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連

黃連

黃連,多年生草本植物,喜冷涼、濕潤之處,屬毛莨科黃連屬。黃連也是一種常用中葯,最早在《神農本草經》中便有記載,因其根莖呈連珠狀而色黃,所以稱之為“黃連”。其味入口極苦,有俗語雲“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即道出了其中滋味。

  • 中文名稱
    黃連
  • 分布區域
    四川、貴州、湖南、湖北、陝西南部
  • 別    稱
    味連、川連、雞爪連
  • 黃連
  • 二名法
    Coptis chinensis
  • 黃連族
  • 植物界
  • 拉丁學名
    Coptis chinensis Franch.
  • 亞    科
  • 亞    綱
    原始花被亞綱
  • 黃連屬

基本信息

中文學名:黃連      

界:植物界  

門:被子植物

黃連黃連

綱:雙子葉植物綱,又稱木蘭綱。  

亞綱:木蘭亞綱

目:毛莨目

科:毛茛科

亞科:唐松草亞科

族:黃連族

屬:黃連屬

種:黃連

形態特征

黃連屬多年生草本。根莖黃色,常分枝,密生多數須根。葉全部基生;葉柄長5-12(-16)cm;葉片堅紙質,卵狀三角形,寬達10cm,3全裂;中央裂片有細柄,卵狀菱形,長3-8cm,寬2-4cm,頂端急尖,羽狀深裂,邊緣有銳鋸齒,側生裂片不等2深裂,表面沿脈被短柔毛。花葶l-2,高12-25cm,二歧或多歧聚傘花序,有花3-朵;總苞片通常3,披針形,羽狀深裂,小苞片圓形,稍小;萼片5,黃綠色,窄卵形,長9-12.5mm;花瓣線形或線狀披針形,長5-7mm,中央有蜜槽;雄蕊多數,外輪雄蕊比花瓣略短或近等長;心皮8-12,離生,有短。蓇葖果6-12,長6-8mm,具細柄。種子7-8粒,長橢圓形,長約2mm,寬約0.8mm,褐色。花期2-4月,果期3-6月。  

黃連黃連

基本性狀

1、味連,葯材多數聚集成簇,常常彎曲,形如雞爪,習稱“雞爪連”,其單枝根莖長3-6釐米,直徑0.3-0.8釐米。表面粗糙,有不規則結節狀隆起,有須根及須根 殘基。節間表面平滑如莖桿,習稱“過橋”。其上部多殘留褐色鱗葉,頂端常留有殘餘的莖或葉柄。表面灰黃色或黃褐色。質硬,斷面不整齊,皮部橙紅色或暗棕色,木部鮮黃色或橙黃色,呈放射狀排列,髓部有時中空。氣微,味極其苦。主產中國重慶、四川、湖北、貴州、陝西等地。

2、雅連,葯材多為單枝、略呈圓柱形,形如“蠶狀”,微彎曲,長4-8釐米,直徑0.5-1釐米,“過橋”較長,1-3釐米。頂端有少數殘基。以身幹,粗壯,無須根,形如蠶者為佳品。主產于中國四川省。

3、雲連,葯材彎曲呈鉤狀,形如“蠍尾”,多為單枝,較細小。長約2-5釐米,直徑1.5-4釐米,節間密。以幹燥、條細、節多、須根少,色黃者為佳品。主產于中國雲南省。

生長習性

黃連是40種大宗中葯材之一,而且也是30種名貴中葯材之一。一般分布在1200~l800m的高山區,需要溫度低、空氣濕度大的自然環境。怕高溫和幹旱。不能經受強烈的陽光,喜弱光,因此需要遮蔭。根淺,分布于5~10cm的土層,適宜表土疏松肥沃,有豐富的腐殖質,土層深厚的土壤,pH5.5~6.5,為微酸性。

生長繁殖

黃連種植需要投入資本有土地、種子、肥料、農葯、塑膠薄膜、遮陰網等。黃連是一種非常費工時的葯材,需要補苗、追肥、培土、摘除花苔,整個種植過程需要大量的勞動力。黃連需要在遮陰的條件下生長,所以需要挖地、搭棚。社會經濟在發展,糧價隨著國家政策扶持在提升,黃連的成本也在不斷上升。按照現在的物價與工值,黃連的成本至少也要80元/公斤。伴隨著城鎮化的進程加速,農民進城和外出務工工資的不斷提升,黃連的生產肯定要受到極大影響,農戶不願意去種植投入大、成本高、費工費時、無收益的黃連,即使有所種植,黃連種植成本也會逐年變高,種植面積也在逐年減少。

史料記載

黃連始載于《神農本草經》,列為上品。《名醫別錄》載:“黃連生巫陽(今四川省巫山縣)川谷及蜀郡(今四川省雅安境內)、太山。二月、八月採。”可見自古以來即以四川為主產地。《新修本草》載:“蜀道者粗大節平,味極濃苦,療渴為最;江東者節如連珠,療痢大善。今澧州(今湖南澧縣)者更勝。”

黃連黃連

《本草綱目》 載:“今雖吳、蜀皆有,惟以雅州、眉州者為良。葯物之興廢不同如此。大抵有二種:一種根粗無毛有珠,如鷹雞爪形而堅實,色深黃;一種無珠多毛而中虛,黃色稍淡。各有所宜。”據產地、葯物形狀及性味來看,《本草綱目》所載前一種即今之“味連”,原植物為黃連Coptis chinensis Franch.;後一種即今之“雅連”,原植物為三角葉黃連C.deltoidea C.Y.Cheng et Hsiao;而《新修本草》所雲產江東,節如連珠者即華東一帶所產的“土黃連”,其原植物為短萼黃連C.chinensis Franch. var.brevisepala W.T.Wang et Hsiao,《植物名實圖考》載:“黃連,今用川產,其江西山中所產者,謂之土黃連。”從其附圖的葉形可以確定為短萼黃連。 目前主要產地為湖北省利川市,及重慶市石柱縣。  

中葯屬性

葯名信息

黃連、川連、姜連、川黃連、姜黃連、姜川連、姜製黃連、萸連、萸黃連、炒黃連、吳萸黃連、酒連、酒黃連、酒飲連、豬膽汁炒黃連、鹽炒黃連、黃連炭、姜汁炒川連、尾連等。 

葯材來源

別名王連、支連。為毛莨科植物黃連(Coptis chinensis Franch.)、三角葉黃連(Coptis deltoidea C. Y. Cheng et Hsiao)和雲連(Coptis teeta Wall.) 的幹燥根莖。分別習稱“味連”、“雅連”、“雲連”。其他替代品種還有峨眉黃連、野生黃連等。秋季採挖,除去須根及泥沙,幹燥,撞去殘留須根。 

性味歸經

(根)苦,寒,無毒。歸心、脾、胃、肝、膽、大腸經。 

功能主治

清熱燥濕,瀉火解毒。用于濕熱痞滿,嘔吐吞酸,瀉痢,黃疸,高熱神昏,心火亢盛,心煩不寐,血熱吐衄,目赤,牙痛,消渴,癰腫疔瘡;外治濕疹,濕瘡,耳道流膿。酒黃連善清上焦火熱。用于目赤,口瘡。姜黃連清胃和胃止嘔。用于寒熱互結,濕熱中阻,痞滿嘔吐。萸黃連舒肝和胃止嘔。用于肝胃不和,嘔吐吞酸。 

