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種人 -人種

黃種人

人種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黃種人( yellow race)世界四大人種之一,又稱亞美人種。其數量在四大人種中排名第二。起源地在東亞,由此逐漸向南亞、東南亞擴散。西伯利亞的楚克奇人和通古斯人,北極因紐特人(以前一般被稱為"愛斯基摩人")、美洲印第安人也都是起源于東亞,並屬這一人種,黃種人的主要特征是鼻梁稍低、體毛不發達等。主要分布在東亞各地。黃種人主要分布于亞洲東部、中部和東南部以及美洲與大洋洲,包括有東亞:中亞的烏茲別克族、吉爾吉斯族、土庫曼族、哈薩克族等突厥語族,西伯利亞的楚科奇族和通古斯語族、南亞的不丹族、錫金族、拉達克族、拉伊族、林布族、亞卡族、馬嘉族、塔芒族、古隆族、塔卡利族、塔魯族等,美洲的愛斯基摩人、印第安人等。

  • 中文名
    黃色人種、蒙古人種
  • 外文名
    Mongoloidrace
  • 分布
    東亞、北美等

概況

黃種人是一種人種分類。黃種人大多分布于東亞和東南亞。黃色人種或蒙古利亞人種是歷史上為人類分類學說裏的一種人種。其膚色呈淺褐色、淡黃色,甚至及其淺淡的白色。頭發大多色黑且直而硬,部分人有輕微的卷發;少數為淺色發。胡須和體毛不甚發達;臉型有扁平的,還有窄長的。下巴不凸出,但是有些人較尖,有些則為較扁。顴骨突出。寬度中等,鼻梁中等;唇厚適中,大多略向前突出;眼裂中等,眼球呈褐色,上眼瞼褶發達,大多有內眥褶遮蓋淚阜,眼外角一般高于眼內角。頭骨上表現的特征是鼻尖點指數中等,眼眶較高。美洲印第安人面部不像北亞蒙古人那樣扁,鼻子的突出度也稍大。上門齒舌面的鏟形結構也是黃種人的顯著特征之一。

黃種人主要分布于亞洲東部、中部和東南部以及美洲與大洋洲,包括有東亞:中亞的烏茲別克族、吉爾吉斯族、土庫曼族、哈薩克族等突厥語族,西伯利亞的楚科奇族和通古斯語族、南亞的不丹族、錫金族、拉達克族、拉伊族、林布族、亞卡族、馬嘉族、塔芒族、古隆族、塔卡利族、塔魯族等,美洲的愛斯基摩人、印第安人,等。

分布

黃種人主要分布于亞洲東部、東南部以及美洲與大洋洲,包括有東亞:中國除了塔塔爾族及塔吉克族,以及幾個突厥民族是混血民族以外的大多民族(漢族、壯族、滿族、蒙古族、藏族、京族、朝鮮族等)、日本人、韓國人、越南之京族、岱依族、泰族、芒族、儂族、佔族等和東南亞國家(除了新幾內亞)的大部分人口(如馬來族、泰族、老族、高棉族、孟族、緬族、撣族、欽族、克倫族),西伯利亞的楚科奇族和通古斯語族、南亞的不丹族、錫金族、拉達克族、拉伊族、林布族、亞卡族、馬嘉族、塔芒族、古隆族、塔卡利族、塔魯族等,美洲的愛斯基摩人、印第安人,俄羅斯聯邦境內西南部地區(裏海與黑海之間)卡爾梅克共和國的居民也屬于"黃種人",俄羅斯聯邦東西伯利亞地區(與蒙古國接壤)的布利亞特共和國(唐努烏梁海附近)也是屬于蒙古部落之一,另外歐洲的匈牙利之馬扎爾人、非洲馬達加斯加人(梅裏納人,來自印尼)。

東南亞的緬甸,泰國,寮國,越南,高棉,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東帝汶。在俄羅斯,尼泊爾,印度,美洲各國,也有相當多的黃種人。

劃分

大多數中國人及周邊一些國家的人群屬于現代蒙古人種。其中,蒙古人種北亞亞種,又稱作西伯利亞亞種或大陸蒙古亞種,現代蒙古族的種族類型多屬此類,是是蒙古人種中比較典型的代表,主要分布于中央亞細亞和西伯利亞等亞洲大陸的腹地。他們體質特征具有鮮明的特色:面部既高且寬,因此臉部顯得很大,並且非常扁平;顱型多半比較低、寬,由很大的垂直顱面指數所反映出的低顱高面性質是該小人種的一個突出特征;鼻根一般比較低矮,鼻型略寬;眼眶比較高,內眥皺褶(蒙古眼)和上眼瞼皺褶(單眼皮)等蒙古人種性狀十分典型。

