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信介

黃信介

黃信介(1928年8月20日-1999年11月30日),祖籍福建安溪,出生地是現在的台灣台北市大龍峒(今大同區),原名黃金龍,民主進步黨第三屆及第四屆黨主席,台灣民主先行者,對抗威權的反對運動領袖。曾輔佐吳三連高玉樹競選,在角逐大同區區長落敗後,便與國民黨分道揚鑣。

  • 中文名稱
    黃信介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中國台北
  • 出生日期
    1928年8月20日
  • 逝世日期
    1999年11月30日
  • 代表作品
    黃信介紀念文集

簡介

黃信介(1928年8月20日-1999年11月30日),祖籍福建,出生地是現在的台灣台北市大龍峒(今大同區),原名黃金龍,民主進步黨第三屆及第四屆黨主席,台灣民主先行者,對抗威權的反對運動領袖。曾輔佐吳三連、高玉樹競選,在角逐大同區區長落敗後,便與國民黨分道揚鑣。

黃信介黃信介

1940年夏國小畢業,在鐵工廠學徒,後來應征到日本,在印刷廠當徒工,半工半讀于上野中學。1946年回到台灣,在台灣銀行印刷廠做印製鈔票的工人,工餘學習漢語,勤力自修,1948年夏考取北京大學,但因解放戰爭日熾而未能入學。1949年秋考入台灣行政專科學校(中興法商學院、中興大學前身),1951年母校升格後,回校補修學分,畢業于中興大學行政學系。

黃信介在兄弟5人中居次,兄金標,1949年4月到祖國大陸入浙江大學學院,1957年畢業于該校醫學院,當過“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浙江省政協常委。二弟黃天福,曾是台灣“國大代表”、“立法委員”。

民主進步黨第三屆及第四屆黨主席,台灣民主先行者,對抗威權的反對運動領袖。

國小畢業後便到工廠當學徒工,後改學印刷技術,並東渡日本念完國中。曾任民進黨主席。1946年回台,任職于台灣銀行印刷廠,後考入台灣行政專科學校,一度加入國民黨。曾輔佐吳三連、高玉樹競選,在角逐大同區區長落敗後,便與國民黨分道揚鑣。

1960年當選台北市議員,1969年入選"增補立委",為終身職,逐漸成為黨外運動領袖。1973年,與康寧祥聯袂輔助"黨外四人聯合陣線",競選台北市議員。1975年,二人合辦《台灣政論》,任發行人,為黨外運動輿論陣地,不久停刊。之後,聯手推動黨外勢力整合工作,1977年,為應地方公職選舉,實現全島性的黨外人士大串聯。次年組建"台灣黨外人士助選團",任總聯絡人,巡回全省各地助選,開創黨外運動新局。

1979年9月,創辦新的黨外政論刊物《美麗島》雜志,任發行人,並在全島建立發行網路,以此集結黨外勢力。同年12月10日,發起組織"世界人權日紀念大會",發生"高雄事件",旋即被捕。軍法大審中,判處14年有期徒刑,褫奪公權10年。1987年5月假釋出獄,8月與張俊宏合辦"美麗島"說明會,對民進黨有所指摘。

1988年2月,加入民進黨,11月,當選民進黨第三任主席。1989年11月連任。1990年受聘"國是會議"籌備委員,並任"台灣主權獨立運動委員會"主任委員。1991年11月辭去民進黨主席職務,1992年12月參加"立委"選舉,最後獲得當選資格。為"泛美麗島系"領銜人物。

