族成員叫做Consigliere(義大利語中的“法律顧問”)。事實上,Consigliere類似于負責調解家族內部糾紛的“傾聽官(Hearing Officer)”,也許同時還擔任“二老板”的護衛、他的主要任務是將家族的一切具體行動‘合法化’。二老板(underboss)、通常也是被老板所任命的親戚擔任,他被視為掌管所有軍團指揮官的『總指揮官』,他隻聽令于老板;若老板入獄或就醫,他們就必須擔任老板的代理人(代理的老板)。

軍團

黑手黨各家族內部還有為數眾多的“軍團(Regime)”,通常每個家族有4個~6個“軍團(Regime)”,有些甚至可能更多約7個~9個、而每一“軍團(Regime)” 由數量約20~30名的“士兵(Soldier)”所組成,用以執行具體行動。各軍團均由一位“指揮官(尉官)”領導。指揮官亦被稱為『一流的士兵』,他們被二老板提名,但最終選擇權在老板手中。所以,指揮官直接對老板負責。每當老板做出一項決議,他決不會直接向負責執行的士兵傳達命令,而是由一系列的軍團(總)指揮官代之傳遞指示。如此,當下級成員被法務部門俘獲,上級成員便可金蟬脫殼,免受法律製裁。這般結構在《教父》中得到了不朽的藝術描寫。

黑手黨黑手黨

入會儀式密不可宣,且繼承自口述傳統,傳言包括點燃一張繪有聖像的卡片,爾後相互拋擲傳遞燃燒的碎片。入會者被稱作“榮譽的男人(Made Man)”或“好漢”、“完人”,並接受其家族的庇護。

黑手黨的殺手有很嚴格的等級製度,他們的分級就是看他們胸前的星星。星星的材料有金、銀、銅、鐵四種金屬,等級依次降低,金星代表最高級,鐵星代表最低級,普通的殺手隻會穿上一件帶有黑手黨標記的衣服,沒有任何一顆星星。據說,在黑手黨的最高層還有一種殺手,是組織裏面最具有實力的,他們的星星是天然水晶製作的,他們在行動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送一個黑手印。

殺手的暗殺行動必須經過家族首領的核準,否則私人的報復行為,可能觸發一場戰爭。在戰爭的情形中,家族殺手將會前去“床墊(Mattresses)”,即租賃空敞的公寓,並讓士兵們輪流在公寓地板上的床墊休息,其餘值班的人守在窗旁,時刻準備向射程內的敵對家族成員開火。

委員會

1990年,義大利的黑手黨共有142個家族,其中有42個大家族。家族之間通過一個委員會聯系。

在義大利,凡是有黑手黨的省份都有一個委員會,委員會可以在任何一個家族的勢力範圍內殺人,而不用通知其家族人員。當委員會決定殺人時,它就組織一個行刑隊,行刑隊長有權挑選隊員。他們的行動除執行者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委員會上面還有一個由11人組成的委員會,稱11人委員會,地點設在巴勒莫,它凌駕于所有黑手黨家族之上,也是黑手黨的最高權力機構。11人委員會裏面有一個教皇或教父,這是黑手黨內的最高職位。

地域分類

義大利的黑手黨

在義大利像黑手黨樣的組織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它們區別于在不同的地區。直到20世紀50年代,義大利黑手黨還主要集中在田園鄉下,但自那以後便傳播到了城市(例如巴勒莫)且隨後變為集中了毒品、賣淫的更具國際性的組織。義大利黑手黨以家庭為單位,主要以西西裏為代表。在其他地區也有其他類似的組織,如那不勒斯的克莫拉等。

其他地區存有類似的組織:卡拉布裏亞(Calabria)的Ndrangheta,阿普利亞(Apulia)的Sacra corona unita,那不勒斯(Naples)的Camorra。

在義大利法西斯專政期間,巴勒莫的區長切薩雷·莫裏(Cesare Mori)利用種種特殊勢力抵製黑手黨的活動。許多黑手黨人在他的壓製之下鋃鐺入獄,另有不少不得不越洋渡海,遠走他鄉。但是事實上,西西裏黑手黨中的最關鍵的幾個黨魁都是法西斯組織MVSN中的成員。在MORI的行動中受到牽連的隻是一些低層的犯罪嫌疑人而已。主要是出于宣傳的需要。然而也有其他人稱 這不過是美國的宣傳為了在二戰中拉近美國政府和黑手黨的關系合作的又一種說法罷了 很多逃脫了追捕的黑手黨黨徒流亡到了美國。他們當中有後來最終統領黑手黨美國支部的約瑟夫博納諾,昵稱喬香蕉。在1943年進攻義大利的過程中,美國人利用當時的綜合情勢以及美國黑手黨與西西裏的聯系。當時正在美國服刑的盧西阿諾(Lucky Luciano)以及黑手黨的其他成員突然間變成了參加美國抗擊法西斯戰鬥的可貴的愛國者。作為一個新美國公民,盧西阿諾接受了政府的道歉後,在1946年得以返回西西裏,繼續他的活動。

直到義大利在二戰中投降後,黑手黨的勢力才得以壯大。然而在20世紀80、90年代,一系列的黑手黨黨派間的“幫派大戰”中,不少聲名顯赫的黑手黨黨徒被謀殺。而新生代黑手黨成員中,許多人傾向于將工作的重點置于高智商犯罪,而對傳統的敲詐勒索不屑一顧。作為對此進展的反應,義大利新聞界慣用“La Cosa Nuova(新事物)”指代經過如上整建的組織。

西西裏島的黑手黨 Vito Cascio FerroSalvatore \'Toto\' RiinaTommaso BuscettaBernardo ProvenzanoLuciano LeggioGiovanni Brusca

紐約的五大黑手黨家族

Bonanno family (布亞諾家族)

