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沾

黃宗沾

姓名:黃宗沾 生日:1899年8月28日祖籍台山白沙西村永安村。1904年,5歲的他即隨父親移民美國華盛頓州。主要事跡: 第一個榮獲奧斯卡金像獎的華人攝影大師。

  • 中文名稱
    黃宗沾
  • 外文名稱
    JamesWongHowe
  • 出生地
    中國廣東台山
  • 性    別
  • 逝世日期
    1976年
  • 國    籍
    美國
  • 職    業
  • 主要成就
    首位獲奧斯卡金像獎的華人攝影師
    美國最偉大的電影攝影師之一
  • 代表作品
    《瘦人奇案》、《曼哈頓通俗劇》
  • 出生日期
    1899年

個人簡介

黃宗沾(1899年-1976年),首位獲奧斯卡金像獎的華人攝影師。

簡介簡介

祖籍台山白沙西村永安村。1904年,5歲的他即隨父親移民美國華盛頓州。 1976年因癌症逝于美國加州好萊塢。

成長經歷

上世紀20年代初,好萊塢的電影業才剛剛起步,可以說,黃宗沾是與好萊塢同步成長的。他從默片時代開始,即晉身為攝影界的權威。他擅長低調攝影,在好萊塢有"低調豪"之稱。他更是世界電影史上使用長焦攝影和手提電影機動態攝影的先驅。上世紀20年代,他主導拍攝的一部無聲電影裏面有追逐打鬥的場景,他穿上滑輪鞋,抱著手提攝影機,追著演員拍攝,從此首創了動態攝影的技法,這在電影發展歷程上是革命性的。到今日,任何一部電影都已離不開動態攝影和長焦攝影,這均拜黃宗沾的創意所賜。

第一次獲得奧斯卡提名

1929年,黃宗沾掌握了拍攝有聲影片的技術。他與福斯公司的導演霍華德合作,拍出了一部較有水準的影片《橫渡大西洋》,大膽採用當時鮮為人知的廣角鏡頭和長焦距鏡頭,採用新的白熾燈特別配光,大獲成功。這部影片確立了黃宗沾在好萊塢的地位,讓他成為年薪最高的攝影師之一。此後,黃宗沾更拍攝了首部彩色影片《湯姆歷險記》。1938年,他拍攝的《海角遊魂》,第一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提名。

黃宗沾在國際影壇上一展華人的攝影技術。他畢生拍攝了135部電影,導演過3部電影,總共獲得過11次奧斯卡最佳攝影獎提名。1953年,黃宗沾拍攝的電影《玫瑰刺青》摘取了第28屆奧斯卡"最佳攝影"金像獎;1963年,黃宗沾拍攝的《赫德》一片,再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金像獎。他是首位榮膺奧斯卡金像獎的華人,點燃了中國人在奧斯卡獎征程上的希望之火。他的事跡載入了美國《不列顛百科全書》。他被譽為美國最偉大的電影攝影師之一。

生平簡介

自製攝影機

誰是黃宗沾?他是中國廣東台山人,五歲即隨父親移民美國華盛頓州。黃父是鐵路工人,黃宗沾連高中學業也未曾完成,他少年時靠砸碎石子掙了些工錢,買了一堆廢舊零件,自製了一台攝影機,第一次使用就被父親禁止了,因為這部土法上馬的攝影機沒有取景框,他給家人拍合影時,都沒能將人頭拍下來。黃父迷信,認為此物不祥,從此禁絕,但他沒想到這短命的機器奠定了兒子畢生的路向。

黃宗沾的生母始終留在中國鄉下,黃父另娶"二奶"並帶來美國,此婦人對黃宗沾較為刻薄,他便于十五歲時即離家闖蕩天下,落腳洛杉磯謀生。他打過職業拳擊(最輕量級),為攝影店鋪打雜,並于一九一七年進入好萊塢,從掃地、洗版做起,接著是做場記、助理攝影師,一九二二年成為主攝影師。二十世紀之初,電影業才剛剛起步。

開始攝影之路

1926年,黃宗沾在派拉蒙電影公司拍攝克拉拉·寶主演的《男人陷阱》(Mantrap),精致、瑰麗的影像風格,使得一代尤物在平面的大銀幕上變成立體突出的性感女神,迷倒眾生,效果奇佳。好萊塢其它各家片廠見狀,便爭相邀請黃宗沾擔任新片攝影指導,1928年米高梅公司出品的《悲歡小醜》(Laugh,Clown,Laugh),更讓黃宗沾登峰造極,繼拍完好萊塢最美的幾位性感女神之後,又有機會于片中捕捉默片時期第一小生約翰·吉爾伯特的巨星豐採。

