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門宴 -歷史事件

鴻門宴

鴻門宴,指在公元前206年于秦朝都城鹹陽郊外的鴻門(今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新豐鎮鴻門堡村)舉行的一次宴會,參與者包括當時兩支抗秦軍的領袖項羽及劉邦。鴻門宴在秦末農民戰爭及楚漢戰爭皆發生重要影響,被認為間接促成項羽敗亡以及劉邦成功建立漢朝。後人也常用“鴻門宴”一詞比喻不懷好意、蘊藏殺機的宴會。

  • 中文名稱
    鴻門宴
  • 時間
    公元前206年
  • 地點
    秦朝都城鹹陽郊外的鴻門(今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新豐鎮鴻門堡村)
  • 人物
    劉邦,項羽
  • 涵義
    比喻不懷好意、蘊藏殺機的宴會
  • 選自
    史記

基本簡介

末,劉邦項羽各自攻打秦朝的部隊,劉邦兵力雖不及項羽,但先破鹹陽,項羽勃然大怒,派英布擊函谷關,項羽入鹹陽後,到達戲西,而劉邦霸上駐軍。劉邦的左司馬曹無傷派人在項羽面前說劉邦打算在關中稱王,項羽聽後更加憤怒,下令次日一早讓兵士飽餐一頓,擊敗劉邦的軍隊。

鴻門宴_圖片_互動百科鴻門宴_圖片_互動百科

一場惡戰在即。劉邦從項羽的季父項伯口中得知此事後,驚訝無比,劉邦給項伯捧上一杯酒,祝項伯身體健康長壽,並約為親家,劉邦的感情拉攏,說服了項伯,項伯答應為之在項羽面前說情,並讓劉邦次日前來謝項羽。鴻門宴上,雖不乏美酒佳餚,但卻暗藏殺機,亞父範增,一直主張殺掉劉邦,在酒宴上,一再示意項羽發令,但項羽卻猶豫不決,默然不應。範增召項庄舞劍為酒宴助興,趁機殺掉劉邦,項伯為保護劉邦,也撥劍起舞,掩護了劉邦,在危急關頭,劉邦部下樊噲帶劍擁盾闖入軍門,怒目直視項羽,項羽見此人氣度不凡,隻好問來者為何人,當得知為劉邦的參乘時,即命賜酒,樊噲乘機說了一通劉邦的好話,項羽無言以對,劉邦乘機一走了之。

張良入門為劉邦推脫,說劉邦不勝飲酒,無法前來道別,現向大王獻上白壁一雙,並向大將軍(範增)獻上玉鬥一雙。項羽收下了白壁,氣得範增卻撥劍將玉鬥撞碎。後人將鴻門宴喻指暗藏殺機的宴會。

原文

沛公霸上,未得與項羽相見。沛公左司馬曹無傷使人言于項羽曰:“沛公欲王關中,使子嬰為相,珍寶盡有之。”項羽大怒曰:“旦日饗(xiǎng)士卒,為擊破沛公軍!”當是時,項羽兵四十萬,在新豐鴻門;沛公兵十萬,在霸上。範增說項羽曰:“沛公居山東時,貪于財貨,好美姬。今入關,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氣,皆為龍虎,成五採,此天子氣也。急擊勿失!”

楚左尹項伯者,項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張良。張良是時從沛公,項伯乃夜馳之沛公軍,私見張良,具告以事,欲呼張良與俱去,曰:“毋從俱死也。”張良曰:“臣為韓王送沛公,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義,不可不語。” 良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驚,曰:“為之奈何?”張良曰:“誰為大王為此計者?”曰:“鯫(zōu)生說(shuì)我曰:‘距關,毋內諸侯,秦地可盡王也。’故聽之。”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當項王乎?”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為之奈何?”張良曰:“請往謂項伯,言沛公不敢背項王也。”沛公曰:“君安與項伯有故?”張良曰:“秦時與臣遊,項伯殺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來告良。”沛公曰:“孰與君少長?”良曰:“長于臣。”沛公曰:“君為我呼入,吾得兄事之。”張良出,要項伯。項伯即入見沛公。沛公奉卮(zhī)酒為壽,約為婚姻,曰:“吾入關,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所以遣將守關者,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日夜望將軍至,豈敢反乎!願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項伯許諾,謂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來謝項王。”沛公曰:“諾。”于是項伯復夜去,至軍中,具以沛公言報項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關中,公豈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擊之,不義也。不如因善遇之。”項王許諾。

