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顯聲

黃顯聲

黃顯聲(1896-1949),漢族遼寧省岫岩人。在沈陽打響了抗日第一槍,是東北義勇軍的締造者之一。黃顯聲是東北軍高級將領中最先接受黨的領導者,並于1936年8月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西安事變後被國民政府扣押,1949年11月27日被殺害于重慶白公館監獄。

  • 中文名稱
    黃顯聲
  • 別名
    字警鍾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遼寧省岫岩
  • 出生日期
    1896年12月18日
  • 逝世日期
    1949年11月27日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東三省陸軍講武堂第三期炮兵科
  • 信仰
    共產主義
  • 主要成就
    東北義勇軍的締造者之一在沈陽打響了抗日第一槍

人物簡介

黃顯聲(1896-1949),遼寧岫岩人,1918年考入北京大學文科補習班,是"五四"運動的積極參加者"五四"運動以後,決心投筆從戎,于1921年考入東北陸軍講武堂第三期炮科。次年以優異成績畢業,服務于東北軍。他治軍嚴謹,膽識過人,深受張學良信任,一再提升。1928年,他任第一旅(即衛隊旅)旅長負責沈陽警衛,保護張的安全。在同親日派的鬥爭中,他堅定地站在張學良一邊,並以鮮明的愛國主義思想對張產生過一定影響。1930年,他任遼寧省警務處長兼沈陽市公安局長,雷厲風行地整飭了社會秩序,並開展禁煙、禁賭的活動。1931年"九一八"事件前夕,他努力蒐集情報、向上反映,請示對策。但由于張學良不可抵抗的命令,使他不能有所作為。"九一八"事變爆發後,他率領公安局各分局、隊,對日軍進行了頑強抗擊,直到確實無力繼續抵抗,才下令退出沈陽。其後,他以全省的警察隊伍為骨幹,組織義勇軍,對日抗戰:轉戰于遼南、遼西一帶,打擊了日偽軍的囂張氣焰。​

黃顯聲塑像黃顯聲塑像

1932年秋,其部隊改編為騎兵第二師。1933年長城抗戰開始,他又率部出關迎敵,在百馬關一帶進擊日本侵略者。後因國民黨二五師尾隨監督脅迫,不得不忍痛撤回,嚴酷的現實,使他逐漸認識到,共產黨才是真心抗日的。于是,他通過其秘書共產黨員劉瀾波與中共北方局聯系,派來一大批共產黨員到騎二師開展工作,並在騎二師建立了中共黨組織。通過一段時間的整飭,騎二師的政治面貌發生了較大的變化,抗日氣氛十分濃厚,他也因其愛國熱忱和進步思想受到了廣大官兵的擁護和蔣介石集團的忌恨。蔣介石欣賞他的抗日主張,曾以高官厚祿禮聘他,被其拒絕。爾後,又宣布調東北軍到南方參加"剿共",他聯合東北軍將領集體抗命。1935年夏,張學良就任"西北剿總"副司令後,任他為騎兵軍副軍長。但他一再向張進言抗日,並拒不執行"剿共"的命令。為了儲存實力,他的騎兵軍成了駐西北地區的東北軍中唯一沒有和紅軍發生過磨擦的部隊。1936年,張學良在西安建立培養抗日骨幹的軍官訓練團,其被任命為教育長。1936年冬,他受張的委派到河北任五三軍副軍長兼一一九師師長。他到任後,支持扶助了一一六師呂正操等部,使之成為該軍的抗日中堅。同時,撤掉一批腐敗分子,吸收了一批愛國流亡學生和進步青年參加軍內工作。"西安事變"發生後,他表示堅決擁護,並做好了迎戰準備。就是張學良被扣之後,也未動搖他抗日救國的決心。