1999年11月30日,因為心肌梗塞引發心髒衰竭去世。

大事年表

1928年8月20日,出生在台北大龍峒一個富裕世家,祖籍福建省安溪縣。

1940年至1945年,在日本讀國中。

1951年,畢業于行政專科學校(中興大學前身)。

1958年,當選台北市議員。

1969年,當選終身“立法委員”。

1975年,與康寧祥、張俊宏等創辦了《台灣政論》並任發行人。

1977年,與康寧祥組成“全省黨外後援會連線”,

1978年,任《這一代》雜志社社長,組“全國黨外助選團”。

1979年6月,創辦美麗島雜志社並任發行人,8月發行《美麗島》雜志。

1979年12月,因《美麗島》雜志高雄服務處暴力事件被捕。

1980年4月,因“叛亂罪首犯”身份被判刑14年。

1987年5月,獲假釋出獄。

1988年3月,加入民進黨。10月當選民進黨第三任黨主席

1989年10月,當選民進黨第四任黨主席。

1990年5月,獲李登輝特赦。

1991年12月,當選第二屆“國大代表”。

1992年12月,當選第二屆“立法委員”、辭“國大代表”職務。

1996年5月至1999年5月,獲聘為有給職“總統府資政”。

1999年11月30日,病逝于台北。

家庭親屬

黃信介兄弟五人中排行第二。兄黃金標1957年畢業于浙江大學醫學院,當過“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浙江省政協常委。弟黃天福,曾是國大代表、立法委員。

黃信介從前曾與一張姓女子交從甚密。1978年黃信介相信張姓女子的話,認領了她的兒子黃至慰為長子。黃信介死後留下百億新台幣的遺產。黃的三個女兒到法院訴訟,認為父親當年被迫認領黃至慰無效。經過DNA檢測,確認黃至慰與黃信介沒有親子關系。法院一審判決認養關系不存在,二審逆轉,認為黃信介的女兒無權否認黃信介的認養權利,三審又推翻二審的判決。黃信介的小兒子黃至君支持黃至慰。

經歷

黃信介黃信介

由國民黨員到“黨外”新一代佼佼者

黃信介的舅父連文卿,是台灣著名的老一代“社會民主主義者”,父親又是國民黨員,受親友熏陶和台灣政治氣候的影響,他“對政治很有興趣”,所以一入專科學校就加入了國民黨,成為學生黨部負責人之一。1950年冬,黃信介按照國民黨的指示,為“黨外”人士吳三連助選台北市長,1954年7月,為國民黨候選人王民寧助選第二屆台北市市長,1957年,第三屆台北市市長選舉時,黃信介向無黨籍的高玉樹毛遂自薦,為其助選,是高玉樹“五虎將”之一,但高沒有連任成功,1959年1月台北市舉行第四屆市議員選舉,黃信介擔任“黨外”人士李福春競選總幹事。

1960年,雷震主導組織反對黨中國民主黨時,較多的材料說黃信介“積極參與”了“籌組活動”,也有人說他“沒有實際參與組黨工作,隻在外圍關心”。但有一點是共同的:他對組織反對黨很有興趣,並為此被國民黨除名。1961年1月,黃信介以最高票當選第五屆台北市議員,從此正式步入政壇,名字由金龍改為信介。1963年2月,台灣舉行第三屆省議員選舉,黃信介為“黨外”人士聯合競選辦事處總幹事,1964年1月順利連任台北市市議員,1969年12月,國民黨搞所謂“立法委員增補選”,他以“黨外”人士當選終身職務的“立法委員”,成為“黨外”新一代的佼佼者。同時,黃已進入實業界,任啓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鑫泉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常務董事等職務。

由“黨外”運動的龍頭老大到“美麗島事件首犯”

黃信介作為“立法院”新興政治反對力量的代表,雖然勢孤力弱,但他“盡量發揮以一當百的作用”。1975年他和“增額立委”康寧祥創辦《台灣政論》,領導層是清一色台灣人,黃任發行人,康任社長,張俊宏任總編輯。《台灣政論》是在“國際情勢逐漸對台灣不利”;台灣經濟起飛、新興中產階級強烈要求進行“溫和漸進的政治改革”,以實現分享公權的大背景下創刊的,它是這個階級及其代表新興黨外勢力的“喉舌”、旗幟。

1977年11月,台灣舉行5項地方公職選舉,他與康寧祥組織“黨外後援會”,為“黨外”人士助選;1978年秋,台灣搞“增額國代、立法委員”選舉,黃信介又組織“黨外人士全省巡回助選團”,主導提出“黨外候選十二項共同政見”,使這股勢力和國民黨的競爭,有了組織化的雛形。

1978年12月,中美發表《建交公報》,震撼台灣全島,5項地方公職選舉取消。黃信介為了避免人才四散,“指示”姚嘉文、施明德等成立“五人小組”,以“研究黨外的政治活動”。從此,台灣發生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如:1979年2月,“黨外”人士在高雄橋頭舉行聲勢浩大的要求釋放餘登發的集會遊行,這是繼“二二八”事件後,台灣反對勢力首次向國民黨戒嚴體製提出的挑戰;1979年4月,美國總統卡特簽署《與台灣關系法》,“黨外”人士就此發表《“國是聲明”》,鼓吹台灣“重新加入聯合國”;1979年5月康寧祥、司馬文武創刊《80年代》;1979年6月,“黨外民意代表”辦事處成立,黃信介被推為總召集人。

