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元洪

黎元洪

黎元洪,字宋卿,漢族,是湖北黃陂人。人稱"黎黃陂",中華民國第一任副總統、第2任大總統。世居湖北黃陂西鄉、縣城、東鄉與北鄉,1883年入天津北洋水師學堂學習,1906年擢升暫編陸二十一軍統領。武昌起義時,任革命軍湖北軍政府都督。南京臨時政府成立時,當選為副總統。袁世凱死後,繼任總統。後段祺瑞利用張勛將其驅走,由馮國璋代理大總統。晚年投資實業。黎元洪是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都督,也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兩任大總統和三任副總統的人。

  • 中文名
    黎元洪
  • 別名
    黎宋卿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北黃陂縣
  • 出生日期
    1864年10月19日
  • 逝世日期
    1928年6月3日
  • 職業
    中華民國總統,中興煤礦董事長
  • 畢業院校
    天津北洋水師學堂
  • 其他成就
    修建黎氏宗桐, 兩次擔任中華民國大總統

生平經歷

1883年(清光緒九年)考入天津北洋水師學堂,畢業後,派往廣東服役,充二管輪,1888年隨“廣甲”編入北洋水師。

黎元洪

1894年甲午中日戰爭爆發,隨艦隊北援。坐艦被日艦擊沉,黎投海遇救,即得清廷官吏之青睞始為魯撫送南洋侯差,為兩江總督張之洞派充自強軍翻譯並監修南京獅子山炮台,炮台建成後兼任教官。張之洞調任湖廣總督,又調黎充湖北護軍馬隊營幫帶,遂派往日本見習。

1898年至1901年曾3次赴日本考察軍事。

1904年,任護軍前鋒一、二、三、四營督帶。次年12月,湖北常備軍改編為兩鎮,黎任第二鎮第三協統領官兼護該鎮統製官,後隨鎮改編。

1906年任陸軍暫編第二十一混成協協統領,兼管馬炮、工、輜各隊事務。率部參加彰德新軍秋操。

1909年以軍界代表身份參加“湖北鐵路協會”。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黎被革命黨人強迫推舉為湖北都督。漢口、漢陽光復,各國領事宣布“中立”,才宣告就職。

1912年1月,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黎元洪被選為副總統兼領鄂督。2月,南北和議告成,與孫武、劉成禺、張伯烈等組織“民社”,任理事長,鼓動武昌和南京分裂;附和袁世凱定都北京;鎮壓“群英會”;為排除異己,將原8個師的軍隊改編為3個師。8月16日與袁世凱合謀,誘殺湖北軍政府軍務部副部長張振武和湖北將校團團長方維。

1913年袁世凱撲滅“二次革命”。10月6日袁世凱任中華民國正式大總統,黎元洪為正式副總統兼鄂督。但袁對黎元洪在鄂視為心腹之患。12月派段祺瑞到鄂,以“磋商要政”為詞,迫黎元洪赴京。被安置在瀛台,與之結為兒女姻親以控製之。1915年袁世凱帝製自為,黎遷居東廠胡同,閉門謝客。12月15日,袁冊封黎元洪為武義親王。黎元洪堅辭不就。

黎元洪

1916年6月6日袁世凱死,黎元洪出任大總統。而國務總理段祺瑞獨斷專行,演成“府院之爭”。翌年6月,黎元洪引長江巡閱使張勛入京斡旋,7月1日張勛復闢,黎元洪被迫棄職。

1922年6月,直系軍閥曹錕吳佩孚趕走皖系總統徐世昌,“法統重光”再任大總統。次年初曹錕賄選,逼黎下野。6月黎元洪辭職赴天津。

黎元洪晚年致力于實業,曾任中興煤礦董事長、黃陂商業銀行總董事和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等企業的董事。投資企業45個,其中銀行17家,工廠12個、煤礦6家,總投資額達200萬元。又于武昌油坊嶺等地購置大量田產。

1920年,黎元洪眷念故鄉,捐資拆遷黎家河祖遺的一間半屋,修建黎氏宗祠。內設孝義國小堂,聘請塾師一人,塾師工資及學生學雜費用,都由黎元洪負擔。

1928年6月3日黎元洪因腦溢血病逝于天津。

1935年11月24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于武昌為黎元洪舉行國葬典禮,遺體歸葬于武昌卓刀泉。

