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德英

黎德英

黎德英(Lê Đức Anh)1920年12月1日,出生于越南承天順化(平治天省),越南前任國家主席,大將。1945年,黎德英入伍並加入印度支那共產黨(越南共產黨前身)。抗法戰爭後,歷任越軍總參謀部作戰局副局長、南部東區司令部參謀長、總參民兵動員局局長等職。

  • 中文名稱
    黎德英
  • 外文名稱
    Lê Đức Anh
  • 國籍
    越南
  • 出生日期
    1920年12月1日
  • 逝世日期
    -

簡介

黎德英(Lê Đức Anh,1920年12月1日-),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前國家主席,大將軍銜。

黎德英生于越南承天-順化省(平治天省)。1945年入伍並加入印度支那共產黨(越南共產黨前身)。抗法戰爭後,歷任越軍總參謀部作戰局副局長、南部東區司令部參謀長、總參民兵動員局局長等職。1963年任越南人民軍副總參謀長,1974年由大校破格晉升為中將,任第7、9軍區司令。

黎德英黎德英

抗美戰爭時期一直在南方戰場工作。1974年由大校破格晉升為中將。先後任第7、9軍區司令。1976年"四大"時當選為中委。

1978年底,任總參謀部駐胡志明市前線指揮部總指揮,指揮第9軍區越軍參加侵柬戰爭。1980年晉升上將,任國防部副部長、兼人民軍副總參謀長、駐柬越軍司令。

在1982年3月"五大"當選為政治局委員和中央軍委常委。1985年晉升大將,1986年12月-1987年2月任越人民軍總參謀長,1987年2月出任國防部長、越共中央軍委第一副書記。

越共"五大"、"六大"、 "七大" 黎德英均是政治局委員,1991年6月在"七大"上當選為政治局和書記處第二把手。

1992年9月在9屆國會第一次會議上當選為第5任越南國家主席(1992年9月22日–1997年9月24日)。

80年代後期,黎德英積極抨擊黨內"自由化"思潮、抵製西方"和平演變"以及開拓對華關系。早在1987年11月,他在《人民軍隊》雜志上發表紀念十月革命70周年的文章,以蘇中並列的表達方式肯定了中國對越抗法鬥爭、日內瓦協定的達成以及抗美鬥爭的支持和援助。

生平

1920年,黎德英生于平治天省。

1945年,入伍並加入印支共產黨。抗法戰爭後期任越南南部東區參謀長。

1956年後歷任總參作戰局副局長、民兵動員局長、副總參謀長等職。抗美戰爭時期一直在南方戰場工作。1963年,任越南人民軍副總參謀長。

黎德英黎德英

1974年,由大校破格晉升為中將。先後任第七、九軍區司令。

1976年,"四大"時當選為中委。

1978年,任總參謀部駐胡志明市前線指揮部總指揮,指揮第9軍區越軍參加侵柬戰爭。

1980年,晉升為上將,任國防部副部長、副總長、駐柬越軍司令。

1982年,"五大"時當選為政治局委員和中央軍委常委。

1985年,晉升為大將。

1986年,出任國防部長、越共中央軍委第一副書記。

"六大"時當選為政治局委員。

1987年,在2月出任國防部長,並任越共中央軍事黨委副書記。

1991年,在6月"七大"時上當選為政治局和書記處第二把手。

1992年9月,在9屆國會第一次會議上當選為第5任越南國家主席(1992年9月22日–1997年9月24日)。

另外,在20世紀80年代後期,黎德英積極抨擊黨內"自由化"思潮、抵製西方"和平演變"以及開拓對華關系。

1987年11月,他在《人民軍隊》雜志上發表紀念十月革命70周年的文章,以蘇中並列的表達方式肯定了中國對越抗法鬥爭、日內瓦協定的達成以及抗美鬥爭的支持和援助。

中越醫療外交

1996年11月上旬,越南國家主席黎德英在家洗澡時,高血壓急性發作,被及時送到河內較好的一○八軍醫院進行搶救。雖然病情得到控製,但在隨後的一個多月時間內,他一直處于深度昏迷狀態,四肢部分癱瘓,無法正常進食。越南醫療專家認為,黎德英的病情隨時都有出現突發性病變的可能性。外界甚至一度傳出黎德英已經死亡的訊息。

