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 -黃牛(票販子)

黃牛

黃牛(票販子)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黃牛黨”就是俗稱的“票販子”。一般是指以暴利為目的,轉手倒賣車票、戲票、球票、電影票等各類緊俏票的人。“票販子”在北京行話叫“拼縫兒的”,而上海人稱之為“黃牛黨”,近年來上海方言還稱“打樁模子”,還有更形象的比喻把這類人稱之為“票蟲兒”。

名稱由來

“黨”是上海人在替社會現象分類時最慣用的概念系統。于是,就有了一種叫“黃牛黨”的稱謂,用于描述一堆人在那裏搶購物資或票券,有如“黃牛群之騷然”的現象。“票販子”在北京行話叫“拼縫兒的”,而上海人稱之為“黃牛黨”,還有更形象的比喻把這類人稱之為“票蟲兒”。“黃牛”是上海灘的特色已有兩個世紀的發展史了,昔日的“黃牛黨”,所從事的是被過度分化的中介行為。就現象而言,它被定義為“恃氣力或勢力,採購物資及票務憑證後高價出售以圖利”。他們在解放前倒黃金,在文革時倒諸如縫紉機、腳踏車、電視機等各類票證。新世紀,“黃牛”行業有了更大的發展,開始倒大劇院戲票,倒熱線火車票,直至倒世界第一的磁懸浮票。

黃牛

但“黃牛黨”的出現,是相關經濟製度有漏洞的必然結果。“黃牛黨”有存在的必然性。

“黃牛黨”有存在的必然性與必要性(比如,傳統春運火車票市場上,官方希望購票者按先來後到獲得數額遠遠不夠的火車票,但這是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的。因而導致許多民眾的寶貴時間資源被浪費在排隊上。黃牛的出現,將火車票的實際價值以貨幣的形式重新量化,這符合市場規律,大量願意以貨幣換取時間的消費者造成了黃牛黨的出現。需註意的是:春運市場的矛盾實質是火車票資源的不足而不是黃牛黨的出現。國內民眾普遍地被媒體、被各種對黃牛的打擊、詆毀性宣傳,誤導,轉移了註意力。

​“黃牛黨”、“黃牛”、“司法黃牛”等之造辭,它的起源或在于描述地下經濟裏一堆人在那裏搶購物資或票券之場面,有如黃牛群之騷然,而後將它的中介意義突出,而用于稱呼“司法黃牛”。但除了這種意義的“黃牛”外,“黃牛”一詞還有另一種意義,那就是稱人爽約也用“黃牛”。例如,當我們約了某人于某時某處見面,而對方卻未赴約,這時即可說“他黃牛了”。這種意義的“黃牛”,乃是吳語方言的用法,據《漢語方言大詞典》稱:當人的“責任心差而不履行承諾”,皆可說是“黃牛”。漢語許多地區的方言語言裏,都將未照預期方式完成的事稱之曰“黃”。例如,打麻將打完一局,但卻沒有人胡牌,就說“這一圈黃了”;唱一出戲荒腔走板,即可以說“這出戲唱黃了”。爽約被稱“黃牛”,倒是和這種意義的“黃”較為接近,但仍有待進一步探討。

黃牛

還有一種可信的說法是牛有很多種,其中黃牛皮硬毛多,一年換兩次毛。所以黃牛黨的意思是掙毛利的意思。加上黃牛在農村一般是肉用居多,不做苦力的,有偷閒的意思。所以黃牛黨被指做貶義。

解放前投機商對法幣、布匹、醫葯等物品囤聚居奇,牟取暴利。但是往往又被大資本家和大買辦的勾結盤剝得血本無歸,所以他們自己也以“案板上黃牛”自居。黃牛黨一詞由此而來。

古今異義

過去,某人被稱為“老黃牛”則是很高的褒揚,表示其具有任勞任怨、勤勤懇懇等優良品德。如今,黃牛肉成了餐桌上的佳餚,菜市場上的攤販也會很“體貼”地告訴顧客“今天是黃牛肉”,價錢自然隨“黃”而高。不過,“黃牛”成為掮客、皮包公司、買空賣空等的“別稱”,也頗有些歷史了。何以將風馬牛如此不相關的兩者,會統一到“黃牛”這詞上,且全國一致,還真要考證一番。

黃牛

且說“黃牛”源于美國,最初是在證券所外掙點“跑路錢”的人,按規定不得進入交易大廳,更難登堂入室,還要受路人側目,應是社會底層的另類生活之一吧。但因有市場有需求,至于拉幫結伙,“幫主”率門徒佔地為王,則被稱為“黃牛黨”。

組成成分

黃牛黨大多為無業人員、城市中的低收入人群,一方面替著各種民眾不滿的社會矛盾背黑鍋,一方面拿著遠低于白領、企業(資本)家、公務員的收入。更為悲劇性的是,被官方以各種理由、各種法律手段處以刑罰、甚至完全喪失勞動機會。如按西方記者估算,2005年,中國的黃牛黨及其家屬總數接近百萬人,而2006年允許私人購匯的外匯新政推出後的三個月內,從事私人購匯的約三十萬黃牛黨及其家屬的生活收入受到嚴重影響(被海外媒體稱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集體下崗事件),媒體的漠視、甚至不明真相的民眾的叫好,使得其中許多黃牛義無反顧地轉變為各種無證攤販、偷盜分子、搶劫分子等違法犯罪分子。

