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迪遜 -美國憲法之父、第四任總統

麥迪遜

美國憲法之父、第四任總統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1751-1836)1751年出生于弗吉尼亞,家境舒適但非富裕。美利堅共和國在1787年的新憲法之下二度肇建,"小詹姆斯·麥迪遜"堪稱貢獻最大。他青少年時代性情憂鬱,近乎浪漫,但公認是當代天性最善良的人,妻子陶莉則公認是最和藹可親的女性。年輕的麥迪遜在普林斯頓(當時稱為新澤西學院)成為忠實的輝格黨員。英國與北美殖民地爭執日劇,他應時而起,從此脫離早年那種深染宗教性的憂鬱氣質。1776年入選弗吉尼亞議會(當時稱為Convention),歷任多種州政府職位,1780年被選派為代表,出席大陸會議,留至1783年。

  • 中文名稱
    麥迪遜
  • 外文名稱
    Madison
  • 別名
    四湖之城
  • 行政區類別
    戴恩縣
  • 地理位置
    北緯43度4分,西經89度24分
  • 面積
    219.3平方公裏
  • 人口
    223389人(2006年)
  • 名人
    Dave Cieslewicz

人物簡介

返回弗吉尼亞後,他勤讀法律,成為弗吉尼亞議會要角,也成為堅定的聯邦主義者,因為他很早就看出,一個真正統合的美國必須有一個堅強的中央政府,才能處理國內的州際貿易或美國與他國的商業關系。他因此自然而然成為出席1787年製憲會議的代表。《弗吉尼亞計畫》(Virginian Plan)是聯邦新憲原案,其中有些建議被寫入新憲定稿。《弗吉尼亞計畫》雖非麥迪遜手筆,卻處處可見麥迪遜心思,說麥迪遜是新憲的指導精神,亦非過言。當代認識他,以及知道他在費城所做貢獻的人,都作此想法,雖然麥迪遜在製憲諸人之中儲存議程始末的紀錄最為完整,也是原因之一。新憲有待各州批準,向各州推銷新憲最力者,就是麥迪遜,他在《聯邦黨人文集》中的多篇作品,作意在此。

麥迪遜與傑斐遜交情終身。他當選新政府的國會眾議員,開始改變他原本熱心的聯邦主義,轉向當時因反對漢密爾頓的財政方針而逐漸形成的民主共和黨。1800年,他成為傑斐遜的國務卿,並繼傑斐遜之後為總統,1808年後連做兩任。1812年對英戰爭爆發,戰爭至著名的紐奧良之役,美國獲勝,史稱"麥迪遜先生的戰爭"。

結束總統任期後,他又活了20年,1836年去世,享年85歲。開國諸賢的英雄時代裏,他在世甚晚。他始終關心美國政府的未來,許多政治人物向他請益。他訪客不斷,人人都想一睹這位扶助美利堅合眾國成長的聖人風採。

早期生涯

詹姆斯·麥迪遜的移民始祖于十七世紀中葉定居在弗吉尼亞的馬特波尼河河畔,不久又繼續遷徙,定居在奧蘭治縣。麥迪遜寫道:"我的祖先都是種植園主,屬于有名望但並不是最富有的階層。"父親老詹姆斯·麥迪遜(1723~1801與傳主同名),是個大種植園主,有良田千頃,是個進步的社會活動家,曾在當地教區和民兵中擔任過負責人,在兒子出任國務卿前不久去世。他性格剛毅,處事冷靜,事業心強,麥迪遜是在他的直接護佑下長大成人的。母親埃利諾·羅斯·康韋·麥迪遜(1731~1829)是位性格豁達、身體健壯的婦女,一直與兒子生活在一起,九十八歲時無疾而終。麥迪遜是七個手足同胞中的長子,與美國第1任總統華盛頓是表兄弟。

