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流

黎子流

黎子流出身在佛山市順德區的一個農民家庭,他的家鄉是一個叫陳涌的村子。1932年1月,黎子流趕在年頭出生。從他現在的形象,我們很容易判斷,當時他應該是黎家一個虎頭虎腦的胖小子,給這個家庭甚至家族帶來了不少的歡樂,也可能從出生時就承載了某種期望和使命。

  • 中文名稱
    黎子流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順德
  • 出生日期
    1932年1月
  • 職業
    廣州市市長

前言

"領導是暫時的,做人是永遠的,朋友是永遠的!從領導崗位上下來,我隻是回到了民眾中間,沒有失落感可言,倒是比原來過得更充實了!"

在風光秀麗的廣東順德新世紀農業園,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已經從廣州市市長崗位上退下來7年的黎子流先生一臉坦然,曾因禿頂而顯得闊大的額頭光潔紅潤,談笑間不時流露出的睿智和真誠,讓你無法從他的面部表情讀到他有過的風雨和滄桑。

在中國北方已經傳來飄雪的訊息的時候,南中國的土地上仍然有藍天高掛,有涼風送爽,有綠樹紅花,有湖水蕩漾。

望著正對農業園入口的一個大型弓箭形建築,我們問黎子流先生它有何含義,他說一是取成吉思汗彎弓射大雕之英雄壯舉;二是象征農業科技如離弦之箭,迅猛發展,蒸蒸日上。

黎子流先生現任順德新世紀農業園有限公司和廣州立智農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說,致力于探索中國農業的發展出路是他退休以後的主要工作之一。

一個農民出身的曾經的市長,一個有51年黨齡的共產黨員,一個不拿公司一分薪資也不持有一股的董事長,就著一杯茶,回首過往的歲月,給我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的和藹、寬容、執著和熱情。

一個73歲的慈祥的老人,一個鐵骨錚錚的硬漢,一個歷經大風大雨仍然一臉陽光的赤子,曾經為這塊熱土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即使在應該安享天倫之樂的時候,仍然奔走在城鄉之間,為實現一個普通共產黨員的夢想而不遺餘力地忙碌著。

但他沒有一絲一毫的怨言,他的樂觀和豁達,仍然像不遠處的大海,激情澎湃,波瀾壯闊。

人物履歷

少年得志

黎子流出身在佛山市順德區的一個農民家庭,他的家鄉是一個叫陳涌的村子。1932年1月,黎子流趕在年頭出生。從他此時形象,我們很容易判斷,當時他應該是黎家一個虎頭虎腦的胖小子,給這個家庭甚至家族帶來了不少的歡樂,也可能從出生時就承載了某種期望和使命。

隨後的現實卻並非那麽一帆風順。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和機會讀書,雖然在一份簡歷上填寫的學歷是國中,但黎子流說,他真正在學校唯讀過兩年書,後來進黨校學習了兩個月,這就是他全部的求學經歷。

黎子流10歲就出來幹活了。一個小小少年和他的父老鄉親們一起,在順德鄉間的土地和水田裏,為改變生存現實,挽起褲腳,勤勞耕作。這不能不說是一種磨練。與此同時,他作為領導者的潛質和才華,也隨著年歲的成長日益顯現。

