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煒華

黃煒華

黃煒華,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2001年12月28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 中文名稱
    黃煒華
  • 出生日期
    1914年
  • 逝世日期
    2001.12.28
  • 籍貫
    福建省上杭縣南陽鄉人
  • 政治信仰
    中國共產黨
  • 軍銜
    1955年被授予空軍少將軍銜

少將簡介

黃煒華(1914-2001),福建省上杭縣南陽鄉人。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由共青團員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四軍第三縱隊政治部宣傳隊宣傳員,紅四軍第12師統計幹事、第11師政治部秘書、第11師第5團技術書記,紅一軍團第二師政治部技術書記、師司令部參謀,陝甘支隊第五大隊技術書記,紅一軍團第二師司令部作戰參謀。參加了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作戰和二萬五千裏長征。到達陝北後,參加了直羅鎮戰役。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115師343旅685團作戰參謀、團參謀長,新四軍第三師七旅二十團團長、七旅參謀長。參加了平型關等戰鬥和開闢山東、蘇北抗日根據地的鬥爭。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東北民主聯軍師參謀長,第六縱隊參謀長、第十縱隊參謀長,第四野戰軍第47軍參謀長。參加了開闢東北解放區的鬥爭和遼沈、平津等戰役。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南軍區航空處處長、軍區空軍參謀長。參加了抗美援朝戰爭,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參謀長。後任中南軍區空軍副司令員兼參謀長,解放軍空軍軍事訂貨部部長,解放軍軍事科學研究部部長,廣州軍區空軍副司令員。空軍軍事科學研究部副部長。1955年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2001年12月28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黃煒華黃煒華

人物生平

原空軍軍事科學院研究部副部長。

黃煒華同志是福建上杭人,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他歷任師政治部秘書、技術書記、司令部參謀,陝甘支隊第五大隊技術書記,師司令部作戰參謀等職,參加了中央革命根據地五次反"圍剿"鬥爭和舉世聞名的長征。

抗日戰爭時期,任團司令部作戰參謀、大隊參謀長、團長、旅參謀長,參加了平型關戰鬥、呂梁山脈地區抗戰和蘇魯豫敵後根據地作戰等。

解放戰爭時期,任縱隊參謀長、軍參謀長,參加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以及宜當戰役、川東追擊戰等。

新中國成立後,任中南軍區航空處處長,中南軍區空軍參謀長,志願軍空軍參謀長,中南軍區空軍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空軍軍事訂貨部、軍事科學研究部部長,廣州軍區空軍副司令員,空軍軍事科學研究部副部長。他1955年被授予空軍少將軍銜。

黃煒華同志,因病于2001年12月2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將軍故事

黃煒華,福建上杭縣人,1914年生,1930年6月參加紅軍。1932年9月轉為中共黨員。參加了中央蘇區一至五次反"圍剿"戰爭和長征,曾轉戰川、黔、滇,參加突破天險臘子口、佔領哈達鋪直羅鎮和東征、西征戰役以及山城堡伏擊戰。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開始長征。當時,黃煒華在紅一軍團二師師部任統計參謀。部隊出發時黃煒華正患病,高燒40度,不能走路。師政委劉亞樓看黃煒華行動困難,關心地對我說:"現在敵人分路逼進蘇區中心,我們要突圍到敵人力量薄弱的地區和沒有堡壘的地方去,以便在運動戰中消滅敵人,你現在有病,是不是到後方醫院去養病?"在這樣的緊張時刻,我怎麽能去後方養病呢?黃煒華向劉政委表示:"堅決不到後方去養病,請領導把我留在部隊,讓我隨隊行動。"劉政委聽後,很長時間沒有說話,最後還是下了決心,對衛生隊的政委王奇才說:"請你派一副擔架,把黃煒華抬上走!"