1751年3月16日,詹姆斯·麥迪遜出生于弗吉尼亞的金喬治縣康韋港的外祖父家中。他出生時身體十分孱弱,半個月後在漢諾威教區接受了洗禮。

麥迪遜是在祖父留下的蒙彼利埃種植園裏長大的。這裏大約有二千公頃土地,水草豐茂,田園秀麗,遠處可以望到蒼翠的藍嶺山脈,環境十分宜人。麥迪遜一生為公務而奔波,同時也經常在此享受恬靜的田園生活,這不僅使他換取了身心的健康,也培養了他對土地和土地勞動者的深厚感情。同"煙草殖民地"弗吉尼亞的其他種植園一樣,蒙彼利埃種植園也是依靠奴隸種植煙草作為主業,每年都有大批煙草從這裏運往市場。盡管如此,麥迪遜從少年時起就對奴隸製抱厭惡態度。麥迪遜對童年時代的記憶很淡薄,但有兩件事在他幼小心靈的深處留下創痛:天花的流行和對法國、印第安人的戰爭(1755~1762)。當時的人們經常恐懼地議論可能來臨的印第安人的襲擊,這使得麥迪遜對印第安人抱有某些偏見。

父母對麥迪遜的教育頗為重視,再加上他身體虛弱,所以他的啓蒙教育是由父母在家中進行的。十一歲時,父親送他到名師唐納德·羅伯遜的學校就讀,主要學習數學、地理、文法和拉丁文等科目。羅伯遜先生的治學態度雖有幾分刻板,但十分嚴謹,講求實效,五年的學習生涯使得麥迪遜終生獲益。16歲時,麥迪遜又拜托馬斯·馬丁牧師為師,在學習人文和自然科學的同時,他還認真研究了神學。1769年,他進入了普林斯頓的新澤西學院。在這裏,麥迪遜讀書、交友、娛樂,生活豐富多彩,充滿情趣。他學習的範圍十分廣泛,涉獵過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許多領域,尤其擅長演說,這為他後來從事政治活動提供了便利。他酷愛讀書,經常手不釋卷,特別喜歡讀洛克、伏爾泰、孟德斯鳩等著名啓蒙思想家的作品,深受啓蒙思想的影響。他大學時代的幾位密友大都才華橫溢,抱負遠大,後來成為美國獨立和建國時期的風雲人物,其中菲利浦·弗雷諾後來成為優秀的詩人;威廉·布雷德福在政治上初露頭角早于麥迪遜,曾出任美國第2任法務部長。

在業餘時間,麥迪遜喜歡散步、騎馬、欣賞大自然的景色,也喜歡下棋。他還是一位出類拔萃的社會活動家,顯示出天才的鼓動性和組織才能。他還養成了做事情有條不紊的習慣,看不起那些不遵守社會規則的人。有時也搞點惡作劇,但由于他一貫品學兼優,後來院長在回首往事時說,麥迪遜"從未做過或說過任何不妥的事"。由于學習勤奮,刻苦鑽研,麥迪遜唯讀了兩年大學就獲得文學學士學位,提前畢業,並留校隨院長約翰·威瑟斯龐進行神學和希伯來文法方面的研修。

1772年春,麥迪遜因病棄學返鄉。父親希望他承擔起種植園的管理和經營工作,發展和擴大祖上留下的產業。但青年麥迪遜另有凌雲壯志,他決心繼續在法律和政治等領域進行研讀,為將來在政治舞台上施展才華打下堅實的基礎。

1774年,他取得了律師資格,但從未從事這一職業。

麥迪遜信仰聖公會的基本教義。他相信有救世主存在,但認為它並不幹預宇宙和世界萬物的正常運轉,從這一點來看,他很接近于自然神論者。

麥迪遜身材不高,隻有五英尺四英寸,身體單薄。儀表也談不上英俊或威武,棕發碧眼黃面,鼻子有凍傷的痕跡。他衣著整潔考究,為人靦腆謹慎,還有點神經過敏,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佳。但與他相處稍久就會發現,麥迪遜具有堅韌的個性,深邃的洞察力和超人的智慧,他處事機敏靈活,但在大的原則上從未發生過動搖,這便是他日後成為一位深孚眾望的政治領袖的最基本的貭素和品格。

