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梅瑩

黃梅瑩

黃梅瑩,1950年7月7日出生于上海,中國內地女演員

1977年,出演首部電影《萬水千山》。1979年起任八一電影製片廠演員(正師級);隨後,主演了根據揭露林彪5.71工程計畫改編的電影《瞬間》。1982年,主演了戰爭題材的電影《風雨下鍾山》。1984年,主演了王緹執導的故事片電影《一往情深》。1988年,主演了彩色戰爭片《巍巍昆侖》。1990年,主演了家庭情感倫理劇《渴望》。2005年憑借在《孔雀》中扮演母親獲電影金雞獎最佳女配角獎。2008年,出演中國瓷文化和瓷商風雲的古裝劇《大瓷商》。2010年,參與講述了文革時期的動人愛情故事《山楂樹之戀》的拍攝。2012年,主演都市情感劇《玫瑰炒肉絲》。2014年,主演青春勵志電視劇《青年醫生》。

  • 中文名
    黃梅瑩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上海市
  • 出生日期
    1950年7月7日
  • 職業
    影視演員
  • 其他成就
    第25屆金雞獎最佳女配角
  • 其他作品
    雪城,渴望,孔雀,

人物簡介

黃梅瑩,1950年生于上海。1979年任八一電影製片廠演員。70年代中期從影,出演了各種不同類型的角色。參加拍攝過的電影有《萬水千山》、《路漫漫》、《風雨下鍾山》、《巍巍昆侖》等,1990年她在電視劇《渴望》中飾演的王亞茹,得到觀眾的普遍贊譽。2005年,她又因在《孔雀》中成功地扮演了母親的角色而榮獲金雞獎最佳女配角獎。

黃梅瑩的愛人是著名演員金鑫,兩人在拍攝影片《路漫漫》時相愛。

所獲獎項

1991年:首屆北京電視藝術“春燕杯”最佳女配角獎(《渴望》飾王亞茹)

2005年:第25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配角獎 (《孔雀》飾媽媽)

主要作品

參演電影

上映時間劇名扮演角色導演合作演員
2008臘月雪李校長--------
2005孔雀媽媽--------
2004鄭培民楊力求--------
1997不說過去朱沙沙--------
1996追蹤李國安記者--------
1993都市打鬥麥蘭--------
1992我想有個家孟白--------
1991悲喜人周妻--------
1989龍雲和蔣介石顧映秋--------
1988巍巍昆侖胡宗南妻子--------
1986怪圈珍妮--------
1984一往情深楊芳菲--------
1983秋瑾徐寄塵--------
1982都市裏的村庄肖怡--------
1982風雨下鍾山吳雅芳--------
1981路漫漫胡湘玉----金鑫
1981星星欲曉(未上映)葉碧珍--------
1980苦戀(未上映)綠娘--------
1979瞬間賀延聲--------
1978我們是八路軍張其--------
1977萬水千山李鳳蓮--------

參演電視劇

首播時間劇名扮演角色導演合作演員
2012山楂樹之戀靜秋媽--------
2012玫瑰炒肉絲秦美暢李木戈李乃文 左小青 劉孜
2012芬芳歲月江母--------
2011返城年代何母--------
2010家在南三條舒珍--------
2010還看今朝俞律之--------
2010金枝玉葉沈曼婷--------
2009遠山雲清揚的母親--------
2009人生大事趙新環--------
2009漂亮女人賀秀傑--------
2009空巢雲清----金鑫;奚美娟
2009南下南下普刑天母親--------
2008西部之戀舒麗華--------
2008望族呂瑞蘭--------
2008大瓷商陶夫人--------
2007喬省長和他的女兒們肖自珍--------
2007你是蘋果我是梨湯梨華--------
2006新結婚時代顧母(呂大夫)--------
2006幸福在哪裏齊若谷母親--------
2006水與火的纏綿高德靜--------
2005唐山大地震市長妻--------
2005完美陶母--------
2005早春二月陶母--------
2005不談愛情庄母--------
2004親情樹袁明--------
2004德齡公主裕太太--------
2003你在微笑我卻哭了彭學敏--------
2003偶然邵母--------
2002江山俞韻之--------
2002打破沉默蘇可--------
2002金粉世家冷太太--------
2002拯救少年犯肖莉--------
1999生死同行趙蓮芝--------
19992000年我們結婚葉中秋--------
1998千秋之約方校長--------
1997紅處方簡方寧----奚美娟
1997風雪夜歸人雅雲--------
1994碧海情未了梁珊珊--------
1993儒商馮茹--------
1992情同初戀趙雅蘇--------
1992大上海計程車之外灘情話蘭陵--------
1990為了榮譽裴英梅--------
1990紀委書記童樺----杜雨露
1990渴望王亞茹--------
1988陰影楊萍--------
1988紅地毯林怡--------
1988藍太陽林萍--------
1987雪城徐淑芳----金鑫
1987人生在世肖芳--------
1986馬本齋傳奇淑芳----金鑫
1986硝煙散去後楊婷--------
1982水情水浠--------
1981喜上眉梢方培--------