1979年8月,黃信介創辦《美麗島》雜志,自任發行人,許信良為社長,施明德為總經理,張俊宏為總編輯。它的91個委員幾乎囊括了當時所有“黨外”精英;它“站在本土的立場、民主的立場,對國民黨各種不民主、反本土的政策、做法,作一針見血的批評”。《美麗島》雜志社實際上已經形成一了個強大的“美麗島政團”,成為“有實無名的反對黨”,黃信介成了“黨外”勢力激進派的龍頭老大,氣勢、影響均大大超過“溫和派”的康寧祥。

1979年12月10日,發生“美麗島事件”,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等人以“涉嫌叛亂”罪名被捕,1980年3月“台灣警備總部軍事法庭”首先“公開審理”黃信介,4月18日,黃信介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

國民黨政權的階下囚坐上民進黨第一把交椅

黃信介在獄中度過7年多的囚徒生活,1987年5月,和張俊宏一起被假釋。這時民進黨在“新潮流系”和“康寧祥系”控製之下,“美麗島系”被邊緣化。黃、張為了“重振美麗島雄風”,以“貫徹國會全面普選委員會”為陣地,一面周遊全島,集結舊部,團結新人,聯合各地公職人員和地方實力派;一面製造輿論,以溫和、務實的姿態,就當時台灣面臨的重大問題發表看法、提出主張。例如說“台灣實際上已經獨立”、提出:“國會全面改選”和“終止動員戡亂時期”。這些都收到預期的效果,1987年“美麗島系”在民進黨“二大”上奪得了幾乎半數的中執委、中常委席位,實力、影響大增,1988年3月黃、張加入民進黨,4月二人參加民進黨二全一次臨時會,被聘為黨務顧問。又經過一年的慘淡經營,到1988年10月的民進黨“三大”上,黃信介當選黨主席,1989年10月在民進黨四大上,黃信介獲得連任。

黃信介作為民進黨務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在其任內做了兩件所謂“大事”。

一是通過了“台獨黨綱”,使民進黨成了“台獨黨”。

黃信介開始強調“台獨隻可以做,不可以說”,主張台灣“實質獨立”,但隨著當時國際大環境和島內小氣候的變化,他的思想行為也不斷調整。1990年10月在民進黨四屆二次全代會上,黃信介主導通過“台灣事實主權案”,鼓吹:“本黨重申黨綱自決原則及台灣主權獨立、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之417決議文,現進一步確認:我國事實主權不及于中國大陸及外蒙古。我國未來憲政體製及內政、外交政策,應建立在事實領土範圍之上。”《台灣時報》對此評稱:“民進黨‘住民自決’的綱領已正式化為‘台灣獨立’需求,民進黨實質上已脫去外殼,蛻變成了台獨黨。”1991年8月,民進黨在主導召開了“人民製憲會議”,通過被冠上“台灣共和國”名號的“台灣憲法草案”之後,緊接著又于10月中旬在黃信介主持下,召開第五屆全黨代表大會,把“台獨條款”納入了“黨綱”,鼓吹:“基于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及製定新憲法之主張,應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選舉決定。”至此,民進黨的“台獨”主張達到顛峰。黃信介坦承:“台獨黨綱是黨的理想與信仰。”

二是支持李登輝主導的“國是會議”,就“憲政改革”達成若幹“共識”,為台灣走向“法理獨立”準備條件。

黃信介被認為有“濃厚的李登輝情結”,他作為反對黨主席,除了明確表示“總統在推動民主改革”、“贊同李登輝的基本路線”之外,還大呼“總統英明”,“民進黨忠心支持李登輝”。1990年6月底7月初,黃信介、張俊宏等人不顧黨內外的反對意見,與李登輝密切配合,壓製、打擊國民黨非主流“反動勢力”,強行召開“國是會議”,就“修改憲法”、“總統民選”、“國會全面改選”、“資深中央民代加速退職”和“省市長民選”等問題,達成“共識”。這些“共識”均通過“憲政改革”成了台灣“憲法增修條文”的核心內容,從而使台灣向著“法理獨立”邁出了重要一步。民進黨在一個名為《我們已作好準備》的宣言中就稱:“在言論忌禁與大中國思想荼毒的年代,民主進步黨扮演台灣獨立的催生者,在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相繼完成,確立國民主權原則之後,民主進步黨就成為台灣獨立的保衛者。”