其他的區域性蒙古人種類型包括:東亞亞種,主要分布于中國、日本朝鮮等東亞地區;東南亞亞種,主要分布于東南亞一帶的印支半島、馬來半島、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泰國、緬甸等地;東北亞亞種,主要分布在亞洲大陸的東北角和美洲北部的阿拉斯加、格陵蘭島等極地附近地區,以因紐特人、阿留申人為其主要代表;美洲亞種,即印第安人的各個類型群,該人種廣泛分布于南、北美洲大陸。這些人群在體質特征上雖然有一定差異,但都屬于蒙古人種的範疇。我國居民的主要種族成分是蒙古人種中的東亞、北亞(典型的蒙古人種蒙古族)和東南亞亞種。

黃種人黃種人

根據蒙古利亞人種的不同特點,又可分為亞洲蒙古人種和美洲蒙古人種(紅種 ),亞洲蒙古人種又可分為北方蒙古人種,南方蒙古人種。有的學者把介于兩者之 間漢,藏,朝鮮等民族稱為遠東蒙古人種或稱東亞蒙古人種,日本人更多具有南方 蒙古人種的特點,把它歸入遠東蒙古人種過于勉強。學者們還把蒙古人種和北歐白 人的混血種叫烏拉爾人種或北極白海人種;把中亞的黃白混血人種叫南西伯利亞人 種或中亞人種或突厥人種。對于南方的蒙古利亞人種,還可大致分為南亞蒙古人種和馬來蒙古人種,但兩者差別不大。在廣闊的太平洋上,生活著蒙古人種和赤道人種的混血種,學術界一般把他們稱為玻利尼西亞人種。愛斯基摩人被稱為北極蒙古人種,介于亞美蒙古人種之間,但更接近亞洲蒙古人種。北美的印第安人也比較接近亞洲蒙古人種。有個別不太權威的雜志甚至聲稱墨西哥一帶的印第安人具有遠東蒙古人種的特點,可能有古代中國人的血統。

形成

與其他人種形成的過程一樣,蒙古人種的形成是一個既漫長又復雜的過程。蒙古人種大約起源在東非維多利亞湖沿岸。後來經過幾萬年分化、遷徙,在地理分布上基本定格為今天的格局。

人類學家通過對我國石器時代人骨標本人種問題的考察反映出一個基本的事實,那就是,中國是蒙古人種(黃色人種)的主要發祥地之一。從舊石器時代中期以來,我們的遠古祖先就在非洲這塊土地上開始了向蒙古人種的發展歷程。這一人種的形成、發展和分化的過程基本上是在單一的蒙古人種主幹水準上發生的。這種相對來說比較單純的人種學背景,為闡明東亞、美洲文明幾千年來持續穩定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從新石器時代開始,由于氣候逐漸轉暖和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人類的生存空間不斷擴大,生活條件也有了改善,人口的數量急驟增加。因此可以想見,當時各人類群體之間的遷徙、接觸和混雜現象一定較之舊石器時代來得更加頻繁,這無疑將會大大地促進人種分化的歷史進程。在我國地下出土的古人骨研究資料中,新石器時代、青銅時代和早期鐵器時代的材料比較豐富。這些人類學資料多半集中在田野考古工作開展的時間較長、遺址分布比較密集的黃河流域、內蒙古長城地帶、燕山南北以及長江中下遊和部分南方沿海地區。

歷史上,蒙古利亞人種的種族特點出現的非常早。早在四五十萬年前的北京猿人,就是鏟型門齒,這是蒙古利亞人種的特有性狀。但北京猿人不是現代黃種人的祖先。真正的黃種人在五萬年前的中國才出現,典型的是馬壩人,柳江人。但更著名的是一萬八千年前的北京一帶的山頂洞人,他具有了大部分現代黃種人的特點。山頂洞人是一種尚未分化的黃種人,兼具遠東,北方,北極和美洲蒙古人種的特點,甚至正如當時北歐人具有蒙古利亞人種特點一樣,山頂洞人也具有一些北歐白人的特點。有的學者估計,山頂洞人已經和北歐白人在隔絕狀態下繁衍了兩萬年,即大概1000代。這兩萬年並不是單純的就地繁衍,而是伴隨著大規模的遷徙的。從蒙古人種的祖先從東非向東北亞洲啓程那一刻始,蒙古人種的繁衍分化就掐下了秒表。因此說來,山頂洞人已經是真正的黃種人了。