中醫套用

1、用于濕熱內蘊、腸胃濕熱、嘔吐、瀉痢等症。配黃芩、大黃等,能治濕熱內蘊之證。對濕熱留戀腸胃,常配合半夏、竹茹;配木香、黃芩、葛根等以治瀉痢。

2、用于溫病高熱、口渴煩躁、血熱妄行、以及熱毒瘡瘍等。治溫病高熱、心火亢盛,配伍梔子、連翹等;對于血熱妄行,可配伍黃芩、大黃等同用;對熱毒瘡瘍,可配伍赤芍、牡丹皮等葯同用。此外,黃連還可用于胃火熾盛的中消證,可配合天花粉、知母、生地等同用;塗口,可治口舌生瘡。 

用法用量

煎服,2~5克。外用適量。 

註意事項

本品大苦大寒,過服久服易傷脾胃,脾胃虛寒者忌用。苦燥傷津,陰虛津傷者慎用。 

現代研究

主要成分

黃連根莖含多種生物鹼, 主要是小檗鹼, 又稱黃連素(Berberine)約為5%~8%, 其次為黃連鹼(Coptisine)、甲基黃連鹼(Worenine)、掌葉防己鹼(巴馬亭, Palmatine)、葯根鹼(Jatrorrhizine)、非洲防己鹼(Columbamine).尚含黃柏酮(Obakunone)、黃柏內酯(Obakulactone)、木蘭花鹼(Magnoflorine)、阿魏酸(Ferulic acid)等.葉含小檗鹼1.4%~2.8%.此外, 黃連中還含有多種微量元素.  從三角葉黃連中分離鑒定了黃連鹼、小檗鹼、掌葉防己鹼和葯根鹼.

近年臨床上常用黃連須代替黃連套用, 黃連須中的黃連素含量為 1.2%左右.體外抑菌試驗表明: 50%黃連須煎劑與 10%黃連煎劑的抗菌效力相同.

鹽酸黃連鹼

CAS:6020-18-4

化學式:C19H14ClNO4

分子量:355.77176

化學名Bis[1,3]benzodioxolo[5,6-a:4',5'-g]quinolizinium, 6,7-dihydro-, chloride

來源:毛茛科植物黃連Coptis chinensis Franch

英文名:Coptisine hydrochloride

葯理作用:具有抗菌、抗腫瘤和抗心律失常等葯理活性,具有清熱燥濕、瀉火解毒之功效。也具有抗菌、降血糖、抗腫瘤、保護胃黏膜等活性。

葯理作用

黃連研究表明,吸收、分布、排泄 小檗鹼口服不易吸收.腸外給葯, 吸收入血後迅速進入組織, 血濃度不易維持;人類口服0.4g 鹽酸小檗鹼後30分鍾血濃度為100μg %(體外殺菌濃度大約為20mg%), 隨後逐漸減少, 即使重復給葯, 每4小時0.4g, 血濃度亦不見增高.在體內, 幾乎所有組織均有小檗鹼的分布, 而以心、腎、肺、肝等為最多.它在各組織中貯留的時間甚為短暫, 24 小時後僅有微量, 主要在體內進行代謝, 也有少部分(6.4%)經腎排出.兔口服後, 亦能吸收, 並能在血中停留72小時, 尿中亦有排泄, 組織中以心髒中濃度最高, 胰、肝次之.大鼠口服, 吸收甚微.註射給葯, 則主要進入心、胰、肝、大網膜脂肪;24 小時後僅有胰、脂肪中仍可查見相當量的小檗鹼.僅少量(1%)自尿排出.

抗病原微生物

抗菌作用 金黃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鏈球菌、肺炎球菌、腦膜炎雙球菌、痢疾桿菌、炭疽桿菌等。

抗病毒作用 抑製流感病毒、乙肝病毒等。

抗原蟲作用 體外抑製阿米巴原蟲、陰道滴蟲、錐蟲。

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

一、影響

1、抗心律失常

有效成分 小檗鹼。

黃連-中葯材飲片作用機理

① 延長動作電位時程和有效不應期。

② 抑製鈉通道,減慢傳導,消除折返。

③ 抑製鈣離子內流。

④ 抗自由基損傷,保護細胞膜。

2、降壓作用

有效成分 小檗鹼。

作用特點

① 舒張壓下降明顯,脈壓差加大。

② 無快速耐受現象。

③ 降壓時肢體和內髒容積增加。

作用機理 競爭性阻斷α-受體,降低外周阻力,減慢心率。

3、正性肌力作用

有效成分: 小檗鹼。

作用表現: 心髒興奮、心肌收縮力增強,且強心作用不受利血平、心得安、酚妥拉明和切斷迷走神經的影響。

二、作用機理:

1、阻止K+外流。

2、 增加細胞內Ca2+濃度。

3、抑製自由基的產生,減少脂質過氧化物對心肌細胞的損傷。

4、降低心肌耗氧量。

解毒作用

對抗細菌毒素,降低金黃色葡萄球菌凝固酶、溶血素效價,降低大腸桿菌的毒力。

抗炎、解熱

1、 抑製多種實驗性炎症,有效成分為小檗鹼,抗炎機理與刺激促皮質激素釋放有關。

2、 解熱作用與抑製中樞PO/AH區神經元cAMP的生成有關。

抑製血小板聚集

一、有效成分: 小檗鹼。

二、作用機理

1、 抑製血小板內TXA2的生成。

2、抑製血小板膜釋放花生四烯酸,並影響其代謝。

3、抑製外鈣內流。

葯物安全

黃連及Berberine口服治療量相當安全,小鼠腹腔註射Ber LD50為24.3mg/kg。

中醫傳承

文獻記載

黃連《神農本草經》:味苦,寒。主治熱氣,目痛,眥傷,泣出,明目,腸澼,腹痛,下痢,婦人陰中腫痛。久服令人不忘。

《名醫別錄》:微寒,無毒。主治五藏冷熱,久下泄澼、膿血,止消渴、大驚,除水,利骨,調胃,厚腸,益膽,治口瘡。

《本草拾遺》:主羸瘦氣急。

《葯性論》:惡白僵蠶,忌豬肉,惡冷水。殺小兒疳蟲,點赤眼昏痛,鎮肝,去熱毒。

《日華子本草》:治五勞七傷,益氣,止心腹痛、驚悸、煩躁、潤心肺、長肉、止血、並瘡疥,盜汗,天行熱疾。豬肚蒸為丸,治小兒疳氣。

《開寶本草》:味苦,微寒,無毒。五髒冷熱,久下泄澼、膿血,止消渴,大驚,除水利骨,調胃,厚腸,益膽,療口瘡。

《本草圖經》:黃連治目方多,而羊肝丸尤奇異。蓋眼目之病,皆血脈凝滯使然,故以行血葯合黃連治之。血得熱則行,故乘熱洗也。

《本草衍義》:今人多用治痢,蓋執以苦燥之義。下俚但見腸虛滲泄,微似有血便,即用之,更不知止。又不顧寒熱多少,但以盡劑為度,由是多致危困。若氣實初病,熱多血痢,服之便止,仍不必盡劑也。或虛而冷,則不須服。餘如《經》。

