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埔系

黃埔系

黃埔軍校舊址位于中國廣州市黃埔區長洲島內,原為清朝陸軍國小和海軍學校校舍。民國13年(1924年)6月16日,孫中山在蘇聯顧問幫助下,創辦了培養軍事幹部的學校,為名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而後更名為中華民國陸軍軍官學校迄今。因校址設于黃埔長洲島,通稱黃埔軍校。軍校在此辦到第七期,1930年9月遷往南京,後又遷往成都和台灣。"黃埔系"因黃埔軍校師生而得名。

  • 中文名稱
    黃埔系
  • 概述
    中國廣州市黃埔區長洲島內
  • 派系
    簡介 具體介紹
  • 黃埔軍校
    簡介 詳細介紹
  • 首任校長
    校長簡介 具體內容 人脈來源
  • 創辦人
    介紹 建校事例

產生及由來

黃埔系黃埔系

“黃埔系”因黃埔軍校而得名。1924年6月16日,在蘇聯和中國共產黨幫下,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在廣州黃埔島開學,簡稱黃埔軍校,蔣介石任校長。以後該校幾易校名。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改為中央陸軍軍官學校,仍由蔣介石任校長。抗戰爆發後,軍校遷到四川成都,1946年初遷回南京,又改名陸軍軍官學校。到國民黨政權在大陸敗退時,軍校第二十三期學生3000多人隨胡宗南撤退到西昌一帶,除投誠被俘外全部被殲。至此,軍校不復存在。

軍校共有洛陽、武漢、成都、廣州、昆明、南寧、西安、迪化等九所分校,起止時間為1926-1949年不等。從第一期到第二十三期,軍校共培養32萬餘人。其中1924年到1929年共培養了七期13000餘人。這些人中的多數形成了國民黨中央軍的骨幹——“黃埔系”。

但是,黃埔師生不等于“黃埔系”。二者的區別:一、是否為前七期的畢業生,越早資格越老,權力也愈大;二、是否掌握相當的軍政權力和是否忠于蔣介石倡導的“黃埔精神”。所謂“黃埔精神”,就是要“服從校長、盡忠黨國、精誠團結、成功成仁”。蔣介石並以死于陝北的整編第二十九軍軍長劉戡、死于孟良崮的整編第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等為典範。按此標準,盡管黃埔師生中官拜將校的頗不少見,但真正效忠于蔣介石的,畢竟是少數。

榮辱與沒落

黃埔系黃埔系

“黃埔系”是蔣介石利用長期擔任校長之便,以國家力量豢成效忠其個人的一支武裝力量。但“黃埔系”從黃埔軍校出現到羽翼豐滿有一個長期的過程。1924年10月,黃埔學生軍與友軍一起平定商團叛亂後,于11月和12月先後正式成立軍校教導第一、二團,由何應欽(日本士官學校生)、王柏齡(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生)分任團長。次年參加北伐東征,此為黃埔校軍時期,也是“黃埔系”萌芽時期。1925年2月,國民黨中執會決定成立黨軍第一旅,旅長何應欽,校軍一變為黨軍。4月組建以錢大鈞(保定軍官學校五期留日生)為團長的第三團,6月平定劉震寰、楊希閔叛亂後增加了第四、五團,由劉堯宸(保定軍官學校七期騎科生)、蔣鼎文分任團長,此為國民黨黨軍時期。1925年8月第一旅擴為國民革命軍第一師,師長何應欽,原黨軍第四、五團為國民革命軍第二師,兩師合為第一軍,全是黃埔子弟,軍長蔣介石(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留日生),次年參加北伐。此為國民革命軍成立時期。1927年4月至1937年7月為“黃埔系”初步形成時期。北伐軍佔領東南一帶後,蔣介石將第一軍擴編為第一集團軍。發動了“四·一二政變”,是上海大屠殺的主要凶手之一,是“黃埔系”重要人物劉峙(保定軍官學校二期步科生)任師長的第二師。在1929-1931年的新軍閥混戰中,蔣介石依靠“黃埔系”這支日益強大的軍事力量,先後打敗了唐生智(保定軍官學校一期步科生)、張發奎李宗仁、石友三、閻錫山馮玉祥等部。期間,除中央軍尤其是“黃埔系”外,其他部隊幾乎均叛變過,並相繼投靠蔣介石。蔣介石通過改編、改組這些軍隊,大批安插、起用“黃埔系”軍人到要害崗位上,從而大大擴展了他的軍事實力。由于“黃埔軍”軍隊在組織、紀律上相對比其他部隊要強些,財政、裝備、後勤也較為充足,故在歷次戰爭中屢敗眾軍閥,從而政治、軍事實力愈益雄厚。此後在多次進攻蘇區,“圍剿”紅軍時,“黃埔系”都是主力。但此時的“黃埔系”未能全部掌握大權,在十年內戰時期(1927-1937年)國民黨軍隊指揮大權多為“保定系”與黃埔教官,黃埔學生中除胡宗南等少數人外,一般隻是中層軍官,未掌握上層指揮權。在抗戰時期,黃埔出身的許多將領紛紛率軍上陣與日軍作戰,在歷次戰役中,先後有謝晉元戴安瀾等20多名將領壯烈殉國。也正是在抗戰時期,“黃埔系”全面形成,其骨幹紛紛當上了師長、軍長、集團軍司令乃至戰區司令長宮,從而完成了軍界的接班部署。全面內戰時期“黃埔系”勢力達到了頂峰。三年內,國民黨軍隊的第一線指揮官如:地區“剿總”、綏靖區、警備區、兵團、軍、師管區的司令官以及軍、師長,大部分來自“黃埔系”,甚至中央軍事部門的指揮大權也部分掌握在他們手中。

