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玉郎

黃玉郎

黃玉郎(1950年-),原名黃振隆,早期筆名為黃玄生。香港著名漫畫家香港漫畫界教父級人物,為香港第一大漫畫出版集團玉郎集團(今文化傳信)、玉皇朝創辦人,所出版之漫畫不但在香港極受歡迎,在東南亞、台灣及中國大陸等華人地區也佔據重要地位,其代表作《龍虎門》風行30多年,締造了香港長篇連載漫畫的歷史紀錄;他引入日本漫畫的造型設計﹑編繪手法,結合了中國傳統的連環圖形式,開創了香港漫畫新紀元。

  • 中文名
    黃玉郎
  • 外文名
    Tony Wong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廣東省江門市市區
  • 出生日期
    1951年
  • 職業
    漫畫家
  • 星座
    雙魚座
  • 籍貫
    潮州
  • 生肖
  • 其他作品
    《如來神掌》,《天子傳奇》,《神兵玄奇》

人物生平

艱辛童年

香港出版界的奇才黃玉郎,從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靠著堅韌不拔精神和一支生花妙筆,幾經挫折,幾經奮鬥,永不言敗,終于在出版業佔一席之地, 建立起一個自己的漫畫出版王國。黃玉郎的奮鬥富有傳奇色彩,被譽為出版界的“民族英雄”、“史泰龍”。黃玉郎原名黃振隆,1950年出生于潮州,7歲時他隨父親到香港。家庭環境不大好的黃玉郎,自小喜歡畫畫,畫漫畫和他那些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從9歲開始,他就試著給報刊的漫畫版或專欄投稿,直到11歲才有第一幅“處女作”被刊用。由于家貧,中學尚未 念完,他不得不離開學校,賺錢養家。13歲那年,他應征進《時代漫畫日報》社做小工,兼當學徒畫工,月薪140至200港元。但好景不長,不久便因漫畫業蕭條而失業。

創業失敗

1964年,失業後的黃玉郎向父親借了1000元做資本,開辦了一家漫畫社,開始了自己的“出版事業”,出版一本叫《笑話世界》周刊。這是黃玉郎首次創業,他自己畫畫、編輯及印刷,合作者是他的哥哥。 沒有出版社肯發行,他便和哥哥踩著腳踏車,走遍大街小巷,將《笑話世界》送到售報點。然而,《笑話世界》發行毫無起色,隻出版了5期,就告失敗,連借以創業的錢也輸了個精光。

第一次創業失敗,黃玉郎並不氣餒。相反,黃玉郎認為,“搞《笑話世界》的最大收獲.使我對香港、九龍區的街道十分熟悉,因為由我自己去送貨。”看來這對他來說是有裨益的,一年後。他又躍躍欲試,和別人合資出版《娛樂漫畫日報》,籌備了三個月,可惜這份報紙的壽命也隻有三個月。由于銷路不振,入不敷出,3個月後就停刊。

黃玉郎第二次創業又失敗了,由于積蓄已用盡,他隻好給別人打工。當時香港漫畫界的崔魏集切招 聘漫畫人才,他便去應試。在崔魏集團,他每月創作四、五十個故事,每個故事210幅畫,工資加稿費,他 的收入不俗。但黃玉郎不滿足現狀,才安定一年多, 又與畫家何可合作,自己出版漫畫日報。開始第三次創業。

崔魏集團工作一年多,黃玉郎對整個出版行業已較為熟悉.合作者何可也富有經驗。所以創辦《新奇漫畫日報》比較成功,出版不久.便日銷12000多份,銷量在當時成為香港漫畫書刊市場首位。接著,他們又創辦了《樂聲漫畫日報》,但由于稿源缺 乏,粗製濫造。結果《新奇漫畫》也受到影響,貭素及 銷量均見下降。1967年,即黃玉郎三度創業半年之後,“五月風暴”試卷香港,香港人人心動蕩,消費力減退。同時,香港無線電視開播,人們的視線集中在電視上了,這對漫畫書報造成很大的沖擊,銷路跌到了峰底,才辦一年的《新奇》、《樂聲》兩份漫畫日報先後宣告倒閉。後雖然黃玉郎又出版了《精工》漫畫,他已是慘淡經營。

獲得成功

1969年,香港經濟開始起步,市民的消費力有所提高,漫畫市場也出現生機,雖然這時日本的漫畫書已在香港大行其道,然而黃玉郎放棄了轉行的念頭,決定堅持到底。這次,他與一位做印刷的朋友合資辦了一個“鑽石出版社”。“鑽石出版社”辦得比過去成功,結果他將股份及存書全數賣給出版社,他本人則為它打工,從老板變成打工仔。