Joseph Bonanno

Carmine Galante

Alphonse "Sonny Red" Indelicato

Salvatore Maranzano

Dominick "Sonny Black" Napolitano

Joe Pistone,"Donnie Brasco",隱蔽的聯邦調查局特工

Rusty Rastelli

Benjamin "Lefty Guns" Ruggiero

Joe Massino,“最後的唐”,在2006年七月被判有詐欺罪與謀殺罪

Colombo family (科洛博家族)

Joe Colombo

Carmine Persico

Joe Profaci

Gambino family (甘比諾家族)

Albert Anastasia

Crazy Joe Gallo

Roy Demeo

Carlo Gambino

Paul Castellano

John Gotti

Sammy "The Bull" Gravano

Al Mineo

Genovese family (傑諾維塞家族)

Frank Costello

Frank "Funzi" Tieri

Vito Genovese

Vincent "The Chin" Gigante

Lucky Luciano

Giuseppe "Joe The Boss" Masseria

Fat Tony Salerno

Joe Valachi,第一位公開背叛"omertà"的黑手黨成員

Lucchese family (盧切斯家族)

Tommy Gagliano

Tommy Lucchese

Tom Reina

Joe Ionno

James Jippens其他

Meyer Lansky

Nicodemo Scarfo

Jack Ruby

Bugsy Siegel

Jimmy Hoffa

Albert Anastasia

斯克蘭頓/匹茨頓/東北賓夕法尼亞

William "Big Billy" D\'Elia

Russel Bufalino

Santo Volpe

Frank Sheeran

芝加哥

Tony Accardo

Joseph Aiuppa

Al Capone

James Colosimo

Vincent Drucci

Bugs Moran

Jack McGurn

Frank Nitti

Dean O\'Banion

Paul Ricca

John Roselli

Anthony Spilotro

Michael Spilotro

Johnny Torrio

Hymie Weiss

Frankie Yale

佛羅裏達

Santo Trafficante,Sr.

Santo Trafficante,Jr.

黑手黨可能活動的國家

下列的國家懷疑、或曾有記錄過有自己的黑手黨組織。通常黑手黨為求生計,都會與其他國家的黑手黨聯系。這些外國的黑手黨通常都與義大利本土的黑手黨有聯絡。

阿爾巴尼亞

澳大利亞

巴西

玻利維亞

加拿大

中國,包括大陸、香港、澳門、台灣

哥倫比亞

多美尼加共和國

法國

海地

愛爾蘭

以色列

牙買加

日本

科威特

墨西哥

秘魯(參見Aeroperu)

波蘭

俄羅斯

塞爾維亞與黑山

西班牙

斯洛伐克

泰國

英國

美國(包括波多黎各)

越南

文學描述

教父》,馬裏奧·普佐的系列小說,後被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拍成電影。這也許是流行文化中有關黑手黨的最具影響力的描寫。其中的考利昂家族是一些現實生活中黑手黨家族的藝術縮影。

《西西裏人》,馬裏奧·普佐的另一部巨作,但並不是廣為人知,可以說《西西裏人》是《教父》的續作。故事從邁克爾·科萊昂回到西西裏開始,講述了一個全新的主角----奎利亞諾的一生。奎利亞諾的原型人物是四十年代聲震西西裏的羅賓漢式人物薩爾瓦多-吉烏裏亞諾

《盜亦有道》,一部由馬丁·西科塞斯導演,基于亨利·希爾的生活的電影

豪情四海》,一部關于巴格西·西格爾(美國黑手黨首領,在拉斯維加斯有旅館和賭場,後遭刺殺)的影片,男主角由華倫·比提飾演

忠奸人》,一部描寫最早滲透到黑手黨組織的聯邦調查局特工的電影

《一個布袋八個頭》,是部關于黑手黨殺手(喬·派西飾)的喜劇,此人無意間將自己裝有八顆暴徒首級的帆布袋,與某個旅遊者家庭的行李袋弄混了

《黑手黨》,由Gathering公司和Illusion公司聯合製作,描繪了在20世紀30年代的虛構城市“失落的天堂(一些真實城市的縮影)”裏,某個匪徒最後八年的生涯。劇情跟隨計程車司機湯米·安吉洛的經歷,他的命運被一場車禍改變了,這也導致他加入了薩利埃裏家族

義膽雄心》,講述了主角艾裏奧特·納斯和The Untouchables這一執法小組對抗從事非法販酒活動的黑手黨的故事

《賭城風雲》,主角薩姆·“幺點”·羅斯坦是拉斯維加斯賭城的總經理,由羅伯特·德·尼羅飾演,西科塞斯導演

《魔鬼教父》,HBO電影台播映,主題與逝世不久的前甘比諾家族首領有關

《黑手黨》,諷刺文學

《毀滅之路》,一位黑幫殺手(湯姆·漢克斯飾)的家人被謀殺了,漢克斯與他幸存的兒子一起潛逃出城,並且伺機復仇

《黑道家族》,HBO電影台的系列節目,是一位黑手黨成員與他的兩個家族的故事

《布朗克斯故事》,布朗克斯區的黑幫首領(查茲·帕明特裏飾)熱情幫助一位義大利工人(羅伯特·德·尼羅飾)的兒子的感人故事。

《憤怒的公牛》,真實的故事,拳擊大師傑克·拉·莫塔陷入了黑勢力的重重影響之中,同樣由羅伯特·德·尼羅飾演

《五星級殺人夜》

《美國往事》,由義大利導演瑟吉歐·萊昂執導

老大靠邊閃》,羅伯特·德·尼羅主演的喜劇片,續篇是《老大靠邊閃2》,同樣是羅伯特·德·尼羅主演

《整九碼》,及其續篇《整十碼》,布魯斯·威利斯主演的喜劇片《義大利任務》,俄羅斯黑手黨在片中登場,在開始和結束的場景

《辛普森家族》,喜劇類電視卡通,說的是一個代表了意裔美籍黑手黨那種消極的陳規舊習的家族

《鬼狗殺手》,導演吉姆·賈木許90年代末的作品,反映了美國黑手黨和“槍手(Button Man)”