《葯類法象》:瀉心火,除脾胃中濕熱,治煩躁惡心,鬱熱在中焦,兀兀欲吐。治心不痞滿必用葯也。仲景治九種心下痞,五等瀉心湯皆用之。

《葯性賦》:味苦,平,氣寒,無毒。沉也,陰也。其用有四:瀉心火,消心下痞滿之狀;主腸澼,除腸中混雜之紅;治目疾暴發宜用,療瘡瘍首尾俱同。

《湯液本草》:氣寒,味苦。味厚氣薄,陰中陽也。升也,無毒。

《象》雲:瀉心火,除脾胃中濕熱,治煩躁惡心,鬱熱在中焦,兀兀欲吐,心下痞滿必用葯也。仲景治九種心下痞,五等瀉心湯皆用之。去須用。

《心》雲:瀉心經之火,眼暴赤腫及諸瘡,須用之。苦寒者主陽有餘,苦以除之。安蛔,通寒格,療下焦虛,堅腎。

《珍》雲:酒炒上行,酒浸行上頭。

《本草》雲:主熱氣,目痛眥傷泣出,明目。腸澼腹痛下痢,婦人陰中腫痛。五髒冷熱,久下泄澼膿血,止消渴大驚,除水利骨,調胃厚腸,益膽,療口瘡。久服令人不忘。

《液》雲:入手少陰,苦燥,故入心,火就燥也。然瀉心其實脾也,為子能令母實,實則瀉其子。治血防風為上使,黃連為中使,地榆為下使。

海藏祖方,令終身不發斑瘡:煎黃連一口,兒生未出聲時,灌之,大應。已出聲灌之,斑雖發,亦輕。古方以黃連為治痢之最。

《衍義》雲:治痢有微血,不可執以黃連。為苦燥劑,虛者多致危困,實者宜用之。

《本草》又雲:龍骨、理石、黃芩為之使,惡菊花、芫花、玄參白鮮皮,畏款冬花,勝烏頭,解巴豆毒。

《本草衍義補遺》:以姜汁炒辛散,除熱有功。

《本草發揮》:成聊攝雲:苦入心,寒除熱。大黃、黃連之苦,以導瀉心下之虛熱。又雲:上熱者泄之以苦,黃連之苦以降陽。又雲:蛔得甘則動,得苦則安,黃連、黃柏之苦以安蛔。

潔古雲:瀉心火,除脾胃中濕熱,治煩躁惡心,鬱熱在中焦,兀兀欲吐。味苦,氣味俱厚,可升可降,陰中陽也。其用有五:瀉心熱一也,去中焦火二也,諸瘡必用三也,去風濕四也,赤眼暴發五也。酒炒則上行。又雲:去中焦濕與熱,用黃連瀉心火故也。眼痛不可忍者,用黃連、當歸根,酒浸煎服。宿食不消者,用黃連、枳實。

《本草綱目》:黃連大苦大寒,用之降火燥濕,中病即當止。豈可久服,使肅殺之氣常行,而伐其發生沖和之氣乎?歧伯言:五味入胃,各歸所喜攻。久而增氣,物代之常也。氣增而久,夭之由也。王冰註:酸入肝為溫,苦入心為熱,辛入肺為清,鹹入腎為寒,甘入脾為至陰而四氣兼之,皆增其味而益其氣,故各從本髒之氣為用。所以久服黃連、苦參反熱,從火化也,餘味皆然。久則髒氣偏勝,即有偏絕,則有暴夭之道。是以絕粒服餌之人不暴亡者,無五味偏助也。況眼疾本于肝熱,肝與心為子母,心火,肝亦火也,腎孤髒也,人患一水不勝二火,豈可久服苦葯,使心有所偏勝,是以火救火,其可乎?

黃連,治目及痢為要葯。古方治痢,香連丸(木香、黃連)。姜連散(幹姜伍)。變通丸(茱萸伍)。姜黃散(生姜伍)。治消渴用酒蒸黃連。治下血,大蒜伍。治口瘡,細辛伍。皆一冷一熱,一陰一陽,寒因熱用,熱因寒用,君臣相佐,陰陽相濟,最得利方之妙,所以有成功而無偏勝之害也。

去心竅惡血,解服葯過劑煩悶。

權、斅、道書皆言黃連犯豬肉令人泄瀉。

《本草經疏》:黃連稟天地清寒之氣以生,故氣味苦寒而無毒。味厚于氣,味苦而厚,陰也。宜其下泄,欲使上行須加引導。入手少陰、陽明,足少陽、厥陰,足陽明、太陰。為病酒之仙葯,滯下之神草。六經所至,各有殊功。其主熱氣,目痛眥傷淚出,明目,大驚益膽者,涼心清肝膽也。腸澼腹痛下痢,《別錄》兼主泄澼。泄者,瀉利也;澼者,大腸下血也,俗名為髒毒。除水利骨,厚腸胃,療口瘡者,滌除腸、胃、脾三家之濕熱也。久服令人不忘者,心家無火則清,清則明,故不忘。

簡誤:黃連味大苦,氣大寒,群草中清肅之物。其處上經,譬猶皋陶之在虞廷,明刑執法以禁民邪,是其職也。稷契夔龍之事,則非其任矣。故祛邪散熱,蕩滌腸胃,肅清神明,是其性之所長;而于補益精血,溫養元氣,則其功泊如也。凡病人血少氣虛,脾胃薄弱,血不足以致驚悸不眠,而兼煩熱躁渴,及產後不眠,血虛發熱,泄瀉腹痛,小兒痘瘡,陽虛作泄,行漿後泄瀉,老人脾胃虛寒作瀉,陰虛人天明溏泄,病名腎泄,真陰不足內熱煩躁諸證,法鹹忌之。犯之使人危殆,大忌豬肉。

黃連《本草蒙筌》:味苦,氣寒。味厚氣薄,可升可降。沉也,陰也,陰中微陽。無毒。治諸火邪,依各製炒。治諸火邪,依各製炒。火在上炒醇酒,火在下炒以童便。實火樸硝,虛火釅醋。痰火姜汁,伏火火伏下焦者。鹽湯。氣滯火同吳茱萸,血瘕火拌幹漆末。食積瀉亦可服,陳壁土向東者妙。研炒之。硝茱漆土俱研細,調水和炒。肝膽火盛欲驅,必求豬膽汁炒。又治赤眼,人乳浸蒸。或點或吞,立能劫痛。勝烏附,烏頭、附子。畏款冬。惡芫菊芫花、菊花。玄參,忌豬肉冷水。為使黃芩龍骨,入手少陰心經。巴豆遇之,其毒即解。可熬膏煎液,任合散為丸。香連丸廣木香和攙,為腹痛下痢要葯;茱連丸吳茱萸佐助,乃吞吐酸水神方。如止消渴便多,單研蜜為丸亦效。同枳殼治血痔,血當歸治眼瘡。佐桂蜜煎服空心,黃連為君,佐官桂少許,煎百沸入蜜,空心服之。使心腎交于頃刻。鎮肝涼血,凡治血,防風為上使,黃連為中使,地榆為下使。調胃厚腸。益膽止驚癇,瀉心除痞滿。去婦人陰戶作腫,愈小兒食土成疳。消惡瘡惡癰,卻濕熱鬱熱。

謨按:苦先入心,火必就燥。黃連苦燥,乃入心經。雖雲瀉心實,瀉脾髒為子能令母實,實則瀉其子也。但久服之,反從火化,愈覺發熱,不知有寒。故其功效惟初病氣實熱盛者,服之最良,而久病氣虛發熱,服之又反助其火也。

《本草乘雅》:苦寒凌冬,寒水之;有節色黃,中土之製,判為心之用葯也。熱氣上炎,即以炎上作苦之品,異以入之,變易其性,以致和平。

黃取其色,連象其形,凌冬不凋,氣寒味苦,合得太陽寒水化氣。假此黃土,以為堤防不特默化其侮反侮其侮,以為用神。方隨機應變,絕無內顧之虞。炎上作苦,苦性走下,匹休太陽上及九天,下徹九泉,外彌膚腠,內達五中,故連可上治頭目,下及陰中,外療瘡瘍,內主腸胃。久服則達于熱煩,而安于寧謚。故令人不忘,皆以火熱為本氣,火熱為標見,火熱為化氣者也。