黃玉郎似乎惡運當頭,但他沒有被擊倒,反而他越戰越勇。他的這股頑強的精神終于在又一次創業中得到充分的回報。

1971年底,一位上了年紀、搞書店的朋友看中黃玉郎對漫畫事業的專註以及堅韌不拔的作風,合作成立了玉郎圖書公司,專門出版各種漫畫刊物。這一次,黃玉郎吸取前幾次“創業”的經驗教訓,步步為營,加上財力較為雄厚財務方面管理力求小心。在刊物出版方面反映良好,銷量很快突破2萬份,利潤頗為不俗。

在這期間,香港漫畫業已不同往年,原有的漫畫家已大多“轉業”,人才相當缺乏。黃玉郎除了仍然 “多產”外,還招聘來一批喜歡漫畫的年輕人,訓練他們成為思維活躍且富有創意的骨幹力量。同時,他吸收了日本漫畫貭素高、印刷好的優點,致力改進。這樣,經過3年的努力,玉郎刊物的銷量穩居香港市場第一位,壓倒了“霸道”一時的日本圖書。

經過風風雨雨的黃玉郎,以堅強的毅力,終于贏得了命運的青睞,獲得了成功,成為能夠享受財富的名人之一,擁有自己的企業集團。

收獲好評

在1965年,黃玉郎當時多次與人合伙創辦了兩本漫畫日報,及一間出版社,但都無疾而終。之後的數年,由他所繪畫的漫畫卻普遍獲得好評。當中最為人熟悉相信是“小傻仙”,而其它作品如“小魔神”、“小蛇王”、“超人之子”、“魔術小皇帝”、“魔鬼兵團”、“柔道魔童”、“飛斧仙童”等同樣備受好評。而據他所說,畫那麽多書種的目的是要看看那一種漫畫最為暢銷。

黃玉郎

而在1969年,他開始構思“小流氓​”,而在跟著的一年他自資籌組“鑽石出版社”出版小流氓。但因財政上周轉不靈,所以把出版社售給一家叫“保光出版社”的老板黃光。由于小流氓銷量節節上升,甫一出版變售罄,成為該出版社的鎮山之寶。

1971年,黃玉郎眼見小流氓銷量不俗,所以向公司要求希望把小流氓由當時的二毫裝小型版本改為六毫裝大型版本,但風險太大(因為變相令人覺得售價上升三倍)而被公司反對。

黃玉郎仍然希望擁有自己的事業而不甘寄人離下,決定暗中策劃另一本小流氓,更開自組“玉郎圖書公司”,脫離黃光的“保光出版社”。為了籌備資金,新公司開張後的一個月,出版了六期小流氓,每次出版兩期。

在小流氓三十多期的時候(1972年),黃玉郎開始在漫畫後面加上一些專欄,例如有一專欄叫“畫佬生涯”,內容大至講述當時漫畫人的生活情況,漫畫行業的發展,讀者的閱讀風氣等;還有一專欄叫“烏煙瘴氣臭香港”,刊登具有諷刺性的文字稿及漫畫稿,作品被刊登將獲稿酬。

而那時武打巨星李小龍的電影深深影響了香港,更間接刺激小流氓的銷量,二毫裝過往的最高銷量是二萬五千本,最後被小流氓所打破。

小流氓的成功更令當時無數漫畫家爭相模仿。但劣作自然會被時間所淘汰,所以仍然無損龍虎門的地位。而他為了增加稿費,將小流氓由五十二期開始,由每頁三行,改為每頁四行。幅數增加至十至十五幅,內容多了一倍。他還大膽地把小流氓由三十六頁改版至二十四頁,還加密格數。此改動非常成功,銷量不跌反升。黃玉郎的收入由一千二百元升至二千五百元。

而跟著下來的改變更令香港漫畫歷史起了決定性的作用。黃玉郎把小流氓又原先的三十二開本改為十六開本,售價由二毫改為六毫。這次改革令到從前不感興趣的發行商對連環圖大大改觀。而小流氓在外地仍有市場,多個國家的唐人街都有小流氓漫畫發售。

擴充業務

稿費增加,跟著要做的就是擴充業務。在李小龍電影的功夫效應下,出現了一套足以和小流氓分庭抗禮的作品--上官小寶的李小龍。于是黃玉郎決定拉攏上官小寶合作。但同時間下,黃玉郎的前顧主黃光仍對李小龍有興趣,于是在稿費的挖角競爭之下,上官小寶最後以每期一千元的稿費投向黃光。