沛公旦日從百餘騎來見項王,至鴻門,謝曰:“臣與將軍戮力而攻秦,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關破秦,得復見將軍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將軍與臣有郤。”項王曰:“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範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範增數(shuò)目項王,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項王默然不應。範增起,出,召項庄,謂曰:“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于坐,殺之。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庄則入為壽。壽畢,曰:“君王與沛公飲,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項王曰:“諾。”項庄拔劍起舞,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擊。

于是張良至軍門見樊噲(kuài)。樊噲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項庄拔劍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噲曰:“此迫矣!臣請入,與之同命。”噲即帶劍擁盾入軍門。交戟(jǐ)之衛士欲止不內,樊噲側其盾以撞,衛士僕地,噲遂入,披帷西向立,瞋(chēn)目視項王,頭發上指,目眥(zì)盡裂。項王按劍而跽(jì)曰:“客何為者?”張良曰:“沛公之參乘(cān shèng)樊噲者也。”項王曰:“壯士,賜之卮酒。”則與鬥卮酒。噲拜謝,起,立而飲之。項王曰:“賜之彘(zhì)肩。”則與一生彘肩。樊噲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劍切而啖之。項王曰:“壯士!能復飲乎?”樊噲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鹹陽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鹹陽,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欲誅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項王未有以應,曰:“坐。”樊噲從良坐。坐須臾,沛公起如廁,因招樊噲出。

沛公已出,項王使都尉陳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未辭也,為之奈何?”樊噲曰:“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如今人方為刀俎(zǔ),我為魚肉,何辭為?”于是遂去。乃令張良留謝。良問曰:“大王來何操?”曰:“我持白璧一雙,欲獻項王,玉鬥一雙,欲與亞父。會其怒,不敢獻。公為我獻之。”張良曰:“謹諾。”當是時,項王軍在鴻門下,沛公軍在霸上,相去四十裏。沛公則置車騎,脫身獨騎,與樊噲、夏侯嬰、靳強、紀信等四人持劍盾步走,從酈山下,道芷陽間行。沛公謂張良曰:“從此道至吾軍,不過二十裏耳。度我至軍中,公乃入。”

沛公已去,間至軍中。張良入謝,曰:“沛公不勝杯(bēi)杓(sháo),不能辭。謹使臣良奉白璧一雙,再拜獻大王足下,玉鬥一雙,再拜奉大將軍足下。”項王曰:“沛公安在?”良曰:“聞大王有意督過之,脫身獨去,已至軍矣。”項王則受璧,置之坐上。亞父受玉鬥,置之地,拔劍撞而破之,曰:“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

沛公至軍,立誅殺曹無傷。

注解

1、註音

玉玦(玦,jué,半環形玉佩。“玦”與“決”同音,範增用玦示意項羽要下決心殺劉邦)

旦日饗士卒(饗,xiǎng,用酒食款待,這裏是犒(kào)勞的意思)

鯫(鯫,zōu,卑微,淺陋) 生說(讀“shuì“勸告,勸誡)我曰

奉卮酒為壽(卮zhī,酒器,大酒杯)數目(數,shuò,多次)

戮(戮,lù聯合,一同) 力瞋(瞋,chēn發怒時睜大眼睛) 目

目眥(眥,zì眼角)盡裂 按劍而跽(跽,jì,挺直上身,兩腿跪著)

彘 (彘,zhì,豬) 肩刀俎(俎,zǔ切肉用的砧板)

不勝杯杓(勝shēng,桮bēi,杓sháo,杓,同“勺”,酒器)

沛公欲王關中(王wàng,稱王)

毋內諸侯(內na,通納,接納)

樊噲(樊噲,fán kuài)

翻譯

劉邦駐軍霸上,還沒有能和項羽相見,劉邦的左司馬曹無傷派人對項羽說:“劉邦想要在關中稱王,讓子嬰做丞相,珍寶全都被劉邦佔有。”項羽大怒,說:“明天早晨犒勞士兵,給我打敗劉邦的軍隊!”這時候,項羽的軍隊40萬,駐在新豐鴻門;劉邦的軍隊10萬,駐在霸上。範增勸告項羽說:“沛公在崤山的東邊的時候,對錢財貨物貪戀,喜愛美女。現在進了關,不掠取財物,不迷戀女色,這說明他的志向不在小處。我叫人觀望他那裏的雲氣,都是龍虎的形狀,呈現五彩的顏色,這是天子的雲氣呀!趕快攻打,不要失去機會。”

