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岳泰

黃岳泰

黃岳泰香港著名攝影師香港最資深的攝影指導,曾經七次獲得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獎項,幾乎創造了香港金像獎歷史上不可逾越的一個紀錄。

  • 姓名
    黃岳泰
  • 國籍
    中國香港
  • 出生地
    香港
  • 職業
    攝影師
  • 主要成就
    9次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獎
  • 代表作品
    十月圍城、畫皮、投名狀

人物簡介

黃岳泰生長于一個電影世家,自小與電影結下不解之緣。他的 父親黃捷是五、六十年代香港著名的電影攝影師,曾拍過《如來神掌》、《黃飛鴻》等電影。黃岳泰本身也是香港卓越攝影指導之一,首部攝影作品于1976年初登影壇,至今已完成電影長片超過110部。

黃岳泰與明星合影黃岳泰與明星合影

人物生平

黃岳泰17歲入行,20歲獨立掌鏡,至今已完成電影拍攝超過120部,期間與吳宇森、林嶺東洪金寶、成龍、袁和平、許鞍華、徐克、陳德森、陳可辛等多位知名導演合作過。

黃岳泰是香港電影攝影師協會主席,獲得最多金像獎最佳攝影提名和獎項的人(9屆金像獎最佳攝影),也是第一個三連冠的金像獎得主。他是香港著名攝影師敖志君(《色情男女》中扮演攝影師頂爺)的師傅,還是攝影師出身的導演劉偉強以及馬楚成的師公。金像獎主席文雋講過,"香港現在一半以上的攝影師都是黃岳泰的徒子徒孫",黃岳泰在業內的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參演電影

上映時間劇名導演合作演員
2010財神到--------
2003戀之風景--------
2003六樓後座--------
2003神鬼無間2--------
2002魂魄唔齊--------
2001野獸之瞳--------
1998野獸刑警--------
1996色情男女--------

攝像作品

新版倩女幽魂(2010)

黃岳泰在《畫皮》片場黃岳泰在《畫皮》片場

東風雨(2010)

財神到(2010)

十月圍城(2009)

投名狀/刺馬(2007)

致命紫羅蘭/紫光任務/紫外線/紫光元素(2006)

詭絲(2006)

自娛自樂(2004)

龍的深處:失落的拼圖(2003)

戀之風景(2003)

六樓後座(2003)

飛龍再生/免死金牌(2003)

雙瞳(2002)

幽靈人間(2001)

公元2000(2000)

紫雨風暴(1999)

特警新人類(1999)

不夜城(1998)

玻璃之城(1998)

迎頭痛擊/KO雷霆一擊(1998)

殺手之王(1998)

宋家皇朝/宋氏三姐妹/宋家王朝(1997)

賭神3之少年賭神(1997)

浪漫風暴/你是我的英雄(1996)

沖鋒隊怒火街頭/怒火街頭(1996)

攝氏32度(1996)

嫲嫲帆帆/麻麻帆帆(1995)

大冒險家/挑戰者(1995)

狂野生死戀(1995)

都市情緣(1994)

等著你回來(1994)

情色地圖(1994)

獨立時代/戀愛時代(1994)

天長地久(1993)

黃飛鴻之四王者之風(1993)

誘僧(1993)

黑豹天下(1993)

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鐵猴子/鐵馬騮鬥黃麒英(1993)

重案組(1993)

戰神傳說(1993)

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1992)

雙龍會(1992)

新龍門客堆(1992)

西藏小子(1992)

飛鷹計畫(1991)

黃飛鴻/黃飛鴻之壯志凌雲(1991)

財叔之橫掃千軍(1991)

駁腳差佬(1991)

倩女幽魂2-人間道(1990)

奇跡(1989)

金燕子(1988)

凶貓(1987)

飛鷹計畫 2:龍兄虎弟(1987)

凌晨晚餐/吸血狂魔 (1987)

霹靂大喇叭(1986)

兩公婆八條心(1986)

東方禿鷹 (1986)

僵屍家族(1986)

富貴列車(1986)

歌舞升平(1985)

龍的心(1985)