人物履歷

感謝貴人

2005年11月,在三亞舉行的第14屆金雞百花電影節上,黃梅瑩榮獲最佳女配角獎。頒獎嘉賓鄭振瑤宣讀評審評語說:“《孔雀》中母親的扮演者黃梅瑩,在《孔雀》中的扮演準確傳達出了特殊年代一個家族中母親的壓力、痛苦、期望,為影片增加了更多的生命感。”

黃梅瑩

一身軍裝的黃梅瑩在領獎時表達了自己的感恩:“衷心感謝評審會,我自己沒有想到,我這輩子還能得金雞獎,我真是太高興了。謝謝編劇李檣為我們寫了一個這麽好的劇本,由于他的推薦,我才有機會飾演這個角色,謝謝顧長衛導演對我的信任,跟他合作使我受益匪淺,謝謝《孔雀》裏所有的朋友們,我還要感謝著名導演李前寬先生,他在我事業最困難的時候,幫助我渡過了難關,還要謝謝培養我成長的父輩,感謝我的恩師王翠年老師,感謝所有的朋友們,感謝我的家人,今天我得了這個獎,終于有機會來回報他們。”

其實,這是黃梅瑩多年來一直想說的話。黃梅瑩告訴記者,她生命中有很多“貴人”,她要借這個難得的機會對他們表示感謝。第一個是上海文化館的徐老師,是他把總政文工團來上海招生的訊息及時告訴她!

第二個是總政的王翠年老師,如果不是她,她這個“資本家孫女”不可能進入總政當兵的;

黃梅瑩

第三個是李前寬老師,“沒有他的幫助,我這輩子不可能當電影演員,隻能是報報幕啊,到年齡不合適的時候就改行轉業了。”

第四個是《孔雀》編劇李檣,因為“不是他的推薦,別人是不會找我演這樣的媽媽角色的”;

第五個是導演顧長衛,不僅要感謝其信任,在拍攝過程中對她的幫助也很大;

最後一個要感謝的是部隊,“當時記者間我:‘別人都精心打扮得很別致,你為何就穿軍裝?’我說,是部隊培養了我,如果我能得獎,我就要穿上軍裝,給部隊爭光。”

遲來的榮譽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個遲來的榮譽,因時運不濟,命運無常,這樣的榮譽整整延後了20多年。盡管黃梅瑩一直活躍在影視圈,但她一貫低調。這次金光閃耀讓老影迷有了一種長舒一口氣的感覺。金雞百花雙料影後,《秋瑾》女主角李秀明第一時間發簡訊給黃梅瑩表示祝賀。看著黃梅瑩發表受獎演說,許多老影迷不禁淚水漣漣,激動不已。其中以作家杜麗最具代表性。她回顧說:“周六晚上,正給一個小朋友過著生日。忽然,聽到‘黃梅瑩’的名字。原來是金雞百花頒獎禮。

黃梅瑩,最佳女配。她,八一廠的職工,自然穿了軍裝,軍綠色製服上衣,海藍色製服裙子,55歲,艷壓群芳。見過那麽多人,還沒有一個把‘推薦’和‘信任’這兩個平凡的辭彙,用得這麽深情、這麽準確,這麽金光閃閃,熠熠生輝。對我來說,看過了這一幕就已經可以換台了——看過了黃梅瑩,這個金雞百花之夜已經可以結束了。這是我聽到過的最美麗的答獎詞,它甚至改變了我對金雞百花頒獎禮的一貫看法。