1937年"七七"事變後,他毅然拉出自己的部隊,在漳河前線與 日本侵略者激戰,重創日軍,但他的隊伍也遭到重大損失。當他正收拾殘部、準備再戰時,接到了周恩來的邀請,隻身奔赴武漢,相商大計。到武漢後,他不遺餘力地投入抗日統一戰線的工作,為營救張將軍奔走呼號。當他認識到這是徒勞時,便轉向積極參加革命活動。他曾將黨從香港運來的物資以及他在西安和五三軍儲存的武器,一次次送往延安;並組織東北籍進步青年和老部下,赴延安考察學習。1938年春,他受到周恩來的鼓勵和邀請,準備去延安參加抗大的領導工作。就在他決定動身離開武漢的前夕,國民黨務秘密逮捕了他。特務機關對其多次審訊,企圖從他身上多找些材料,以羅織所謂"通共","聯絡東北軍反抗中央"的罪名,但都被他嚴詞駁斥。他先後被關押在武漢稽查處、湖南益陽、貴州息烽,最後被押送到重慶中美合作所白公館看守所監禁,使他在肉體和精神上都受到了極大摧殘。但他寧死不屈、經常對獄中難友說:咱們要"虎入籠中威不倒。"在獄中,不管條件如何艱苦,他始終盡自己的努力,為難友、為同志多做一點有益的事情;並始終堅定的認為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人民解放事業一定會勝利。黨組織對他一直非常信任,白公館地下黨組織曾指示陳然與他聯系,從他那裏獲取報紙上的訊息,以此為信息來源,辦起了白公館版的《挺進報》。1949年11月27日下午,特務楊進興帶人來到黃顯聲囚室,以軍統局處長徐遠舉要求會見為由,將其騙至白公館外。他從容地穿上衣服,暗中帶上一把短刀,和副官李英毅(張學良副官)步行至離白公館約半裏路的步雲橋附近處山坳時,被國民黨特務楊進興從背後放冷槍殺害。黃顯聲中彈後抽刀怒視著特務們,慢慢倒了下去。12月15日,重慶市各界人士舉行追悼大會,哀悼楊虎城、黃顯聲、羅世文、車耀先、陳然、江竹筠等死難烈士。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劉伯承、鄧小平及中共中央西南局領導參加了追悼大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他的遺體被安葬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

黃顯聲黃顯聲

人物經歷

黃顯聲將軍出生于岫岩石廟子鎮藍家村(現遼寧省岫岩滿族自治縣石廟子鎮藍家溝)。少年時黃顯聲曾就讀于丹東道立中學,畢業後,于1918年入北京大學實習班,因參加五四運動被迫輟學,回到沈陽。1921年,黃顯聲考入東北講武堂三期炮科,翌年畢業後服役在東北軍中,初任營長,後任東北軍新一旅(一說張學良衛隊旅)旅長等職。因黃顯聲治軍嚴謹,膽識過人,深受張學良的信任和賞識,張作霖被炸,張學良就是混在黃顯聲軍中悄悄出關的。

九一八事變時,東北講武堂炮科出身,已經擔任旅長的黃顯聲,1930年卻被任命為遼寧省警務處處長的職務,變成了警察。當時東北軍上下充分感到東三省和日方沖突的危險,但是又缺乏和日軍正面對抗的勇氣。一旦發生危機,希望避免正規軍之間的沖突。這時,作為非正規軍的警察力量就可能成為兩軍之間的緩沖。委任黃擔任這個職務,是張學良希望黃的精明幹練可以在中日沖突時最大限度地控製一線局面;張作霖曾經對張學良講過對付日本的辦法:招集遼寧各縣的警察局長開個會,動員人力,一夜之間就把南滿鐵路的鐵軌都埋到地底下了。然後二十萬東北軍主動打大連的一萬五千日本兵。"咱幹嘛要怕小日本呢?"張老帥這樣說過。