部隊出發了,黃煒華被抬在擔架上,衛生隊的同志抬黃煒華走了3天,跋山涉水,頂風冒雨,倍受艱辛。那時部隊行軍打仗非常困難,一邊與堵截的敵人廝殺,一邊前進攻下了新田和固陂,突破敵人第一道封鎖線,有不少傷員從火線上下來。黃煒華看到那些負傷的同志在路上走,在擔架上實在躺不住了。毅然地下了擔架,對抬他的同志們說:"我深深地感謝你們,你們快回衛生隊去,去抬那些負傷的同志吧,不要抬我了。"抬我的同志見我執意不再坐擔架,隻好回到衛生隊去照顧傷員了。黃煒華自己雖然行動仍很困難,全身無力,堅持跟在部隊後面走,走得很吃力,但心卻比躺在擔架上好受多了。司令部的林助理員等戰友,看黃煒華行走艱難,都來幫我,幫我背背包,幫我背米袋,扶黃煒華上山,攙我過河。有一天晚上通過一條公路,也叫過"封鎖線",部隊是跑步前進的。黃煒華盡力加快腳步,天亮時爬上了西華山。

血染湘江

經過艱苦的轉戰,突破敵人3道封鎖線,中央紅軍到了灌陽、紹水、界首一帶。蔣介石調集了國民黨陸軍、空軍共30餘萬人,構築許多碉堡,以廣西和湖南軍兩面夾擊,以中央軍和廣東軍尾追,企圖一舉全殲紅軍于湘江。為保障中央縱隊和軍委縱隊及後續部隊安全過江,中央紅軍在湘江兩岸與敵人展開了空前激烈的浴血奮戰。

紅二師奉命在奔襲道州和搶渡瀟水之後,原擬佔全州執行阻擊敵人的任務,由于敵人先佔全州,戰場就擺在腳山鋪、紹水一帶。這裏距全州10多公裏,桂黃公路從此通過。11月29日,湘軍劉建緒部得悉紅軍先頭部隊已渡過湘江,其餘部隊也要渡江,唯恐紅軍進入湖南,以其4個師的兵力,從全州傾巢出動,向我紅二師陣地撲來。空中飛機掩護,地面大炮開路,滿山遍野,黑壓壓的一片,整營整團地沖殺過來。我們二師3個團阻擊敵人4個師16個團,煙塵滾滾,殺聲震天。紅三軍團在桂林之界首以南擔任阻擊任務,亦與廣西軍在激戰之中。

那時紅軍子彈缺乏,隻能把尖頭子彈集中給機槍使用,把圓頭子彈給步槍使用,這樣還得省著打,主要靠手榴彈和刺刀與敵人搏鬥廝殺。聽從指揮,掌握時機,一聲令下,狠打排槍,效力最大。等待成群的敵人上來,一陣排槍,又把成群的敵人打倒在地,打得敵人氣急敗壞,整營整團地向我們陣地發起集團沖鋒。我們也向敵人進行集團反沖鋒,白刃肉搏,無數的戰友壯烈犧牲。防守尖峰嶺的紅五團政委易蕩平,身負重傷,行動困難,為了不當俘虜,不給部隊增加負擔,要求警衛員開槍打死自己,警衛員不忍,他奪過警衛員的槍,自己飲彈身亡。為了保住黃帝嶺陣地,紅四團政委楊成武也負了重傷。

12月1日凌晨3點多鍾,軍團首長要求紅二師不惜一切代價,無論如何也要頂住敵人,守住陣地,以保障中央縱隊和軍委縱隊渡過湘江。聶榮臻政委把電文記錄交給師政委劉亞樓,上面寫著:"一日戰鬥,關系野戰軍全部。勝負關系全局,人人要奮起防守……"因此,這一天的戰鬥打得特別激烈。敵人的飛機反復對我們陣地進行狂轟濫炸,敵人的大部隊輪番向我們陣地攻擊,一批批被打下去,又一批批涌上來。面對超出我軍數倍的敵人進攻,紅軍將士端著血淋淋的刺刀,喊著"一切為了蘇維埃新中國"的口號,不屈不撓,前僕後繼,英勇戰鬥,拼力廝殺,在十裏長的陣地上打得敵人首尾難顧,鬼哭神驚。我們終于完成了掩護中央縱隊和軍委縱隊渡過湘江的任務。

湘江一戰,是中央紅軍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一戰,也是離開根據地損失最大的一戰。後來知道,從江西出發時紅軍約8.6萬人,湘江一戰之後,減少到3萬人。紅二師也由7000人減到4000人。

