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起義

黃花崗起義

黃花崗起義是中國同盟會辛亥年在廣州發起的一場起義,又稱"辛亥廣州起義"、"三·二九廣州起義"、"黃花崗之役"。1911年4月27日下午5時30分,黃興率120餘名敢死隊員直撲兩廣總督署,發動了同盟會的第十次武裝起義--廣州起義。其中72人的遺骸由潘達微等出面收葬于廣州東郊紅花崗,潘達微並把紅花崗改名為黃花崗,這次起義因而被稱為"黃花崗起義"。

  • 名稱
    黃花崗起義
  • 地點
    廣東廣州
  • 時間
    1911年4月27日
  • 參戰方
    同盟會等革命黨人同兩廣總督衙門
  • 結果
    失敗
  • 參戰方兵力
    具體不詳
  • 傷亡情況
    犧牲86人(一說100餘人)
  • 主要指揮官
    黃興、孫中山等

起義簡介

中日甲午戰爭以後,以孫中山為代表的革命派登上了歷史舞台。

黃花崗起義黃花崗起義

19世紀末,辛亥革命元老中國現代教育奠基人何子淵丘逢甲等人開風氣之先,排除頑固守舊勢力的幹擾,成功創辦新式學校。隨後清政府迫于情勢壓力,對教育進行了一系列改革,于1905年末頒布新學製,廢除科舉製,並在全國範圍內推廣新式學堂,西學逐漸成為學校教育的主要形式。教育方式的根本性變革,從思想體系上動搖了滿清皇權的根基,大批思想進步銳意創新的社會精英及血氣方剛的年輕新銳為後來風起雲涌的革命積蓄了巨大能量。

從20世紀初開始,革命就成了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革命黨人不斷利用會黨和新軍發動武裝起義。1906年12月起,同盟會推動和領導了規模巨大的萍瀏醴起義潮州黃岡起義、惠州七女湖起義、防城起義鎮南關起義欽廉上思起義河口起義光復會也在1908年11月發動安慶新軍馬炮營起義。這些起義因準備不足,敵我力量懸殊而歸于失敗。1910年2月,同盟會員倪映典率廣州新軍3000人起義,又遭失敗。連續的挫折,使少數革命黨人對前途失去了信心,轉而走上暗殺道路。

1910年11月13日,孫中山在馬來半島的檳榔嶼召集趙聲黃興胡漢民鄧澤如中國同盟會重要骨幹會議,決定集同盟會精英,在廣州起義。

1911年1月,黃興、趙聲、胡漢民在香港成立起義領導機關——“統籌部”,並在當時的香港屯門青山農場策劃起義,又派人到廣州附近各地,聯絡新軍、防營、會黨、民軍,以備回響;同時在廣州設立38處秘密機關,刺探敵情,轉運軍火,為起義作準備。

4月8日,統籌部召集會議,會議議定起義時間為4月13日(宣統三年三月十五日),計畫十路大軍攻打廣州:第一路由趙聲率領江蘇軍攻打水師行台;第二路由黃興帶領南洋、福建同志攻督署(兩廣總督張鳴岐駐所);第三路由陳炯明領東江健兒堵截滿界;第四路由朱執信領順德隊伍守截旗界;第五路由徐維揚領北江隊伍進攻督練公所;第六路由黃俠毅領東莞隊員打巡警道;第七路由莫紀彭領軍策應徐維揚、黃俠毅兩隊;第八路由姚雨平率領陸軍回響;第九路由洪承點派隊分途攻守;第十路由劉古善領隊分途攻守。

因同盟會會員南洋華僑溫生才4月8日同天單獨行動,槍殺廣州將軍孚琦,以及吳鏡運炸葯被捕,原定起義被迫改期。

4月23日,起義組織者在兩廣總督署附近的越華街小東營五號設立起義總指揮部,趙聲任總指揮(留守香港),黃興任副總指揮。將原定十路進軍計畫改為四路:黃興率一路攻總督衙門;姚雨平率軍攻小北門;陳炯明帶隊攻巡警教練所;胡毅生帶隊守南大門。

4月27日(宣統三年三月廿九)下午5時30分,黃興率200名敢死隊員分四路攻打兩廣總督衙門、小北門、巡警教練所和守南大門。黃興首先發難,連發三彈,率隊攻入總督衙門,決心生擒兩廣總督張鳴歧。不料張越牆逃遁。由于清朝部隊人數眾多,起義隊伍得不到接應,各路隊伍雖與清軍展開激烈巷戰,徹夜相攻,但都先後失敗。黃興僥幸脫險。由于實際起義以黃興率部為主,黃興為實際起義領導人。趙聲、胡漢民廿九日率200選鋒隊員出發,三十日凌晨抵達廣州城外,但是大勢已去,遂返回。