投身獨立戰爭

取得律師資格後,父親再次動員他繼承家業,肩負起管理種植園的責任,但他仍未接受。不久,他就投入了反抗英國殖民壓迫的革命浪潮之中。

1774年,麥迪遜被選為奧蘭治縣安全委員會委員。獨立戰爭爆發後,他立即參加了該縣的民兵,被授予上校軍銜,而他父親則是該縣民兵的負責人。

兩年後,麥迪遜進入特權與選舉委員會,鑒于他具有豐富的法學和政治學知識,他的主要工作是起草各種法律文書和一份重要的權利法案。同年又入選第一屆弗吉尼亞議會,參加了起草州憲法的工作。在這次會議中,麥迪遜在法學方面的才華和愛國精神得到了初步展示。此時,他與剛從大陸會議載譽歸來的傑斐遜相識,遂結下終生友誼。在州議會中,他通常支持傑斐遜提出的開明的議案。為了實現宗教信仰自由,他成了傑斐遜的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案》的最強有力的支持者。

1777年4月,麥迪遜競選連任州議員失敗,原因大概是他過于清高,不善于"逢迎討好"選民。與他有姻親關系的州長帕特裏克·亨利此時幫了他一把,派他在州政會議任職。但他對這一機構十分厭惡,稱它為"埋葬一切才能的墳墓",因為它嘗試侵犯行政權力。麥迪遜在該會議任職兩年,與歷任州長通力合作,在處理戰時事務方面成績卓著。在此過程中,他沒有間斷學業,仍博覽群書並主攻法律。

由于傑斐遜的竭力推薦和麥迪遜本人作出的貢獻,他在1780年作為弗吉尼亞的代表出席大陸會議。這時期,他主張增加稅收以增加國家的收入,爭取使喬治敦成為國家的首都。在外交上,他贊同分化歐洲列強,孤立打擊英國的策略,但已流露出孤立主義的情緒。雖然他與傑斐遜私交甚篤,並贊同傑斐遜的基本原則,但他反對松散的邦聯製,主張加強中央的權力。他初到大陸會議時年僅二十九歲,未露頭角。但兩年之後,已經成為一位享譽全國的政治家和法學專家,且學識淵博,辯才出眾。

1782年,三十一歲的麥迪遜陷入了初戀的喜悅之中,他的心上人是15歲的基蒂·弗洛伊德。兩人深深地墮入了情網,難分難舍,並確定了結婚的日期。在給傑斐遜的信中,麥迪遜描繪了自己的歡樂和對幸福生活的憧憬,甚至為此他準備放棄大陸會議的工作。但第二年,基蒂突然解除了婚約,與別人結為眷屬,這件事使麥迪遜的情緒一度跌落到最低谷。

1783年,麥迪遜重返弗吉尼亞議會,為了忘卻婚姻問題和官場失意帶來的煩惱,他全身心地投入了老朋友傑斐遜的民主改革事業。經過他的努力,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案》終于完成了立法程式。在議會中,他領導了反對在弗吉尼亞重建主教派教會的鬥爭,挫敗了某些議員提出的威脅政教分離思想的議案。他還極力促進了本州資源的開發工作和對外貿易。他在議會中還多次呼吁不得對異端定罪和對公職人員進行宗教考核,並提出了相關法案,經議會審議後通過。這時期他兼任商務委員會主席,致力于提高該州各港口的等級,以加強同外界的競爭。

憲法之父

在州議會期間,麥迪遜對松散的邦聯體製的可靠性的懷疑進一步加大,仍堅持建立強大的聯邦的主張,對此,他明確指出,脆弱的邦聯製和過度的民主使國家難以應付來自國內外的巨大壓力。麥迪遜的言論和觀點得到了華盛頓的贊賞,極端的聯邦主義者甚至也把他視為同路人。

1786年,麥迪遜參加了安納波利斯會議。此會議是為討論州際貿易問題而召開的,但會議的重要之處卻在于:它決定在次年召開一個討論修改《邦聯條例》的諸州會議。麥迪遜是推動會議做出這一決定的關鍵人物之一。