《葯性解》:黃連,味苦,性寒,無毒,入心經。主心火炎,目疾暴發,瘡瘍紅腫,腸紅下痢,痞滿泄瀉,小兒疳熱,消中口瘡,驚悸煩躁,天行熱疾。黃芩、龍骨、連翹、滑石為使,惡菊花、芫花、玄參、白鮮、白僵蠶,畏款冬花,解巴豆、烏頭毒,忌豬肉、冷水。

按:黃連味苦瀉心,治心火諸病不可缺,瀉痢雖屬脾經,正由火不能生土,況心與小腸相為表裏,心火瀉則小便亦利,而腸胃自厚矣。因寒得瀉者忌之,又久病氣虛,心火不盛者,用之則心氣愈虛,虛火反熾。

《本草求真》:[批]大瀉心火實熱。

黃連黃連專入心,兼入腸、胃、脾。大苦大寒,據書所載治功,備極表著,且以《別錄》中有厚腸胃一語,互為傳播,以至于今,廖尤莫闢,貽害無窮。詎知黃連止屬瀉心之品,除濕之味。好古曰:黃連苦燥,苦入心,心就燥,瀉心者,其實瀉脾也。實則瀉其子也。即雲腸澼能止,口幹能除,痞滿腹痛能消,癰疽瘡瘍能愈,肝虛能鎮,與夫婦人陰蝕,小兒疳積,並火眼赤痛,吐血、衄血、諸毒等症,無不由此調治,亦何莫不因濕熱火退而言,豈于濕除火退之外,尚有治效之著哉。元素曰:黃連其用有六,瀉心髒火,一也;去中焦濕熱,二也;諸瘡必用,三也;去風濕,四也;赤眼暴發,五也;止中部見血,六也。朱震亨曰:下痢胃口熱噤口者,用黃連人參煎湯,終日呷之,如吐,再強飲,但得一呷下咽便好。劉完素曰:古方以黃連為治痢之最,蓋治痢惟宜辛苦寒葯,辛能發散,開通鬱結,苦能燥濕,寒能勝熱,使氣宣平而已。諸苦寒葯多泄,惟黃連、黃柏性冷而燥,能降火去濕而止瀉。曰:今人多用黃連治痢,蓋執以苦燥之義,下俚但見腸虛滲泄,微似有血,便即用之,又不顧寒熱多少,惟欲盡劑,由是多致危困。時珍曰:黃連大苦大寒之葯,用之降火燥濕,中病即當止,豈可久服,使肅殺之令常行而伐其生發沖和之氣乎。秦觀與喬希聖論黃連書雲:聞公以眼疾餌黃連至十數兩猶不已,殆不可也。醫經有久服黃連、苦參反熱之說,此雖大寒,其味至苦,入胃則先歸于心,入而不已,心火偏勝則熱,乃其理也。矧有脾陽素弱,因此一言流播,而可恃為常服者乎。今人一見火熾,不論是寒是熱,是虛是實,輒以取投,以致偏勝貽患,暗受夭折,殊堪嘆惜。時珍曰:黃連治目及痢為要葯。古方治痢,香連丸用黃連、木香;姜連散用幹姜、黃連;變通散用黃連、茱萸;姜黃散用黃連、生姜。治消渴用酒蒸黃連;治伏暑用酒煮黃連;治下血用黃連、大蒜;治肝火用黃連、茱萸;治口瘡用黃連、細辛,皆是一冷一熱,一陰一陽,寒熱互用之意,而無偏勝之害。汪昂曰:黃連瀉心火,佐以龍膽瀉肝膽火,白芍瀉脾火,石膏瀉胃火,知母瀉腎火,黃柏瀉膀胱火,木通瀉小腸火。黃芩瀉肺火,梔子佐之;瀉大腸火,黃連佐之。柴胡瀉肝膽火,黃連佐之;瀉三焦火,黃芩佐之。綉按:柴胡瀉火,止就肝膽邪鬱而言,若內實火用此,愈增其害矣,不可不知。

《得配本草》:黃芩、龍肌、理石為之使。畏牛膝、款冬,惡冷水、菊花、玄參、白僵蠶、白鮮皮、芫花。忌豬肉。殺烏頭、巴豆、輕粉毒。

大苦,大寒。入手少陰經氣分。瀉心脾,涼肝膽,清三焦,解熱毒。燥濕開鬱,治心竅惡血,陽毒發狂,驚悸煩躁,惡心痞滿,吞酸吐酸,心腹諸痛,腸澼瀉痢,疳疾蟲症,癰疽瘡疥,暴赤目痛,牙疳口瘡,孕婦腹中兒啼,胎驚子煩,陰戶腫痛。

得木香,治熱滯;得枳殼,治痔瘡;得肉桂,使心腎相交;得吳茱萸,治挾熱下痢;得白芍,瀉脾火;得石膏,瀉胃火;得知母,瀉腎火;得黃芩,瀉肺火;得木通,瀉小腸火;得川柏,瀉膀胱火;得槐米,瀉大腸火;得山梔,瀉三焦火。配煨獨頭蒜,治髒毒下血;配川椒,安蛔蟲;配蘆薈末,蜜湯腸,治小兒疳疾。加蟾炭等分,青黛減半,麝香少許,搽走馬牙疳。配茯苓,去濕熱,治白淫。佐龍膽草,瀉肝膽火;佐枳實,消痞氣火脹;佐花粉,解煩渴;使細辛,治口瘡,止下血。

各經瀉火葯得川連,其力愈猛。

瀉心火,生用;火在上,酒炒;火在下,童便炒;火在中,姜汁炒;伏火,鹽水炒;火在氣分而痛,吳茱萸拌炒;食積成火,黃土炒;止瀉,壁土炒;肝膽火,醋炒或膽汁炒;熱結于下,樸硝拌炒;血中伏火,幹漆拌炒。

虛熱妄用,必致格陽。真陰益乏。久服反化為熱。連必燥而不潤。不可食豬肉,恐令人作瀉。

邪火橫逆,非至苦至寒之品不能退其熱勢。然發熱初起,邪火正欲攻擊而出,投川連遏抑其火,則邪將盤結而不散,散致內傷氣血,熱邪愈炎,所謂寒之益熱也。又熱久陰氣大傷,胃液幹枯,宜急救胃陰,以製陽火,涼潤之劑在所必需。若用苦燥者治其熱,則愈燥而愈熱。蓋苦以降氣,氣降則陰不生,燥以耗血,血亡則津益竭,由是畏火起與邪火交相攻擊,其斃也可立而待。

黃連《本草經解》:黃連氣寒,秉天冬寒之水氣,入足少陰腎經;味苦無毒,得地南方之火味,入手少陰心經。氣味俱降,陰也。 其主熱氣目痛也,心主火,火氣熱,心病舍肝,肝開竅于目也,黃連苦寒,所以清火也。手少陰之正脈,出于面,合目內眥,手少陰為心火,火盛,則心系急而淚出;眥傷者,皆心火,黃連清心,所以主之。實則瀉其子,心者,肝木之子也,清心則肝邪瀉,所以明目也。

大腸為庚金之腑,心火乘之,則津液化成膿血,痛而下痢矣,其主之者,寒以清火,苦以瀉熱也。

北方黑色,入通于腎,開竅于二陰,婦人陰中,乃腎竅也,熱盛則腫,腫痛者火盛也,黃連入腎,寒苦清火,所以主之。

其久服令人不忘者,入心清火,火清則心明,能記憶也。

《神農本草經讀》:黃連氣寒,秉天冬寒之水氣,入足少陰腎經;味苦無毒,得地南方之火味,入手少陰心經,氣水而味水,一物同俱,故能除水火相亂,而為濕熱之病。

其雲之熱氣者,除一切氣分之熱也。目痛眥傷淚出不明,皆濕熱在上之病;腸澼腹痛下痢,皆濕熱在中之病;婦人陰中腫痛,為濕熱在下之病,黃連除濕熱,所以主之。

久服令人不忘者,苦入心,即能補心也。然苦為火之本味,以其味之苦而補之;而寒能勝火,即以其之寒而瀉之。千古唯仲景得《本經》之秘,《金匱》治心氣不足而吐血者,取之以補心;傷寒寒熱互結心下,而痞而者,取之以瀉心;厥陰之熱,氣撞心者,合以烏梅;下痢後重者,合以白頭翁等法,真信而好古之大聖人也。

《神農本草經百種錄》:味苦寒。主熱氣,除熱在氣分者。目痛,眥傷淚出,明目,除濕熱在上之病。腸澼腹痛下痢,除濕熱在中之?8救艘踔兄淄礎3??仍諳輪? >梅?釗瞬煌??噯胄哪懿剮囊病?