卸下民進黨主席之後的黃信介

黃信介在台灣“民主運動”發展過程中,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在民進黨“台獨”主張演變的關鍵時期,是該黨的領袖,故被一些人稱為“台灣民主之父”、“民進黨的永遠大老”、“永遠的歐吉桑”、“信介仙”。盡管如此,政治還是政治,黃信介在卸下黨主席之後,雖仍心氣十足,想在政治舞台上大展身手,但卻沒有一件大事能夠如願。

當台灣“首屆民選總統”的願望落了空。在1991年黃信介卸下黨主席職務之後,被該黨聘為“首席顧問”。但他“志在總統”,聲稱“選總統,當仁不讓”。為此,黃1991年設籍台中縣,當選第二屆“國大代表”,曾任民進黨“國大黨團總召集人”;1992年4月19日,擔任民進黨發動的“419大遊行”總指揮,要求“總統直接民選”;同年底,他又接受黨的征召,進行“元帥東征”,到民進黨的“沙漠地區”花蓮,競選“區域立委”,從而三度進入“立法院”。但是卻被殘酷無情的“世代交替”所淘汰,不能圓“總統夢”。

1997年國、民兩黨勾聯“修憲”完成,黃信介很受鼓舞,決心和李登輝合作“幹一票大的”,于是在是年秋突然宣布“我心已決”,要接受李登輝1996年10月的聘請,擔任“國統會副主委”。黃說這和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並不“沖突”,因為“國統會是李登輝騙中共的障眼法”,李堅持的“政治要民主,經濟要自由,社會要均富,台灣要有國際空間”,使兩岸不可能統一。但是目前需要遏製“國統會”中“喊統一的那群人”,要“幫李登輝講一些不好講的話”,以便在該會中“形成符合李登輝期望的主流意識。”

然而黃信介的決定遭到了民進黨上層大多數人士的堅決反對,他隻好無奈地作罷。

這些人中最賣勁兒的就是他熱心提攜、直呼其“我的老爸”的陳水扁。

1999年初,許信良和陳水扁為當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發生“許陳之爭”,黃信介出來協調,又“吃了大癟”,因為陳水扁不買他的賬,當時黃信介指出:“陳水扁是‘比較有問題的一方’”。

1996年5月起,黃信介被李登輝聘為“總統府資政”,1999年11月30日,因為心肌梗塞引發心髒衰竭而亡。

職業生涯

在民進黨歷任黨主席中,黃信介不僅是唯一連任兩屆黨主席的人,而且以其草莽性格、豪爽憨言的個性,成為最具特色的領袖。他不僅獲得黨內“歐吉桑”的親切稱謂,還獲得各黨派“信介仙”的尊敬,更被推為“民進黨永遠的精神領袖”。

黃信介從小就想做大官,早年他追隨台北地方實力派人士高玉樹,1959年與高玉樹的另四位得力幹將一起參加台北市議員選舉並當選,獲得“議會五虎將”之稱。在市議會中,黃信介以發言最多、最響和最凶,向國民黨當局發動猛烈批評,贏得選民的支持,不僅連任台北市議員,更在1969年12月,以5.8萬多票參加首次增額“立委”補選並當選,成為“終身委員”。在“立法院”,黃信介繼續保持強悍問政風格,當面直斥蔣經國的“十大建設”是企圖轉移民眾更關心的問題;嘲諷青年黨、民社黨是“洗手間裏的花瓶”。

新舊反對運動的承傳者

台灣黨外的反對運動肇始于上世紀50年代雷震等人籌組《自由中國》,雖然有郭雨新、吳三連、許世賢、高玉樹等台籍士紳,但卻以大陸知識分子為主,台籍政治人士尚未成氣候,後來雷震組黨失敗被捕入獄,高玉樹逐漸靠向國民黨,黨外反對運動陷入沉寂。