五福星系列Ⅱ:福星高照(1985)

五福星系列Ⅲ:夏日福星(1985)

貓頭鷹與小飛象(1984)

快餐車(1984)

陰陽錯(1983)

最佳拍檔II:大顯神通(1983)

風水二十年(1983)

殺入愛情街(1982)

打擂台(1982)

最佳拍檔Ⅰ/光頭神探賊狀元(1982)

夜驚魂(1982)

邊緣人(1981)

再生人 (1981)

一膽二力三功夫(1980)

破戒大師 (1980)

茅山僵屍拳(1979)

中華丈夫(1979)

瘋猴(1979)

爛頭何(1979)

老夫子奇趣錄(1978)

螳螂(1978)

少林三十六房/少林36房(1978)

香港奇案之五:奸魔 (1977)

老爺車縱火謀殺案/香港奇案三:法網難逃(1977)

作為藝術指導的電影作品

皇家師姐Ⅲ雌雄大盜(1988)

人物風格

黃岳泰沒有讀過高中,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他還有一些閱讀障礙,主要是因為他看到的所有文字幾乎都在腦海裏轉變成了圖像,有時候,短短幾十個字他會看上大半天。然而,每一場戲,他都會牢牢記住演員的全部對白,根據演員的對白節奏和心理節奏,運動攝影機的運動方式復雜而又細膩。

黃岳泰鏡頭使用以演員的表演為準繩,為了畫面的生動以及能夠及時捕捉到演員精準的反應鏡頭,他並不把畫面的質數放在第一位,大量使用變焦鏡頭。除了《投名狀》中固定鏡頭的使用,在黃岳泰的其他作品中,很少擺定機位拍攝,他大量使用運動鏡頭,被同行成為最瘋狂的運動鏡頭使用者。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他習慣把機器放在一個小搖臂上,演員萬一走位不準確,可以通過移動鏡頭給補過。

值得一提的是,在演員情緒在巔峰狀態時,黃岳泰反而會採用節製的鏡頭處理方式,如《畫皮》中小唯誘惑王生被蜥蜴精打斷後,小唯與蜥蜴精發生激烈的爭吵,這時黃岳泰採用了固定鏡頭和全景的構圖,也未作分切鏡頭處理,使得這場戲的情緒飽滿、連貫,也從另一方面驗證了黃岳泰對演員表演的重視程度。

黃岳泰對人物命運和情感的準確理解,使他的色彩的明喻語言有了非常強烈的支撐,在影片《畫皮》中,甄子丹扮演的龐將軍力戰沙匪,黃岳泰把他的膚色調成暖調,沙匪的色彩全部調成冷色調,這種強烈對比色調的使用非常大膽,黃岳泰是想通過這種強烈的色彩語言表達他對龐將軍心理狀態的理解,龐將軍與沙匪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暖色調也使得龐將軍有了一種英雄主義的色彩。在龐將軍擊退沙匪之後,隨之而來的龐家軍和龐將軍的色調又立刻變為統一。這種不具一格的表現手法使視覺語言非常新鮮。

張藝謀在《滿城盡帶黃金甲》中也使用了色彩明喻,他更強調了象征意義的傳達,影片的結尾處,最後在方圓桌,絢麗的顏色慢慢褪成黑白色,隻保留中間一朵菊花顏色。暗喻所有浮華的、繽紛的東西實際上是不存在的,菊花在影片中的情感所指通過色彩的對比予以充分強調。

黃岳泰並沒有讓色彩跳脫出來,影響敘事,他把自己對人物的感受通過色彩和光線做了非常細膩地表達,在影片《投名狀》中,黃岳泰用了大量的"黃昏光"來表現兄弟三人"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的感受,並在夕陽中那個加入紅色,隱藏而不凸顯的色彩暗喻語言的使用相當內斂而純熟。