黃牛

賺錢秘訣

方法1

低吸高拋賺取“返券”利差 小木是活躍在鄭州商場的一個“資深黃牛”,談話中,他更願意說自己是個“代購”。談起哪個商場有哪些品牌,哪一家的生意如何,最近要做什麽活動,他如數家珍。

“滿300元返300元”這樣的活動吸引普通顧客,更吸引小木和他的同伴。如此大力度的返券,是小木發財的好機會。

小木說,活動期間,他們一般會在收銀台或人氣較旺的品牌附近,尋覓剛剛開好小票準備交款的顧客,上前提出交易。比如一個顧客要買2000元的東西,小木可以代為結賬,之後再以1200元的價錢賣給顧客。然後,小木拿走返券,相當于用800元買到了2000元券。隨後,小木再尋找其他需要結賬的顧客,把券花出去,顧客買券的價錢可能是1200元,那麽小木就從中掙了400元。

很多顧客參加這樣的活動,往往要發愁怎麽在限定時間內把返券花出去。小木利用這種心理,屢屢得手。而為了能及時“消化”返券,小木們通常還多人結幫分頭行動,返券、用券同時進行。

方法2

“整合”小額購物票 “滿100元送50元”這樣的返券活動很多,但活動中的商品價格很少能碰到整數,大多都是268元、148元這樣的標價。不滿100元不送,可多出的零頭想湊成整數,就要在商場裏大海撈針般地“淘寶”了。

消費者一般沒有這樣的耐心,但小木們卻樂于整合這樣的資源。把這些零頭款項合並後,還能兌換一筆可觀的贈券。而在尋覓這些小額票據時,有些顧客會提出分成,但也有很多顧客會把沒用的票據無償塞給小木們。

以上兩種形式,都被稱做“返券黃牛”。

方法3

會員卡代購積分 不做返券的商場,也有小木們生存的空間。

很多商場,對會員尤其是貴賓顧客會給予格外的價格優惠,比如持會員卡可以享受折上折等。這樣,小木們就會把自己的會員卡“借”給無卡的消費者使用。消費者省了錢,而小木們則可以賺取積分。

很多普通顧客往往隻關註打折、返券,卻忽視積分的誘惑。其實以某商城為例,商場經常在活動時用5000積分兌換50元禮券。而大型促銷中,有一些商品還會高倍積分。如化妝品基本不參與打折、返券,但有品牌可能20倍積分,那麽如果買1000元化妝品,積2萬分,就能兌換200元百貨禮券。

一些品牌店的內部員工也會利用促銷之便,幫消費者刷會員卡,為自己積分。甚至有些員工會把商品按內部價結賬,自己留取差額。

方法4

收購購物卡、代金券低買高賣 在網上輸入“收購”“商場購物卡”等關鍵字,不難找到國內各大城市的“倒卡黃牛”,當地也不例外。

根據網上留下的電話,商報嘗試聯系了兩個鄭州的黃牛。目前,當地幾家中高端百貨商場的購物卡、代金券收購價從八六折到九折不等,而出售價在九三折左右。其中,有超市的商場,購物卡“含金量”更高。

兩位黃牛均表示,卡、券即便第二天就過期也不影響出售,因為他們當天就能“花”出去。不過,目前是黃牛生意的淡季,行情不好,所以收購價走低。相對應的旺季,一般在過年前後,那時“送禮的人多,量大”。

其中一個黃牛透露,商場“團購工作”做得越好,倒卡黃牛越密集。有些單位發福利時出于避稅等方面的考慮,發卡不發錢,很多員工被迫持卡;一些大面值代金卡,涉及權錢交易、灰色消費、職務消費。而倒卡黃牛,正滿足了這部分人的需求。

方式5

網上征集現場“團購” 如果黃牛們買進的卡、券太多,有時也會積壓到手裏,賣不出去,一不留神就賠本了。

小木發現一個降低風險的辦法。他在網上註冊店鋪,得知哪家商場要有大力度活動後,就通過自己的網店平台征集團購。因為異地存在價差、折扣幅度大,通常很有吸引力,小木攥著這些“訂單”再去找生意,就不怕多餘的返券用不完了。在最後期限即將到來時,小木會及時把剩餘的卡、券出手。而通過大單採購,他有時也可以額外賺筆差價。

相關事件

iPhone4S發售進展:黃牛搶"機" 蘋果停售

黃牛

2012年1月12日晚,蘋果零售店三裏屯店門口,上千人排隊等待購買iPhone 4S手機,iPhone 4S發售前一天,Applestore門口便開來了三兩金龍大巴,下來一群戴著黃色袖章的人,準備排隊,這就是“黃牛”的一部分。大批其他“黃牛”也排在隊伍裏。以蘋果公司開售的iPhone4S手機為主角的一場大戲在京城上演。然而這場戲的高潮並沒有止于開售,原本是“配角”的黃牛進行了有準備、有組織的瘋狂“搶戲”,本該是“主角兼導演”的蘋果完全沒有“入戲”。本應在今天上午7時開始的銷售“正戲”,被“支線情節”——停售取代。三裏屯的黃牛人數眾多、組織嚴密、分工明確。所有黃牛被分成一個個的隊伍,隊伍人數有幾個的小型分隊,也有數百黃牛組成的牛群,每個隊伍均有黃牛頭目進行指揮,並且在大的黃牛隊伍中每個成員胸前均佩戴有瑩黃色隊徽,手臂上纏有臂帶作為成員之間的辨識,有著堪比軍隊的組織和執行能力。黃牛頭目一聲令下,數百人的隊伍便跑步前進,佔領有利地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