在此同時,黃宗沾重回出生地-中國,拿起攝影機,想要用鏡頭留住一些風土民情、文化片段,這部他原本打算親自執導的電影雖然未能開拍,旅途中所攝得的片段則在1932年被德裔導演約瑟夫·馮·斯登堡(JosephvonSternberg)剪輯進他的電影《上海特快》(ShanghaiExpress)。

從中國返回定居多年的好萊塢,黃宗沾面對的是一個因為新興錄音技術、有聲電影而陷入全面恐慌的電影工業;黃宗沾很快找到自己新的定位點,習慣了"聲音"對攝影帶來的改變,然後立刻投入新的工作、新的影片。

全盛時期

1930年代是黃宗沾的全盛時期,在業界,他為自己贏得了"LowKeyHowe"的綽號;"lowkey"指的是一種特別的攝影風格,在黑白電影的全盛時期,黑色與白色的光線反差,是決定整個畫面戲劇張力與重心的最重要關鍵,高反差曰為"lowkey",低反差曰為"highkey";黃宗沾的影棚內景攝影風格,是以高反差的明暗對比為主,巧妙地將戲劇重心烘托出來。1934年,他以18個工作天完成經典喜劇名片《瘦人奇案》(TheThinMan),又以28個工作天完成另外一部經典言情片《曼哈頓通俗劇》(ManhattanMelodrama),超高的工作效率,讓他被視為最理想的片廠工作者之一,原本忙碌的他,片約更如雪片般紛飛而來,大約在此同時,電影公司又決定將他的本姓"黃"(粵語譯音為Wong)加入原本的"JamesHowe"當中,以增添黃宗沾的異國風情吸引力,從此,"JamesWongHowe"就成為好萊塢舉足輕重的一個名字。

比起其它以穩重見長的攝影大師,黃宗沾的攝影手法始終保持著它應有的高度彈性,以服膺不同導演的不同手法,以及不同劇本、不同角色的不同心理狀態,1938年,他在性感女星海蒂·拉瑪主演的《阿爾及爾》(Algiers)片中掌鏡,獲得他畢生第一座金像獎最佳攝影提名;1947年,他在《靈與肉》(BodyandSoul)影片裏拍攝拳擊場面時,破天荒讓持著手提攝影機的攝影師套上滑輪鞋,在拳擊場上溜轉,直接把觀眾帶進激烈的動作場面核心,1951年,另外一部電影TheBraveBull裏有場鬥牛戲,黃宗沾則又將攝影機綁上鬥牛士的腰際,正面拍攝蠻牛發狠沖撞的畫面,那分勁道和氣魄,實在叫人難忘。

1930年代的黃宗沾是好萊塢首屈一指的大牌攝影師,他特別購買了一架豪華名車開著四處兜風;一個中國人開名車在好萊塢兜風?有沒有搞錯!他惹眼的行徑果然引起白人社會的一些非議,比如某次,他因為定下一間氣派的中國餐廳,而有當地平面媒體前來採訪,報社的攝影師為了拍下餐館全景,而不斷向身後的快速道路逼近,黃宗沾好意提醒攝影記者"換上廣角鏡頭就可以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攝影師居然當著大師的面回嘴:"你啰唆什麽,隻要管好你的面條就好了!"

進入40年代,因為戰爭的關系,美國社會掀起一陣"反亞裔"的漣漪,黃宗沾每每被誤認為是"日本鬼子"而受辱,他一氣之下就在衣襟上掛了"我是中國人"(IAmChinese)的別章,情形雖然稍微好轉,卻沒有太大改善,他的摯交詹姆斯·卡格尼(JamesCagney)為了聲援好友,居然也學黃宗沾,掛上"我是中國人"的別章,成為影壇花邊一樁。

婚姻

黃宗沾夫人SanoraBabb和他的婚姻,也因為黃宗沾的族裔問題波折重重;由于加州一直到1949年才復原"異族禁止通婚"的法律,這對早在1937年便在法國巴黎完婚的佳侶,在法令復原之後花了三天的時間,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位願意替他們兩人證婚的法官,法官的理由還真有趣:"看起來這個白人小姑娘年紀已經夠大,可以自己做主了;如果是這樣,那她要下嫁這個黃種人,將來做牛做馬也不幹我的事",于是法官同意證婚,兩人的婚姻關系才真正在美國被合法承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