黃岳泰用自己的全部身心體會劇情和人物命運,用獨具魅力的影像視角協助導演講述故事,力求影像新鮮感,卻不強調獨特的風格和形式,用一種非常職業的態度求得藝術和商業之間的平衡點,拍戲的過程中,他會帶著一個錄音筆,因為他經常在夢裏拍戲,那些夢裏斑斕的充滿想象力的影像,他會記錄在錄音筆裏,成為這部或下部戲的靈感,他的刻苦和努力還體現在,當他進入攝影師這一行的時候,對自己提出要求,見到所有的場景和人物,都要立刻想出三種完全不同的光線和鏡頭去表現,這是一個為影像而生的人,也是一個為故事而生的人。

攝影風格

沒風格的攝影風格"電影攝影並不一定要漂亮,最主要是能配合劇情,並加強劇情的張力,讓你看得很舒服,你會完全感覺不到裏面有什麽攝影風格。讓你看出很刻意的攝影風格就已經是失敗了。"

為了《畫皮》黃岳泰推掉了很多大片,"《畫皮》有種凄美浪漫的感覺,加上魔幻色彩,所以在攝影上會給我很大的發揮空間,如果有選擇的話,我盡量會選擇我沒有碰過的影片類型。比如魔幻影片和時裝動作片相比較,時裝動作片空間就沒這麽大。"黃岳泰說。

粉色調的水墨畫如何用鏡頭展現出影片魔幻的色彩,無疑是黃岳泰要解決的首要問題。黃岳泰表示,這部戲與之前他所拍的一些魔幻片都不同,他希望能拍出故事裏的凄美而浪漫的愛情,所以他放棄了以往那種對比性很大的燈光,也減少了很多嚇人的鏡頭。因此在實際的操作中,他鏡頭的移動比較多,構圖也會比較特別,建構一個沒有水準的世界:"鏡頭都是歪歪斜斜的,一種沒有平衡狀態的魔幻世界。"黃岳泰笑著說。

此外,黃岳泰還用了很多創新的手法,"這個戲圍繞著三個女生兩個男生。我採用比較柔和的燈光去處理,效果出來是滑滑亮亮的,好像水墨畫的感覺,另外我還加入了比較柔和的粉色調。"黃岳泰說,"《投名狀》用的是比較硬朗的手法,要重現那種活在戰爭中人生活得多痛苦。而《畫皮》的燈光則很柔和。"黃岳泰以周迅為例,"她平時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子,但是有時一瞬間會表現得很妖媚,在這個戲處理上,人跟妖的感覺,就是根據劇情去摸索的。在別人懷疑她是不是妖的時候,就要尋找構圖來襯托出她亦真亦假的氣氛。"

黃岳泰在《畫皮》中,顛覆了以往鬼片、恐怖片常用的類型影像,用精致的油畫質感,金色暖調強調凄美、浪漫的愛情,摒棄為了營造恐怖氣氛而大量使用的黑紅色調和極具視覺沖擊力的恐怖影像。這種創新,獲得了觀眾的認可,使得國產電影的2億票房俱樂部中,增加了"東方新魔幻"這一全新類型。

七盞大燈照成白晝由于《畫皮》有70%的戲是夜戲,燈光的要求非常苛刻。一場戲最多用過7個大吊燈,把整座城照成了白晝。黃岳泰也很贊嘆:我拍那麽多大場面的戲都沒有用過七個機器這麽多。還有夜裏屋頂的戲,一個房頂一個房頂地跟拍,對燈光涉及範圍的要求相當高,有好幾公裏,我是第一次用那麽多機器來打光,這次用燈的數量也創了我的紀錄。

在影片《投名狀》中,為了突出人物,突出細節,突出情緒,黃岳泰使用了大量的特寫,經常圍著一兩百人拍特寫,用八台機器捕捉這些豐富的細節,不僅使得大場面的呈現更加生動,而且使視聽語言更加富有節奏。

對于生動的細節,黃岳泰也會反其道行之,用拍攝大場面的力氣去拍攝。影片《畫皮》中對小唯命運的最終結局,變成狐狸的展示,用了一個從十米的高空搖下的鏡頭體現。狐狸作為攝製組拍攝的最後一個鏡頭,本可以用固定鏡頭體現,這樣可以避免鏡頭落下而動物已經跑出焦點之外的麻煩,而黃岳泰大費周章地調用搖臂,並且給狐狸找了一個高台落腳點,防止其拍攝過程中溜走。