1951年7月,他被選派為順德縣大洲鄉土改隊員,任小組長。時年,黎子流隻有19歲。後來,在龍山鄉,他是鄉親們以原始方法作為選票推選的副鄉長、鄉長。

1953年4月,他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

一個剛20歲出頭的農家子弟,就這樣走上了他的"仕途",在常人眼裏,這應該是少年得志了。

在黎子流先生贈給"亞洲資本論壇"的一冊裝幀精美的《黎子流人生掠影》的序言裏,他寫道:"從那天開始,我便踏上一條坎坷、曲折、漫長、堅實的人生之路"。

三次挫折

兩年勞改

1958年,中國人民在"三面紅旗"下開始"大躍進";犯"強迫命令風"錯誤,黎子流遭到萬人批鬥,被停職反省,勞動檢討。

1960年,中央糾偏貫徹執行農村六十條政策,情勢有所好轉。

黎子流說,這三年中,我們最困難時每人每月隻有16斤米,大家進集體食堂吃飯,誰都吃不飽。

1961年,黎子流復出。他說,第一次挫折讓他懂得了什麽是民眾觀念。

1963年,在"四清運動"中,他再次靠邊站。當時思想不通,就想說;說了又錯,反復接受工作隊和"民眾"的批判。

半年以後,他回到公社書記的崗位上。這是第二次起落。

和前兩次相比,第三次幾乎是刻骨銘心的。從1966年到1969年,黎子流被列為"三反分子"和"走資派",接受了100多場批判,坐了兩年牢房。這一次,全家都遭殃了。妻子因為不舉手贊成對丈夫的批判,被關了;大兒子考上大學,因受牽連沒能入學,並因為玩耍不小心用彈弓打了領袖像,被定為小反革命。小兒子到農村勞動、寄養親戚家。

被關押期間,黎子流白天被監視勞動,中午和晚上都要學習,他記得最清楚的一篇文章是《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

黎子流說,他之所以講這幾次沉浮,是因為這些經歷讓他明白了一些人生道理:

首先,無論什麽時候,我們黨的宗旨是為人民服務,我們就要關心民眾疾苦。我們所犯的錯誤就是脫離民眾、脫離實踐。無論哪一級黨委和政府都必須走民眾路線,否則對幹部隊伍都會造成傷害。對黨的政策一方面我們要認真貫徹,另一方面也要結合實際,創造性地開展工作,事情不能強迫民眾去做。

其次,是要有科學的態度,離開了科學和生產力的現實,我們隻有落後。

第三,怎麽做人,我覺得一定要有一顆純樸的心。我本人文化程度不高,但我必須加強學習,這幾年,讓我悟出了做人處世的原則:刻苦學習,處事以公,待人以誠,講求實際。

一個終結

從參加工作到離開,黎子流在順德長達33年。順德,這個極具發展活力的南國小城,是黎子流的故土,對他傷害最大,但他又對這片土地愛得最深。這似乎是中國人怎麽也走不出的一個怪圈。

在一份簡歷中,我們看到了黎子流在順德的職務變遷:1953年起先後任順德縣七區土改隊員、龍山鄉副鄉長、鄉長、團支部書記、副區長、區長、區委書記,勒流公社黨委副書記、書記、社長;1963年3月後任縣農村戰線革委會副主任、縣圍墾中心溝副指揮、總指揮;1974年4月起歷任中共順德縣委副書記、書記、佛山地委委員。

對一個當事人來說,這些職務本身的含義也許是清晰的,對更多的不知情的人來說,從中看到的則是歷史的印記,一個已經遠去的時代,一個讓不少人身心備受傷害的時代,一個讓中國在世介面前保持了神秘感同時也多了一些荒誕感的時代。

正是在這樣一個熔爐一樣狂熱和混亂的時空隧道裏,黎子流度過了他的青春年華。在20多年後的今天,他能想起來也想說的不是很多,他隻告訴我們一句,在順德,除打仗之外,我什麽都經歷了。

在順德,他從1960年代後期就和鄉親們一起圍海造田直到1970年代中期。我們從現存的照片上看到,當時的黎子流留著小平頭,穿著白襯衣,棱角分明的臉上透著堅毅和自信。在勞動之餘,他和鄉親們一起賽龍舟,跑馬拉松。

有一次飯間,黎子流說年輕時候參加體力勞動不惜力,再加上被監視勞動,他的右肩已經僵硬了好多年,而且明顯要比左肩低,腰部受了重傷。

對這30多年的工作,黎子流的評價是,我們也有成績,但很不容易,比如圍海造田,興修水利、辦電等,但對我個人來說,錯誤大于成績,教訓多于經驗。

黎子流還說,共產黨是共性,個人要有個性。我們必須堅信,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隻有正視我們有過的錯誤,我們才能不斷前進;隻有敢于否定自我,你才能夠不斷進步。