事後,同盟會會員潘達微多方設法收殮烈士遺骸72具,合葬于城東黃花崗,後改名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1932年,查得此次死難烈士陳文友等姓名共86人。由于習慣,人們仍稱“黃花崗七十二烈士”。

孫中山在《黃花崗烈士事略》序文中高度評價了黃花崗之役:

“是役也,碧血橫飛,浩氣四塞,草木為之含悲,風雲因而變色,全國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怨憤所積,如怒濤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載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則斯役之價值,直可驚天地、泣鬼神,與武昌革命之役並壽。”

為紀念此次起義,陽歷3月29日後來被中華民國政府定為青年節;不過,實際上真正的起事時間是陰歷3月29日。

1911年4月27日(農歷3月29日),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同盟會為推翻清王朝的統治,在廣州起義失敗,戰役犧牲的烈士營葬于黃花崗。此次起義因此又稱黃花崗起義,歷史上,這次起義意義重大,加快了全國革命高潮的到來。

黃花崗起義中被捕的革命志士黃花崗起義中被捕的革命志士

這次起義是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十一次革命武裝鬥爭中的第十次。這次起義原定于4月13日(農歷三月十五日)在廣州發難,趙聲黃興為革命軍的正、副指揮。計畫攻佔廣州後,由黃興率領一支革命軍出湖南,攻湖北﹔趙聲率領一支革命軍出江西,攻南京。事前挑選了五百名優秀的革命黨人為“選鋒隊”(即敢死隊,後來實際增至八百名),起義時由十路軍進攻兩廣總督署、廣東水師行台、警察署、軍械局、炮營、電信局等,開啟廣州城各大門,在小北門迎接新軍入城等作了較充分的準備。

由于海外的募款和購買的武器未到齊,以及臨近起義前(農歷三月十日)溫生才刺殺了清政府在廣州的將軍孚琦,清政府加強了戒嚴防範,並全城搜查革命黨人,因而起義被迫延期至4月27日。趙聲以及在香港和廣州附近各縣隱蔽待命的數百名“選鋒隊”,在起義前一天下午才得到了最後確定起義日期的通知,因而未能趕到廣州集中,黃興便將原計畫十路進攻改為四路進攻。但發難時隻有黃興自己率領的一路參加起義,其餘三路的領導人陳炯明胡毅生姚雨平借故逃避,致使這三路選鋒隊無人領導,又無法領到武器,未能參加戰鬥。

1911年4月27日下午五時三十分,黃興在情勢十分不利又不得不起義的情況下,毅然率領革命黨選鋒隊一百多人,各人手臂上一律纏著作為起義標志的白布,腳穿黑色橡膠鞋,從現越華路的小東營指揮部出發,一直攻入兩廣總督署。在蓮塘街吳公館,同樣裝束的革命黨選鋒隊三十多人在喻培倫饒國梁等率領下同時奔襲總督署。黃興率領隊伍攻入總督署後,準備活捉兩廣總督張鳴歧,迫使他號令兩廣清軍反正。但張鳴歧聞風聲後躲到水師行台,革命黨遂放火焚燒總督署後退出。此後黃興和喻培倫所率領的革命黨人分成幾路,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巷戰。當日,原來準備回響起義並作為起義軍主力的清政府的部分新軍和巡防營等,因起義前被清政府收繳了武器,或因聯絡不上而沒有參加起義﹔有的因起義時沒有在臂上纏上作為標志的白布而發生誤楚,致使革命黨人因敵我懸殊等原因而失敗,但革命黨人在起義中英勇戰鬥,不怕犧牲的大無畏革命精神,給清政府沉重的打擊,為同年十月十日武昌起義瓦解清政府統治奠下了基礎。

在戰鬥中和失敗後,被殘殺的革命黨人,遺體血肉模糊,陳屍于街頭示眾,慘不忍睹。同盟會會員潘達微先生冒險挺身而出,不顧滿清當局禁令,以《平民日報》記者的公開身份,5月3日,組織了一百多人(收屍人),把散落並已腐爛的七十二位烈士的遺骨收殮及葬于此,使一代英烈的業績彪炳史冊,永垂不朽,激勵著一代代的中國人民。