楚國的左尹項伯,是項羽的叔父,一向同留侯張良交好。張良這時正跟隨著劉邦。項伯就連夜騎馬跑到劉邦的軍營,私下會見張良,把事情全告訴了他,想叫張良和他一起離開,說:“不要和(劉邦)他們一起死了。”張良說:“我是韓王派給沛公的人,現在沛公遇到危急的事,逃走是不守信義的,不能不告訴他。”

于是張良進去,全部告訴了劉邦。劉邦大驚,說:"這件事怎麽辦?"張良說:"是誰給大王出這條計策的?"劉邦說:“一個見識短淺的小子勸我說:‘守住函谷關,不要放諸侯進來,秦國的土地可以全部佔領而稱王。’所以就聽了他的話。”張良說:“估計大王的軍隊足以抵擋項王嗎?”劉邦沉默了一會兒,說:“當然不如啊。這將怎麽辦呢?”張良說:“請讓我去告訴項伯,說劉邦不敢背叛項王。”劉邦說:“你怎麽和項伯有交情?”張良說:“秦朝時,他和我交往,項伯殺了人,我救活了他;現在事情危急,幸虧他來告訴我。”劉邦說:“跟你比,年齡誰大誰小?”張良說:“比我大。”劉邦說:“你替我請他進來,我要像對待兄長一樣對待他。”張良出去,邀請項伯,項伯就進去見劉邦。劉邦捧上一杯酒祝項伯長壽,和項伯約定結為兒女親家,說:"我進入關中,一點東西都不敢據為己有,登記了官吏、百姓,封閉了倉庫,等待將軍到來。派遣將領把守函谷關的原因,是為了防備其他盜賊進來和意外的變故。我日夜盼望將軍到來,怎麽敢反叛呢?希望您全部告訴項王我不敢背叛恩德。"項伯答應了,告訴劉邦說:"明天早晨能不能早些親自來向項王道歉。"劉邦說:"好。"于是項伯又連夜離去,回到軍營裏,把劉邦的話報告了項羽,趁機說:"沛公不先攻破關中,你怎麽敢進關來呢?現在人家有了大功,卻要攻打他,這是不講信義。不如趁此好好對待他。"項羽答應了。

劉邦第二天早晨帶著一百多人馬來見項王,到了鴻門,向項王謝罪說:"我和將軍合力攻打秦國,將軍在黃河以北作戰,我在黃河以南作戰,但是我自己沒有料到能先進入關中,滅掉秦朝,能夠在這裏又見到將軍。現在有小人的謠言,使您和我發生誤會。"項王說:"這是沛公的左司馬曹無傷說的,不如此,我怎麽會這樣?"項王當天就留下劉邦,和他飲酒。項王、項伯朝東坐,亞父朝南坐。亞父就是範增。劉邦朝北坐,張良朝西陪侍。範增多次向項王使眼色,再三舉起他佩戴的玉玦暗示項王,項王沉默著沒有反應。範增起身,出去召來項庄,說:"君王為人心地不狠。你進去上前敬酒,敬完酒,請求舞劍,趁機把沛公殺死在座位上。否則,你們都將被他俘虜!"項庄就進去敬酒。敬完酒,說:"君王和沛公飲酒,軍營裏沒有什麽可以用來作為娛樂的,請讓我舞劍。"項王說:"好。"項庄拔劍起舞,項伯也拔劍起舞,常常張開雙臂像鳥兒張開翅膀那樣用身體掩護劉邦,項庄無法刺殺。