九一八事變,東北軍中人稱三個省隻有兩個明白人,就是遼寧省長臧式毅和黃顯聲。九一八事變前,臧曾多次苦苦警告張學良日軍即將動手,並派黃專門跑到北平去見張報告危險,張學良那時吸毒又患傷寒,到協和醫院住院,顯得思維精力都不充足。回復都是要求鎮定,萬一打起來不抵抗,等待"九國公約"的調停等等。。。臧自知無力回 天,在九一八發生時悲憤地讓東北軍參謀長榮臻"趕快出去調兵遣將收復沈陽吧",自己則以地方官守土有責留下辦交涉不肯離去,後絕食未死,被日方拉入偽政府,未保晚節。

黃則另有主張,九一八事變前,八月底他已經通過當時的警務督察長熊飛弄到日軍情報,知道事變即將發生(這也是黃到北平見張學良的直接原因),黃不肯坐以待斃,回沈陽後當即下令將下屬58個縣的警察隊公安隊擴充成12個總隊,並發放槍支彈葯。這個舉動意味深長,這批槍支成了後東北各路義勇軍中的主要武器來源之一。後來的東北抗日義勇軍中,原東北的警察人員佔了相當高的比例,而且多位著名的義勇軍指揮官,比如鄧鐵梅王鳳閣,高玉山等都是原東北警察出身。而黃對沈陽的警察也進行了充分的部署,將2,000名警察組織起來,編成一個總隊並發槍,自己從9月初即晝夜不離辦公室,隨時準備應變。所以九一八事變剛剛發生,他率領的警察總隊(相當于武警,不包括治安警和交通警)已經離開機關,投入抗擊。

救國會執委朱煥階1931年9月19日晨曾趕到警務處打探訊息,卻見鐵門緊閉,有幾隻麻雀啄食。向周圍人打聽,前一天夜裏有人看到,黃部警察的動作極快,第一聲炮彈的爆炸聲剛剛響過就開始行動,離開機關,顯然是早有部署。

當時沈陽主要兵力包括王以哲的第七旅,總部衛隊,張學良的衛隊營,講武堂學兵和黃顯聲的警察部隊。事變爆發的時候,王以哲和兩個團長都不在部隊(王第二天下午才便衣出城,在郊外與部隊匯合),第七旅苦苦等待命令,最後等來的卻是 -- 不許抵抗,任其佔領營房繳械。該部靠下級軍官自發組織才勉強突出重圍,損失慘重。衛隊的負責人是榮臻的兒子榮子恆,因為情勢緊張,當天被派率部到野外進行為期八天的拉練,所以沒有加入戰鬥。(誰能說王,榮不是明白人呢?還有當時因為各種事情不能到任的吉林省主席張作相,黑龍江省主席萬福麟,學生們聽到槍聲 怎麽也找不到的講武堂負責人周濂中將,哪個,不是明白人?風雨欲來,都躲開不表態)。各部隻有黃顯聲部和講武堂學兵(五連連長張佔元陣亡)主動進行了抵抗黃顯聲指揮警察在二經街一帶依靠簡單的街壘與日軍對戰多時,最終,在日軍坦克的攻擊面前,隻有輕武器的警察傷亡太重,被迫撤離。黃在撤退時囑咐警察和公安隊官兵盡量攜帶武器彈葯撤退,連夜經過新民向錦州集中待命。由于準備充分,沈陽警察部隊撤退到錦州是動作最快,損失最小的。

建義勇軍

擔任義勇軍總司令時全身像擔任義勇軍總司令時全身像

黃顯聲到達錦州後,成為1931年秋冬實際的前敵總指揮。當時東北邊防軍公署和遼寧省政府公署都搬到錦州重建,但張學良和張作相都未到錦州,軍政事務由黃顯聲代拆代行。他立即聯系駐防義縣的12旅旅長張廷樞大凌河布防,取得穩定陣線。