1966年,黎墓毀于紅衛兵之手,黎氏夫婦遺骸也不知所終。當地的公安將此事告知湖北省博物館。博物館的人無法製止,隻能依據“地下文物歸國家所有”的政策說服紅衛兵將隨葬物品交給博物館收藏。黎元洪墓被毀後,墓園被夷為平地,林勘院先後在上面建了兩座辦公樓。1981年辛亥革命70周年,武漢市政府撥款在原址附近修了個空冢。

為政舉措

大練新軍

湖北是當時東南各省中編練新軍最早的。不管是外國人還是鐵良來參觀,都稱贊這支部隊練得不錯。正因為如此,黎元洪在整個新軍中名聲也很大。因而當時湖北變成江南練兵的中心,安徽、湖南、廣西、貴州都派人來湖北學習訓練,這些人隻或多或少都受過黎元洪的教育。這樣一來,黎元洪的影響就不局限于湖北,而是擴大到了大江南北。黎元洪從1896年調到湖北之後,一直到1911年,除了三次到日本考察之外,主要的活動就是在湖北摸爬滾打,編練新軍。除了陸軍之外,因為他還學過水師,張之洞在練新軍時曾組建了一個艦隊,有六條以“楚”字開頭的軍艦,有四隻以“湖”為首的炮艇,也是委托黎元洪管理,用來保衛湖北的長江。在辛亥革命之前,應該說,黎元洪在新軍中的影響力和地位都是比較高的。

支持新黨

第一是他曾建議選派留學生赴日本學習軍事。黎元洪1898年首次從日本考察回國之後,便向張之洞建議派遣青年學生赴日本士官學校學習,張之洞很快答應他的建議,最初計畫是湖南、湖北各派一百人,但由于經費不足,最後隻派了20人,從此開了留學日本的新風。到1906年時,湖北留日學生有1360人,約佔全國留日學生的1/4,因此,辛亥革命後仍有人說:“至今軍界學界人如此之盛,皆當日元洪一言之力也。”

其次,黎元洪為官清廉,平易近人,能夠與士兵同甘共苦,贏得廣大士兵的愛戴。這可能和黎元洪出身貧苦有關,平時他對士兵比較體恤,作風開明,沒有什麽架子。對入營當兵的知識分子常常免去勞役,給予特別關照;在治軍方面,則寬嚴適度,以身作則。這一點和張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張彪是個徹頭徹尾的貪官,逢年過節,他經常勒令各營送禮,但他不直接收錢,而是要人送“字”。送字分為福、祿、壽三等,其中福字代表8兩,祿字代表4兩,壽字2兩。每個人至少要送一個字,然後直接從軍餉中扣去。

再有就是黎元洪在處理革命黨人的活動時比較寬容。從1903年開始,革命黨人就不斷地到部隊當兵,做士兵的思想轉化工作。這些行為被黎元洪多次發現,但他多寬大處理。1903年,劉靜庵在黎元洪管帶的護軍馬隊當文書,秘密從事反滿宣傳。

後來,黃興化名張守正寫信給他,誤入文案劉稚亭手中,劉稚亭便告訴了黎元洪。黎元洪完全可以就這件事情大做文章,嚴肅處理劉靜庵。但是黎元洪顧慮自己部隊出現革命黨人,上面知道肯定會來追究,最終一定會追究到自己頭上。因為黎元洪小時候生活非常艱苦,有這麽高的職位不容易,他就有一種保位的思想,所以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終假稱劉靜庵生病,讓劉辭差出營,沒有進一步追究。1906年末萍(鄉)瀏(陽)醴(陵)起義後,日知會密謀回響。由于內奸告密,湖北當局抓捕了包括季雨霖、劉靜庵、張難先在內的一大批革命黨人。其中季雨霖的級別最高,相當于排長,關押了一年多後,由黎元洪、曾廣大以季雨霖生病為由,讓他保釋出獄。革命黨人這樣的活動發生過多次,但黎元洪都沒有從嚴處理。這也讓革命黨人對黎元洪有好感,認為他是一位仁厚長者,所以,辛亥革命後大家才推舉他出來當都督。