于是張良到軍營門口找樊噲。樊噲問:"今天的事情怎麽樣?"張良說:"很危急!現在項庄拔劍起舞,他的意圖常在沛公身上啊!"樊噲說:"這太危急了,請讓我進去,跟他同生死。"于是樊噲拿著劍,持著盾牌,沖入軍門。持戟交叉守衛軍門的衛士想阻止他進去,樊噲側著盾牌撞去,衛士跌倒在地上,樊噲就進去了,掀開帷帳朝西站著,瞪著眼睛看著項王,頭發直豎起來,眼角都裂開了。項王握著劍挺起身問:"客人是幹什麽的?"張良說:"是沛公的參乘樊噲。"項王說:"壯士!賞他一杯酒。"左右就遞給他一大杯酒,樊噲拜謝後,起身,站著把酒喝了。項王又說:"賞他一條豬的前腿。"左右就給了他一條未煮熟的豬的前腿。樊噲把他的盾牌扣在地上,把豬腿放在肩膀上,拔出劍來切著吃。項王說:"壯士!還能喝酒嗎?"樊噲說:"我死都不怕,一杯酒有什麽可推辭的?秦王有虎狼一樣的心腸,殺人惟恐不能殺盡,懲罰人惟恐不能用盡酷刑,所以天下人都背叛他。懷王曾和諸將約定:'先打敗秦軍進入鹹陽的人封作王。'現在沛公先打敗秦軍進了鹹陽,一點兒東西都不敢動用,封閉了宮室,軍隊退回到霸上,等待大王到來。特意派遣將領把守函谷關的原因,是為了防備其他盜賊的出入和意外的變故。這樣勞苦功高,沒有得到封侯的賞賜,反而聽信小人的讒言,想殺有功的人,這隻是滅亡了的秦朝的繼續罷了。我以為大王不應該採取這種做法。"項王沒有話回答,說:"坐。"樊噲挨著張良坐下。坐了一會兒,劉邦起身上洗手間,趁機把樊噲叫了出來。

劉邦出去後,項王派都尉陳平去叫劉邦。劉邦說:"現在出來,還沒有告辭,這該怎麽辦?"樊噲說:"做大事不必顧及小節,講大禮不必計較小的謙讓。現在人家正好比是菜刀和砧板,我們則好比是魚和肉,告辭幹什麽呢?"于是就決定離去。劉邦就讓張良留下來道歉。張良問:"大王來時帶了什麽東西?"劉邦說:"我帶了一對玉璧,想獻給項王;一雙玉鬥,想送給亞父。正碰上他們發怒,不敢奉獻。你替我把它們獻上吧。"張良說:"好。"這時候,項王的軍隊駐在鴻門,劉邦的軍隊駐在霸上,相距四十裏。劉邦就留下車輛和隨從人馬,獨自騎馬脫身,和樊噲、夏侯嬰、靳強、紀信等四人拿著劍和盾牌徒步逃跑,從酈山腳下,取道芷陽,抄小路走。劉邦對張良說:"從這條路到我們軍營,不過二十裏罷了,估計我回到軍營裏,你再進去。"

劉邦離去後,從小路回到軍營裏。張良進去道歉,說:"劉邦禁受不起酒力,不能當面告辭。讓我奉上白璧一雙,敬獻給大王;玉鬥一雙,敬獻給大將軍。"項王說:"沛公在哪裏?"張良說:"聽說大王有意要責備他,脫身獨自離開,已經回到軍營了。"項王就接受了玉璧,把它放在座位上。亞父接過玉鬥,放在地上,拔出劍來敲碎了它,說:"唉!這小子不值得和他共謀大事!奪項王天下的人一定是劉邦。我們都要被他俘虜了!"

劉邦回到軍中,立刻殺掉了曹無傷。

歷史背景

公元前206年,當時為沛公的劉邦率領義軍攻破武關,進入關中地區。秦王子嬰向劉邦投降。劉邦入關後,與秦民約法三章,並派人駐守函谷關,以防項羽進關。當時項羽剛剛于巨鹿之戰取得勝利,並殲滅了秦軍的主力,正向關中進攻。當項羽到達函谷關後,得知劉邦已經攻陷關中,一怒之下攻陷了關隘,並推進至戲水之西。劉邦當時與其軍隊同處霸上,暫未會見項羽。當時項羽的兵力大約是400,000 人,劉邦軍隊共約100,000 人。