安納波利斯會議結束後,麥迪遜轉道來到弗農山庄,向華盛頓匯報了會議的情況,勸說他接受自己的主張,並參加製憲會議。

1787年于費城召開製憲會議,歷時三個月,麥迪遜是帶著一套宏大的製憲方案前來與會的,在這個被傑斐遜稱為"半人半神的大聚會"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從而成了憲法的總設計師之一。他草擬的"弗吉尼亞方案"成為會議上製定的新憲法的理論依據。他為建立一個聯邦製的國家而慷慨陳詞,起草了大部分憲法條文。他主張加強中央的權力,在聯邦政府中實行分權製衡原則,建立具有民意基礎的兩院製國會體系。但他不同意漢密爾頓等極端聯邦派的主張,而是主張建立一個能在中央與各州之間層層分權的聯邦體系,確立法務部門的獨立地位,並提出應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眾議員。會議期間,麥迪遜對會議過程做了詳細而準確的記錄,為後人了解這次秘密會議提供了第一手資料。《聯邦憲法》于9月17日正式簽署公布。由于麥迪遜的思想主張和社會活動對《聯邦憲法》的製定發生了巨大的影響,而且他還是製憲會議的主要記錄者,所以許多史學家稱他為美國的"憲法之父"。

為了使新憲法在弗吉尼亞得到批準,應華盛頓的強烈要求,麥迪遜又參與了爭取新憲法得到批準的運動,因為華盛頓看到,在弗吉尼亞,反對憲法的勢力相當強大。通過競選,麥迪遜進入了弗吉尼亞州的批準會議,他不僅成了贊成批準一派的領袖,而且指導了會議辯論。麥迪遜有力地為聯邦製和分權原則作辯護,他一再強調:新憲法將給國家帶來安全、穩定和繁榮。經過極其激烈的鬥爭,憲法在弗吉尼亞得以批準。

在憲法批準運動中,麥迪遜寫文章闡述了他本人的憲政思想,以說明新憲法對于美利堅民族繁榮富強的重要意義,強調它優于《邦聯條例》並嘗試消除人們對加強政府權力的恐懼心理。這些文章被編入《聯邦黨人文集》,成為對聯邦憲法的權威性解釋,麥迪遜的幾篇最精彩的論文是其中的精華部分。

但麥迪遜為此也付出巨大代價。由于他在弗吉尼亞的憲法批準運動中冒犯了政治強人帕特裏克·亨利,而亨利的強烈抵製使他未能進入國會參議院,後經過激烈競爭才進入眾議院。

新憲法中沒有權利保障條款,這與麥迪遜一貫的政治原則不符。為了彌補這一重大缺憾,麥迪遜參加了起草《權利法案》的工作。1791年,國會終于通過了憲法前十條修正案(即《權利法案》)。

國務卿生涯

在眾議院任職早期,麥迪遜是華盛頓總統的親信和重要助手,這主要是由于他在製憲運動中的傑出表現給華盛頓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他提出過許多重要的法案,其中一些通過生效,如稅收法等。他在建立政府行政部門的過程中為華盛頓總統出謀劃策。華盛頓的一些重要檔案也出自他的手筆,如《就職演說》和《告別演說》。由于麥迪遜的卓越貢獻和巨大影響,他在議會中實際上扮演著議長的角色。據此,甚至有些人認為麥迪遜在華盛頓政府中享有某些"特權"。但兩人的這種蜜月關系未能持續很久。

1794年9月15日,四十三歲的麥迪遜與二十六歲的寡婦多莉·佩恩·托德在西弗吉尼亞傑斐遜縣的海爾伍德舉行了婚禮。1797年定居于蒙彼利埃。多莉是個俏麗活潑、體態豐腴的美人,她喜歡著麗服、戴珠寶、出入大雅之堂,舉止優雅大方,待人誠懇熱情,是社交界中的寵兒。她的個人魅力為麥迪遜的事業增色不少。鰥居的傑斐遜任總統期間,多莉還常常扮演白宮女主人的角色。麥迪遜當總統後,多莉的風採更是傾倒了整個華盛頓,人們認為:她是早期美國第一夫人中的佼佼者。