事件背景

1927年4月和7月,國民黨內蔣介石集團和汪精衛集團相繼叛變革命後,廣東省國民黨當局亦在廣州等地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人民,實行白色恐怖。9月中旬,國民黨武漢政府所屬張發奎第2方面軍第4軍,乘國民黨南京政府所屬第8路軍在廣東省東江地區進攻南昌起義軍之際,從南昌進至廣州,同國民黨新軍閥中的桂系軍閥李濟琛爭奪廣東地盤。張發奎初到廣州時,為穩定其統治,曾一度以國民黨“左”派面目出現,採取一些欺騙政策,企圖獲得廣州工人階級和市民的支持。中共廣東省委適時地識破和揭露了張發奎的欺騙政策,並利用張、李之間的矛盾,積極恢復和發展共產黨的組織,發展工會、農會並進行各種鬥爭,全省工農運動日趨活躍。在廣州市,有組織的工人紛紛驅逐國民黨派到工會的改組委員,選舉自己的工會委員,並為爭取真正的民主權利和改善工人生活條件進行鬥爭。10月14日海員舉行的罷工,得到各業工人的援助,2萬多工人舉著鐮刀斧頭紅旗,向反動政府示威,顯示了廣州工人階級的覺悟和力量。在廣東省其他地區的農民運動,也有所恢復與發展。為配合南昌起義軍的行動,廣東東江等地區農民,在9月發動了秋收抗租暴動。7~17日,中共海陸豐縣委領導海豐、陸豐兩縣農民赤衛軍和農民民眾舉行起義,一度佔領該兩縣城。10月30日,工農革命軍第2師(由南昌起義軍第24師餘部編成)和海豐、陸豐農民赤衛軍及農民民眾,再次舉行起義,佔領了兩縣全境,並建立了兩縣的蘇維埃政府。

屬于粵系的軍閥張發奎,在廣州站穩腳跟後,于11月17日用武力驅逐了桂系軍閥李濟琛駐廣州的機關、部隊,接著向西江、北江擴展,奪取了廣東政權。李濟琛為了奪回在廣東失去的地盤,迅速調動兵力,進行反撲。李濟琛所屬之黃紹竑部集結在廣西省(今廣西壯族自治區)梧州地區,準備從西面進攻廣州;陳銘樞部則由東江地區向廣州推進。張發奎亦急忙將其第4軍主力調往廣州以西之肇慶地區,一部調往廣州以東之石龍地區。李福林第5軍則分別駐守在韶關、江門等地。此時,粵桂軍閥之間的戰爭,一觸即發。這樣,張發奎在廣州市內的部隊,僅有第4軍軍部、教導團、警衛團、新編成的第2師第3團、擔負訓練任務的炮兵團和一些警察武裝。另外,第5軍軍部和少數部隊駐守在珠江南岸。這些部隊中戰鬥力最強的教導團和警衛團一部,則為共產黨所掌握。僅就廣州市區的力量對比來看,確實是舉行武裝起義的有利時機。但是,粵桂軍閥之間的戰爭,尚未大規模爆發,張發奎的部隊仍駐守在廣州外圍,這無疑將對起義構成嚴重的威脅。

起義過程

1910年11月,孫中山在馬來亞檳榔嶼召開秘密會議,商量卷土重來的計畫。參加會議的有同盟會的重要骨幹黃興、趙聲、胡漢民等人。會議決定再發動一次大規模的廣州起義。他們計畫以廣州新軍為主幹,另選革命黨人500(後增至800)組成“先鋒”(敢死隊),首先佔領廣州,然後由黃興率領一軍入湖南,趙聲率領一軍出江西,譚人鳳、焦達峰在長江流域舉兵回響,然後會師南京,舉行北伐,直搗北京。

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

同盟會接受歷次起義失敗的教訓,在起義發動前進行了認真細致的準備,籌款購械、組織聯絡都有專人負責。為了更好地領導起義,1911年1月,同盟會在香港成立統籌部,以黃興、趙聲為正副部長,下設調度處、儲備課、交通課、秘書課、編輯課、出納課、總務課、調查課,具體領導這次起義,並陸續在廣州設立秘密據點,作為辦事和儲藏軍械的地點。革命黨決心把這次起義組織好。

統籌部成立後,各課分別派人進入廣州開始活動。4月8日,省城內外及各省革命力量大體聯絡就緒。統籌部決定發難日期定在4月13日,分10路進攻,黃興為總司令,趙聲為副。“先鋒”之外,加設放火委員,預備臨時放火,擾亂清軍軍心。

但是,就在統籌部開會這一天,發生了同盟會員溫生才刺殺署理廣州將軍孚琦事件,廣州戒嚴。加上美洲的款項和由日本購買的軍械也未到,因此,發難日期不得不延後。

4月23日,黃興由香港潛入廣州,在兩廣總督衙門附近的小東營五號設立起義指揮部。當時,廣州革命黨人已決定于26日(三月二十八日)舉義。因日本、安南方面的槍械稍遲方能運到,而準備回響起義的新軍第二標又有5月3日(四月初五)即將退伍的訊息,這就使起義陷于既不能速發,又不能拖延的困難境地。黃興等人臨時決定起義延緩一日,定在4月27日(三月二十九日),將原定十路進軍計畫改為四路:黃興率一路攻總督衙門;姚雨平率軍攻小北門,佔飛來廟,迎接新軍和防營入城;陳炯明帶隊攻巡警教練所;胡毅生帶隊守南大門。但胡毅生、陳炯明等認為清軍已有防範,提議改期。姚雨平反對改期,但要求發槍500枝以上。黃興在喻培倫、林文(時爽)等人激勵下,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按期發難。