人物特點

劉邦:圓滑機警,能言善辯,多謀善斷,能屈能伸。

劉邦名言_tupal_新浪部落格劉邦名言_tupal_新浪部落格

張良:老練多謀。

樊噲:忠勇豪爽。

項羽:光明磊落,坦率粗豪,自大輕敵,寡謀輕信,優柔寡斷,有勇少謀,婦人之仁,師心自用。

範增:老謀深算。

事件經過

項羽的策劃

劉邦手下一位將領曹無傷派人向項羽通報,稱劉邦準備自立為關中王、委任秦王子嬰為丞相,並將據有鹹陽城內所有珍寶。項羽得到這訊息後感到非常憤怒,並準備攻擊劉邦。

項羽手下的首席參謀範增勸項羽盡快進攻劉邦。範增認為:劉邦性格喜好錢財、美色,但到了關中後並不曾取奪財物和女人,是志向遠大的表現。為免將來成為禍害,應該趁機攻擊劉邦。

劉邦的準備

項羽的叔父項伯得知範增的計畫。由于他和劉邦的參謀張良關系友好,因此乘夜前往劉邦的軍營,會見張良並告訴他有關計畫的詳情。項伯最後建議張良逃亡,但張良決定報告劉邦。

劉邦對這個訊息感到非常震驚,並立刻向張良請教對策。由于雙方軍力懸殊,張良建議劉邦透過項伯的協助,減低項羽的疑心。

劉邦召見項伯,以兄禮對待 (項伯比張良年長,故劉邦以對兄長之禮對待項伯) ,並以聯姻的承諾,請求項伯向項羽求情。項伯回到項羽軍中,向項羽表達劉邦的善意,並建議項羽亦以禮相待。項羽承諾依從項伯的建議。

宴會開始

劉邦第二天率領百多名騎兵會見項羽。雙方于鴻門會面。

劉邦對項羽稱自己得入關中屬僥幸,但有“小人”從中挑撥,使兩人之間產生誤會。項羽回應道:“是曹無傷(左司馬)派人向我說有這種事,否則我也不會來這裏”。他隨即邀請劉邦參加宴會。

項庄舞劍,意在沛公

宴會開始時,項羽和項伯面東而坐、範增向南而坐。劉邦坐在範增的對面,張良則在項羽對面。

範增不時向項羽打眼色,舉起自己的玉佩3次,示意項羽盡快行動。項羽不發一言,未有理會。範增于是傳召項羽堂弟項庄,吩咐他在席上舞劍,乘機刺殺劉邦。項庄進入酒席之中,向項羽請求準許他舞劍為樂,並在項羽同意後立即拔劍起舞。

鴻門宴

項伯亦隨即拔劍揮舞,並以身體阻擋項庄,使其無法攻擊劉邦。張良立刻離開酒席,並通報在軍門外的劉邦部將樊噲。

CG插畫 項庄舞劍源檔案__CG插畫 項庄舞劍源檔案__

樊噲帶著劍和盾強行闖入酒席,向項羽怒目而視(“頭發上指,目眥盡裂”)。項羽詢問了樊噲的姓名後,稱贊他為“壯士”,並吩咐從人賞賜樊噲一卮酒,樊噲一飲而盡。項羽又賞賜一隻豬前腿(彘肩),樊噲直接把豬腿放在盾牌上,用劍“切而啖之”。項羽問道:“壯士能復飲乎?”

樊噲趁機向項羽指出:楚懷王(熊心)曾下令“先進入關中的人便可做關中王”。劉邦雖然先入關中,但並未立刻自立為王,而是退軍等待項羽到來。他認為項羽是有意殺死劉邦,要求項羽打消這個念頭:

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鹹陽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鹹陽,豪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而誅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  

項羽未有回應樊噲,隻吩咐他就坐。

劉邦逃走

劉邦稱要上洗手間,和樊噲一同離席。不久項羽派陳平召喚劉邦。劉邦認為應該先辭行,樊噲反對,認為現時的情況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能再拖延時間。結果劉邦和樊噲帶同夏侯嬰、靳強和紀信等將領一同逃走。逃走前,劉邦吩咐張良把帶來的一對白璧送給項羽、一對玉鬥送給範增。