“黃埔系”可分為黃埔教官和黃埔學生。前者乃是在黃埔軍校開辦之初,蔣介石從保定軍校,雲南、廣東、浙江的陸軍講武堂,江西海陸軍講武堂、日本士官學校以及留俄、留法勤工儉學人員中挑選來的教職官員。他們到黃埔後,受戒于蔣介石,念得蔣氏真經,修成黃埔正宗。蔣介石靠他們起家,因為一則黃埔學生要由他們來訓練教育,二則黃埔畢業生缺乏獨立作戰和指揮的能力和經驗,要執掌軍隊大權至少需要十年以上時間。在這個過渡時期,要由他們來支撐帶領黃埔學生。故在黃埔學生羽毛未豐之前,黃埔教官一路領先,執掌了中央各軍事部門的大權,即使在抗戰和全面內戰時期,仍未衰落。其核心人物有:曾任交通部長、北京軍需學校畢業的俞飛鵬;曾任軍委會委員長侍從室主任、上海特別市市長、保定軍官學校五期留日生錢大鈞;曾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浙江講武堂畢業的蔣鼎文;曾任徐州“剿總”總司令、保定軍官學校二期步科生劉峙;曾任空軍總司令和國防會議秘書長、保定軍官學校八期步科生周至柔;曾任第三戰區司令長官和參謀總長、保定軍官學校六期步科生顧祝同;曾任行政院長、陸軍總司令、中央評議會主席團主席、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生何應欽;曾任國民黨副總裁、參謀總長、軍委會政治部長、保定軍官學校八期炮科生陳誠等。

黃埔學生中雖僅有胡宗南一人得上將銜,但卻掌握著軍隊的實際權力,從而真正成為國民黨軍隊的中堅和骨幹力量。乃至四十年代後期,黃埔學生在國民黨軍政界中可謂將星閃爍,冠蓋如雲。其主要人物,幾乎均為前七期生,最神氣的是前三期,前後界限分明,高一期壓死人。在前七期中,也有不少後期生超過前期生而居高位的。在黃埔學生中,兵團司令以上的將領有百餘人。其中3人當上國防部長:一期生黃傑陳大慶,四期生高魁元;任過參謀總長的有:一期生桂永清、王叔銘,五期生彭孟緝。而各軍兵種司令也多由黃埔畢業生擔任。如桂永清任過海軍總司令,王叔銘任過空軍總司令,關麟征任過陸軍總司令,裝甲兵司令由二期生沈發藻擔任,憲兵司令由七期生羅友倫擔任,軍統局長由四期生戴笠擔任,保密局長由四期生毛人鳳擔任,安全局長由二期生鄭介民擔任。還有國防大學、國防研究院、海軍軍官學校、中央警官學校、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等軍校校長均為“黃埔系”學生。在反共內戰時期,最高軍事指揮官如各“剿總”司令、綏靖司令、兵團司令、軍團司令及各軍師長,也多由“黃埔系”成員擔任。

與蔣介石關系

黃埔系黃埔系

蔣介石與“黃埔系”的關系是互為利用。一方面,蔣介石依靠“黃埔系”起家,實行專製獨裁;另一方面,“黃埔系”成員必須依靠大權在握的蔣介石以實現自己的權力欲望,步步高升,佔據軍界要職。同時蔣介石在職務、裝備、後勤、作戰等方面給予“黃埔系”種種特權;而“黃埔系”則效忠于蔣介石個人,其中不乏為之效死力者。

1949年大陸解放前夕。“黃埔系”繼大革命後出現第二次大分化,他們與“保定系”的不少將領先後走向光明,加入了革命陣營。“黃埔系”逃到台灣者則多為陳誠、蔣經國所排斥,有實權者在數千“黃埔系”成員中不過數十人而已。即使紅極一時的胡宗南也遭冷遇,多數生活無計,苟活于世。至此,“黃埔系”沒落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