苦味屬火,其性皆熱,此固常理。黃連至苦,而反至寒,則得火之味與水之性者也,故能除水火相亂之病。水火相亂者,濕熱是也。凡葯能去濕者必增熱,能除熱者,必不能去濕。惟黃連能以苦燥濕,以寒除熱,一舉兩得,莫神于此。

心屬火,寒勝火,則黃連宜為瀉心之葯,而反能補心何也?蓋苦為火之正味,乃以味補之也,若心家有邪火,則此亦能瀉之,而真火反得寧,是瀉之即所以補之也。

苦之極者,其性反寒,即《內經》亢害承製之義。所謂火盛之極,反兼水化也。

《本經疏證》:黃連根株叢延,蔓引相屬,有數百株共一莖者,故名連,其治亦多延淹久之證,如淫瘡黃連粉主之是矣,夫名浸淫,則非初起暴得之疾,亦非一治可瘳之候,故傷寒論金匱要略兩書,從未有新得之病用黃連者。

黃連根黃花黃實黃,皆具土色,四月開花,六月結實,七月根緊,適逢太陰濕土陽明燥金主令時,宜乎為入脾胃之葯矣,乃仲景諸瀉心湯以之為關鍵何歟?夫仲景溯諸瀉心證之源曰,病發于陽而反下之,熱入因作結胸;病發于陰而反下之,因作痞。結胸稱熱入,痞不稱熱,可見所入之邪,非陽邪矣。陰邪結于陰位,心下痞鞭,非心病而何?心自病不能溫土,土遂不運而幹噫食臭幹嘔心煩下利矣,腹中雷鳴者,心氣被遏不能上行,下走腸間也(觀本經桔梗丹參之治可見),夫心之為體,于卦象離,今被邪之已化者,陰邪已化,不逼心陽,則在內之沸亂略定,惟在外之邪氣尚阻,則取二黃之泄熱,蕩去其邪,邪去正自安矣,惡寒汗出者也,在上之陰邪才化,在下之陰氣復逆,故輕取二黃之氣,以蕩熱除穢重任附子之威,以追逐逆陰,使之異趨同歸,相成而不相背也。其未化者,陽餒股肉于陽位,而恣肆于陰分,邪盤踞于清道,而潰泄于下,非幹姜半夏生姜之振散陰霾,不足以廓清心之外郭;非人浸黃連之養陰泄熱,不足以安擾心之內訌,然則直謂之補心可也,而曰瀉心何哉?夫稱謂當循其實,補者益其虛,瀉者泄其實,今者明因邪氣入伐,致心髒內訌,若曰補則嫌于無邪矣,顧可乎?本經所謂腸澼腹痛下利者,與此心同。蓋腸澼腹痛下利,多發于夏秋濕熱之交,盛暑之時,心氣發舒,其驗在汗,所謂汗為心液也。當此之時,或由口食寒膩,阻遏其發舒之氣,或由乘風取涼,使汗不得暢,于是火鬱于中,陰凝于外,因遂生濕,濕復生熱,寒熱與濕,輾轉膠固,故後世所製香連姜連等法,均傷此意為之。

傷寒胸中有熱,胃中有邪氣,腹中痛,欲嘔吐者,黃連湯主之。少陰病,二三日以上,心中煩,不得臥,黃連阿膠湯主之。二方緣以黃連為君,二證皆發于心,可見黃連為瀉心火之劑矣。成無己曰,陰不得升,獨治于下,為腹中痛;陽不得降,獨治于上,為胸中熱。欲嘔吐,夫陰之升,其體由腎,其用由肝,陽之降,其源由肺,其責由心,然脾胃為升降之樞,脾提腎肝之氣以升,胃曳心肺之氣而降,故治陰之不升,必兼治脾,治陽之不降,必兼治胃,是于黃連湯又可參。黃連為心胃之劑,嘔吐為胃病,故後世治嘔用黃連,其效最捷,蓋上升皆火之變見,人身之火,惟欲其降,升則為病,即所謂諸嘔吐酸諸逆沖上皆屬于火者也。尤在涇曰,陽經之寒變為熱,則歸于氣,陰經之寒變為熱,則歸于血,陽經之熱,或有歸于血者,惟陰經之熱,則必不歸于氣,故三陰有熱結證,不用調胃承氣小承氣,而獨用大承氣,諸下利證不已,必便膿血,是其驗證也。心中煩,不得臥,熱證也,至二三日以上,乃心中煩,不得臥,則非始即屬熱矣,始即屬熱,心中煩不得臥者,為陰虛,陰虛則不得瀉火,今至二三日以上始見則為陽盛,陽盛則宜瀉火,然致此陽盛,亦必其陰本虛,故阿膠芍葯雞子黃,無非救陰之品,瀉火則惟恃芩連,而芩止一兩,連乃四兩,此黃連之任,獨冠一方,無可議矣。二方而觀,又可悟黃連一味,在黃連湯為溫劑中寒葯,在黃連阿膠湯,為補劑中瀉葯矣。

五髒六腑之精氣,皆上註于目,而為之精,精之窠為眼,骨之精為瞳子,筋之精為黑眼,血之精為絡,其窠氣之精為白眼,肌肉之精為約束,裏擷筋骨血氣之精與脈並為系,上屬于腦,後出于項中,是故瞳子黑眼法于陰,白眼赤脈法于陽,陰陽合揣而為精明。以是知目疾非一經之病,黃連所主之目痛,必兼皆傷泣,出又須識其目痛皆傷泣出,必因于熱氣所為,乃為的對之劑,此何以故?如上文所雲痛,有因于瞳子者,黑睛者,白眼者,則非矣,皆傷有因約束裏擷者,泣出有因風者寒者虛者,皆不得用矣。蓋惟傷在胞之內,白睛之外,始為赤絡之病,泣出隨眵始為濕熱相搏,熱者傷主,赤脈屬心,千金外台諸方用黃連為君者,其所敷陳諸病,如大棗煎之目熱皆赤生赤脈侵睛,洗眼湯之目熱痛汁出,乳汁煎出,乳出汁煎之淚出皆赤療,黃連煎之眼赤除熱,莫不與本經相吻合,仍不外清心火除濕熱二者而已。