黃種人起源黃種人起源

生活特點

在黑人白人分界線上,混血偶爾發生。西部世界的西亞、中亞、南亞人類密集,伊朗高原正是三個群體兩個人種分界的中心位置,這裏荒野和森林交錯分布,混血最為頻繁。但混血兒對森林和草原的適應能力不及特化了的父母,所以數萬年以來沒有產生任何大的混血群體。

隨著黑人白人分別進化,各自智力得到發展。因為兩者思考目的不同、頭型不同、更因為有不同的隨機因素,所以智力發展的方式略有不同。事實上,白人的南北兩支各自都不一樣。這時候,新的混血有可能集中各優勢基因:來自白人的銳利進取和來自黑人的復雜多樣。經過大自然的篩選、高原幹旱氣候的考驗,最後剩下的黃種人始祖成了混血的幸運兒,智商比其他兩大人種要高。

人類起源人類起源

註:黃種人和廣義的東方人的外貌是有差別的。

早期發展

新生的黃種人說一種類似漢語的語言,我們且稱之為漢蘇人。當漢蘇人逐漸成熟壯大,形成適應高原生活的習性:有限的水源迫使他們圍繞著小股的河流且以植物為主食,河流的分散、食物的分散使他們總是小群體分散生活,註重家庭而不是族群,不易形成大的部落。他們了解到植物對水源的依賴,獲得一些對水源的有效利用的能力,為未來在大河流域灌溉打下基礎;遍布的幹燥草木使他們有更好的用火條件,聚集在水源附近的漢蘇人發現一些濕泥在烘烤或日曬下的硬化特徵,為未來使用磚、陶打下基礎。補註:種植文化和農業不同,並非一定要和定居聯系起來,從最初保護可食植物,到協助其繁殖,不需要太高深的文化傳承,況且古人類有著驚人的野生動植物知識,他們以此為生。

波斯人波斯人

漢蘇人扎穩腳跟後,開始向四周擴展。高原分布的異族不如漢蘇人強大,所以很快,他們控製了廣闊貧瘠的伊朗高原,並向西北方向鄰接的小亞細亞高地開拓。以此,印歐人和含閃人被完全隔開。

文明成就

黃色人種的各分支創造了許多文明,如中國大地上的中華文明,美洲大陸上的印第安文明等等很多。

中國人黃種人

拋開中國人的整體膚色先不論,隻要回想一下我們的生活經驗,至少就得承認:南方中國人裏面有一些皮膚較黑,然而有一些中國人的皮膚很白。

事實上,古代西方旅行家在描述中國人時,有"白皮膚的民族"的說法,也有將中國人的膚色記錄為暗白色、橄欖色的等等,而很少見到有"黃皮膚"的描述。現在一些西方遊客到了中國後,首先吃驚的就是這裏哪有黃皮膚的人呢?一個德國論壇的帖子這樣寫道:"我才去過中國。我很失望,因為沒人是黃色的。 不,說些正經話,有些人的膚色甚至相當白。女人們拿著陽傘走在路上。很多人像南歐人一樣是中褐色。"

實際上,在被稱為"白種人"的歐洲人裏面,隻有北歐人的膚色整體較白,其它歐洲人的膚色並沒有和中國人迥然有別,甚至往往比中國人的膚色更深。

因此,當我們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並認為自己是"黃皮膚"的時候,肯定不是出于純粹的事實判斷,而一定是受到了什麽幹擾。

中國人成為"黃種人"是西方崛起的需要

近代以來,歐洲在世界的版圖中脫穎而出,這對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都造成了影響。對于人文科學來說,要探究歐洲為什麽能崛起,"歐洲的人種更優"就成了一個解釋;對于自然科學來說,歐洲的優秀表現左右了科學家們本該客觀的眼睛,他們在劃分人種時有意無意的將更好地辭彙給了歐洲人。

于是,在十八世紀,把人類分為"紅白黃黑"的人種學在歐洲誕生了。白色在歐洲有純潔高貴等美好寓意,而黑色相反,所以歐洲人被劃為白種人,非洲人被劃為黑種人,而被認為文明程度介于歐洲和非洲之間的東亞人,被分配了"黃種人"--黃色帶有憂鬱、貪婪、病態等寓意。

中國人接受"黃種人",卻是出于陰差陽錯

按說,"黃種人"是歐洲人對中國人的蔑稱,為什麽中國人要欣然接受呢?原來,中國文化中黃色不僅沒有低賤的寓意,反而是高貴的象征。古時隻有皇家才能享用黃色,中國人自詡為炎黃子孫,中華文明被認為由黃河孕育。所以中國人接受"黃種人"並無阻礙,而文化中並不標榜黃色的日本人接受"黃種人"的過程就頗為曲折。不過這還隻是一方面。真正讓中國人強化"黃種人"意識的,是中西對立。

