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地

麥地

《麥地》是海子比較著名的作品之一,詩人向我們展示了一個如此和諧的鄉村世界。看似對自己的童年生活的回憶,恰是對現實生活的不滿。他熱烈地愛著生養他性命的麥地,被稱為"麥子詩人"。他虔敬的歌頌"麥子"的同時,深情地描述辛苦勞作的父親,折射的是中國千千萬萬的農民的形象,樸實無華,歌頌創造的巨大財富和對勞動人民的敬仰,也顯示了詩人自己的博愛精神。

  • 作品名稱
    麥地
  • 文學體裁
    詩歌
  • 創作年代
    現代
  • 作    者
    海子

作品內容

吃麥子長大的

在月亮下端著大碗

碗內的月亮

和麥子

一直沒有聲響

和你倆不一樣

在歌頌麥地時

我要歌頌月亮

月亮下

連夜種麥的父親

身上像流動金子

月亮下

有十二隻鳥

飛過麥田

有的銜起一顆麥粒

有的則迎風起舞,矢口否認

看麥子時我睡在地裏

月亮照我如照一口井

家鄉的風

家鄉的雲

收聚翅膀

睡在我的雙肩

麥浪--

天堂的桌子

擺在田野上

一塊麥地

收割季節

麥浪和月光

洗著快鐮刀

月亮知道我

有時比泥土還要累

而羞澀的情人

眼前晃動著

麥秸

我們是麥地的心上人

收麥這天我和仇人

握手言和

我們一起幹完活

合上眼睛,命中註定的一切

此刻我們心滿意足地接受

妻子們興奮地

不停用白圍裙

擦手

這時正當月光普照大地。

我們各自領著

尼羅河,巴比倫或黃河

的孩子 在河流兩岸

在群蜂飛舞的島嶼或平原

洗了手

準備吃飯

就讓我這樣把你們包括進來吧

讓我這樣說

月亮並不憂傷

月亮下

一共有兩個人

窮人和富人

紐約和耶路撒冷

還有我

我們三個人

一同夢到了城市外面的麥地

白楊樹圍住的

健康的麥地

健康的麥子

養我性命的麥子!

作者簡介

海子,原名查海生,1964年5月出生在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高河鎮查灣村。1979年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1982年開始詩歌創作,1983年畢業後在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哲學教研室任教。先後自印詩集《河流》、《傳說》、《麥地之翁》(與西川合印)、《太陽,斷頭篇》、《太陽,天堂選幕》,另有長詩《土地》(已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1988年寫出詩劇三部曲之一《剎》。1989年3月26日,在河北省山海關臥軌自殺。

海子海子

海子1982年開始詩歌創作,當時即被稱為"北大三詩人"之一。1984年創作成名作《亞洲銅》和《阿爾的太陽》,第一次使用"海子"作為筆名。從1982年至1989年不到7年的時間裏,海子用超乎尋常的熱情和勤奮,才華橫溢地創作了近200萬字的作品,結集出版了《土地》、《海子、駱一禾作品集》、《海子的詩》、《海子詩全編》等。其主要作品有:二百五十餘首優秀抒情短詩,《太陽七部書》,即詩劇《太陽》、詩劇《斷頭篇》、詩劇《但是水,水》、長詩《土地篇》、第一合唱劇《彌賽亞》、儀式和祭祀劇《弒》、詩體小說《你是父親的好女兒》。其部分作品被收入近20種詩歌選集、以及各類大學中文系《中國當代文學作品選》教材。

創作背景

海子是20世紀80年代中國詩壇最傑出的抒情詩人,緣于鄉村的烙印和大師的啓示,海子創造了獨特的麥地意象。因為神性體驗和生命理念對其創作的滲入,海子的麥地意象使得詩歌空間呈現出空前的廣闊和深邃。海子的麥地詩歌包含了由"麥地"這個詞延伸開去的村庄、人民、陽光、月光、鐮刀、樹木、河流、汗水等的意象。麥地之于海子,是他難以割舍的精神家園。海子對麥地的體驗是復雜的。在他的詩歌裏,海子賦予那些詩歌意象以新意,使他們與現代社會的個人經驗產生了聯系。

作品賞析

海子《麥地》言,別人贊嘆麥地的溫暖、美麗,而站在麥地之中的人,卻被麥地灼傷。但是我們應該始終相信,失去了幹凈的眼睛,淚水浸洗了之後,依然能澄澈;丟失了偉大的理想,再看向太陽,依舊能在心中重升希望。隻要不讓心死去,一切悲傷的經歷都將成為過去式。霍爾頓不正在麥田裏充滿希冀地守望著麽?歲月初起,未來並不殘酷--隻要你能重新拾起愛去面對,陽光依舊燦爛

本文平鋪直敘,不避瑣碎,如聞其聲,如見其人,極能激起讀者的情感共鳴。

在海子筆下,鄉村及麥地,如同愛你、理解你的慈母嚴父,如同註視你、包容你的神明,面對麥地無比豐厚的賜予,他意識到個人的渺小卑微:"詩人, 你無力償還/麥地和光芒的情義/一種願望/一種善良/你無力償還"(《詢問》)平靜的語氣掩飾不住心中貯滿的疼痛和淚水,這麥地和光芒的情義,是他從中獲得了人的生命,而要用詩歌來報答的情義。海子感激麥地歌頌麥地的同時,又常常感受到一種如同鞭子抽打般的拷問:"麥地/別人看見你/覺得你溫暖, 美麗/我則站在你痛苦質問的中心/被你灼傷/我站在太陽痛苦的芒上/麥地/神秘的質問者啊/當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說我一無所有/你不能說我兩手空空"(《答復》)海子,這個詭譎的孩子,他企圖以這種清醒的自我欺騙掩飾內心的矛盾和沖突,其實,他看到了鄉村的真山真水,也看到了自己的山窮水盡,他已經清醒地意識到自己一生一世也無法報答麥地的恩情。有誰能像海子這樣虔誠地面對自己的土地和父老鄉親?又有誰能像海子這樣虔誠的面對自己心靈深處的質問?。

農業文明哺育出來的詩人,對麥地、村野、陽光,總是懷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激情,海子生前用詩歌表達對麥地的虔誠和熱情,濃烈如火,一直燃燒到他的生命終點。他在《莫扎特在〈安魂曲〉中說》這樣寫道:"當我沒有希望/坐在一束麥子上回家/請整理好我那零亂的骨頭/放入那暗紅色的小木櫃 帶回它" 我們從這裏看到了詩人對現實的不滿,對純樸人生的向往,以及絕望後的希望。他又在《春天,十個海子》裏寫到:"在春天,野蠻而復仇的海子/就剩下這一個,最後一個 /這是一個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傾心死亡 /不能自拔,熱愛著空虛而寒冷的鄉村 。" 海子寫完這首詩的第十二天,也就是公元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在山海關臥軌自殺了,其實,這一切在他的詩中早有預示,在這些最後的詩篇裏,我們看到了一個痛苦、孤獨和絕望的海子,他依舊熱愛自己的鄉村和麥地,義無反顧。

海子,這個麥地的守望者,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完成了最後的寫作,而他對麥地的守望姿勢也成為讀者心中永恆的風景。海子,願你在天堂裏"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