當上官小寶擁有穩定收入後更加努力,李小龍的銷量更達到每期四萬本,直逼當時的小流氓。因為這樣更令上官小寶有志獨立自創天下的雄心。而同時間,黃玉郎因得意望形的又賭又喝、生活糜爛而荒廢漫畫。結果出現“發行商老板娘當頭捧喝”事件,指責黃玉郎為何小流氓漫畫質素下降、讀者流失與及遭受李小龍漫畫的窮追猛打。最後黃玉郎修心養性,全情投入于小流氓創作。

及後李小龍的電影出現了精彩絕倫的雙節棍演出,小流氓成功掌握讀者心理,把雙節棍功夫加入龍虎三皇之一的石黑龍身上,獲得極大回響。而在七十至七十三期,更用了李小龍作為封面。而在那時,小流氓的銷量已達到六萬大關。即使後來數次加價仍無損銷量。

1974年,小流氓故事開始進入日本羅剎教之役。而書本身更局部彩色印刷,售價為一元正,平均每期銷量更達到十萬大關。

即使小流氓漫畫的銷量如何的高,如何的受歡迎,但始終不能把上官小寶的李小龍漫畫壓下來,銷量仍然相若(不過論氣勢還是小流氓勝出一籌)。兩大畫手越畫越興奮,漸漸尺度過了火,畫到打得頭迸額裂,鮮血四濺,引起社會人士註意 。

1975年10月,香港政府正式通過“不良刊物法例”,警方派員往書報攤取締、抓人,氣勢似要把漫畫趕盡殺絕。黃玉郎在窮途末路的絕境下,邀同行共商對策。發起自律運動,停止出版色情書,召開記者會向政府詢問“不良刊物”尺度,更前顧主黃光與“宿敵”上官小寶共思對策。得出來的結果是開辦一本報紙形式的刊物。因為報紙的行頭大,炮轟他們等于炮轟整個報業。

獲得轉機

既然有新轉機,立即為漫畫日報籌備。首先黃玉郎認為《小流氓》這名字聽來有點粗俗,于是把“小流氓”這名字換掉,在九十九期正式易名為“龍虎門”;而同時間,他出版第一份漫畫日報“生報”,每日平均刊出一版小流氓漫畫,並且自知之明地減少了封面及內容的暴力血腥場面。當時日報銷量約五萬多份。

故事背景亦由本港從置區移師到日本,說明故事情節純屬虛構,避過了輿論的責難。而龍虎門單行本因為遷就報章開度,改為橫度16開,四十八版,內頁全彩色,每冊二元。

由于媒頭都集中于龍虎門,以自當時黃玉郎所創作的其它作品也變得黯然失色。他其實還有“鐵血螳螂”、“鐵金剛”、“龍虎門新傳”、“臭香港”、“趣怪漫畫”等,除了“生報”,他後來開辦了另一份漫畫日報“金報”。而他更為了龍虎門而把它般上大銀幕,但並未獲得好評。

至于一直與黃玉郎競爭的上官小寶,則同樣辦了一份漫畫日報“喜報”刊載他的李小龍,繼續給龍虎門壓逼力。結果上官小寶被冠以“不死神功”之稱號。因為龍虎門橫掃整個七十年代畫壇,仍然以強勁氣勢步步進逼,唯有他的李小龍也。

成立公司

1979年6月27日,黃玉郎已有足夠資金,玉郎國際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開始招兵買馬,欲墮斷整個香港漫畫市場。而在1980的第275期,龍虎門故事開始脫理公仔報獨立出版,因此又把閱讀方向調整回“直向”,並且固定以周刊形式,每期34頁全彩色頁的型式推出。這種型式一直沿用至今。

黃玉郎心知如要統一香港漫畫市場,必須要收服李小龍這隻大老虎。結果在1981年,他與上官小寶達成協定,把他的“李小龍”歸入“玉郎”,從此江山正式統一,所有漫畫均為玉郎漫畫所出品。

去到八十年代,他致力在漫畫製作方面作出重大改革。首先,他成立了印刷、分色、植字、釘裝等出版業所必須的部門,購入新型的印刷機和分色機,把漫畫書的印刷質素大大提高;而跟著,為了擴大公司的生產量,黃玉郎更把漫畫製作分化為起稿(畫出構圖),鉤頭(繪畫人物的頭部),駁身(繪畫人物的身體),填頭(隻負責人物的頭發)等各步驟。所以大多數漫畫人在細說自己入行經過是都是說“在這套漫畫負責鉤頭”或“那套漫畫負責駁身”等說法。