近代以來,中西對立就是中國人面對的一大主題。"黃種人"成為凝聚中國人並且與西方較勁的概念工具。這種較勁實際上源于中國人作為近代以來事實上的"邊緣"群體,在面對佔據"中心"地位的西方人時的不甘。

中國人的膚色

以膚色來劃分人種很荒唐

現代基因科學的發展,已經能讓我們清晰的了解為什麽北歐人整體看起來比中國人白,而絕大部分非洲人整體看起來比中國人黑。這一切要從人類的起源和發展說起。

人類的起源和發展是近年來國際學界最引人入勝的研究領域,新的發現層出不窮,一些具有決定性意義的發現是去年才公布的,就在今年仍然有新發現被不斷拋出。這一切都要拜基因科學所賜。以基因科學為工具研究人類的起源和發展之後,傳統的測量頭蓋骨、追溯語言文化等手段一下著成了"落後生產力"。盡管目前的研究成果還不足以對人類的起源和發展蓋棺定論,但也足以把我們多年來接受的相關教育掃進歷史垃圾堆了。

在至少20萬年前,現代人類在東非起源,直到不早于7萬年前,他們才走出非洲,最後遍布世界,成為地球"主宰"。我們都是這些人的後代(也可能混入了極少量其它古人類的基因,但今年發表的一項研究傾向于否定這種可能)。而起初被認為是中國人祖先的"北京猿人",實際上在最近的一次冰河期滅絕了。

走出非洲的現代人類分成不同的隊伍,到達了不同的地方,繁衍生息。中學生物課本告訴我們,在繁衍的過程中,人的基因會發生突變。也就是說,一個孩子的基因絕大部分來自于自己的父母,但也有極個別是突變形成的屬于這個孩子特有的基因。當這個突變的基因適合當地環境時,通過自然選擇,它就更容易被遺傳下去。現在假設某人的基因突變,讓他膚色為白,而他所處的是高緯度陽光較弱地區,在這種環境下白皮膚的人不容易得軟骨病,更容易生存,所以白皮膚基因就更容易遺傳下去,久而久之,這個地區的人皮膚普遍較白。

但是高緯度陽光較弱的地區不隻有一塊兩塊,可能相隔很遠的兩個地方都適合白皮膚的人生存,所以我們便要把這兩個地方的人劃為一個種族嗎?

更復雜的是,不同地區的人會互相通婚,使得基因傳遞。所以北歐這樣整體上白皮膚人多的地區,也不乏膚色較深的人;而中國人雖然整體上膚色暗一些,但皮膚白皙的也大有人在。如果要按膚色劃分種族,難道要把這些膚色"特別"一些的全部剔除出本種族?

有人會說,"黃種人"不隻是指膚色,它實際是對中國人體貌特征的總稱。但是這個說法依舊不能成立。

根據基因分析,第一批走出非洲的現代人類,到達過中國和日本,但是他們在中國似乎沒有發展下來,卻在日本繁衍生息,創造了所謂"繩紋文化",成為日本人的先祖(由此可知,日本人起源于"徐福率數千童男童女東渡日本"是無稽之談)。而現在的中國人實際主要是第二批走出非洲人類的後代(從這個意義上論"源遠流長"的話,日本人還更勝一籌)。

如果第一批到達日本的人和第一批到達中國的人都從此封閉,自我繁衍,那麽各自族群的基因突變就會積累,兩個族群逐漸分化,經過久遠的年代後,兩個族群的整體差異就會很大,成為兩個"人種"。

然而通婚是分化之敵,事實又是各族群不斷在通婚融合,今天的日本人有一多半父系已經不是繩紋人(Jomonese)。而且幾萬年在自然界不過是"一瞬",這點時間能創造出的"不同"有限。

所以世界上各族群之間的分化,並不足以創造出不同的"人種"。正如從美國歸來主持東亞人類起源發展研究工作的金力教授所言,"歐洲人和亞洲人有一個短暫時期的分隔,在這段時期,雙方得到了足夠的變異使他們可以彼此區分開來。但我們談到的僅僅是一些隻影響很少基因的差異。假如我們從整體觀點看人類,我想種族之說是不對的,畢竟人和人之間太相似了"。而以基因研究人類起源發展的權威專家史蒂夫·奧爾森說得更直白:"影響膚色和面貌的基因差異其實隻牽涉到數百個核苷酸,但一個人體內DNA中卻有百千億計的核苷酸。人類社會卻圍繞著這些微不足道的遺傳差異建立起復雜的特權和管控製度"。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