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橋仙 -詞牌名

鵲橋仙

《鵲橋仙》,詞牌 名,又名《鵲橋仙令》、《金風玉露相逢曲》、《廣寒秋》等,雙調五十六字,前後闋各兩仄韻,一韻到底。前後闋首兩句要求對仗

  • 外文名稱
    Immortals Meeting On The Magpie Bridge
  • 作品名稱
    鵲橋仙
  • 作品別名
    鵲橋仙令、金風玉露相逢曲、廣寒
  • 又名
    鵲橋仙令》
  • 文學體裁
    詞牌名
  • 格律
    雙調五十六字
  • 創作年代

簡介

鵲橋仙鵲橋仙

鵲橋仙又名《廣寒秋》《秦樓月》《梅已謝》《蕙香囊》、《鵲橋仙令》、《金風玉露相逢曲》等。雙調五十六字,十句,上下片同。上下片三、五各兩韻。首二句多作四字對句。第五句七字,上三下四。亦有上下片各四仄韻,首二句均入韻,

特點

雙調五十六字,仄韻。秦觀所作詠七夕一闋,有“金鳳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句,故又名《金風玉露相逢曲》。又一體,雙調八十八字,仄韻。

屬南曲仙呂宮。字句格律與牌五十六體半闋同。用作引子。

由來

牛郎織女牛郎織女

《風俗記》:“七夕,織女當渡河,使鵲為橋。”因取以為曲名,以詠牛郎織女相會事。

《樂章集》入“歇指調”,較一般所用多三十二字。茲以《淮海詞》為準。五十六字,上下片各兩仄韻。亦有上下片各四仄韻者。

詞牌格式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韻)。(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韻)。(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例詞賞析

鵲橋仙 秦觀

鵲橋仙①

鵲橋會鵲橋會

纖雲弄巧②,飛星傳恨③,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④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⑤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⑥!

注釋

①鵲橋仙:此調有兩體,五十六字者始自歐陽修,因其詞中有“迎橋路接天津”句,取以為名;八十八字者始於柳永。此調多詠七夕。

②纖雲弄巧:絲絲雲彩編織出許多奇巧形態,暗示這是七巧節。

③飛星傳恨:作者想像被銀河阻隔的牛郎、織女二星,閃現出離愁別恨的樣子。

④金風:秋風。玉露:晶瑩如玉的露珠,指秋露。

⑤忍顧:不忍心回頭看。

⑥朝朝暮暮:日日夜夜。這裡指日夜相聚。

賞析

牛郎織女圖牛郎織女圖

文學賞析

借牛郎織女的故事,以超人間的方式表現人間的悲歡離合,古已有之,如《古詩十九首·迢迢牽牛星》,曹丕的《燕歌行》,李商隱的《辛未七夕》等等。宋代的歐陽修張先柳永、蘇軾等人也曾吟詠這一題材,雖然遣辭造句各異,卻都因襲了“歡娛苦短”的傳統主題,格調哀婉、淒楚。相形之下,秦觀此詞堪稱獨出機杼,立意高遠。

這是一首詠七夕的節序詞,起句展示七夕獨有的抒情氛圍,“巧”與“恨”,則將七夕人間“乞巧”的主題及“牛郎、織女”故事的悲劇性特徵點明,練達而悽美。借牛郎織女悲歡離合的故事,歌頌堅貞誠摯的愛情。結句“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最有境界,這兩句既指牛郎、織女的愛情模式的特點,又表述了作者的愛情觀,是高度凝練的名言佳句。這首詞因而也就具有了跨時代、跨國度的審美價值和藝術品位。 此詞熔寫景、抒情與議論於一爐,敘寫牽牛、織女二星相愛的神話故事,賦予這對仙侶濃郁的人情味,謳歌了真摯、細膩、純潔、堅貞的愛情。詞中明寫天上雙星,暗寫人間情侶;其抒情,以樂景寫哀,以哀景寫樂,倍增其哀樂,讀來盪氣迴腸,感人肺腑。

詞一開始即寫“纖雲弄巧”,輕柔多姿的雲彩,變化出許多優美巧妙的圖案,顯示出織女的手藝何其精巧絕倫。可是,這樣美好的人兒,卻不能與自己心愛的人共同過美好的生活。“飛星傳恨”,那些閃亮的星星仿佛都傳遞著他們的離愁別恨,正飛馳長空。

關於銀河,《古詩十九首》云:“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盈盈一水間,近咫尺,似乎連對方的神情語態都宛然目。這裡,秦觀卻寫道:”銀漢迢迢暗渡“,以”迢迢“二字形容銀河的遼闊,牛女相距之遙遠。這樣一改,感情深沉了,突出了相思之苦。迢迢銀河水,把兩個相愛的人隔開,相見多么不容易!”暗渡“二字既點”七夕“題意,同時緊扣一個”恨“字,他們踽踽宵行,千里迢迢來相會。