當時,東北軍參謀長榮臻也到錦州辦公,援軍也陸續到達。榮臻是個舊式軍人,有鴉片癮,又知道張學良信任黃顯聲。故此事務皆付黃顯聲。後國聯有員來調查,與榮臻交談時發現他未及收拾的煙具,于是對翻譯說:"這樣的將軍怎麽能抵抗日本軍隊呢?"又問榮九一八時為何不抵抗。榮臻回答沒有上級命令。國聯的人走後,榮臻悔恨交加,當即砸毀煙具,向張學良發出一封急電,要求帶一個旅到前線和日軍拼命。12月後榮在軍事指揮上逐漸發揮正常作用。

日軍土肥原賢二則與汪精衛曾稱為"智勇仁"的大漢奸凌印青(海城人,早期國民黨人,與楊宇霆交厚)勾結,派出高級特務倉崗繁等十人到遼西和凌匯合,在盤山組建偽軍"東北民眾自治軍"。黃顯聲針鋒相對,他利用該偽軍第一師第一旅旅長單廷秀是熊飛的學生的關系,通過單策反該軍第一師師長項青山,第二師師長張海天。10月27日,兩人率軍起義,東北軍19旅派兵參戰,凌及倉崗皆被擊斃。

日軍繼而鼓動張學良堂弟張學成于1931年10月29日接手"東北民眾自治軍"殘部,發給奉天兵工廠武器,嘗試作為日軍前驅進佔錦州。張學成一貫認為自己懷才不遇,與堂兄應該分庭抗禮,1931年初曾參加石友三的叛亂。這一次則欣然接受日軍指揮,攜四名日本顧問上任,號稱有18個旅。黃顯聲請示張學良後,派公安騎兵第二總隊進攻張學成部。由于東北地區當時抗日情緒強烈,張學成部也兵無戰心,交火後不久即潰散,四名日本顧問和張學成都被亂槍打死,偽旅長榮庭被俘。

在錦州期間,黃勵精圖治,大力組織和擴充地方武裝。而張學良由于年輕和患病,此時處于劉伯承所說"五行不定"的狀態。他一面調動了一部分部隊到錦州前線, 似有抵抗之意,另一方面支持將錦州一帶設為隔離區的方案,隨時準備撤離。在軍事上,張顯得十分消極。黃顯聲有一次建議既然錦州前線工事構築不易,不如以攻為守,張當即拒絕。在日軍進攻馬佔山的時候,張坐擁重兵,毫無策應(反而是日軍進攻錦州時,極端困難的馬佔山反攻齊市,嘗試調動日軍北上)。對于黃顯聲招募的部隊和反正偽軍,張學良也拒絕給與正規番號,他一方面希望借助這些部隊抵抗日軍,一方面怕因此形成中國正規軍與日軍交戰的口實。

在這種掩耳盜鈴的思維支配下,張學良甚至下令給馬佔山和丁超等吉黑將領,下令他們部下原來東北軍的正規部隊一律不得使用正規軍番號,隻能自稱"自衛軍","救國軍"等名義。事實證明,這種做法不但不能減少日軍對中國軍隊的進攻,相反使其進攻更加理直氣壯 – 既然對手不是正規軍,就隻能是"土匪","馬胡子"了。堂堂正規軍一夜之間竟然連自己的番號都不能使用,各路抗戰部隊也因此而氣餒。在這種情況下,黃顯聲急中生智,將新編部隊改稱為"遼寧抗日義勇軍",委任項青山為第一路司令,委任張海天(老北風)為第二路司令,委任蓋中華為第三路司令。陸續委任達二十餘路,自己擔任總司令。這就是"抗日義勇軍"的最初來歷。為擴大抗日武裝,黃顯聲以省警務處名義特別製訂了編委方案,規定:凡舉義抗日率武裝百人者授上尉銜,領來騎兵250人或步兵500人者當任少校營長,領來500騎兵或步兵1000人以上者當任上校團長等等。此訊一傳出來,各地愛國志士紛紛來奔錦州,請纓抗戰。黃顯聲授意鄧鐵梅等人,在遼東等地建立義勇軍,並給予經費資助。東北民眾抗日義勇軍阻擊日軍,給日軍第四混成旅很大打擊,不得不退出遼西。在打擊日軍時,黃顯聲還根據敵情下令破壞橋梁和路段,阻擋進犯日軍。