除了之外,他昂然涉足出版界,先後收購和出版了多份雜志報刊,分別有“清新周刊”、“新時代”、“青春”、“玉郎電視”、“明星電視”、“香港日報”、“金融日報”、“天天日報”等。

而在畫壇統一後,大部分畫家在穩定的環境下,作品水準都有了顯著的提高,間接促使了香港漫畫的成熟。但對經歷過無數場風雨的上官小寶來說,穩定工作反而難再有突破,所以在滿約後再自組公司“八二畫社”,繼續以李小龍掛籌。在1986年,黃玉郎把“玉郎國際有限公司”正式掛牌上市,市值立即暴增二十倍,從此無人再貶低漫畫行業。

損失慘重

但好景不常,1987年大股災,令玉郎國際有限公司損失慘重,其後以鄭經翰為首之公司,與及星島集團欲全面收購玉郎集團。黃玉郎為保江山,因而涉及偽造假帳,結果在1989年4月,玉郎國際有限公司遭停牌,而在6月更被控偽造假帳,最後于91年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四年,後來抗訴成功,減刑為兩年。

而他所創下的玉郎國際有限公司,數名當紅的主筆亦繼上官小寶後離去。先有編劇出生的劉定堅拉攏八十年代以漫畫“少林奇兵”而成名的馮志明,與及擅于繪畫愛情漫畫的狄克去組漫畫公司“自由人”。而以漫畫中華英雄而創造出廿二萬銷量,而被冠為“神話”的馬榮成亦離開“玉郎”,聯同最佳拍擋少傑組“天下出版”。而在黃玉郎入獄後,“玉郎”最後被星島集團主席胡仙收購,後改名為“文化傳信有限公司”。

由于八十年代擁有無數經典漫畫如“龍虎門”、“中華英雄”等,相比之下九十年代初到中期的香港畫壇就變得黯然失色。再加上于1992年,當時還未被收購的“玉郎”看準日本漫畫市場,決定帶頭推出日本授權香港中文版。以當時得令的“龍珠”與長買長有的“叮當”為首,令日本漫畫一度攻堪香港漫畫市場,令在地創作大受影響。

卷土重來

黃玉郎于1993年出獄後,意欲重奪香港畫壇至尊寶座,決定東山再起,聯同大弟子祁文傑,與及畫漫畫“街頭霸王”成名的許景琛,和擅長繪畫科幻漫畫為主的邱福龍等,組成“玉皇朝出版集團有限公司”,重操故業。公司成立初期氣勢之盛,一時無兩,其全新作品“天子傳奇”和“龍虎五世”均獲得好評。

但當時正值日本漫畫攻堪香港之時,所以難再有像七、八十年代時的那種瘋狂。正因如此,跟著推出的“天子傳奇貳”和“義勇門”銷量不過不失。

直至1997年,黃玉郎與武俠小說巨匠金庸先生達成協定,授權給“玉皇朝”為其武俠小說“天龍八部”推出漫畫版,成為一時佳話。之後,武俠小說漫畫化的熱潮慢慢捻起。而同時間,日本慢畫熱潮開始減退,令到香港漫畫壇重出生氣,即使還有若幹漫畫的質素備受質疑,但畫壇也不像九十年代初期或中期般毫無生氣。

1999年,黃玉郎的“天子傳奇肆”系列備受好評,另開了一本漫畫“神兵玄奇”,當中的兵器間接帶出了兵器熱潮。雖然漫畫事業如日方中,但卻出現“師徒決裂”事件。黃玉郎的兩名入室弟子祁文傑和張萬有都分別因利益與意見不合而分道揚鐎,而當時“玉皇朝”開國功臣之一的許景琛亦因為想獨自創天下而離開。

雖然人際關系不甚如意,但在愛情路上尋覓得至愛。經歷過婚姻失敗的他于1989年和前妻離異,兩人育有兩子一女。而後來他和電影明星黎姿拍拖,雖然兩人並不想公開但卻以是為人所共知的秘密。而現在,他于1999年8月奉子再婚,迎娶追隨多年的前藝人倪詩蓓。而兩人的愛情結晶品仍已經出世,一家三口生活愉快。後于2006年與倪詩蓓離婚!