VONGOLA FAMILYVONGOLA FAMILY

五路追殺令》,美國好萊塢2007年電影,反映了美國黑手黨在20世紀末的末路,以Joe Pistone,"Donnie Brasco"的故事為原形。

格莫拉》,本片根據義大利著名作家羅伯托·薩維亞諾(Roberto Saviano)的同名小說改編。弗蘭克是一個有毒廢物清理人,也是克莫拉組織的成員之一,本片講述的就是這個秘密組織的故事。

《家庭教師HitmanReborn!》,日本動漫,作者天野明,《家庭教師》是圍繞彭格列(義大利最強黑手黨組織)而展開的熱血動漫。講述了一個繼承彭格列初代血統的少年沢田綱吉(天空)與他的六名守護者(晴,雨,霧,雷,雲,嵐)一起奮鬥的故事。

JOJO的奇妙冒險》,日本漫畫,作者荒木飛呂彥。在第五部裏,主要講述了喬魯諾·喬巴拿(又譯祖羅·祖班納)在加入名為“熱情”的義大利黑手黨組織之後的冒險。包括與組織內背叛黨的戰鬥以及揪出並討伐“熱情”組織的首腦:迪亞波羅。而第三部的配角:波魯那雷夫也會在後部分出場!並且將主角的能力:鎮魂曲,給引發了出來。其名為:黃金體驗鎮魂曲(Gold Experience REQUIEM))!

幻靈鎮魂曲》,日本動漫,講一個去美國旅行的日本少年無意間看見黑手黨暗殺事件,最後成為黑手黨頂級殺手的故事.

永生之酒》,日本動漫,作者成田良悟1711年在大西洋上,喝了從惡魔手中得到的永生之酒的人為了獨佔永生之酒,在秘密之船上開始互相殘殺。到1930年,以紐約作為目的地,從芝加哥出發穿越大陸的鐵路上,傳說中的幽靈再次出現,車上的旅客從最後一節車廂開始一個一個接連消失……片中紐約五個黑手黨(虛構)悉數登場,明爭暗鬥。

歷位教父

維托·卡希奧·費爾羅

現代黑幫的圖騰:維托·卡希奧·費爾羅

地 點:義大利西西裏島

掌權時間:1895-1922年

江湖地位:在黑手黨的教科書裏,他是偉大的、不朽的、敢作敢當的、現代黑幫的始祖

作為巴勒莫市一個農民的兒子,維托·卡希奧·費爾羅無疑是典型的"雞窩裏跑出的鳳凰"。雖然鬥大的字認不全幾個,但他頎長的身段,典雅、考究的衣著,謙虛、穩重的舉止,使他氣度非凡,不怒而威,再搭配上長長的白髯,維托就儼然一先知。這位看起來就像個大人物的人,組織了一幫男親戚成立了兄弟會,號稱"光榮社團"。很快,不斷地聯姻把他這個血緣裙帶組織搞得聲勢浩大。

維托的第一桶金是通過轉租移民到城市的地主的土地開始的,他不勞就能獲得大筆中介費,很快,他又開始經營"保護費"生意。真正幫他樹立威信的,是他出了名的講義氣而不是心狠手辣。他出手慷慨、廣為施舍,為弟兄兩肋插刀。在整個19世紀末,西西裏奉他如神,所到之處,萬人空巷,畢恭畢敬。人們尊稱他"唐"。

在維托不可一世的20年裏,他策劃了200多次謀殺,但他一生中隻親手殺過一個人——警方調查員彼得羅西諾。1900年,他帶領一幫徒子徒孫遠涉重洋,在美國新奧爾良登入,然後把黑手黨的火種("黑手"為標志)留在了這座港口城市,仿佛是冥冥中早有註定,這座城市為他留下了後路,當他與墨索裏尼對抗挫敗後,他的後輩們從此地走上復興並發展成國際化犯罪組織。

唐·維托早在法西斯初期就跟墨索裏尼結下梁子。他缺乏維托一直推崇的那種權變、溫和、與人為善的政治家風度,卻多了份自我表現的歇斯底裏。在1921年決定法西斯上台的關鍵選舉中,維托控製的西西裏拒絕向義大利議會輸送任何支持法西斯的議員。但他們之前的戰爭,卻是由一個叫奇丘的平原鎮的市長引發。職位低微的奇丘是唯一享受宮廷禮儀的市長,也是唯一獲得義大利最高勛章——騎士十字勛章的人,義大利國王維克多·埃馬努依三世是他兒子的教父。然而,剛上台的總理墨索裏尼對此一無所知,正打算在那次西西裏巡視中找碴。看到這個肥頭大耳的跳梁小醜居然如此傲慢,奇丘無名火乍起,他用挑釁的口吻對墨索裏尼說:"要這麽多警察幹什麽?有我在,沒什麽可怕的。"然後,奇丘轉過身對身邊的市民訓道:"墨索裏尼先生是我的朋友,當代的偉人,你們誰也不許碰他!"

此等目空一切的言詞,氣得墨索裏尼渾身發抖,新仇舊恨一起涌上心頭,他決心徹底消滅黑手黨。就這樣,莫裏將軍成了西西裏總督。這隻天生的鷹犬,果然毫不手軟地開始了全面鎮壓。凡是被告發為黑手黨的人,如不招供,就會受到中世紀的酷刑伺候。數千人被處死或流放,其中多數是無辜的村民。黑手黨的骨幹紛紛逃離西西裏島,而被捕的唐·維托拒絕了一次成功越獄,自願留在監獄裏。他要給墨索裏尼製造一個"徹底消滅"的假象,他要求自己為判斷失誤導致的巨大損失支付代價。這使他贏得了更加空前的尊重。即使是在監獄裏,囚犯也緊密圍繞在他周圍,他依然搖控著組織成員和他們的家屬。

于是,狡猾的莫裏為他準備了一間完全隔絕的牢房,強迫他的弟兄給他寫絕交信,不到6個月的時間,維托不堪孤獨,寂寞而傷感地死去。"的確身手不凡!"莫裏瞻仰著他的遺容嘆服道,但他一眼瞥見維托刻在牆壁上的一行小字"監獄、疾病和貧困見真心"時,又嘲弄說:"真是老生常談!"