黃梅瑩

在《孔雀》中,她最大限度‘抓破’了自己,最大可能地‘修改’了自己的面目,讓自己成為了另一個人——那個在小城裏絕望地修補著千瘡百孔的家庭尊嚴的母親。如果沒有這個角色,這個上個世紀70,80年代的美人兒,也就在時間裏老去。其實,是命運,不能忘記她。是命運,再次找到了她。

而她為了這個角色徹底抓破了從前的自己——從靈魂到美貌對得起命運推薦’和‘信任’。”

突破自我

幾年前,《孔雀》編劇李檣和一位年輕導演來到黃梅瑩家。導演告訴黃梅瑩,影片的投資很小,給黃梅瑩的片酬非常低,但無論如何請她出演《孔雀》中的母親。黃梅瑩為他們的真誠所感動,就答應了。但因其他角色遲遲得不到落實,影片一拖再拖後匆匆開機,但拍出的沒有黃梅瑩戲份的樣片卻讓投資商不滿意,撤回了原先的投資。

《孔雀》就這麽擱淺了,但黃梅瑩似乎早已習慣了,很快把此事拋在腦後。2003年的一,編劇李檣帶著顧長衛來到黃梅瑩家,因為顧長衛要執導處女作《孔雀》。顧長衛拍了幾張《孔雀》的照片後,又讓黃梅瑩去試裝,最後確定黃梅瑩主演劇中母親一角。黃梅瑩之所以成為“原班人馬”中唯一“幸存者”,是因為顧長衛從黃梅瑩照片上看到了一個充滿了滄桑感的母親。

黃梅瑩

黃梅瑩對這個母親卻多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我在七十年代的時候,就相當那個女兒的年齡。我演的母親和我當時的母親也有相似的地方。雖然我的家庭不像影片裏的家庭,但是也經歷過那些苦難,‘文革’時受到沖擊,家裏一度蠻困難的。母親不得不省吃儉用,還做女紅補貼家用。《孔雀》中母親很艱難卻依然對孩子充滿了愛這些特點,都可以從我母親身上找到。‘文革’時那段經歷讓我對演好《孔雀》中的母親充滿信心。”

《孔雀》講述生活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北方小城市裏的一個五口之家,一段時期內各人發生的故事。編劇李檣認為:“我覺得人與人生都具有強烈的‘觀賞性’。人與人之間一生都在互相觀賞,某個人的喜訊與醜聞,落魄與榮華,四周人盡收眼底。我們彼此部像動物園籠子裏的動物,被人們觀賞。我們所有人都像孔雀,身上長滿故事,一生中經歷過的愛恨情仇,如同色彩各異的羽毛長滿人生。孔雀這種鳥好像是動物園裏最具觀賞性的,人一點也不決于它們,好比《孔雀》劇本裏的那三個孩子。”導演顧長衛最著意的是:“生如孔雀,盡管一生再黯淡,平庸的歲月再漫長,也總可以等到開屏的瞬間。這樣的瞬間,便足以將生命照亮。”

但黃梅瑩依然忐忑不安地進入劇組。她覺得這是顧長衛的導演處女作,萬一演砸了不就害了人家嗎?為了學好安陽話,黃梅瑩用了一個復讀機學習。為了和劇中“肥胖而憔悴”的母親形象相吻合,黃梅瑩想方設法多吃,以便增肥,盡量少睡,以便讓自己變得憔悴。

如何把握母親這個角色呢?黃梅瑩告訴記者:“母親年輕時也很漂亮,也充滿理想。但由于生活不盡如人意,成為三個孩子的母親,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姐姐身上實際上有母親青年時代的影子。為了演好這個形象,我抓住了幾個片斷。如她為了孩子的工作可以犧牲自己的自尊,她對傻兒子也是,一直那樣關照,一直護著。為了兒子,可以去求工廠的女工來家裏吃頓飯。後來,又帶兒子去相親,女兒結婚以後,給她縫被子,縫被子的時候眼神裏透露出一種無奈,一種愛。”

可以說,《孔雀》的成功也是黃梅瑩超越自我的成功,在該片中她突破了以前演慣了的知識女性形象,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許多人看不出我生活中的影子,《孔雀》是一個很大的突破。顧長衛要求我們的表演非常生活化,哪怕是一個最細微的要求都會給你指出來。跟顧長衛合作,讓人覺得很放松。他話語雖然不多,在關鍵的時候提醒你幾句,對我幫助很大。通過跟顧長衛的合作,我有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黃梅瑩如是說。