維護共和

1893年孫中山在廣州行醫,黎元洪在廣甲艦當管輪。艦上有士兵病了,黎元洪就請孫中山上艦看病。兩人就這樣見過一面,但並沒有深入接觸。第二次,辛亥革命之後,孫中山當了大總統,黎元洪當選為副總統,兩個人也沒有見面。直到孫中山辭掉大總統後,1912年4月初,黎元洪邀請孫來武漢訪問,並熱情接待了孫中山。孫中山、胡漢民都非常肯定黎元洪的功勞,稱贊他為“民國第一偉人”。最後到了1924年,孫中山應馮玉祥邀請,到北京商談國事,路過天津。黎元洪在天津招待了他。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在北京去世,黎元洪在家裏設靈堂供奉孫中山。應該說黎元洪從開始接觸到孫中山去世,他對孫中山始終很尊重。

當時有外國記者明確問他,袁世凱想做皇帝,你怎麽還跟著他走?黎元洪就說,我相信袁世凱不會做皇帝。假如袁世凱稱帝,我也要起來打倒他。果然,袁世凱稱帝後,冊封黎元洪為武義親王——當時封王的就他一個人,但是黎元洪堅決抵製。袁世凱逼他接受武義親王封號,黎元洪堅決地說,如果再逼他,他就一頭撞死。後來張勛復闢,黎元洪也堅持抵製。袁世凱死了之後,黎元洪當了總統,段祺瑞擔任國務總理。但是實權還是掌握在段祺瑞手中,他當時並沒有太大的力量。雖然如此,他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還是做了些事。具體來說,當時國務院各個部的部長,開始的名單裏面都是親段祺瑞的,黎元洪說不行,要把南方革命黨人引進來。結果九個部中孫洪伊、谷鍾秀、張耀曾、陳錦濤等部長是革命黨人。

興辦工商

1923年9月,黎元洪來到上海。出乎他意料的是,盧永祥和淞滬護軍使何豐林都很冷淡。他在寓所召集各省代表談話,廣東代表汪精衛說,我對黎先生很敬佩,但對在上海組織政府不感興趣。其他省的代表說要先請示本省長官。何豐林甚至發布告示:倘有破壞秩序,擾亂治安之行為,無論何人,概予拿辦……

11月初,黎元洪乘船前往日本療養。半年後回到天津,從此不問政治。第一次息隱天津時他就開始投資實業,此時更專註于此。據相關資料,他先後投資銀行、廠礦七十餘家,金額不少于三百萬元,與此同時還廣泛捐資助學。

1926年10月,他突發腦溢血,生病期間,所養的兩隻孔雀突然死了一隻。

兩年後蔣介石的北伐軍打到山東,要沒收黎投資最多的中興煤礦。他急忙找人向蔣疏通。蔣說:“別人的我沒收,黎黃陂的我不能沒收。”但他先是向中興攤派了100萬元的短期債券,之後又是100萬元的軍餉。為了湊錢,黎元洪身心俱疲。

1928年5月25日他在看賽馬時突然昏倒。6月1日,讓秘書起草遺囑,告誡子女要從事實業,勿問政治。兩天後65歲的黎元洪在寓所病逝。另一隻孔雀也在這時死了。次日凌晨張作霖在皇姑屯被炸。北洋軍閥的時代就要過去了。

黎元洪的遺囑以通電方式發表,其中包括:從速召集國民大會,解決時局糾紛;實行墾殖政策,化兵為農工,勿使流離失所;振興實業,以法律保障人民權利;革命為迫不得已之事,但願一勞永逸,俾國民得以早日休養生息,恢復元氣;早定政治方針與教育宗旨;民元以來,凡無抵觸國體之創製,均應一律保持,請勿輕議紛更;和平統一,利國富民。