但是,漢密爾頓的聯邦主義與傑斐遜的民主原則很快就發生了沖突,並導致激烈的黨派之爭。麥迪遜的政治觀點原來就與傑斐遜相近,二人的私交也相當好,很快就成為堅定的政治盟友。他們反對漢密爾頓的財政計畫,認為它會使大資產階級擁有特權從而控製政府,危害州和人民的權利。他們還認為:共和政府應建立在人民的美德和農業經濟之上,政府的統治應得到人民的同意。這種主張與漢密爾頓建立英國式政體的觀點大相徑庭,在此基礎上形成了美國最初的兩大政黨--共和黨聯邦黨。麥迪遜成為共和黨的實際組織者。

麥迪遜同情法國大革命,認為它是美國理想在整個世界的傳播。他認為傑伊條約是對英國的屈從,反映了美國新政府的軟弱無能,美國將為此付出巨大代價,並導致美法關系惡化。他主張應加快國內經濟建設的步伐,使國家獨立富強,在此基礎上發展與各國平等的經濟和政治關系。

約翰·亞當斯出任總統後,聯邦政府表現出明顯的黨派性,麥迪遜遂退職回鄉,專註于農耕和擴建房舍,盡享家庭生活的樂趣。當他聞知政府通過了四項摧殘民權的法案時,認為共和原則和人民的民主權利受到了嚴重威脅,遂重回政壇。

1798年,他起草了《弗吉尼亞決議案》,抨擊了《外僑法》和《懲治叛亂法》,指責亞當斯政府實行政治專橫,違背了憲法的基本精神和民主原則。這一檔案旨在保障公眾的權利免遭聯邦政府的侵害,麥迪遜既關註對州權的保護,同時又不是州權至上論者。在麥迪遜起草《弗吉尼亞決議案》的同時,傑斐遜起草了《肯塔基決議案》,反對聯邦黨人的倒行逆施。兩位老朋友密切配合吹響了反擊聯邦黨人"恐怖統治"的號角。

1799年,麥迪遜重返州議會,以實現他重建民主法治社會的構想。這一時期,他團結各州的民主力量,反對亞當斯政府摧殘民權的政策,同時為傑斐遜當選總統運籌帷幄。

1801年傑斐遜出任總統後,把一批忠于共和原則且有能力的人充實進政府,其中麥迪遜被委以重任--出任國務卿,艾伯特·加勒廷被任命為財政部長。雖然他們個性迥異--傑斐遜是理想主義者,加勒廷是現實主義者,麥迪遜則是個中規中矩的實幹家,但他們在工作中密切合作,形成了傑斐遜內閣的三駕馬車

在麥迪遜任國務卿期間,美國政府奉行孤立外交政策,大幅度精簡了駐歐外交機構,盡力避免卷入歐洲的紛爭。

1803年,美國用和平購買的方式獲得了整個路易斯安納,使美國的領土面積擴大了一倍,還設法解決北非海盜對美國商船劫掠的問題。

此時美國仍是一個弱小的新生國家,尚無力保護自己的海上航運,面對英法的海上侵擾,外交努力又常常不能奏效。為了維護美國的中立國地位,麥迪遜草擬了《禁運法案》,斷絕與歐洲的貿易。但這項措施對美國經濟造成了損害,效果也不顯著。因此,當公眾對該法普遍表示厭倦時,麥迪遜下令廢止了這項法令。

傑斐遜總統在卸任前的最後幾個月裏處于半退休狀態,把國家政務交給麥迪遜和加勒廷處理。

八年總統

在1808年大選中,傑斐遜總統推薦年富力強的麥迪遜為傳人。在做出了廢除禁運的承諾之後,麥迪遜得到了絕大多數選民的支持,最終順利當選。

1809年3月4日,五十八歲的麥迪遜就任美國第4任總統,"弗吉尼亞王朝"得以延續(因為美國前5任總統中有四位來自弗吉尼亞,故有此稱)。

麥迪遜上任後遇到了黨內外反對勢力的反對和敵視,對此他在組閣時作了妥協。後來的事實證明,這不是一個得心應手的內閣班子,其中一些重要成員給他帶來了不少麻煩。

麥迪遜就任總統時,美國面臨的國際環境十分險惡,對外貿易困難重重,國記憶體在著嚴重的意見分歧。麥迪遜企圖實施傑斐遜政府末期通過的《不交往法》,以便結束英法對美國航運的騷擾。但令人遺憾的是,歐洲列強並不關註一個新生的軍事力量弱小的國家的權利和商業利益,因此麥迪遜不得不實施《第二號梅肯法》,宣布廢除不交往法,提出:如英法之中任何一國改變其做法,不再侵犯美國的權利,美國就與該國交好並對另一國重施不交往法。法國對此表示,隻要美國對英國實施不交往法,法國將與美國恢復正常貿易。于是美國對英國實施了貿易懲罰措施。但這一措施所產生的效果也不明顯。