然而,這句頗多拼寫錯誤的話卻在無數的黑手黨徒心中扎了根。直到今天,碰巧關進這間牢房的黑手黨人,仍因與唐·維托共同分享這一小空間而倍感自豪。

墨索裏尼到死的那天,也沒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消滅黑手黨,還是在鑄就唐·維托神話。但唐·維托已無法被遺忘,在黑手黨的教科書裏,他是偉大的、不朽的、敢做敢當的、現代黑幫的始祖。

阿爾·卡彭

芝加哥王:阿爾·卡彭

掌權時間:1925-1931年

江湖地位:卡彭時代的黑手黨徒風衣下藏著沖鋒槍,火拼時用手榴彈開路,強硬殘忍的作風令其他黑幫膽寒。卡彭親手幹掉的不下百人,僥幸躲過的伏擊至少百次。卡彭留給黑手黨的3大遺產是:重機槍比沖鋒槍好使;要按時向聯邦政府納稅;以及做愛時一定要戴安全套。

當一部分黑手黨徒來到芝加哥發展時,這座美國第二大城市迅速取代新奧爾良成為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阿爾·卡彭,是黑手黨"暴徒時代"當仁不讓的標志。

卡彭不是西西裏人,他出生在義大利的那不勒斯。但是,當卡彭在10個月內連續幹掉322個對手之後,他就升級為第一個非西西裏裔的黑手黨教父。

那場載入史冊的屠殺始于1929年2月14日,一個充滿著玫瑰花香和情人熱吻的日子。下午4點,卡彭委派他的貼身保鏢、一號殺手傑克·麥克古恩帶著4個殺手身著警服,沖進一座汽車修理廠,製服了7名莫蘭的手下,並命令他們背對著牆一字排開,然後用2支機關槍、一支鳥槍和一支點45手槍向他們開火,莫蘭的手下倒在血泊中,空氣裏彌漫著火葯和鮮血的味道。除了弗蘭克·戈森波格還有呼吸外,其餘6人當場死亡。然而,真正的目標"臭蟲"莫蘭卻因為遲到而躲過一劫。

接下來的日子裏,一個又一個的對手死在卡彭槍下。除了手槍、沖鋒槍等常規武器外,卡彭甚至動用了手榴彈和重型機關槍。

連續10個月清洗行動的成功,全仰仗卡彭的新發明—"G2"小組。這是一個負責蒐集情報、進行間諜和反間諜的行動部門。全芝加哥的理發師、酒吧侍者、旅館服務生、飯店守門人、計程車司機、擦皮鞋的,甚至要飯的,都知道一個特殊的電話號碼。卡彭能夠又快又狠又準、例無虛發地清除對手,"G2"小組居功至偉。

除掉對手後的卡彭把目光轉向政界。很快,芝加哥法官約翰遜給他寫了這樣一封信:"尊敬的先生,感謝您在選舉日給予我的幫助。您竭誠關心此次選舉的進行,沒有您的幫助,我恐怕無法體面地擺脫困境。謝謝您,老人家!這一點我將銘記終身。盼望同您盡快會面!"而在1928年總統大選時,芝加哥刑警隊隊長羅特士找到卡彭,請求他不要介入總統競選。卡彭同意了,作為回報,警方承諾盡量不為諸如謀殺一類的小事騷擾卡彭和他的手下。

然而,卡彭犯了一個錯誤:他可以殺人放火,但應當及時按時納稅。向聯邦政府繳納保護費是公民換取監獄外自由生活的唯一途徑,聯邦稅務部門在這方面比黑手黨更有經驗。一個聯邦稅務偵探偶然發現卡彭控製的一家賭場隱瞞收入。于是順藤摸瓜,把卡彭查了個底兒掉,並于1931年把卡彭和其他69名黑手黨徒送上法庭。在理論上,他們面臨2.5萬年徒刑的懲罰。

卡彭提出用500萬美元補償稅款,芝加哥當局同意了,但是被聯邦法官否決。卡彭的手下帶著槍和成沓的鈔票拜訪了12名陪審員,但是,正直的法官在開庭前一天任命了新的陪審員。最後,卡彭因隱瞞個人收入罪被判入獄11年。

監獄中卡彭依然保持了國王的尊嚴,女人成了他派遣鬱悶的唯一嗜好。不幸的是,由于安全防護方面的問題,他染上了不愈型梅毒,徹底變成了太監。1939年,因病獲釋的卡彭帶著500萬美元來到佛羅裏達,在病床上度過人生最後的8年。

查理·盧西安諾

MBA犯罪之父:查理·盧西安諾

掌權時間:1931-1946年

江湖地位:《時代》雜志和美國有線廣播網聯合評出的"20世紀最有影響的行業奠基人"中,盧西安諾作為"現代有組織犯罪之父",排在微軟總裁比爾·蓋茨之前

盧西安諾是阿爾·卡彭的表哥,與他在芝加哥的表弟不同,盧西安諾更善于動腦子。如果說卡彭是一個身先士卒的戰地指揮官的話,那盧西安諾就是一位職業犯罪經紀人。他的一個搭檔阿爾伯特·安塔西尼亞指揮著“暗殺團”,另一位搭檔邁耶·蘭斯基負責家族生意,因此警方很難找到直接證據來證明盧西安諾參與了任何犯罪活動。