1983年4月,黎子流調任江門市委書記,這是一次破格提拔。

他在順德的奮鬥終于有了一個讓自己滿意的終結。

當然,我們不能不看到此刻的中國政治、經濟和社會都在發生著令人欣喜的變化,天空日益爽朗、明媚,每個人的心裏都洶涌著一股壓抑了多年的激情。

社會觀點

幾點感受

時間遠去了,大地還在;故事結束了,人心還在。

在2004年深秋的天空下,仍然是順德的土地上,黎子流在農業園的草坪上和我們共同分享著難得的涼爽,微風習習,仿佛縷縷往事的遊絲,漫漫掠過每個人的心田。

順德是一個隻有800平方公裏的縣級小區,在改革開放的20多年裏,卻建起了15000多家工廠,創造了800多億元的GDP,這不僅是順德人自己的驕傲,更是曾經為這塊土地獻出過青春和熱血的創業者和領導者的驕傲。

黎子流說,在順德,我總堅持一點,無論是建設還是改革,我們都要先行一步,不是越雷池一步,但要越雷池半步。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們要歷史地看問題。即使在文革期間,有些事情是對的,如興修水利、農田基建。就我個人而言,被打倒的時候和社員在一起也學到不少東西,有好的積極的方面,也有負面的。有一次我被監督勞動,我看到監視我的幾個青年一直玩撲克,根本沒幹活,可是晚上評工分他們還是拿最高的,我懂得了什麽是虛報浮誇和做假。這不是民眾的錯。

第三點,要堅持解放思想,也不能亂解放,一定要結合實際。黎子流說,當地的老百姓要去香港比賽龍舟,上級怕農民跑掉,誰也不敢批準,他把要參賽的農民叫來開會說,我拿烏紗帽擔保你們出去比賽,跑掉就是我的責任,結果比賽還拿了第一名,一個都沒跑,全部回來了。還有一次是紅線女帶領演員去演出,遇到同樣的情況,這說明我們的思想有問題。

第四點,關于香港電視,我認為對我們解放思想發揮了積極作用。1982年,胡耀邦來順德,問黎子流對香港電視的看法,黎子流問想聽真話還是假話,胡耀邦說當然是真話啊。黎子流回答說,香港電視信息來得快、及時,我們的電視很落後。尤其轉播女排比賽那次,好多人偷著看。當然也不是什麽都好,廣告太多,商業味太濃。後來,關于怎麽樣看待香港電視,順德的領導層開了3個小時的會議專題討論,得出的結論還是任仲夷省委老書記說的話"排污不排外",我們要接受世界先進的東西。

第五點,不能因為是信息社會了就把好的傳統就丟了。信息化不能代替走民眾路線,我們不能用電腦聯系民眾;信息化不能代替艱苦奮鬥的精神,這是我們幾千年來形成的精神,人總是要有點精神的;信息化也不能代替調查研究。黎子流說,大家都習慣了用手機,如果沒有手機也許什麽都幹不了,信息確實很方便也很厲害,但傳統好的東西我們還是不能忘記,不能丟掉。

關于香港

關于香港,黎子流還說了一件有趣的事:1980年,他第一次去香港,發現那裏什麽都有,不像我們宣傳的那樣。在香港吃了一頓飯,對方花了15000元,我說這些錢在順德,我可以建一個幼稚園。回到順德,他覺得我們還是窮啊,縣委就隻有兩部車,一輛吉普,一輛小汽車。開了眼界,在建旅遊中心時首先是堅持建一個能停200輛車的大型停車場,以方便旅客和華僑回鄉。

僑鄉紀事

江門是著名的僑鄉,世界107個國家和地區有江門籍華僑。

黎子流說,過去我們傷害了華僑的心。他到江門後,首先要做的是一步一步落實政治上和僑房政策,恢復華僑對家鄉的信心;其次,他在集體領導下為江門提出了一個口號:振興五邑兩陽經濟,建設富裕文明僑鄉。

從1983年到1989年,黎子流在任6年,一直圍繞這個口號做文章。

華僑開始關註江門,他們從捐資辦學開始。黎子流要求,使用華僑的錢要本著尊重華僑的原則,必須做到賬目清楚,必須讓華僑信任我們的各級領導,資金不夠由政府補給,一定要把事情辦好,取信于僑,取信于民。