接下來詞人宕開筆墨,以富有感情色彩的議論讚嘆道:“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一對久別的情侶金風玉露之夜,碧落銀河之畔相會了,這美好的一刻,就抵得上人間千遍萬遍的相會。詞人熱情歌頌了一種理想的聖潔而永恆的愛情。“金風玉露”化用李商隱《辛未七夕》詩句,用以描寫七夕相會的時節風光,同時還另有深意,詞人把這次珍貴的相會,映襯於金風玉露、冰清玉潔的背景之下,顯示出這種愛情的高尚純潔和超凡脫俗。

“柔情似水”,那兩情相會的情意啊,就像悠悠無聲的流水,是那樣的溫柔纏綿。“柔情似水”,“似水”照應“銀漢迢迢”,即景設喻,十分自然。一夕佳期竟然像夢幻一般倏然而逝,才相見又分離,怎不令人心碎!“佳期如夢”,除言相會時間之短,還寫出愛侶相會時的複雜心情。“忍顧鵲橋歸路”,轉寫分離,剛剛藉以相會的鵲橋,轉瞬間又成了和愛人分別的歸路。不說不忍離去,卻說怎忍看鵲橋歸路,婉轉語意中,含有無限惜別之情,含有無限辛酸眼淚。 回顧佳期幽會,疑真疑假,似夢似幻,及至鵲橋言別,戀戀之情,已至於極。詞筆至此忽又空際轉身,爆發出高亢的音響:“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秦觀這兩句詞揭示了愛情的真諦:愛情要經得起長久分離的考驗,只要能彼此真誠相愛,即使終年天各一方,也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貴得多。這兩句感情色彩很濃的議論,成為愛情頌歌當中的千古絕唱。它們與上片的議論遙相呼應,這樣上、下片同樣結構,敘事和議論相間,從而形成全篇連綿起伏的情致。這種正確的戀愛觀,這種高尚的精神境界,遠遠超過了古代同類作品,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這首詞的議論,自由流暢,通俗易懂,卻又顯得婉約蘊藉,餘味無窮。作者將畫龍點睛的議論與散文句法與優美的形象、深沉的情感結合起來,起伏躍宕地謳歌了人間美好的愛情,取得了極好的藝術效果。

秦觀(1049-1100),字少游,一字太虛,號淮海居士,揚州高郵(今江蘇高郵)人。為蘇(軾)門四學士之一。著有《淮海集》四十卷,《淮海詞》一卷。是婉約詞人中一大家。

鵲橋仙 陸游其一

鵲橋仙

常啼杜宇常啼杜宇

茅檐人靜,蓬窗燈暗,春晚連江風雨。林鶯巢燕總無聲,但月夜、常啼杜宇。

催成清淚,驚殘孤夢,又揀深枝飛去。故山猶自不堪聽,況半世、飄然羈旅!

賞析

夢中還是從戎南鄭的邊城角聲,醒來卻是聞羈旅成都的杜鵑啼鳴。"千里曜戈甲"的壯景,由此破碎為茅檐孤燈的暗夜;那"氣吞殘虜"的雄懷,又何堪臨對這春晚的"連江風雨"?杜鵑是蜀中望帝的化身,它的啼鳴,似乎總在提醒羈人“歸去”。但放翁的志向,本就在“欲傾天上銀河水,淨洗關中胡虜塵”,他也曾在詩中再三申訴:“四方男兒事,不敢恨飄零。”那么,這"故山"就不應只指故鄉山陰,當還包含了半壁液淪落的故國河山。而半世飄然的"羈旅",更還伴和著“老卻英雄似等閒”的無限悲慨了。

鵲橋仙陸游其二

鵲橋仙

一竿風月,一蓑煙雨,家在釣台西住。賣魚生怕近城門,況肯到、紅塵深處?

潮生理棹,潮平系纜,潮落浩歌歸去。時人錯把比嚴光,我自是、無名漁父。

賞析

陸游這首詞表面上是寫漁父,實際上是作者自己詠懷之作。他寫漁父的生活與心情,正是寫自己的生活與心情。

“一竿風月,一蓑煙雨”,是漁父的生活環境。“家在釣台西住”,這裡借用了嚴光不應漢光武的徵召,獨自披羊裘釣於浙江的富春江上……的典故。以此來喻漁父的心情近似嚴光。上片結句說,漁父雖以賣魚為生,但是他遠遠地避開爭利的市場。賣魚還生怕走近城門,當然就更不肯向紅塵深處追逐名利了。以此來表現漁父並不熱衷於追逐名利,只求悠閒、自在。