相對比《畫皮》,《投名狀》在影像上的顛覆性更加徹底,無論是從商業電影資方、發行方的角度,還是從整個華語動作電影影像風格的角度考量,黃岳泰都走得更遠。他拋棄了傳統香港電影動作影像的飄逸、華麗的風格,用粗顆粒的古銅色調挑戰觀眾心目中的"商業大片"影像範式。

作為一名成長在香港商業體製下的傑出攝影師,黃岳泰在與內地深入合作拍攝《投名狀》和《畫皮》的過程中,大膽顛覆內地既有的大片影像範式和類型範式,不要強調個人風格,不把畫面質數和統一的風格放在第一位,所有的畫面構成要素要與演員和故事的心理情緒線索高度契合。

影像價值觀

影像博弈:商業與藝術的化學反應

電影導演鄭洞天對《投名狀》的評價是:"一個好幾億的片子居然還敢拍得灰頭土臉,真是有氣魄,一般來說,文藝片導演,真實感是不願意舍掉的,但是對于商業大片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因為觀眾要看視覺奇觀,不太管你真是不真實。"他以當年徐克導演的《七劍》為例,"當年,人們看七劍的時候,一開始也是熱血沸騰去看,看完了口碑不好,所以他首周一過,票房下滑的很快。有個笑話,就是觀眾走出電影院後,都撣身上的土,因為電影裏灰太大,太灰頭土臉了。"這正如黃岳泰在《投名狀》中面臨的影像困局,從藝術創作的角度上看,古銅色,顆粒感,隨著人物命運漸變的色彩結構,無限貼近陳可辛導演要求的真實美學。從一個影像作者的角度而言,這種在否定基礎上的創新,也獲得了業界專家的認可,金像獎最佳攝影獎就是證明。

風格迷局:團隊與個人的創意書寫

黃岳泰是一個非常職業的攝影師, 1976年至今已完成電影長片超過120部,32年的從影經歷,近20個大大小小的攝影獎項,但是在這些影像的背後,黃岳泰的個人風格卻猶如霧裏看花。黃岳泰說,"這麽多年我都不主張攝影師有太強的個人風格。風格一定要、一定會從影片本身走出來,不同的組合,演員、美術、攝影、導演,會出來不同的風格。" 黃岳泰堅持一部電影影像風格的確立,攝影師並不是第一主角。"我不是這部電影最早埋位的人,沒有一個攝影師是最早埋位的人。我肯定是要拍一部導演的電影,而不是我的電影。確定影像風格第一位的是,我了解劇情有多少,第二位是,我了解導演的思維有多少,他的價值觀是怎樣的,同一個劇本不同的導演會拍出不同的感覺。"黃岳泰不喜歡被貼上某種風格的攝影標簽,盡管他在多部影片中塑造過非常多美麗的角色和優美的畫面,但他認為電影攝影並不一定要漂亮,最主要是能配合劇情,加強劇情的張力,甚至完全感覺不到裏面有什麽攝影風格。這對目前國內一些凌駕于故事之上,分散故事的焦點,刻意賣弄技巧的影像作者,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借鏡。

色調線索:主觀色彩的隱喻和明喻

黃岳泰在《投名狀》拍攝過程中,創造性的運用漸變強化式的色彩色表達創作者和劇中人的主觀心理和內心情感,把色彩色調當作劇中的重要角色加以主觀化處理,並形成了獨特的視覺節奏,如同影片《香水》中,以純粹的冷色調開始,隨著格雷諾耶發現越來越多的氣味,色調變得溫暖明亮。遺憾的是,影片由初剪完成的150分鍾剪到了105分鍾,導致這種完整的漸變色調無法繼續。黃岳泰隻能選擇在角色命運轉捩點色調發生較大的轉變,他選擇了三兄弟首次進城看國劇的畫面作為色彩的切入點,因為從物質色彩上來說,國劇的顏色本身就比較跳脫,觀眾易于接受這種視覺上的變化,另一方面,國劇紅色和金色色彩的加入,也象征著欲望和金錢對三兄弟的誘惑和考驗。