盧西安諾的成名之戰,是在馬蘭薩諾和馬塞利亞這兩位教父間左右逢源,最終取而代之,一統江湖。

1927年,馬蘭薩諾和馬塞利亞之間爆發了戰爭。那時,盧西安諾還未加入黑手黨,他和猶太幫合伙成立了“七家公司”,壟斷了美國的私酒市場。

戰爭是需要錢的,因此兩位教父爭相邀請盧西安諾加入。仔細權衡兩派實力後,盧西安諾選擇了馬塞利亞。但沖突來得更快。馬塞利亞是個極其傳統的教父,他隻相信西西裏人。而盧西安諾的智囊邁耶·蘭斯基卻是個猶太人。馬塞利亞不斷催促盧西安諾幹掉蘭斯基,純潔組織。盧西安諾並不傻,無緣無故地幹掉蘭斯基,隻會令他的弟兄心寒,一個無力保護手下的老大根本無法在黑幫裏生存。他隻有一個選擇:幹掉馬塞利亞。

盧西安諾設宴招待馬塞利亞。席間,盧西安諾“適時”地去了趟洗手間,回來後發現馬塞利亞已被人亂槍打死。盧西安諾叫來警察,並解釋說,他沒看見誰殺了馬塞利亞,也不知道為什麽有人要殺馬塞利亞,謀殺發生時他在洗手間撒尿。“我每次撒尿的時間都很長”——盧西安諾的這句話成為次日《紐約時報》的頭條。

不久,盧西安諾又用差不多的手法幹掉了馬蘭薩諾。兩名元老的斃命使34歲的盧西安諾站在了金字塔之巔,所向披靡,他開始著手最佳化黑手黨。

24個家族召開了黑手黨全國代表大會。會議選舉了全國委員會,部署了下一步整體行動戰略,並製定了新的戒律:一是不許販毒;二是嚴禁謀殺執法官員,除非委員會投票一致同意。

兩條法律的製定為黑手黨此後50年的繁榮奠定了基礎。因為販毒和謀殺警察會激起民憤,導致議會增加警方撥款。而調查犯罪是件很費錢的事,沒有新增撥款,警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又一個的黑手黨徒被無罪釋放。

第一個犯規的是“荷蘭人”舒爾茨。要不是檢察官杜威快把他逼瘋,舒爾茨也不至于萌生殺機。但盧西安諾卻不這樣看:自個命苦不能怨社會,點再背也不能把大伙都拖下水。于是,就在舒爾茨計畫謀殺杜威的前兩天,一個暗殺小組來到舒爾茨常去的飯店。3名殺手沖進飯店,掏出手槍一陣狂射,6發子彈直接擊中舒爾茨,他倒在桌子上,臉朝下,鮮血染紅了雪白的桌布。

然而,檢察官杜威並不領情,他知道自己很難抓到盧西安諾的把柄,就找了一群廉價妓女來指控盧西安諾操縱賣淫。被妓女的哭訴打動的陪審團,判了盧西安諾50年監禁。

盧西安諾沒有充當污點證人來換取自由,也拒絕越獄,他不想壞了規矩。盧西安諾安心地在監獄裏做了一名圖書管理員,練就一手好字,並繼續遙控著犯罪家族的生意。

黑手黨想出所有的辦法來營救獄中的老大。當年的檢察官杜威已成為紐約州州長,一個有權特赦盧西安諾的人。杜威下一步計畫競選總統,這給了盧西安諾一個機會。

他托人捎話給杜威:“如果你競選總統,我就提出抗訴。人們會知道你如何唆使證人作偽證,妨礙司法公正。過去我這樣幹過,但沒成功。現在不同了,媒體願意刊登任何攻擊總統候選人的訊息。” 盧西安諾還語帶雙關地威脅說:“踩在一個流氓背上爬上州長寶座是一回事,如果你還能踩著我的背當上總統,而不給我一點好處,我就不是人養的!”

杜威同意設法假釋盧西安諾,但盧西安諾要求回到西西裏。交易達成後,杜威順便要了9萬美元作為自己的總統競選基金。盧西安諾獲得了自由。1962年,他因心髒病發作去世。葬禮上,披掛著金挽具的高頭大馬,拉著鍍金靈柩,緩緩地穿過城市,梵蒂岡的紅衣主教親自趕來為他做安魂彌撒。

一直有傳說認為盧西安諾曾協助盟軍登入西西裏,並煞有其事地杜撰了飛機和黃頭巾的故事。但事實是,黑手黨打擊墨索裏尼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動員,他們原本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美國黑手黨確實幫助盟軍與西西裏黑手黨建立情報聯系,但那並不是盧西安諾的功勞。事實是,盧西安諾6歲時就來到美國,被放逐西西裏之前,他不認識那裏的任何人,甚至聽不懂西西裏方言。

約瑟夫·伯納諾

來自最古老黑幫家族的挑戰:約瑟夫·伯納諾

掌權時間:1931-1968年

江湖地位:紐約5大家族創始人之一。1968年,與甘必諾爭霸天下失敗,被迫退出江湖。2002年去世,終年97歲

“伯納諾”這個姓代表著最古老的西西裏黑手黨家族,在伯納諾的老家,80%的成年男人坐過牢。當1931年盧西安諾召開黑手黨全國代表大會時,盡管伯納諾隻有26歲,但出于對這個古老家族的敬畏,伯納諾還是被選舉為黑手黨歷史上最年輕的教父。在這個黑暗社會裏,年齡不算什麽,輩份決定權力。

到了60年代,盧西安諾等老一輩美國黑手黨領袖已經衰老、消逝,伯納諾世紀終于到來,他蠢蠢欲動,發誓要成為盧西安諾第二。伯納諾要根除的第一個障礙,就是後起之秀卡羅·甘必諾。