政治環境的嚴酷,在野聲音的式微,令黃信介這個黨外“立委”備感責任重大,開始了一連串的行動。1975年與康寧祥、張俊宏等創辦了《台灣政論》並任發行人(後被勒令停辦),1978年出任《這一代》雜志社社長,1979年6月又出資創辦美麗島雜志社並任發行人,8月發行《美麗島》雜志,主張“廢除萬年國會”、“取消戒嚴令”,“推動新生代政治運動”。

在發行政治雜志、進行政治宣傳的同時,黃信介等也開始了全台反對力量的串連:積極鼓勵台北市的黨外人士出來參選,1977年與康寧祥組成“全省黨外後援會連線”,1978年組成“全國黨外助選團”為呂秀蓮、姚嘉文與黃煌雄等人助選。在餘登發父子被捕、中美建交後等重大政治事件發生後,黨外人士對島內外的政治情勢作出“一切抗議示威的和平途徑,都已經絕望”的判斷,因此有張俊宏的“和平絕望論”、許信良的“玉石俱焚論”以及林義雄的“以暴對暴論”等,從而使黨外運動和路線逐漸朝向民眾運動方向偏斜。特別是黃信介出資創辦並任發行人的、擁有91名社務委員、以政團組織方式籌劃出現的《美麗島》雜志,在全台灣省設立了11個服務處,在第四期即達10萬餘份,影響非常巨大,一股“沒有黨的黨”的政治勢力已然成型。

反對力量的迅速發展令當局十分擔心。1979年12月,當局抓住《美麗島》雜志發表文章評論南韓經濟引發南韓政府抗議以及《美麗島》高雄服務處暴力事件,逮捕了黃信介等人;1980年4月,黃信介因“叛亂罪首犯”身份被判刑14年,同時喪失“立委”資格;1991年他以申請“立委”復職、隨即辭職及拒領退職金的親身實踐推動落實“廢除萬年國會”的改革需求。

黃信介等人雖然被捕,但“美麗島事件”卻激起了政治千層雪:1980年底,“美麗島”受難者家屬投身公職選舉,多人高票當選;1981年底,“美麗島”辯護律師群如謝長廷、陳水扁等也投身台北市議員選舉,再加之各地無黨籍及地方政治人物也紛紛投入政治運動,從此,島內的黨外反對運動迅速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並于1986年正式成立了民進黨。黃信介也因其“民主運動新舊時代過渡期關鍵人士”角色而獲得了黨外精神領袖的地位。

“終身黨主席”

在獄中,黃信介依然時刻關心著高牆外的事,每天除了閱讀《史記》、《資治通鑒》等歷史著作,還有當局免費送閱的三份報紙、雜志以及力爭得到的二份民營報紙。1987年5月30日,在蔣經國的親自指示下,黃信介和張俊宏獲假釋出獄。

初出獄的黃信介並沒有立即加入民進黨。對于這個自己冒著性命危險而催生的反對黨,看著那些當年為自己打官司,而今活躍在政治舞台最前面的律師後生們,他實在有著太多的落寞;在獄中八年,他已摒棄過去的激進立場、轉趨溫和,與民進黨現行的民眾運動路線截然對立;特別是因其反對運動龍頭地位,其加入民進黨勢必對黨內的權力結構和派系利益產生強烈沖擊。然而,盡管有不少人勸進黃信介另組新黨,黃本人也自認“若要組織新黨,相信人數不會比民進黨少”,但在“民進黨成果來之不易,不能破壞它”的認知下,經過“鑼聲若響,揚帆出發”名為全台巡回演講,實為全島政治實力的民意測驗,1988年3月,黃信介在通過友人表達“非常希望當上民進黨的‘終身主席’”,民進黨特為其修改黨章(改黨主席“連選得連任”、擴增黨主席權力)後,在兩三千民眾參加的大會上,以公開方式風風光光地加入了這個“本來就是我的黨”的民進黨。

1988年10月,黃信介憑藉黨外運動龍頭的地位,當選第三任民進黨主席,1989年10月蟬連第四任黨主席。在兩屆三年黨主席任內,黃信介不僅自掏腰包,為草創初期的民進黨紓解財務上的困難,更藉著務實、深具妥協性的性格和自成一路的思考邏輯,帶領民進黨渡過幾次重大危機。