1811年,在現今的印第安納州境內發生了一次印第安人的暴動,在反英情緒的驅使下,國內輿論把此事件歸咎于英國人的挑唆,因此對英宣戰的輿論一浪高過一浪。麥迪遜無法抵御這一來勢洶涌的浪潮,再加上他的外交政策已經走進了死胡同,于是要求國會對英宣戰。

在經過了一場美國歷史上耗時最長的激烈辯論之後,宣戰議案在眾院得以順利通過,但在參議院遇到了較大阻力,反對派提出的同時向英法開戰的議案差一點被通過。最終,議案仍得以通過。與此同時,麥迪遜也擊敗了黨內外的反對勢力,在爭取連任總統的選舉中大獲全勝。

盡管麥迪遜早在1811年末就要求做好備戰準備,但戰爭開始時,美國陸海軍的力量仍非常弱小,根本無法與英軍正面抗衡,國家也沒有相應的財政計畫。而且麥迪遜此時在國內還要面對強大的反戰勢力,特別是新英格蘭反對宣戰甚至以脫離聯邦相要挾。

在陸戰中,威廉·赫爾將軍的遠征軍兵敗加拿大;底特律戰役、尼加拉河戰役的失敗不僅使美軍蒙羞,而且也使他們喪失了戰略上的主動權,並致使英軍長驅直入,對美國內陸地區進行蹂躪。由于主戰派和廣大民眾都高估了美國的軍力,因此當失敗來臨時都顯得束手無策,抱怨之聲此起彼伏。

1814年夏天,英國增兵北美,發動新的攻勢。他們經切薩皮克灣攻入首都,大肆劫掠破壞,國會大廈和總統官邸以及一些政府機構被付之一炬,國會圖書館也損失慘重。出逃中的麥迪遜遙望首都的大火,心憂如焚。其妻多莉逃離前冒火搶救了斯圖爾特畫的華盛頓全身肖像和許多珍貴物品,但她在混亂之中與丈夫走散。勝利的英軍驕傲地在美國的土地上凱旋行進,其中一支軍隊在經過華盛頓陵墓時竟放禮炮表示致敬,但在他們身後卻留下了片片廢墟。

英軍蹂躪華盛頓未取得任何軍事效果,相反,它在美國人民心中激起了巨大的憤怒和復仇情緒。

令人費解的是,在與"海上霸主"英國的海戰中,美軍取得了驚人的戰績,其中包括1813年美軍取得的伊利湖戰役和泰晤士河戰役的勝利。美國的私掠船也肆意追捕英國商船,並大獲其利。這些戰役雖不能打破英國的海上優勢,卻足以影響英軍的士氣和自信心,打亂其戰略部署。

1814年,美國陸軍也在巴爾的摩港大敗英軍,後又取得普拉斯堡等戰役的勝利。

當美英雙方都已對戰爭感到厭倦之時,和談的大門被開啟了。

但談判之路是艱苦漫長的,直至1814年12月,雙方才簽訂了《根特和約》,以維持戰前狀況為條件,結束戰爭。但此時歷史對交戰雙方開了一個玩笑,由于當時通信條件的限製使締約的訊息姍姍來遲,1815年1月雙方仍發生了一場新奧爾良戰役,美軍取得了重大勝利。

當這兩個訊息傳到華盛頓時,麥迪遜欣喜若狂。

在這場戰爭期間,美國付出了巨大的物質損失,其中傷亡和失蹤近一萬人。戰爭使美國的國家安全得到了保障並緩和了國內矛盾。戰爭徹底結束了美國在經濟上對英國的依賴,獲得了真正的經濟自主權,同時刺激了國內製造業的發展,使美國開始向工業強國邁進。人們把這場戰爭稱作"第二次獨立戰爭"。 這場戰爭還推動了美國的軍事理論和軍隊建設事業的發展,鍛煉了一大批優秀的軍事指揮人才,其中門羅、安德魯·傑克遜等五位將軍後來分別先後成為共和國總統。