四渡赤水

中央紅軍執行黨中央遵義會議決定的戰略方針"渡過長江實現和紅四方面軍會合,開闢川陝甘革命根據地,建立抗日前進陣地",于1935年1月19日由遵義地區出動,向川黔邊前進,準備在瀘州與宜賓間北渡長江。敵四川軍閥劉湘部隊,在長江北岸一線部署兵力,嚴密防範紅軍入川,同時派出教導師、模範師南渡迎擊紅軍,在土城激戰一天。紅二師由赤水返回45公裏增援,經一下午激烈沖殺,未能解決戰鬥,再堅持沒有什麽好處。紅軍採用靈活的戰略戰術,令參戰部隊退出戰鬥,迅速在猴場、土城一渡赤水,向扎西前進,以調動敵人。我隨紅二師渡赤水後,在古藺城西向敘永前進。曾向敘永攻擊一夜未果,便向黃泥河、大壩、盤山前進。川軍教導師在後跟進尾追。總部令紅五團在黃泥河與敵激戰,實行反尾追。二師師部和紅四團、六團到大壩宿營。紅五團由南面西進,當晚師參謀長李棠萼帶著電台來到五團指揮。師主力在大壩宿營時,敵趁夜前來,將大壩的紅二師主力包圍得水泄不通。紅二師拂曉起床準備出發,發現敵已佔領大壩周圍的高山,並開始向我警戒部隊開火。為了盡快脫離敵人,師首長決心突圍出去,向盤山前進。于是令紅四團組織突擊隊,集中火力,于7時向西山頭突擊,開啟缺口,令師直在四團後跟進,令六團在後掩護並隨後跟進。紅四團向西山突擊時,用猛烈的輕重機槍火力轟擊敵人,突擊隊以手榴彈、駁殼槍猛打,打得敵人狼狽潰退,山頭血流滿地,死屍成堆。我部隊踏著敵屍體沖出糗圍。接著馬不停蹄一口氣跑了十多公裏,才停止整隊前進。當晚宿營于盤山。第二天奉命南進雞鳴三省與總部會合,稍作休息,向奉節方向南行20餘公裏後,即轉向東前進,在太平渡出乎敵人意料二渡赤水。然後部隊日夜兼程,向桐梓、婁山關攻擊,將敵殲滅,再佔遵義城。紅三軍團南佔鴉雀嶺,與敵吳奇偉追擊軍九十三師增援部隊惡戰。我三軍團參謀長鄧萍英勇犧牲。紅一軍團第一、第二師即沿公路兩側猛沖猛打,將敵打得落花流水,一直追到烏江,將敵大部殲滅。

黃煒華黃煒華

此次遵義大戰,取得重大勝利,殲敵2個師又8個團,斃傷敵2400餘人,俘敵3000餘人。紅軍士氣大振,遵義人民熱烈慶祝。之後紅軍主力西進,擬消滅魯班場敵五師,經一夜戰鬥,未能解決戰鬥而北向茅台前進。茅台鎮是個產酒的地方,茅台酒名揚中外。指戰員在茅台沒收了地主惡霸的茅台酒,並喝了這種好酒,大家精神抖擻。紅軍在茅台三渡赤水,向古藺縣前進,示形于渡長江的態勢,把敵人引向川黔滇三省邊界去,然後再東進太平渡和二郎灘,四渡赤水河。我們紅軍主力(一、三軍團)南下速渡烏江,圍困貴陽,好似要攻佔貴陽的樣子,又像向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勢態,弄得敵人進退兩難。那時蔣介石在貴陽城內,因貴陽空虛,急得像熱鍋的螞蟻,急調滇軍3個旅由雲南支援貴陽。滇軍將到貴陽時,紅軍迅速西進,兵臨昆明,佯端滇軍老巢。紅二師四團佔領楊林和嵩明城。紅五團在李棠萼參謀長率領下,向祿功、元謀前進,搶佔龍街,擺開在龍街渡過金沙江的架勢。紅五團正在架橋,由于江寬水急和敵機轟炸,浮橋未能架成。佯渡的同時,紅軍幹部團由馬龍直驅金沙江下遊的皎平渡,搶佔了渡口,消滅了劉文輝部一個團的守軍,並繳到大船,紅軍全部在皎平渡渡過金沙江,到了西昌、德昌、會理地區。在紅軍主力南渡烏江後,紅九軍團留在遵義以北活動,牽製敵人而後佔領宣威,在金沙江下遊亦安渡過江。這樣把三四十萬敵軍丟到金沙江以東了,紅軍取得了戰略上的主動。這是毛澤東軍事思想靈活的戰略戰術的重要勝利。

彝漢兄弟情

中央紅軍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後,部隊到了大涼山彝民區。突然,從四面八方傳來"嗚嗬,嗚嗬"的喊聲,驚天動地。這"嗚嗬"聲傳達著一個號令:"擋住官軍,不準漢人入境!"接著就是成群結隊的彝民民眾手舉大刀、土槍、長矛和棍棒,圍住紅軍不準前行。工兵連的東西被搶了,有的同志還被扒去了衣服。