1911年4月27日下午5時30分,黃興帶領“先鋒”120餘人,臂纏白巾,手執槍械炸彈,吹響海螺,直撲督署。督署衛兵進行頑抗,革命軍槍彈齊發,擊斃衛隊管帶,沖入督署。兩廣總督張鳴岐逃往水師提督衙門。黃興等找不到張鳴歧,便放火焚燒督署衙門,然後沖殺出來,正碰上水師提督李準的親兵大隊。林文聽說李部內有同志,便上前高呼:“我等皆漢人,當同心戮力,共除異族,恢復漢疆,不用打!不用打!”話未講完,被敵人一槍擊中,當場犧牲。劉元棟、林尹發等5人也相繼中彈。黃興被打斷右手中食二指第一節,便以斷指繼續射擊。隨後,黃興將所部分為三路:川、閩及南洋黨人往攻督練公所;徐維揚率花縣黨人40人攻小北門;黃興自率方聲洞、朱執信等出南大門,接應防營。

攻督練公所的一路途遇防勇,繞路攻龍王廟。喻培倫胸前掛著滿滿一筐炸彈,左手執號筒,右手拿手槍,奮勇當先,投擲炸彈。戰至半夜,終因眾寡不敵,全身多處受傷,率眾退至高陽裏盟源米店,以米袋作壘,向敵射擊。後因敵放火,他們才被迫突圍,喻培倫被俘遇害。

南墓道碑林南墓道碑林

往小北門的一路也很快遭遇清軍。經過一夜作戰,打死打傷敵人多名。最後,張鳴岐放火燒街,徐維揚率部突圍,被敵逮捕。  黃興所率一部行至雙門底後,與溫帶雄所率計畫進攻水師行合的巡防營相遇。溫部為入城方便,沒有纏帶白巾,方聲洞見無記號,便開槍射擊,溫帶雄應聲倒下。對方立即發槍還擊,方聲洞犧牲。戰至最後,隻剩黃興一人,才避入一家小店改裝出城。4月30日回到香港。

起義前夕,曾通知惠州等地會黨于4月28日回響。屆時,順德會黨數百人豎旗回響,奪佔樂同團練分局。4月30日,在李準進逼下,會黨解散。

這次起義,除黃興一部及順德會黨按期發難外,其餘各路均未行動。新軍子彈被收,沒有作戰能力;胡毅生、陳炯明事先逃出了廣州城;姚雨平因胡毅生刁難,未能及時領到槍械,起義爆發後藏匿不出。這樣,起義成為黃興一路的孤軍作戰。

起義失敗後,廣州革命志士潘達微收殮犧牲的革命黨人遺骸72具,葬于廣州郊外的紅花崗,並將紅花崗改為黃花崗,史稱“黃花崗72烈士”。這次起義因而也稱為黃花崗起義。

黃花崗起義紀念日被民國政府定為青年節。

箭竹頂

箭竹頂茶場是何子淵家的祖傳產業,地僻山高,環境險峻,外人輕易不敢涉足,正是革命黨人暢談國是,針砭時弊的理想場所。故但凡黨內、盟內有重大事項要最後敲定,均要到箭竹頂協商、拍板。

1904年春,丘逢甲在廣東興梅交界的“箭竹頂”茶場策劃潮州“黃岡起義”期間,在石馬“星窩子”——“順裕廬”揮筆寫下“遷善樓”三個字後,在何子淵先生家裏住了一晚。為了掩人耳目,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點便坐著轎子,跟何子淵一前一後到了離星窩子大約八裏開外的“箭竹頂”古茶場,因箭竹頂茶場是何子淵家的祖傳產業,地僻山高,環境險峻,外人輕易不敢涉足,正是革命黨人暢談國是,針砭時弊的理想場所。故,但凡黨內、盟內有重大事項要最後敲定,均要到箭竹頂協商、拍板。那天,先後趕到箭竹頂茶場的還有子淵先生的“拜把子”兄弟——興寧蕭惠長、平遠姚竹英、梅州江柏堅等同志……在那次碰頭會上,大家基本敲定籌劃汕頭“黃岡起義”的行動方案,並做了具體分工:由姚竹英繼續保持與潮安人許雪秋的單線聯系,蕭惠長、江柏堅負責聯絡志同道合的革命黨人,何子淵負責經費統籌工作,“光漢茶庄”作為革命黨人聯絡、避風、掩護的秘密據點……