黎德英黎德英

在這種情況下,越南國家衛生部和中央保健委員會經過反復研究,在12月初向越共中央政治局建議:請求中國醫療專家前來越南協助治療,此外別無更好的選擇。鑒于情況十分危急,越共中央總書記杜梅很快批示,同意衛生部的建議。

越共中央對外部阮文山部長隨即緊急約見了中國駐越南大使李家忠,除了通報黎德英的病情外,還請求李大使將這一情況向國內報告,並請求中共中央派腦神經、腦病變、腦血管專家前往越南參與治療,越快越好。至于是派中醫還是西醫,以及派多少專家,則聽從中國方面的安排。

1993年11月12日,越南國家主席黎德英下榻南園賓館

李家忠回到大使館和有關負責人商量後,一致認為,在中越關系當前情況下,中國答應越方的請求,派專家到越南來參加對黎德英病情的診治是可行的,認為越南提出請中國派專家為黎德英主席治病,不單單是個醫療看病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表明越方在政治上對中國的信任。從兩黨、兩國關系的長遠發展考慮,宜做出積極回應。作為越南黨內的第二號人物、國家主席和越軍大將,黎德英和杜梅總書記一道為推動中越兩黨、兩國恢復正常關系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此次他身患重病,中方宜表現出必要的關心。在黎主席病情危重情況下,如能使其病情明顯好轉,自然會皆大歡喜,即使治不好,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越方也不會責怪。

12月12日晚,即在越方提出要求的第五天,中國派出了醫療專家組來到了河內。專家組組長是北京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王新德,成員有北京協和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李舜偉、北京醫院內科主任醫師劉煥民和北京醫院中醫科主任醫師米逸穎。

中方醫療專家組的迅速到來,使越方異常感動,越共中央對外部部長阮文山對中國方面行動的快速一再表示感謝。

第二天上午8點鍾,醫療專家組未及休息就會同越方醫生趕到一○八醫院,聽取了關于黎德英病情的介紹。越方參加聽取病情匯報的有國家副主席阮氏萍、衛生部部長杜原芳、中央保健委員會專門委員會主席阮世慶中將等政界要員和一○八醫院院長及有關專家。

杜原芳說,中國黨和政府派出醫療專家前來為黎德英主席治病,充分體現了中國黨和政府對越中關系的高度重視和對越南黨與政府的高度信賴,進一步鞏固了兩黨兩國的傳統友誼。他相信有中國醫學的先進經驗和中國醫療專家的合作,黎德英主席的病情會逐漸好轉起來。

隨後,雙方專家來到黎德英主席病房查看。隻見黎主席昏睡在病床上,雙目緊閉,鼻孔裏插著管子,四肢不能動彈。我方專家用大頭針試探他四肢有無痛感,均毫無反應。翻開眼皮後,眼球已不能轉動。中國專家組組長王新德貼近黎主席耳邊大聲說:"江澤民總書記和李鵬總理向您問好,祝您早日康復。"過了好一會,才見他微微點頭,但眼睛仍無法睜開,更無法講話。幾位專家用了很長時間為黎德英主席做了詳細檢查,隨後退出病房進行會診。

中方專家很快得出會診結論:黎德英主席患的是蛛網膜下腔出血、腦溢血和高血壓病。專家認為目前黎的病情相當嚴重,而且不排除再度腦溢血的可能性,一旦再度出血,情況將更加危險。

經過商議,雙方專家一致同意,採用中西醫相結合的方法為黎德英治療。兩國專家每天早上8點鍾到病房為黎德英檢查身體,進行會診,研究治療方案。中方專家隨身攜帶的葯品,無償提供使用。

12月15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黎可漂(1997年12月至2001年4月任越共中央總書記)會見並宴請了醫療小組。席間,黎可漂說,黎德英主席患病後,越南醫療專家及時進行了搶救,但由于病情嚴重,越南領導人也沒有把握。經政治局研究,決定請求中國派醫療專家來越南為黎主席治病。江澤民總書記、李鵬總理對此非常重視,立即滿足了越方的要求,越共政治局全體同志對此十分感動。中國醫療專家還帶來了名貴中葯安宮牛黃丸,越方對此特表示衷心感謝。越南領導人相信,有中國現代醫術和傳統醫術的豐富經驗,有中國專家和越南專家的密切合作,黎德英主席一定能早日康復。但在談到治療的前景時,黎可漂隻是詢問了黎德英還能否再坐起來,流露出他對黎能否完全康復也無多大信心。