1931年12月15日,張學良倚為依靠的蔣介石下野,張的抵抗意志更加消沉,在日軍大舉進攻的壓力下,張最終下令東北軍主力于1931年最後一天撤離錦州。在回復記者的訪談時,東北軍方面表示在錦州周圍與日軍進行了激烈的攻防戰鬥,最後不支撤退,損失五千餘人。然而,在當地的外國人和民間團體回憶,東北軍的各部,除步兵19旅,騎兵20旅的部分部隊,裝甲列車隊以外,基本與日軍未有接觸即撤離,撤離時日軍還在錦州的百裏之外。真正在錦州外圍和日軍展開了血戰的,是黃顯聲部下的義勇軍和公安隊。他們與日軍在白旗堡,田庄台,盤山,打虎山各地輾轉血戰,還曾經反攻過營口,給日軍造成相當重大的打擊。

東北軍撤退時,黃顯聲帥三個騎兵公安總隊斷後掩護。黃以第一,第二總隊掩護機關人員撤退,親自帶第三總隊到大凌河畔楊官屯拒敵。1932年1月2日,第8師團西義一部在錦州展開三面圍攻之勢,黃部與日軍渡大凌河部隊展開激戰,戰鬥到夜間兩點三十分,黃下令炸毀女兒河鐵橋阻擋日軍追擊,部隊撤向關內。1932年1月3日,日軍佔領錦州。義勇軍部隊,一部隨黃顯聲入關,一部留在當地繼續和日軍作戰。

由于"義勇軍"這個名字響亮而且貼切,逐漸成為東北各地抗日軍民最為常用的叫法。1935年,田漢,聶耳合作為電影《風雲兒女》譜寫了主題曲 -- 《義勇軍進行曲》。這首膾炙人口的戰歌,後來成為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然而,很少有人去細究這裏所說的"義勇軍",最初指的是哪一支部隊了,它代表的,是白山黑水的關東人,也是全體中國人不屈的精神。

報國無門

8月,黃顯聲以義勇軍總指揮身份參加了北平"救國會重要議事",作了錦州失守和遼北一帶的作戰報告。張學良下令將黃顯聲帶進關內的部隊編入騎兵第二旅,不久,又擴編為騎兵第二師,駐扎北平西苑。1933年,長城抗戰不久,黃顯聲毅然率領騎兵第二師出關抗戰,與日軍在隆化一帶周旋作戰。以後,不久,馮玉祥在張家口組織抗日盟軍,黃顯聲派熊飛與馮玉祥聯系,要參加打擊日軍行動。馮玉祥的部隊打擊了偽軍李守信部,收復了多倫,但很快就被蔣介石密謀分化瓦解了。黃顯聲的抗戰熱情屢屢受挫,他處于苦悶之中,不僅收復東北無望,眼見得日軍大有侵吞華北之勢,東北軍指望不上,他決定暗中聯系真誠抗日的中國共產黨。通過原遼寧省政府秘書共產黨員劉瀾波,黃顯聲和中共北方局有了聯系。共產黨北方局派孫致遠、康少藝等17人參加黃顯聲的隊伍,對部隊進行改造工作。柯慶施等中共北方局領導都曾到過黃顯聲的騎兵第二師與他探討聯合抗戰問題。黃顯聲是最早與共產黨接觸的,並接受共產黨領導的國民黨東北軍高級將領,也是最早在國民黨東北軍建立共產黨組織的一支隊伍。在共產黨的影響下,黃顯聲的思想有了很大變化,他接受共產黨對軍隊的改造工作,使這支部隊有了很大變化。蔣介石很快就了解到黃顯聲和共產黨的密切關系,對他恨之入骨,派劉克儉到騎二師任政訓處長,暗中監視黃顯聲。由于在黃顯聲的部隊裏,共產黨的勢力很大,劉克儉不敢輕舉妄動,借故離開。蔣介石借張學良出國之機企圖分化瓦解東北軍,在北平召開高級將領會議,要將東北軍調到南方進行"剿共"。何應欽宣布命令後,黃顯聲當眾宣稱:"要想調動東北軍,除非張將軍回國,誰也休想調動東北軍。"並環視左右,拍拍腰間手槍怒目說:"誰敢接受命令,誰就準備這個。"東北軍將領都擁護黃顯聲的主張,蔣、何隻得作罷。黃顯聲此舉,保護了東北軍,也對活動在南方的中共紅軍很大程度上減少了武力進攻,也是對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戰略政策的公開抵製對抗。