黃梅瑩

《孔雀》獲得柏林銀熊,後又取得極佳票房,這票房有黃梅瑩影迷的一份功勞。

一位影迷說:“看到報道說《孔雀》沒有一個明星,我一聲冷笑。把黃梅瑩當空氣啊。黃梅瑩在片中的表演了無痕跡。越來越覺得她像我姥姥,走路也像,別頭發的動作也像。‘媽媽’是片中一家人的主心骨,話不多卻極有威嚴。飯碗一磕,雞蛋一摔,全家人便噤若寒蟬。”另一位影迷說“決定看 《孔雀》,是因為黃梅瑩的名字。在明星光芒四射的年代裏,一個藝術者的名字總是顯得獨立特行。……黃梅瑩所扮演的母親實實在在的讓我看到了一種表演,很感謝她的名字吸引我看了這部非常好的電影。”

回顧童年

黃梅瑩認為,進入演藝界純屬偶然。1950年,黃梅瑩出生于上海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工程師。讀國小二年級時的一天,黃梅瑩突然發現,“中隊委員”的袖標丟了,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她匆忙跑到辦公室去找老師說明情況,被上海徐匯區少年宮舞蹈隊的一名老師看中,成為舞蹈隊的一名隊員。就這樣開始接觸了文藝。

一次,上影廠拍《霓虹燈下的哨兵》需要一批民眾演員,姐姐帶著黃梅瑩去。她們的角色是歡迎解放軍進城的民眾。在片場,黃梅瑩看到了著名演員陶玉玲。這是黃梅瑩第一次接觸拍電影。另有一天,黃梅瑩在公共汽車上看見了影星秦怡,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就因為這些,當一名演員的夢想漸漸地萌發了。

黃梅瑩的家在徐匯區最有名的一條名街上,這條街上有很多著名的花園洋房。因為解放前阿公是資本家,解放後公司合營,但全家依然居住在花園洋房裏。書香門第,養尊處優,黃梅瑩的骨子裏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高雅大方的氣質。

阿公于1965年去世,但隨後到來的“文革”依然沒有放過他們。他們被抄家,家被佔領,全家被趕到一個房間裏。阿麼被強製掃大街,父親被下放到江西農村,而且被停發了工資。此時,一直養尊處優的母親身患肺病、糖尿病,但她依然承擔起撫養五個孩子的責任。她每天去裏弄生產組要一些女紅的活,拿回家來幹。黃梅瑩也漸漸懂事了,也幫著母親幹。“每次我們半夜醒來,母親還在燈下綉花。因為積勞成疾,母親65歲就去世了。”

黃梅瑩的少女時代充滿了恐懼。

那段時間,黃梅瑩深夜經常被砸門聲驚醒。一天,一群紅衛兵破門而人,掀掉黃梅瑩的被子,席卷了一些值錢的東西揚長而去。她的家一度被佔用為“紅衛兵清華大學聯絡站”,但恰恰因為如此,使他們全家免遭滅頂之災。一次,紅衛兵大肆掃蕩,進入第一家,夫妻均已發瘋。進入第二家黃梅瑩家,看到“紅衛兵清華大學聯絡站”後不敢造次;接著進入第三家,家裏是一對老夫妻,紅衛兵把那家的妻子關到壁櫥裏,而把丈夫拉到陽台上打得死去活來;第四家是國外回來的私人醫生,紅衛兵把他家所有唱片等洋玩意堆到花園裏付之一炬。

漸漸地,黃梅瑩已經長大成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母親怕出事,把她送到了自己的姐姐那兒——姐姐嫁了根紅苗正的丈夫。

1968年,國中畢業的黃梅瑩下鄉到崇明島一個最靠近海邊的農場裏勞動。大家居住在草棚裏,深夜海風嗚咽,把她們的蚊帳都吹得四處晃蕩。白天,黃梅瑩挑河泥挑得肩膀發腫,甚至咳血。那段時間,黃梅瑩一度精神恍惚。一天,她給母親寫了一封信,居然忘了把信放到信封裏去。而收到一個空信封的母親以為發生了什麽事,著急得不得了。