古書語簡而意深,讀之者慎勿草,如此條所謂婦人陰中腫痛者是也。夫陰中腫痛,丈夫亦有之,何獨于婦人,即婦人陰中為病,亦不止腫痛一端。金匱要略雖無明文,千金外如所臚列者,如陰蝕、陰疳、陰中爛傷、陰癢痛、陰中有蟲、陰下脫、陰挺,皆不用黃連,而獨于腫痛則間用之。大抵陰中之疾,皆始于小便,小便不利,則濕壅熱生,濕與熱相傳不得泄則腫,婦人前陰,又為血潮汐之常道,于是遂涉血為痛,理固然矣。黃連非能治腫痛也,陰中腫痛,須用之者,蓋陰中腫痛,必由濕熱,而燥濕之物,多足以助熱,清熱之物,多足以滋濕,惟黃連既能燥濕,又能情熱,他處腫痛,有因風者,有因熱寒者,有因火者,不必盡由于濕,故本經獨標出婦人也。雖然,丈夫陰中諸疾,亦無不由濕熱,黃連之治,獨標出婦人者何居?蓋惟丈夫多不涉及于血,即使停濕生熱,且涉及于血,亦宜通利,宜滋清,如導赤等方,而不宜燥。夫甘為濕化,苦為燥化,故凡味之甘者,雖性燥亦能壅氣為濕,味之苦者,縱如黃連之寒,獨不能因燥以激發其火耶?是知黃連之治濕治熱,須分別觀之。濕證之急者可用,緩者不可用。蓋濕緩者熱不盛,熱不盛則惡黃連之氣寒也;熱證之緩者可用,急者不可用,蓋熱證急者濕不盛,濕不盛則惡黃連之性燥矣。黃連之治血熱,亦宜分別觀之,蓋惟氣分之熱涉及血者可用,血分自生熱者不可用,以血似水,而性主流動,黃連之寒,恐其凝血,其燥,又恐涸血也。

黃連或問黃連入心清熱燥濕,子既言之鑿鑿矣,獨不思烏梅丸、幹姜黃連黃芩人參湯,任黃連皆重,而所治皆肝病乎?曰,篇中凡言入某髒某腑者,解釋其義如此,耳非鑿鑿言之也。試觀本經別錄,止言某葯治某病,而不言入某髒某腑,解之者不推明某病關系某髒某腑,何由知其病之所以然,而仲景書亦止以某病屬某經,某方主治某病,並不言某方治何髒何腑之病。譬如太陽病有惡風惡寒,而喘非肺病乎?心憒憒,心惕惕,心中悸,非心病乎?大義之所以,講論之所及,原不可一途論也。子以烏梅丸幹姜黃連,別錄蓋已確然言之矣,曰黃連主五髒冷熱久下泄澼膿血是也,夫冷熱天淵,何能久相守而不相入?必也君主之火令不行,斯冷是冷而熱是熱,冷是冷是熱,斯一身所有津液,每日所增水谷,悉不化為精純以上騰,而紛紛墜累而下,冷多者為泄,熱多者為澼,澼甚者為膿血,冷輕者為痰飲,故烏梅丸治入利膿血,幹姜黃連黃芩人參湯治寒格吐下,白頭翁湯治熱利下重,小陷胸湯治飲滯停中,無不有藉于黃連。其病之輕重高下,系于冷熱孰多孰少,故或配以附子幹姜桂枝,或配以幹姜人參,或配以秦皮黃柏,或配以瓜蔞半夏,不全藉黃連,是可知黃連之治,未必在肝,烏梅丸證、幹姜黃連黃芩人參湯證,未必不系心矣。雖然,五髒冷熱久下泄澼濃血一語,讀之當字字較量,觀下利圊谷者,與四逆湯,下痢便膿血者,與桃花湯,皆不用黃連,又可知泄澼膿血之未久者,及久而但關乎五髒之冷,不關乎五髒之冷熱相兼者,均與黃連不宜矣。

千金方之論消渴曰,凡積久飲酒,未有不成消渴,大寒凝海,而酒不凍,明酒性酷熱,物無以加,脯炙監鹼,酒客耽嗜,不離其口,三觴之後,製不由己,飲無度,咀嚼酢醬,不擇酸鹼,積年長夜,酣飲不解,遂使三焦猛熱,五髒幹燥,木石猶且焦枯,在人何能不渴。外台秘要方述古今錄驗方曰,消渴病有三,一渴而飲水多,小便數有脂似麥片,甜者,消渴也;二吃食多,不甚渴,小便少,似有油而數者,消中也;三渴飲水,不能多,但腿腫腳先瘦,小陰痿弱,數小便者,腎消也。消渴者倍黃連,消中者倍栝蔞,腎消者加芒硝,由千金而言,酒是濕熱相兼之物,因酒致病,必系濕熱為源,所以宜用黃連,也由外台而言,消渴略相似之病,有此三種,消中腎消,與黃連不宜,所以別乎可用黃連之的證也,反覆乎此二書,則庶幾欲用黃連止消渴者,知有別擇矣。

黃連黃連能除濕熱,即是厚腸胃,然黃芩亦除濕熱,何以不然?蓋黃連性燥,故入心而燥即寓味苦氣寒中。足陽明胃、手陽明大腸,皆屬燥金,同氣相求,是即厚之意也。惟黃連苦寒而燥,黃芩雖苦寒而不燥矣,是以不得以厚腸胃屬之。愚謂別錄謂黃連調胃厚腸,不得混而稱之曰厚腸胃也。夫腸胃中皆有脂膜一道,包裏其內,所以護導滓穢使下行者,若有濕熱混于其間,則脂膜消熔,隨滓穢而下,古人謂之腸澼,後人目為刮腸痢,亦曰腸垢。胃體廣大,容垢納污,雖有所留,亦未必剝及脂膜,故但和其中之所有,邊際自不受傷,故曰調;腸勢曲折盤旋,惟其曲折盤旋之處,更為濕氣留聚,濕阻熱益生,熱阻脂膜益消,去其所阻,則消爍之源絕,而薄者厚矣,故曰厚。凡人所食之物,不論青黑白赤,至胃悉變而黃不得謂不象黃連之色。又人之髒腑,有獨治一處者,有兩相連屬者,從無似大腸之于小腸,小腸之于胃,胃之于咽嗌,三腑相通,徹上徹下,連屬無隔,如此者,不得謂不像連黃之形。是黃連之調胃厚腸,原廣有意義,不必隘之以同氣相求一語也。惟苦寒而燥一語,實足貫徹黃連功能,如膽中清之腑,為濕熱所擾,則其中不清,故曰益膽水,濕洗關節而熱,則骨骱不利,故曰除水利骨,是在用之者意會焉可已。

《本草新編》:黃連,味苦,寒,可升可降,陰也,無毒。入心與胞絡。最瀉火,亦能入肝。大約同引經之葯,俱能入之,而入心,尤專經也。止吐利吞酸,善解口渴。治火眼甚神,能安心,止夢遺,定狂躁,除痞滿,去婦人陰戶作腫。治小兒食土作疳,解暑熱、濕熱、鬱熱,實有專功。但亦臣使之葯,而不可以為君,宜少用而不宜多用,可治實熱而不可治虛熱也。蓋虛火宜補,則實火宜瀉。以黃連瀉火者,正治也;以肉桂治火者,從治也。故黃連、肉桂,寒熱實相反,似乎不可並用,而實有並用而成功者。蓋黃連入心,肉桂入腎也。凡人日夜之間,必心腎兩交,而後水火始得既濟,火水兩分,而心腎不交矣。心不交于腎,則日不能寐;腎不交于心,則夜不能寐矣。黃連與肉桂同用,則心腎交于頃刻,又何夢之不安乎。