短短6年裏,華僑在江門的捐贈超過25億元人民幣。

華僑回來了,經濟繁榮了,社會也進步了。

在江門,讓黎子流自豪的主要有兩件事:一是辦五邑大學;二是修外海大橋。

初到江門,他發現500多萬人的城市沒有一所大學,教育程度不高,嚴重製約了經濟的發展,僑領和老領導積極倡議,他就想如何辦一所大學,提高人民的文化水準,促進當地經濟的發展。

實際情況是,對怎麽辦大學誰也不清楚,也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持。

1984年,黎子流來到香港,召集33名在港的華僑征求意見,結果不到15分鍾就走掉了一半,最後剩下不到10個人。有人對黎子流說,辦大學還不如辦一個"耕耘機學習班"實在。黎子流說,我們辦大學是為僑鄉培養人才,你們不支持可以理解,但大學還是要辦。你們支持我們就快一點,你們不支持我們就自力更生辦,會慢一點。

黎子流回到江門,對班子成員說: "我碰了釘子,還是我們自己幹吧。"

當時地方經濟還相當困難,江門市縣財政共籌集了4000萬元,就開始興建教學大樓。同時,黎子流請來在北航任副校長的順德籍教授葉家康,告訴他三個基本原則:一是我們投資辦大學,你來管理;二是有什麽事隨時找我們,我們幫助解決;三是你要是不幹我們歡送你,也就是你來去自由。葉先生答應了,成為五邑大學的第一任校長,一幹就是15年。

1985年,香港商人利國偉給五邑大學捐資500萬元港幣,他對五邑大學的題詞為:"萬事起頭難"。隨後,一批港商回鄉捐資,支持辦學。

1986年,五邑大學開辦了一個小型專業班,算是正式開學了。

截止目前,五邑大學已經為當地培養了近3萬名大學生。學校的總投資超過了數億元,其中華僑的投資超過一半。

外海大橋

黎子流調離了順德,但他還是以順德家鄉為基礎,習慣有休息可能時就住在老家。

有一次,他從江門回家,整整走了8個小時才到家,僅過江就耽誤了好幾個小時。他覺得,再不開啟江門和外界的通道,江門就沒有人再去了。

1984年冬天,經王光英介紹,他找到熊谷組,向他借錢修橋,可是沒有擔保單位。找到廣東省府一位領導,他們既不同意擔保,也不贊成修橋。後來,找到省國投,收了較高的擔保費,才勉強答應。黎子流如願借到2500萬美元,契約非常簡單,要求1985年動工,1988年通車,工期提前一天獎勵5000美元,拖後一天照罰5000美元。

全長1770米的外海大橋用20個月就建成了,比預定工期提前4個月。

黎子流說,有了外海大橋,改變江門"辦島"狀態,對交通和發展經濟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改革其它

黎子流是一個邊幹邊思考的人。

從順德到江門,他不斷地思考什麽是改革、什麽是人才等問題。

1979年,何賢(何厚鏵之父)帶領香港商人李兆基、鄭裕彤第一次來順德,黎子流陪同接待,李、鄭各捐資200萬元重建華僑中學,全縣沸沸揚揚,說我們的穿著解放鞋和中山裝的書記變了,過去喜歡訪貧問苦,此刻喜歡上大老板了。

也是在這一年,順德賽龍舟,有人說是借機大吃大喝,搞封建迷信,破壞生產。黎子流說大吃大喝其實隻是殺頭豬,封建迷信更談不上,賽龍舟紀念屈原是愛國主義,是集體英雄主義,是有益的民眾性體育運動。

這兩件事都反映了一個觀念和認識問題,也就是關于改革的問題。

黎子流說,所謂改革就是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有把握的要大膽地幹,沒把握的就小面積地試,要敢為天下先。在平反文革期間的冤假錯案時,對四清運動的平反,黎子流說順德是第一個,也是最徹底的一個,除犯罪的之外,全部一風吹,出來工作。

在江門,無論是辦大學還是修外海大橋,同樣是一個觀念和認識問題。

黎子流認為,一個人大學畢業隻能是半個人才。社會才是一所豐富多彩的學校,隻有不斷地學習,才能夠進步。

對于怎麽樣培養和使用人才,黎子流說他有三點看法:一是要進黨校,而且要看誰當校長;二是要到先進的地方去、到國外去,看外面的世界,學習先進的東西,有個前進的方向;三是要到基層去、到下面去。他一直主張25至40歲的青年幹部要到基層去鍛煉3至5年,並且挑實、重擔子。可是無論在順德、江門還是後來到廣州,他都沒有好好地堅持做到,這是一點遺憾。