黃岳泰並不強調色調線索的統一性,他期待與張藝謀的合作,但是對張藝謀擔任攝影師的作品《黃土地》中統一的黃色泥土色調,並不喜歡,他更喜歡讓色調跟隨演員的情緒變化而變化。

獲獎情況

黃岳泰榮獲攝影獎項共19次之多,更憑電影《宋家王朝》、《不夜城》及《紫雨風暴》,先後6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指導獎,而《紫雨風暴》更于1999年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攝影獎。憑借《畫皮》得到香港金像獎最佳攝影。他亦曾與多位名導演合作,包括:吳宇森、林嶺東洪金寶、成龍、袁和平、許鞍華羅卓瑤及徐克等。另外,亦曾參予多部國際電影製作:中國的《刮砂》、美國的Knock Off、Double Vision及Highbinders、日本的《不夜城》等。黃岳泰亦曾自編自導兩部電影,分別是1979年的《發圍》及1987年的《皇家師姐之雌雄大盜》。2003年,他為黎妙雪執導的《戀之風景》負責攝影師部份並首次擔當監製一職,該片為2003年威尼斯影展參賽作品之一。無論傳記片(《宋家皇朝》)、動作片(《紫雨風暴》)、恐怖片(《幽靈人間》)、愛情片(《戀之風景》)、史詩片(《投名狀》)而至港日合拍(《不夜城》),皆反映出他深厚的功力及對不同題材的嫻熟駕馭,而他所強調的"最佳攝影就是沒有風格"的創作理念,實質上亦是港片輝煌時期類型題材多元化的象征及延續,金像獎九度將榮譽嘉獎予他,亦可作為對港片精神的支持與鼓勵。

人物評價

入行三十多年來,一共拍了一百二十二部電影,走過二十多個 國家,現在駐足最久的還是祖國大陸。他甚至把哥倫比亞的科幻故事片《第五元素》選在了上海拍攝,一呆就是好幾個月。他說中國常常被稱為"神秘的東方",所以很多科幻片都選在這裏來做也不足為奇。

黃岳泰獲獎圖黃岳泰獲獎圖

黃岳泰的敬業、吃苦是電影圈裏出了名的。拍電影《宋家三姐妹》時,他瘦了二十五磅,最後這部片子獲獎無數,他也覺得欣慰。對于這次去寧夏拍片,他說撒哈拉沙漠沒水的地方都去過了,這裏也就不覺得苦了。

他從不拒絕新的電影種類,功夫片、文藝片、恐怖片、科幻片、喜劇片都拍過。《新龍門客堆》、《黃飛鴻》系列、《戀之風景》、《遊園驚夢》、《雙瞳》……一部又一部片子成功後,他面臨的挑戰還是如何突破自己。"每次看完劇本後,想到怎樣用畫面展現,就是最大的挑戰。"

黃岳泰敏銳而又熟練地在色彩的修辭語言中遊走,大膽而又審慎地使用色彩的明喻意義,他把自己對色彩敏感、豐富而又獨到的理解,通過強烈的堅持和適當的妥協最終呈現給觀眾,盡管很多時候,他對觀眾能否讀解出色彩背後的情感和象征意義並不持有樂觀的態度。黃岳泰說:我不知道觀眾能否全部理解,但是,攝影師必須找到自己對色彩表達的語言。

再謝愛妻

獲得最佳攝影的是黃岳泰,他感嘆《十月圍城》是香港攝影機第一次"四代同堂"。曾多次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任香港專業攝影師學會會長的黃岳泰,與曾任職嘉禾製片的妻子羅秀慧結婚七年,一直以恩愛夫妻姿態出現,但2006年他難耐七年之癢背妻偷食,被港媒拍得與火辣靚女街頭"舌戰",繼而到酒店開房,傷盡老婆心。不過之後泰哥向妻子道歉已經得到妻子的原諒。如今算是度過危機。

再得金像獎,黃岳泰不忘再次感謝妻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