開祭時,他當年的死敵、晚年的近鄰(兩人的居所相距不到兩公裏)段祺瑞也來到靈堂,“三鞠躬畢,喟然而嘆,似有無限感慨者”。

黎元洪墓

隨著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臨近,武漢市政府決定投資近一千萬元人民幣,把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黎元洪墓擴充修建為黎元洪陵園,屆時將作為辛亥百年的重要紀念場所。 據武漢市文化局相關負責人介紹,2011年就將迎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武漢作為辛亥革命的爆發地,有眾多的歷史遺存。目前,該部門已製定整體方案,將按照辛亥革命文物遺存的現狀、工程的難易程度、投資額大小分批進行修繕。其中,今年啓動的黎元洪陵園擴建工程投資將近千萬元。2010年,武漢市為了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特別撥專款對整個墓園進行了維護,拆除了周圍的四棟房子,將墓園擴大到12畝,並進行了景觀設計, 增建了“黎公廳”、“遊廊”等旅遊設施,補種了櫻花、桂花等樹木,擴充為民國大總統陵園。牌坊正面正中四個大字“共和磐石”蒼勁有力,背面正中刻的是“乾坤正氣”四個大字。

黎元洪

如今,整座墓園由寢陵、照壁、黎公亭、休息長廊、墓園廣場等幾個部分構成,還人性化地建設了一個停車場,可供10輛左右小車停放。

這裏已經成為武漢當地辛亥革命的紀念勝地之一,每天到這裏來遊玩的人絡繹不絕。到訪華中師範大學的各界朋友,都一定要抽出時間,到黎元洪墓參觀。這裏已經成為到華中師範大學的必遊之所。 祖籍武漢黃陂的黎元洪,在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湖北軍政府成立後,被起義士兵推舉為都督。此後,他兩度出任民國大總統,1928年6月3日在天津去世,1932年其靈柩運回武昌,1935年11月民國政府在全國三大陵園之一的洪山為其舉行國葬,並遷其夫人靈柩合葬一處。1966年黎元洪墓被毀,如今黎元洪墓為衣冠冢,1981年至今武漢市曾在原地四次投入數十萬元重修黎墓,1988年列為武漢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旅遊路線

由于歷史的變遷,黎元洪墓如今難以尋覓,筆者為此專門踏訪,精心設立了幾條旅遊路線,可以供您方便地到達。

路線1:

黎元洪

華中師範大學東門進去----沁園春食堂-----沿著食堂西邊的馬路筆直向前------越過幾棟教師宿舍走到底------頂頭學生宿舍樓------幾家小商店------上坡靠近坡邊東就是黎元洪墓

路線2:

華中師範大學北門進去-------校訓石往東走------行政樓東面路筆直往前-----學子餐廳-----職業技術學院-----職業技術學院教學樓------中百超市-----往南拐角-----黎元洪墓

路線3:

華中師範大學南門進去-----管理學院東拐------研究生樓----學子餐廳-----職業技術學院-----職業技術學院教學樓------中百超市-----往南拐角-----黎元洪墓

人物子女

黎元洪有子女四人。

黎元洪

長女黎紹芬,字介繁,生于1901年6月16日。1923年畢業于南開大學,赴美國就讀于哥倫比亞大學。1927年回國,任天津市教育局督學。1933年8月,與徐璧文結婚。抗戰後任天津市政府顧問。旋任天津二女中校長。1949年後加入民革。“文化大革命”遭嚴重迫害,致心髒病發作,1966年12月9日病逝于天津。育有一子一女。

長子黎紹基,字重光,生于1903年7月7日。1920年赴日本就讀于日本貴族學院,1921年歸國與唐閎律結婚,婚後復去日本。1923年歸國,旋入天津南開大學文科學習,1927年夏畢業。黎元洪去世後,擔任中興煤礦公司董事、協理等職,又任中興輪船公司常務董事。1949年後,曾任中興輪船公司董事長、棗庄煤礦公司副董事長。“文化大革命”中遭受嚴重迫害。1977年後,任上海徐匯區政協副主席、上海市工商聯常委、上海市僑聯委員、徐匯區僑聯主任委員。致力僑務工作。1983年1月31日在上海病逝。育有三子一女,均在國外。

次女黎紹芳,生于1906年12月29日。1914年與袁世凱第九子袁克玖訂婚。曾讀南開大學預科一年。因對婚姻不滿,憂鬱終日而患精神病。1934年與袁克玖完婚,婚後感情不合,病情加重,被送入精神病院。1945年4月15日病故。

次子黎紹業,字仲修,生于1911年7月對日。曾就讀于南開中學,後因病退學,在家庭教師指導下完成學業。1928年黎元洪去世後,與兄紹基一起經營產業。1935 年3月3日,與原海軍總漢劉冠雄之女劉孝琛結婚。曾任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市民革委員、天津市文史館館員。育有二子二女。1996年2月9日,黎紹業因病逝世,享年八十五歲。