但思想一貫激進的邱逢甲先生,這一次卻異常冷靜,認為條件還未完全成熟,自始至終雖持保留意見,但仍贊成按積極穩妥的原則,加快進度,盡快“起事”。後來也正應了邱逢甲的高見,兩次黃岡起義均因泄密及諸多原因而導致失敗,其中1907年的第二次起義規模空前,參加回響者達5000餘眾,潮梅兩地革命黨人悉數參加,影響巨大,給風雨飄搖的清廷以沉重打擊。

邱逢甲在箭竹頂茶場一共住了兩晚,直至正月十八才下山。期間,特地以何子淵的字“東漢”為據,為子淵先生題下“光漢茶庄”和“淵廬”兩幅墨寶。

光漢茶庄坐落在石馬鎮石馬圩“光記”商店對面,營業面積約100多平方米,由何子淵的弟弟子韶負責經營,是箭竹頂茶在海內外的經銷母店,同時也是革命黨人的地下聯絡點;箭竹頂茶在清朝乾隆年間非常出名,行銷海外、南洋一帶,民國時期,曾以此茶饋贈孫中山、胡漢民、廖仲愷、許崇智、陳濟堂、李濟深、蔣光鼐、蔡廷鍇、張發奎等名人,均贊不絕口;“淵廬”坐落在“光記”旁邊,建築面積約50多平方米,專供何子淵在石馬中國小上學的子孫寄宿及革命黨人臨時落腳之用。

1904年正月十八,邱逢甲回到興民學堂,當天便接到廣東省政府的調令,不久便奉調廣東學務處任職。

1907年5月,黃岡起義失敗後,何子淵等領導人隨即返回梅州。不久,蕭惠長、江柏堅、姚竹英等革命黨人身份不幸暴露,被迫走避箭竹頂茶場達半年有餘。其中:姚竹英在箭竹頂茶場住了半年多,蕭惠長、江柏堅住了四個多月,邱逢甲為了營救革命黨領導人及商量下一步行動方案,于1908年(戊申年)夏初,再次來到箭竹頂茶場商討對策,蕭惠長、江柏堅、姚竹英等革命黨人最後在何子淵、邱逢甲、羅幼山等人的疏通、擔保之下得以脫險。

1904年,邱逢甲在箭竹頂茶場策劃“黃岡起義”行動計畫期間,為石馬私塾先生黃彩平題寫的屋名“遷善樓”墨寶,因刻石師父不小心泡了水,缺損了一角,這次子淵先生又在箭竹頂茶場議事廳請邱逢甲即興揮毫重寫了一張,為此,黃彩平還特地減免了何家兩鬥谷種的地租以表謝意。

嘉屬革命黨領導人何子淵、蕭惠長、江柏堅等人不甘心“黃岡起義”之失敗,不久又與廣東興寧石馬人氏同盟會早期領導人何天翰、何天炯等同志積極籌款,購買槍支彈葯,招募敢死隊員參與籌劃惠州和廣州黃花崗起義。

1911年3月上旬,特指派石馬刁田村的革命黨人陳文友負責和羅熾揚、嚴德明等人從香港運帶駁殼槍18支、無煙槍17支,還有九響槍和彈葯一批回惠州,擬在惠城起義,商船在大亞灣澳頭靠岸時,遭巡邏清兵搜查,陳文友等人當場被捕,羅熾揚乘機逃脫。身份爆露後,嚴德明用革命大義說服士兵,兵勇們都尊稱他們叫“革命先生”,戒備隨之松懈,嚴德明乘夜色逃脫,陳文友被嚴密遞解惠州。

案發後,同黨嚴確廷偕惠州中學學生楊瑞廷馳往營救未遂。駐惠的廣東陸路提督秦炳直憑直覺發現革命黨人起事在即,遂密令捕獲嚴確廷,隨後專船押解陳文友、嚴確廷到廣州,密囚于南海監獄。

1911年4月29日,黃花崗起義爆發,黃興等革命同志圍攻督署事敗,文友聞之,在獄中連聲哀嘆“同胞可憐、同胞可憐……”,獄卒聞之應曰“是誠可謂不畏死者也!”。第二天,遂被斬于監獄門外。

烈士陳文友、嚴確廷遺骸和“三·二九”死難烈士遺骸一同堆放于咨議局門前,後由潘達微收葬于黃花崗。1919年,審定七十二烈士第一批為56人,1922年,審定第二批為16人,1932年,審定陳文友等烈士13人,另立一碑,碑文為胡漢民所書

