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發

黃鴻發

黃鴻發,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縣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首腦。曾致2人死亡、3人重傷、13人輕傷、5人輕微傷的嚴重後果。

2020年1月13日,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黃鴻發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3月11日,海南省高院二審判處黃鴻發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

2020年7月30日,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達的執行死刑命令,對黃鴻發執行死刑。

  • 中文名
    黃鴻發
  • 國籍
    中國
  • 逝世日期
    2020年7月
  • 職業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縣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首腦

犯罪經歷

20世紀80年代末,黃鴻發及黃鴻金、黃鴻明、黃鴻波(已死亡)憑藉其父親黃應祥任昌江縣建委建安組組長的公職身份,作風蠻橫,逞強爭霸,黃氏家族在昌江惡名初顯。1990年,黃鴻明糾集他人實施故意傷害行為致一人死亡、一人重傷,未被司法機關處理,黃氏家族在昌江地區惡名遠揚。

1991年,黃氏家族開始在昌江開設賭場,1995年為打擊競爭對手,壟斷地下賭場,黃鴻發組織、指揮林某等人故意傷害姜某某致其重傷,至此,黃鴻發黑社會性質組織正式形成。

該涉黑團伙為牟取暴利,通過開設賭場、非法採礦、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等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大肆斂財,對昌江地區的賭場、鐵礦、混凝土、石場、砂場、廢品回收、娛樂場所、農貿市場、啤酒銷售、煙花爆竹、土建工程、機車銷售、典當行、駕校等多個行業、領域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響。該組織利用在當地的強勢地位,“以商養黑”“以黑護商”,通過十幾個經濟實體攫取20餘億元的巨額非法收益,用於支持該組織的運行、發展。

該涉黑團伙嚴格對內管理,形成明確的組織紀律和活動規約:組織成員必須服從黃鴻發、黃鴻明、黃應祥、黃鴻金的命令,不得挑戰黃氏家族的權威,違者給予開除、趕出昌江地區等懲戒;非法收益由組織者、領導者掌控並分配,組織成員未經允許不得從事相關經營活動;組織成員按行業進行管理,下級服從上級。

該涉黑團伙長期在昌江地區通過暴力、威脅等手段有組織地實施大量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民眾,稱霸一方,導致2人死亡、3人重傷、13人輕傷、5人輕微傷的嚴重後果,造成昌江地區人民民眾極大的心理恐懼,致使大量被害人不敢報案。

此外,為尋求非法保護,黃鴻發涉黑團伙以非法收益拉攏、腐蝕政府職能部門及政法機關領導幹部充當“保護傘”,導致該涉黑團伙在昌江地區大肆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長期未被打擊處理,嚴重乾擾、破壞了昌江地區人民民眾正常的生產、經營、生活秩序,破壞當地政府及司法機關的公信力。

檢舉通告

2019年1月8日,海南省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檢舉黃鴻發犯罪團伙犯罪線索通告:姦淫擄掠惡行累累。 

2019年2月13日,海南省檢察機關以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非法持有槍枝罪等犯罪依法批准逮捕以黃鴻發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首批130名犯罪嫌疑人。

案件審理

一審宣判

2020年1月13日,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備受社會關注的黃鴻發涉黑案及其“保護傘”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黃鴻發以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等16項罪名,數罪併罰,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被告人黃鴻明,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等罪,數罪併罰,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並限制減刑;被告人黃應祥、黃鴻金等187人以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鬥毆罪、敲詐勒索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刑期。對昌江黎族自治縣委原常委、縣公安局原局長麥宏章,昌江縣原副縣長周開東等7名“保護傘”,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二年半不等刑期。

二審宣判

2020年​3月11日,海南昌江黃鴻發特大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作出二審判決:維持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黃鴻發作出的一審判決,即判處被告人黃鴻發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行賄罪等17項罪名,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黃鴻明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等罪,數罪併罰,依法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同時限制減刑;被告人黃應祥、黃鴻金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等罪,均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餘被告人均依法從嚴從重判處刑罰。對公安機關扣押在案的價值25億餘元的涉案財物已組成資產處置小組另案處置。。

海南黑老大黃鴻發二審獲死刑海南黑老大黃鴻發二審獲死刑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