那時,每個人心裏都想著毛主席的囑咐:"過彝族區,一定要尊重彝族同胞,不能打槍,不能傷害彝族兄弟,先遣部隊的任務不是去打仗,而是去宣傳我們黨的民族政策,用政策的感召力去與彝族達成友好。"當時師部領導還向我們傳達了過彝民區先遣部隊司令劉伯承的指示:"不要著急,彝民民眾主要是對紅軍還不了解,隻要我們嚴守紀律,加強思想宣傳,等他們了解我們了,不但不會打我們,還會幫助我們。"于是一切行動聽指揮,把彝族民眾當親人,成了我們每個人的自覺行動。當時還組織了工作團,宣傳朱總司令發布的安定彝民的布告,宣傳紅軍是為窮人打天下的,也是為受壓迫的彝族同胞打天下的,紅軍與國民黨軍隊不一樣,是共產黨領導的,是全心全意為老百姓謀福利的隊伍。

由于嚴守民族政策的行動和積極的思想宣傳,終于感動了彝族同胞。彝族同胞很快轉變了對紅軍的態度,不但不阻擋紅軍過境,還為紅軍作向導,一村一寨地把紅軍送過彝民區。當地彝民首領小葉丹與劉伯承在海子邊歃血盟誓,結為兄弟。先遣部隊離開彝民區時,小葉丹就組織了"中國彝民紅軍沽基支隊",按照劉伯承同志的囑托,這個支隊和廣大彝民民眾細心地護送紅軍後續部隊,披星戴月,奔忙了7天7夜,把紅軍全部安全送過彝民區。後來聽說在紅軍全部過了彝民區後,白色恐怖再次籠罩了彝民區,彝民紅軍沽基支隊,在彝民民眾的支持下,與敵人展開了艱苦卓絕的鬥爭,小葉丹被國民黨軍閥鄧秀延殺害了。紅軍長征的勝利,彝族人民和全國人民一樣,都作出了重大貢獻,都付出了鮮血和生命的代價。小葉丹的美名更是萬古流傳。

搶奪天險臘子口

紅軍一、三軍團過完草地,來到巴西、俄界地區,經莫牙寺、卡藏寺,日夜兼程,3天急行軍,渡過了白龍江,到了臘子口

在天險臘子口前,遇敵整編十四師魯大昌師。他們盤踞在那裏,阻攔紅軍前進,扼守去陝北比較近的通道。那裏到陝甘有3條道路:向西繞道,路程多幾百裏;向東繞道不但路程遠,舟曲、武都、天水皆有強大的敵人堵擊;在臘子口通過最為合適。對于希望早日到陝甘的紅軍來說,在臘子口通過是最好不過了。因此,攻下天險臘子口,再大的困難也要克服。盤踞在臘子口的敵魯大昌部,雖然有一師之眾,但戰鬥力並不強,主要是憑著地形險要,阻擋紅軍。古人說臘子口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我到那裏一看,證明古人說的並非嬉言。臘子口猶如一個瓶口,村子在瓶口內,中間有條河通過,水流湍急,奔騰而瀉,雖有木橋,敵重兵把守,通過臘子口的惟一的小路,其兩側都是懸崖絕壁,地勢特別險要,在瓶口兩側,敵人挖了地堡,橋上也築有堅固的地堡。我紅四團強攻幾次,兩側懸崖上和橋上的敵人以猛烈的火力交叉掃射,懸崖上的手榴彈如下雨一樣嘩嘩落下。敵人居高臨下,能鳥瞰紅軍的行動,而紅軍在懸崖之下看不到守敵。所以強攻不能奏效,不能接近橋頭堡,在懸崖下又無法立足而退回。