張良回到席上,獻上禮物,並代劉邦向項羽賠罪。項羽收下了璧玉,放在桌上;範增則拔劍撞破了玉鬥,並斷言劉邦將會奪取項羽的天下。

劉邦回到軍中後立刻處死了曹無傷。

事件後續

範增的預言在數年後應驗:項羽和劉邦在隨後的四年進行了大規模的戰爭 (史稱楚漢戰爭),最後項羽敗北,在烏江自刎而死,劉邦建立漢朝,是為漢高祖。

後世不少人認為項羽在事件中缺乏當機立斷的能力,間接導致範增的計畫失敗,亦埋下了自己日後敗死的伏線。

“鴻門宴”一詞在後世被用作比喻“不懷好意的筵席”。“項庄舞劍、意在沛公”以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皆成為名句。

知識點總結

一、通假字

距關,毋內諸侯(距通“拒”,把守,內通“納”,接納,使....進入)

張良出,要項伯(要通“邀”,邀請)

秋豪不敢有近(豪同“毫”)

願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倍通“背”,違背)

旦日不可不蚤自來謝項王(蚤通“早”,早早地)

令將軍與臣有郤(郤通“隙”間隙)

因擊沛公于坐(坐通“座”,座位)

交戟之士欲止不內(內,通“納”接納“使...進入)

拔劍切而啗之(啗同“啖”,吃)

二、古今異義

說(古義:勸說勸告。 今義:說話。)

山東(古義:函谷關以東地區。今義:指山東省。)

去(古義:離開。今義:常用義為“往”。)

婚姻(古義:結成親家。今義:常指結婚的事,或因結婚而產生的夫妻關系。)

所以(古義:義為“……的原因”。今義:常做表因果關系的連詞。)

非常(古義:意外的變故。今義:常用作副詞,義為“太·很”。)

河北 河南(古義:黃河以北,黃河以南。今義:分別指河北省,河南省。)

遊(古義:交往。今義:遊玩,遊覽。)

走(古義:跑。今義:步行。)

再(古義:兩次。今義:又一次。)

所以(古義:緣故,名詞。今義:表示因果關系的關聯詞。)

魚肉(古義:魚和肉,意為被欺凌的對象,名詞。 今義:魚的肉)

婚姻(古義:由婚姻關系而形成的親戚。 今義:由結婚而形成的夫妻關系)

非常(古義:不同一般的事。今義:副詞,很、非常)

三、重點文言實詞釋義(12個)