好事成雙,得到至愛後,由于所有漫畫行家一致認同他在香港漫畫壇的貢獻,結果推舉他為第一屆香港漫畫聯會的會長。更以他為首,為第四屆世界漫畫高峰會議進行籌備工作。

而他看好網際網路發展,聯同多間出版社合組漫畫網頁“帝網”,讓讀者可以免費(現在大多都已經要收費,但卻絕對便宜)流覽漫畫中的內容。而他對該網站前景頗有信心,首先開發台灣市場,然後沖出亞洲,目光望向全世界,成為一個全面開通環球的漫畫網站。

而其實在未開始製作“帝網”之前,黃玉郎已經至力為“玉皇朝”開發台灣市場。多套漫畫如“天子傳奇”系列在台灣均有代理出版社,而且銷量不錯;而邱福龍的漫畫“龍神”被台灣遊戲商看中,為其作品推出電腦遊戲,而最近,台灣漫畫大師鄭問更和“玉皇朝”合作推出他的最新作品“大霹靂”,這一切均可證明他絕對重視台灣市場。

而最後要說的就是“龍虎門重歸黃玉郎”事件。擁有“龍虎門”著作權的“文化傳信有限公司”和黃玉郎達成協定,讓他重新編寫龍虎門而保留著作權。此舉即時轟動整過漫畫壇。在其威力下,名導演王晶有意拍一部龍虎門電影,黃玉郎更屬意由謝霆鋒演出王小虎一角。

成功經驗

若總結黃玉郎成功的經驗,我們不難看出,投 “上帝”所好以及遭挫不驚、嫻熟經營的做法,對所有走上創業之路的人均有啓示作用。

黃玉郎投“上帝”所好,及時調整刊物的內容和形式,使其能夠不斷適合讀者的口味,擴大讀者的範圍。他註意到昔日看玉郎漫畫的兒童,隨著時間的推移已長大成人,成為成人讀者。當然又有新的兒童加 入他的讀者行列。于是他將內容調整集中在功夫、打抱不平、正邪力量對抗等熱點上。他書中的功夫小子,很少遇到對手,這些角色為讀者提供了安慰劑和放松精神壓力的作用。另外,他還對開本作了處理。 以前的小開本主要是服務小讀者,但小開本限製了畫面,也限製了人物形象,要有大發展,就必須用大開本。于是黃玉郎決定將小開本改為16開本,還將售價提高了兩倍。刊物的不斷改革,吸引了不少青年讀者,一些年輕的女性也開始喜歡他的漫畫讀物,還打進了東南亞及歐美市場。

另外,黃玉郎多年的經驗給了他以老練的資格,使他在挫折中鎮定自若,張弛適度。他在成功的路上自然也遇到種種的挫折,最大的要數1980年籌辦《香港日報》了。據說,當時是在印刷、人力和財力尚未準備充分時便匆匆上馬,因而招致慘敗。但黃玉郎沒有被拖跨,而是立即“壯士斷臂”。他的《玉郎電視》因為無線電視的刊物出盡風頭而處于挨打的劣勢,曾在2年內虧本100多萬元,後來上下人等努力拚博,廣告收益增加,才轉虧為盈。黃玉郎就這樣摸出了一套取舍之道。

黃玉郎經營的是“創造性”的出版工作,他也創造性地創造出一套符合自己實際的“欲取先予”的管理方式。他為鼓舞各刊物的主事人,玉郎各刊物的主事人的工資並不高,但有相當比例的分紅製度。這樣一來,各刊物的負責人便千方百計動腦筋,出“絕招” 去刺激刊物的銷路,以提高利潤和自己名下的紅利,公司的固定成本則可減至最低。

黃玉郎在挫折中頑強拼博,終成香港富甲一方的文化大亨,他通過製作成年人童話而獲得滾滾財富,據資料估計他的財富達2億元。盡管他在90年初又遭厄運,鋃鐺入獄,但沒有改變他勇往直前的搏擊毅力。1993年出獄後,他又重招舊部,組成了玉皇朝出版社,重建他的漫畫王國,與群雄爭霸。

人物履歷

1950年生于廣東省江門市,6歲到香港定居。從10歲起作品已于《中國學生周報》、《青年樂園》、《快報》等投稿獲得刊登。

人物作品

動漫作品

早期作品:《魔術小皇帝》(1967年)《小傻仙》(1968年)《超人之子》(1968年)《獨臂小刀王》(1968年)《小蛇王》(1968年)《柔道魔童》(1969年)《小魔神》(1969年)

動畫作品

奇幻龍寶》——藝術總顧問 《神兵小將》—總導演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