關于學習,黎子流還拿自己說事,他說我念書少,別人看一篇文章一遍就夠了,我要看三遍才能懂。多年來我堅持在實踐中學習,向民眾學,向同事學,向領導學,學習做人做事。

學習是每個人一生都要做好的事。

"辦法一定比困難多"

黎子流說,他工作以來一直圍繞三個地方轉:順德,江門和廣州。

人生頂峰

1989年底,黎子流調任廣東省特區辦主任。

1990年5月,黎子流被任命為廣州市副市長、代市長。

雖然他本人到廣州已有半年多了,可讓他當廣州市長,他的第一個想法還是:"我不認識廣州,廣州也不認識我"。黎子流有些茫然,接下來的問題是幹什麽、怎麽幹?

廣州作為中國的南大門,在改革開放的前沿,不僅自身的經濟、社會要有令人滿意的發展速度和成績,更重要的是還應該發揮帶動和示範作用。事實上,1990年代初期,廣州的發展因為執行著治理整飭,在許多方面還趕不上周邊的縣區,整個社會缺乏一種進取的精神、創業的氛圍。

其實,以我們的了解看,在特區辦的半年,黎子流應該對廣州已經有了他自己的初步認識和思考。他說,當時的局面很沉悶,困難很多,舉步很艱難,幹部感到前途渺茫,全市工業找不到出路。機關幹部4000多人,平均收入不夠250元/月,他們的工資水準比珠江三角洲所有的縣、下面的區要少30-40%。有些幹部下午6點才去菜市場,希望能買到便宜菜。1990年,整個廣州的GDP是357億元。

初到廣州,黎子流首先了解情況。他說,當時搞治理整飭,不知道要走到什麽地步,但總是要前進的。所以,我講了兩句話: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隻要我們的方向、道路正確,辦法一定比困難多。

隨後,黎子流決定帶領幹部出去考察,從珠江三角洲的幾個小城市到山東、上海浦東、遼寧、黑龍江等地走了一大圈。他認為,廣州放下架子的時候,才是羊城經濟騰飛的時候。和佛山、順德、中山、東莞相比,廣州作為老大哥在用足用活政策上、在運行機製上、在辦事效率上都有一定的差距。隻有解放思想、更新觀念,破傳統、破常規,幹前人沒有幹過的,幹內地不敢幹的,幹一般人不想幹的,工作才能開啟局面,經濟才能發展。

黎子流組織的這次考察,比小平南行講話還早了幾個月,被輿論和社會認為是給局級幹部"洗腦"。這是在意識形態層面上尋求突破。

其次,也是在小平南行講話以後,廣州如何確定自己的奮鬥目標。小平要求廣州要追趕亞洲"四小龍",但具體先追哪一條龍呢?黎子流在市委和政府領導下組織專家論證。後來提出了"向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挺進"的目標。

1992年,市政府確定:"一個轉移",把經濟工作的重點轉移到調整結構提高效益上來;"兩個突破",外向型經濟發展有新突破,扭虧增盈有新突破;"三個推進",推進經濟體製改革,推進科技進步,推進廣州企業進步; "四個搞好",搞好國營大中型企業,搞好城市建設和管理,搞好精神文明建設,進一步搞好社會治安綜合治理以及民眾關心的用電問題。

目標明確了,思想統一了,前進的方向也有了,發展速度也就趕上了。

小平南行之後,廣州六年以平均19%的增速,GDP成長到2600億元。

追溯在廣州的實績,黎子流隻說了兩件事:一件是市區到機場的道路;二是廣州捷運。

從廣州市區到機場本來就沒多遠,但因道路不暢,常常堵車,到過廣州的人幾乎都要罵。1990年,在任代市長的黎子流下決心改造這條路,用了258天,以每畝5萬多元的地價,搬遷了700多個小販,動員拆遷了中央省屬的幾個單位。花4個多億修了這條隻有3英裏長的路。

而廣州捷運就更有趣。僅討論的時間前後跨度長達30多年,工程預算從1960年代的5億多元一路下來到1993年,預算為146億元人民幣。該項目1993年12月開工,1998年通車。全長18.56公裏。結提花了126億元.