1、軍

沛公軍霸上:名詞作動詞,駐扎。

從此道至吾軍:名詞,軍營。

初一交戰,操軍不利:名詞,軍隊。

勇冠三軍:名詞,軍隊的編製單位。

2、擊

忽擊忽失:動詞,攻擊,攻打。

因擊沛公于坐:動詞,殺。

秦王不肯擊缶:動詞,敲打,敲擊。

相如持其璧睨柱,欲以擊柱:名詞,碰撞。

3、內

毋內諸候:內,通“納”,動詞,接納。

簾內擲一紙出:名詞,裏面,與“外”相對。

內無法家弼士:名詞作狀語,在內部。

色厲內荏:名詞,內心,心裏。

4、如

勞苦而功高如此:動詞,像。

沛公起如廁:動詞,往、去。

固不如也:動詞,及、比得上

5、倍

願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動詞,通“背”,違背。

每逢佳節倍思親:副詞,愈加。

6、謝

旦日不可不蚤自來謝項王:動詞,道歉,謝罪。

乃令張良留謝:動詞,辭別。

噲拜謝,起,立而飲之:動詞,感謝。

7、意

然不自意:動詞,料想、意料、估計。

其意常在沛公也:名詞,心意、意圖。

臣觀大王無意償趙王城邑:名詞,意思。

賓客意少舒,稍稍正坐:名詞,神態,神情。

8、坐

項王、項伯東向坐:動詞,坐下。

因擊沛公于坐:坐,通“座”,名詞,座位。

坐北朝南:動詞,坐落,指位置所在。

停車坐愛楓林晚:介詞,因為。

9、舉

殺人如不能舉:副詞,盡。

舉所佩玉以示之者三:動詞,舉起。

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動詞,舉行、施行。

舉不勝舉:動詞,列舉、舉出。

10、勝

沛公不勝:杓動詞,禁得住。

刑人如恐不勝:副詞,盡。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形容詞,優美的。

此時無聲勝有聲:動詞,勝過、超過。

11、鬥

玉鬥一雙,獻與亞父:名詞,酒器。

僅鑿鬥大一池,植數莖以塞責:名詞作狀語,像鬥一樣……

潭西南而望,鬥折蛇行:名詞作狀語,像北鬥星。

今兩虎共鬥,其勢不俱生:動詞,爭鬥。

12、置

沛公則置車騎,脫身獨騎:動詞,放棄、丟下。

置之坐上:動詞,安放,放置。

乃置酒大會賓客:動詞,擺、設。

《鴻門宴》看謀士勝任力

第一級:會謀。謀劃是謀士的本職工作,因此,一個合格的謀士至少要掌握與謀劃相關的基本知識與技能,打仗要懂軍事,治國要懂政治,做企業要懂得經營管理,懂到什麽程度就看謀士的基本貭素了,悟性高的如範增張良,可謂謀劃的達人,論職級恐怕得首席或者教授級高工。

第二級:能謀。會謀隻是懂得謀的門道,要能謀則需要看底層特質了。鴻門宴上,範增張良各為奇謀,五盤棋張良輸了四盤,可見不如範增會謀,但是關鍵時刻韓信救駕留下劉邦性命,說明張良能謀,能根據劉邦與項羽的雙方實力情勢選擇合適的謀劃,丟卒保車,以退為進。因此能謀,就是能根據情勢而謀,可以幫主子贏得一場勝利,靠得就是精妙地邏輯分析、洞察推理、說服影響,還要有足夠的膽略和耐心。

第三級:善略。能謀者謀一時,然而未必輔佐主子長久,原因就在于謀而無略。何為略,簡單說即是戰略和長略。項羽和劉邦的目標都是指向稱王稱帝,範增和張良卻設計了不同的戰略,範增選擇武略,張良選擇仁略。武略失民意,仁略得民心,最終劉邦稱帝,項羽烏江自刎。有人說項羽有婦人之仁,劉邦更有做皇帝必須的果敢和用人手段,而劉邦為英,項羽為雄,二人都未必是稱帝的最佳人選,劉邦的成功,更多源于其選擇了正確的戰略,這戰略不是張良定的,是劉邦自己定的,張良卻善于在這個戰略的指導下布局謀劃,最終達成大業。善略,就是能根據目標和戰略,製定合適的路徑,靠得是強烈的目標導向,對事業的信心和對主子的忠誠。

用現代測評的眼光看,範增偏技術導向,會謀能謀,是技術達人,然而始終不能及時調整思路跟著項羽的目標走,有時甚至犯了倚老賣老的錯誤,張良勝在善略,目標導向極強,不糾結于技術細節和一城一池得失,個人榮辱讓步于主子的事業成功,最終雖然歸隱卻流芳百世。

相關詩文

《夏日絕句》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李清照

《鴻門宴懷古》

楚漢相爭一場鬧,鴻門宴上設圈套。

範增示意再而三,張良明察見秋毫。

霸王若摔琉璃盞,沛公豈撒逃跑尿。

丈夫不為暗中事,項羽未被世人笑。

——張志真

鴻門宴

寰海沸兮爭戰苦,風雲愁兮會龍虎。

四百年漢欲開基,項庄一劍何虛舞。

殊不知人心去暴秦,天意歸明主。

項王足底踏漢土,席上相看渾未悟。

——王轂

梁啓超談《史記》之名稱《史記》之名,非司馬遷書原名也。其見于《漢書》者,《藝文志》述劉歆《七略》稱“《太史公》百三十篇”。《楊惲傳》謂之《太史公記》,應劭《風俗通》同。《宣元六王傳》謂之《太史公書》,班彪《略論》,王充《論衡》同。而《風俗通》時或稱《太史記》。是知兩漢時並未有名遷書為《史記》者。本書中“史記”之名凡八見:(一)《周本紀》雲:“太史伯陽讀史記”。(二)《十二諸侯年表》雲:“孔子論史記舊聞。”(三)《十二諸侯年表》雲:“左丘明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四)《六國表》雲:“秦燒天下書,諸侯史記尤甚。”(五)《六國表》雲:“史記獨藏周室。”(六)《天官書》雲:“餘觀史記考事。”(七)《孔子世家》雲:“乃因魯史記作《春秋》。”(八)《太史公自序》雲:“紬史記石室金匱之書。”皆指古史也。《史記》之名,蓋起于魏、晉間。實《太史公記》之省城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