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話

黎話

並非少數民族黎族語言,黎族方言應為黎語。主要使用地區為茂名、湛江,陽江等地區。黎話跟湛江雷州話、海南話(莆田話)很相近。

使用這種方言的人數,大約在蘭百萬人左右。這種方言當地俗稱為"黎話"。這個名稱意味著它與海南島上的黎族有關。那麽,它是不是屬于少數民族語言黎語呢?不是。筆者在六、七年前曾赴雷州半島等地調查廷種方言,了解到它的語音系統以及辭彙和文法體系等方面的特點,都屬于閩方言所有,它在語言結構上,與粵東地區的潮州方言相近,;與海南話也不甚相遠,但從整體特點上來看,`它更接近子潮州話,屬于福建閩方言在廣東的另一個支系。

這種"黎話"的使用者,據操這種方言的人自己所言,他們也是來自福建。比如電白縣使用黎話的人就自稱是來自福建,人死叫做"回福建"。因為這種方言來自福建及粵東一帶,所以雷州地區的人把雷州話又叫做東話,說明它與東面的閩語區有關。在地區的居民寫的對聯,.有"源從閩海,澤及莆田"的說法,表明他們確與福建有密切的淵源關系。

  • 中文名稱
    黎話
  • 外文名稱
    Lui Dialect(s)
  • 別稱
    雷話、東話、雷州話(雷州半島)
  • 語言屬性
    漢藏語系-漢語群-閩語支-雷州片
  • 分布區域
    電白、吳川、雷州半島、廉江等地
  • 使用人口
    600多萬

語言概況

廣東漢方言地圖廣東漢方言地圖

黎話,是中國七大方言閩語的一支,屬于閩南語雷州片,主要分布在茂名湛江、陽江等粵西地區,廣西沿海(如北海市)也有少量分布。

在茂名地區,電白縣大半部分地區(除沙琅、黃嶺、那霍、觀珠、羅坑、望夫、霞洞小部、大衙小部、林頭小部講涯話)、茂港區茂南區(鰲頭、公館、袂花等鎮)主要講黎話,普遍認為電白霞洞、林頭一帶最標準可當作電白黎話的標準。電白黎話跟湛江的黎話、雷州話、海南話(莆田話)很相近。

雷州半島是黎話的主要分布地區,在雷州半島,黎話又稱雷州話。相關情況可查看"雷州話"詞條。

廉江的黎話主要分布于河堤、龍灣、橫山3鎮,新民鎮大部及石城、良垌、新華、營仔等鎮部分地區,跟海康的雷州話的語音、辭彙大抵相同,一些口語有高低音之別。

此外,還有"海話"和"地獠話"。這些方言與黎話相互影響。

海話,舊石城縣志稱做"海獠話"。現代語言學者認為廉江的海話與電白的海話不同。故稱廉江西部的海話為"廉江海話"。它主要分布于西部沿海車板鎮的名教、南垌、多浪、坡心、龍頭沙等鄉村,高橋鎮的德耀、紅寨等鄉村,營仔鎮的下洋村等。

海獠話屬于粵方言。廉江海話的語音比較接近廉江白話的語音,講海話的人講書面語言,講廉江白話的人大抵能聽懂。講海獠話的居民有4萬左右人。

講地獠話的有石城鎮的那良村、吉水梧村垌和那樓寨等鄉村的居民,約一萬人。在地人之間交談才講地獠話,與外地人交談,也是講廉江白話。

茂名黎話

移民帶來的黎話

據1982年全縣文物普查考證,電白縣境內遠在7000年前已有人類活動。秦漢時百越族先民在此生息繁衍。隋唐時縣東部、東北部、中部一帶主要是瑤族人聚居,西南部至西北沿海,沿江地區則主要是俚族和壯族人活動。至于漢人最早于何時徙入已很難考證,不過漢人大批移民入境當從宋代開始。宋徽宗年間(1101-1125年)至明洪武年間(1368-1398年),中原時有戰亂和福建人多地少,大批漢民從福建的莆田、晉江、閩縣、福州、汀州等地和廣東的東北部地區徙入。此外,還有神電衛駐軍官兵(多為浙江人)的後裔及到此經商貿易的商賈人留居的,有到高、雷、廉、瓊等州縣任職的仕官退職後在此擇居的--他們先後在此繁衍,于是境內的漢人數量越來越佔優勢,而原來的土著民族隻得遠徙廣西和海南等地,部份則與漢人同化。

移民成份的復雜,使電白方言呈紛繁多樣狀態。福建莆田人徙入較早,他們佔據了比較肥沃的沙琅江中下遊和南部沿海的平原地帶,包括今之霞洞、羊角、林頭、坡心、七逕、小良、沙院、南海、水東、陳村、旦場、龍山和博賀等地。這一帶主要由福建莆田人移民來的後代所講的方言,在地人稱為"黎話"。

同時,另有一部分福建漁民,遷至電白沿海打漁為生。後來逐漸在東部沿海地區定居下來,並且有一部分人棄漁從耕。他們的後代分布在現在的麻崗、樹仔、電城、爵山、嶺門、馬踏等地。他們所講的方言在地人稱為"海話"。海話與黎話可以通話,同屬于閩方言

閩南語系方言

電白黎話是閩南語系方言,主要分布在電白縣的霞洞、林頭、陳村、水東、旦場、龍山,茂港區的羊角、坡心、七逕、南海、沙院和小良等鎮,以及茂南區公館鎮、袂花鎮大部分地區,各地語音略有差異。據粗略統計,講黎話的人口近100萬。

在志書及各類專著中,"黎話"一詞時有不同。民國三十五年(1946)《電白新志稿》將電白方言分為海語系、客語系及越語系三類,黎話歸為海語系,不單列;2000年版《電白縣志》將縣內的方言分為雷話、啀話(即涯話)、白話等11種,其中雷話分為黎話、東話兩種;《舊時正話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6年版)將電白方言分為閩語、客家話(即涯話)、粵語及正話四大類,其中又將閩語分為黎話、海話兩種。

對母語的熱愛,是每一個常人的共性。對黎話用字的研究,譚文炘先生當屬邑中的佼佼者。早年先生曾發表過黎話用字的專著,先生從《說文解字》、《廣韻》等典籍中引經據典,對黎話用字進行註解,並舉俗語為例,極為精闢。

由于人員流動日益頻繁,邑人與外界的接觸與日俱增,在日常的交往中,黎話受到其他語言的沖擊的機會越來越多,部分黎話的讀音已被外來語同化或者即將被同化。可以預料,黎話的部分讀音將失去其原本的音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