戰爭的結束也使麥迪遜度過了執政的危機時期,他的總統任期的最後兩年是在比較平穩的情況下度過的。由于在戰爭期間陰謀分裂聯邦,聯邦黨在戰後很快就消亡了,黨派之爭大大緩和。西進運動再掀高潮,促進了經濟的繁榮和社會結構的變化。

1815年,麥迪遜出于對國家安全的考慮,建議大大增加撥款數額,以加強海陸常備軍的建設,要求征收財產稅和保護性關稅。此後,海軍建設的步伐明顯地加快了,對各類商品特別是美國紡織品的保護性關稅增加了。

這時期,麥迪遜調整了他的經濟政策,以便加快美國的工業化的步伐。1816年,他簽署了《第二銀行法》,以設立新的國家銀行,並通過了關稅條例,提高關稅率,以保護發展中的民族工商業。他還對國家的交通運輸和教育事業給以大力支持,如修建公路、運河,支持籌建公立學校和大學等。幾年之內,美國的國力明顯成長,經濟生活和政治生活的面貌都發生了巨大變化。

但麥迪遜仍堅持有限政府的原則,反對政府權力的過度膨脹。在卸任前夕,他否決了關于用聯邦資金來改善國內交通運輸的法案,其理論依據便是:必須對憲法予以嚴格解釋,而《聯邦憲法》中並沒授權聯邦政府修築公路和運河。

麥迪遜遵循了其前任創下的慣例,沒有謀求第三次當選總統,指定詹姆斯·門羅作為他的政治繼承人,競選第5任美國總統。選民們對麥迪遜的政績大力贊揚並大力支持門羅順利當選。

晚年生活

卸任後,麥迪遜回到養育了他的蒙彼利埃,決心全面退出政壇。他一面讀書、寫信、會友,一面致力于農場的科學化經營。他要建立一座全國第一流的農場,其目的:一是要使晚年生活過得更加充實,二是要填補幾年來農場經營不善的虧空,另外要償還不爭氣的繼子欠下的債務。

與傑斐遜一樣,麥迪遜對教育事業十分熱心,贊同並參與建立弗吉尼亞大學,出任該校董事會的董事,傑斐遜去世後接任該校校長。與此同時,他還進行研究和寫作,整理自己在各個歷史階段所寫的論文。

1829年,麥迪遜出席了弗吉尼亞憲法會議,擔任聯合主席。該會議的使命是修訂州憲法。這是麥迪遜卸職後公開參加的唯一一次政治活動,足見其對法製建設事業的高度關註。

麥迪遜始終捍衛他所參與建立的聯邦及其憲法。為此,他在晚年卷入了一場爭論:南方人認為,各州有權宣布聯邦法令違憲而無效,並可以和平地退出聯邦。麥迪遜公開駁斥了這種觀點,他否認了南方人主張擁有的這些權利的合法性並指出他從未有過把聯邦權力授予各州的主張。

麥迪遜是個大種植園主,但他對奴隸製持否定的態度,一貫認為:長期保持奴隸製會破壞聯邦。但他的主張是溫和的:逐步解放黑奴,將他們移殖到國外。他退休後仍然堅持這一主張,對美國殖民協會的建設工作給以極大的關註。

麥迪遜是開國元勛中最長壽的人之一,親眼目睹了工業革命在美國創造出的各種奇跡,看到了美國經濟的繁榮和疆域的迅速擴展,同時也看到了由于黑奴製問題所導致的國內爭端。而且,他的晚年生活陷入困頓,不得不出賣了一部分地產和重要的歷史檔案。

1836年6月28日,麥迪遜在親屬的圍繞下與世長辭,葬于祖父留下的庄園的家族墓地。他的墓碑上隻刻有他的姓和生卒年月,其質樸無華與墓主人的風格十分吻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