一個農民出身的"平民市長",在中國南方的大都市,以自己的行動證實了自己的能力。

原新華社廣州記者站站長田炳信在一本書中寫道:"黎子流則憑著一臉順德人特有的豪爽韌勁和坦誠很快征服了有品位、有文化、有檔次、有機會比珠三角人讀的紅頭檔案還多的人"。

旁觀廣州

俗話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在從市長職位上退下來已經7年之後的2004年10月,我們問黎子流先生,如何看待廣州這幾年的發展,和你預想的一樣嗎?黎子流笑著說,這個問題不怎麽好回答,不過,我可以說三句話:一是每一屆政府都做了大量的好事實事.因在環境、條件、時局,班子情況不同會有大小多少之分;二是每一屆政府都是在承前啓後地工作;三是每一屆政府都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做完。

但在接受田炳信先生的採訪時,黎子流說:"廣州正逐步成為華南的經濟中心,帶動珠三角的發展,並透過海陸空交通網路延伸與國際接軌,成為國際大都市,這也是我當市長時的願望"。

作為曾經的市長,他到底是以怎麽樣的思想主政的呢?翻開那本《一個順德人的足跡--黎子流人生掠影》,有幾段話很有代表性:

--我在黨和人民的教育下,經過成功和錯誤的總結,為人宗旨是刻苦學習、處事以公、待人以誠,講求實效,我相信,做到了,朋友五湖四海坦誠相見。

--市長又是市民,經濟建設一定是中心,百姓生活一定不斷改善,這才是市長權力的結果。一切為了百姓,共產黨早就開宗明義,問題是經過實踐來檢驗這個真理。

--市政府一班人一定要團結、公正。"三個相互"、"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則"增",內耗則"減",這叫加減法。

--什麽叫機遇,機遇就是時間。看你能否抓住它?順利時當然是機遇,困難時也是一種特定的機遇,不要錯失。

--繼往開來,不斷創新。廣州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中,一定會邁向國際大都市的行列。

這是不是一個普通共產黨人的胸懷呢?作為領導、或是平民,仍然在廣州的土地上,他看著廣州一天天的發展,內心的幸福感應該比普通老百姓還要強烈。

"農業是艱難的"

"天地有大愛,萬物爭生;人間有真情,返璞歸真。?

1996年8月,黎子流不做市長了,1997年,不擔任市委領導職務了,1998年,正式退休了。

他說,我已經超期服役,應該幹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他選擇了三件事:一是研究探索科技農業的發展之路;二是社會扶貧教育;三是振興廣東粵劇。

2004年10月,黎子流說,時隔7年,我堅守這三點,一不為名,二不為利;我過得很充實,也很開心。

市長都做過了,為什麽還要選擇農業呢?

黎子流說,中國的農業是艱難的,它不同于工業、信息產業和房地產,農業的市場風險非常大:你豐收了,產品價格就下來了;產品價格漲了,你卻沒有產品可賣。

農業困難

黎子流認為,首先,國家對發展農業科技的支持力度不夠,最明顯的是銀行不給貸款,農業銀行都商業化了,他從退休做農業,沒貸到銀行的一分錢;其次,沒有保險公司願意為農業投保,即使有,條件也非常苛刻;第三,權力機關和相關機構對農業信心不足,關心不夠。

黎子流深情地說,我是農民出身,曾經繁重的農活我體驗過,我對農業很有感情,家族還有很多人靠農業吃飯,都很辛苦。

1997年,黎子流帶著三個問題開始探索農業:一是廣東的工業化城市已經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能不能為農業發展找到一條出路?二是中國有8億多農民,外出打工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治標不治本,解決"三農"最根本的是農業能不能搞現代化,能不能上個台階?三是搞農業能不能致富?傳統農業沒有出路,農民又不能全部出去打工,農民靠什麽?