黃顯聲將軍及簡介黃顯聲將軍及簡介

1935年7月,張學良回國就任"西北剿共"副總司令,將東北軍騎兵集中成立一個軍,欲委任黃顯聲為軍長,但遭到蔣介石的極力反對,隻好任命他為副軍長。駐扎在陝、甘一帶後,黃顯聲多次勸諫張學良,要以國家民族大業為重,與共產黨聯合抗戰,收復東北,打回老家去。張學良迫于蔣介石的壓力,違心地進行軍事"剿共",黃顯聲憤然離開騎兵軍,留居北平。蔣介石又乘機要以重金要職收買黃顯聲,遭到拒絕。張學良聽到報告,擔心在外部隊53軍萬福麟部有所變故,就決定派黃顯聲去擔任副軍長兼119師長,以牽製之。黃顯聲到53軍後,致力于改造部隊,實現抗日願望,日後威震冀中的呂正操司令員,當時就是他的部下,也是他的好友。大量吸收進步青年和流亡學生到部隊來,並讓冀南的共產黨人到部隊任職。"西安事變"爆發後,黃顯聲在石家庄馬上表示擁護,支持張、楊迫蔣抗日的軍事行動。南京政府特派黃恆浩前來石家庄53軍勸說萬福麟效忠蔣介石,敦促張學良釋放蔣介石。

特殊囚犯

張學良送蔣介石到南京後被囚禁,黃顯聲會同張學思等人為營救釋放張學良而奔走呼號,但毫無結果。周恩來通過劉瀾波,在武漢與黃顯聲見面,鼓勵他堅持信念,要抗戰到底。黃顯聲在周恩來的指示下,積極協助共產黨進行抗日統戰工作,並提出要去延安,參加共產黨領導的抗日鬥爭。周恩來對黃顯聲提出的請求給予支持,讓他到延安後介紹他到抗大工作,並讓他先將從香港運來的一批物資運往延安。黃顯聲安排屬下,將這批物資安全運到延安。黃顯聲召集了一些舊部和學生100多人,準備開赴延安,組成由共產黨領導下的新東北軍,參加抗日。就要動身時,不料被國民黨特務張畢天偵知,于1937年2月2日,在漢口被秘密逮捕。黃的被扣押,與東北軍內部鬥爭也有很大關系。黃是張學良最為親信的少壯派軍官,長城抗戰後,張學良深感老東北軍將領各顧妻子,腐化老朽,已經不堪改造,因此大力提拔少壯派軍官。黃顯聲就是其中的典型。然而,這種做法明顯侵犯了佔據高位的老牌將領的利益。張學良被扣以後,東北軍上層並非都盡全力營救,而是在蔣介石的拉打之下分裂,自相殘殺。失去了張學良支持的黃顯聲,也成為這些老牌將領的眼中釘。正是因為看到這一點,蔣才毫不猶豫地扣留了這位著名的抗日將領,他確信這不會影響他對于東北軍的使用。周恩來事前已得知情報,指示黃顯聲馬上轉移,但黃顯聲以自己光明磊落,錯誤地認為國民黨特務不敢把自己怎麽樣,而沒有立即離開。