紅軍幹部們親臨現場,再看地形,研究對策,大家一致肯定,從正面強攻難以獲勝,隻有爬上右側懸崖,迂回敵後去打敵師團部,打亂敵人的部署和指揮系統,殲滅敵人,才能佔領臘子口。這個辦法,非常新奇,把所有牲口集中起來,作為渡河工具,戰士們有的騎在馬上,有的拉住馬尾巴,約一小時就渡過去兩個連。另一部分戰士以裹腿連結起來,當粗繩使用,一段一段爬上懸崖,經3小時拼搏,全部爬上了懸崖,在午夜3時,深入到敵人的縱深(臘子口村敵團部)內打響了戰鬥。守瓶口之敵聽到團部被擊,心理防線一下垮了。紅軍乘勢猛烈攻擊,一舉佔領了橋頭堡。團主力立即投入戰鬥,尾追後撤之敵,追到臘子口村,敵人一個團全部被殲,而後紅軍猛沖猛打,如猛虎下山,攻到敵師主陣地(臘子口東北山嶺),然後繼續猛追50多公裏,到了山口邊的哈達鋪,殘敵向岷州逃去。

敵人用一個師堅守的臘子口,終于被紅軍攻破了,佔領了,通過了。紅一、三軍團向陝甘又前進了一步。紅軍智取天險臘子口的光輝事跡和英勇行為,永載史冊,紅軍的革命精神和英雄事跡,永遠傳頌。

重要事跡

1950年,黃煒華和老伴毛真合影于武漢長江邊。

紅軍長征途中,毛澤東指揮部隊四渡赤水,縱橫雲貴川,把蔣介石搞得暈頭轉向,人們驚嘆極了!可誰也不知道,是一張"雲貴川三省郵電交通圖"幫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伯承等軍事指揮員的大忙。這張"雲貴川三省郵電交通圖"與黃煒華將軍有關。黃煒華參加紅軍,被分配在紅一軍團。1934年10月,紅軍長征時?黃煒華在紅一軍團二師師部任統計參謀。當時,黃煒華正發高燒,不能走路。師政委劉亞樓要他留下到後方醫院養病,黃煒華堅決要求隨隊行動。

部隊出發了,黃煒華被衛生隊的同志放在擔架上抬著走了三天後,他毅然跳下擔架,對抬他的同志說:"我深深地感謝你們,你們快回衛生隊去,去抬那些負傷的同志吧,不要抬我了,我自己走,寧肯走慢些。"司令部的測繪員許春夏等幫黃煒華背背包,背米袋,扶他上山、過河。幾天之後,黃煒華的病好了,便隨軍作戰。

1935年1月7日,紅軍佔領遵義。總參謀長劉伯承為了進一步了解敵情,保衛遵義城和指揮紅軍以後的軍事行動,就在紅軍進城的當天晚上,召開了遵義知名人士座談會。被邀請到會的有遵義原郵電局局長、商會會長和部分國民黨軍官。會上,劉總參謀長向各位名流講述了當時的國內外情勢,宣傳了共產黨和紅軍的政策,使那些名流對共產黨和紅軍有了正確的認識。為了幫助紅軍,他們向劉伯承反映了雲貴川三省許多重要情況,包括國民黨軍隊的兵力部署、武器裝備、戰鬥貭素等,一些國民黨軍官的姓名和為人,還有一些重要地區的人力、商業和交通情況等。座談會開到深夜?劉總參謀長請他們吃宵夜。飯後,原郵電局局長拿出了一張"雲貴川三省郵電交通圖"獻給劉伯承。劉伯承看了這張圖十分高興,認為這張圖對各地主要村鎮都標得比較詳細,對紅軍行軍作戰很有參考價值?當即,劉伯承把地圖交給了紅二師參謀長李棠萼,要求復製下發給部隊。因為,黃煒華是座談會的工作人員,既負責記錄,又負責具體安排宵夜等事宜?于是,李棠萼參謀長就隨手把交通圖給了黃煒華,叫黃煒華具體承辦,復製下發。

為了完成任務,第二天天一亮,黃煒華便到遵義街上尋找印刷廠復製。可是,找了老半天,跑遍了全城,印刷廠都關門了,工人跑光了?怎麽辦?黃煒華萬般無奈,費了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一位五十來歲的會寫字畫圖的老先生。在這位老先生的幫助下,黃煒華才把交通圖復製出來,並很快印了300份,送給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和各部隊。毛澤東得到這張"雲貴川三省郵電交通圖",如獲至寶。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伯承等軍事指揮人員在這張交通圖的幫助下,運籌帷幄,打了一個又一個勝仗,各部隊領導有了這張交通圖,他們好像多了一隻眼睛,最終擺脫了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勝利到達陝北,取得了二萬五千裏長征的勝利。由于黃煒華將軍不喜歡張揚,很少人知道這張交通圖的來歷。即使研究歷史的人,也很少人知道長征中有這麽一段小插曲。

黃煒華黃煒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