黎子流決定以實踐來探索,地點選在廣州郊區和他的家鄉順德。

回歸土地

回歸農業

2004年10月18日下午,我們來到離市區50公裏的廣州市白雲區九佛鎮,坐落在這裏的廣州力智農業有限公司是一家園林式的養豬場,經過幾次重組後,該企業已經是集生產、科研為一體的現代化綜合性農業企業,也被廣東省認定為"生態示範園"。下設養豬和蔬菜兩個基地,他們的"穗康"牌豬肉榮獲廣州市名優農產品稱號。

作為該公司的不拿薪資也沒有股份的董事長,黎子流在19日告訴我們,力智農業公司可創利500多萬元。與此同時,公司還以"公司+公司"、"公司+基地+農戶"的經營模式,形成了廣泛的技術服務和市場服務網路,前景十分樂觀。

他的公司

坐落順德龍江鎮左灘的順德新世紀農業園有限公司,是黎子流任董事長和法人代表的又一個公司。

翻開公司簡介,看看那些股東,你就知道什麽是人格魅力了。

1998年,黎子流倡導做農業的時候,香港新世界集團有限公司、恆基兆業有限公司、信德集團有限公司等9家香港澳企業出于對黎子流的尊重和信任,紛紛回響,聯合廣州7家企業共同組建了這個誰都看不見未來是什麽樣子的企業。公司總規劃面積5000畝,耕地規劃2600畝,已完成首期耕地開發1200畝,投資1.5億元人民幣。經過6年的艱苦奮鬥,農業園建設已經初具規模,美麗的環境、科學的規劃和優質的產品,共同成為農業園向集生產、科研、觀光和休閒度假于一體的新興現代化農業企業邁進的關鍵賣點。

在農業園的草坪上,黎子流為我們算了一帳。

從1999年起,公司一直沒有分紅,公司的評估值是5億元,預計到2005年底,經濟效益會初步顯現出來。他說,要調整布局,還清全部債務,實現零負債,再投入5000萬元,同時,股東還會有6000萬元左右的分配。這是一個讓黎子流滿意的狀態。

這幾年,周邊的農民是受益的。當初征地的時候入股的農民,這幾年得到的分紅有2200萬元,他們的投資回報就是10%以上。另外,企業用工大部分都是當地農民,這幾年支付工資大約3500萬元,有約800個農民在企業就業。

黎子流說,從開始幹的時候,就想過了,不能以成敗論英雄,要嘗試、探索,為中國的農業和農民。初步是成功了。

對公司未來的發展,黎子流說,力智農業不再搞新增養豬場,要走低成本擴張的路,以公司帶動農戶的方式讓利于農民,同時,與大公司聯合做深加工,而且已經拿到了加工牌照,到2008年,年出欄將達到20萬頭,60%將出口。

新世紀農業園,一是繼續發揮國家級水產良種培育的作用,可以為廣東400萬畝水面的養殖業提供良種;二是實施生物工程,已經和中科院合作,開始生產高級調味品,到2008年利潤可望達到1000萬元,企業價值達到1億元;三是發展旅遊觀光,過去人們從農村涌向城市,此時向農村走,這是一個趨勢,是旅遊業的機會,春節前要建辦一個順德珠江文化農展館,進行歷史傳統和現代結合的展示。

聽黎子流給你細說的時候,他簡直就是一個企業家,他的興致、他的快樂、甚至他擁有的健康應該都與農業有關,是農業給了他信心和活力。同行的幾個朋友說,在這裏生活和工作,他就像一個庄園主。

在農業中,在大地上,黎子流既像一個富有的農民,更像一個純真的孩子,他以自己的熱情和智慧,為廣東農業探索著一條新路。

一種文化

黎子流不僅熱衷于農業,還熱衷于教育文化事業,振興粵劇、扶貧教育他都是積極的倡導者和參與者,先後為扶貧和慈善事業募集資金近億元。

他曾經為募集基金登台演唱,據說一曲粵劇唱罷,籌資達百萬元之巨,一時間傳為佳話。

他還是南雄(世界)珠磯巷後裔聯誼會的會長。珠磯巷全長800米,始建于南宋,方圓6公裏,有153姓。全球有5000萬南宋後裔,每年有30多萬人回來尋根問祖。

有人說,沒有珠磯巷,就沒有珠江三角洲。

黎子流說,我也是珠磯巷的後裔,理當為珠磯巷做些事。這幾年下來,全世界珠磯巷後裔對珠磯巷的投資超過了1億元人民幣,建起了25所學校和20多個姓氏紀念館和宗祠。

退休以前,黎子流喜歡跑步、遊泳、打球。退下來以後,從1998年開始,他愛上了高爾夫。曾經有連續三年的大年初一清早,他和兩個兒子去打球,整個球場就他們三父子。他說,不求進步,隻求散步。