起義規模

起義軍

黃興(1874年10月25日-1916年10月31日),原名軫,改名興,字克強,一字廑午,號慶午、競武。革命時期化名李有慶、張守正、岡本、今村長藏。漢族,湖南省長沙府善化縣高塘鄉(今長沙縣黃興鎮涼塘)人。中華民國開國元勛;辛亥革命時期,以字黃克強聞名當時,與孫中山常被時人以“孫黃”並稱。1916年10月31日,黃興于上海去世。1917年4月15日,受民國元老尊以國葬于湖南長沙岳麓山。著作有《黃克強先生全集》、《黃興集》、《黃興未刊電稿》及《黃克強先生書翰墨績》刊行。

孫中山,近代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創始人,三民主義的倡導者。首舉徹底反封建的旗幟,“起共和而終帝製”。1905年成立中國同盟會。1911年辛亥革命後被推舉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1940年,國民政府通令全國,尊稱其為“中華民國國父”。1929年6月1日,根據其生前遺願,將陵墓永久遷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

清軍

張鳴岐(1875—1945) 字堅白,一作健伯,號韓齋。山東無棣縣段家村人。1894年(光緒二十年)中舉人。

其他人物

胡漢民,起義的策劃、組織者。

趙聲,起義的組織者、副總指揮。

朱執信,參與起義的組織、發動,負責運動新軍、防營、民軍。

姚雨平,參與起義的組織指揮,負責運動清軍、民軍。

陳炯明,參與起義的組織指揮。

胡毅生,參與起義的組織指揮。

鄒魯,籌劃、參與起義。

徐維揚,參與起義的組織、指揮,率敢死隊進攻總督署。

劉梅卿,參與起義的組織指揮。率敢死隊進攻總督署、督練公所。

潘達微,收葬起義烈士。

江孔殷,收葬起義烈士。

喻培倫,別號雲紀,四川內江人,日本千葉醫學院學生。

林文,別號時爽、廣麈,福建侯官人,日本大學學生。

宋玉琳,別號建侯、豫琳,安徽懷遠人,軍官。

方聲洞,別號子明,福建侯官人,日本千葉醫學院學生。

饒國梁,別號小峰,四川大足人,四川陸軍速成學校畢業。

林覺民,別號意洞、抖飛,福建閩縣人,日本慶應大學學生。

李文甫,別號熾,廣東東莞人,香港《中國日報》經理。

林尹民,別號靖庵、無我,福建閩縣人,日本第一高等學校學生。

李德山,廣西羅城人,龍岸民團管帶。

陳與燊,福建閩縣人,日本早稻田大學學生。

龐雄,廣東吳川人,軍人。

陳可鈞,福建侯官人,日本正則學校學生。

陳更新,福建侯官人,長門炮術學校畢業。

馮超驤,福建侯官人,南洋水師學校學生。

李雁南,廣東開平人,南洋華僑。

劉元棟,福建閩縣人,南台消防會會長。

劉六符,福建人,福建講武堂學生。

李炳輝,廣東封川人,南洋教士。

李文楷,廣東清遠人,星洲《晨報》印刷工人。

李晚,廣東雲浮人,南洋華僑。

郭繼枚,廣東增城人,南洋華僑。

餘東雄,廣東南海人,南洋華僑。

黃鶴鳴,廣東南海人,南洋機器工人。

杜鳳書,廣東南海人,南洋機器工人。

徐培添,廣東花縣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進炲,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廣滔,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臨端,廣東花縣人,工人。

徐禮明,廣東花縣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曾日全,廣東花縣人,工人。

江繼復,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熠成,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日培,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容九,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滿凌,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茂燎,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佩旒,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廉輝,廣東花縣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松根,廣東花縣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保生,廣東花縣人,農民。