黃梅瑩

三個月之後,黃梅瑩去農場總部開會,遇到一個當年少年宮一起演出的同學。這位同學在總部文藝宣傳隊裏工作。在這位同學的幫助下,半年以後,黃梅瑩調入了文藝宣傳隊。

兩年以後,文化館的徐老師專門告訴黃梅瑩的母親,總政文工團來上海招生,可以去試試。黃梅瑩趕過去報了名,很快就通過了考試。

接下來是政審。黃梅瑩在“出身”欄填的是職員,因為父親是職員。盡管檔案顯示阿公是資本家,但總政負責招生的王翠年老師故意忽略了這一細節,沒有更進一步調查,堅持錄取黃梅瑩。當時許多人非常驚訝,像黃梅瑩這樣資本家的孫女怎麽可能到北京參軍去呢?

職業轉變

1970年,黃梅瑩成為總政文工團一名學員。比起農場挑河泥除草根的生活,她覺得到了天堂。因此,黃梅瑩對王翠年老師感激一輩子,視之為恩師。幾年後,黃梅瑩畢業後分到歌舞團,主要的工作是唱歌,報幕。

1974年,話劇團排練話劇《萬水千山》,把黃梅瑩調去演男主角的妹妹李鳳蓮。這部話劇一連演了三年三百多場。後來,八一電影製片廠要把《萬水千山》拍成電影,黃梅瑩就被借到八一電影製片廠。接著,八一廠導演王蘋執導影片《我們都是八路軍》,因為原先定的女主角因故來不了,王蘋就讓黃梅瑩主演一位進步的上海女大學生。

拍完戲後,黃梅瑩依然回到總政文工團歌舞團,但一切都陌生了,主要工作變成專職報幕了,黃梅瑩感到非常迷茫。她覺得報幕不是能幹一輩子的工作。期間北京電影製片廠想“借用”她去拍電影,但單位沒有同意,理由是黃梅瑩的報幕很出色,也很需要。黃梅瑩更加覺得鬱悶。

1977年,長影廠要拍影片《瞬間》,副導演李前寬專程從長春來到北京找到黃梅瑩。但歌舞團的領導一口回絕:“不可能讓黃梅瑩去拍電影。”李前寬覺得黃梅瑩是《瞬間》女主角最合適的人選,所以非要黃梅瑩不可。于是兩人一再去找歌舞團領導,希望能放行。領導說煩了:“你走了誰來報幕,你不是電影演員,我們沒有義務放行。而如果真想拍電影,調到八一電影廠去。”

黃梅瑩幾乎絕望。但李前寬說,那就往八一廠調試試看。

但要調到八一廠談何容易?他們一起找到了八一廠導演王蘋。王蘋導演當時正生病住院,李前寬想方設法帶著黃梅瑩混進了高幹病房。黃梅瑩對王蘋談了自己的想法。王蘋說:“我會投贊成票,但我無權調人。如果總政領導劉白羽能夠同意,那一切都好辦了。”

一個普通的演員,能夠讓非親非故的劉白羽來為她說話嗎?但李前寬有一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勇氣,他對黃梅瑩說:“那我們就去找劉白羽。”

李前寬費盡周折打聽到了劉白羽的居所,然後告訴黃梅瑩怎麽說話,劉白羽如果這麽問如何回答,如果那樣問又如何回答,黃梅瑩一一記在心中。

劉白羽所在的軍隊大院有哨兵把守,一般人要去找一定是由傳達室值班人員接通電話,劉白羽同意後再放行。李前寬深知這樣遭到拒絕的可能性很大,于是想方設法騙過了值班人員,直接把黃梅瑩帶到了劉白羽的家門口,自己返回傳達室等待訊息。

黃梅瑩忐忑不安地敲開了劉白羽的家門。劉白羽對黃梅瑩還是有點印象,之前看到黃梅瑩報幕,也看到黃梅瑩參加接待外賓的演出。黃梅瑩非常誠懇地一口氣敘述了自己的想法:她已經愛上了電影,希望能調到八一電影製片廠演電影。

慈祥的劉白羽靜靜地聽完了黃梅瑩的敘說,說:“我先了解一下情況。如果你不能調走,就好好地幹你的報幕。”