然而,甘必諾慣使極老練的政治手腕。他巧妙地避開了針對自己的暗殺,並沒有直接報復伯納諾,而是唆使伯納諾的手下迪·格萊戈瑞另立山頭,挑起伯納諾家族的內戰。然後,在黑手黨全國委員會上,甘必諾說服了其他成員票剝奪了伯納諾的教父資格,選舉格萊戈瑞為伯納諾家族的新教父。

格萊戈瑞成了伯納諾的靶子,而甘必諾則置身事外。在全國委員會的支持下,格萊戈瑞沒有輸掉戰爭,但也沒贏。伯納諾家族的內戰持續了3年,雙方都損失慘重。

美國媒體對伯納諾傾註了極大的熱情,《紐約時報》甚至開闢了專版來報道這場黑幫家族內的仇殺。是到甘必諾再次出面的時候了,他提出一個和平方案:伯納諾和格萊戈瑞都退休,由卡邁因·加蘭特——一個伯納諾和格萊戈瑞都能接受的人,擔任新家族的教父,並負責監督停戰協定的執行。

伯納諾沒有選擇的餘地,拒絕甘必諾的和平方案將被視為自私的舉動,他隻能退出江湖。但伯納諾並沒有銷聲匿跡,他終于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位置。1983年,《一個恐怖的男人:約瑟夫·伯納諾自傳》轟動一時,甚至連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60分鍾”節目也為他做了一個專題。書中把甘必諾描述成一個見利忘義的小人,一個隻會躲在幕後不敢站出來決鬥的懦夫。在聯邦調查局的電話竊聽錄音中,甘必諾的繼任者保羅憤怒地質問伯納諾:“真的該死,你是想坐牢呢,還是寫你的回憶錄,把你的朋友們寫得個個都卑鄙齷齪?”

然而,伯納諾的自傳卻成為年輕一代黑手黨徒了解自己歷史的教科書,伯納諾本人從失敗者一躍而成“黑幫偶像”。

卡羅·甘必諾

《教父》正版:卡羅·甘必諾

掌權時間:1957-1976年

江湖地位:盧西安諾之後最著名的黑幫領袖,電影《教父》的原型,被起訴n次,但從未被定罪

說話輕柔、面帶微笑的卡羅·甘必諾最終證明了自己才是盧西安諾第二,另一位犯罪策劃大師。他相信最有權勢的人是說話最少的人。暴力雖使人恐懼,但那不是權力。真正的權力表現在眉毛微微揚起的點頭和不容置疑的手勢上。甘必諾從未發動過任何戰爭,他總是躲在幕後操縱其他家族間的明爭暗鬥,坐收漁人之利。就在其他教父不斷登上《紐約時報》頭條的同時,甘必諾悄悄地把自己的集團變成了紐約最有勢力的家族。

1966年,紐約地方檢察官亨特經過半年追蹤,在星球飯店將正在開會的甘必諾和其他12位教父逮捕。盡管甘比諾對警方的突襲感到奇怪,但他沒有反抗,隻是語氣平靜地要求保釋。當獲知保釋金為每人10萬美元後,不到1小時,130萬美元的現金就擺在檢察官桌上,甘必諾等人則回到星球飯店繼續開會。

對檢察官的反擊從第二天開始。先是紐約公民自由聯合會指責警方漠視人權,並暗示正在謀求連任的檢察官亨特企圖利用審判來擴大自己的影響。輿論變得對檢察官很不利,隨後法院又宣判甘必諾等人無罪。半年後,檢察官亨特競選連任失敗,終其一生,再未擔任過任何公職。

這就是卡羅·甘必諾。與他的前輩盧西安諾不同,甘必諾深諳政治和法律,他是唯一使執法機關束手無策的教父。除了無處不在的影響和令人眩目的財富外,誰也不清楚他到底做過些什麽。隨著電影《教父》的成功,他的殘忍無情充滿傳奇色彩,他的詭譎狡詐富于神話氣息,甚至連他的錯誤都是不朽的。在紐約長島舉行的一次婚禮上,新婚夫婦跪在甘必諾面前吻他的手。當主人舉杯祝賀甘必諾身體健康時,全場合唱《教父》的主題歌。

隻有極具外交天才的教父才能享受死在床上的奢侈,甘必諾就是這樣的天才。1976年,甘必諾因心髒病發作去了另一個世界,全球100多家電視台實況轉播了這場國王般的葬禮。黑手黨內的所有精英都出席了在聖瑪麗教堂舉行的安魂彌撒,加長林肯和黑色賓士組成一望無際的送葬車隊。悼詞中的甘必諾,是一個愛國者和慈善家,一個具有偉大人格的“優秀公民”。

他是歷代黑幫領袖一直力圖模仿和超越的榜樣。

托馬斯·布謝塔

背叛黑手黨:托馬斯·布謝塔

地 點:義大利西西裏島

掌權時間:1957-1983年

江湖地位:迄今為止級別最高的黑手黨叛徒,他的證詞導致了366名黑手黨徒被捕,以及第七任總理安德烈奧蒂的垮台

布謝塔29歲時就成為家族教父,他本可以平步青雲地進入全國委員會,但黑手黨內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則:作為教父,你可以夜夜當新郎,但發妻不能拋。布謝塔結了4次婚,先後甩了兩個妻子,又因與第三個老婆“愛得太深”而舉行了兩次婚禮,此外,他還養著100多個不同膚色的情人。

1981年,布謝塔家族和科萊奧內家族之間爆發了戰爭。布謝塔手下共有361人在仇殺中喪生,他的兩個兒子、兩個堂兄、一個弟弟和女婿先後做了對方的槍下鬼。布謝塔被迫逃亡海外,但因繼續販毒在巴西被捕。57歲的布謝塔身陷囹圄,眼看勢孤力單,復仇無望,他決定一反常規,破釜沉舟地借助政府力量報仇雪恨。