或問苦先入心,火必就燥,黃連味苦而性燥,正與心相同,似乎入心相宜矣,何以久服黃連,反從火化,不解心熱,而反增其焰者,何也?曰:此正見用黃連之宜少,而不宜多用。蓋心雖屬火,必得腎水以相濟,用黃連而不能解火熱者,原不可再瀉火也。火旺則水益衰,水衰則火益烈,不下治而上治,則愈增其焰矣。譬如釜內無水,止成焦釜,以水投之,則熱勢上沖而沸騰矣。治法當去其釜下之薪,則釜自寒矣。故正治心火而反熱者,必從治心火之為安,而從治心火者,又不若大補腎水之為得。蓋火得火而益炎,火得水而自息耳。

或問黃連止痢而厚腸胃,吾子略而不談,何也?曰:此從前《本草》各書,無不載之,無俟再言也。然而予之不談者,又自有在。蓋黃連非治痢之物,瀉火之品也。痢疾濕熱,用黃連性燥而涼,以解濕而除熱似矣。殊不知黃連獨用以治痢,而痢益甚,用之于人參之中,治噤口之痢最神;用之于白芍、當歸之中,治紅赤之痢最效,可借之以瀉火,而非用之以止痢,予所以但言其瀉火耳。況上文曾言止吐利吞酸,利即痢也,又未嘗不合言之矣。至于厚腸胃之說,說者謂瀉利日久,下多亡陰,刮去脂膜,腸胃必薄矣,黃連既止瀉利,則腸胃之薄者,可以重厚。嗟乎!此臆度之語,而非洞垣之說也。夫黃連性燥而寒涼,可以暫用,而不可久用。腸胃之脂膜既傷,安得一時遽厚哉。夫胃薄者,由于氣血之衰,而腸薄者,由于精水之耗。黃連但能瀉火,而不能生氣血、精水,吾不知所謂厚者,何以厚也。

或問黃連瀉火,何以謂之益心,可見寒涼未必皆是瀉葯。曰:夫君之論,是欲揚黃柏、知母也。吾聞正寒益心,未聞正寒益腎。夫心中之火,君火也;腎中之火,相火也。正寒益心中之君火,非益心中之相火。雖心中君火,每藉心外相火以用事,然而心之君火則喜寒,心之相火則喜熱。以黃連治心之君火,而相火宜從治也。夫相火在心火之中,尚不用寒以治熱,況相火在腎不之內,又烏可用寒以治寒乎。昔丹溪用黃柏、知母,入于六味丸中,未必不鑒正寒益心,亦可用正寒的益腎也。誰知火不可以水滅,腎不可與心並論哉。

或疑世人用黃連,不比用黃柏、知母,先生闢黃柏、知母,何必于論黃連之後,而大張其文瀾哉?嗟乎!是有說焉,不可不辨也。夫人生于火,不聞生于寒也。以瀉火為生,必變生為死矣。從來脾胃喜溫,而不喜寒,用寒涼降火,雖降腎火也,然胃為腎之關門,腎寒則胃寒,胃寒則脾亦寒。脾胃既寒,又何以蒸腐水谷哉。下不能消,則上必至于不能受,上下交困,不死何待乎。又肺金之氣,必夜歸于腎之中,腎火沸騰,則肺氣不能歸矣。然補其腎水,而益其肺金,則腎足,而肺氣可復歸于腎。倘腎寒則腎火不歸,勢必上騰于肺,而又因腎之寒,不敢歸于下,則肺且變熱,而咳嗽之症生。肺熱而腎寒,不死又何待乎。慨自虛火實火、正火邪火、君火相火之不明,所以治火之錯也。夫黃連,瀉實火也,補正火也,安君火也,不先將黃連之義,罄加闡揚,則虛火、邪火、相火之道,終不明于天下。吾所以于黃連門中,痛攻黃柏、知母,使天下後世知治火之葯,不可亂用寒涼,實救其源也。

《本草分經》:大苦大寒。入心瀉火,鎮肝涼血,燥濕開鬱,能消心竅惡血,亦瀉脾火。酒炒治上焦火,姜汁炒治中焦火,水炒治下焦火。 

黃連的功效與作用

功效清熱燥濕,瀉火解毒。用于:濕熱痞滿,嘔吐吞酸,瀉痢,黃疽,高熱神昏,心火亢盛,心煩不寐,血熱吐衄,目赤,牙痛,消渴,癰腫療瘡;外治濕疹,濕瘡,耳道流膿。

禁忌胃虛嘔惡,脾虛泄瀉,五更腎瀉者,均慎服。

葯用禁忌

胡黃連本品大苦大寒,過服久服易傷脾胃,脾胃虛寒者忌用。苦燥傷津,陰虛津傷者慎用。 胃虛嘔惡,脾虛泄瀉,五更腎瀉,慎服。

1、《本草經集註》:惡菊花、蕪花、玄參、白鮮;畏款冬。

2、《葯性論》:惡白僵蠶,忌豬肉。

3、《蜀本草》:畏牛膝。'

4、《綱目》:黃連大苦大寒,用之降火燥濕,中病即當止,豈可久服,使肅殺之令常行,而伐其生發沖和之氣乎?

5、《本草正》:黃連善瀉心脾實火,虛熱妄用,必致格陽,故寇宗熒日:虛而冷者,慎勿輕用;王海藏日:夏月久血痢不用黃連, 陰在內也。

6、《本草經疏》:凡病人血少氣虛,脾胃薄弱,血不足,以致驚悸不眠,而兼煩熱躁渴,及產後不眠,血虛發熱,泄瀉腹痛,小兒 痘瘡,陽虛作泄,行漿後泄瀉,老人睜胃虛寒作瀉,陰虛人天明溏泄,病名腎泄,真陰不足,內熱煩躁諸證,法鹹忌之,犯之使人危 殆。

7、《本草新編》:黃連,味苦,寒,可升可降,陰也,無毒。入心與胞絡。最瀉火,亦能入肝。大約同引經之葯,俱能入之,而入心,尤專經也。止吐利吞酸,善解口渴。治火眼甚神,能安心,止夢遺,定狂躁,除痞滿,去婦人陰門作腫。治小兒食土作疳,解暑熱、濕熱、鬱熱,實有專功。 

葯方選錄

1、治丈夫、婦人三焦積熱.上焦有熱 攻沖眼目赤腫 頭項腫痛 口舌生瘡;中焦有熱 心膈煩躁 不美飲食;下焦有熱 小便赤澀 大便秘結 五髒俱熱 即生疽癤瘡痍及五般痔疾 糞門腫痛 或下鮮血:黃連(去須、蘆)、黃芩(去蘆)、大黃(煨)各十兩.上為細末煉蜜為丸 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 用熟水吞》 如髒腑壅實 加服丸數.小兒積熱 亦宜服之. (《局方》三黃丸)

2、治傷寒胸中有熱 胃中有邪氣 腹中痛 欲嘔吐者:黃連150克 甘草150克(炙) 幹姜150克 桂枝150克(去皮) 人參100克 半夏250克(洗) 大棗十二枚(擘).上七味 以水一鬥 煮取六升 去滓.溫服 晝三夜二.(《傷寒論》黃連湯)

3、治心煩懊依反復 心亂 怔仲 上熱 胸中氣亂 心下痞悶 食入反出:朱砂20克 黃連25克 生甘草12.5克.為細末 湯浸 蒸餅丸如黍米大.每服一十九 食後時時津唾咽下.(《直指方》黃連安神丸)

4、治心經實熱:黃連35克.水一盞半 煎一盞 食遠溫服 小兒減之.(《局方》瀉心湯) 

食療營養

適合人群: 胃虛嘔惡,脾虛泄瀉,五更腎瀉者,均慎服。

食療作用: 黃連味苦、性寒,歸心、肝、胃、大腸經,質堅味厚,降而微升;具有清熱瀉火,燥濕,解毒的功效。主治熱病火熱乙,高熱煩躁,神昏譫語;心火亢盛,胸膈熱悶,心煩失眠,口舌生瘡;血熱妄行,吐血,血塊血;肝火目赤腫痛;胃熱嘔吐,消渴,牙齦腫痛;腸胃濕熱,脘腹痞滿,泄瀉,痢疾;熱毒瘡瘍,濕疹,燙傷。