軼事典故

1911年10月17日,湖北軍政府門前祭壇高築。祭壇前香煙繚繞,壇上黃帝軒轅氏靈位庄嚴肅穆。靈前擺設香案,陳玄酒,旗立兩側,鼓樂喧天,湖北軍政府都督黎元洪跪讀祝文,三軍鳴槍,全體跪拜,山呼萬歲。這是湖北軍政府祭黃帝儀(一說為祭天大典)的盛典,也是黎元洪視職的慶賀大典。

辛亥革命首義取得取成功,照理說應該推選一個有才幹、孚眾望的革命中堅人物出來擔任新政權的首領,以便把革命進行到底。

有的革命黨人回憶說,武昌起義爆發後,黎元洪及其他的湖北軍政要員員紛紛躲藏逃路,省城很快被革命軍控製。當時,黎元洪躲在姨太太黎本危的床底下,被部下馬隊第一標第一營的排長蕭燮增知道。蕭帶班代虞長庚把黎元洪從床底下拖出來,他們用手槍逼首黎元洪來到省咨議局(即今閱馬元紅樓),將其關押在樓以上兵守衛。黎當時嚇得魂不附體,一言不發,像個木菩薩。有的人持另一種說法:武昌起事後,黎元洪更換便衣,由執事官王安瀾帶領,躲到黃土坡劉文吉參謀家中。當革命軍聞訊找來時,黎元洪嚇得躲到屋中蚊帳後面,又從帳後鑽入床下。革命軍馬榮將子彈上膛,命他出來,黎元洪見再也無法躲避,隻好從床下爬出來,最後被革命軍推上了湖北軍政府都督的席位。以上兩種傳說,反映了黎元洪被脅迫參加革命的事實。

就在武昌起事的第二天早晨,革命軍在黃土坡找到了黎元洪,當即將他帶到楚望台,接著又擁至資議局,讓他出任都督。但黎元洪執意不肯接受。他說:“此舉事體重大,務要慎重。我不是革命黨,我沒有做都督的資格,夠資格的是孫文,你們何不接他來擔任都

黎元洪

督。”這時,革命軍將預先擬好的安民告示拿出來要黎元洪簽字,黎元洪像怕被蛇咬一般,連聲說“莫害我,莫害我!”黎元洪這種消極抗拒的態度激怒了周圍的革命黨人,他們氣憤地罵道,“黎元洪不識抬舉,是滿清的忠實走狗”,“幹脆給他個槍子兒吃算了”。在場的李翊東也大怒,他舉槍對著黎元洪吼道:“你本是滿清奴才,當殺!我們不殺你,舉你做都督,你還不願意。你甘心做清朝奴才,我槍斃你,另選都督。”說著就要扣動板機,嚇得黎元洪面無人色,出了一身冷汗。此後幾天,黎元洪一直是不思米食,緘默不語,他抱定主意既不再做清朝官事吏,亦不宜擔任革命軍職務。直到1911年10月13日黎元洪仍不肯就任都督,革命軍隻好將他軟禁在軍政府。他整天愁容滿面,心思重重。心想,這下可完了,朝廷把我當叛徒,黨人把我當囚徒,妻妾兒女,不得見面,如有手槍在身,莫如飲彈自盡,一致了之。由此可見,當時黎元洪消極抗拒的決心之大。

蕭致治:“床下都督”並不是真的,當時黎元洪並沒有躲在床下。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曾問過喻育之——他是最後一位去世的辛亥革命老人——黎元洪究竟是不是躲在床下?他說這個事情並不是事實,黎元洪當時是躲在帳子後面,並不是後來說的是革命黨人從床下把他拉出來的。但不管怎麽說,黎元洪當時殺了革命黨人,是與革命為敵的,但之後隨著情勢轉變,他也被動地參加了革命。畢竟他沒有主動組織軍隊鎮壓革命黨人,他隻是躲起來了。而且根據當今一些回憶錄記載,在辛亥革命前革命黨的領導人就曾策劃過,如果革命後沒有首領的話,就擁護黎元洪為領袖。當天清晨,馬榮把黎元洪找到之後。就把他帶到楚望台軍械庫。吳兆麟得知黎元洪即將到來,就把部隊組織起來,列隊歡迎,希望他能出來指揮作戰。在楚望台停了幾個小時後,到了10月11號中午,黎元洪就被帶到諮議局,除了革命黨人之外,諮議局的一些議員,主要是立憲派,也都請來了。大家就推舉黎元洪為中華民國軍政府鄂軍都督。