徐昭良,廣東花縣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應安,廣東花縣人。

韋統鈐,廣西平南人,教士。

韋統淮,廣西平南人,教士。

韋樹模,廣西平南人,教士。

韋榮初,廣西平南人,教士。

林盛初,廣西平南人。

秦炳,四川廣安人。

周華,廣東南海人,南洋華僑。

陳春,廣東南海人,安南華僑。

馬侶,廣東番禺人,安南華僑。

勞培,廣東開平人,星洲(今新加坡)《晨報》記者。

遊壽,廣東南海人,安南(今越南)華僑。

石德寬,安徽壽縣人,日本警監學校學生。

程良,安徽懷遠人,陸軍國小畢業,任教官。

羅仲霍,廣東惠陽人,南洋教員。

嚴確廷,廣東惠陽人

李祖恩,廣東翁源人

林修明,廣東梅州蕉嶺人,教員。

陳文褒,廣東梅州大埔人,南洋商人。

陳文友,廣東梅州興寧人,洪門兄弟,同盟會員,印尼華僑。

張學齡,廣東梅州興寧人,商人。

饒輔廷,廣東嘉應(今梅州)人,教員。

周增,廣東嘉應州(今梅州)人,商人。

李炳基,廣東梅州人

黃嵩南,廣東梅州人

李挺生,廣東梅州人

張引士,廣東梅州人

王興中,廣東梅州人

郭典三,廣東梅州人

姚雨平,廣東梅州人

郭冠雄,廣東梅州人

廖叔唐,廣東梅州人

羅坤,廣東南海人,安南(今越南)華僑。

陳潮,廣東海豐人,農民。

黃忠炳,福建連江人,農民技擊家。

王燦登,福建連江人,技擊家。

卓秋元,福建連江人。

胡應升,福建連江人,工人。

魏金龍,福建連江人。

陳清疇,福建連江人,技擊家。

陳發炎,福建連江人,農民。

羅乃琳,福建連江人。

林西惠,福建連江人,軍人。

歷史影響

黃花崗起義是近代史上一次具有較全面意義上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它雖然失敗了,但其偉大歷史意義和功績是不可磨滅的。

黃花崗起義紀念碑黃花崗起義紀念碑

黃花崗起義解放了人們的思想,促進了民主革命精神的進一步高漲,為中國人民民主革命事業開闢了前進的道路,傳播了民主自由的思想。並且推動了亞洲的民主革命運動。

雖然黃花崗起義失敗了,但無論如何,資產階級革命黨人用生命和鮮血獻身革命的偉大精神卻震動了全國,也震動了世界,從而促進了全國革命高潮的更快到來。

起義在不同程度上打擊了清朝統治,為後來武昌起義一舉成功準備了條件。

現存遺址

序號

名稱

說明

地點與現狀

1

北較場四標營遺址

廣州起義的主要軍事力量—國民革命第二方面軍第四軍軍官教導團團部。1927年12月11日凌晨,廣州起義總指揮張大雷、工農紅軍總指揮葉挺等人前往此處召開誓師大會,廣州起義正式爆發。

位于北較場橫路與建設大馬路交界處

2

肇慶會館遺址

廣州起義爆發時,為國名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第四軍軍部,後被起義軍攻克,是廣州起義重要的戰鬥遺址。

海珠廣場東側,已毀。今華僑大廈所在地

3

第一公園

廣州起義爆發後,起義軍與國民黨反動派軍隊戰鬥的重要戰場之一,中共廣東省軍委負責人聶榮臻亦曾在此指揮和參加戰鬥。廣州蘇維埃政府成立後,曾計畫在此召開擁護廣州蘇維埃政府成立大會。

今人民公園

4

西瓜園遺址

1927年12月12日中午,廣州市工農兵民眾300多人,在此召開擁護廣州蘇維埃政府成立大會,廣州起義總指揮張太雷親自前往主持,並發表熱情洋溢的演說。

位于廣州市人民中路與同樂路的交界處,今廣州日報社所在地

5

四方炮台遺址

廣州起義爆發後,四方炮台陣地迅速被起義軍佔領。在工農紅軍總司令葉挺的指揮下,教導團戰士、廣州工人赤衛隊員,在此遇敵展開激戰,多次擊退敵人的進攻。是起義軍與國民黨反動派軍隊激戰的主要戰鬥遺址之一。

位于越秀山蟠龍崗頂,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6

觀音山戰鬥遺址

1927年12月11日,廣州起義爆發後,起義軍迅速解除了駐觀音山敵軍武裝,並以鎮海樓為據點,在東西兩線,沿明代城牆遺址構築工事,與敵軍展開激烈的拉鋸戰。12月,在帝國主義炮火的掩護下,國民黨反動派糾集一萬多兵力,對觀音山陣地進行了十數次輪番進攻,均被起義軍擊退,戰鬥極其激烈。

今越秀山鎮海樓東西兩翼

7

廣州公社舊址

廣州起義爆發後,公安局被起義軍佔領,並在此建立中國第一個城市蘇維埃政權—廣州蘇維埃政府,後被人稱為“廣州公社”。廣州公社舊遺址分中樓、北樓、南樓,廣州蘇維埃政府成立後,分別為蘇維埃政府、工農紅軍總指揮和警衛連所在地。舊址東北角有廣州市公安局拘留所,起義軍攻佔後曾于此解救被囚禁的共產黨員和革命民眾800多名,後為蘇維埃政府扣押反動派人員的拘留所。

