麝牛

麝牛

麝牛(學名:Ovibos moschatus)體型大,但低矮粗壯,雌較雄小;頭大,吻部寬,眼小;雌雄均具角,四肢短粗,蹄寬大;毛被厚,極耐寒;尾短;棲息于氣候嚴寒的多岩荒蕪地帶,群居性,主要吃草和灌木的枝條,冬季亦挖雪取食苔蘚類。性勇敢,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退卻逃跑;當狼和熊等敵害出現時,群體立即形成防御陣形,成年雄性站在最前沿,把幼牛圍在中間。成活率很低。因毛皮極好,曾被大量獵殺,幾乎滅絕;經保護,種群數量已有所恢復。是分布于北美洲北部、格陵蘭等北極地區,為分布最北的偶蹄目動物

  • 中文名稱
    麝牛
  • 亞    門
    脊椎動物亞門
  • 亞    種
    2亞種
  • 亞    目
    反芻亞目
  • 英文名稱
    Musk Ox
  • 脊索動物門
  • 別    稱
    麝香牛,北極麝牛
  • 麝牛
  • 動物界
  • 牛科
  • 拉丁學名
    Ovibos moschatus
  • 亞    科
    牛亞科
  • 亞    綱
    真獸亞綱
  • 命名者及年代
    Zimmermann, 1780
  • 麝牛屬

​概況

麝牛麝牛

麝牛

Ovibos moschatus;muskox

偶蹄目牛科麝牛屬的唯一種。體型大,但低矮粗壯,體長180~245釐米,肩高110~145釐米,體重200~300千克,雌較雄小;頭大,吻部寬,眼小,耳中等大小,端部尖形,部分隱于毛中;雌雄均具角,截面圓形;四肢短而粗,具寬大的蹄;毛被厚,毛粗糙,背部毛長16釐米,頸、胸部和前半身的毛長達60釐米,最長可達90釐米,甚至陰囊和乳房亦被毛,極耐寒;毛棕色,冬季毛更長呈黑棕色;尾短,僅7~10釐米,但具長毛;有2對乳頭 。分布于北美洲北部 、格陵蘭、北極群島等氣候嚴寒的地區。

麝牛麝牛

麝牛棲息于多岩荒蕪地方,群居性,主要吃草和灌木的枝條,冬季亦挖雪取食苔蘚類。性勇敢,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退卻逃跑。當狼和熊等敵害出現時,一群麝牛立即形成防御陣形,成年公牛站在最前沿,而把幼牛圍在中間。公牛會出其不意地發動進攻,用尖角襲擊對方。由于自己的毛被長而厚,可保護身體不被敵獸咬傷。公牛進攻後,立即返回原地,嚴陣以待。雌麝牛每年4月產仔 ,但幼仔的成活率很低 ,由于當時天氣很冷,夜比晝長,初生的幼仔往往因乳毛未幹即被凍死。麝牛毛皮極好,曾被大量獵殺,幾乎滅絕。後經保護,現種群數量已有所恢復。

介紹

麝牛麝牛

麝牛是一種生活在加拿大北部、格陵蘭和美國阿拉斯加的大型極地動物。雄麝牛在發情時會散發出一種類似麝香的氣味,故名。實際上它們沒有麝香腺,香味是從眼眶中的腺體發出的。它們雖然長得像美洲野牛,實際上並不是“牛”,親緣關系更接近羊。它們的身體極好地適應了極地的生活。麝牛的絨毛是保暖性能最好的一種自然纖維,比相同重量的羊毛暖和7倍。

麝牛生活在加拿大和格陵蘭廣闊而沒有樹木的凍土上,這裏的泥土大半年都是凍結的,這裏已是很北的地帶了,除非再往北直到北極的冰封地帶。

夏天,地面的冰雪有些融化了,麝牛就可以吃青草和蘆葦這樣的植物。與此同時,它們開始在體內貯存脂肪,以便在嚴酷的季節裏存活下來。雌牛隔年才產下一頭幼仔,幼仔有著厚的毛皮,在出生後1 小時之內就能夠行走。大的雄牛站著時,算到肩膀處約有1.5米高,全身約2.5米長,雌佔的體形就小一些了。在繁殖以前,雄牛為了爭奪群體的領導權而打鬥。在此期間,它們會從臉部的腺體中釋放出濃重的麝香味。它們用頭撞擊對方,展開激烈的戰鬥,直到一方讓步離開為止。當一群麝牛感覺到威脅時,它們會圍成一圈面對敵人,將小牛藏在中間。如果敵人是一頭狼,在牛群四周轉來轉去,牛群就會跟著它旋轉,讓最強壯的牛正對著它。在凍土帶,冬季的氣溫可能會降至零下70度,風暴也會持續幾天不停。在最惡劣的天氣裏,麝牛會成群地擠在一起,一群可達100隻。年幼的麝牛被置于中間,成年的牛則背對著風,直到最強的風暴過去。