剪辮明志

然而,隨著革命情勢的發展,隨著漢口、漢陽的先後光復,以武昌為中心的革命大有形成波瀾壯闊之勢。在這種情勢下,黎元洪看到武漢三鎮已歸民軍掌握,于是,他的態度也開始有了一些變化,這個變化的首要標志就是剪掉長辮。

1911年10月13日,革命軍的炮隊擊退了清政府的兵艦,黎元洪得知此訊息後,表面上一副苦愁,但暗中已開始盤算,準備接受革命軍的要求。這天下午,他開口同革命黨人甘績熙陳磊說起話來。甘說:“你這幾天總是苦臉對待我們,太對不起我們。我們拋頭顱,灑熱血,換來今天成績,抬舉你做都督。革命成功了,你可做華盛頓;革命不成功,你可做拿破崙。你很討便宜呢!你再不下決心,我們就以手槍對你。”黎元洪答復說:“你年輕人說話不要太激烈,我在此近三日,有什麽事對不起你們?”陳磊接著說:“你的辮子就對不起我們,武漢三鎮人人都剪辮子,你身為都督,就該做個模範,先剪掉辮子,以表示決心。”黎此時也順水推舟地說道:“你們不要如此激烈,我決心與你們幫忙就是。你們說要剪辮子,我早有此意,你們找個理發匠來,我把辮子剪去就是了。

甘績熙見此狀,立即報告有關方面,並請來了理發師。理發師請示道:“都督剪去辮子,留多長頭發?”黎元洪簽道:“剃個光頭。”不到半小時,理發師便給黎理了個光頭。這時的黎元洪頭是圓的,肩是圓的,身子也是圓的,肥頭大耳,頂放青光。蔡濟民在旁打趣道:“都督好像個羅漢。”黎元洪嘻嘻一笑說:“像個彌勒佛。”一句話惹得周圍開懷大笑。黎元洪去掉發辮後,吳兆麟還特地買回一掛鞭炮,以示慶賀。接著士兵們請去掉長辮的黎元洪訓話,黎元洪說道:“元洪不德,受各位抬舉,眾意難辭,自應受命。我前天未下決心,昨天也未下決心,今天上午也未下決心,現在是已下決心了。無論如何,我總算軍政府的人了。成敗利鈍,生死以之。”黎元洪的一席講話贏得了與會者的熱烈掌聲。正是由于有了這種轉變,也才有了1911年10月17日祭天大典中黎元洪的就職表演。

關心家人

辛亥革命時,黎元洪首先想到的是家人。清兵進攻漢口時,他托人在上海的公共租界租房子,把家人送去避難。黎家人在上海不隨便外出,遇人問話,不說來自武昌,也不說姓黎,而說姓吳——用黎的妻子吳敬君的姓。

黎在天津時,每日8點吃早餐,餐後流覽報紙。看到中國的政局惡化,就用練習毛筆字來排遣煩悶。午飯後他會睡午覺。晚飯後和家人在客廳裏聊天,除新聞外多是家長裏短。他很喜歡在這時聽留聲機。9點回臥室就寢。

個人愛好

黎感到精神不振時,便在清晨騎馬出遊。黎家的花園裏有個自建的網球場,他常在下午打上一小時網球,到了冬天便把網球場改為溜冰場,自娛自樂。在北京任大總統時,他常到北海去溜冰。

黎的另一個愛好是國劇。每逢春節,黎家總是邀請國劇名角和雜耍藝人到府演出。在北京時,他常到城南遊藝園看戲,這是大眾遊樂的場所。黎出門看戲或看電影多不要人跟隨,相當平民化。