黃信介領軍的“美麗島系”與黨內“新潮流系”在權力分配、黨的發展路線、“台獨”等重大問題上嚴重分歧:民進黨成立以來,“新潮流系”一直掌控黨機器,堅持走民眾抗爭的街頭路線,力主將“台獨”主張納入黨綱。而黃信介卻反對這種“把人民當做奪取政權的工具”的民眾路線,稱此“隻會破壞民進黨的名聲、嚇走民眾”,主張“政黨就是選舉黨,必須走議會路線”;明確反對將“台獨”納入黨綱,認為“應先求台灣的民主化,再談國家認同問題,因為隻有台灣先有了真正的民主,所謂‘自決’才有普遍、真正的意義”,主張“台灣與大陸有必要多認識、多了解”,建議民進黨若一定要修改黨綱,應將原案的“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改為“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或統一的自由”;再加上黃不顧黨內強烈反對與李見面,參加所謂“國是會議”,海派的行事作風,招致新潮流系的無情批判與鬥爭,給黃戴上“聯合中國推翻國民黨”、“心向大陸”、“秘密勾結中共,出賣台灣”等帽子。雙方矛盾激化,民進黨幾度面臨分裂危機。

1991年10月,黃信介兩屆黨主席任滿後,先是恢復“終身立委”職務、旋即又辭職;12月當選第二屆“國代”。1992年底,他扛著“元帥東征”大旗,空降花蓮縣參選第二屆區域“立委”,原以62票之差落選,民進黨不服、發動大規模抗議作票,經重新驗票發現排名第二的國民黨候選人誤差票數達534票而被“中選會”復原資格,黃信介當選,從而攻克了國民黨堅守半世紀的東部江山。1996年2月“立委”任滿後,5月黃信介被聘為有給職“總統府資政”。

請纓任魯仲連

晚年的黃信介雖然仍有民進黨首席顧問頭銜,卻因年紀大、身體不好而逐漸淡出黨務和政壇,他最後一次介入黨務是在1999年協助民進黨解決“總統”提名人選。

許信良一直有志于大位,1996年不惜與昔日戰友張俊宏割袍斷義,回鍋出任民進黨主席即為參選2000年“總統”鋪陳;而陳水扁靠著台北市長的資源迅速竄升為民進黨超級政治明星,鋒頭強勁,雖然競選台北市長連任失敗,卻反而獲得更多的民意支持,成為民進黨內最有希望獲勝的“大選”人選。雙方志在必得、互不相讓。

一邊是昔日患難的戰友,一邊是以“嫡傳弟子”自居的後輩,久不過問黨務的黃信介不顧身體有病,主動請纓擔任魯仲達、居中穿梭。1999年3月,他在家中安排許信良、陳水扁晤面,並曾提出陳許配或許陳配,企圖解決二人的人選之爭,但未獲當事人的同意。5月,在黨內大勢已去的許信良發表聲明退黨,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7月,黃信介在民進黨第八屆一次臨全會上,作為歷屆民進黨主席代表發言支持陳水扁代表民進黨參選第十任“總統”。

隻是黃信介未能等到民進黨登上政治舞台的那一刻。1999年11月30日,黃信介因突發心肌梗塞,經過三四個小時急救無效,病逝于台大醫院加護病房,結束了他傳奇的人生,終年七十二歲。

重要事件

青少年時期

1940年代初期,黃金龍國小畢業後,到日本在印刷廠當徒工,半工半讀于上野中學。1946年回到台灣。1948年考取北京大學,因國共內戰未能成行。1949年考入台灣省立行政專科學校(今國立台北大學),1951年畢業。

黃金龍學生時代熱心政治,一入專科學校就加入了中國國民黨。1950年冬,黃金龍按照國民黨的指示,為黨外人士吳三連助選第一屆台北市長。1954年,為國民黨候選人王民寧助選第二屆台北市長。1957年為無黨籍的高玉樹助選第三屆台北市長。1959年任黨外人士李福春台北第四屆市議員競選總幹事。1961年1月,32歲的黃金龍以最高票當選第五屆台北市議員,改名為信介,從此正式步入政壇。