特征

麝牛麝牛

麝牛又稱麝香牛,有一種麝香的氣味,特別是在發情期更是如此。

麝牛在分類上是一種介于牛和羊之間的動物,從其外表來看,更像中國西藏氂牛。麝牛高約1米半,長約兩米到兩米半左右,體重可達400多公斤,雌牛略輕(約為雄牛的3/4)。其重量主要集中于長有肉峰的前半身,前重後輕,顯得格外矯健有力,是北極最大的食草動物,分布于加拿大、格陵蘭和阿拉斯加北部的冰原上,以苔蘚、地衣和植物的根、莖及樹皮等為食,儼然是苔原上的主宰。麝牛頭上長著一對堅硬無比的角,是防衛及決鬥的有力武器;身披下垂長毛,可一直拖到地上,長毛的下面又生有一層厚厚的優質絨毛,愛斯基摩人稱之為“奎衛特”;耳朵很小,覆蓋有濃密的毛;鼻子是唯一裸露的地方;四肢短小粗壯,一旦受驚,則會狂奔不已。麝牛的身體結構能有效地降低熱量散失,可承受時速96公裏的風速和-40℃的低溫。但在隆冬季節,溫暖的氣流光顧北極,帶來一場大雨,淋濕的麝牛經寒風一吹就變成了一個大冰砣子,動彈不得甚至活活凍死。

在平常情況下,麝牛顯得格外溫順,停下來吃一點食物,接著平躺在地上細嚼慢咽,不一會兒便打起瞌睡來。等稍微清醒時,接著再向前走一段,然後故伎重演,吃食物、反芻、打瞌睡。其實,麝牛這樣做有其目的:即可減少能量的消耗,又可降低食物的需求。夏季,麝牛主要以新鮮野草為食,從融化了的小溪、池塘、河流中飲水。冬季,麝牛僅吃少量雪,因消耗熱量才能將雪融化成水,這樣不僅可以滿足身體需要,而且可以降低能量的流失。據報道,由于麝牛保持能量的效率極高,所以它所需的食物僅佔同樣大小的的1/6。

習性

麝牛麝牛

夏時集群較小,覓食矮小柳樹的葉子,冬時結成大群多至百餘隻。通常幼麝牛和雌麝牛位于隊伍中間,身強力壯的雄牛則在四周擔任警戒和保護的重任,且雄麝牛又組成各自獨特的小組,每組又有自己的“組長”,但均由一頭老麝牛領導(往往是懷了孕的雌麝牛)。每當隊伍前進時,總由一頭精明強幹的雄麝牛在前面開路,後面則跟著一群浩浩蕩蕩的麝牛大軍。

經過夏天的休養生息,麝牛積累了大量的能量。雌性主要為了繁殖,麝牛每兩年才繁殖一次,每胎僅產1仔;雄性也要在入秋的發情期爭奪生殖權利。每當此時,雄麝牛臉上的麝腺分泌出氣味強烈的分泌物,經腿部沾到地上的植物上,以此來劃出自己的領地,雌麝牛則被圈在其中,被嚴格看管和保護,任何別的雄麝牛不得侵佔,否則雙方就會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爭奪戰。經過激戰,被迫認輸的一方隻好灰溜溜地逃跑,得勝者追擊幾步,然後停步朝著逃跑者吼叫數聲,也無心戀戰,便趕回到雌麝牛群中,因為潛在的危險依然存在。而它們的爭鬥,雌麝牛並不在意,仍繼續不斷地照常採食。

麝牛性情溫順,即使強敵來臨(主要是北極狼群),也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總是嚴陣以待而不主動攻擊。它們採取集體防御戰略,自動圍成一圓陣,把弱小者放在中間,用其龐大的軀體,組成一道有效的防護“牆”,對來犯者怒目而視,豎起那堅硬如鋼叉的犄角,好像以自己的威勢使對方屈服。一旦敵人襲來,它們也會拼死抵抗,決不退縮。