捐款辦學

黎熱心教育,屢屢助學。他捐2000元中國銀行股票開辦天津北塘第一所國小。南開創校他捐“七長公債”1萬元。家鄉黃陂創辦前川中學(今黃陂一中)他捐款3萬、家鄉黎家河創辦孝義學堂(現大悟縣彭店鄉黎家河)。他還曾撥中興煤礦10萬元股票,籌備創辦江漢大學。後學校未成,籌款被用來建了一座體育館,即武漢大學的宋卿(黎元洪字)體育館。

人物評價

嚴復評價黎元洪說:“黎公道德,天下所信。然救國圖存,斷非如此道德所能有效。何則?以柔暗故!遍讀中公歷史,以為天下最危險者,無過良善暗懦人。下為一家之長。將不足以庇其家,出為一國之長,必不足以保其國。”

和別的政治人物不同,黎元洪雖三任副總統,二任大總統,但位尊而權不重,名高而實不符,人不微而言輕。平生牽涉許多重大歷史事件,例如反對袁世凱稱帝,拒絕王封,為他贏得了較高的威望。其後護國軍擁戴他,護法力量爭取他,他也與護國護法運動相呼應,對袁世凱的垮台,北洋軍閥的分裂,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當然,他的最大歷史貢獻是介入武昌起義,並與眾多辛亥志士一起推翻二千餘年的帝製,走向共和。在武昌起義中,他的介入與存在,就是一個了歷史性的象征,就已經正式敲響了滿清政府及千年帝製的喪鍾。這一歷史貢獻是完全不容抹殺的,也無法抹殺的。

黎元洪是一個充滿矛盾和爭議的人物,……他的一生,經歷了北洋海軍、湖北新軍、首義都督、三任民國副總統和兩任民國大總統諸時段,其間有功大于過者,亦有功過相償者,還有過失難辭者。辛亥史研究頭號專家章開沅先生說:長期以來,黎元洪就沒有享受過歷史的公正。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僅有國民黨的正統史觀的影響,而且有共產黨革命史觀的影響,此外還有湖北地區若幹首義志士的黨同伐異乃至揮之不去的潛在“反清情結”。這樣,就使我們難以對這位重要歷史人物及其相關史事作出客觀而公正的評述。

黎元洪在中國人走向共和的道路上,盡管步履蹣跚,坎坷曲折,但畢竟也是邁開第一步的先行者之一,我們理應給以必要的尊敬。同時,也要像張謇所說的那樣,以“公平之心理,遠大之眼光”看待這個歷史人物,“勿愛其長而因護其短,勿恨其過而並沒其功;為天下惜人才,為萬世存公正。”

斯人已去八十載,作為政治家,他出任首義都督,為號召天下,震懾清廷,使辛亥革命一舉成功,建立了不朽的功勛;他在武漢首倡的“軍民分治”,開創了民國黨政分開、軍政分開的先河;他率先實行的“省長製”、他二度當國時提出的“廢督裁兵”等依法治國主張,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他旗幟鮮明地反對袁世凱的帝製,斷然起用自己的政敵段祺瑞鎮壓張勛復闢,將永載史冊;作為軍事家他在治軍方面,打造了近代中國與北洋軍齊名的“南洋軍”的品牌;作為與實業家,他是發展中國近代工業與對外開放的實踐者。他與華僑創辦的中國遠洋貨船公司,開通了香港經上海至美國舊金山的遠洋航線,填補了我國遠洋運輸的一項空白;作為書法家,他繼承創新,其書法作品遍及海內外名山名院名寺。

人物故居

北京

黎元洪宅在東城區王府井大街27號,原大門開在東廠胡同。此處是明代的東廠。清代時,兩廣總督瑞麟、宜隸總督榮祿先後住過這裏。民國初期,此宅又歸黎元洪所有。張勛復闢時,被逐離京。1922年,黎再度出任總統,仍回東廠居住。1926年黎房宅被日本“東方文化會”購得。1949年後,此地為考古研究所,仍儲存部分花園及古建築。在其圍牆的東北角,還曾有一刻著“黎大德堂界址”的石碑。整座黎宅變化最大的階段是在1977年和1978年,黎宅的家廟與住宅部分在這兩年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幢新蓋的9層中國近代史研究所辦公樓,北面還留下了一幢原黎宅的小平房,共三間,是現在的世界史研究所辦公室。上世紀80年代,西邊的花窖與僕人房也被拆掉,取而代之的是六七棟五六層的研究所職工宿舍樓。最東邊的花園部分屬于考古研究所,現在正準備蓋一棟現代化的辦公樓,用工地師傅的話說,叫“轉著圈上去的現代樓”。為此,考古研究所在去年年底將原花園內的一幢蘇式辦公樓拆掉了。花園裏的假山與回廊早已不見,留下了一小部分假山和假山上的一間古建小房。在假山的北側有一幢上世紀40年代日本東方文化研究所蓋的水泥建築,屋頂是綠色的,四角呈勾飛狀。窗戶是小長方形的那種,窗框安裝得很靠裏。