黃梅瑩

蒼天不負苦心人。一個月後,黃梅瑩最終如願調人八一電影製片廠。因為是本系統調動,手續倒不復雜。在跑調動的一個多月時間裏,李前寬住在一個簡陋的招待所裏,即使發高燒也依然在寒風裏四處奔波。李前寬之于黃梅瑩,非親非故,不為私利,隻為藝術,隻為對一名新人的愛護,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多年以後,黃梅瑩談起此事,對李前寬依然充滿了感激。

​內部明星

黃梅瑩把行李放到八一廠的集體宿舍後,就隨李前寬去了長影拍《瞬間》。該片反映的是林彪“五七一”工程和“九一三”事件內幕,黃梅瑩在片中演一位工程師的女友。但因為《瞬間》題材的敏感性,公映了一周就“瞬間”停止公映了。但就是短短的一周放映期,很多觀眾依然記住了黃梅瑩,他和男主角粱波羅還被譽為最有魅力的中國電影的銀幕情侶之一。接下來,黃梅瑩在影片《星星欲曉》中主演一位女醫生。這位女醫生因為年輕時感情受挫,一輩子沒有結婚。但因內容太強調悲劇性而沒有拍完。

這樣的出師未捷的事依然不斷地發生在黃梅瑩身上。

記者問:“你當年費盡周折闖入電影界,沒想到出師未捷,你後悔過嗎?”黃梅瑩說:“那時心裏當然有些不舒服,影片出來了,總希望跟觀眾見面。但沒有後悔,因為通過這些電影鍛煉了自己。”這些影片隻能在內部觀摩,但行家對黃梅瑩的演技贊不絕口,他們戲稱黃梅瑩曰“內部明星”。

1982年,長春電影製片廠籌拍《人到中年》,要選女主角陸文婷。該片導演孫羽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這樣闡述該片的選角過程:“挑選女主角陸文婷卻是一波三折。開始,我們選擇的是鄭振瑤,她的演技無可挑剔,非常有表演功力,很適合陸文婷這種中年知識分子的角色。記得當時攝製組試完鏡後,給在京的廠領導審查。廠領導看後表態,認為演員表演很到位,但是演員年齡超越了角色的年齡,觀眾在審美心理上會不太接受。攝製組撤回繼續選演員,我當時是比較傾向于選黃梅瑩,她有一種知識分子的脫俗氣質,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參加演出。”

這“種種原因”是廠領導看了劇本後,善意地勸黃梅瑩不要接,黃梅瑩說:“領導出于愛護我,他們覺得拿不準,讓我最好不要演,我想不去演也不一定是壞事,我覺得我去不一定能夠演好。”

《人到中間》最終選擇了潘虹,許多人感慨說:“黃梅瑩時運不濟。”

在隨後的日子,黃梅瑩先後在滕文驥執導的影片《都市裏的村庄》中演一位女記者,又在謝晉執導的《秋瑾》中主演一位變賣家產支持秋瑾革命的進步青年。多年來,黃梅瑩先後主演了《一往情深》《怪圈》《巍巍昆侖》(上下集)《龍雲和蔣介石》《悲喜人生》《我想有個家》《都市打鬥》等影片,表演都很到位,但最終與走紅無緣。

萬人空巷

1980年代末,黃梅瑩在福建外景地拍攝影片《都市打鬥》,接到《渴望》劇組的電話,請她主演劇中的王亞茹。黃梅瑩無法回到北京,就讓北影廠一個朋友幫忙看了劇本。這個朋友告訴黃梅瑩:“《渴望》寫得挺好的,王亞茹這個角色挺好的,你就接吧。”

就這樣,黃梅瑩接了這個角色。“前十集的王亞茹性格不錯,十集之後王亞茹的性格就變得刁鑽、古怪,有很多不近人情的地方。但還是挺正常的,因為她原來是個幹部子弟,文化大革命又遭受了那麽大的打擊,懷孕後結婚不被批準,孩子生下來就丟了。我覺得《渴望》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鍛煉,這麽長的劇情。”

那段時間,《渴望》風靡全國,萬人空巷,黃梅瑩由此家喻戶曉,她終于摘掉了“內部明星”的帽子。 接下來,黃梅瑩先後在《儒商》《風雪夜歸人》《紅處方》《金粉世家》等多部電視劇有出色表演。歷經28年的演藝生涯,黃梅瑩終于迎來《孔雀》開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