廣州起義路200號之一,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8

紅四師成立遺址

1927年12月16日,在袁國平、徐向前等人的率領下,撤退到花縣的第四軍教導團,警衛團和黃埔軍校特務營1000多人,在此舉行營、連長聯席會議、將隊伍改編為工農紅軍第四師。

今花都區花城中學

9

廣東財政廳大樓

1927年12月16日黃昏、由于廣州起義局勢不斷惡化,工農紅軍總司令葉挺、中共中央省軍委負責人聶榮臻前往廣東財政廳天台觀察敵情,鑒于敵強我弱的情勢。為避免全軍覆沒的危險,遂決定將廣州起義部隊撤出廣州。

北京路北端,廣東省文物保護單位

10

中共廣州市委第一機關陽址

張太雷的秘密住所和策劃廣州起義的秘密據點之一。1927年11月25日,張太雷與黃平、吳毅等人在此召開會議。草擬《中國共產黨廣東省委員號召暴動宣言》。

廣大路廣大二巷4號

11

廣州市郊一區農會陽址

廣州起義工農聯隊的主要集結地和訓練地。

謝家祠(芳村區花地中市),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12

中共銀行大樓

廣州起義爆發後,中央銀行大樓是起義軍主要進攻的敵據點之一,遭到國民黨反動軍隊負責頑抗,後在教導團與廣州工人赤衛隊的聯合進攻下被攻佔,為廣州起義重要戰鬥舊址之一。

位于沿江路193號。廣東省文物保護單位

13

廣東咨議局陽址

廣州起義爆發前國民黨廣東省黨部所在地。1927年12月11日,被工農紅軍總參謀徐光英率領的教導團第一營

位于中山三路烈士林園內,今為廣州近代史博物館,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4

天字碼頭

廣州起義爆發後。起義軍在天字碼頭一帶構築工事,頑強反擊企圖強渡珠江侵犯市區的國名革命軍第五軍李福林部。13日,教導團女兵班在班代的帶領下在此與數倍于己的敵人反復搏鬥,除一人外,全部壯烈犧牲。

市區北京路南端珠江堤岸處

15

燕塘戰鬥陽址

廣州起義前,此處為國名革命軍第二方面第四軍炮兵團駐地。1927年12月11日,被教導團部分起義軍佔領。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體育進修學院及廣州省軍區一帶

16

周文雍、陳鐵軍革命活動據點陽址。

1928年初,周文雍與陳鐵軍在中共廣東省委的指示下重回廣州發動工人進行鬥爭(又稱“春騷”)時的秘密據點。

荔灣和平中路榮華西街17號2樓,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17

南石頭監獄遺址

國民黨廣東省公安局南石頭懲戒場,廣州起義失敗後,許多優秀共產黨員和革命志士在這裏被反動派殺害。

位于今五羊機車廠內

18

西濠口碼頭

廣州起義爆發後,起義軍在西濠口碼頭一帶構築工事,與河南的國名革命軍第五軍李福林部隔江對峙。1927年12月13日,起義軍主辦部隊撤出廣州,但100多名人赤衛隊員仍堅守在西濠口太平南路一帶,繼續頑強阻擊敵人。

人民南路西濠口,今一號碼頭

19

喜南堂南樓、西樓、南華第一樓

廣州起義重要戰鬥遺址

人民南路西濠口。分別為今新華酒店、新華書店和新亞酒店,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20

大新公司

廣州起義爆發後,起義軍在大新公司天台架起迫擊炮,嚴防敵軍強渡珠江。

今南方大廈,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21

龍藏街太丘書院

起義前,廣州工人赤衛隊臨時總指揮部舊址

今已毀

22

黃花崗

1927年12月4日。中共廣州省委召集教導團,警衛以及黃埔軍校特務營的革命骨幹200多人,在黃花崗舉行秘密會議,進行起義的動員工作,起義失敗後,教導團等部隊撤出廣州,在這裏集結。

今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園內

23

明星戲院

廣州蘇維埃政府成立後,中共廣州市委設于惠愛路明星戲院內

今已毀

24

渭濱書院

廣州蘇維埃政府成立後,廣州工人代表會設于學宮街渭濱書院

今已毀

25

廣州省長公署

廣州起義爆發後,工人赤衛隊指揮部設在廣東省長公署。

今廣東省民政廳

26

八旗會館遺址

1927年12月11日,廣州起義爆發時,為起義部隊警衛團團部,是廣州起重要戰鬥遺址。

今已毀

影視作品

電影:

電視劇:

  • 六壯士—訣別書》 - 1990年中華電視台八點檔國語連續劇(何家勁 / 魏秋樺

紀錄片:

  • 2011年是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周年,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舉辦了《三二九黃花崗一百年紀念暨春祭先烈大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