黎元洪

天津

其一,在英租界盛茂道(今和平區河北路219號)是他1912與1918年先後以黎大德堂名義購自英租界工部局,土地共三塊8.096市畝,後又購自張金鑒堂上地4.69市畝。黎氏在買進這些土地後,委托一個外國建築師,先後建成東樓、中樓、西樓、戲樓與花園等,共建房171間,建築面積8516.5平方米。其中樓房150間,平房21間。東樓房是一所西式二層帶地下室混合結構,機磚、瓦頂,雙槽門窗,菲律賓木地板;西樓為法式三層樓房,高台階,樓上有平台、涼亭、裝飾富麗堂皇。中樓又叫鴛鴦樓,也是一所西式二層樓房,前後被花園圍繞。戲樓有休息廳、客廳,一些著名的演員在此唱過堂會。

其二,在德租界威廉路(今河西區解放南路256號),是黎氏1917年以宋卿府君名義購置的一塊3.72市畝房產,經拆除後修建成一所花園住宅,共有房44間,建築面積1878平方米是一所西式三層洋樓,磚混結構,混水牆,砂石面,尖形瓦頂,大理石台階,整座建築與室內裝飾都十分講究。院內有噴水池、方亭、石雕仙人像等,黎氏于1928年即死于這寓所。以上兩所住宅幾經拆改建,原建築不復存在。

大悟

黎元洪故居,位于大悟縣彭店鄉黎河村黎家河,就在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村,卻走出了一位政治風雲人物——黎元洪。黎元洪故居紀念館及其設施的規劃設計已經形成,故居建設將通過組織社會資金,積極捐資紀念場館建設,總投資300萬元,佔地面積4畝,故居土地征用工作已于3月下旬展開。黎元洪總統故裏建成後,將成為大悟名人文化旅遊景區。

對聯介紹

一身肝膽生無敵百戰靈威歿有神。

蔡鍔

正倚濟時唐郭李

竟嘆無命漢關張。挽蔡鍔、黃興

上壽伏生傳絕學

通經高密擅名家。

康有為六十壽

成功卻隻身蕭散;

大勇哪知世險夷。

挽黃興

司馬筆精堪接軌;公羊學統在傳經。

王闓運

燕市悲歌懷壯士;山陽聞笛嘆嵇生。

挽湯覺頓

當日風雲隨叱吒;至今草木識威名。題揚州徐園

黎元洪

奧旨遐爾,道根永固;辭機曠遠,名翼長飛。

挽黃宗仰

江漢啓元戎,仗公同定共和局;乾坤試四顧,曠世誰為建設才。

孫中山

以時勢論英雄,即今還我河山,鼓聲不死;為國民謀幸福,做個後來榜樣,劍氣猶生。

吳祿貞

為國家保衛治安,功首罪魁,評議質諸後世;惟天地監臨上下,私情公義,此心不負故人。

挽張振武(張為黎勾結袁世凱所殺害,為民國第一起血案)

仕隱系興亡,居然成邑成都,代養萬民光上國;安危存語默,堪嘆先知先覺,未完七策奠新邦。

張謇

急難憶良朋,傷心鴻雁分行,風雨曾無相並影;解懸辜大願,回首龍蛇起陸,鄉關猶有未招魂。

挽湯化龍

下遊建國,多士同袍,屈指已經年,半壁江淮資保障;大將橫屍,元凶漏網,傷心唯一哭,全軍縞素動哀思。

挽徐寶山

書生當艱危震撼之沖,以舍身成名,一死于君國無憾;國人當共和回復而後,為哲人致祭,九京被涕倘歸來。

挽湯化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