黃顯聲將軍殉難處黃顯聲將軍殉難處

黃顯聲被秘密關押在國民黨武漢稽查處,不久又秘密移押到湖南益陽,後又轉囚到貴州息烽集中營和重慶"中美合作所"的"白公館"。因為他的威望和軍中舊友的影響,也因為特務認 為他一旦出獄就會再作高官,所以他能在獄中享受一些特殊待遇,如讀書,看報,甚至擁有防身的佩刀。他在獄中教俄語,而且精通詩詞,擅長篆刻。在今天保留下來的一方黃顯聲將軍自治印上,側面還可以看到一行小字"騎富士山頭展鐵蹄,倭奴滅,踐踏櫻花歸"。黃顯聲是因力主抗日而聞名的國民黨高級將領,但在抗日期間,愛國熱情卻得不到釋放,他報國無望,萬分憤慨,以詩明志,當讀到"報國欲死無戰場"一句時,這個鐵骨錚錚的將軍竟痛哭失聲,大罵蔣介石是:"秦檜當權,岳飛被害。"一次當談到"九一八"事變時,黃顯聲毫不掩飾地說:"我是主張聯共抗日的,如果漢卿能聽我的話,國家何至于此?漢卿何至于此?奸賊誤國啊。"

黃顯聲傳奇黃顯聲傳奇

抗戰期間,共產黨曾多次組織營救黃顯聲但都沒有成功,他多次被秘密轉移,外界對他知道得極少,也是蔣介石對他記恨所致。他的舊部下也曾要救他逃出去,但遭到拒絕,他說:"我是被暗中抓來的,是無罪的,是蔣介石他們卑鄙所致,要光明正大地出去。"1949年,重慶解放前夕,蔣介石下達了密殺令。11月27日下午,特務楊進興帶人來到黃顯聲的囚室說:"周主任請黃先生去談話。"黃顯聲從容地穿上衣服,暗中帶上一把短刀,當走到距白公館半裏路的步雲橋近處山坳時,楊進興從背後放了冷槍。黃顯聲中彈後抽刀怒視著特務們,慢慢倒了下去。12月15日,重慶市各界人士舉行追悼大會,哀悼楊虎城、黃顯聲、羅世文、車耀先、陳然、江竹筠等死難烈士。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劉伯承、鄧小平及中共中央西南局領導參加了追悼大會。

生死之戀

將軍之死還有一點傳奇的色彩。在息烽監獄,黃顯聲將軍曾經憑借精湛的醫術救活了一名被控參加學運被捕的福建女大學生黃彤光。隨著此後的接觸,黃彤光愛上了這位氣宇軒昂,儒雅不屈的將軍。1944年出獄後,黃彤光一面全力尋找路線營救將軍出獄,一面通過看守中的內線與將軍鴻雁傳書,甚至尋機相會。兩人終于定下終身,將軍答應隻要能夠出獄,願與黃彤光結為連理。兩人成為極其特殊的"獄中戀人"。在定情時,黃彤光交給將軍一張紅紙,請將軍將來用它包結婚戒指來娶自己(因為將軍是由同情他的看守帶出來的,回去時不能帶其他的東西)。聞知將軍遇害,黃彤光和夏在汶等人,5天後到紅岩山上含淚尋找將軍的遺體,但盡管在隨行的解放軍官兵幫助下百般搜尋,都沒有找到。就在這時,突然,在一塊新土中,露出一小片紅紙,黃彤光一眼認出,這正是她給黃顯聲將軍的那張包戒指用的紅紙。黃彤光立刻跪了下來。將軍的遺體,就在這片新土的下面。白發蒼蒼的黃彤光女士,在幾十年後回憶起來,用這樣的詞句描述將軍的埋骨之地 – "那片紅紙在風中痛苦地搖著頭,很鮮艷。"

黃顯聲將軍墓黃顯聲將軍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