黎德英主席治病,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中國駐越使館不敢怠慢,及時將醫療小組來越後的有關情況向國內作了匯報,並就今後的醫療工作請示了國內。國內很快指示,我醫療小組的所有活動要隨時向國內請示匯報,具體工作則要同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保持密切聯系。如需要補充什麽葯品,大使館將及時通報中聯部,由中聯部指定專人到北京醫院領取,密封包好後交由民航班機帶到河內,大使館派專人前往領取。

由于診斷準確,治療措施得當,黎德英的病情竟奇跡般地明顯好轉起來。用葯10天後,病人的蛛網膜下腔出血已大部被吸收,肢體已能動彈,雙手可抬至頭部,左腿可抬至膝部,並開始說話。半個月後,已能由醫務人員扶著坐起來。為此,中聯部于12月31日新年到來之際,特地給中國醫療專家組發去賀信。

病情日益好轉的黎德英主席精神十分振奮,對前去探視並向他祝賀新年的中國大使一再表示謝意,認為他的健康能恢復到目前這個狀況,是越中專家共同努力的結果。黎主席還讓中國大使轉達他對江澤民總書記和李鵬總理的衷心感謝和親切問候。

鑒于黎德英的病情已有明顯好轉,並進入康復期,雙方專家對下一步的治療方案也已商定,經請示國內同意,醫療小組決定在1997年1月中旬回國。為慎重起見,也征詢了越方的意見。但越南衛生部、中央對外部、中央保健委員會,特別是黎德英主席本人都希望中國專家再多留一段時間,最好能到春節前或過了春節後再走。我方經認真研究,答應再多留幾天,24日回國。這一方案得到了中越雙方的認可。

1月21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黎可漂再次宴請中方專家,感謝中共中央同意讓醫療小組多留10天,並向中方專家面交了越共中央總書記杜梅和黎德英分別給江澤民總書記和李鵬總理的感謝信。

此後,黎德英的病情進一步好轉,說話能力已基本恢復正常,上肢功能良好,能自行坐起,並簽署檔案,在醫護人員的攙扶下,還可站立並步行幾步。當中國專家到醫院辭行時,黎德英早已穿上西裝、皮鞋,打了領帶,和夫人一起坐在一間專門布置的房間裏,等候同醫療小組的全體成員合影留念,隨後又和中方專家一一留影。此後,按照中方專家開的葯方,經過進一步的治療,黎德英很快恢復了全部生理機能。1997年春節,他還向越南人民發表了電視講話。兩個月後的 4月2日,在越南召開的第九屆國會第十一次會議上,黎德英大步走上主席台,聲音洪亮地發表了關于反對個人主義的即席講話。

圓滿完成任務的中國醫療小組回國後,和中聯部一起向中央寫了總結報告。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在總結報告上批示:"這是通過醫療進行外交和黨際交往活動的一次成功事例。"

事實確實如此,中國醫療專家救治黎德英主席的故事不脛而走,在越南幹部和民眾中廣為流傳。他們把中國醫生描繪成神醫。一些不了解實情的人,還把黎主席的起死回生完全歸功于中葯安宮牛黃丸,以至于不少越南代表團成員訪華時,都要想方設法帶回一兩顆葯丸。就連黎主席本人也對此深信不疑,竟托人一次買回價值2000美元的安宮牛黃丸,放在身邊備用。此後幾年,越方又先後三次請求中方派醫療專家,為越共中央前總書記阮文靈、前國務委員會主席武志公、越共中央前政治局委員裴善悟、前國防部長段奎大將和越共元老範文同治病。另外,越方還讓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河內市委書記李春松和副總理阮功丹前來北京治病。成功的"醫療外交",促進了中越關系的全面發展,堪稱"官民互補,相互促進"的典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