相關傳說

重慶市石柱縣盛產黃連,產量居世界的40%,居全國的60%。黃連,為毛莨科植物黃連,三角葉黃連或雲連等的根莖。黃連性味苦,寒,歸心、胃、大腸、肝經,有清熱燥濕、瀉火解毒之功,適用于腸胃濕熱所致的腹瀉,瘌疾,嘔吐,熱病之熱盛火熾所致的壯熱煩燥神昏譫語等。至今,在石柱縣黃水壩都流傳著一個石柱黃連的動人傳說。

相傳,很久以前,石柱縣黃水壩老山上的一個村子裏,住著一個姓陶的醫生。他妻生下二男二女。有一年遇天災,妻子和兩個兒子相繼病死,因家境貧寒,無力撫養,三女兒也送給了別人家,隻留下幺女,父女相依為命。陶醫生僱請了一名叫黃連的幫工,替他栽花種草葯。黃連心地善良,勤勞憨厚。

沒過多久,黃水壩一帶的老山上不少人都得了一種相似的疾病,患者多屬高熱煩燥、胸悶嘔吐、泄瀉瘌疾、腫痛,漸漸地一個個身強力壯的人都失去了勞動能力。懂事的陶家幺女,算是個幸運兒,她沒染上這種怪病,還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家務。

有一年春天,陶幺女踏青外出,在山坡上,她忽然發現一種野草的葉邊沿具有針刺狀鋸齒,長有很多聚傘花序,有黃色的、綠色的,也有黃綠色的,好看極了,順手拔起這些野草,乍看草根節形似蓮珠,或似雞爪,或似彎曲的過橋桿,她興奮地帶回家種在園子裏。

黃連每次給花草上肥澆水,也沒忘記給那野草一份。天長日久,野草越發長得茂盛,蔥綠滴翠。

次年夏天,陶醫生外出治病,十多天沒回家,其間,陶幺女也臥病在床,厭食不飲,一天天瘦下去,隻剩得皮包骨頭了。陶醫生的幾位同鄉好友煞費苦心想盡辦法,也沒治好陶幺女的病。

黃連心想,陶姑娘在園子裏種下開黃綠色小花的野草,怎麽不可以用來試一試?于是他就將那野草連根拔起,洗幹凈,連根須葉一起下鍋,煮了一會兒功夫,他揭開鍋蓋一看,鍋中的野草和湯全都煮成黃色的了。

這時黃連拿起湯勺舀了一碗,正想給幺女送去,突然想到,萬一有毒,豈不是害了陶姑娘?不如自己先嘗一下,隻要自己沒被毒死,就讓陶姑娘喝這湯。他隨即一飲而盡,隻是覺得味道好苦。

隔了兩個時辰,黃連見自己還活著,手腳都動得,話說得,耳聽得,眼見得,方信這野草無毒,這才端一碗讓陶幺女服下,說來也怪,陶幺女喝下這野草湯,病竟然就好了,她對黃連說:“這是一味好葯,就是太苦了。”此時,已暗戀陶幺女許久的黃連聽後黯然神傷地說:“我苦等一個人兒,卻沒等到,也許和我的命一樣苦吧!”

老山上的鄉親們得知陶幺女喝了用野草熬的湯痊愈的訊息後,都去採挖這種野草來熬湯服用,結果他們的病都痊愈了。但不久,黃連在一次採葯中不慎摔成重傷,他帶著苦戀去世了,臨死前他對陶幺女說:“陶姑娘,我愛你,可我等不到了……”陶幺女為了紀念黃連,表達對他的愛慕之情,便把這種清熱解毒,味苦的草葯稱為“黃連”。

葯用植物栽培

生物學特徵

黃連性喜冷涼陰濕,在川東、鄂西海拔1200-1800m的高山地區有大量栽培,產區多雨多霧,年平均溫度在10℃左右,7月份平均21℃,1月份平均-3--4℃,冬季在冰雪覆蓋下越冬,葉可保持常綠不枯。年平均降雨量1300-1700mm,大氣相對濕度90%左右。耐肥力很強;土壤以上泡下實,土壤上層以富含腐殖質肥沃疏松的沙壤土,下層以保水保肥力較強的粘壤上最適宜;酸性至微酸性土,pH5.5左右。黃連為陰地植物,有強大的葉面積群,可利用林間間隙照射的陽光,忌直射強光。

栽培技術

用種子繁殖。種子底胚後熟類型。5月上旬種子成熟採收後,選擇陰涼較平坦的山坡用樹枝搭蔭棚,雨水能自然淋入棚內,挖20cm深地作窖,將種子與濕沙在窖內層積貯藏。經早晚及秋季低溫,胚逐漸發育形成。10- 11月間種子裂口後撒播于高畦,每1hm2播種子22.5-37.5kg,用牛馬糞覆蓋。次年2月下旬在畦面搭矮棚遮蔭,3月初出苗,揀去畦面落葉,並除凈雜草。苗期5-6月間應追施速效性氮肥催苗,10-11月間撒細碎牛馬糞及火灰腐殖土以利越冬。傳統的栽連技術都採用搭棚遮蔭,于冬季砍樹搭1.2m高蔭棚,蔭蔽度70%左右,棚內作1.6m寬高畦(廂)。播種後第3年3月間苗圃幼苗已長出4-6片真葉時移栽,行株距10cm×10cm,栽深3-5cm,每1hm2栽苗75-90萬株。近年有用玉米間作與林間栽連技術,冬季在畦面以行株距1.6m見方,間隔栽植麻、桑等灌木及松、杉等喬木。早春2月末在塑膠矮棚中作營養缽培育玉米苗。苗高30cm左右時,在高畦溝兩邊以株距30cm,葉對葉定向移栽玉米苗,6、7月份玉米葉封壟後即在行間栽黃連。冬季玉米收獲後,用玉米稈編織矮棚,為黃連遮蔭。次年復栽玉米,約4-5年後灌木已成林,可為黃連遮蔭,不再栽種玉米。黃連收獲後在林間整地,施足底肥,還可再栽連;灌木林栽黃連2-3季後,喬木已成林,便可砍伐灌木,在喬木林下栽連。採用玉米和造林遮蔭技術栽連,不但不影響黃連產量,同時省工、省料、節約投資,活立木積蓄量比不栽黃連的樹林快1倍。

田間管理

黃連栽植後,立即撒施少量牛馬糞及熏土稱刀口肥。每年早春、夏季種子收獲後及冬季10-11月間各追肥1次,春夏以氮磷等速效性肥料為主,冬肥以牛馬糞及熏土為主,施各肥後應培土。第1、第2年培土約1cm,第3、第4年2-3cm。追肥前應除草,移栽後一二年苗小露地孔隙大,易生雜草,每年應拔草4-5次,四五年生黃連已封壟,結合追肥每年拔草3次。搭棚栽連,當年5月種子採收後應揭去蓋棚敞陽,抑製葉的生長,促使根莖充實;林間栽連,栽後第3年開始冬季應修枝亮棚,使蔭蔽度由栽連時的70%左右降低到20%-30 %。

病蟲害防治

主要病害有白粉病,應降低蔭蔽度增加光照並可用石硫合劑防治。蟲害有蠐螬、螻蛄等,可用毒餌誘殺。早春有麂子、錦雞為害花苔和種子,應圍以籬笆,加強人工捕殺,減較為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