黎子流說,高爾夫起源于英格蘭農村,本來是一項大眾化體育運動,但在中國,因為球場少,費用昂貴,被誤解為貴族運動。甚至認為打高爾夫就是腐敗,這是錯誤的。高爾夫的英文拼寫實際上是陽光、空氣、綠地和友誼,它應該是一項健康文明的體育健身運動,更是一種文化,我們不應該盲目反對,隻要條件許可,不亂佔耕地,還應該大力支持和倡導。

僅此,黎子流的坦率和膽識可見一斑。

內閣總理

家庭民主

說起自己的家庭,黎子流臉上洋溢著幸福。

他說,我們的家庭是非常民主的,老伴是很好的"內閣總理",我們共同的愛好是粵劇,我從政這麽多年來,她為我把關,免卻了很多麻煩。

有人送東西來,老伴都想辦法退回去。別人送來木瓜,她就送還西瓜,從來都不欠別人的。發現家裏有來路不明的錢財,就捐出去。黎子流說,對于別人托付的事,不違背原則的、能辦到的我就辦了,辦不到的我就直說。我這個人"隻會幫人,不會防人,更不會害人"。

家裏的大事,每個人都有發言權。黎子流說,他搞農業和振興粵劇,都遭到小兒子的強烈反對。兒子認為,搞農業太累,退下來就應該安享天倫之樂;至于粵劇,肯定是要衰落的,不是靠什麽人或什麽基金會就能振興的。當然,黎子流也有自己的理由說服兒子,他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兒子的意見保留。

家教

黎子流說,我們的家教有兩條:

一、要做好人,對社會有用的人,不要做壞人;

二、不能靠父母,父母是靠不住的。有權力的時候,不能利用父母;沒有權力甚至受批判的時候還要連累你們。

後來,他的兩個兒子都表示絕不從政、不當官,因為看怕了父親的經歷。他們都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了各自的道路,大兒子搞設計,小兒子自己學做生意,性格內向,不喜歡交朋友。對于兩個在國外讀書的孫子,黎子流的要求是每月用中文寫一封信回來,不能忘記中國文字,要練好書法,要和家人多溝通。

有時候,家庭幸福就是這麽簡單,但總是有人做不到也就得不到這份幸福。

企業家

對中國企業家的建議

黎子流已經有7年多都不願接受媒體的採訪了。他說,順德人都是這樣,多幹少說,隻幹不說,幹了不說。他還說,"千秋功罪誰評說,民間自有記功坊"。

對于這次來之不易的採訪,我們自然充滿感激之情。當然也要問一些大家關註的問題,我們說《亞洲資本》雜志主要是給企業領袖看的,你對他們尤其是中國企業家有什麽建議?

黎子流說,我離開領導崗位已八年了,許多新情況不了解,但要我說的話,我認為有四點必須做好:

首先,要學會做人,隻有做好了人,才能做好自己的企業;也要懂得回報社會,有能力就一定要記得扶貧濟困,社會公益。

其次,要學習科學管理,要學習國內外先進的管理經驗,提升管理水準,向管理要效益。

第三,要盯住市場,目光要看得遠一些,要時刻知道自己在市場競爭中的位置,及時調整經營戰略。

第四,腦子要清醒,不能盲目樂觀,要有所為有所不為。

黎子流認為,一個企業家能做到這幾點,他就一定能夠成功。中國需要更多更有實力的企業家,也需要更多的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企業和經理人。

祝福

對于一個老人,一個經歷了半生滄桑的共產黨員,我們全部的祝福是:快樂,健康,幸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