黨外運動和美麗島事件

1963年台灣第三屆省議員選舉,黃信介為黨外人士聯合競選辦事處總幹事。1964年連任台北市議員。1969年立法委員增補選中以黨外人士當選立法委員。同時,黃信介任啓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鑫泉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常務董事等職務。在立法院黃信介強悍問政,嘲諷青年黨、民社黨是國民黨粉飾民主的“公廁裏的花瓶”。1975年他與立法委員康寧祥創辦《台灣政論》(後被勒令停辦)。1978年出任《這一代》雜志社社長。在1977年與1978年的地方公職選舉,以及國民大會代表、立委增額選舉中,黃信介組織支持黨外人士的後援會,為呂秀蓮、姚嘉文與黃煌雄等人助選,漸漸團結統合黨外民主勢力,與國民黨當權對抗日趨激烈。

1979年8月,黃信介創辦《美麗島》雜志,自任發行人,許信良為社長,施明德為總經理,黃天福、呂秀蓮為副社長,張俊宏為總編輯。一個“沒有黨名的黨”逐步成形。12月10日,發生美麗島事件,黃信介等黨外人士遭到逮捕。1980年3月台灣警備總部軍事法庭公開審理黃信介,當時他的辯護律師即為陳水扁。4月18日,黃信介以軍法叛亂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

掌控民主進步黨

1987年5月,在蔣經國的親自指示下,黃信介在7年的鐵窗生涯之後和張俊宏一起被假釋。當時的民主進步黨已經成立了一年,其主流是“新潮流系”和“康寧祥系”。經過黃信介的努力,1987年“美麗島系”在民進黨二大上取得近半的中執委、中常委席位。1988年3月黃、張加入民進黨,4月二人參加民進黨二全一次臨時會,被聘為黨務顧問。

1988年黃信介當選第三屆黨主席,1989年黃信介獲得連任第四屆黨主席。黃信介是至今唯一連任兩屆黨主席的人。黃信介所領導的美麗島系與新潮流系的政念有不少不同:前者主張議會道路,後者主張民眾路線;前者主張台灣人民“有主張獨立或統一的自由”,後者強調台灣人民“有主張獨立的自由”。再加上黃信介支持李登輝主導的國是會議和憲政改革,而被黨內部分人士批評為“聯合中國推翻國民黨”、“秘密勾結中共出賣台灣”、“心向大陸”。1990年,民主進步黨通過台獨黨綱。

最後的生涯

1991年黃信介卸任黨主席,任民進黨首席顧問。1991年當選台中縣國大代表。同年美麗島事件被平反後,黃信介恢復其增額資深立委身分,得以重新擔任立法委員。但復職四十分鍾後,即發表“請與我一同告別舊時代”演說,辭掉終身立委,為解散“萬年國會”的改革需求以身作責。

1992年4月19日,任民進黨發動的“419大遊行”總指揮,要求總統直選。年底,以“元帥東征”參選花蓮縣立委,在開出票數極異常大為落後之情況下,進而發現國民黨集體作票嚴重之明確證據,逆轉判定當選。

1995年黃信介因健康因素放棄參選台灣第一次總統直接民選的機會,讓賢彭明敏。

1997年準備應李登輝之邀擔任國統會副主委,因陳水扁等人的反對作罷。1996年5月起任總統府資政。

1999年3月出面協調民進黨內陳水扁和許信良爭選總統的問題沒有成功。11月30日,因為心肌梗塞引發心髒衰竭去世。黃信介的墓地位于台北縣八裏鄉墓園,經常有民進黨政治人物去祭掃。黃信介葬禮,前總統李登輝曾發褒揚令,原文如下:

總統府資政黃信介資性豪邁,氣宇深宏,早歲負笈東瀛、篤學能文,頭角初露,考取北京大學政治系,適值國事蜩螗,遂未成行,嗣卒業國立中興大學。才識淹異,英雋早發,膺選台北市議員,立法院立法委員,國民大會代表等職,推動國家建設,致力政治興革,勞瘁罔辭,靖獻孔彰;曾任民主進步黨第三、四屆黨主席,竭智藎籌,厚植民主丕基,參與國是會議,化解修憲僵局,折沖陳力,勛猷並懋。綜其生平,宣方民主,有為有守,景行碩德,允孚物望,遽聞溘逝,曷勝軫悼,應予明令褒揚,以示政府崇念耆賢之至意。

總統 李登輝 (用“榮典之璽”印)

此外,黃信介也經常被人稱為“台灣民主之父”、“民進黨永遠的大老”、“永遠的歐吉桑(日語“老阿公”之意)”、“信介仙”,是民進黨永遠的精神領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