下片頭三句寫漁父在潮生時出去打魚,在潮平時系纜,在潮落時歸家。生活規律和自然規律相適應,並無分外之求,不象世俗中人那樣沽名釣譽,利令智昏。最後兩句承上片“釣台”兩句,說嚴光還不免有求名之心,這從他披羊裘垂釣上可看出來。宋人有一首詠嚴光的詩說:“一著羊裘便有心,虛名留得到如今。當時若著蓑衣去,煙水茫茫何處尋。”也是說嚴光雖拒絕光武徵召,但還有求名心。陸游因此覺得:“無名”的“漁父”比嚴光還要清高。

這詞上下片的章法相同,每片都是頭三句寫生活,後兩句寫心情,但深淺不同。上片結尾說自己心情近似嚴光,下片結尾卻把嚴光也否定了。文人詞中寫漁父最早、最著名的是張志和的《漁父》,後人仿作的很多,但是有些文人的漁父詞,用自己的思想感情代替勞動人民的思想感情,很不真實。

陸游這首詞,論思想內容,可以說在張志和等諸人之上。顯而易見,這詞是諷刺當時那些被名牽利絆的俗人的。我們不可錯會他的寫作意圖,簡單地認為它是消極的、逃避現實的作品。

陸游另有一首《鵲橋仙》詞:“華燈縱博,雕鞍馳射,誰記當年豪舉?酒徒一半取封候,獨去作、江邊漁父。輕舟八尺,低逢三扇,占斷苹洲煙雨。鏡湖元自屬閒人,又何必、官家賜與!”也是寫漁父的。它上片所寫的大概是他四十八歲那一年在漢中的軍旅生活。而這首詞可能是作者在王炎幕府經略中原事業夭折以後,回到山陰故鄉時作的。兩首詞同調、同韻,都是寫他自己晚年英雄失志的感慨,決不是張志和《漁父》那種恬淡、閒適的隱士心情。讀這道詞時,應該注意他這個創作背景和創作心情。

鵲橋仙 吳潛

鵲橋仙

扁舟昨泊,危亭孤嘯,目斷閒雲千里。 前山急雨過溪來,盡洗卻、人間暑氣。

暮鴉木末,落鳧天際,都是一團秋意。 痴兒騃女賀新涼,也不道、西風又起。

【鑑賞】

宦海中的沉浮,恰如海的潮漲潮落,永無停息。

尤其是在調遷頻繁卻無法擔當大任、壯志難酬時,其落寞的心情更為沉重。此詞抒寫的就是宦海浮沉的落寞心情。

起筆三句敘事:扁舟昨天剛停泊,今天就來到高亭上,極目遠望千里閒雲。“閒雲”也顯出一股輕鬆之感。但是,他畢竟是來散心的,以解胸中鬱悶,“孤”字見出他的孤獨感,“目斷閒雲千里”也隱約透出念遠、懷鄉之意。作者的心情並不那么閒適,而較為複雜,有如夏末秋初的黃昏那和著涼意的熱燥,使人並不好受。

“前山急雨過溪來,盡洗卻、人間暑氣”。天順人意,降下一陣好雨!將那熱燥一洗而空,仿佛人世間的一切塵垢連同自己那些莫名的煩悶也一洗而空。此詞的“前山急雨過溪來”又加之“盡洗卻”,這樣的心情表現得更為痛快。此時他的愁悶似乎散去了,他得到了很大的滿足。

過片寫雨後情景。“暮鴉木末,落鳧天際,都是一團秋意。”極目秋景一片高遠,可是,暮色寒鴉卻不無一種惆悵的意味,作者遂以“一團”來形容這秋意。“一團”,即憂絲難理,煩躁中難堪的心境,委婉地表現出來。所以下面說:“痴兒騃女賀新涼,也不道、西風又起。”新秋的涼爽是可喜的,可是在不知不覺間,西風起了,節序便又推移了。這句是從蘇軾《洞仙歌》:“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轉化而來。表達出作者此時的情緒底蘊:他是在感嘆似水的流年。以“痴區騃女”作反襯,益發顯得悲涼。

柳宗元貶謫永州,寫了一首詩叫《南澗中題》,蘇軾謂此詩憂中有樂,樂中有憂。終歸還是憂。詩云:“秋氣集南澗,獨游亭午時。迴風一蕭瑟,林影久參差。”又云:“孤生易為感,失路少所宜。索寞竟何事?徘徊只自知。”《鵲橋仙》中所表現的情緒雖然沒有那么沉重,但節奏是相似的:憂中求樂,樂中有憂,樂盡憂來,心情雖一時得以開解,但終歸抵擋不了憂愁的糾纏。這是一個欲有作為的士大夫在那不安定的調遷頻繁的仕途中,所特有的心態。作者在不少詞中寫這種情況,感嘆著“歲月盡拋塵土裡”(《糖多令》)、“萬事悠悠付寒暑”(《青玉案》)、“江湖自古多流落”( <滿江紅> )。讀了那些詞,回頭再讀這篇作品,對其思想感情能有個較切實的把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