就這樣,在羅馬郊區一個由重兵把守的秘密地點,布謝塔幾乎不吃不睡,眼前總放著兩包香煙,一杯咖啡,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他想起什麽就說什麽,8名法官和6名黑手黨問題專家不分晝夜地輪流坐在打字機前,隨時記下他的口供。他的證詞共有1256頁,詳細記述了黑手黨歷次犯罪活動的細節和人名。1985年,3000多名警察在西西裏多個城市展開閃電突襲,逮捕了366名黑手黨徒,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他的仇家。

但是,布謝塔並不傻,他一直拒絕談論政治。直到冷戰結束,他才或多或少暗示了一些事情,其中既包括安德烈奧蒂與黑手黨的關系,也包括中央情報局與義大利政府的秘密計畫:冷戰初期,中央情報局在西西裏若幹地點埋藏了大量的武器彈葯,一旦共產黨奪取政權便挖出來使用,黑手黨便是執行這一計畫的中堅力量。

挽救黑手黨:喬·克隆博

掌權時間:1962-1971年

江湖地位:紐約五大家族教父之一。第一個利用合法手段與聯邦調查局作鬥爭的黑手黨教父

​喬·克隆博的上位史極不光彩。他被上級指示暗殺盛極一時的甘必諾,而權衡再三,他背叛了他的家族,將計畫對甘比諾全盤托出,甘比諾為了褒獎他,使他取代了家族首領建立了克隆博家族。違反七誡,這成為他人生史上的一個永不抹去的污點,而他打破常規的不止如此,他成為第一個運用合法手段追求“公民權益‘從而將自己洗白來達到目的的黑手黨教父。

20世紀60年代發生的伯納諾家族的內戰,引起美國公憤,一時間,報紙、電視上充斥著對黑手黨的漫罵和侮辱,對黑手黨的惡劣印象波及到義大利平民。

為了挽回面子,克隆博控製的派拉蒙製片公司開始了最強有力的危機公關,它于1971年推出以卡羅·甘必諾為原型的電影《教父》。這部經典之作不僅在電影史上青名不朽,也徹底改變了千百萬美國民眾的認知:雖然黑手黨內部仇殺不斷,但他們並不濫殺無辜,相反,他們關心普通人,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正義。這種美化暴徒的宣傳手法被各大黑幫紛紛效尤,美法務部長米歇爾火冒三丈:“克隆博這個雜種應該去競選美國總統。”事實上,他打心眼裏佩服這個“雜種”,如果不是克隆博的這番炒作,黑手黨幾乎要滾出美國了。

就在1971年,克隆博成立了擁有150萬會員的“保衛美籍義大利人公民權利同盟”,並在紐約組織了10萬人的遊行,這個組織隻是他牟利的一種手段,大部分的義大利裔美國人卻對此深信不疑,而他的手段無疑是成功的,這迫使法務部長米歇爾下令禁止公開使用“黑手黨”一詞,因為美籍義大利人認為這是一種種族歧視。

可以公開辱罵黑手黨的年代一去不返,克隆博是一位成功的漂白巨匠。從1970年7月開始,人們在提到這個歷史上最大的有組織犯罪集團時,最多隻能說一個“黑”字。然而,克隆博家族的吞並和擴張激起了被消滅家族的不滿,而他本人的過于拋頭露面也激起了甘比諾的反感和恐懼,一年後的“美籍義大利人公民權利同盟”大型集會上他被一個非裔男子槍殺,此事引起廣泛的恐慌,帶來惡劣影響,非裔男子承認自己是為昔日家族幺子“瘋狂的喬”指使作案,而後者正在獄中服役。有趣的是,出獄後喬·迦納也為他的膽大妄為付出了代價,在他的生日宴會上他同六個朋友一起被人槍殺,傳言稱是克隆博家族的後人報復所為,而警方並沒有抓到凶手。關于克隆博的死,有傳言說是不喜歡同僚出風頭的甘必諾協助”瘋狂的喬“策劃的暗殺。克隆博死後,克隆博家族由盛轉衰,退出黑手黨角逐舞台,”保衛美籍義大利人公民權利同盟“也迅速解散。

遺憾的是,一代黑幫公關大師就這麽不明不白地死去。

保羅·卡斯特蘭諾

真的和偽裝的陽蔞:保羅·卡斯特蘭諾

掌權時間:1976-1985年

江湖地位:甘必諾家族第二代教父,也是第一個在陰莖上安裝人工勃起器的教父,不知這是否標志著黑手黨陽痿的開始。保羅自認為是一個精明的美國商人,引導黑手黨走上合法事業的光明大道。但是,他的兄弟們卻鄙視他過于熱衷和平,是個“娘娘腔”。

甘必諾家族的生意包括兩部分:合法的與非法的。保羅是家族的三號人物,管理合法生意;而家族二號人物安尼洛·德拉克洛斯則控製著所有的非法生意。盡管安尼洛做了10年的二老板,但甘必諾死前卻指定保羅為繼承人。因為甘必諾相信滲透合法生意、控製工會和洗錢,是黑手黨發展的下一個階段。安尼洛代表的是黑手黨的過去,而保羅則代表黑手黨的將來。

安尼洛服從了組織安排,但他的手下並不服氣,尤其是約翰·高蒂。這位未來的第三任教父很早就表現出對保羅的不屑一顧,在聯邦調查局的錄音中,高蒂稱保羅為“喝牛奶的人”,保羅的兒子是“膽小的推銷員”;,保羅的智囊團是“猶太俱樂部”,並不可饒恕地稱保羅和他的副手“互相手淫”。

內部矛盾並未阻礙家族的發展,在保羅的領導下,甘必諾家族變得比過去更有權勢,直到聯邦調查局在保羅的臥室裏安裝了竊聽器。這次竊聽是美國掃黑史上最富成效的措施之一,指揮竊聽行動的約瑟夫·奧布賴恩被授予執法官的最高榮譽——功勛獎章。