分布

麝牛麝牛

據出土的化石結合地球的歷史分析,麝牛曾是一種在北半球分布極廣的動物。遠在200多萬年以前,曾發生過巨大的更新世冰川運動,使氣候劇變,曾一直蔓延到中緯地區,而喜歡在冰雪中生活的麝牛亦隨之來到此地。比如,在美國中部的肯塔基州曾發現其遺骨;在法國石器時代的洞穴中不僅發現其化石,而且岩洞的壁畫和雕刻中也有其形象。不過,石器時代結束時,麝牛便因大量捕殺而從歐亞大陸消失了。由于當時北美大陸尚無人類居住,麝牛才得以幸存。

目前,北極地區有為數不多的幾個麝牛群,總數約7000多頭,已瀕于滅絕的邊緣。盡管格陵蘭島、加拿大等國家和地區禁止捕獵麝牛,但仍有不少麝牛遭到瘋狂的捕殺。為了使這種動物能夠繁衍下去,許多國家不僅加強了必要的保護拯救措施,而且已在阿拉斯加、哈德遜灣東北部、格陵蘭島西部,甚至挪威北部等地,開始人工飼養麝牛了。

歷史

麝牛麝牛

麝牛是一種很有組織的群居性動物,在遇到天敵時,不像野牛那樣驚惶地亂跑,而是形成一種特殊的防御圈,十幾頭公牛、母牛沖上高地,肩並肩把牛犢圍在中間保護起來,臉朝外,低下頭,虎視耽耽地面對著敵人。它們的主要天敵是北極狼和北極熊。面對一具具三四百公斤的龐大身軀和堅硬的牛角(麝牛不論雌雄都長角),北極狼和北極熊往往無計可施,有時憤怒的麝牛會沖出防御圈主動發起進攻。

但是,當揮舞著槍支的歐洲人進入極地,為了獲取皮毛、牛肉和牛角而向麝牛宣戰時,麝牛的防御體系不僅成了廢物,而且比四散潰逃還要糟糕。捕殺者先是派出獵狗追趕麝牛,等麝牛憤怒地形成防御圈準備決一死戰時,便一個挨一個地將其射殺。

這種殺戮極為高效。1865年左右,阿拉斯加最後一頭麝牛被射殺。到20世紀初,加拿大和格陵蘭的麝牛也瀕臨滅絕。1902~1909年間,美國探險家、海軍少將彼利幾次率領探險隊向北極進軍,共射殺了約600頭麝牛做為食物,並通過出售麝牛毛皮獲得活動經費。

如果不是加拿大政府在1917年通過法律禁止捕殺麝牛的話,麝牛可能早已滅絕。1930年,美國國會提供資金,從格陵蘭運了34頭麝牛重新引進到阿拉斯加。在保護下,麝牛繁衍得非常快。目前在阿拉斯加大約已有3000頭麝牛,在全世界大約有8萬頭,已不再被認為是瀕危動物,某些地區甚至允許對其做限量的捕殺。

麝牛在地球上已生存了60萬年,是冰川紀殘留下來的古老生物,與之同時的猛獁象、柱牙象等龐然大物都由于氣候的變遷或早期人類的捕殺而滅絕了。在北美洲,至少有20種,可能多達40種大、中型古哺乳動物的滅絕與美洲原住民的捕殺有關。那種美洲原住民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說法僅僅是一種幻想。麝牛退縮到人跡罕至的極地地帶幸存了下來。

但是當武器更加精良、活動範圍更加廣泛的歐洲移民到來之後,麝牛幾乎也沒能逃脫滅絕的命運。它們進化出一套能夠非常有效地對付北極狼、北極熊、甚至早期人類捕殺的防御方法,寫入基因成為了本能,但是面對槍支彈葯,原本優良的適應行為卻成了螳臂擋車式的愚蠢之舉,加速了其滅絕。如果時間允許,在與人類的長期博弈中,麝牛也許能夠進化出適應槍支射殺的更有效的防御行為,例如逃跑。但是時間顯然不在麝牛這一邊。

人類不僅僅以捕殺的方式在影響著生物的進化。其他的人類活動及其後果,例如原始森林的毀滅、環境污染溫室效應外來物種的入侵,都對其他生物的生存和進化產生著較不容易被一般人所覺察,然而同樣重大的影響。而許多物種根本來不及適應如此快速的變化就已滅絕。麝牛是幸運的,它在被捕殺殆盡之前就遇上了環保運動的興起而得到了有效的保護。但是還有更多未被人們註意到,或者雖然註意到但是沒能有效地加以保護的物種呢?血腥的殺戮很容易激發人們的惻隱之心,而那些更為隱秘的滅絕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