1985年,美國政府把保羅送上被告席,檢察官掌握的材料足以徹底摧毀甘必諾家族。但是高蒂搶先一步,用3顆子彈永遠堵了保羅的嘴。由于對死人的竊聽記錄不能作為法庭證據,超過7000頁的起訴書在幾分鍾內變成了一堆廢紙。

關于保羅的一個不解之謎是陰莖移植手術。就在保羅成為無所不能的教父那一年,糖尿病導致他不能勃起。保羅過于迷戀自己的哥倫比亞女僕,于是,他移植了別人的莖管,在皮下安裝一個人工勃起器,從而獲得一種偽裝的性能力。這種人工勃起器和充氣式女用自慰器功能類似,都可以隨時充氣和放氣。唯一的區別是前者裝在教父的胯下,而後者握在女僕的手中。

暴露狂:約翰·高蒂

掌權時間:1985-2002年

江湖地位:甘必諾家族的第三代教父,一位出色的殺手和弱智的教父

1986年,謀殺保羅而登上教父寶座的高蒂連續3次被美國政府起訴,但3次都被無罪釋放了。法務部長痛苦地承認高蒂接二連三的勝訴是執法部門的恥辱。

處在同樣的情況下,甘必諾會聲稱根本不存在黑手黨,所以檢察官註定敗訴;保羅會一言不發地躲進豪宅,從此更加謹慎小心地做事。然而,高蒂選擇了一條不歸路——繼續羞辱執法部門。高蒂登上《時代》雜志的封面,對著《紐約時報》的記者侃侃而談。他說自己經營製衣廠,每年能掙10萬美元。卻穿著2000美元一套的高級西裝,系著400美元一條的絲綢領帶,喝著1000美元一瓶的白蘭地。沒人相信他的鬼話,但也沒人能證明他說謊。高蒂每接受一次採訪,執法部門就被羞辱一次。一時間,“高蒂”這個詞成為黑手黨向政府宣戰的代名詞,媒體甚至稱高蒂為“紐約市的形象代言人”。

當高蒂沉醉于跟政府法律玩遊戲中不能自拔時,聯邦調查局使用了非常手段。特工們逮捕了高蒂的副手,外號“公牛沙米”的格拉維諾。先放出風聲說沙米準備與政府合作,接著散布高蒂要除掉沙米的謠言,最後唆使一名死刑犯在獄中襲擊沙米。“公牛”很輕易地擰斷了刺客的脖子,但也決心充當政府的污點證人。

“我是甘必諾家族的二老板。“沙米坐在證人席上侃侃而談,”約翰?高蒂是老大,他咆哮,我就咬人。”致命的證詞終于把高蒂送進了監獄,並在那裏了此殘生。

沙米被控19宗謀殺,但隻蹲了5年監獄。出獄後一年,沙米整了容,接著出了本暢銷書《黑手黨》,還接受美國廣播公司的電視專訪。更絕的是,他在鳳凰城組織了新的販毒網,僅搖頭丸一項業務,每年就能獲利數百萬美元。2001年,沙米因販毒再一次被捕,面對可能的15年監禁,他再一次開口揭發甘必諾家族的罪行,希望能繼續獲得減刑。2001年,該案還在審理之中。

喬治·布希

教父型總統:喬治·布希

掌權時間:2001-2008

美國《新聞周刊》稱政府正以黑幫作風主宰世界。如此說來,小布希也應在教父世界佔據一席之地。"薩達姆那家伙曾經想殺我爸爸",這成為美國發動戰爭的原因之一。"好話一筐,不如手槍一把。"芝加哥王阿爾·卡彭的這句名言如今變成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的口頭禪。而被譽為"布希政府戰略師"的副國防部長沃爾福威茨,建議小布希"要證明,你的朋友將得到你的保護,你的敵人將受到懲罰,而那些拒絕支持你的人將後悔他們的所作所為"??這也不是沃爾福威茨的發明:1931年,黑手黨猶太智囊邁耶?蘭斯基就對"現代有組織犯罪之父"盧西安諾說過同樣的話。巧的是,沃爾福威茨也是猶太人。

十大戒律

“我們的事業”十大戒律

成員要宣誓效忠幫會,如果背叛幫會,他的血將會燃燒。

成員必須通過第三人與幫會的朋友見面,不得自行介紹。

必須尊重妻子。不得勾引朋友的妻子。

保證與警察切割,不得與警察在一起。

不得去酒吧和俱樂部。

保證任何時候都能為組織效力,即使妻子臨產,也不例外。

必須尊重幫會作出的任命。

當幫會的上級成員問問題時,必須說實話。

如果金錢屬于他人或者其他家族,那麽就不能動那些錢。

那些有近親當警察的人,在幫會裏有親屬的人,行為不當、沒有道德觀的人不得加入幫會。

收繳資產

2014年3月13日,義大利警方採取行動,分別在羅馬與意南部卡拉布裏亞大區收繳了黑手黨組織“光榮會”大約4.2億歐元的資產。

這次行動中共查封了涉案的40名黑手黨組織“光榮會”成員的資產,其中包括房產、企業、旅遊景點資產、豪車和流動資金等。義大利警方對上述涉案人員跟蹤10多年,發現其所申報的收入與所擁有資產成長極不對稱,立案查證其黑社會獲罪事實,最終將他們捉拿歸案。

“光榮會”老巢在卡拉布裏亞大區,是義大利經濟實力最強的黑手黨組織。

家族宣戰

2015年11月22日,一位現實中“教父”的“發言人”喬瓦尼·甘比諾表示紐約黑手黨五大家族將聯合起來,阻止IS襲擊紐約。“隻要西西裏人在紐約有勢力,‘伊斯蘭國’就沒法在這裏開分店。”甘比諾還稱,西西裏迄今沒有發生過恐怖攻擊是因為“伊斯蘭國”忌憚西西裏黑手黨。他堅信這種威懾原則在紐約也能行得通,最後還表示“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的能力有限。”黑手黨向is宣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